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2017-09-10 15:47:27|  分类: 昨夜星辰(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袁乃晨,原名高萌,河北雄县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冀中军区三纵队独立支队二团历任政治处宣传员、指导员。1939年3月任120师独立三支队战捷剧社演员,同年10月任120师358旅战火剧社戏剧组长、副指导员。1943年任晋绥鲁艺分院戏剧班班长。1945年9月任120师政治部战斗剧社演员。1946年6月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前身),历任秘书科秘书、文工团副团长、翻译片科科长、制片处副处长等职。1952年11月任中央电影局翻译片组组长。1954年1月任东北电影制片厂副导演。1956年8月任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1983年9月离休。
       2015年10月5日0:10在长春逝世,享年96岁。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袁乃晨是新中国电影的四个"第一"的主创:第一部新闻片《民主东北》解说者;第一部短故事片《留下他打老蒋》的主要演员;第一部科教片《预防鼠疫》的编导,最重要的是他是新中国第一部译制片《普通一兵》的导演,因此被誉为"新中国译制片之父"。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7年冬,袁乃晨在《留下他打老蒋》中扮演营长;1948年,改任科教片编导,拍摄了《预防鼠疫》;后来他导演了译制片《普通一兵》。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2年秋,他调到北京文化部电影局任翻译片组组长,主管全国翻译影片工作。1953年,他被邀任《英雄司机》副导演,在京工作几年后他要求回厂做故事片导演,从此开始了故事片的创作。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6年后,他拍摄了《马》、《悬崖》、《昆仑铁骑》、《小树苗》、《两家人》、《战洪图》(与苏里联合)、《向阳院的故事》、《辕门斩子》(戏曲片)、《蝶恋花》(舞剧)等近十部影片。1983年他与任彦芳合作创作了电影剧本《风云初记》。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当年,袁乃晨在极其艰苦、简陋的条件下,出色地完成了《普通一兵》的翻译配音工作,得到苏联专家的赞扬。在转作故事片导演后,他把以前在部队中的经历运用到所拍摄的影片中,因此他的作品朴素、真挚、感人,具有很强的生活气息,人物刻画真实,有个性。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08年,袁乃晨获得金鸡奖终身成就奖,这居然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电影奖项。在当年的颁奖典礼上,袁乃晨曾激动地说,"60年过去了,我的那些战友先后都已经长眠于地下了,他们终生为之奋斗的翻版片这枝花朵,已经开遍祖国。对于未来,我希望后来的同行,能够把中国的电影,翻译成世界各国的语言,让中国电影这枝艺术的花朵开遍全世界!"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袁乃晨同志告别仪式定于2015年10月8日上午8时30分在长春息园西厅举行。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08年,“译制片之父”袁乃晨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
         在“新中国译制片之父”、长影著名导演袁乃晨与世长辞仅两天之后,袁乃晨夫人、长影著名电影剪辑师刘英,于2015年10月7日凌晨3时30分在长春逝世,享年85岁。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刘英,193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青冈县,1948年考入东影训练班,1953年起在长影剪辑车间担任剪辑师,曾为《冰上姐妹》、《保密局的枪声》、《熊迹》、《红牡丹》等多部影片担任剪辑工作,1985年从长影离休。
译制片之父袁乃晨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袁乃晨、刘英伉俪相濡以沫66载,在三天内相继离世,令亲友、影迷和老译制片爱好者都深为悲痛,但更为夫妇俩的生死相随而感动。也许许多人已记不清新中国最早的译制片《普通一兵》,但是影片中那句——“乌拉”——“冲啊”的经典台词却曾响彻中国大地,为几亿中国人所熟悉,至今难以忘怀。袁老所开创的翻译影片“对口型”的译配方法,至今仍在中国译制片业所应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