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评剧名旦筱桂花  

2017-05-31 09:20:21|  分类: 戏曲名人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筱桂花,女,评剧旦角。原名张丽云,1908年出生,河北省容城县人。13岁卖到天津拜孙凤鸣学唱评剧,1923年于大连岐山舞台唱台柱,1924年在天津与李金顺一度同台共艺,深受李腔影响,曾贯有“李派演员”头衔。 1925年又到安东演出,1927年农历二月首进哈尔滨,加入警世三班在同乐舞台唱主角,头三天打炮演出《花为媒》、《马寡妇开店》、《王少安赶船》,轰动哈尔滨,她一举唱红后,又首演了《昭君出塞》、《王华买父》、《岳霄醉酒》,1932年又首演了萧军编写的《马振华哀史》,后被白玉霜带到上海演出。这些都成为她的代表剧目,并列为她的传统剧目。从哈尔滨崛起后,就红在东北。自李金顺退出舞台,她就成为奉天落子的主要代表人物,此后40年来是哈尔滨评剧舞台上的明星,解放后继续活跃在评剧舞台上。
        老艺人曾这么评价过筱桂花,学会了筱桂花一半的本事,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虽然是大白话,但足以证明筱桂花卓越的演唱艺术。筱桂花的代表作太多了,但凡是评戏的老戏她基本上全演过,这里只简单的举几个小例子。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首先来说《孟姜女》这段哭夫的唱段是结尾把剧目推向高潮的一段经典唱段,本人偏好跺板,干板垛字的唱段尤其让人听的热血沸腾。这段是快二六起唱“眼望着长城心儿酸痛,止不住的二目泪盈盈”到“为妻我时时刻刻挂在心中,清晨想你到晌午”后转跺板后转甩腔哭迷子结尾,板式虽不稀奇,这是评戏传统的板式。但唱法确堪称完美,每句后面有一个“哭音”这个“哭音”处理的相当完美。带“哭音”是传统老戏的一个特点,但是无论李金顺,芙蓉花,筱麻红等等的这些老角在处理“哭音”的时候都明显不如筱桂花。甚至一些老人都认为这个“哭音”就是筱桂花创立的,其实不然“哭音”是从男旦时期流传下来的!但这也明显的说明筱桂花的“哭音”堪称绝技.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下面说一下《保龙山》这出戏现在应该算彻底绝根了,我曾有幸听老艺人给我说过全本的《保龙山》,当时的我只是当哄我睡觉的小故事来听的。后来才知道这是评剧少有的一出连文带武的戏,现在失传了深表遗憾。这段“见公父”是这出戏的核心唱段,筱桂花在处理这段唱的时候偏重的调门和大段念白。大家都说刘翠霞的调门是评剧界最高的,但是同一时期的筱桂花的调门相对刘翠霞来说应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起唱慢板“好一座惊人的郑氏功勋府,倒叫我心头小鹿跳跳噗噗”这段唱的整个旋律都徘徊在一个眼到一个半眼之间。中间加入“这个”“那个”到“我恨爹爹只想来做那个人间的主,谁曾想人心不死天不服”转到跺板,短短三分钟的唱,把一个少女从惊到忧到恨到怕到下定决心的心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谁说老戏不注重人物了?你们之所以这么说是证明你们听不出来,也听不懂。一为的捧臭脚但凡一个母猫叫叫春在你们的耳朵里都堪称天籁之音了!
   筱桂花晚年逐渐转入老旦行当,曾在宇扬评剧网站上听到过筱桂花的一段《杨八姐游春》的要彩礼,我们许多人都知道这段要彩礼都是听过筱俊亭的,但对筱桂花的并不熟悉,听完之后本人对筱桂花的这段一听钟情,“上写着派上派上多派上,派上了我主万岁君”这段大都是慢板,虽没有筱俊亭的唱腔华丽和俏皮但是表现一个沉稳多谋的老太君却相当之恰当,而且把老腔老调运用到这种新戏中来而显的相当合适,并不显唐突。这段唱腔四平八稳,板头严丝合缝。筱桂花的艺术并没有收到年龄的影响,而越发的炉火纯青。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讲一个小故事,大概50 60年代,年逾五旬筱桂花受小白的邀请来北京和小白合演《打狗劝夫》,在当年的京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筱桂花和老白算是同门,都是从孙家班出来的,现在这出《打狗劝夫》留下了全剧的音频以及音配像。筱桂花在这出戏里的唱并不像年轻时候的青衣唱法,不知道是受年龄的影响还是为了配合小白的唱腔,而采用老白的唱法,发音吐字都是结合老白的唱法而演唱的,一出戏下来小白亲口说“在台上我都没戏了”,当年的小白堪称北京评戏第一人,而下台都会由衷的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是对筱桂花评剧艺术的高度赞扬,而可悲的是筱桂花这样的大角居然落户在小小的四平评剧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想想在那个政治第一的时代,捧起了多少跑龙套的,又扼杀了多少真正的大角!
        筱桂花13岁卖到天津拜孙凤鸣学唱评剧,1923年于大连岐山舞台唱台柱,1924年在天津与李金顺一度同台共艺,深受李腔影响,曾贯有“李派演员”头衔。
        1925年又到安东演出,1927年农历二月首进哈尔滨,加入警世三班在同乐舞台唱主角,头三天打炮演出《花为媒》、《马寡妇开店》、《王少安赶船》,轰动哈尔滨,她一举唱红后,又首演了《昭君出塞》、《王华买父》、《岳霄醉酒》,1932年又首演了萧军编写的《马振华哀史》,后被白玉霜带到上海演出。这些都成为她的代表剧目,并列为她的传统剧目。从哈尔滨崛起后,就红在东北。自李金顺退出舞台,她就成为奉天落子的主要代表人物,此后40年来是哈尔滨评剧舞台上的明星,解放后继续活跃在评剧舞台上,1980年7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筱桂花演艺生活40周年纪念演出在吉林四平举行,六岁红参加。1981年在她艺术生涯60年时,四平市评剧团排演了由萧军参加,根据《马振华哀史》重编的评剧,《马振华的新生》由她的学生王彩云主演,萧军特意赶到四平参加纪念活动并赠条幅:“叶落空山寂,人行鸟语微,一声长啸里,风送白云飞。”
       1988年10月17日逝世,生前曾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成就
创造长篇讲演词念白
        筱桂花从艺伊始,就注重从表现生活情绪出发改革原有曲调。1925年就改变了男旦月明珠在《杜十娘》中首创“闻听此言大吃一惊”的唱腔,将高腔起唱改为低腔顿挫起唱,更准确地表达角色木雕迷惘的神情。1928年与文东山合作首演《孟姜女》、《庚娘传》等戏时,借鉴河北梆子曲调,创造了多种评剧[搭调]的唱法;吸收民歌“孟姜女小调”,首创了评剧专调“过关小曲”。1931年与萧军合作创演时装评剧《马振华哀史》中,借鉴京剧创造了评剧[反调]新板式;念白以东北语音为基调,吸取电影、话剧的念法,成功地创造出评剧传统上从未有过的长篇讲演词的念白。使此剧成为代表作之一传承于评剧界,1936年白玉霜等曾带到上海于恩派亚大戏院演出。
评剧四大名旦之一
        筱桂花植根于东北人民生活的土壤中,形成了自成一派的演唱风格之后,从演唱初学的三小戏(小生、小旦、小丑)到演唱生、旦、净、丑齐全的大戏《保龙山》等,为评剧向行当齐全的文戏武戏悲剧喜剧,和表演功夫上唱作念打手眼身法并重过度,做出了历史上的贡献。1927年被评剧首创的警世戏社三班聘为台柱唱主角,而誉满东北。她是唐山落子在东北发展成奉天落子鼎盛时期的佼佼者,成为评剧史上奉天落子的主要代表人物,与李金顺,白玉霜,刘翠霞被誉为评剧四大名旦。斯时,各地报界均随其报道演出盛况,直至1941年12月10日她在奉天大舞台演出时盛京时报还载文说:“现在国内评剧界最负盛名者仍推坤伶筱桂花,该伶因生就之铁嗓,做派细腻,舞台之经验亦为老练……”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萧军与评剧名旦筱桂花的不了情
       萧军(1907-1988),原名刘鸿霖,出生于辽宁省义县,现代著名作家。 1933年与萧红共同出版小说合集《跋涉》,成为“东北作家群”的代表。他一生留下了近千万字的著作,成名作《八月的乡村》由鲁迅作序,是我国第一部反映东北抗日斗争的长篇小说。人们对他的文学活动比较熟悉,却很少知道他曾与评剧有过密切的关系。上世纪30年代初,他曾为评剧名旦“韵艳亲王”筱桂花(1908-1988)写过剧本《马振华哀史》,由此与筱桂花结下了半个世纪的友情。
  萧军打擂,结识东北拳王辛建侯
  萧军出生于辽西,从小喜好习武练功,并养成行侠仗义的性格。读小学期间,因为顶撞蛮横的体育教员,被学校开除。 18岁进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九期炮兵科学习。 1931年春,24岁的萧军为同学打抱不平,抡起了挖掩体的铁锨,差点把一个向学员大施淫威的教官劈死,以对长官“暴行胁迫罪”的罪名被开除军籍。
  萧军离开讲武堂后,住在沈阳故宫旁边一家小旅馆里,不久在宪兵教练处谋了一名武术教官的职位。
  一天出操训练时,萧军见一名学兵走起步来一瘸一拐,脚上缠着绷带。经询问得知,学兵去北市场辛家武术馆打擂,被馆主的徒弟在擂台上打的。萧军有些好奇:“北市场还有这等山猫野兽,好,我去会会他们! ”
  辛家武术馆设在北市场的西北市场内,擂台就摆在武术馆门前。台口拉着横额,写着“东北拳王辛建侯拳交天下英雄”。萧军带着一名拳脚不错的学兵来到这里,见此情景,刚要上前,学兵说:“师傅,且慢,我来试试! ”话音未落,学兵已跃上擂台,与辛家徒弟交手。学兵施展出萧军所教授的武艺,接连打倒几个人,台下观众连声叫好。这时,武术馆门里威风凛凛地走出一个黑大个儿,只见他一抖肩膀,甩掉披在身上的黑绒斗篷,一个箭步跳上台去。萧军在台下看得清楚,这家伙足有一米八的个头,体重也在一百公斤以上,腿脚却很灵活,看样子不是个善茬。萧军立即跳上台去,喝退他的学兵,两人在台上开始了一场大战。
  萧军体轻如燕,手疾眼快,一招一式都很实用。那黑大个儿卖弄的不过是些花拳绣腿,他与萧军交手十几个回合,一点便宜也没占着。不觉急得满头大汗,竟使出凶狠的招数,招招都朝着萧军的要害。萧军见状,故意卖了个破绽。那黑大个不知是计,向萧军恶扑过来。萧军一闪身,转身一脚,黑大个顿时失去重心,倒在台上。
  喝彩声中,萧军上前将黑大个扶起,说道:“不打不相识,承让,承让。 ”于是双方争斗平息,各自报了家门。黑大个儿即是有“东北拳王”之称的辛建侯,是当时赫赫有名的评剧辛家班班主辛国彬的儿子。此人从小被父母娇惯,长大后又自恃身板硬朗,所以为人很霸道。
  辛建侯与萧军结识后,对一身好武艺的萧军十分敬重,二人遂成为好友。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因筱桂花而喜欢上落子戏
  辛建侯所住的辛家大院坐落在北市场文慎里,为青砖灰瓦的传统四合院。院内有四座房舍。辛家全家和辛家班的艺人老老少少十多口人都住在这个大院里。
  由辛建侯引见,萧军结识了当时已经很红的落子明星——20岁刚出头的筱桂花,还有傍着筱桂花唱戏的筱荷花、筱菊花、筱菱花等一帮小姐妹。这些女落子演员都是十七八岁的年龄。萧军一有空闲就来这里看她们练功、排戏。这帮小姐妹经常请他讲解剧本、分析人物。萧军很喜欢她们,还教她们舞剑、耍枪和练身段。
  那时,筱桂花在与辛家大院相距不到半里地的北市场共益舞台(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北市人民剧场)演出。自1928年夏共益舞台开业以来,筱桂花一直在这里演出,而且越唱越红,剧场始终座无虚席,门票一再涨价。当时的许多京戏演员都仰慕筱桂花的艺术才能,托门子进共益舞台,甘愿傍筱桂花演戏。筱桂花成为奉天落子耀眼的明星,当时商界争订包桌、包厢。还为筱桂花送来贺幛,赞誉她是“韵艳亲王”。从此,筱桂花有了“韵艳亲王”的美誉。在沈阳的外地生意人中竟流传着“看了筱桂花,出门在外不想家”的说法。萧军以前并不喜欢看落子,他认为落子很低俗。但看了筱桂花的戏后,竟喜欢上落子,成为戏班的“编外”人员和筱桂花的忠实观众。
评剧名旦筱桂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萧军为筱桂花创作《马振华哀史》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沈阳,剧场大都关闭。辛家班随着逃难的人群来到哈尔滨,落脚平安电影院。因时局动乱,剧目又陈旧,剧场上座率不高,筱桂花便想排演一出反映社会现实的时装戏,以引起观众看戏的兴趣。一天,她偶然听人讲述小说《玲珠恨》的情节,觉得很有戏剧性,便准备将其改编成剧本。
  就在筱桂花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写剧本时,萧军来到了哈尔滨。原来,沈阳沦陷后,萧军独自来到吉林省舒兰县东北陆军第六十六团第二营,准备与营长马玉刚着手组建抗日义勇军,但由于叛徒告密而失败。走投无路时,萧军来到哈尔滨。
  萧军来到辛家班后,筱桂花把小说《玲珠恨》交给他,请他改写剧本。萧军仅用5天的时间便把剧本完成,并易名为《马振华哀史》。剧情大意是某纱厂女工马振华,被一个大资本家的公子哥汪世昌玩弄后抛弃,在羞辱绝望中投黄浦江而死。剧情悲切,反映了世道的黑暗,并表现了对被迫害的劳动妇女的同情。
  萧军对于筱桂花善演悲剧的特点十分熟悉。所以唱词写得慷慨激昂、悲壮奔放。排练时,萧军在现场参加导演,为筱桂花讲解剧情、分析人物。在萧军的帮助下,筱桂花较准确把握了人物性格和复杂的内心矛盾。在念白的前半部分侧重表现愤怨情绪的发泄,后半部侧重表现痛恨情绪的哭诉。她念得情真、意切、节奏感强。在大段念白后,又设计了一个大段唱腔,层次多变,起伏跌宕,十分完整。这场戏的大段白与大段唱在文字上前呼后应,一脉贯通,给筱桂花舞台的二度创作留有充分的发挥余地。为了“火爆”,萧军还让筱桂花自己添了一些适合发挥她表演特点的唱词,然后他再为这些唱词润色。
  萧军与筱桂花在合作中感到十分愉快。萧军很欣赏筱桂花,公演时他总是坐在观众席位的最前排。每当演唱到动情处,他总是第一个热烈鼓掌。《马振华哀史》在哈尔滨平安电影院首演后,引起社会轰动,剧场上座率骤增。连续演了半年时间,座无虚席。一些戏班和演员也都争相学习和排演此戏。后来曾与筱桂花合演过此戏的钰灵芝把戏带到上海演出,引起很大轰动。因为剧本描写的故事取材上海,所以上海观众对此戏有着极大兴趣。观后议论纷纷,贬斥欺压纺纱女工马振华的资本家公子哥汪世昌。这出戏正在上海走红的时候,钰灵芝等接到一位不愿露姓名的阔商邀请。他们被接到一所豪华住宅的大客厅里后,才知道邀请他们的是华西商行的老板。这位老板先向演员们客套了一番,然后说:“你们的戏演得不错呀,不过,上海的汪世昌可不像戏里演得那样坏!”钰灵芝听出话里有音,便问究竟。这位老板说:“敝人就是戏中的汪世昌,马振华没有投江而死……你们还是别演了。如果要演下去,门票我全包了!”钰灵芝怕惹麻烦只好答应停演此戏。自此,这出轰动上海的《马振华哀史》再也没有出现在上海的舞台上。
  误传纸条,辛健侯要找萧军拼命
  《马振华哀史》的排演,不仅使戏班赢得了经济利益,也扩大了社会影响。辛家为答谢萧军,送给他一件十分漂亮的布夹袍。从此,萧军经常参与戏班的活动。筱桂花曾特邀萧军参加《六月雪》的演出,在戏中加进武打,请萧军出演“练武人”。萧军的表演很精彩,受到观众的欢迎。在这年年底封箱演出中,萧军还扮演一名练武的群众,他身着素装登台舞剑,在观众的掌声中竟几次返场。
  一天,萧军傍筱桂花演完戏后,卸妆时从镜子里发现筱桂花边疏理着头发边伤心地流着眼泪。萧军赶忙过去询问情由。原来筱桂花的一位老乡捎来口信,她父亲病危,想在临终前见她一面,要她速回。但辛国彬和他的夫人辛大奶奶不但不准假,还刁蛮地说:“你是辛家花钱租来的,让你活你就活,让你死你就死,你自个儿说的不算数!”筱桂花见辛家不答应,便想从辛家支出点钱,寄回家去。可辛家竟说:“你的租身钱还没还清呢,哪有支钱的份儿!”萧军听罢,非常气愤,去找辛家夫妇辩理。辛家夫妇拿出一张字据在萧军面前晃了晃说:“这闲事由不得你管,我们家不能白花钱把她租来,眼下正是赚钱的时候,她除了排戏、演戏,哪也不准去! ”辛家没有给萧军面子,让萧军心里好不痛快。为了安慰筱桂花,他把平时积攒下来的50块大洋赠送给筱桂花,并帮她寄回家乡。
  萧军在戏班中与筱桂花、筱荷花等女孩结下深厚的友情,对她们的身世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些女孩都是辛家花钱租来的,每个人都写给辛家若干年的租身契。租身契上签署着在租身期间可以由东家任意打罚,并且写有“打死、投河、溺井、走死逃亡勿论”的条款。因而辛家有恃无恐,对待她们如同牛马一般,非打即骂。这些被辛家租来的女孩,嗓音好的留下学唱落子,不适合唱落子的便被转手卖给妓院。筱桂花便是10岁时因家贫,被父母租给辛家,签订了15年的租身契约。辛家把她当成摇钱树,迫使她唱戏赚钱。虽然她已经成为很有影响的落子明星,但在辛家,仍然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萧军同情筱桂花和这帮小姐妹的遭遇,多次为她们鸣不平。
  那时,年轻的萧军与女孩们相处得很亲近,特别是与筱桂花感情日深。班主辛国斌怕萧军把他家的摇钱树筱桂花带走,便埋怨他的儿子辛建侯不该“引狼入室”,并中伤萧军图谋不轨,调唆他儿子与萧军反目。辛建侯认为他父亲多心,所以每天照常与萧军在一起练武。
  一次,一个女孩因为吃不饱发了些牢骚,不想正好被辛建侯听到。他不由分说,拎起女孩就往门外扔,竟把女孩的腰摔坏。萧军为这女孩打抱不平,与辛建侯发生口角。可辛健侯却根本不理睬萧军,越发逞起淫威,当着萧军的面让女孩脱掉外衣,穿着三角裤衩和背心“净身出户”。 辛健侯的恶劣表现让萧军十分生气,他决定离开辛家,另择生计。但他又不舍得与筱桂花、筱荷花分手,便与二人商量,准备带她们一起出走。
  萧军的举动被辛国斌觉察,辛国斌与老婆商量,准备去伪警署告密,说萧军是反日分子。两人的话被筱桂花听到,筱桂花赶紧告诉萧军,让萧军赶快逃走。
  萧军不想一个人走,便找到筱荷花,塞给她一张纸条,说:“我在江沿武馆等你和桂花”。说完,便匆匆离去。筱荷花拿着这张纸条,望着萧军去远的背影愣怔起来。她不识字,不知纸条上写着什么,于是找辛健侯念给她听。不想辛健侯看了后,勃然大怒,拿着刀要找萧军算账,幸亏被众人拦住。原来纸条上写的是;辛家是个火坑,咱们一同离开这里去投奔光明! ”当筱荷花弄清纸条内容后非常痛悔,她想找萧军谈谈,但萧军已不知去向。
  1984年,笔者采访已经68岁的筱荷花时,她还懊悔不已地说:“咳!人呐,命运往往与机遇有很大关系,假如那一次随他去了,也许我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旧戏新编两位老友再聚首
  岁月沧桑,转眼将近半个世纪过去。 1979年,筱桂花所在的四平评剧团准备排演《马振华哀史》。12月23日,筱桂花写信征求萧军的意见。三天后,萧军给筱桂花复信,对重排《马振华哀史》表示赞同。但建议重新改编一下,并说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参与改编,同意由剧团编剧编写,算作“集体创作”。
  1981年,筱桂花从艺六十周年。这年夏天,萧军从北京来信,要专程来拜访她。这一意外的消息,使筱桂花激动得好几天彻夜难眠。
  6月21日下午,筱桂花早早就等在市宾馆门前,静候故友的到来。从上世纪30年代初与萧军在哈尔滨分别,直到1979年他们才得以互通消息。当两位白发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时,眼里都涌出了热泪。
  在萧军的房间里,两位故友叙旧话今,感慨万千。筱桂花颇为感慨地说:“一晃几十年了,我们都变老了,你变得一点儿不像从前,若是在脸上仔细辨认还能看出一点点年轻时的影子。 ”萧军顿时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探问起五十年前在哈尔滨与筱桂花共艺的故人们。他首先问起筱荷花,荷花在他心里的印象十分深刻,说她扮相好,唱的也好。筱桂花告诉萧军,筱荷花在吉林省戏校当教师,现退休在河北省武清县定居。他们还提起了当年在沈阳北市场戏班中的生活,还提起了虐待女艺人的辛建侯。辛建侯由于作恶多端,新中国成立后被处死刑。
  筱桂花邀请萧军到剧团看根据《马振华哀史》改编的《马振华新生》的排练。萧军慨然应允,到了排练场,一面看排戏,一面认真地翻看着导演递过来的排戏台本。排练结束时,萧军热情鼓励了全体演员,对《马振华新生》的排演表示满意,并同筱桂花一起与剧组人员合影留念。
  萧军与筱桂花的交往,缘自五十年前的评剧《马振华哀史》。五十年后,重聚于新编评剧《马振华新生》。回顾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萧军留下了一首诗:动乱身经几若同,风风雨雨落零中:庸知此日晴空丽,又见花开万里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