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2017-05-02 15:02:39|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1910年—2008年9月2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京剧旦角 ,著名京剧演员,原名王玉华,京剧旦角,著名程派传人。民国时被推为“四大坤旦”之一、“坤伶主席”。 早年学习梆子,后改学京剧,先后拜荣蝶仙、梅兰芳、王瑶卿为师。因酷爱程戏而专攻程派,属程砚秋私淑弟子。一生命运坎坷,由于政治原因曾两次入狱。1949年后,新艳秋先后在江苏省京剧团、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八九十年代以古稀高龄登台演出,轰动海内外梨园界。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名由来
      新艳秋15岁在开明戏院借台唱戏时,起名“玉兰芳”。当时的童伶都喜欢借大牌明星的名字为艺名,如“小桂
芬”、“金桂芬”、“金奎官”等。“玉兰芳”正是借用的梅兰芳先生的名字。后来被称为“梅党”的重要人物齐如山先生去看了戏,看完后对人说:“这孩子像程老四嘛!怎么叫玉兰芳呢?”过几天,齐先生就托人约她去家里,并且为她改了艺名叫“新艳秋”。 当时程艳秋先生的艺名就是这个“艳”丽的艳。“新”与“程”相对,取这个名字,无非也是当时的一种时髦,与流行的“盖叫天”、“赛月楼”之类一样,是当时梨园界的一种风俗,并不像后来有人附会的那样,有跟程艳秋“打对台”的意思。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经历
       新艳秋原名王玉华,受喜爱京剧的父亲王海山影响,9岁便开始以“月明珠”的艺名学习梆子,
11岁拜师钱则诚改学皮黄,15岁登台以“玉兰芳”(有资料记载为王兰芳)的艺名借台演戏,同时拜荣蝶仙为师。后来得到大行家齐如山的赞赏,拜师程砚秋不成后,1927年转拜梅兰芳为师,成为梅兰芳的第一个女弟子。1928年,她得一代宗师杨小楼提携合演《霸王别姬》而名声大噪。之后,因酷爱程砚秋的艺术遂专攻程派戏,后再拜“通天教主”王瑶卿为师,从基础上学习程派。1949年后,新艳秋先后在江苏省京剧团、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因酷爱程派艺术,经常和操京胡的弟弟王子祥偷偷观摩程砚秋演出,当时梨园行偷戏无疑犯了大忌。在齐如山建议下改用新艳秋为艺名。绮年玉貌的新艳秋,在民国时期男女合班以后,1930年加入杨小楼永胜社合演《安天会》、《霸王别姬》,与言菊朋合演《探母回令》。1930年到上海演出。1931年由沪返京自行组班挑大梁。阵容很强,有老生郭仲衡和贯大元、小生王幼荃、老旦文亮臣、花脸侯喜瑞,小花脸慈瑞全和曹二庚以及李四广等等,全部是程砚秋原班人马,故程砚秋《聂隐娘》、《红拂传》、《青霜剑》、《贺后骂殿》、《鸳鸯冢》、《金锁记》、《碧玉簪》、《朱痕记》、《柳迎春》、《荒山泪》等早期和新编戏都陆续上演。新艳秋在发声吐字、曲韵腔调和表演保持了原汁原味的程派风韵。《武家坡》、《玉堂春》等传统旦角戏也应有尽有。她结合自身的条件按照程派风格也创编了很多新戏,1933年起陆续排演了《娄妃》、《琵琶行》、《玉京道人》、《霸王遇虞姬》,1935年编演了《涪江缘》;另外还有《春闺选婿》、《骊珠梦》、《二本红拂传》。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扮演《碧玉簮》之张玉贞.
        新艳秋的演唱讲究声、字、情的统一,突出表现了程派若断若续、低回婉转的演唱风格,她的立音松弛、有力,胸腔、脑后音共鸣及好,同时结合了自己的清新雅丽的嗓音来演绎程派唱腔,她的表演身段大气、脱俗,舞蹈身段象风摆荷叶那样飘曳和隽永,讲究“三节六合”,舞台上的形象宛若一个扇面的古代绢人具有古典女性风韵。舞台上无一丝喧闹,文静中透着灵秀和端庄。她在演唱方面以循规蹈矩、逼真见长,而且由于年龄和下功夫苦学的年代决定了她唱法的体现。虽然不少戏中主要唱段程砚秋在不同时代有些改变,但在新艳秋唱来还是充满着程派多年前韵味,这倒使得她凸现了自己独特的一面。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从她所灌唱片《红拂传》的西皮二六就说明了这一特点。红拂在李靖前边唱边舞的云帚舞,描写红拂对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深恶痛绝,身为歌女没有办法只好奉命应付,内心却不甘心寄人篱下。新艳秋以程派特有的歌喉表达了这种痛苦,强装笑脸的矛盾心情,唱得婉约、哀怨、凄楚。“见春光三月里百花开遍,撩人春色是今年(后录音改成宜人)”清脆,高昂略带深沉,触景生情地表现了红拂看到百花开放的春天是如此美丽,可是内心却及其痛苦,不得不强作欢笑给客人们表演歌舞,“年”字出口前加了个休止符,这小小的停顿,恰当的表现了红拂这种矛盾心情;“随风若柳垂金线,灵和殿里学三眠”,“三眠”两个字唱的妙极了,“三”字拖了一板然后唱“眠”,准确表达了红拂在杨素府中深宫索闭,久居生厌的情绪;“红襟紫领衔泥燕,飞来飞去把花穿;纷飞慢地桃花片,一双双蝴蝶舞街前”这几句是写景抒情,“紫”、“满”、“蝴”字同样演唱的时候出口即逝,增加了休止符,然后再接着唱,很好的突出了她的程派若隐若现的演唱风格,红拂的音乐形象显得很生动;最后的“半空中又只见游丝百转,(散板)混不觉迤逗坠花钿”一句的“游丝百转”开始叫散,新艳秋演唱的象游丝一样,藕断丝连,声断意不断,显示出很好的气息控制能力,另外与其兄王子祥的伴奏的配合也达到了水井交融的境界。这段二六红拂手持云帚,载歌载舞,很吃功夫,舞蹈动作的手、眼、身、步法必须达到与唱腔丝丝入扣的程度。遗憾的是,限于当时历史条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我们后人无法看到载歌载舞的场面,但通过老唱片和录音依然能够领略到新艳秋的韵味醇厚的程派演唱风格。和赵荣琛、王吟秋同剧录音比较区别是很明显的,他们与程砚秋差异较大,而新艳秋则有亦步亦趋、中规中矩、不脱窠臼的特点,尤其是二黄慢板,发音吐字的力度、方式,行腔过程中偷换气的关口、轻重把握的时机,以及与伴奏的严丝合缝配合,都体现了一代名伶严守师规、力求真实再现的风范。可以说要想找到程砚秋大师早年的影子,聆听他盛年演唱,听听新艳秋录音就可体会到。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的《霸王遇虞姬》一名《玉麟符》。有别于梅兰芳《霸王别姬》。取材于《西汉演义》第十一至十五回。秦末,会稽太守殷通约项羽反秦,项羽杀殷通而取会稽,收殷将季布、钟离昧,逐起事。在涂山,项羽举鼎以服桓楚、于英,因得八千子弟兵;又降龙马,众惊服。隐士虞宣,人称一公,有女五凤,能剑法,与堂弟子期及嫂采桑,因争鹿遇项羽。虞宣主持,五凤与项羽比剑联姻。季布反,五凤劝项羽出站,勿恋新婚,项羽再收季布。五凤荐范增为谋士,项羽乃称霸西楚。这个戏由清逸居士(庄绪)编写。新艳秋演虞五凤,周信芳、孙毓坤曾演项羽。唱做并重,有五言(二簧慢板)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等新腔,并有比剑等武技。(二簧慢板)始皇施疟政,英雄动刀兵;剑法承天授,保身祈太平;(西皮原板)移莲步入茶林(二六)四面观看,茶叶青味芬芳秀色可餐;这一枝碧螺春颜色娇艳,这一枝初发芽雨前毛尖。用手儿[快板]轻摘取粉蝶旋转,香透袖轻移步踏遍翠岩,春风动琼枝舞香风迎面,旭日升山光好紫万红千。一霎时只觉得(散)精神渐倦,[摇板]又只见我堂嫂来到面前。这两段唱腔有老唱片传世,这出戏的唱腔由王瑶卿先生设计,新颖别致。五言(二簧慢板)突破了传统的唱词格律,依字行腔,处理得很巧妙;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一段,虽然很短,但板式很丰富灵活,刚唱完移莲步入茶林(西皮原板)马上就转入了(二六)四面观看,在一句中突然转换板式在那个年代实属罕见,很新颖别致,很动听。这两段唱腔基本保持着程派的早期风貌,保留着老派青衣“调门高、声音窄、收音硬”和发声时声带比较紧的某些演唱特点,不过最为历史资料还是具有珍贵价值的。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娄妃》一名《王瑶卿》,根据清代蒋士铨所编写《一片石》杂剧改编,是新艳秋独有剧目,创排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写明武宗时,居南昌的宗室朱宸濠袭封宁王,他修建离宫,招军屯粮,蓄意谋反。其妃娄谅女泣血进谏,宸濠不听。后宸濠又夺九江,攻安庆,娄妃再劝,宸濠仍不听。江西巡抚王守仁率军平叛,宸濠于蕃阳湖被擒。娄妃投湖而死。天帝悯之,封其为水部正神,与宸濠托梦示警。此剧中有许多赏心悦目的场景处理:梳妆自叹、清泉沐浴、封神托兆等场次歌舞并重。从剧情来看与程先生1931年的《亡蜀鉴》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都有劝鉴愤而自杀的情节,不同的是后面采用了浪漫主义手法以托梦结束全剧。程派“托梦”《梅妃》(1925年)里很显然是借鉴了它的表现手法。这说明新艳秋新戏还是程派的风格,在她内心深处潜移默化受到了程砚秋的影响。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特色
        新艳秋与程砚秋本是同时代人,几无年龄差异,因此也就看到了程派艺术从萌发到成熟的全过程,并尽毕生精力继承和钻研,因其受益于程砚秋的恩师王瑶卿和梅兰芳,故对程派艺术的精髓了解得深刻而透彻,在实践中的掌握和运用也严守规范。她的嗓音与程砚秋酷似,无坤伶学程之斧凿痕迹,不但立音松弛,脑后音壮实,胸腔共鸣也极好。不夸张地说,她的天赋条件比之程砚秋本人并不逊色。听她的演唱,既能体悟到程腔的寓刚于柔、幽咽婉转,又别具清香雅丽、情意蕴蓄之风韵。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主要作品
       在程派传人中,新艳秋的擅演剧目和独创剧目之多也是少有的。她经常演出的传统戏有:《玉堂春》《青霜剑》、《六月雪》、《鸳鸯冢》、《赚文娟》、《碧玉簪》、《红拂传》、《朱痕记》、《贺后骂殿》等。她所创编的新戏有:二本《红拂传》、《琵琶行》、《荆十三娘》、《娄妃》、《玉京道人》、《霸王遇虞姬》、《涪江缘》等。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程门纠葛
       新艳秋是最早学程砚秋先生唱腔的人,她只比程先生小六岁。新艳秋是苦出身,她二姐是艺名珍珠钻的河北梆子演员,师事钱则诚。新艳秋原名王玉华,她十四、五岁迷上了程派唱腔,她的拉胡琴的哥哥王子祥也是程迷,她们兄妹俩经常躲在程砚秋(时名程艳秋)唱戏的北京华乐园角落里"偷戏",新艳秋伦的是程派的唱腔与身段,水袖;她哥哥偷的是程派的胡琴特点和强记谱子,日子久了,上天不负有心人,新艳秋学了许多程派戏,她哥哥也会拉程腔的胡琴了。
     出于家境苦寒,由钱则诚借钱送礼,在开明戏院借台唱开锣戏,起名“玉兰芳”。贴出的海报每天都是程派戏,或全出,或片断,居然满有韵味,程腔十足。这个消息传到了一位大行家的耳朵里,这位行家就是大名熠熠的齐如山,他与梅兰芳、程砚秋两家都有深交,他亲自去开明看了新艳秋的程派《贺后骂殿》,大为惊奇,认为是可造之材。
       齐特邀新艳秋到他家里,对她说:"我介绍你拜程砚秋为师,实授实学,你的前程是远大的。"并建议她改名新艳秋。齐如山应该说是新艳秋的"伯乐",她听了齐的话自然是喜不自胜。她从小迷的是程派,现在程派的创始人将有可能做她老师了。岂料好事多磨,齐如山的倡议,没有得到程砚秋的同意,这真的成了新艳秋的一场大梦!原来程砚秋其时还很年轻,外面早有他收女徒弟的流言蜚语,他怕人言可畏,又怕当时报界手握刀笔的人,所以他已发誓不收女徒。齐如山也改变不了他的誓言,拜师之事只好作罢。
        拜师程砚秋不成后,齐如山先生又把新艳秋引见给梅兰芳大师。当时梅兰芳的名声已经很响亮了,新艳秋三次登门,用真诚打动了梅兰芳,梅兰芳感动之余,热情地接待了这个年轻人,新艳秋终于成了梅大师第一位女弟子。梅非常欣赏这位有心胸和奋发有为的女青年,他手把手地教了她不少梅派戏,包括《霸王别姬》。
但是新艳秋痴迷的仍是程派。程砚秋既然不肯收她,不能得到直接的传授,她就一方面自己苦练,一方面绕着弯向程先生的师友们求教。同时还向程先生的老师王瑶卿老夫子问艺,并且正式拜了师。程派艺术的形成,王老先生很花费了一番心血,对程派的戏、腔、表演,王老先生很精通。他见新艳秋苦心学程,就热情指点。新艳秋从王先生那里陆续学了全本《缇索救父》、《贺后骂殿》、《玉堂春》、《六月雪》、《碧玉簪》、《青霜剑》、《鸳鸯冢》、《貂蝉》、《红拂传》等。这些戏,有的是新学,有的是原来会的,又重新回炉。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0年前后,新艳秋觉得时机成熟,便打出“程派”的旗号,开始唱程派戏。她自称这是“不尊敬程先生‘,但她顾不上这些,为什么?用她原话来说是:“为了舞台上站住脚,能红!”后来她也承认:“我为了唱戏成名,对不起程先生。”
       有心计的她不仅红了,还和程砚秋叫板又较劲。一是忽出奇兵,策动了“鸣和社倒戈”事件。简单说,就是用重金把程砚秋“鸣和社”戏班里的小生演员买通,连人带程派剧本都弄了过来。要知道戏曲舞台必须有生旦相配,故程砚秋怒不可遏。二是趁1932年程砚秋赴欧考察之际,她大唱特唱。三是把与程砚秋同台合作的人,拉到自己的班社中,陪着她唱。效果当然是立竿见影的,一下子就红得发紫。
       1933年程砚秋回国时,新艳秋因与时南京政府高官曾仲鸣交好,已由北京移师上海,两人总算脱离“接触”。程砚秋重整旗鼓组成名为秋声社的新剧团,恢复自己的演艺事业。但冤家总会再聚首,程砚秋在南京演出时候,曾仲鸣为了自己方便,怂恿新艳秋移帜秦淮河畔,去跟程砚秋打对台。新艳秋将在南京大戏院登台消息一见报,程砚秋的声光顿时灭了一大截。及至登了台,程砚秋贴文姬归汉,她也文姬归汉;程砚秋贴红拂,她也红拂,如影随形。
       如此种种使得程砚秋大为恼火,所以在王瑶卿先生家中,程先生和新艳秋有过几次见面机会,但是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话。对此,新艳秋也一直愧疚在心。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4年,新艳秋和程先生相遇上海,没想到程先生尽弃前嫌,并约她次日到自己下榻的国际饭店,说要教她中期名作,将程派艺术传给她。新艳秋激动得热泪盈眶,可因有演出任务她需次日离开上海。而此命运安排却是诀别。四年后程先生英年早逝,新艳秋再无重见机缘,失去了这最后而又难得的学习机会,抱憾终身。许多私淑程派的坤伶,即使不能如愿拜师,却也不同程度地得过程先生的当面指教,而新艳秋却始终没能,想想真得令人心酸。
      1983年程先生逝世25周年的那场纪念演出,73岁高龄新艳秋专程从南京赶来,和其他二代程派弟子合演《锁麟囊》,并单独上演一场大轴戏。这一次有了和程门传人一道登台的机会,同享表达对先生怀念的权利,并得以拜见程夫人。所有人都理解,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程派传人,为谢程家之恩吧!当年学程第一人,欲立程门却不得遂愿。程夫人一句“你就是我们程门弟子”,新艳秋由此潸然泪下。古稀高龄的新艳秋毕恭毕敬地向程夫人执弟子礼,闻者无不感慨万千。多少年来如影随行,一丝不苟地复制程先生舞台上的一颦、一笑、一字、一腔,如今才有了名分。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晚年自述
       我从二十年代中期就开始学习程派艺术,那时我十五岁,算来也有五十多年。学习程派的演员,也许我算是头一个。我是学河北梆子出身,九岁学戏,珍珠钻是我姐姐,我哥哥王子祥是拉胡琴的。在一九二五年左右,我和哥哥一起迷上了程派艺术。
       那时程砚秋先生常在北京华乐园演唱《红拂传》、《金锁记》、《青霜剑》等。罗瘿公先生为他编写的名剧已陆续演出,程派的独特风格已开始形成。程先生当时不过二十出头,人还瘦,扮相、做功、唱腔,无一不美;无论老戏、新戏都演得深刻动人,而且每次演出都有变化,艺术上正在突飞猛进地发展。程派艺术有如一块巨大的磁石,紧紧地吸住了我这个河北梆子演员,暗暗立志:我要学程派,不唱梆子唱京剧。好在那时“梆子皮黄两下锅”的余风仍在,我也是两门抱,会唱点京剧。
        那时可不象现在学戏这么容易,现在的老师唯恐学生不学,恨不得把自己所有一古脑儿掏给学生。我学程派完全靠“偷”。程砚秋先生每有演出,我和我哥哥必去“偷”戏。我们躲在华乐园楼上的角落里,哥哥专记胡琴、唱腔的工尺谱,我强学全出戏的唱、念、身段。戏散人静后,我和哥哥步行回家,一路上研究刚才看戏所得,说着说着我们两人在路上就比画起来,哥哥哼着胡琴伴奏,我就边唱边舞,走起身段来。回到家里,多困也不敢睡觉,接着练,没有镜子就在月亮下走身段,看自己的影子,找毛病,非把当天所学的弄出个结果,熟记在心里不行。有时一弄就弄到天亮。
       “偷”戏在旧社会是犯忌的,为了怕被人认出来把我赶出戏院,我只好化装成男孩子去剧场“偷”。这样“偷”了几年,居然让我把程砚秋先生当时演出的早期程派代表剧目都“偷”到了手。我不能光学不演,那就没有饭吃了。我成班唱戏,艺名叫王兰芳,唱功、表演我尽力学程。有一位在梅兰芳先生身边合作的前辈齐如山先生看了我的戏,很惊异地说:“这孩子的唱法很像程老四!”就推荐我拜程砚秋为师。程先生以自己年轻,艺术上还不成熟为理由婉言谢绝了。之后,经这位前辈介绍,我拜了梅兰芳先生为师,梅先生给我说了《红线盗盒》、《霸王别姬》等梅派代表作。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可是我对程派艺术仍是迷恋极深,爱不释手,他的表演艺术太美了。旧社会拜师不易,程先生既然不肯收我,不能得到直接的传授,那我就一方面自己苦练,一方面绕着弯向程先生的师友们求教。程派艺术有两大特点,一是唱腔精湛,字音发出又收回,似断实未断,内涵的东西非常丰富,浑然一体。程腔非常讲究字,字头、字腹、字尾交待非常清楚。另一是表演精美,演谁是谁。程先生的身段,台步非常美,他不是按着老派青衣捂着肚子较为呆板地唱,他的出场,台步,好像荷花摇摆,幽雅大方。表演上极富内心感情。像《青霜剑》中《洞房》一场,申雪贞对仇人方世一,内心仇恨到了极点,伺机刺杀,但这种内心活动既不能让方世一察觉,又要交待给观众。程先生面对方世一时,脸上含笑,温柔腼腆;转过头来,满面仇恨,目光喷火。这种“两面脸”的表演非常动人。至于程派水袖,优美丰富,极有内心感情,更为世著称了。
      我就从学腔、学表演入手,仔细体会程派艺术的精髓。我的嗓子不错,按程腔唱、旋律、板眼全对,就是“味儿”差。为什么我唱不出程派的“味儿”?就苦心琢磨。我除了去剧场“偷”外,还把当时程先生所有的唱片,搜集起来.,一遍又一遍地听,慢慢地体会出,程腔是气托腔、气托音、音带气的唱法,发声完全靠的是丹田气。他的立音,“啊”音与一般人不同,他有自己独特的发声方法和位置,也就是脑后音。脑后音又怎么发声,位置在哪儿?我不清楚,也没人指点,只对着唱片一遍一遍地听,跟着低声哼唱,一点一点唱。唱不对,找错了,再重听重来。唱片不知被我磨坏了多少张,试找了不知多少遍,程派的以气托音和脑后音发声方法,终于让我逐渐摸索到了。发声方法和位置找对了。哪个字音比较好办,唱出来就有味儿有深度了,再在技巧、感情上找,就能逐步掌握把音提上来再发出去、发出去再收回、圆柔一体的程腔唱法。
        身段动作,我是看戏时学,回来再苦练。程先生的水袖从不露手,裙子象一片铺开的荷叶,裙子长,不露
脚,走圆场时裙子飞飘起来,轻盈端庄,美极了。他的水袖正、反、翻、抖、收都美而有感情。云手是双的,水袖也是双的。如《窦娥冤》中“辞别了众高邻……”的边唱边舞,水袖全是双的,双袖分别甩出去,再收回托肘,是从太极拳肘底锤变化出来的。记得我刚看程先生演出时,水袖还没有这么丰富,过了一两年就大不同了,发展了很多优美的新动作。他的水袖有感情,会说话,我非学会不可。我在家里每天双手绑上毛巾练,一边练,一边回忆程先生的演法,不仅学其形,还要找程派水袖的“范儿”和表达感情的内容,一练就是几百遍,终于也被我逐渐掌握了。
      同时我还向程先生的老师王瑶卿老夫子问艺,并且正式拜了师。程派艺术的形成,王老先生很花费了一番心血,对程派的戏、腔、表演,王老先生很精通。他见我苦心学程,就热情指点,给我说戏,纠正我的毛病,把我偷学到的程派戏,一出一出地加工。程先生早年的艺术伙伴郭仲衡、侯喜瑞、赵桐珊和琴师胡铁芬,也给了我不少帮助。这种绕着弯的学习,使我获益非浅。
        我决心继承程派艺术,就改名为新艳秋(程先生原名程艳秋),打出了程派的旗号,那时大约1930年前后,程先生的学生陈丽芳当时还没唱戏。我这个艺名,对程先生可是不大尊重。记得一次春节,我去给梅先生拜年,梅先生开玩笑说:“新老板来了,怎么旧老板还没来?”
       1932年,程先生出国去欧洲考察,一年没唱戏。我乘机大唱特唱,并且把程先生同台合作的郭仲衡、侯喜瑞等拉到我的班社中,陪着我唱。一下我就红得发紫。由于程先生不在国内,很多程派艺术爱好者从我身上得到程派艺术欣赏的满足。程先生早期的名作象《红拂传》、《青霜剑》、《鸳鸯冢》、《梅妃》、《碧玉簪》、《金锁记》、《朱痕记》、《骂殿》等我都唱了;《文姬归汉》我学会了但没有演出,此外我还排了新戏《娄妃》等,也按程派路子唱。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程先生知道我在学他。1933年他回国后,一次悄悄来看我的《红拂传》。消息传到后台,我十分紧张。郭仲衡、侯喜瑞先生,都劝我别害怕,大胆唱。那天台上没出错。到“进酒”一场,郭仲衡先生在台上对我悄悄一呶嘴,告诉我台下坐在前排池座边上戴墨镜的就是程先生。事后,听说程先生认为我唱得不错,笑眯眯的,我这才放了心。我唱“红”了,却伤害了程先生,因为我挖了程先生班社的班底,给程先生制造了困难,他回国后,不得不另起炉灶,重组“鸣和社”。这是我对不起程先生。所以1949年前,在王瑶卿先生家中,我和程先生有过几次见面机会,但是从来没说过话,为此我一直感到内疚。
         三十年代中期,我结了婚不唱戏了。抗日战争胜利后,我才重返舞台。1954年我和杜丽云从外地回南京路过上海,程先生当时正在上海演出,我们去看了戏,散戏后杜丽云陪我去后台看望程先生。走进后台时,我心有些跳。二十多年前,我和程先生之间有过隔阂,从没说过话,今天会不会还不理我呀?程先生见我来了,很高兴,站起身来握着我的手,问长问短。知道我还在台上唱戏,程先生亲切地问我“《荒山泪》、《春闺梦》你会不会?《锁麟囊》你会唱吗?”我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偷着学的。”程先生笑了,说:“我住在国际饭店X楼X号,你来玩,随时可以来找我。你要来啊!”我听了这番话,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明白程先生这番话的意思,他心胸宽阔,不仅尽释前嫌,原谅了我当年的过失,而且知道我的艺术底细;对他早年的戏学得多,中期名作可能不熟悉,他要给我说戏,把程派艺术传给我。这怎么不让我感动呢!可惜的是:我因任务在身,第二天就要离开上海,从此就再也没见到程砚秋先生,失去了这最后而又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是我终生的憾事。
      现在我已经71岁了。1956年后我因中气不足,只好终止了舞台演出,从此专门从事教学工作。我虽然不是程砚秋先生的及门弟子,但五十多年来我一直从事程派艺术,也可以说是程砚秋老师的一个旁听的学生。我要把从程砚秋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全部传给下一代,为程派艺术的继承发展,尽我自己的力量。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所谓新艳秋的汉奸往事之第一次入狱
         想昔日缠头似锦,貌美如花,贵冑王孙,谁不欲拜倒石榴裙下;而今其母不谅,夫也狱囚,门前冷落车马稀,真不胜其梦幻泡影之感也!自古红颜多薄命,新艳秋的确可以算得一个。
      2008年9月2日,京剧程派名家新艳秋在南京人民医院辞世,享年近百岁。当年新艳秋、雪艳琴、章遏云和杜丽云四人合称为四大坤旦,新艳秋被推为“坤伶主席”。如今坤伶一去成绝响,却留下无边的往事。
      新艳秋原名王玉华,9岁便开始以“月明珠”的艺名学习梆子,11岁拜师钱则诚改学皮黄,15岁登台以“玉兰芳”的艺名借台演戏,同时拜荣蝶仙为师。之后,因酷爱程艳秋(后改名砚秋)的艺术,遂在1930年前后改艺名为新艳秋,而专攻程派戏。她那时经常穿上男装,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坐在第一排,观看程砚秋唱戏,细心揣摩其身段、唱腔。回到家中后,她就着月光,看着自己的身影起舞,练习身段和水袖。一番偷学下来,竟学得有模有样,程腔十足。行家齐如山看后大为欣赏,要推荐她给程砚秋作徒。惜程砚秋迫于人言,不敢收女徒,遂使新艳秋始终无缘立雪程门。新艳秋以“偷”来的程派戏与“师父”程砚秋“叫板”,不知就里的人,都以为师生打对台,但其实他们根本是势同水火,程砚秋绝对不认有这门徒弟,而新艳秋除了挂牌之外,也从不说自己是程砚秋的徒弟。
          1930年7月,汪精卫赴北平,与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召开所谓“扩大会议”,作为汪氏左右手的曾仲鸣亦随行。北平为京剧大本营,名伶辈出,当时“坤伶主席”新艳秋,色艺双绝,名噪一时。曾仲鸣惊为天人,倾倒不置,每日必往捧场,掷巨金而不惜。当时扩大会议有一台戏,曾仲鸣点一出《霸王别姬》,这对于提高新艳秋的身价,大有关系。其时新艳秋被公认是程派青衣;不意居然会演虞姬;这在“噱头”上已经足以号召,而更轰动九城的是,曾仲鸣还指定杨小楼唱楚霸王;不知哪个力大的“提调”,居然办到了。杨小楼的霸王,只陪梅兰芳演过,现在居然肯与新艳秋合作,等于承认她的地位与“四大名旦”是同一等级。当时新艳秋正豆蔻年华,春风得意,傲睨梅兰芳、程砚秋,而曾仲鸣又置身机要,跌宕风流,郎情妾意;未几,遂作入幕之宾矣!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后汪精卫任行政院长,曾仲鸣为铁道部次长,一朝得志,自然想起了新艳秋;而他只要开一句口,自然有人乐于将新艳秋接到上海来,演出于更新舞台。那时虽说国难当头,但曾仲鸣却是每星期五夜车一定到上海;星期日夜车回南京。曾仲鸣的妻子方君璧,一方面秉承了旧时代贤慧妻子的“美德”;一方面濡染了法国的浪漫气氛,觉得丈夫有个情妇是无足为奇的事,所以不但容忍曾仲鸣与新艳秋双宿双飞,而且有时候还会伴着丈夫到更新舞台去捧新艳秋的场。曾仲鸣的包厢中,还常出现潘有声、胡蝶夫妇,所以“看戏兼看看戏人”。接着新艳秋莅首都,入南京大戏院演戏,是时程砚秋正在顾无为经营之大世界演戏,依伶界规矩,门徒例不能与师傅抗衡,新艳秋却恃曾仲鸣之势,竟与程砚秋打对台,程砚秋演《玉堂春》,新艳秋亦演《玉堂春》,程砚秋演《红拂传》,新艳秋亦演《红拂传》,俨然与师傅争雄迭长。以是捧之者众,议之者亦多。新艳秋原寓南京中央饭店,每晚散戏后,即共曾仲鸣缱绻。后曾仲鸣以中央饭店人杂,恐他人染指,乃令新艳秋移寓陵园新村。其时中山陵园,好比唐代的曲江,新贵甲第都在其处,汪精卫、曾仲鸣也有私邸在陵园。新艳秋唱完戏曾仲鸣便把她接到陵园私寝,自是“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曾郎不早朝”,新艳秋几成曾仲鸣之禁脔。新艳秋体素弱,在南京大戏院演出不久,即以病辍业,次年乃由其母挈之回北平,曾仲鸣遂不能再享此温柔福矣。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北返后的新艳秋,重理旧业,再登红氍毹,天生尤物,依然艳名如昔,风靡了多少王孙贵冑、顾曲周郎。是时外号“小道士”的缪斌以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出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风流之性,不亚于曾仲鸣,于新艳秋亦具同好,初则由听剧捧场,继且刳曾仲鸣墙脚,亦为入幕之宾矣!缪斌与日本驻华北特务首脑土肥原勾结,重庆爱国份子欲除之而后快,乃多方侦察其行踪。未几,侦得缪斌每夕必至新艳秋妆台及戏园观剧。某夕,新艳秋在东安市场吉祥戏院演《玉堂春》,缪斌方从后台侍新艳秋归坐,忽见其妻施施然从外来,大惊,连忙拔腿溜了。此时有位关医生与他新娶的姨太太,见缪斌的座位空着,贪近,便坐了下去。关医生和缪斌一样的光头秃头,戴近视眼镜,肥胖臃肿,竟生得和缪斌一模一样。其时新艳秋正好出场,一句“来在都察院……”,全场轰起喝采声,冷不防有人自后开枪,正中关医生。此时戏园大乱,而开枪人早已逃离。事后推测,刺客的目标,一定是为了暗杀缪斌,却不料关医生做了他的替死鬼。缪斌因怕太太而临阵脱逃,却救了他一命;而关姓医生本不想观剧的,因其妾非去不可,以致代替缪斌而丧命。缪斌于九死一生、惊魂甫定之下,乃迁怒于新艳秋,谓其必有串通,竟将新艳秋逮捕入狱,幽囚数月,最后由曾仲鸣辗转托人关说,缪斌亦察知此案实与新艳秋无关,始获省释。而缪斌当时虽逃过一劫,但到抗战胜利后,缪斌到底还是伏法枪毙,汉奸罪人难逃天谶,纵侥幸于一时,到头来还是逃不过制裁的。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想当年在院中缠头似锦,到如今只落得罪衣罪裾”,新艳秋经此风波后,锋头渐渐敛抑,既感曾仲鸣远道相救之情,复感风尘中非久居之计,乃有择人而事之念。抗战军兴时新艳秋尚盼曾仲鸣眷念前情,重修旧好;岂知是时曾仲鸣早已移情别向、另结新欢了。1938年,曾仲鸣随汪精卫出走河内,国民党特务派枪手冲入汪宅刺汪,博浪一锥,误中副车曾仲鸣,汪得以身免。曾仲鸣不治,死时43岁。消息传到故都,新艳秋为之心碎肠断,至是嫔嫁曾氏之心,遂告绝望。在绝望之余,无法再从长等待选择,于是乃嫁于烟台市长邵中枢,婚后伉俪之情颇笃。迨至抗战胜利,邵中枢亦以汉奸案而囚系囹圄,新艳秋亦被累吃官司,此时一个因锒铛入狱,一个如失群孤雁,两人悲苦相对,唯有以泪洗面耳!据何竞武说,他探监时去看新艳秋,她哭得泪人儿一般,宛如《长恨歌》所说的:“玉容寂寞泪栏杆,梨花一枝春带雨”,她此时的遭遇比《玉堂春》要惨过万倍。
     盖是时新艳秋的积蓄已为其母榨取而去,已是身无长物。想昔日缠头似锦,貌美如花,贵冑王孙,谁不欲拜倒石榴裙下;而今其母不谅,夫也狱囚,门前冷落车马稀,真不胜其梦幻泡影之感也!自古红颜多薄命,新艳秋的确可以算得一个。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的情人曾仲鸣.
          新艳秋先生因何二次入狱
       众所周知,新艳秋是梨园为数不多的人瑞、寿星老。在她将近百年的人生中,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她从1956年开始定居南京,直至逝世,这则是她的后半生;这之前她学艺、从艺,到了三十年代中期,新艳秋在艺术上已经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就,如果能一帆风顺,长期发展,前途真是不可限量。然而,世道多变,年轻女演员更是命多乖舛。
        提起程派,新艳秋的名字是不容忽视的,。原名王玉华的她,受喜爱京剧的父亲王海山影响,9岁便开始以“月明珠”的艺名学习梆子,11岁拜师钱则诚改学皮黄,15岁登台以“玉兰芳”的艺名借台演戏,同时拜荣蝶仙为师。之后,因酷爱程砚秋的艺术,遂在1930年前后改艺名新艳秋而专攻程派戏。尽管由于种种原因,使得她始终无缘立雪程 门。
         新艳秋与程砚秋本是同时代人,几无年龄差异,因此也就看到了程派艺术从萌发到成熟的全过程,并尽毕生精力继承和钻研,因其受益于程砚秋的恩师王瑶卿和梅兰芳,故对程派艺术的精髓了解得深刻而透彻,在实践中的掌握和运用也严守规范。她的嗓音与程砚秋酷似,无坤伶学程之斧凿痕迹,不但立音松弛,脑后音壮实,胸腔鸣也极好。不夸张地说,她的天赋条件比之程砚秋本人并不逊色。听她的演唱,既能体悟到程腔的寓刚于柔、幽咽婉转,又别具清香雅丽、情意蕴蓄之风韵。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首先发现新艳秋在学程的是齐如山。一次齐看她演出,惊叹:这孩子唱得真像程老四(砚秋)!便推荐她拜程砚秋为师,但被程婉拒。齐如山只得再向梅兰芳推荐,梅将她收入门下。虽然成了梅门弟子,但新艳秋还是一门心思想学程,便又拜了程砚秋的创腔导师王瑶卿。这下可找到程腔源头了,王见她学程心诚,便悉心指点,使她学得日益到家。同时,她还遍访程砚秋的舞台合作者们,想尽一切办法,从点点滴滴方方面面学习程砚秋的艺术。
    1929年底,她重金买通程砚秋剧团的小生演员王又荃,搞到了大批程剧剧本。不久后,更将此人挖来陪她同演程剧。通过对程砚秋的成功克隆,新艳秋大红大紫起来。1932年程砚秋赴欧,新艳秋更无可拘,干脆将程剧团的主要班底一锅端。这下可好,她演的全是程砚秋的戏,台上除了她自己,几乎全是程砚秋的人。而她天赋极好加上痴迷刻苦,学程学到足以乱真。
    那时的女演员很难摆脱旧社会恶势力的欺凌和包围,新艳秋因与当时南京政府高官曾仲鸣交好,曾仲鸣点一出《霸王别姬》,这对于提高新艳秋的身价,大有关系。其时新艳秋已经成名,公认为是标准的程派青衣;不意居然会动梅兰芳的"打泡戏"之中的别姬;这在"噱头"上已经足以号召,而更轰动九城的是,曾仲鸣还指定杨小楼唱楚霸王;不知哪个力大的"提调",居然办到了。杨小楼的霸王,只陪梅兰芳演过,现在居然肯与新艳秋合作,等于承认她的地位与"四大名旦"是同一等级。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5年先是为了躲避军阀的逼婚辍演,1937年重新登台。抗战后,继曾仲铭而得新老板芗泽的是缪斌,新艳秋更是惹来了一场大祸,不仅断送了她的舞台生活,而且使她长期陷于牢狱之灾。
      那是在1939年初,一天当时的敌伪机关组织了一场大义务戏。梨园中人迫于当时的环境,不得不参加。那天的大轴戏是新艳秋和李洪春等合作的全本《貂蝉》。不料,戏没有开始,枪声骤起。在座的敌伪临时政府委员缪斌的一名朋友关姓医生死于枪下。
   原来缪斌捧新艳秋,除了自己经常定一个包厢以外,每次总买几十张"池座"的票,邀人去为新艳秋喝采。国民党蓝衣社的两个特务跟踪当时任伪新民会中央指导部长的缪斌,想把他除掉。这天缪正坐在包厢中偶而回头,发现他太太的影子;心中一惊,夺路而走。缪太太是深度近视,竟容丈夫交臂而过,及至发觉追了下去,已经无影无踪了。刺客的目标显然是缪斌,任务是锄奸,只是关医生长得跟缪斌极像,而又阴错阳差,偏在此时此地坐上
缪斌每天所坐的位子,以致于不明不白作了替死鬼。 缪斌受了惊吓,当即退场。枪手也没有抓到。
    “新老板,缪委员被刺。”缪斌一直以候补中委的身份在华北活动,所以后台管事这样称呼,他说:"日本宪兵已经在抓人了。赶紧去吧!" "我还没有卸妆呐。" "来不及了!"跟包不由分说,将件灰背大衣罩在她的戏服上,与后台的管事拥着她就走。 上了汽车,后台管事的说:"还不能回家。得找个地方躲一躲。"
"躲到哪里?" “最好躲到提督那儿,”这提督就是伪北平市长江朝宗。江朝宗对她:"新老板,意外的麻烦,不过也不要紧。缪太太跟你捣乱,咬了你一口!" 新艳秋大惊问说:"我跟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咬我?" "你把她老爷迷得神魂颠倒,她跟你怎么没有仇?" "那么,她怎么咬我呢?" "她说你一定知道刺客的姓名。"江朝宗又说:"事情总办得清楚的。你也不必着急,在我这里住着;反正迟早包你没事就是。" 躲在伪北平市长家里教那些姨太太、小姐们唱程腔也不是办法,人家鬼子还在施加压力呢。最后新老板还是入魔掌----鬼子执意要提人去问,这样江顶不住,新艳秋就被抓到日本宪兵队,严刑拷打,百般凌辱,打得她遍体鳞伤、气息奄奄。总算缪斌还有良心,千方百计走路子,异常艰苦地将她救了出来。据记载,新艳秋出狱后,被日本大特务川岛芳子接到家里养伤,一直有半年多没有露面。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经此灾祸,新艳秋很想换换环境。平时上海正以内地难民,挟带细软涌入租界,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畸形繁荣;更新舞台得知她已脱缧绁之灾,特派专人北上邀请。那时对"京朝大角",所开的条件,异常优渥,巨额包银以外,管接管送,管吃管住,名为"四管"。新艳秋正要开码头,自是一拍即合。初到上海,当然要"拜码头",那时黄金荣闭门谢客;杜月笙远走香江,"三大亨"只有张啸林依然门庭如市;不想这一拜客,又惹上一段孽缘。
    新艳秋贴出唱"封箱戏"临别纪念海报。新艳秋是俞叶封的地下情人,那天俞叶封觉得与新艳秋聚日无多,便大着胆子又出现在更新舞台的包厢中。而在此之前国民党特务机关已做出决定,要从上海滩上除掉大汉奸张啸林与俞叶封。新艳秋到了上海后,俞汉奸在更新舞台定了包厢,新艳秋这天唱的是《三堂会审》,当俞叶封正聚精会神地观戏时,国民党特务陈默便悄悄地策划并带队导演了一出戏中戏。他将行动员的衣服拉了一把,示意下手。于是行动员从大衣口袋中掏出手枪,双手怀抱胸前,右手藏在左腋下,略瞄一眼,仍旧望着台上,暗中一扣扳机,"砰"地一声。正中俞叶封的心脏。
   可是这次演出系新艳秋大病初愈,经不起劳累,原定18场演出,只演了10场,旧伤复发,大量流血,只能停演治疗。随后,又被弄回川岛芳子的住所。在川岛芳子家,动不动就被打骂,让她跪着伺候川岛芳子,高兴时让她给唱京剧,不高兴时就侮辱她。她实在忍受不了她的虐待,找了个买菜的机会逃出了她的魔掌,到亲戚家躲藏了起来。据新艳秋自己说,是做贴身女仆.一直到川岛芳子死,她才重获自由。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可是不久抗日战争结束,新艳秋又被国民政府以莫须有的“汉奸”罪名投入监牢,1949年北京解放后才获释。出狱后在天津歇脚,在剧团做基本演员,1953年挂大众京剧团牌子演出,所幸的是解放后颠沛流离、历经磨难的新艳秋得到周总理的热心关怀,于1956年最终定居在江苏南京,直到98岁逝世。
    新艳秋前后离开舞台10年之久。断送了她艺术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个人无法摆脱历史。如果只是军阀势力,没有国运衰败、日寇入侵华北,没有抗战时期的缪斌案、川岛芳子,以及抗战后的牢狱经历,我们可以设想以新艳秋的艺术才华,她肯定能在1940年代的京剧舞台上绽放更多光华。然而历史无法假设,十几年的蹉跎损害了她的健康,也赋予了她污名,她的生活从此改变。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的情人缪斌.

          新艳秋是程派的活化石   
  一、程派“活化石”
  新艳秋,原名王兰芳,1910年生于北京,9岁学艺,跟随姐姐珍珠钻最先学习河北梆子,11岁拜钱则诚为师,后来改学京剧,其兄王子祥为其操琴。二十年代中期,风华正茂的程砚秋(当时叫程艳秋)创立的程派艺术深深吸引了15岁左右的新艳秋,她内心里发下誓愿,唱好程派!于是,发生了女扮男装的“偷”戏事件。每逢程先生演出,新艳秋就和哥哥躲在华乐园(今大众剧场)的角落里面偷戏,哥哥记琴谱,她记唱、念和身段表演。经过刻苦自学和努力,新艳秋终于打出了程派的旗号,开始在京城崭露头角,并且占有了一席之地,她想拜程为师,但程以年轻艺术不够成熟婉拒了。虽然无缘拜师于程砚秋,但新艳秋并不气馁,继续自学程派,她的诚心感动了很多人,后来得到了荣蝶仙(程砚秋的老师)、王瑶卿、梅兰芳等大师的热心帮助和指点,都收她做了徒弟,这使她获益匪浅,能得以真传,掌握了大量的王派优秀京剧传统剧目和梅派的表演艺术的真谛,三十年代初期,新艳秋终于成为京剧界的“坤伶首席”,并与雪艳琴、杜丽云和章遏云合称为“四大坤伶”!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只比程砚秋小6岁,基本可以说是同一时代的人,看到了程派由端倪到发展形成的全貌,尤其是早中期的程派艺术风貌。荣蝶仙、王瑶卿、梅兰芳不但是新的老师,这三人也是程的老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师承是一脉相通的,艺术上能够达到及其的相似就不仅仅是一种巧合了。程派艺术发展到今天,人们往往注重了所谓的创新发展,而忽略了对程派艺术历史渊源的探索和学习,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程派的渊源、形成和发展才是明智之举。作为与程同时代的老艺术家新艳秋的程派艺术未能得以足够的重视和研究,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称她为程派的“活化石”并不为过,道理很简单,因为她是现在程派艺术形成和发展中硕果仅存的见证人之一了!研究新艳秋不仅仅是研究她的演唱、表演艺术,更重要的是研究她的人文精神,那就是文化的内涵的深远影响和传承。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二、显著地位
  1、 “Top”现象
  “Top”顾名思义就是第一的意思。新艳秋是第一个学习程派的人。“我从二十年代中期就开始学习程派艺术,那时我十五岁,算来也有五十多年。学习程派的演员,也许我算头一个。”①“1932年1月1日(旧历十一月二十四)......砚秋于前外煤市街丰泽原饭店正式收荀慧生长子令香为徒”......②根据以上材料,我们可以看出,新艳秋1925年左右已经开始唱程派戏,而1932年,荀令香才12岁还是个少年,新艳秋的确是第一位学习程派艺术的人。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还依然是一个比较封建的社会,新文化运动刚刚开始,歧视妇女现象依然严重,京剧界乾旦(男性旦角)占有很强的地位,新艳秋以程派坤旦出现,给当时的京剧舞台无疑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很有鲜活力,因此她也是我国第一位学习和传播程派艺术的女性!众所周知,程先生一生都没有教新艳秋一个字,一句腔,一个动作。即使有见面机会,也没有教过她任何东西,她完全靠自学,靠偷艺而成才的。所以,新艳秋还是我国第一位自学成才的京剧程派女演员,这在中国京剧史上也是不多见的。由此可见,我们可以这样界定“Top” 现象,新艳秋是我国第一位自学成才和传播程派的女演员。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 “名字”对抗
  我们都知道,程砚秋的原名叫程艳秋,1932年1月1日收荀令香才改成程砚秋,新艳秋的名字显然是根据程砚秋原来的名字程艳秋来起的,表面上看确实是对程砚秋本人的不尊敬,这一点,新艳秋本人都承认,......“我这个艺名,对程先生可是不大尊重。记得一次春节,我去给梅先生拜年,梅先生开玩笑说:‘新老板来了,怎么旧老板还没来?’1932年程先生出国去欧洲考察,一年没唱戏。我乘机大唱特唱,并且把程先生同台合作的郭仲衡、侯喜瑞等拉到我的班社中,陪着我唱。一下我就红得发紫......我唱红了,却伤害了程先生,因为我挖了程先生的班社,给程先生制造了困难,他回国后,不得不令起炉灶,重组“鸣和社”,这是我对不起程先生。”......③但不尊敬的同时也说明了艺术竞争的残酷性。京剧艺术想要生存和发展,竞争是必经之路之一,因为竞争和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京剧发展了,竞争就会更加激烈,反过来没有竞争就没有京剧的生存和发展。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3、 “倒戈”事件
  “2月中旬-3月10日(旧历正月初一至二十九)艳秋记‘正月自汉(口),大家倒戈,’指的即是京剧界称之为‘鸣和社倒戈事件’。章遏云女士在《自传》“选四大坤旦”一节就此曾写道:“四大坤旦选举十足忙了两三月,最后总算有了结果,前面三位是我和雪艳琴、新艳秋......新艳秋女士原名叫做玉兰芳,后改王玉华,当然,她这名字是由学程艳秋而来。谈到这儿,我得提一件事,那是在燕京人丁秉鐩先生的遗作《青衣.花脸.小丑》一书中,说到‘......有个坤伶新艳秋,一心想学程,打算拜程,程不肯,她只好私淑而已。像《贺后骂殿》、《三击掌》这些老戏,不需剧本,只按程腔唱就可以了;若是程派新戏,没有本子可就不成啊。新艳秋忽出奇兵,重金买通王又荃(程剧团小生),在民国十八年(1929)年底把程的新戏剧本得到一大批。那时她打杨小楼的永胜社。十九年(1930)三月一日,新艳秋的《鸳鸯冢》出笼了,而且由王又荃为配。程艳秋这才发现王又荃叛变,怒不可遏,一气就把他辞退了。’这一事件北平剧届称为‘鸣和社倒戈’,以上丁先生所记完全是事实......” ④这个事件的发生,使得程砚秋意识到了刚刚崛起的坤伶新艳秋对自己的挑战,,压力还是存在的,可以想象当时的京剧舞台竞争是多么的激烈。后来,在1932年1月1日,程砚秋将自己的名字程艳秋改成程砚秋是否跟倒戈事件有关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看出,程先生对艺术创新和发展是不容置疑的,他不想重复别人,也不想重复自己,希望自己的艺术品格和人格能象开垦的砚田一样,有所收获,同时表明自己玉洁冰清,御风霜当有自立之志。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名字”对抗和“倒戈”事件早已写入了程派艺术的发展史中,有人说,新艳秋没有戏德,抢了程先生的饭碗,做的有些过分,对程先生极不尊重;有人说新艳秋做的虽然有些不妥,但1932年程先生到欧洲考察,中国正值九.一八事变不久,经济很萧条,程剧团其他的演职人员的一家大小总得生活,没有程砚秋大家怎么生活,至少她接济了程剧团的老少,这种助人为乐的品质是应该称赞的。这段新艳秋和程砚秋的恩恩怨怨很难说的清楚,谁对谁错现在看来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正因为有了新艳秋跟程先生的矛盾和竞争他们才可能在各自的京剧舞台上努力奋斗,大放异彩,都创编了许多好戏,如程先生的《荒山泪》(1930年)、《春闺梦》(1931年),《锁麟囊》(1940年)等,新艳秋也编演了《玉京道人》、《娄妃》、《霸王遇虞姬》、《琵琶行》、《涪江缘》等程派风格的新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都促进了程派艺术的发展。名字对抗表面是不尊敬的体现,其实内在的实质是艺术的竞争和feminism(女权主义)在京剧界的体现及性别之争。西方女权运动开始于1789年法国大革命.她们一开始就高举“天赋人权”的旗帜,响亮地提出“妇女生来就是自由的,男女平等的”。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和女权主义的融入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期也已经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以新艳秋为首的“四大坤伶”当然地卷入了这场女权运动当中,只不过她们挑战的领域是艺术界,挑战的对象是乾旦。我认为,正因为有了四大名旦和四大坤伶的出现,以及他(她)们的互相竞争,才使得京剧艺术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达到了一个很高的艺术境界和花团锦簇的繁荣局面。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三、传承性的核心作用
  任何一个艺术流派的产生,自从其产生之日起,总要经过传人们一代又一代地传承和发展下去,在继承中求得延续和发展,在发展中求生存,否则这个艺术流派就是僵化的,它就会在文化历史长河中消失。当然,作为文化遗产的京剧艺术重要的分支的程派也不例外,它也要经过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作为第一代程派传人中年纪最长,资历最高的新艳秋,她在京剧程派艺术发展中的核心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它突出的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全面继承程派艺术
  新艳秋与程先生基本是同时代的人,因此她看到了程派的早期风貌,学演了程先生早期的大部分剧目,如:《红拂传》、《青霜剑》、《贺后骂殿》、《鸳鸯冢》、《金锁记》、《碧玉簪》、《朱痕记》等,这些剧目的演出基本保持了原汁原味的程派风韵。新艳秋的演唱讲究声、字、情的统一,突出表现了程派若断若续、低回婉转的演唱风格,她的立音松弛、有力,胸腔、脑后音共鸣及好,同时结合了自己的清新雅丽的嗓音来演绎程派唱腔,她的表演身段大气、脱俗,舞蹈身段象风摆荷叶那样飘曳和隽永,讲究“三节六合”,舞台上的形象宛若一个扇面的古代绢人具有古典女性风韵。舞台上无一丝喧闹,文静中透着灵秀和端庄。现以1928年所灌唱片《红拂传》(西皮二六)和1957年的演唱录音为例,说明她的演唱特点。《红拂传》是1923年编演的一出戏,取材于唐人杜光庭的《虬髯客传》,描述了歌姬红拂(原名张凌华)在杨素府中偶然遇到了李靖,对其爱慕有加,毅然逃离杨府,与李私奔结合,在当时是这很不光彩的,但李靖的好友虬髯公张仲坚支持他们,并且把自己的家产送给红拂作嫁奁,三人成为风尘中的知己,因此这个戏还叫《风尘三侠》。这段唱是红拂见李靖前唱的,边唱边舞(云帚舞),红拂对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深恶痛绝,可是自己是歌女没有办法,只好奉命应付歌舞为人,但内心不甘心做寄人篱下的奴隶。新艳秋以一副程派特有的歌喉很好的表达了红拂这种痛苦,又强装笑脸的矛盾心情,唱的婉约、哀怨、凄楚。第一句“见春光三月里百花开遍,撩人春色是今年(57年改成宜人)”唱的清脆,高昂略带深沉,触景生情地表现了红拂看到百花开放的春天是如此美丽,可是自己的内心却是及其痛苦,不得不强作欢笑给客人们表演歌舞,“年”字出口前加了个休止符,这小小的停顿,恰当的表现了红拂这种矛盾心情;“随风若柳垂金线,灵和殿里学三眠”,这句的“三眠”两个字唱的妙极了,“三”字拖了一板,然后唱“眠”,准确表达了红拂在杨素府中深宫索闭,久居生厌的情绪;“红襟紫领衔泥燕,飞来飞去把花穿;纷飞慢地桃花片,一双双蝴蝶舞街前”这几句是写景抒情,“紫”、“满”、“蝴”字同样演唱的时候出口即逝,增加了休止符,然后再接着唱,很好的突出了她的程派若隐若现的演唱风格,红拂的音乐形象显得很生动;最后的“半空中又只见游丝百转,(散板)混不觉迤逗坠花钿”一句的“游丝百转”开始叫散,新艳秋演唱的象游丝一样,藕断丝连,声断意不断,显示出很好的气息控制能力,另外与其兄王子祥的伴奏的配合也达到了水井交融的境界。这段(西皮二六)是红拂手持云帚,载歌载舞,很吃功夫,舞蹈动作的手、眼、身、步法必须达到与唱腔丝丝入扣的程度。遗憾的是,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我们后人无法看到载歌载舞的场面了,但通过这段的老唱片(1928年胜利公司)和录音(1957年)我们依然能够领略到新艳秋的韵味醇厚的程派演唱风格。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 编演程派新戏
  新艳秋在继承程派剧目的同时,结合自身的条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按照程派的风格,创编了很多新戏,1933年演出了《娄妃》、《琵琶行》、《玉京道人》、《霸王遇虞姬》,1935年编演了《涪江缘》;另外还有《春闺选婿》、《骊珠梦》、《红拂传》(二本)。
  新艳秋的《霸王遇虞姬》,有别于梅兰芳的《霸王别姬》。《霸王遇虞姬》,一名《玉麟符》。取材于《西汉演义》第十一至十五回。秦末,会稽太守殷通约项羽反秦,项羽杀殷通而取会稽,收殷将季布、钟离昧,逐起事。在涂山,项羽举鼎以服桓楚、于英,因得八千子弟兵;又降龙马,众惊服。隐士虞宣,人称一公,有女五凤,能剑法,与堂弟子期及嫂采桑,因争鹿遇项羽。虞宣主持,五凤与项羽比剑联姻。季布反,五凤劝项羽出站,勿恋新婚,项羽再收季布。五凤荐范增为谋士,项羽乃称霸西楚。这个戏由清逸居士(庄绪)编写。新艳秋演虞五凤,周信芳、孙毓坤曾演项羽。唱做并重,有五言(二簧慢板)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等新腔,并有比剑等武技。(二簧慢板)始皇施疟政,英雄动刀兵;剑法承天授,保身祈太平;(西皮原板)移莲步入茶林(二六)四面观看,茶叶青味芬芳秀色可餐;这一枝碧螺春颜色娇艳,这一枝初发芽雨前毛尖。用手儿[快板]轻摘取粉蝶旋转,香透袖轻移步踏遍翠岩,春风动琼枝舞香风迎面,旭日升山光好紫万红千。一霎时只觉得(散)精神渐倦,[摇板]又只见我堂嫂来到面前。这两段唱腔有老唱片传世,这出戏的唱腔由王瑶卿先生设计,新颖别致。五言(二簧慢板)突破了传统的唱词格律,依字行腔,处理得很巧妙;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一段,虽然很短,但板式很丰富灵活,刚唱完移莲步入茶林(西皮原板)马上就转入了(二六)四面观看,在一句中突然转换板式在那个年代实属罕见,很新颖别致,很动听。这两段唱腔基本保持着程派的早期风貌,保留着老派青衣“调门高、声音窄、收音硬”和发声时声带比较紧的某些演唱特点,不过,最为历史资料还是具有珍贵价值的。
  《娄妃》,一名《玉洁贞妃》,根据清代蒋士铨所编写《一片石》杂剧改变。描写的是:明武宗时,宗室朱宸濠袭封宁王,居南昌,其妃为娄谅女,有贤名。宸濠蓄意谋反,修建离宫,招军屯粮,准备起事。娄妃泣血进谏,不听。宸濠侲号(宁武),兴兵夺九江,攻安庆。娄妃再劝,仍不听。江西巡抚王守仁率大军评判,攻占南昌。宸濠回兵,于鄱阳湖战败被擒。娄妃投湖而死。天帝悯之,封水部正神,与宸濠托梦世警。剧中梳妆自叹、清泉沐浴、封神托兆等场或歌或舞。从剧情来看,与程先生1931年的《亡蜀鉴》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都有劝鉴愤而自杀的情节,所不同的是后面采用了浪漫主义手法,以托梦结束全剧。程派的“托梦”《梅妃》(1925年)里面就有,很显然是借鉴了它的表现手法。这说明新艳秋的新戏还是程派的风格,在她内心深处潜移默化受到了程砚秋的影响。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3、 悉心程派教学和示范
  虽然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新艳秋红极一时,但后来艺术和生活都经历了很多坎坷和不幸,曾先后两次含冤入狱坐牢,很难摆脱旧社会恶势力的欺凌和包围。所幸的是,解放后,历经磨难的新艳秋得到周总理的热心关怀,于1956年开始定居在江苏南京,专门从事程派教学,为传播程派艺术辛勤耕耘着,培养教育下一代程派传人。新艳秋的培养的学生很多,有号称“南钟北李”的钟荣(江苏省京剧院)、陈吟秋(镇江京剧团)、杨启璜、王胜儿、张丽丽(原来中国戏曲学院青年教师,新晚年的学生,现移居加拿大)等。在众多学生中,对钟荣的培养教育付出的心血最多,1956年开始教钟荣,第一出戏便是《柳迎春》,新艳秋几乎把程派的早中期剧目都传给了钟荣,如《红拂传》、《鸳鸯冢》、《青霜剑》、《碧玉簪》、《柳迎春》、《朱痕记》、《文姬归汉》、《金锁记》、《荒山泪》等。果然,钟荣也不负众望,在京剧界占有一席之地,先后获得省市大奖及梅兰芳金奖大赛提名奖(1992),最近又在中央电视台录制了13期名段欣赏(26出戏的经典片断),播出后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这些戏绝大部分学自新艳秋,这里面凝聚着多少新老的心血可想而知。现在钟荣又按照当年老师的样子,遵循新老师的精神,继续传程,教授着下一代程派新人,先后在北京戏曲学校和上海戏曲学校任教,丁婉娇、隋晓庆等都已崭露头角。新艳秋不但教自己的学生,而且没有门户之见,其他程门第子的学生,她都有问必应,象赵荣琛的学生张曼玲、张火丁和王吟秋的学生迟小秋等都曾向她问艺讨教。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艳秋在培养新一代程派传人的同时,晚年的时候不顾年老体弱,依然身体力行的登台献艺作示范演出,为我们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艺术资料。我们知道,程先生英年早逝,只有一部电影《荒山泪》的影像资料,因此作为与程先生同时代的新老影像演出资料就显得尤为珍贵。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据不完全统计,1981年夏天在上海,新老演出了《春闺梦》(黄正勤配演)、《六月雪》;1983年3月在北京,参加了程砚秋逝世二十五周年纪念演出,与王吟秋、赵荣琛、李世济、李蔷华共同演出了《锁麟囊》(她演了”团圆”)、单独演出了《六月雪》(坐监);1984年在南京,率弟子钟荣、陈吟秋、张丽丽、王胜儿、杨启璜参加了新艳秋舞台生活六十周年纪念演出,再次演出了《锁麟囊》;1988年在南京演出了《红拂传》;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89年夏天在天津,演出了《锁麟囊》(春秋亭)、《春闺梦》和《荒山泪》(夜织);80年代末90年代初演出了《玉堂春》(监会)(天津中国大戏院)、《贺后骂殿》(北京人民剧场)、《六月雪》(坐监)(天津中国大戏院)等。以80多高龄粉墨登场的老艺术家,恐怕在世界上也不多见,足以证明新艳秋在京剧程派艺术中的地位,是京剧舞台上的常青树,艺术功力绝对非凡!另外,1984年中国唱片公司出版了新艳秋唱腔专辑音带一盒,里面有73高龄的新老重新录制的《六月雪》、《荒山泪》、《武家坡》选段。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综上所述,新艳秋在京剧程派艺术中的显著地位是显而易见的,在继承和发展程派艺术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核心作用。她的艺术给我们后人就如何继承和发展京剧艺术做出了一个典范。作为我们后辈不但要学习她的刻苦自学的精神,还要学习她的勇于探索,大胆参与艺术竞争的品质。她和程先生的是与非,诸多争议,在日益多元化的二十一世已经越来越凸现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那就是艺术是发展的,艺术承载着历史,艺术是一种文化。从“名字”之争、“倒戈”事件、到性别之争再到女权主义,都由表及里地说明新艳秋不但继承了程砚秋的剧目而且继承了程砚秋的本质和精髓,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才是一个真正的优秀的程派核心继承者。  
  京剧表演艺术家新艳秋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