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2017-09-03 16:29:59|  分类: 昨夜星辰(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贺孟斧(1911,8----1945,5,10)原名贺善柯,原籍湖南长沙,出生于北京。早年曾就读于北京汇文中学。1928年秋考入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戏剧系,成绩名列该系第一。在学校期间,他对演戏并不感兴趣,只在话剧《蟋蟀》中饰演新闻记者、《哑妻》中饰演丈夫。他感兴趣的是余上沅的“舞美设计”和“导演”以及陈治策的“剧场史”等课。曾为话剧《月亮上升》做舞台装置,在闭幕前,彩云出现,月亮上升,在当时确是国内首创,故能轰动一时。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考戏剧系时,由于家庭反对而与之脱离,1931年春,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结束他的戏剧学习生活,到华北电影公司作编译工作,并苦学精通英俄语文。他与费穆等在编译部负责翻译字幕及撰写说明书。经过在华北电影公司的工作,他的英语更加纯熟,这为他后来翻译国外戏剧理论书籍打下语言基础。
         1933年秋调上海联华影业公司任编剧,他即成为一批‘亭子间’生气勃勃的青年艺术家为核心的联华创作群体的一员。他编剧并执导了电影《联华交响曲》中的《月夜小景》、《艺海风光》中的《话剧团》、《将军之女》;翻译了《月亮上升》、《街头人》;与冯紫墀合编剧本《城市之夜》,与朱石麟合编剧本《青春》;并在报刊上办《剧刊》等。后调任总公司编译部主任兼导演。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6年他曾排练导演了陈白尘的《太平天国》(即《金田村》)。他曾同赵丹成立“星期实验小剧场”、“业余剧人协会”、“业余实验剧团”宣传抗战。“七七事变”爆发后,他随“业余剧人协会”于1938年1月到达成都,随即去了西北电影制片厂(简称“西电”)。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0年编导了故事片《风雪太行山》,影片较为动人地描写了一个由屈辱到反抗的普通农民的觉醒,不仅暴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罪恶,还有力地表现了西北工人、农民的联合反抗斗争,充满了爱国主义激情。他还约冼星海为影片谱了那支后来流行全国的著名抗日歌曲《在太行山上》。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9年贺孟斧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进行拍片工作
        他还是西电现实话剧社社长兼导演并导演了多台话剧,西电在成都期间,先后上演了颇有影响的《民族光荣》、《残雾》、《新生》、《雾重庆》、《全民总动员》、《天罗地网》、《雷雨》、《茶花女》、《日出》等话剧。他还应邀导演了由白杨、耿震、丁然、李纬、阳华、李恩琪、张鸿眉、李健等参演的名剧《家》。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自1938年至1945年他奔波成渝之间为国立剧专、上海业余剧人协会、抗敌剧团、中华剧艺社、留渝剧人剧团、中国万岁剧团、中电剧团等团体苦心孤诣导演了《自由魂》、《凤凰城》、《战歌》、《太平天国》、《愁城记》、《风雪夜归人》、《忠王李秀成》、《北京人》、《闺怨》、《新生》、《秣陵风雨》、《桃花扇》、《花溅泪》、《离离草》等话剧,先后在成都智育影院及重庆各影剧场公演,上座率极佳,获得了广大观众好评,推动了大后方话剧艺术的弘扬和发展。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在舞台美术方面造诣颇深,是一名出色的舞台美术设计家。为余上沅导演的《奥赛罗》和自己导演的《金田村》、《愁城记》等设计的布景形式简练、气氛浓郁、风格各异。还应聘担任国立剧专研究实验部主任,并讲授舞台装置课。他也是一位才华绝代的戏剧理论和翻译家,除著写评述文章外,还著有《海魂》、《海啸》、《这一代》等话剧剧本和《舞台照明》等。译著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我底艺术生活》、美国诺立斯·霍顿的《苏联演剧方法论》和《近代戏剧艺术》、《世界名剧作家及其作品》等,为广大戏剧工作者提供了内容丰富的教材。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抗战八年,他勤奋战斗在影坛、舞台上,日以继夜、废寝忘食,为中国电影戏剧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这样一个颇具才华的艺术家,因患肝脏化脓,庸医误诊为“恶性疟疾”,用药过猛,以致无法挽救,英年早逝。在抗战胜利前三个月,仅仅34岁,倏然陨落于重庆的重重雾气之中。今年5月10日,是他离世已七十周年,他遗留给后世的精神文化财富永存世间!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电影作品:
1933:《城市之夜》(联华,导演费穆)与冯紫墀联合编剧。
1934:《青春》(联华,导演朱石麟)与朱石麟联合编剧。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7:《联华交响曲之月下小景》(联华)编导;《将军之女》(联华)编导;《艺海风光之话剧团》(联华)编导。
1939:《绥蒙前线》(新闻片,西电)编辑。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0:《风雪太行山》(西电)编导;《在太行山上》(纪录片,西电)编辑。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不完全统计,贺孟斧在1935年至1945年间,导演了14部话剧,3部电影,编写了4个剧本和1部理论著作,翻译了4部戏剧理论和1个剧本,设计了至少5部话剧的舞台美术……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贺孟斧与夫人方菁及儿女、方菁之妹方丰(后站立者)
        在这些作品里面,他导演的《风雪太行山》和《华北是我们的》是中国抗战电影的代表作,他邀请冼星海为《风雪太行山》配曲的一首《在太行山上》,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战热情,成为抗战爱国歌曲的不朽之作。《华北是我们的》是抗战时期仅有的几部战地纪录片之一,当时重庆的《新华日报》在第一版发表评论员文章说:“《华北是我们的》这部影片的创作,在抗战文化史上写下了最光荣的一页。”该片在海外也产生了广泛影响,美国记者斯诺、美联社驻华记者爱泼斯坦也都向英、美、加拿大发出专电,对这部影片作出极高评介。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导演的由曹禺改编自巴金同名小说的话剧《家》,用剧中梅表姐的扮演者李恩琪的话:“贺先生在《家》剧中付出的心血,导演构思上的二度创造,排练上的精心设计,尤其是对演员的帮助启发,舞台各部门的协同配合,可以说是煞费苦心。”“演出时的盛况,只用轰动二字实在不足以形容,一连几十场不止满座而已,而且是“站票”也满了,剧场被观众塞满到无插足之地。两旁站满了不算,当中的走道也被观众们把两边的座椅抬将过来,弄得几十张座位成了一排。”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家》定妆照,耿震、白杨主演
       他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阿皮亚灯光理论最系统、最早翻译的人之一。高宇在纪念文章中这样写道:“从事剧运工作的朋友们,请大家想一想,你能说最早使你对苏联演剧体系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对史丹尼斯拉夫斯基,梅耶荷德,泰伊洛夫,华克坦戈夫等大师,有一较具体的了解,不是得助于诺立斯.霍顿所著的‘苏联演剧方法论’吗?那么,首先介绍它的是谁呢?——你不会忘记贺孟斧先生的!”“史丹尼体系的论著,除了那四部未完成的伟论,别无其它存余,而作为这四部的引子底第一部:‘我底艺术生活’,是多少人渴慕着,亟思一读的,而这部巨作的翻译工作,又是贺孟斧先生不辞劳苦不畏艰巨的肩负起来了!”
      他还是一流的舞台美术家,他为《奥瑟罗》、《武则天》、《金田村》、《桃花扇》等多部话剧设计舞台美术,其中《金田村》一剧舞美效果得到美国权威杂志《剧场艺术》(Theatre arts monthly)的登载介绍,被誉为“开了舞台美术的新纪元”。北京人艺创始人之一的焦菊隐则对贺孟斧在《风雪夜归人》中设计的一些场景十分赞赏:“那是消化了戏曲中许多东西的,他运用的不是戏曲的形式而是吸取了戏曲的精神。”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关于贺孟斧执导这些剧目的情况,不少文章作了生动的描写,例如话剧《家》中梅表姐的扮演者李恩琪,《秣陵风雨》中李香君的扮演者秦怡都有专门文章,栩栩如生地描写了当年贺孟斧导演这些剧作时一些情况,如对角色的理解、动作的设计、舞台调度、舞美设计、声光色的运用等等,他们还满怀深情地回忆了贺孟斧对演员的严格要求和指导、热情培养和关怀。由于涉及到舞台的许多细节,难以一一引述。这里只谈对于电影和戏剧这门综合性艺术,贺孟斧是如何巧妙地营造戏剧性的意境的。著名话剧导演周特生特别赞赏贺孟斧在舞台上运用声、光、色所营造的意境,据说他本人在青年时代就服膺当时的著名导演贺孟斧,认为现代科学技术与我国美学传统的完美结合,可以说也是贺孟斧导演艺术成功的因素之一。有人曾这样概括贺孟斧的导演风格:其作格调高艳,意境深远,运用舞台各种手段,尤重灯光,而融技巧于艺术,痕迹消泯.。  在前面我们曾藉电影《风雪太行山》的例子,说到贺孟斧对“声”的重视,在他导演话剧时这一点也很突出。在回忆贺孟斧如何用音乐营造舞台效果时,有文章特别强调,如果导演处理不当,很容易让观众感觉音乐突如其来,但是贺孟斧导演的《风雪夜归人》,他在努力使音乐和戏剧揉合在一起。在《秣陵风雨》里,一个琵琶、一个笛子已经成为演剧中不可缺少的补充物。在话剧《家》的演出中,贺孟斧大量采用了民族乐曲,使整个演出大为增色。当时剧团经费紧张,一位戏剧爱好者主动组织有二胡、笛、笙、扬琴的乐队来为演出伴奏,且分文不取,他在文章中回忆说:排演时在后台由导演贺孟斧同志亲自指导我们怎样配合前台剧情需要进行演奏。由此可见他高度重视音乐在营造舞台意境中的作用。 再说贺孟斧是如何运用色彩和灯光创造舞台气氛的,《秣陵风雨》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舞台上,一边是红色的圆门和布门帘,一边是蓝色的小圆窗,红色和蓝色是“对比色”,导演者把“红”“蓝”色并列,使之互相加重,互相强调。更藉灯光,使色彩像剧情一样生动、活跃,创造出强烈的感情气氛。在侯方域和李香君行礼的时候,导演者有意叫人拿上来两盏灯,使舞台上蓝的色彩减退,用灯光强调舞台上的红色,以使观众看到“热色”的红感到热烈和喜悦的气氛;当侯方域和李香君在情话呢喃的时候,导演者安排……,把舞台上“热色”的红减退,根据剧情的基调,使“蓝色”成了主调。……导演者藉着“冷色”的“蓝”,把观众引到寂静优雅的境界,……。读到这段回忆文字,我们的感觉就像母亲说的那样:“真是太美了!”
         抗战时期那批具有强烈道义感的艺术家们,他们那种艰辛的生活和恶劣的工作条件是现在难以想象的,许多文章对此做了具体的描写。李天济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因为剧团需要自负盈亏,也因为个别人沾染了“揩油之风”,于是贺孟斧就和陈白尘一起,全力抓剧团舞台工作方面的经济核算,堵漏洞。单说布景制作的预算就比过去严格到“死硬“的程度。钉布景板的钉子不再结算为多少斤,而是多少颗,他亲自把各种钉子,一斤斤称出来。……依仗陈白尘贺孟斧的威信和赤诚,很快把严格的经济管理贯彻下去。 应该说,贺孟斧在生活上最艰苦的时期是在中艺,他在上海联华时代,每月有三百六十多元的收入,相当宽裕,但总是自己闹穷,常常捐助比他更穷困的朋友。 在西电时家里的住房条件也很好,而中艺在重庆时的宿舍,却曾经是租赁的三开间一楼一底的旧房子,有十几个人挤在这里。楼下的房子后半截隔成宿舍,又住了十几个人。前半间办公室,堆放米粮等都在这里。我们姐妹对住过的集体宿舍和狭窄的租屋也记忆深刻。贺孟斧的朋友们说:“以你的学识,才华,你尽可以奔走权贵之门,混迹宦途做个威武的达官,或是苟营投机,做个大腹商贾。然而,三百六十行中,你独选中了艺术,……”尽管艺术行道也可以图财登龙,但贺孟斧却不愿在环境中随波逐流,他说:“假如我什么戏都排,我也可以弄两间房子住了。”父亲对那些假戏剧之名,而散布毒汁营私牟利之徒,更表示深恶痛绝,他说:“这些蠹虫在弑害电影界,这些粗制滥造者,非打击他不可!” 而对青年演员,他却满腔热情地关心培养,如在中艺,贺孟斧和陈白尘一起形成了一个艺术核心,演员职员都把他们作为挚友和师长,……他是和演员们手拉手心连心地攀登艺术高峰的。秦怡对此亦有深切体会,2006年,当时贺孟斧已去世逾60年,秦怡在“电影百年感怀”一文中写道:“时至今日,我长时间都会想到他对我的教导。他说,一个演员就怕形成一个套子,一种调子,这样演得再好也会使人厌倦。但如果能有自己的特殊气质,就会永远吸引人。演员本身的魅力是非常重要的,这种魅力的持续来自演员自身的修养,而气质与深度是一种内在修养。” 贺孟斧就是这样在清贫的生活中带领着演员们提高自身修养、攀登艺术高峰。秦怡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在演《桃花扇》时,感到一种艺术的升华和心灵的陶冶,演多少场都不产生一种重复感而疲乏,而且得到了表演上的充实感和不断提高的创作乐趣。” 贺孟斧临终前还曾与秦怡约定要排演《复活》、《安娜-卡列尼娜》和《风雪夜归人》,作为未来的保留剧目,秦怡写道:“贺导演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在我国的文艺事业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孜孜不倦地培养了像我一样的许多后辈。” 事实上,在剧界,每一个朋友都深切的知道,他对于真理与正义的热爱,对于事业与朋友的关怀,对于工作与学习的认真;每一个朋友也都深切的知道,他对于一切丑恶与卑劣的厌恶,对于一切声色贷利的抵拒。 读到这些追忆,我们不禁想,父亲和他的朋友们有着怎样的精神,才会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对人类的良知和心中的艺术做这样的坚守!
   朋友回忆:“你说过,要是我们有好莱坞的物质条件,我绝对有把握制造出世界上第一流的好片子,第一流的大导演,……” 事实上,就是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贺孟斧也已经以他的天才,以他艰苦卓绝的努力,成为中国剧坛最优秀的名导演,是中国文艺界足以向世界夸耀的艺术家,……。
         从查阅资料我们了解到,贺孟斧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而不仅在导演和舞台美术。一篇纪念他去世一周年的祭文中写道:“導演賀孟斧先生是一個被大眾深愛着的人物。他不仅是一個戲劇和電影的好導演,在政治,科學,以及一切的學問方面都有絕高的造詣,博覧多聞,好學深思,朋友們说他本人就如一個‘圖書館’。”“抗戦期間,在後方,他的成就是驚人的,他的獨具風格的導演,他的政論,他的創作劇本,他的名著翻譯,都焕發爛熱的光采。” 
   学界公认,贺孟斧是最早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理论介绍到我国的人(之一),他翻译和出版了斯氏巨著中的《我底艺术生活(上)》、美国诺立斯-霍顿的《苏联演剧方法论》以及《近代戏剧艺术》,翻译了在美国连演了十一年之久,风靡一时,打破续演记录的名剧《烟草路》,编译了《世界名剧作家及其作品》,还有上面提到的他编写了电影剧本《城市之夜》、《风雪太行山》,话剧《新生》、《海啸》、《这一代》、《单恋》等。一篇纪念文章中充满感情地写道:
          “……从事剧运工作的朋友们,请大家想一想,你能说最早使你对苏联演剧体系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对史丹尼斯拉夫斯基,梅耶荷德,泰伊洛夫,华克坦戈夫等大师,有一较具体的了解,不是得助于诺立斯-霍顿所著的‘苏联演剧方法论’吗?那么,首先介绍它的是谁呢?——你不会忘记贺孟斧先生的!”
“史丹尼体系的论著,除了那四部未完成的伟论,别无其它存余,而作为这四部的引子底第一部:‘我底艺术生活’,是多少人渴慕着,亟思一读的,而这部巨作的翻译工作,又是贺孟斧先生不辞劳苦不畏艰巨的肩负起来了!”
       “我们更不能遗忘莫德威的‘近代戏剧艺术’的介绍工作,这书中,贺孟斧先生将近代剧场的许多新理论介绍给年轻的中国新演剧艺术,尤其‘风格化’的具体阐述,最为珍贵。此外,贺先生编译的‘世界名剧作家及其作品’,也为研究戏剧文学和戏剧史的人,一个不可少的帮助!”
         贺孟斧生前还有很多遗稿,贺先生与赵越合著的《舞台装饰论》一直在独立出版社的印刷所中,……正在译述中的泰奈著《戏剧史》(第十六章在译丛第一期发表)也未尽全功。  这里特别需要提到的是:贺孟斧去世时,尚有翻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巨著的遗稿,后两分册没有印的原因,他自己说过,需要详加解释的地方很多,他在此时此地很不容易找到所需要的参考资料。 据母亲方菁说,斯坦尼的书(英文版)和父亲自己的译稿,在他生前“从不离身”,而不可思议的是,在他去世的次日,这份译稿竟不翼而飞!不仅如此,郑君里还死乞白赖地追着正陷于巨大悲痛中的我们的母亲,强行‘借去’父亲这部斯坦尼的巨著——一部厚重的带有许多精美插图的英文原版图书,并在第二天即离开重庆飞往上海,致使母亲无法追回!这件事是母亲一生不能解开的心结,直到今天它依然是一个谜。
   这次查阅资料也纠正了我们原来的一个误解。事实是,虽然贺孟斧是最早将斯氏理论介绍到我国的人(之一),他却不拘泥于这个理论,在译完《苏联演剧方法论》后贺孟斧写道:“瓦赫坦戈夫虽然死了多年,他底‘演员与导演共同创造’的体系,个人觉得正是今日我国剧场所应采取的排演方法。”(注:瓦赫坦戈夫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学生,他与他老师的理论并不完全一致,瓦氏要求演员具有深刻的内心体验,也要求演员用极为鲜明的外部技术来表现这种内心体验。在实践中,贺孟斧遵照的正是演员与导演共同创造的体系。他还十分重视学习和吸收中国传统戏曲的表演技巧,著名导演焦菊隐对贺孟斧在《风雪夜归人》中设计的一些场景十分赞赏,他写道:“那是消化了戏曲中许多东西的,他运用的不是戏曲的形式而是吸取了戏曲的精神。”
        不管在贺先生从事的哪个领域,都能拿出足以让世界为之震惊的作品,就像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写给贺孟斧遗孀方菁的信上所说:“他是中国剧坛最优秀的名导演,是中国文艺界足以向世界夸耀的艺术家。”
电影艺术家、翻译家贺孟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写给方菁
        遗憾的是,这样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被应云卫、陈白尘等誉为中国剧坛中流砥柱、柱石人物的艺术家,在70年前的5月10日,距离抗战胜利还差3个月,距离34岁生日还差两个月的时候溘然长逝,成为中国艺坛的一个重大损失。在贺孟斧的追悼会上,由陈翔鹤作词、董兼济作曲的挽歌穿透雾气响彻云霄:
        你,一颗艺坛的巨星降落了!你,一颗艺坛的巨星降落了!在生前你工作是那样的严肃,你生活是那样的苦辛,你培植了无数的灿烂的花朵,你善良的心,把一切无耻的败类都击退。这些功绩,已使你永远地不朽了!安息吧,你善良的灵魂!安息吧,你善良的灵魂!
         贺孟斧于1945年5月10日倏然陨落于重庆的重重雾气之中[39]时,离他34岁生日还差两个多月,从1931年进入华北影业公司算起,他的艺术生涯也还不到十五年。在这短短的十几年中,父亲该是以怎样的精神工作着,才能为世人留下这么多宝贵的精神财富!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进入21世纪,新一代的一些学者重新发现了我们父亲的价值,如有研究论文在分析了他的导演风格和理论贡献后写道:“若不是突然病故,贺的前景将不可限量。”
   我们注意到,文章作者用的是“突然病故”这个表述。事实上,当年朋友们对贺孟斧突然去世的普遍反应就是震惊,因为他有那样青的年岁,那样壮的身体,那样好的精神,做梦也想不到你竟会就这样死了,  他们诘问为什么打针竟会血中毒”,震惊于临终的一刹那,……,血从他嘴边流了出来。 杨度之女杨云慧写道:“好像晴天的一个霹雳般的奇突”,“我再也不能安静了,我不停的乱跑着,我不停的乱叫着:‘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为什么生疟疾会死人的?庸医杀人,真正可恶!’”在贺孟斧去世60年后的2006年,秦怡还写道:“得知他是在医院吃错药而去世的。这样的噩耗,如此令人悲痛,真使人心肺欲裂,中艺的每位同事都为之悲痛不已。那年他才36岁啊!时至今日,我长时间都为之悲痛不已,那年他才36岁啊!”朋友们对他的突然去世是如此震惊,然而,几十年来,贺孟斧是因“贫病交加而亡”这个说法却一再流传,这让我们无法不疑窦丛生。
         贺孟斧去世在陪都重庆,他是在为中国艺术剧社(中术)导演《离离草》后故去的,而中华剧艺社(中艺)那时已迁成都,所以追悼会分别在重庆和成都举行。据当时报载,在重庆,郭沫若先生沉默无语地站在灵前主祭、上香,老舍、曹禺、贺孟斧生前友好和影剧界同仁,以及热爱贺孟斧剧作的市民数百人前往执绋。老人们后来回忆说,  “生平只看过文化艺术界有过鲁迅之丧和你这一次的规模宏大的殡丧行列”;而成都追悼会在三益公剧场举行,三百人参加。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