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幽默朴实梁 音  

2017-08-24 16:57:06|  分类: 昨夜星辰(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艺苑春秋《幽默朴实梁 音》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他为人朴实中含幽默,憨厚中露机灵。表演风格朴素、自然、含蓄、内在。眼神的流盼、眸子的闪烁、头的舒蹙、嘴角的噏动,刻画人物,张弛有致,疏密相间,情真意切、感情充沛,不露斧凿痕迹,无矫揉造作之感。他饰演的银幕形象,广大观众至今难以释怀
梁音(1926年9月26日-2015年1月26日),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长春电影制片厂电影演员,国家一级演员。
1949年,第一次上银幕,在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中扮演工人  。1959年,在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片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绰号“七十三行”的青年农民曹茂林,表演开始进入成熟期。1963年,在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扮演杨排长,获得长影小百花奖优秀演员奖。1965年,在《三进山城》中饰演侦察英雄刘宏志;同年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木匠茂林。1981年,在电影《药》中饰演华老栓。2005年,在纪念中国电影诞辰100周年活动中,荣获“国家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称号 。2015年1月26日凌晨,梁音在北京去世,享年88岁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梁音小的时候,对那些散发着浓郁乡土气味的东北大鼓、二人转非常喜欢,常常看得入迷。早年在铁路检车段当学徒工。1946 年,齐齐哈尔铁路局建立铁路剧团,从工人中选演员,梁音被选中了,后又参加过东北文工团。

 1946年被选入齐齐哈尔铁路局建立的铁路剧团。

后又报名参加了东北文工一团。在解放战争中,他随着文工团转战在东北战场,为指战员演出。他是个“多能”的演员,吹过笛,拉过二胡,弹过三弦,还在《亲骨肉》、《抬担架》等许多秧歌剧中扮演角色。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1948 年 12 月,他随东北文工一团集体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成了一名电影演员

他第一次上银幕,是在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中扮演一个普通工人。镜头虽然不多,但他演得很认真。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接着,他又在《卫国保家》中扮演工作队员周(1950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在《赵一曼》中扮演地下党的工作人员(1950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在《六号门》中扮演普通工人(1952年) 

  在早期的表演活动中,他扮演的基本上都是与自己经历、身份、气质相近的人物,主要靠自己憨厚、淳朴的素质塑造角色,表演上还存在某些自然主义色彩和做戏的痕迹。但在这几部影片的拍摄实践中,他却学到许多东西。他逐渐懂得了:做为一个演员,最基本的一条,就是要演“人”,就得熟悉这个人,使自己变成剧中的“这个人”。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他在以后的表演活动中,例如在《扑不灭的火焰》中扮演蒋四(1955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在《平原游击队》中扮演参谋钱大有(1955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在《暴风中的雄鹰》中扮演红军战士(1957年)

 虽然角色各不相同,但他注意理解角色,并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始终把自己放到戏的特定环境中,使自己的思想感情和言谈举止与角色融合到一起,因此演得比较自然、真实,演技提高很快。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1958年,他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了青年农民曹茂林,这是他的表演进入成熟期的开始。

 从这以后,他接连在十几部影片中担任主要角色,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塑造了《海上神鹰》中的侦察连长(1959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刘三姐》中的刘二哥(1960年)《万木春》中的林业局长秦培德(1961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冰山上的来客》中的边防军杨排长(1963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三进山城》 中的侦察英雄刘青山 (1965年)《金光大道》 中的农民周士勤(1975年、1976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严峻的历程》中的火车司机郭振兴(1978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赣水苍茫》中的红军教导员(1979年)  《残雪》中的老林业工人(1980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药》中的华老栓(1981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海神》中的周老伯(1981年)等人物形象。

此外,他还在《红旗谱》、《报春花》等许多话剧中担任主要角色。 

在长期的表演实践中,他逐渐形成了朴素、自然、含蓄、内在的表演特点,具备了做为一个优秀电影演员应该具备的素质和技巧。他善于驾驭自己的感情,恰当地掌握表演分寸,不露斧凿痕迹,无矫揉造作之感。他善于运用面部表情和眼神变化来刻画人物,角色的某种复杂情感,他往往能在眼神的流盼、眸子的闪烁、头的舒蹙、嘴角的噏动等细小动作中,准确地表现出来。他的表演情真意切、感情充沛,不论情感跌宕多大的戏,他都能准确地将人物感情的流露、迸发、起伏、变化一气呵成。他的表演节奏性强,能够依据角色的情感变化和性格特点,做到张弛有致,疏密相间。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生活中的,与他扮演的角色很相近,朴实中含幽默,憨厚中露机灵。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读了许多中外文学作品,特别喜欢读中国古典戏曲作品和小说。多年来,他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拍一、二部喜剧影片,塑造一、二个外表沉静而内里幽默的喜剧人物。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梁音的第二次婚姻很有传奇色彩。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有两部电影对青年人影响很大,一部是《冰山上的来客》,一部是《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那时,大街小巷到处都有人在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北京三里屯,一个叫俞湖的15岁小姑娘爱上了两部影片的主角。她决定,长大后要嫁一个像梁音这样的男人。

1967年,19岁的俞湖高中毕业,同事和亲朋纷纷给她介绍男朋友,可她拿偶像做尺子,看了不知多少个,都没有谈成。一晃,俞湖已经错过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嫁人年龄。1985年,俞湖37岁,她已对婚姻之事死了心,决定终生不嫁。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1985年7月的一天,俞湖辗转得到了梁音的联系方式,并给他打了电话。梁音的爱人、长影演员杜凤霞接了电影。放下电话,俞湖心里充满了喜悦。几天后,她再次给梁音家打电话时,梁音接电话了。俞湖就激动地同梁音谈了他演的电影,说了对他扮演的角色的喜爱和理解。从那以后,俞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梁音家打电话,谈话的内容天南地北,无所不及,俞湖把和梁音通电话当成了自己精神上的食粮。随着通电话次数的增多,俞湖和梁音家的友谊也加深了。后来,梁音到北京开会,俞湖终于见到了自己暗恋的偶像。

梁音的结发妻子叫杜凤霞,也是长影的演员。两人相知相依,共同走过了近半个世纪,不料妻子突发脑溢血,离他而去,从此,过度悲伤的梁音,脸上终日阴云密布,再也没有谈笑风生的的笑容。此后3年多,他再没和俞湖联系。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在《艺术人生》的一期节目中,《冰山上的来客》剧组人员再聚首,她看到了梁音。突然,她听到扮演真古兰丹姆的演员问梁音:“梁音老师,听说你的老伴去世了?” 梁音连忙说:“咱们不谈这个。”她看到了梁音脸上的痛楚。节目继续着,俞湖看到了让她心跳的场面,她看到了一个女观众给梁音献花并当众同梁音拥抱,她还看到了一个女观众当众向梁音求爱。

突然,俞湖心里有了深深的惧怕,如果自己再不表白,她苦苦暗恋了40多年的梁音也许会真的被别的女人抢走啊!她决定向梁音求爱。俞湖鼓起勇气,给梁音拨了电话。电话里,俞湖不容梁音说话,先噼里啪啦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全都说了。

两个月后,梁音到北京拍摄电视剧《老师的故事》,他们两见了面,俞湖的一片真诚终于打动了梁音的心,由此才定下了亲事,并在北京举办了迟来的婚礼。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梁音与俞湖结婚后,从长春迁居到北京。曾是北京朝阳区业余话剧演员的俞湖也跟随梁音一同拍戏。在连续剧《电影厂的招待所》中,梁音扮演招待所长,她就扮演所长的夫人。由于他俩生活中就是夫妇,演得十分顺手。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晚年的梁音也未肯闲着,他参加了哈尔滨“百年电影百首金曲演唱会”、“湖州中国电影百年庆祝大会”、“长影60周年庆典大会”。 梁音告诉记者,晚年的时候,老人就应该多多动脑,这样才能保持大脑灵活。梁音说,我这一辈子演了很多正面的军人形象,后来又演了《反扒行动》、《变色的牡丹》,现在一年时间有三分之一能在家,其余时间都在拍戏,其实,我特别喜欢演喜剧,现在他和俞湖想办个影视文化公司,要自己独立制作一部电影,他希望自己拍一部像《东北一家人》那样的喜剧。同时,他已经开始和俞湖商量出一部回忆录,将自己的经验告诉给年轻人。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杜凤霞(1929--2000年)是梁音原配夫人,出生于辽宁鞍山一个工人之家。48年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银幕上第一次亮相是《中华儿女》中扮演一名抗联战士,50年拍《卫国保家》中与梁音相识。

  在银幕上扮演的大都是配角或龙套角色,如《白毛女》、《结婚》、《一件提案》、《朝霞》等有她演出身影。演出过不少舞台剧,如《罗汉钱》、《霓虹灯下的哨兵》、《红旗谱》、《海上公园》、《于无声处》、《报春花》等,同时还参加译制片的配音工作。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冰山上的来客》来之不易

梁音生前,会把很多跟戏有关的故事讲给俞湖听,聊起《冰山上的来客》,俞湖说,这部影片曾让梁音伤心落泪。

1963年长影厂《冰山上的来客》的拍摄不是一次完成的,第一个版本拍到三分之一时,曾因为政治原因被叫停。俞湖说,梁音告诉她,那时候他早已被杨排长这个角色深深吸引,下了很大工夫,如果不能把这样一个边防指战员的角色诠释给观众,心里非常难受。

“领导,请让我再犯一次错误吧!”面对这样的情况,导演赵心水曾这样下了决心,也获得了再开机的机会。

由此,这部经典的电影才呈现在了大家面前,而梁音饰演的杨排长不仅获得了人们的赞誉,更获得了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戏里戏外的梁音

俞湖所说的当年,是1963年。那一年梁音主演的《冰山上的来客》在全国放映。15岁的北京姑娘俞湖看过影片后就成了梁音的忠实粉丝,并且暗暗萌生“非此样男子不嫁”的念头。“我觉得梁音是最漂亮的男子,他不是洋气的那种,他是温馨、清秀,大眼睛,高鼻梁。有人说他脸长,我说不长还不好看呢!他是乡土气息的英俊的美。”
  最初的喜欢,从这样一张让俞湖着迷的面孔开始,而梁音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塑造的曹茂林形象,让俞湖觉得生活中的梁音应该就是曹茂林那样的人,纯朴、善良、能干。
  “所以,我从15岁开始就喜欢他,看着银幕上的他就觉得‘这个人好棒啊!’‘演的农民那么纯朴。’我就要找这样的人,我一定要嫁给他,一定要和他结婚。可能当时我是有点儿鬼迷心窍的。即使在‘文革’期间,我这种想法也没有变过。”
  15岁,毕竟还是一个小姑娘。等到俞湖的年龄和怀春的情愫一起像花儿一样渐渐长大,她的家人尤其是父母亲开始发起愁来。“我爸爸妈妈当时觉得这不是幻想吗?怎么可能呢?人家有家有业、健健康康的,又是一个大明星,连我女儿是谁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嫁给他呢?”
  但是这种幻想一直存在于俞湖的脑海中,甚至成为她生活的动力。“后来我父母和我就想不行退而求其次吧,找长得像的,可是一直都没有。”
  心里老有一个想头,哪怕去他家当保姆呢
  俞湖后来从事幼儿教师工作。在幼儿园里,她是受欢迎的老师和阿姨。孩子们见到她不害怕,往往会亲热地贴在她身边。和孩子们在一起让俞湖感觉心灵纯净,但情感中仍然容不下其他男子。“所以我就一直等,到和梁音结婚前,我没有处过对象。我心里老是有一个想头,哪怕去他家当保姆呢。”
  就这么等到四十出头,一天,俞湖突发奇想,拿起电话拨通了长春电影制片厂的总机,就找梁音。“很奇怪,一般这样问电话,单位都是不告诉的,我打那一次他们居然就那么把梁音的电话给我了。我们之后说起来都觉得可能就是缘分吧。”
  那之后,俞湖一直和在长春的梁家电话联系,还与梁音当时的夫人杜凤霞成了好朋友。两家一周怎么也要通上两三次电话,什么都聊。梁音的大女儿出差北京也会借住俞湖家中。
  2000年,梁音夫人杜凤霞因脑溢血去世。俞湖第一次接到了梁音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梁音声音很低沉,他说:‘俞湖,我是梁音。’然后就哽咽住了。我说:‘梁音你好!怎么了?’他说:‘杜凤霞……去世了。’然后在电话中就哭起来了。”
  “这之后三年我没和梁音联系。我还是怕人误解,怕人把我误解为第三者。”
  2003年,《冰山上的来客》四十年后再聚首,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做了一期节目。节目中“阿依夏姆”提到梁音老伴儿去世的事,梁音摆手拒绝谈论。主持人朱军就提到:“有很多影迷想来照顾你呢。”俞湖正好看到那期节目,当时心里就一愣,“我知道再不提出来就晚了。”
  后来俞湖又给梁音家打了电话,电话是梁音的大女儿接的。大女儿敏锐地感觉到,父亲得知是俞湖打来的电话时表情和语音上的微妙变化,由此判断这位俞湖阿姨在父亲心中有着不一般的地位。于是,便也萌生了撮合俞阿姨和父亲的念头。
  而到了这个时候,梁音和俞湖两个人连面都还没有见过。
  俞湖忘不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盯着问:你是俞湖吧?!
  俞湖第一次见到生活中的梁音,是梁音到北京拍一部短片。出发前梁音告诉俞湖:“我要到北京去了,到时到你家去。”俞湖事先知道了梁音到北京的时间。那是一个夏天,俞湖想给梁音一个惊喜,“我叫上一个女同事,一起去北京站接站。没准备花呀什么的,但我穿了最漂亮的裙子。”
  在火车站,俞湖先看到了老演员浦克和他的老伴儿,他们先于梁音下车厢。我说:“浦克老师您好!”浦克看着我有些发愣,他老伴儿问我:“你是剧组来接站的?”我说“不是,我来看梁音。”
  俞湖忘不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会儿我就看见梁音走过来了,手里提着两个纸袋子,后来我知道那是他带给我的东西,一盆君子兰,几个长春大鸡蛋。看到他我就叫:‘梁音。’他听见了,盯着我问:‘你是俞湖吧?!
  后来梁音问过俞湖:“你有没有注意到浦克当时三次回头看我们?冲我们笑?第三次回头的时候还眨着小眼睛点点头。你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吗?”他笑道:“他知道咱俩是什么关系了,他觉得我找你找得好。”
  俞湖和梁音的第一次单独相处就在现在的这个家里。俞湖记得,梁音看着俞湖张开了双臂,“我当时觉得挺突然的,第一次见面啊,但奇怪我也没有不好意思,我们就那么拥抱在了一起。后来我们坐在沙发上,梁音摸着我的腰还说:‘哟,看你挺苗条,腰上的肉还挺多的。’我还小小受了点儿打击。”
  几次见面感觉就非常好,俞湖和梁音的关系就此确定。“很快我们就到朝阳区民政局办理了登记手续,人很多。工作人员特别高兴,特地照顾我们先办手续,说梁老师我们是看着您的电影长大的,真是祝贺您!当时梁音挺大方的,也不扭捏。”
  俞湖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两个红色小本,那是她和梁音的结婚证书。翻开,俞湖指点着大红证书内照片上的两个人,同时流淌出一串又一串笑声,笑声清脆,明显蕴含着不能自禁的幸福。大红证书里面的照片,梁音穿着深色夹克衫,打着领带,英俊一如年轻时,俞湖则身着大红嫁衣,一脸喜气洋洋的笑。那一年,梁音78岁,俞湖56岁。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说起生活中的梁音,俞湖用平易近人来形容,甚至说他普通得有点“土”。住在小区里,出来进去的,跟老邻居们打招呼,下楼一起玩,就是个平常人。

梁音去世前十几分钟我们还在聊天
  陪伴梁音最后时刻的是他的第二任夫人俞湖女士,在甘露园梁音和俞湖的家中,俞湖叙述梁音去世的情景时语气已能平静,印象依然清晰:“梁音到朝阳区第二医院住院没什么大病,就是有点儿炎症,想输输液疗养一下。他本来可以住干部病房,那天病床紧张,医院就安排了一个三人间。”
  “梁音去世前十几分钟我们还在聊天,平时我们俩在家爱打小麻将,梁音在病床上和我说了一些他打麻将的技巧,然后我用热毛巾给他擦脸,他还接过毛巾自己擦了一把,边擦边说好累呀,没想到躺着也这么累。他总是动手拨控制点滴速度的小轮,想让点滴快点完。我告诉他不行,大夫说你的心脏承受不了。我的手放在病床护栏上,梁音伸手找我的手,像平常似的,我拍拍他,让他休息。没几分钟,梁音睡过去了,再没叫醒。”俞湖略略停顿一下,接着说:“大夫说这样去世的老人真没见过。人临终前的各种难受他都没有,就那么安详。”
  俞湖说话时语速不快,语音清脆。她的面庞清秀,肤色白皙,虽然年近七旬,脸上皱纹却不多见。最奇的是头发乌黑,不见花白。“别说我了,梁音走的时候89岁,头发也是黑的,没什么白发。好多人问我们是不是染的,真不是。”
  俞湖引着记者看卧室里梁音的彩色电影剧照,那是直接贴在墙上的,没有相框。“你看他多帅呀!当年我就觉得他帅,现在还是这样。”

幽默朴实梁 音 - 艺苑春秋 - 艺苑春秋

 

《艺术人生》补办婚礼,葛存壮当证婚人

  梁音和俞湖结婚证上填写的日期是2003年4月19日,当时两个人准备旅游结婚,不办结婚仪式。这时,朱军的《艺术人生》剧组又适时出现了。
  朱军和梁音的一些老朋友们设计用一期《艺术人生》的节目为梁音和俞湖补办婚礼。录节目之前节目组只告诉梁音要穿西服,俞湖要穿红色衣服,说是配合节目拍摄。梁音当时还说了句东北话:“这扯不扯?见大领导么?”
  葛存壮和梁音是发小,那期节目他为梁音和俞湖做证婚人。葛存壮事前写了一大篇证婚词,在现场照着念。大概是说:“我参加梁音和俞湖的婚礼很高兴。我和梁音是发小,我了解梁音,我做证婚人是最好的人选。梁音憨厚老实,俞湖贤惠温柔,我为他们的结合感到高兴。俞湖比我小,以后我就称呼她为小嫂子了。”
  梁音在节目中特别高兴,说:“太高兴了,要是自己办,想请这么多人都请不到,这一补办全国都知道了。”
  突然和梦想中的大明星生活在一起,俞湖不觉得紧张,梁音也没有架子,两个人只觉得亲切,就像是相知很深的朋友久别重逢。“有一点挺有趣的。有一次吃饭,孩子们也都在。大女婿看着我突然说:‘你们觉不觉得姑妈和妈妈长得特别像,尤其是侧面。’那时候孩子们叫我姑妈,梁音去世后叫妈妈。梁音说:‘是啊。’后来去长影厂,梁音的老同事第一次见我也说:‘简直就是杜凤霞呀!
  梁音夫妇婚后就住在俞湖的普通小三居里,到梁音离世,两个人住了将近12年。“我们条件挺好的,换个大些的房子没问题,但是梁音说喜欢住这儿,一楼方便,又是我们在北京第一个住的地方,有感情了。”梁音本名梁成秋,取秋天丰收的意思。之后学音乐,改名叫梁音,这都是婚后两人聊天梁音告诉俞湖的。“我们常常聊天,什么都聊。我问过他:你为什么找我?追求你的有那么多年轻漂亮的。梁音说年轻漂亮的我哄不了,你最合适了。”俞湖还问过梁音:“你在外面演戏,回家还演不演呢?”梁音回答:“在家哪里用演戏,不会演会做。”
  “我是北京人,梁音是齐齐哈尔的。我们都是北方口味,所以吃饭什么的生活习惯不用怎么磨合。梁音胃口差,牙也不好,我们都爱吃软些的食物。”梁音有两个奶名,皮蛋和拴住,俞湖有时候吃皮蛋就开玩笑管他叫“皮蛋”。
  俞湖回忆:“我们俩感情非常好,睡觉时,他要哄着我,拍着我,直到把我拍着了。”梁音怕冷,有点儿冷他的腿就抽筋,所以夏天他们也不怎么开空调。“但他怕我热,夏天晚上他就给我扇蒲扇。我知道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虽然他比我大二十多岁,但是他尽量让我感到爱和温暖。这些动作其实都不算什么,但是作为他那个年纪的人,做到这一步多么辛苦啊。刚结婚时其实我们身体都还行,还曾经打趣说想要一个小孩呢。”

  在家里,叫梁音“小梁子”他才会应声
  生活中的梁音脾气温和,喜欢动手制作一些小物件,如开冰糖的小铁尖、小台灯、夫妇俩的合成照片、麻将桌布,甚至电褥子。俞湖随手取出一样样梁音生前制作的东西给记者看,可以看出梁音的手极巧。一张俩人打小麻将时用的计分表也是梁音做的,上面的字迹工整,梁音和俞湖的分数清楚地写在上面。
  俞湖说:“和梁音结婚快12年,比我想象的婚姻生活还好。之前我怕他有明星架子,其实一点儿没有,他幽默、随和,基本上没发过脾气,生活中的他就是杨排长的气质。”
  俞湖记得梁音唯一发过的脾气是因为自己熬夜,梁音特别不高兴,说“你看你熬夜熬得眼袋都出来了。”俞湖辩解说:“不是,我这是老化,不是因为熬夜。”梁音更加不高兴,说:“熬夜身体就不能好。你吃饭又快,还吃得多,肚子都胖了。”
  在家中俞湖叫“梁音”,梁音会装听不见。俞湖叫“小梁子”,梁音立刻答应:“哎,干嘛?”俞湖在叙述时不由自主地学出了梁音老年粗粗的声音。
  梁音离去,让俞湖理解了什么是“万箭穿心”。“追悼会结束我回家,进屋的一刹那就是这样。我又想起他对我的好,他会在起夜时看我有没有盖好被子,每起一次都看一次。我睡觉轻,每次我都知道。”这时,记者看到了采访过程中唯一一次凝结在俞湖眼中的泪滴,只见她吸了口气,接着说:“不过现在最难受、最悲伤的那几天已经过去了,我知道梁音不希望我这样子。”

骨灰将安放长春

骨灰如何安放,是这两天让俞湖夜不能寐的问题。“把骨灰留在北京还是送往长春让我很纠结。”梁音的第一任夫人杜凤霞去世后,骨灰一直安放在长春,俞湖希望梁音老师的骨灰留在北京,也希望能让梁音回长春,与杜凤霞安葬一处。

俞湖说,昨天她终于决定,要把梁音的骨灰送回长春,“这个决定起初挺艰难,但我觉得出于爱,我应该让他俩团聚,有人提议分两份骨灰,可我不忍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