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评剧名伶花莲舫  

2017-05-31 08:56:47|  分类: 戏曲名人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名伶花莲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花莲舫(1893—1957)天津市人。评剧女演员,工旦行。初学河北梆子,后改梅花大鼓。民国初年(1912)拜莲花落艺人孙凤岗学艺,后艺宗月明珠。初登舞台时曾与李金顺合演《占花魁》等戏。后在同庆落子馆挑班演出十余年。在津唱红后曾赴东北、华北等地献艺,享有盛名,是评剧史上早期女伶之一。1956年曾一度应邀到中国剧院授课。代表剧目有《马寡妇开店》、《杜十娘》、《书囊记》、《德孝双全》等。二三十年代百代、高亭公司为其录制了不少唱片(现已收集13个剧目的唱片10余张)。传人有花秦楼、花楚馆等。宗其艺者有白玉霜、文金舫等。
       花莲舫是男旦向女旦艺术过渡的代表人物之一。其声腔融入梆子、大鼓和杂腔小调,她的演唱俏丽舒展、速度较快,说唱性强,形成了字清腔柔、质朴流畅的演唱风格。
    代表剧目:《占花魁》、《马寡妇开店》、《杜十娘》、《书囊记》、《德孝双全》等。
     其传人有花秦楼、花楚馆等。花莲舫是评剧自上个世纪初传入天津后,吸收的第一批女演员中的佼佼者。
     她幼年学唱过河北梆子和梅花大鼓,1912年19岁时,正逢天津演评剧的“落子馆”(评剧早期称谓落子)受到大众的欢迎,她不失时机地加入了评剧班。据说,她是评剧转型时期改变男伶一统天下格局在津吸收的第一位坤伶。
评剧名伶花莲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花莲舫嗓音清脆,善于真假声结合,唱腔质朴大方,韵味绵长。先是拜艺名为东发亮的评剧艺人孙凤鸣为师,后又得到夏春阳、张存凯等名师传授,基本上沿袭评剧早期著名男旦月明珠、金开芳的唱腔,并结合自己的特长,糅进了一些梅花大鼓成分,唱念皆用冀东口音,不仅声腔清新活泼,而且充满乡土气息,深得同行赞赏。评剧奠基人成兆才就曾夸奖她“是块好材料”。她经常上演的剧目有《打狗劝夫》、《杜十娘》、《马寡妇开店》、《李桂香打柴》、《书囊记》等,一些拿手唱段曾由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灌制唱片。后来,继她之后李金顺、李银顺、刘翠霞、白玉霜、芙蓉花、喜彩莲、爱莲君等优秀坤伶相继崛起,对评剧艺术进行改革,形成不同的风格流派,新腔新调风靡津门,相比之下,花莲舫的声腔则显得陈旧,渐被观众冷落,再加个人原因,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花莲舫退出舞台。
      1955年中国评剧院把花莲舫从天津接到北京,为青年演员授艺。据评剧新派创始人新凤霞回忆,在她刚出道时,就在天津向花莲舫学过花的代表剧目《马寡妇开店》。此次中国评剧院挖掘传统剧目,请来花莲舫又为新凤霞重新传授这出戏。新凤霞学习十分虔诚,花莲舫则向她详尽讲授了自己演马寡妇这个角色的心得体会,从唱腔到动作都传授给了新凤霞。花莲舫曾语重心长地对新凤霞说:“盖房先得打好地基,唱戏不能离开老腔,要在老的基础上创出新的,首先要把老的底子打好。”经过花莲舫悉心传授,新凤霞结合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加以发挥创造,一个全新的马寡妇形象在评剧舞台上树立起来,赢得观众与专家的好评。
评剧名伶花莲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8年9月16日出版《东亚晚报》,内有《花莲舫虐待养女案》一文。据该文介绍,花莲舫曾于民国24年(1935年)7月,买下养女金铭(11岁)、喜子(9岁),“当迫令其学习评戏,并时常加以虐待毒打”,后被拘捕,并被天津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该案由于是名人官司,故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花莲舫夫妻从1937年春起即开始虐待李女。花家还有一个养女名双喜,年8岁,也是花家使钱买来者,尚未开始学戏,虽然也不时被打,但不如打她打得残酷。
  当记者问到她,花莲舫夫妻是怎样虐待她时,“女颜色突变,泪下如雨,语不成声者久之”。情绪稍稍稳定后,则称“伊每天被锁在厕所中,夜间被提出拷打。其刑具有皮鞭,打飞后,乃改用花伶吸食大烟之烟签”,常用烙铁、锥子等物烧红后烫其全身。每至受刑时,“须跪于地上,头顶水盆,不准稍动。于前日,更用尿灌伊。因未喝,竟被捆缚,将伊右脚大指用斧砍落,并用食盐放伊小便中,其因痛极死去,已非一次”。说到此处,李女“号啕失声,噎不能再言”。
  最后记者问李女:“如果法庭日后判决你与花莲舫脱离关系,你是否愿意回家母女团聚?”李女当时斩钉截铁地回答:“绝对不出救济院,因伊母铁石心肠,唯金钱是爱,致死亦不愿再返回。”
  李女来到救济院后,王院长因其遍体鳞伤,已命该院医师加以诊治。当时记者也查看了李女的伤情,“计左肩有斧砍伤,胸背均有烫伤,新陈相间,系卷烟所烫。右手虎口有烟签刺烫伤,左腿膝盖锥扎伤三处,右腿烙铁烫伤,右脚大指砍掉,阴户糜烂,体无完肤”。
  这篇报道最为详尽地记叙了李金铭的受伤情况,读者阅后立即引起强烈反响,“严惩花莲舫夫妇”的社会舆论甚嚣尘上。
  同年7月29日日军侵占天津后,《益世报》被迫停刊。据1938年9月16日《东亚晚报》内《花莲舫虐待养女案》一文记载,天津沦陷后,李凤仙竟然设法从看守所逃脱,没有了下落。花莲舫则由天津地方法院刑庭判决有期徒刑4年。该文虽未提及养女李金铭的结果,在强大的社会舆论下,与花莲舫脱离关系是毋庸置疑的事了。
  花莲舫不服判决,上诉至河北高等法院。后经该院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花姬仍不服判决,复向南京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前后经过一年多的缠讼,在最高法院审理中此案出现了转机,该院宣判:发回重审。1938年9月15日下午2时,河北高等法院重新开庭审理了该案。在法庭上,花姬坚决不承认有虐待养女情事,“经讯多时,旋即退庭,定期更审”。但查阅各报,均未找到最后的判决结果。
  侯福志先生在《评剧名伶花莲舫是武清人》一文中写道:“(花莲舫)被拘捕,并被天津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后花莲舫为躲避官司,被迫逃往东北。”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