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2017-06-07 14:28:03|  分类: 戏曲名人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乔玉仙 女,汉族。1921年出生,山西汾阳县人。一级演员,主工须生。是晋剧须生大师盖天红的高徒。
乔玉仙1929年随姐姐乔金仙搭班学艺,先后拜“盖天红”、“说书红”为师,演出了大批须生正工戏。省晋剧院成立后,曾演出《走山》、《八件衣》、《十五贯》、《和氏壁》、《生死牌》、《红灯记》、《一路平安》等剧。其代表剧目《斩子》、《芦花)、,《骂殿》、《打.金校》、《斩黄袍》、《反徐州》等更是广誉三晋,形成其特有的演唱风格。她的演唱节奏稳健、嗓音宏亮,加之吐字清晰,朗朗上口,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和好评。她的录音《斩黄袍》、《反徐州》、《法门寺》至今仍经常播放;1957年在山西省第二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乔五仙以扮演《和氏壁》中的苏秦荣获个人奖。1989年在山西省第二届民间艺术节扮演《反徐州》中徐达获荣誉奖。在四川地震之后乔玉仙不顾年老体衰,清唱一段《打金枝》为省晋剧院赈灾义演拉开序幕,并且慷慨解囊,其精神令人敬佩。
    乔玉仙前辈视频资料很少。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打金枝》饰唐王
      提起晋剧名家乔玉仙,大多戏迷都知道,对于她,戏迷却不是很了解。她早年随姐姐乔金仙随团学艺,从娃娃生演起,后到张家口演须生,解放后回到省晋剧院直到退休,现在乔玉仙老师九十多了,身体依然硬朗,耳不聋,思维也很敏捷,虽然少许老年人常有反复外,一切安好。有时你经过晋剧院门口的小卖摊,有一排塑料椅子,上面坐着一位瘦削老太太,晒太阳。这是她经常一个人出去回来在这小坐一会。不时有晋剧院的人出来和她打招呼:“乔老师好!”,她总是笑咪咪的回应人家。有的她能叫上名字来,有的认识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夏天傍晚时有些老演员出来聊天,不时和她谈往事,有时拉拉家常。       
  乔玉仙是汾阳人,从小随姐姐乔金仙搭班学艺,先在韩国华同梨园学戏,当时须生有李兰英、李兰亭,后来两口子走了,她开始唱了些《劈殿》中狄仁杰,演了不长时间又到了汾阳戏班。“自来香”是其后来的公爹,在祁县韩国华的班子,与毛毛旦演《二度梅》、还有刘芝兰。又文水二抱班学过,在榆次与王爱爱她奶奶(董凤来的董家班),有董小楼、董翠红、董桂花演出。后来又与张美琴(原名富艳亭,是“玉石娃娃”刘玉富教出来了)等一起演出。                        
    上世纪三十年代来到冀武斋办的锦艺园,与“盖天红”、丁果仙同台演出,“盖天红”师傅曾教过她一出《杀府》,后面的的戏都是她边学边唱。先后演《芦花》中小英哥,过了两年再演闵损,到长大了就能演闵德仁了。“清晨起来一炉香,敬天敬地敬三官”。“何为孝廉,台台,重孝为先。本人闵德仁,东庄公冶长老先生有帖到来,请我吃酒赏雪,我有心一双冤家前去,一来赏雪,二来学学礼仪,闵损、英哥走来。”“父子三人到荒郊,"。以前青衣不能唱多了,主要是须生唱,不像现在改的须生坐在那,青衣大段起唱。她听她姐姐唱过,唱这唱的很快,旧时女是不让多唱的。十二岁就开始演这个戏了,看着学会了。正是因为从小演到大这出戏,她回到太原以后因为其他名家演出这出戏,她很少演这戏了。
   1936年她跟着姐姐乔金仙,还有丁果仙、毛毛旦、筱金梅等到北京录制唱片,在天津演出一月。丁果仙演出《四进士》让“晋阳红”(1)演康茂才,从椅子上往下跳,“晋阳红”不敢,就让乔玉仙来演这个角色。父母都抽大烟,跟着她们在外演出。姐姐乔金仙最后病的不行,父亲还得把她背上台去演戏,旧社会唱戏的遇上这种事情,实在是无处申冤。1939年19岁,是说书红的过门徒弟,教了《女中孝》周文选,《舍饭》。盖天红教了《杀府》,没有排过架子戏。后来嫁给了懿万山,他是北京人。那时演戏被人看不起,他妹妹艺名是“懿万春”,他跟给妹妹跟包。人家说了以后给了父亲四百块钱就娶过去了。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上世纪四十年代到了张家口搭班以后,参加赵步桥在同德戏园演出,她渐渐成了戏班的主角,曾与李子健、水上漂、刘明山同台演出。解放后曾评定演员级别,那会分一到十五级。群众给她定下五级,后来专业剧团给降成六级。50年代他随第二任丈夫高瑞霖回到太原,与马兆麟、马秋仙、成淑珍参加晋声晋剧团在榆次、平定等地演出多年。后来晋声剧团合并到华北人民晋剧团二团,与刘俊英、孙福娥、段玉明一起演出。1962年并入山西省晋剧院后,她不分以名利出发,不论A角B角都演,只要观众需要,在每次下乡演出都是她去,她不计较个人得失,只有群众喜欢,什么时侯也在一线工作。                     
    乔老曾与程玉英演出过《坐楼杀惜》、《走雪山》、《桑园会》、《四郎探母》,与孙福娥、马秋仙演过《斩子》。那会老戏都能唱。从慰问前线回来,给部队首长演出《反徐州》后,每到一地成了她必演的剧目。六十年代曾参加四清到大寨与群众参加劳动。凡是丁果仙的拿手戏,她大部分不演了,比如《走山》、《空城计》这些戏。演过《丰收之后》、《红灯计》李奶奶。到1979年退休到戏校教学,有时冀萍带的团演出。有时侯她也去公园,和一些戏迷票友谈论。他和人们说自己也是二路演员,没有演过头牌,很谦虚谨慎。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山西省晋剧院成立后,曾演出《走山》、《八件衣》、《十五贯》、《和氏壁》、《生死牌》、《红灯记》、《一路平安》等剧。其代表剧目《斩子》、《芦花),《骂殿》、《打.金校》、《斩黄袍》、《反徐州》等更是广誉三晋,形成其特有的演唱风格。她的演唱节奏稳健、嗓音宏亮,加之吐字清晰,朗朗上口,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和好评。她的录音《斩黄袍》、《反徐州》、《法门寺》至今仍经常播放;1957年在山西省第二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乔玉仙以扮演《和氏壁》中的苏秦荣获个人奖。1963年与牛桂英演出《骂殿》,冯万福司鼓,刘柱操琴,是晋剧戏曲录音的精品。1989年在山西省第二届民间艺术节扮演《反徐州》中徐达获荣誉奖。在四川地震之后乔玉仙不顾年老体衰,清唱一段《打金枝》为省晋剧院赈灾义演拉开序幕,并且慷慨解囊,其精神令人敬佩。 
   《反徐州》有两句后来因为迷信色彩取了,“夜晚偶一梦甚是危险,我梦见一盘龙,两只虎大堂喊冤。梦醒来吓得我浑身是汗,怕只怕这徐州堂上人命牵连”                                 
    《斩子-交印》一场有个唱段是,“我要与他把印交,杨延景巧计生,作计儿我难难八王主公”。这前段唱词辙韵为“苗条辙”,以“ao”韵母为主,乔老师认为这改了辙口有点唐突,她就改成“杨延景生计巧,我要与他把印交”显得这个口较紧,既不失身份,又统俗易懂。老一辈艺术家就是这样,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却对唱词十分讲究,对艺术精易求精。
(1)“晋阳红”父亲在开化寺开个皮货店,“晋阳红”1936年她跟随丁果仙、毛毛旦赴京演出,在天津让她演《四进士》的康茂才,她不敢从椅子上往下跳,就由当时十几岁的乔玉仙来演这个角色)是爱好唱,跟着玩。到稍大一些也到剧团演出,戏迷们爱说“晋阳红拐子红,三天两头金马门(小戏)”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乔玉仙前辈视频资料很少,除这段以外就只有与牛桂英合作的《投县》一段。
录音资料有:
《杀惜》《骂殿》与牛桂英合作
《辕门斩子》与马秋仙合作
《调寇》饰演八千岁
《斩黄袍》饰演赵匡胤
《石达开》饰演石达开
《金水桥》饰演李世民
《反徐州》饰演徐达
《法门寺》饰演赵廉
 《红灯记》李奶奶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空城计》诸葛亮
               50年粉墨,老艺人随波逐流
日本人进了中国该唱的戏还得唱
          乔玉仙从天津去北京,又去了保定、石家庄,一路粉墨登场、唱念做打,终于回了太原。
那时院里还有花草,天气尚未大冷。丁果仙和她姐夫闹矛盾,不出来唱戏了,锦梨园也改了班主。物是人非,梨园里却依旧热闹,艺人们走了一拨又来一拨,小旦刘芝兰、须生“十四红”“毛毛旦”,还有年龄尚小的花艳君。
割了高粱,收了庄稼,日本人来了。戏班子“哗啦”解散,艺人们四下逃走,各回各家。乔老爹骑着一辆自行车,后座上带着瘦骨嶙峋、身体不好的金仙,玉仙一路小跑跟着,三人走走停停,半道上在住家户住了一宿,第二天才回到汾阳。
     虽然回了家,住得也不安生,天天有当兵的来磕打米、面,没过多久,家里头穷得啥也没了。有些个当兵的,知道金仙玉仙是唱戏出身,进门不光要吃要喝,在乔家的火上做饭,还嚷嚷着让姐俩给唱两嗓子。遇见大方的,唱一次兴许给10块现大洋,遇见抠巴的,听完拍拍屁股就走。
        外头天天打炮,听说汾阳城墙都塌了。眼瞅着轰隆隆的炮声越来越近,那动静儿都能把屋檐给掀了,金仙玉仙跟爹妈逃到了姑姑家。她家有个地窨子,就像现在的冰箱,平常搁点南瓜白菜什么的,方便储藏。没有梯子,金仙玉仙坐在竹篓子里,爹用绳子把她们一点点吊下去。
      地窨子里实在太冷了,金仙玉仙受不住冻,偷偷跑回家。刚回到后院,就听见前门一阵响,日本人来查户口!她俩赶紧躲在柴火里头,吓得浑身直哆嗦。
      第二年正月,虽然日本人还没走,但太原的剧场组织起来了,有人来汾阳,叫金仙玉仙去太原唱戏。那人和乔老爹一人一辆自行车,带着姐妹俩上了路。路上很艰难,日本人不让走,必须说明情况才放行。乔老爹进门赶紧给人家鞠躬,一句话没说好挨了好几个巴掌。金仙玉仙吓得不敢抬头,抖得像筛糠似的,生怕被日本人扣下,以后没了自由。
     好不容易才到了太原。嗬,大家呼啦啦都聚齐了,“说书红”家来了,“小吉仙”家来了,赵玉楼家来了,董翠红、董小凤一家子也来了。说起这段日子的难熬,一路上的担惊受怕,好多人忍不住抽抽噎噎,哭了。
     揩干眼泪,大家用板子搭起场子,在地上搭好蚊帐——日子再艰难,戏还得唱,人还得活着不是?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爱人高瑞霖
老公死了孩子没了,玉仙咬牙挺了过来
      眼瞅着玉仙18岁了。有个演武戏的“懿万春”,北京人,本名姓景,后来嫌查户口麻烦,索性改了姓,拿艺名当了本名。一家人也跟着都改了,哥哥叫懿万山,跟着别人做买卖,当小伙计,比玉仙大10岁。
       乔老爹跟人家搞价钱,400块把玉仙嫁给了懿万山。从此,玉仙改名换姓成了“懿莲春”。400块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可全让父亲和姐姐金仙抽了大烟,没多久就败光了。
       结婚后,有夫家管玉仙,让她正经八百地跟着师父学戏,拜了“说书红”高文瀚,当了三年过门徒弟。
       好景不长,本该在艺术世界中节节高升的姐姐乔金仙,不由自主地走上旧艺人常走的慢性自杀的不归路后,毒瘾日益加深,吸食大烟的次数愈加多了起来。长期靠毒品来解乏度日,她的身体日见消瘦,最终在玉仙嫁人后的第二年,23岁的乔金仙因长期劳累和毒瘾致使身体透支,不幸去世。此后一年,母亲和父亲也在毒品的毒害下相继离世。玉仙平时不爱说话,性子沉稳,虽说有些胆小怕事,但突然之间失去所有的亲人,反而激发了她性格中坚韧的一面。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高瑞霖现代戏
      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当然,此时的她已经发生蜕变,有了新的家庭,丈夫、公婆和小姑子,成了她日后可以依靠的人。
      23岁时,男人死了。不知得的什么病,只是一直吐血,大夫说肺烂了。玉仙跟男人生了三个儿子,大的打从生下来就跟着奶奶,老二跟着她,才几个月大的婴儿,没处安放,就睡在后台的戏箱上。玉仙一下了台就给孩子喂奶,没过几个月,不知怎么得了病,抽风死了。老二死了之后,她又养了个老三,活到7岁上生了病,因为没钱看病,也早早夭折了。
      旧社会的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毫无权利可言。男人一死,玉仙自然就归了婆婆管。虽然她多年来不挑戏演,一直勤勤恳恳,却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也很少跟社会接触,之前一直听从丈夫,现在权利收归婆婆,人家不让她唱戏,不让她出门,也不给她零花钱,她也只好忍气吞声。
解放后,经人说合,婆婆才同意玉仙离开,给了她自由。
     到现在,90多岁的乔玉仙提起那些日子,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犯了烟瘾,婆婆不给钱买烟抽,是好姐妹牛桂英(晋剧名角儿)悄悄托人给她捎来10块钱,解了燃眉之急。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剧团间辗转颠簸,守得云开见月明
    守寡6年后,29岁的乔玉仙跟了第二个男人。这人是山西榆次的,对她温柔又体贴,玉仙总算过了两年舒坦日子。
        她为人很低调,从来不挑活儿,哪儿缺演员就去顶替。有一阵子,张美琴有病不能演戏,玉仙就替她去演须生,一天给10块钱。要知道,那会儿六七块钱就能买一袋面呢!虽然大年初一就得演戏,带着孩子很辛苦,屋里生个温温火,晚上太冷,也不敢给孩子脱衣服,直接裹到被窝里去——但玉仙觉得很知足,白天演《打金枝》,不用跪,晚上难熬些,演《算粮》,得给岳母跪,跪下就站不起来,身子软眼发黑。可是,毕竟有收入就能活。
这么干了70天,张美琴病好了,玉仙只得再次离开。
      1950年冬天,程玉英在太原南肖墙演《打金枝》,叫乔玉仙去。当时玉仙在丁果仙的民众剧团,月工资在团里算是低的,说是340元,可实际发不了那么多。给程玉英演了一场,竟然赚了30块。玉仙高兴死了。恰好程玉英打算来太原组剧团,“咱姐妹几个成立剧团,赚了钱大家一起花!”玉仙很心动,没多想就答应了。
谁知事与愿违,腊月底,听说程玉英来不了太原了,被平遥人堵在了家里。腊月廿九,别人家都欢天喜地过大年,玉仙带着老公、孩子坐车去了平遥。
        路上没什么人,灯也不亮,只有粉红的一个点点,照着灯下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摸黑到了程玉英家里,了解了实际情况,知道她确实走不了,玉仙只好接受现实。平遥人不放她,自己的美梦也破碎了。为了省几个住宿钱,她又拖家带口连夜回了太原。
       天无绝人之路,晋声剧团(省晋剧院的前身)建团,邀请乔玉仙参加。刚去时,条件艰苦,戏服不全,得东挪西凑借别人的衣服穿。有个叫周玉生的小生,个儿矮脚大,玉仙个儿高(差不多1.64米)脚小,两人经常换穿戏服,为此闹了不少笑话。周玉生演郭嗳,没鞋没衣服,大脚板硬塞进乔玉仙的小鞋里,衣服太长,就在地上拖着走。
      社会安定,艺人们演的戏多了,日子也越来越好过。1979年,乔玉仙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组织上说,演员们愿意去艺校当老师,就去,不愿意的话,就退休。一帮子老姐妹就此分道扬镳,牛桂英去了艺校,当了校长,乔玉仙则做了自己的主,就此退休。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说退了休,乔玉仙的嗓子却没歇下来。这家剧团力荐,那家剧团诚邀,都是熟面孔,一个也推不得。虽然她自己总是很谦虚,说自己不是名角儿,没演过主角儿,但大家伙都挺抬举她,老艺人的功夫,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根基可都深着呢。
晋剧名伶“懿莲春”乔玉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结语
    懦弱、依赖、胆小、没主见,看似一身缺点的乔玉仙,最后却坚强地活了下来。1929年—1979年,五十年咿呀弹唱,粉墨登场,而今喧嚣退去,夜深人静时,90多岁的乔玉仙会想起往事否?她会回忆哪些事哪些人呢,那些面孔,姐姐乔金仙、盖天红、丁果仙、说书红……那些在生活中帮助过她,在舞台上风光过、灿烂过的人们,一个个都去了,只剩下她一人,独自在世上活着。活着,大概也是一种坚持,一种胜利。
     2012年,“晋剧流派科研课题”将乔玉仙确定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晋剧流派传承人,省晋剧院将通过选拔,择选出基本功扎实、有艺术天赋、潜力较大的演员来重点传承她的《斩黄袍》《反徐州》《八件衣》等正工须生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