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作家郑秉谦  

2017-04-06 12:37:22|  分类: 中国作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郑秉谦,  浙江建德人。1949年毕业于浙江严州中学。历任中共浙江省委和第七兵团政治部合办的杭州新闻学校学员,《华东前线报》记者,浙江军区舟山人武部干部,东海杂志社编辑、组长,《江南》杂志编委,温州大学客座教授,浙江省文联专业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杭州市人民代表,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第二届理事,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第三届副主席。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短篇小说集《柳金刀和他的妻子》(选入10余种选集和大系丛书)、《普陀旧梦》,报告文学集《战士的亲人们》、《复员建设军人的榜样》,长篇小说《碧海缘》、《海市奇观》,文艺理论集《狮身人面录》等。散文集《能不忆江南》获1993年浙江省优秀文学奖,报告文学《特殊家庭》获1989年《文汇报》文汇奖首奖。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时的郑秉谦(17岁)
        秋天,收获的季节,书来了:沉甸甸的六大本精装!扉页里除了作者那字迹工整而漂亮的题签以外,还有一方篆体的大印章,曰:“入世八十年,捉笔六十三载纪念”,立刻唤起文集的庄重感。我迫不及待地浏览了一遍六卷书的目录,更惊叹其内容的丰富,除了长短篇小说、诗歌、散文外,还有报告文学、传记文学、随笔、评论、甚至研究性论文等,几乎包括了全部文学的常见体裁,反映了作者文学才能的全面性。可以想见,如果没有1957年的那场政治灾难无情剥夺了他20年风华正茂的宝贵光阴,那么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肯定不是这六卷,而是十卷、十二卷……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1年,在父母怀抱中的郑秉谦(2岁).
  郑秉谦近似“少年才子”刘绍棠,读高二时即开始发表作品,是年17岁。从此一发不可收,小说、诗歌左右开弓,笔力日益强劲、成熟,几年下来即诞生了他的成名作短篇小说《柳金刀和他的妻子》。小说最初在1954年10月15日《浙江日报》的副刊上发表,立即引起当时最具权威的文学刊物《人民文学》的重视,并立即在该刊1955年第一期予以转载。其时著名作家兼文学评论家秦兆阳(即何直)亦十分看好这篇文学新人的新作,在另一权威性的文论刊物《文艺报》上撰文,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均给予高度评价。《人民文学》在这一年还发表了郑秉谦的另两篇小说,即《金发老汉》和《观音暴》。在那个年代,一个青年作者同时受到两家全国性的权威刊物这样的器重是不多见的,它表明郑秉谦从事文学活动一开始起点就相当高,因而很快就奠定了他在全国文学界的地位,而小说创作也成为他整个文学生涯的“主旋律”。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4年,写作《柳金刀和他的妻子》时的郑秉谦
  然而就在他创作上进入最佳状态,意气风发展翅高翔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使他顿然折翅,从此伏地20年之久,方始翻身。这20年,从27岁至47岁,恰好是青壮年时期,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但是,生活往往按辩证逻辑发展,福为祸所伏,祸为福所依。20年的岁月蹉跎给他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但20年的灵魂磨难也是一场严酷的精神炼狱:它可能使弱者沉沦,也可能使强者更强。郑秉谦属于后者。而他之所以能经受这一严峻考验,首先在于他具有良好的精神素质,对前途充满美好理想和脚踏实地的进取精神,以至家乡一解放即置升学于不顾,而投入解放军这所当时充满正义与朝气的革命大学校,自觉接受严格的锻炼和学习。遭遇不测以后,他的意志却始终没有瓦解,始终没有放弃文学的理想和追求。而作为等外公民的五年农民、七年工人的生活体验和积累,恰恰强化了他的文学信念。因此,即使在逆境中,甚至在物质条件极为艰难的60年代初期,他依然写出了长篇小说《碧海缘》的初稿。这令人想起了“义愤出诗人”这句名言。20年的炼狱为郑秉谦的再崛起作了扎实的铺垫!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就像当代文坛上不少“五七难友”一经掀掉那个“右派”恶谥以后精神风貌焕然一新那样,随着改革开放而新生的郑秉谦也是精神振奋,重操旧业而更加得心应手,佳作迭出。从“改正”到1989年末即退休前这十来年间,他在担任一定的社会工作如省作协副主席等职务的情况下,依然写出其数量和质量都堪称上乘的作品,诸如根据上述初稿修改成的长篇小说《碧海缘》、长篇小说《海事奇观》、短篇小说集《普陀旧梦》、散文集《能不忆江南》、《浪游散记》、长诗《穿上红军鞋》、文论《狮身人面录对史传文学的艺术剖析》等。这些作品每一部问世,都很快获得好评,而且发表评论的都是评论界或创作界的名家,如刘绍棠、康濯、高光、胡德培、唐湜、冀汸等。尤其是《海事奇观》更是好评如潮,是作者这一时期创作的高峰,或者说是继50年代《柳金刀和他的妻子》之后的又一座里程碑。这部作品反映了改革开放后随着商品大潮的兴起渔业生产出现的进一步“酷渔滥捕”现象以及人与人之间出现的新关系、新矛盾。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著作较早涉及到当代人类面临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保护自然生态以维护可持续发展问题。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反右”前夕,郑秉谦正意气风发. 
 
  秉谦这时期的想象性作品即小说,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作者基层生活的丰厚,说明他没有辜负头30年亲身经历的部队、农村、工厂的劳动实践和与工农兵打成一片的生活积累,尤其是他的海上生活的功底相当扎实。他一生中两部最主要的长篇小说,无论是上世纪60年代孕育的《碧海缘》,还是80年代新写的《海事奇观》,一个环绕舟山,一个凭依蓬莱,都以海上生活为背景。联系50年代《柳金刀》等那些短篇小说,联系他终身挚爱的渔家姑娘出身的妻子,反映了作者有着深厚的大海情结,即使在遭难20余年后,他仍“一直怀念着这里的人这里的岛哪怕只萍水一面之人,浪迹所到之处,也使我怀念不已”。而且“这种怀念与日俱增,像醇酒一样,愈醇愈浓”。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难怪20年后他重游故地海岛时,发现他昔日的一个外号叫“茅老大”的熟人早已被风暴夺走性命,他悲痛不已,顿时热泪盈眶!(《海行记》)正是因为他对这些普通渔民群众倾注了他的信任和感情,对渔民生活情状的精确把握,他笔下的人物形象和性格才那样真实感人,而且在这些普通劳动者身上发掘出他们闪光的思想和品德。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随着改革开放,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外国各种文艺思潮一拥而入,我国长期独尊现实主义的文学随之发生美学激变,人们纷纷尝试着各种新的创作风格和技巧。就像绝大多数的蒙冤“右派”复出以后一心想赶紧夺回失去的年华,并在创作中尽情享用丰富而宝贵的生活积累,表达独有的人生体验和哲学见解,一时无暇顾及美学的变革一样,秉谦的创作基本上也没有追赶上述潮流,仍然遵循现实主义的美学原则。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再说,在创作中作为诗学运用的现实主义美学,虽然在欧美已经饱和,但在中国它还远未发展完善,尚有相当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事实上秉谦的中期,即复出后的前十年的创作所受到的好评的广度和热度均超过了早期,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就是说他与其他蒙冤难友一起,都通过自己的创作为中国现实主义美学的继续完满作出了新的贡献。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1年5月“文革”期间郑秉谦夫妇与孩子分离前夕.
 
  秉谦也是一个出色的散文家,因此他的创作成就中的另一个重要收获是记叙文学,包括通常说的散文、随笔、回忆录、报告文学、传记文学等。其中散文,主要是写景散文占有醒目的地位,也体现了他的记叙文学的主要特色。这与他的成长环境有密切的关系。郑秉谦生在杭州,但长在新安江,这可以说是全国最美的一条河流,如诗如画。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分明是杭州西湖的妩媚与新安江的秀丽的因子广泛渗入了郑秉谦的血液,从而滋养了他的精神气质,使他的情感与浙江的山山水水水乳交融。无怪乎在他复出后的头十年中即80年代,他沿着作为水名“浙江”的大小河流跑遍了大半个浙江省的河山与城镇乡村,写尽了浙江干流的“大三江”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和浙江在省内的主要支流“小三江”衢江、兰江与婺江。那一篇篇隽永的短文在《浙江画报》连载的时候,每篇都配上相关的图片,彼此相得益彰,美不胜收,普遍叫好。此外秉谦的足迹还遍及浙江东南瓯江流域的名山胜水,运河与太湖沿岸的鱼米之乡,写出了“瓯江探奇”、“运河访古”、“湖州寻梦”等一组组瑰丽篇章。自然,作为一个风景名胜的钟情者,他哪肯放过那些不靠水而独立的名山,诸如位于浙江中东部的雁荡山、凤阳山、天台山等。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秉谦的上述散文不仅以诗人情怀抒写风景名胜的天然妖娆,他更着重于赋予它们以丰富的人文内涵,发掘它们与人类生活互融共荣的历史沿革与历史花絮,向读者展现一幅幅以旖旎风光为背景的市井风俗或乡土文化的绚丽画卷。显然,秉谦在撰写这些散文的时候,有意识地把知识性与学术性结合起来了。这是秉谦散文的最大价值。所谓“学者散文”这个概念是90年代前期被提出来的,但你看:它在80年代就被郑秉谦着了先鞭了!
  如果说上述涉及的散文主要反映郑秉谦的美学追求,那么长篇传记文学《寻找英雄》反映的则是他的精神追求了!作者对书中主人公原来只知其名,不知其人。只因一个偶然的机缘,对英雄张明将军肃然起敬:他从一个普通士兵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大军区(南京军区)的副司令员,期间他先后参加过大小战斗100余次,身上负伤16处。然而他并不是硬邦邦的单纯“虎将”,而是“儒将与虎将”的结合。正是这样一种罕见的“性格组合”让我们的作家入迷,遂下了写这一大部头传记文学的决心,虽然这一文体此前并不是他的特长。尤其是英雄已经不在世了,这无疑要增加很大的难度,这意味着需要从无数人的口中去“寻找英雄”,像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件珍贵的破碎文物,需要从无数碎片中细心将它们拼接成原样。为此,作者先后访问了129位有关人士,其工程之巨可想而知。如今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果然是一位战场上冲锋陷阵、生活中爱民如子的英雄,一位刚柔相济、平易近人的将军,又是一位性格豪爽、有血有肉、“性情中”的凡人。这样一种生动的人物形象,它超越了一般传记,而获得了文学品格。构思的精巧、叙述的生动与形象的感人是此书的最大艺术特色,作者的小说家兼散文家的特长显然在这里融合为一了!无怪乎这部35万字的《寻找英雄》既得到前国防部长迟浩田将军的充分肯定,又得到文学批评家的好评。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构成郑秉谦文学工程第三个大板块的,我认为是他的学术性研究。这些著作占了一集的篇幅。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于80年代出版的《狮身人面录》,即《对中国史传文学的艺术剖析》和近年来写的《苏轼研究》。如果说前者才初试锋芒,却身手不凡,那么后者则更胜一筹,堪称是成熟而优秀的学术著作了。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从形式上看《狮身人面录》也可以说是一部读书笔记,其中包括56篇学术性随笔。他以一个具有丰富创作经验的作家的眼光,从我国古代那些既有重要史料价值又有很高文学成就的史学经典诸如《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汉书》等著作中,攫取某些杰出范例,以生动的语言,鉴赏式地进行艺术分析,作为诗学或曰创作美学加以推崇。其中涉及形式、风格、技巧与手法的诸多方面,屡屡发前人所未发,令人耳目一新。
  《苏轼研究》包括20篇独立的短文,共约10万言。主旨是写苏东坡的文格与人格,而以后者为重。因为苏氏的“文”(包括诗、词、赋、书、画)尽管非常优秀,毕竟历史上还有堪与比肩者;而苏氏之为“人”,则罕见地超拔。他一生从政40年,先后三次被贬,度过14年流放和8年“准流放”的生涯。但他不思“悔改”,始终坚持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但在当时却是绝无仅有的独立之人格,批判之精神,即如秉谦所指出的“东坡历来抨击非理,放言无忌”。因为他胸怀“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的宏伟抱负,唯真理是求。因此,尽管他反对王安石的新法,但当继任的宰相司马光要对新法彻底否定时,他又反对将洗澡水连孩子一起泼,哪怕这样做又要遭放逐(事实上他又因此被放逐了)。在那个时代,一个官员不怕“犯上作乱”,甚至不畏重蹈覆辙,敢于对朝廷政纲屡屡提出反对意见,甚至以诗文予以讥讽,那是一种了不起的大无畏精神,只有真正“以天下为己任”的士人才有的伟大精神。
  作者告诉我们:苏东坡对上刚直不阿,对下却充满人情关怀。一个旧时代的高官,能抹去尊卑贵贱的界限,勤政恤民,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在郑秉谦的笔下,苏东坡虽屡遭磨难,但恰恰是他活出了真正“潇洒”的人生!他心胸豁达大度,性格开朗乐观。尽管政治道路坎坷,但他始终处变不惊,遇难不悲,而以作诗、作文、写字、画画作为平生最大的乐趣和慰藉。他甚把自己那些被流放的地方,自嘲为自己“建功立业”的胜地,化作自我调侃的黑色幽默,一笔勾销:“问汝平生功业,黄州儋州惠州。”秉谦政治上被贬的时间几与苏轼同,他的苏轼研究无疑是与苏轼的一次感同身受的精神交流,可谓字字珠玑,掷地有声!毫不夸张地说,他的这一研究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没有丝毫奴颜和媚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坐标。他的这一研究价值,也可以看作是他的六卷文集的精髓之所在。
  秉谦曾将他解放前的作品题为《不悔集》。综上所述,他这一生的业绩都是无悔的!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13年11月25日,笔者第三次走进浙江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著名作家郑秉谦老先生的家中。与前两次见到一样,头发苍白、戴着一副半框眼镜的他精神瞿铄,脸上始终流露着和煦的微笑;他身穿一件浅灰色的夹克,挺拔的身板依仍保持着昔日军人的端庄;话语中虽略带建德的土音,但又不失文人的书卷气;用“谦谦君子”来形容他,真可谓恰到好处。我在他那非常干净的客厅里一坐下来,他很快就把我领进一片属于他的文学领地,向笔者聊起一些创作的往事来。如果说前两次的采访,我从郑老许多照片上看到他总是丝发不乱、穿戴整齐,模样潇洒;还有他书房里的书排列有序,工艺品摆设合理;再看他书写的稿件,虽然字形不很张扬,但颇显圆满风格,其笔划更是写得清楚可辨,因此让我感觉到他是位完美主义者,也是位有个性的老前辈。而通过这一次的采访则让我深入了解到:郑秉谦更是位视文学为生命、视文学为宗教,毕生在崎岖的文学和人生道路上不屈不挠奋力追寻、突围、向上攀登的可敬老作家。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文学之路上顽强突围的硬汉
  郑秉谦是一位青年时期俊拔、壮年时期垫伏、中年时期雄飞、老年时期辉煌的有着独特创作道路的作家。
                         ——著名评论家陈辽
  1949年5月5日浙江解放,在建德严州中学上高中的郑秉谦就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兼浙江省军区,在《华东前线报》当编辑、记者。他工作积极,写过很多新闻报道,也写过一些报告文学。1952年部队在新昌剿匪时,他冒着危险带枪在现场采访报道,这样的上前线采访的经历不少,所以先后立过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四等功。其中有的奖状是陈毅司令员、张震、粟裕副司令员及参谋长等首长名义签发的。
  1953年,《华东前线报》停办后,郑秉谦又分配到第七兵团文教办公室,从事部队文化教育工作,他也是做得有声有色。只是后来文教办又撤销了,他的工作面临着一个新的选择。他当时主动向上级打报告要求下基层。上级领导在接到报告的第二天就找他谈话,告诉他组织上已决定送他到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班学习,结业后回来当政治部主任丁秋生的理论教员。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对一般人来说,这是个人走上仕途的好机会,但这时候的郑秉谦文学创作瘾发作,他想深入基层、体验生活,为文学创作打基础。所以,他把自己的想法跟上级领导讲了,领导知道他肺部有病,劝他还是去学习,但他执意要下基层。领导就告诉他:“现在下面一些地方正在建人武部,要么你就自己选一个地方。”结果他挑了当时东海前线的舟山地区,后来舟山真成了他事业和家庭的一个福地。
  1953年6月,郑秉谦从风景如画的西湖之滨来到海浪滔天的舟山群岛。舟山地区人武部的领导看到上面派来一个“大秀才”,想把他安排在地区人武部机关,但被他谢绝了:“我来舟山,主要是想到基层去工作。”领导就把他分配到城关区人武部当政工助理员。不久,他就又作为舟山地区人武部检查团成员,跑遍舟山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岛屿,让他看到了迷人的海上景色,更了解到岛上渔民别样的生活,特别是他们与偷袭沿海诸岛的国民党匪兵作斗争的故事,为他的文学创作积累了许多素材。在舟山的另一个重大收获是他还结识了当时在舟山盐村小学任教后来成为他爱妻的叶英娣。年轻的郑秉谦身穿军装,肩挎驳壳枪,显得英俊潇洒;身为青年教师的叶英娣,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惹人喜爱,两个人可以说一见钟情,不久他俩的爱情便扬起了风帆。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郑秉谦与巴金
  由于经常下海上岛,工作繁忙劳累,一年之后便把郑秉谦的身体拖垮了。1954年6月,他就肺结核病复发,组织上便把他送到宁波野战医院治疗。但他是一个硬汉,决不向病魔低头。治疗一个月病情稍有好转后,他就在医院的病房里以病床为书桌,借了条小矮凳,带病开始创作短篇小说也是他的成名作《柳金刀和他的妻子》。此文于9月8日定稿投给《浙江日报》编辑部,10月15日便在《浙江日报》文学副刊发表了;并很快引起当时最具权威的文学刊物《人民文学》的重视,在该刊1955年1月号上予以转载。这好比开启了一位青年军人的文学创作大门。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秦兆阳读了这篇小说后,心情非常兴奋,便在另一国家级权威文论刊物《文艺报》1955年24期上发表了《与人民在一起》的评论文章,对这篇新人新作在思想性和艺术性等方面给予高度评价。随后,这个短篇小说又被全国许多报刊陆续转载,并被翻译成俄、英、日等多国文字在《中国文学》《中国建设》等外文杂志刊载,发行到海外,在中外读者中引起了轰动。
  1955年3月,郑秉谦肺病痊愈,离开部队。在这时又是文学召唤和帮助了他。在故乡的一座建于明代的老楼里,他写出了另一篇小说《金发老汉》。在《浙江日报》副刊首发后,又被《人民文学》转载。同年在《人民文学》发表还有另一篇小说《观音暴》。这年年底,他被借到浙江省民政厅写作。在不到3个月中,就写出了20篇左右微型报告文学,以笔名在《浙江日报》上发表。1956年3月,他赴北京出席首次全国青年作家会议,聆听了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长达3个小时的报告,深受启发。随后又列席全国第一次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见到了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并参加了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天安门观礼活动。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郑秉谦与陆文夫(右)
  从北京回杭后,郑秉谦到浙江省文联报到,正式进入文艺界工作。同年,他还加入了当时作为中国作协华东分会的上海作家协会,并出席了会员大会。浙江省文联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郑伯永非常信任地把筹办《东海》文学月刊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后来还担任过这家杂志的小说、散文组组长职务。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郑秉谦准备在文学之路上快速前进时,1957年6月,一场所谓“反右斗争”便席卷全国,浙江成了“重灾区”。一夜之间,他从一名优秀青年作家代表人物无端被泼上污水打成了“右派”,变成所谓的“人民的敌人”,并被下放到宁波、海宁等地监督劳动,受尽了残酷折磨和凌辱。在单位当打字员的妻子也受到牵连,曾先后随夫下放到农村、工厂劳动,并承担了抚老携幼的家庭重任。但这位舟山农村出身的女子仍无怨无悔,被同事们看作贤妻良母的典型。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有道是“义愤出诗人”!从27岁到47岁在基层“被蛰伏”的困难处境下,郑秉谦既没有对那些“左得利”们低头屈服,更没有减弱对文学的无比热爱,而是以一种铮铮铁骨般的“硬汉”意志,支撑着自己的生活;他坚持与人民在一起,结交了许多农民、工人朋友,积累了许多基层民众生活的素材,在心中进行无字的文学创作。1962年7月5日至9月3日,在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叶克的保护下,他利用病休时间创作了长篇小说《碧海缘》的初稿。1963年至1965年间,他又认真做了后来出版的《狮身人面录》一书的素材笔记。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他和全国许多作家一样完全被剥夺了发表作品和意见的权利。用俄罗斯民谚来说,他此生曾经历了“在清水中泡三次,在血水中浴三次,在碱水中煮三次”的生活,但这位“硬汉作家”在那段非常艰难的岁月中,内心一直是把文学当作宗教一样来信仰的,从没有想放弃,而是顽强地坚持着,虔诚地坚守着。当然,这21年的炼狱也为他文学创作的再度崛起作了坚实的基础。有作家评论说,文学是郑秉谦毕生追求的“道”,这话一点不假。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生和文学高峰的攀登者
  捧读郑老师各个阶段、各类文体的作品,第一个强烈的感受是:这些作品,是一位有风骨的作家创作的有风骨的作品。
                          ——小说家曹布拉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文学之蕾重新在百花园中绽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郑秉谦在浙江省文联两任党组书记林淡秋、高光的帮助下,走上专业文学创作岗位。尽管其时他已48岁,但他的艺术生命又开始呈现新的活力,并用十倍的努力把损失的21年文学创作时间重新追补回来。
  最初由于在郑秉谦所处的小环境中拨乱反正工作还不彻底,他在出版长篇小说《碧海缘》、文论集《狮身人面录》、散文集《能不忆江南》时,仍遇到到一些阻力。但拦路石毕竟是挡不住的,3本书最终还是一本接一本地出版了。因为改革开放是全国的大势所趋,东边不亮西边亮,其中有两本是由外地出版社出版的,另一本得到省委一位领导的帮助,也在本地出版了。接着,他还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海事奇观》、短篇小说集《普陀旧梦》、散文集《浪游散记》、评论集《狮身人面录》等许多文学作品。这些文学作品每一经问世,便获得刘绍棠、康濯、高光、、冀汸胡德培、唐湜等许多著名作家、评论家的高度评价。特别是长篇小说《海事奇观》更是深受读者的欢迎,是作者这一时期创作的高峰,或者说是继上世纪50年代《柳金刀和他的妻子》之后的又一座里程碑。其中,他写浙江金华五里亭一家人的报告文学《特殊家庭》曾荣获1989年《文汇报》首届文汇奖。至今他还为这个奖感到自豪,因为同时得奖的是季羡林、孙犁、刘绍堂、贾平凹等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在这期间,他还先后担任了《江南》杂志的编委,并光荣当选第三届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郑秉谦为洛阳营战士在《寻找英雄》上签名.
  郑秉谦坚持到65岁离休后,仍在文学的园地里笔耕不辍,收获了累累硕果。让人非常钦佩的是2002年,已逾古稀的他宝刀不老,又受邀开始采写长篇传记文学《寻找英雄》一书。他先后采访了与书中主人公英雄张明将军有关的153位人士,其中上至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张明的好友迟浩田上将,原外交部副部长、张明的老上级刘春,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顾问、张明的老上级石一宸将军,下至张明的警卫员、通讯员等,写下了几十万字的采访笔记,足可以用工程浩大来形容。2003年3月至6月,当全国人民与肆虐的“非典”斗争之际,他便在杭州军分区一间空出来的办公室里,开始伏案写作,真实地描绘了张明将军从最初的一个抗日“小八路”,先后经历过大小战斗100余次,身上负伤16处之多,一步步成长为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全国战斗英雄、我军英雄集体“洛阳营”的首任营长、南京军区的副司令员的感人事迹。他把一位战场上冲锋陷阵、生活中爱民如父的英雄;把一位刚柔相济、平易近人的将军,又是一位性格豪爽、有血有肉、“性情中”的凡人张明用文学品格呈现在人们的面前,这也是他文学创作的第三次突破。迟浩田副主席在阅读了书稿后,给予充分肯定,欣然为该书作序。2004年,《寻找英雄》一书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后,立即在南京军区隆重举行首发式和研讨会,南京军区向守志、傅奎清、魏金山等17位老将军和江苏省海笑、陈辽、赵本夫等著名作家、评论家出席,对该书给予很高的评价。迟浩田副主席收到该书后,在9月18日还给郑秉谦发来亲笔贺信,信中说:“书写得很好,张明同志有灵,也会含笑欣慰。您为此付出了辛勤劳动,功不可没,人们是不会忘记的。没有您的光辉经历,是写不出如此可歌可泣、悲壮激昂、催人奋进的新作的。我衷心地祝贺您,感谢您,希望您保重身体,再创辉煌。”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10年金秋时节,当郑秉谦厚重的6卷本300多万字的文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时,他故里浙江省建德市委、市人民政府在美丽的新安江畔隆重举行了《郑秉谦文集》首发式暨作者从事文学创作六十三周年座谈会,家乡人民为他感到欢欣鼓舞和无比骄傲。接着在2011年1月29日,浙江省作家协会又在杭州举行“《郑秉谦文集》作品研讨会”。时任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赵和平等领导与省内一些著名作家出席研讨会,并给予高度赞赏。同时,享誉全国文坛的著名文学评论家陈辽、叶廷芳分别在《文艺报》《文学报》上,分别发表了评论《六十三年文学路不寻常》《郑秉谦:无悔的人生》,热情予以褒扬。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诗言志,自古以来优秀的文人墨客是很讲究做人名节的。在杭州为官两任的苏东坡,不仅留下了一条青萝带般的苏堤,更留下了许多意气奋发、脍炙人口的壮丽诗篇和刚正不阿的做人名节。郑秉谦很欣赏这位杭州的“老市长”,视其为心中之“偶像”,并为其作了长期研究。多年来,他已经在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的《苏轼研究》杂志和广东名刊、《东方文化》等刊上,发表了数十万字研究苏东坡的文章,同时已开始创作一部有关苏东坡被流放的长篇小说《东坡三贬》。在他的笔下,苏东坡虽遭遇“三贬”等磨难,但其心胸豁达大度,性格开朗乐观;尽管政治道路坎坷,但其始终荣辱不惊,遇难不悲,而以赋诗、撰文、书写、绘画作为一生最大的乐趣和慰藉。他甚至把自己那些被流放的地方,自嘲为自己“建功立业”的胜地,化作自我调侃的黑色幽默:“问汝平生功业,黄州儋州惠州。”因此,苏东坡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大师,更是坚持改革,保护弱势群体利益的民本思想和人文精神的杰出代表。纵观郑秉谦在“反右”后政治上被贬的时间比苏东坡还长,他搞苏轼研究和写《东坡三贬》,无疑是与苏轼的一次感同身受的精神交流,也为当今的人们树立了一个“没有丝毫奴颜和媚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坐标。
2017年04月06日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就在笔者这次去采访时,郑老告诉我,前几天他刚写好一篇《苏轼屡变归老地寻因》的文章,寄往中国苏轼研究学会《苏轼研究》编辑部。在我这次采访之后,他还在他故乡人民的支持下,不远万里亲临苏东坡家乡四川眉山,感受被外国人评为“千年英雄”苏轼的遗风遗韵。如今已年过八旬的郑老,也许已把搞苏轼研究和写《东坡三贬》作为文学之路上最后攀登的艺术高峰了。尽管前面的道路异常陡峭,但他仍坚持一步一步地向上迈进,我们衷心祝愿郑老的《东坡三贬》早日问世,为中国文坛献上新的华章。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