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2017-04-05 13:47:19|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童芷苓 (1922年8月21日,农历壬戌年六月廿九日一1995年7月6日,农历乙亥年六月初九日 )原籍江西省南昌市,生于天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女演员,工旦。
      童芷苓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童祥苓的四姐,童祥苓与二哥童寿苓、四姐童芷苓、五姐童葆苓一起使“童家班”扬名京剧界。
      童芷苓戏路极宽,不拘成规,表演细腻,善于刻画人物。她的嗓音甜润妩媚,她的唱腔声情并茂,她在唱法上,以“荀派”的爽朗俏丽为基调,适当揉和“梅派”的典雅华贵和“程派”的含蓄委婉,于豪放中有细腻,在柔媚中见端庄,令人感到清新别致,独具一格。她的念白功力深厚、情绪充沛、节奏鲜明、感人肺腑。她的表演不拘成规,善于将传统技巧的运用与人物性格的刻画相结合,塑造各种性格迥异的妇女形象。她多才多艺的非凡才华,一直为世人所称颂。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早年经历
      其父酷爱京剧,芷苓受家庭熏陶,11岁即能演出《女起解》。后拜近云馆主及张曼君等为师,在天津与白家麟、高盛麟、李盛斌等合作演出。1939年拜荀慧生为师,并向王瑶卿问艺。1940年自组苓社,偕李盛藻去上海演出。并与林树森、唐韵笙、高百岁等合作很久。后又拜梅兰芳为师。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京剧启蒙,立志唱戏养家
  1922 年8月22日,童芷苓诞生在天津一个与京剧有缘的教师人家。祖父天天拄着拐杖上天体景戏院看京剧。父亲则结交伶、票二界人士,进出戏园子;外祖父家几个姨母常聚在一起拉拉唱唱,一则《四郎探母》令幼年的童芷苓听得入迷。
  旧社会,能够有条件学戏的人,大多是梨园世家的后代,要不就是有钱人当票友玩票。穷人则把子女送到科班或是给私人做徒弟。童芷苓家境清贫,父亲常失业,家中人口多,全靠毕业于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的母亲同时在两个学校教书,以维持童芷苓兄妹五个的生活。童芷苓由喜好京剧,到走上学戏之路,全凭她的执着努力,还有她过人的聪敏和灵气。
  童芷苓十岁时跟二哥进京考焦菊隐当校长的北京戏曲学校。学戏很苦,身体虚弱的二哥寿苓受不了每天劈叉踢腿练功的折腾和体罚,想家心切给父亲写信,父亲便将芷苓兄妹一起领回了家。
  没能顺利地从戏校毕业,这使芷苓很遗憾。但学本事挣钱养家的心愿却更坚定了。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组团唱戏,艰辛求生路
  从戏校回来,父母向老家的江西会馆申请了经费,在弄堂里开了个小学校,让兄妹俩学戏。不过请的先生都是戏团里的跑宫女,演院公,武行下手的基层演员。旧艺人识字不多,没有剧本曲谱,只能口传心授。
  童芷苓学戏很用功,每天天没亮就去郊外喊嗓子。一个女孩独个儿摸黑去乡野,怕路上遇麻烦,她就穿戴父亲的大衣帽子,扮作男人。天津的冬天,寒风凛冽,站在山头冻得鼻涕眼泪直流。练念白要从嘴冻僵到全身出汗,再到嘴都念木了才停止,要两个小时才出功,然后才能回家吃早饭。
  家里生计困难时,靠典当东西才能付教戏先生的学费。实在没有东西可当时,只好暂停一阵子。这时候,童芷苓就偷偷混进戏院去看名师演出。一次她趁人不备,从窗子爬进戏院看荀派大师荀慧生演戏,不想被人发现,将她赶了出来。
  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童芷苓仍不泄气,勤学苦练,终于在天津借台演戏了。
  家里经济稍有宽裕时,芷苓兄妹就到有名气的老师家去学戏。很快他们在天津唱出了名。
  以后,荀慧生来天津演戏,童芷苓欲拜荀先生为师,幸有热心的戏迷宋先生张罗,为她垫钱请客拜师。直到解放后,宋太太来京看望童母,童芷苓才将这笔拜师款还给宋先生。
  拜师后,由荀慧生介绍,童家在北京组团演戏,打出了“苓社”的牌子。“苓社”组团演出第一站去南京,恰逢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南京乱成了一锅粥,戏园子自然也关了门。出师不利,父亲只得将两用雨衣卖了,将两个戏箱子当了,凑齐了路费,一家人去了江西老家。
  苓社住在江西老家南昌毛家桥,在江西大舞台唱些《女起解》、《得意缘》之类的小戏很受欢迎。然好景不长,国民党伤兵前来捣乱,芷苓兄妹只得跟着几个艺人去了赣州。
  组团演出赚了些钱,父亲便请来北昆泰斗韩世昌教昆曲,请来王云芳教刀马旦。芷苓参加奎德社白天演传统戏,晚上演话剧,还在新中央戏院演新编古装戏。她勤工俭学,挑起了家里的经济重担。
  演戏的收入很快又不够一大家子的开销,正逢上海有人来邀角,要芷苓去黄金大戏院演《纺棉花》、《大劈棺》。这两出戏她根本没有见过,只好由李宝奎、韩金奎等给她说戏,又找了曲艺演员教“京韵大鼓”、“河南坠子”等。戏上演后一炮而红场场客满。芷苓从此在上海扎下了根。
  “苓社”常常到外埠演出,在沈阳演出时,按当地规矩,演员到什么码头演戏,都要去请当地的头面人物捧场。芷苓初来乍到,不懂行情,头一天演出前,她还在里屋扮装呢,当地的警察局长闯进来,说芷苓架子大,扬手就打了她一巴掌。芷苓是含着眼泪演的戏。
      到了一地,试唱演出,老板会摆出地痞流氓的派头: 戏院营业不好,不让你戏班子的演员走;营业好,更不让你演员走。期满演出结束,童芷苓只得化装成农妇,买张三等车票先走。主角一走,戏院老板眼看戏演不成了,只得放“苓社”一班人马走了。
  抗战胜利,演员的境遇仍没有改观。童芷苓在苏州开明戏院演出,慰劳国民党伤兵。伤兵们点戏《纺棉花》。芷苓唱完了,伤兵们不肯走,叫她继续唱。日场散场后,芷苓唱累了,欲退场,伤兵们仍不罢休,还逼她唱夜场。节目都唱完了,也唱累了,不愿意再唱了,因此得罪了他们。到了夜场演出时寿苓一看,伤兵们后台门口站着一个,楼梯上站有一个,芷苓化妆室门口也站着一个,还气势汹汹地一脚踢开了化妆室的门。他们显然是要伤害芷苓呀!这时女武生田子文见城防司令太太也在看戏,就建议芷苓散戏后跟那位太太一起走。谁知城防司令竟让太太自己回去。原来城防司令与这伙伤兵也有关系的。幸亏戏院房东朱某出面劝解,伤兵才恶狠狠嚷道:“看您面子,在戏院我们不动她,出了戏院就不保险了!”随后,撤出戏院守候在门外。芷苓卸妆后悄悄地从邻居的后门溜了出去。这时夜场已散,戏院里没有人了,等到接角儿的汽车开走了,守在门外的伤兵还未见芷苓出来,只好散去。是闫皓明邀芷苓来杭演出的,他很仗义,虽然营业好合同尚未满,但还是决定第二天就停演,让芷苓早早离开事非之地。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白蛇传》童芷苓饰演白素贞,关肃霜饰演小青.
 逆水行舟,走自己的路
  解放后童芷苓第一次登台演出,是在上海的中国大戏院。
  1949年5月,在上海京剧界庆祝解放的慰问晚会上,陈毅市长前来观看演出,潘汉年副市长亲自约见她,点中她的《樊江关》为外宾作招待演出,还鼓励她说: “ 你名气很响,大红大紫,希望你能把艺术贡献给新中国,工农兵。”1951年她去中南海怀仁堂为首长演出《汉明妃》,演出结束,毛主席上台接见了她。毛主席还亲临观看过她出演的《尤三姐》,演至剧中,毛主席还站起身来为她鼓掌……童芷苓名声在外,先是北京戏曲改进委员会约请她留京,后有解放军总政治部在北京建团,特许她团长的职位和优厚待遇。接着,南京、武汉文化局都以极优越的条件留她,但她都没有接受。中国戏曲研究院实验京剧团(中国京剧院前身)也向童芷苓发出了邀请,许以她团长职位和一级演员称号,但她仍是谢绝了。她想走自己的路,想将童家七个京剧演员组合成一个童家班,重振当年“苓社”雄风。
  有道是,时也,运也,命也。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正是私有经济逐渐为公有制所取代的过渡时期,同行都争相加入国营剧团,二哥寿苓也劝她加盟国营,童芷苓只得加入了上海人民京剧团(现上海京剧院),被评为二级演员。
  童芷苓的刻意进取赢得了当时新任文化局长徐平羽的支持,上海京剧院让童芷苓自领一军执掌二团,童家班成员加盟二团,阵容整齐,童芷苓重振旗鼓好不风光。
  然而好景不长,1957年“反右”上海京剧院出现了不少批判童家班的大字报,令童芷苓陷入困境。
  不久,童家班解体。童芷苓感伤中仍与李玉茹联袂登台演出。她们在台上互不相让,台下则被此相重,在艺术上互相砥砺,视为畏友。
  她与二哥寿苓磨戏习艺,共同筹划,尝试将老戏改革创新。她学的是荀派,但不囿于荀派表演,而是突出自己特长,创造自己风格。
  童芷苓做梦也没想到,正当她主演的《尤三姐》获得成功时,江青却提出了“新社会宣传尤三姐的叛逆精神干什么?”的质问。一场潜在的灾难正在莫须有的罪名下酝酿。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劫难不倒,艺术更上层楼
  二哥寿苓感叹四妹芷苓平生最大的难,就是“文革”劫难。“文革”中她被江青选中出演京剧样板戏《海港》中方海珍的角色。她多次下码头体验生活,可排演了几次都不理想。她感到该剧矛盾冲突设计不合理,她说:“我几次下码头,见扛大包的工人全是清一色男的,看不见有一个女的。戏里偏偏放上一名女书记,这不符合生活真实。”她以为她作为戏中的角色,必须实事求是从生活出发谈塑造角色的合理性。哪晓得《海港》剧组乃是按照江青既定的调子在操作,她无意中得罪了江青还浑然不知。以后,江青又让童芷苓去演《红灯记》里的李奶奶。童芷苓个儿高,显得年轻,形象不对路。青衣不演演老旦,她觉得不合适。由此又惹恼了张春桥。张春桥几次到京剧院煽风点火,扬言说,童家有几个好人哪!
       张春桥一语既出,童芷苓被批斗游街,关牛棚遭毒打,受尽非人的折磨。
  逆境中,她一遍遍回味恩师荀先生的话:“一个艺术家,每一次创造,都不过是一次探索,因此,谈不上什么成功,什么失败,重要的是不停步地去进取。成功是一步台阶,失败也是一步台阶,二者都重要。”回味恩师的嘱咐,童芷苓顿生无穷的力量,眼前非人的一切全都“见山不是山”,她重又沉浸于对角色永不满足的琢磨中。在受批斗写检查的间歇,她还在暗自琢磨戏中的角色。从每一句台词到每一段念白、每一个动作,结合戏中人物的处境,掌握表现角色的力度,深刻挖掘人物性格,几乎达到忘我的境界,及至忘却了身上的创痛和身处的窘迫,艺术给了她生的希望和力量。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文革”结束,京剧界“牛鬼蛇神”陆续解放,童芷苓是最后一个开脱的,为了恢复演戏,她每天早起刻苦地吊嗓子,终于一点一点地发出声来,半年后重又登台唱戏,复活了舞台生命。她学演荀派,并不是一意模仿,而是发挥自己所长,有所改进,有所创造。
  《金玉奴》“推江”一折,她就加强了唱腔和表演。“ 洞房 ”棒打一折,也加重了唱、念。以往这出戏不为观众和演员所重视,自她演出后就成了热门戏。劫后复出,她的表演艺术突飞猛进。
  童芷苓晚年随女儿移居国外,她的“童派国剧研究社”活跃于美国东西部。她将有关中国京剧艺术的演讲带进联合国大厦。她给在上海京剧院演当家小生的侄儿童大强写信,让侄儿为她在国内联系演出事宜,购置演出行头。然而因患绝症,童芷苓终因心力交瘁,1995年7月病逝于美国。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多才多艺童芷苓
      十年浩劫中,上海文艺界在被批斗后都被集中到奉贤海滩边的"五七干校"进行劳动锻炼和思想改造,童芷苓也是其中一员,当时她给我的印象完全是一个朴素、粗犷的北方老大娘,谁也看不出她原来是京剧舞台上响当当、光彩四溢、风姿卓越的著名花旦。的确,提到童芷苓,上海人都会赞不绝口,扮相好、聪明、洒脱、又会演戏。她师从梅兰芳、荀慧生、兼学程砚秋、尚小云,再经过通天教主王瑶卿的点拨,在艺术上打下深厚基础。人们说她具有梅神、荀韵、程腔、尚骨。她是1940年随李盛藻、高盛麟来上海的。1946年再次来沪,在天蟾舞台演出,四天打炮戏是《凤还巢》《锁麟囊》《红娘》《汉明妃》,四大名旦的代表作她-个人全唱了,这一炮便轰动了上海滩,以后她就在上海长期定居下来。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童芷苓艺宗梅、荀,但她不囿于师承,多有创新。她的演出重人物、重生活。她的《金玉奴》当父女随莫稽上任,在舟上金松被冷遇时,做女儿的无限心痛,那种被凌辱的思想感情,叫人看了不禁酸鼻。最后"洞房",荀慧生演出是大段念白,而她发挥自己长处,改为大段三十余句的唱。她的《尤三姐》,生动地塑造了一个刚烈、深沉、辛辣如火的古代女性形象。即使是大家都会唱的《四郎探母》,她演来也不同一般,她的公主不但唱的好,而且时时人在戏中,连怀中的道具"阿哥",她也有戏。这是我所看过的《四郎探母》中最令人难忘的一个。她之所以会演戏,本人的聪慧好学固然是主要原因,但与她艺术上的多方面开拓,兼演话剧、电影,吸取它们的表演方法,融入京剧表演艺术,以及长期与众多艺术名家如周信芳、唐韵笙、林树森、芙蓉草、刘斌昆等同台合作,接受他们影响也不无关系。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有一件事很少人知道,值得一提。那是在60年代初,上海戏曲舞台不景气,大家研究认为剧目贫乏,应当挖掘传统,丰富上演剧目。于是由文化领导部门发动剧团把过去叫座不演的老戏再排练上演,这个举措名叫"翻箱底"。在这号召下,各剧种的老戏纷纷出笼,周信芳也演出了一直被认为是宣扬奴隶道德,搁置不演的《一捧雪》。领导点名要童芷苓上演红极一时的《纺绵花》,可是她不演。我记得领导在一次局务会上要京剧院的一位负责干部去做童芷苓的思想工作,劝她响应号召,可童芷苓就是不演。这之前,她曾写过一篇谈"从《劈、纺》到《赵-曼》"的文章,总结自己艺术上所走过的曲折道路,因此她不愿作违心之举,再走老路,所以这场思想动员终究没有成功。不久,一阵猛烈的左倾风再度刮来,"翻箱底"的举措被否定,那些响应号召者翻身落马,受到批判,而童芷苓却逃过了这一关,说明她具有远见与判断力。她拥护什么,舍弃什么,都是出于真诚的意愿,绝非随波逐流,虚伪作态。当然最后还是难逃十年浩劫,但这条"罪状",她却是避免了。
这是基于她当时的思想认识,今天评判的标准变了,对《纺棉花》自是另一种评价,但她已离开人世,无须再为之折腾了。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大多数人都知道“样板戏”《海港》中“方海珍”的饰演者是著名的京剧演员李丽芳,却很少有人知道第一个扮演“方海珍”的演员是童芷苓。当时《海港》还叫作《海港的早晨》,“方海珍”还叫作“金素英”。童芷苓的弟弟童祥苓则是闻名遐迩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饰演者。姐弟俩都为“样板戏”立过汗马功劳。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姐弟俩却被同台批斗。
        1995年7月6日,73岁的童芷苓病故于美国,临终前还向小妹童葆苓问起她最疼爱的小弟弟童祥苓的近况,当童葆苓告知她,童祥苓在帮儿子开店时,童芷苓长叹一声可惜,便与世长辞了。
       童芷苓在上海工作了几十年,为上海的京剧事业做出了贡献。在“文化大革命”中最早被打入“牛棚”,最晚“解放”,期间受尽了残酷迫害。她生前所在单位上海京剧院和上海文化局却以“童芷苓的问题单位做不了主”为由未能善后,以致灵前冷落,无限凄凉。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都是回忆录惹的祸
        童芷苓究竟有什么问题呢?那还得从1964年说起。那一年,上海京剧院二团准备排演现代京剧《海港的早晨》。艺术上造诣不凡,政治上要求进步,又有京剧现代戏演出经验的童芷苓,很自然地被选中出任这出戏的女一号“金素英”。1964年6月,“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期间,上海京剧二团把《海港的早晨》带到北京继续加工,并在驻地进行过几次内部彩排,得到了北京文艺界的一致好评。江青却一反常态,不但蹊跷地对这出经她提议改编的京剧现代戏骤然失去了热情,看也不看一眼,还对张春桥恶狠狠地说了句,与童芷苓在一个党内,我感到耻辱!
       江青所指是什么呢?此时的童芷苓还不知道,在军统特务沈醉的回忆录中,提及军统头子戴笠过生日那天曾叫童芷苓唱过堂会。其实,在梨园行里向来有“谁当皇上都得听戏”,“唱堂会与政治无
关”的共识,但在那个极“左”的年代,无风还起三尺浪呢,就这轻巧的一笔,日后带给了童芷苓无尽的苦难。
       尽管这样,上海京剧二团还是很希望能够让《海港的早晨》参加现代戏会演,几次试图请江青来审查,她都推说没空,有病。张春桥看了该剧觉得可以,但江青一次也没有来,致使《海港的早晨》没能参加京剧现代戏的汇演。1965年1月,修改完成后的《海港的早晨》经张春桥同意,在上海人民大舞台试验公演。由童芷苓、小王桂卿主演。公演一个多月后,在观众的一片赞扬声中,江青才勉强看了演出。当时她并没有提出什么修改意见。不料,3月8日,张春桥忽然把剧组领导和创作人员召去,板着面孔说,客人(指江青)看了戏,很生气。童芷苓等几个主创人员随后被扣上“抵制现代戏”的帽子,逐出剧组。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剧组改建后,抓紧时间排演,于6月7日在上海艺术剧场进行内部演出, 再次邀请江青前来指导。江青于11日召见剧组人员时,大发雷霆说,让一个最好的演员演“中间人物”,不知什么鬼迷了心窍。尽管这个戏没有了童芷苓的身影,但弟弟童祥苓正是应姐姐童芷苓之邀来剧组出演江青所谓的“中间人物”的。童芷苓感到恐惧,天真的弟弟还问她,“中间人物”是什么问题?童芷苓冲弟弟摆摆手,示意弟弟不要乱讲话。会议结束后,大家沉默散去,童芷苓与弟弟从后台出来,她一路走一路叹息,弟弟不解其意,她轻声对弟弟说,我恐怕完了。对政治不敏感的弟弟尚不知童家即将面临的灾难,童芷苓也不好深说,分手时只对弟弟说了一句,小弟,咱们好自为之吧。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自此,童芷苓被上海京剧院搁置起来,不准她上台演出。她与丈夫陈力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夫妻俩迅速地消瘦下来。生性快人快语,活泼好动的童芷苓整日大睁着一双惊恐的眸子,沉默不语,足不出户。以往亲亲热热的同事和朋友无一人敢来串门。童芷苓思念父母双亲,记挂着弟弟妹妹,可她哪儿也不敢去,生怕家人因为自己的出现受到牵连。尽管弟弟曾经劝慰她说,《海港的早晨》是描写新中国建设的,在此之前根本没有成功的范例可以借鉴,戏搞得不太好在所难免,江青点下名也算不了什么。敏感的童芷苓知道,让江青点了名就意味着艺术生命的完结,政治上的玄奥更是单纯的弟弟所不能明了的。弟弟的话非但没能宽心,反而让她为不知深浅的弟弟更加揪心了。自从1957年“反右”运动中,妹妹童葆苓的丈夫石挥蹈海自杀后,不祥的阴云始终笼罩在童家上空,如今轮到自己了,难道童家兄弟姐妹注定会像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个倒下去吗?那么,下一位无疑就是小弟弟童祥苓了。作为姐姐的童芷苓忧心忡忡,却又无能为力。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一天,弟弟童祥苓兴冲冲地前来看望她,并告知《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一角选中他来饰演时,童芷苓大感意外,这可能吗?这个从天而降的喜迅使她兴奋得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儿地抚摸着弟弟的面庞,嘱咐弟弟要争气,拼上一切也要成功。童芷苓心里明白,此时惟有弟弟演好《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才能洗刷童家“反对现代戏”的罪名。
       “文革”伊始,童芷苓以“美蒋文化特务”的罪名,被红卫兵抄了家,抄出的黄金被抬了出来,童芷苓披头散发地低着头。当其时,房子、汽车早已上缴国家,只留下这点黄金记录着她往日的辉煌了,可她不想对疯狂的人群解释什么。令童芷苓想不到的是,这只不过是她苦难的开始。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前排童芷苓(中)与弟弟童祥苓、妹妹童葆苓.
        ——六和塔下的谜团
       此时,身为“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的江青,大权在握,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除文艺圈中有可能知道三十年代自己作为“蓝苹小姐”在上海滩种种行迹的知情人,企图将了解她底细的人一网打尽,她编织的这个网里全部是当年的旧友和同事。为此,江青找到叶群,叶群又向江腾蛟进行了布置,让军人化装成“红卫兵”,于1966年10月9日凌晨,在上海兵分五路,对赵丹、郑君里、顾而已、陈鲤庭、童芷苓等五家进行毁灭性抄家。抄到的所有材料,一律专程送到北京,交给叶群。这些人查抄得十分细致,尤其是涉及到三十年代“蓝苹小姐”的照片或有关的文字材料,全部收回,片纸不留。收集到的材料,先是放在空军某处,可是江青不放心,后来,又让空军把材料送到了林彪办公室里,由那里的赵秘书当着叶群、谢富治和江青本人的面,在后院的火炉里全部烧毁。
       江青要找的东西就是当年在六和塔下举行婚礼的照片和两本落入前夫唐纳手中的日记,以及五八年她写给郑君里的一封信。江青认定唐纳出国后,这些物品准是留给了他这几位好友中的某一个,郑君里最为可疑,而且自己的手迹还在他的手里。如果说赵丹等人与六和塔婚礼还有关联的话,那么查抄童芷苓的家就不知道江青一伙究竟是如何考虑的。童芷苓虽说三十年代在上海红极一时,与话剧、电影界人士有过些许接触,还曾在《夜店》等多部电影中饰演主要角色,但与蓝苹往来不多,六和塔下更无她的身影,与唐纳的关系更没有密切到可以私藏日记的程度。为什么童芷苓会牵涉其中?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秘密抄家”在粉碎“四人帮”后成为“国案”,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在叶永烈的《江青传》中第一章
“秘密抄家”里详尽地记录了这次抄家的全过程。秘密抄家的主要目标是郑君里,江腾蛟觉得只抄一家目标太暴露,要找几家“陪抄”才能掩人耳目,征得叶群同意后,童芷苓等几家不幸被选中。
       童芷苓自抄家后遭遇厄运。随着弟弟童祥苓扮演的“杨子荣”顺利排练,对童芷苓的批斗就愈加频繁和狠毒。童芷苓常被勒令跪在乒乓球台上,被人揪头发,拉膀子,四周还画着暗喻童家“黑势力”盘根错节的蜘蛛网,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年轻气盛的童祥苓,让他心情烦躁,演不好“杨子荣”,既而从舞台上消灭童祥苓,消灭“童家班”。作为上海京剧院“造反派”头子的于会泳还恶意唆使后楼学馆的学生们,以极其残暴的酷刑拷打童芷苓等几个被揪斗出来的人。顷刻间,上海京剧院学馆成了人间地狱。童芷苓常常被“造反派”当成棒球打过来又打过去,还被装入麻袋在楼梯台阶上反复拖拽,几次被抽水马桶里的水冲击得背过气去。种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酷刑让人不忍目睹。童芷苓常常遍体鳞伤、血迹斑斑。每次折磨过后,她都悄悄地让护士用沙布把伤口包扎好,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伤痕,尤其怕冲动的弟弟知道。瘦弱的童芷苓咬牙忍受肉体的折磨就是担心弟弟忍无可忍上了“造反派”的当。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姐弟相残只因一封家书
      1966年,《智取威虎山》晋京演出,得到毛泽东的肯定,兴奋的童祥苓在给妻子的信中,顺便也给他的姐姐童芷苓写了几句话,因为他知道,姐姐对悬系着童家人命运的《智取威虎山》一剧的动向很是关心。弟弟首先告诉姐姐,主席看了戏还改了词,然后他写道,我们文艺工作者,应积极去表现工农兵,我希望姐姐若有什么问题就交待,但我相信姐姐不是坏人。
       不料,这封信落入了“造反派”的手中,就这几句简简单单的话语竟成了弟弟为姐姐翻案的白纸黑字的铁证。童芷苓知道糊涂的弟弟闯下大祸了,童家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果然,弟弟刚一返沪,姐弟俩就同台被批斗。连远在北京的妹妹童葆苓也未能幸免,年迈的父母双亲更是被惊吓得主动带领红卫兵查抄早已一贫如洗的家。
       为了保全弟弟及全家人,童芷苓决定牺牲自己。可她几次派丈夫陈力前往弟弟童祥苓的家, 均未成功。1967年的一天,姐夫陈力终于披星戴月悄悄地进入了童祥苓的家,传达了童芷苓的话,姐姐说,看到弟弟被连累,她非常难过,她吩咐弟弟一定要揭批她,哪怕一次也行,事已至此,大家何必同归于尽。倔犟的弟弟哪里肯听从姐姐的劝告?姐夫陈力临别时无奈地说,童芷苓为一家人的命运都操碎心了。暗示童祥苓别再犟了,想法儿活下去最要紧。深夜,斗争大会在《海港》剧组举行。当批斗到童芷苓时,童芷苓如愿地看到弟弟主动起身,缓慢而机械地交待了与姐姐见面和通信的问题。弟弟终于听话了,肯揭批姐姐了!心慰与心痛同时袭来。童芷苓把自己的前半生想了几个来回,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竟要面对这般的骨肉相残?
       童芷苓,祖籍江西南昌,1922年8月21日生于天津。10岁开始学艺, 不久便以她的勤学敏悟、表演传神而得到前辈名旦王瑶卿的赏识,由此打下深厚的旦角艺术基础。1936年,她搭班演出,一经登台,即显露头角。翌年,应南京大戏院之聘,南下献艺,以舞台新星享誉金陵。抗日战争爆发后,她随戏班辗转南方各地,所到之处广受欢迎。1939年,童芷苓组建“苓剧团”,即后来的“童家班”,在天津连演3个月,声名大振,当时天津《庸报》有《名坤伶童芷苓特写》一文,给她的表演技艺以颇高的评价。同年,她在天津拜荀慧生为师。在潜心研习荀派艺术的同时,还兼学梅、程、尚各派。三十年代,她经常演出《红娘》、《金玉奴》、《香罗带》、《红楼二尤》、《钗头凤》、《鱼藻宫》等荀派戏,以及《天女散花》、《贵妃醉酒》、《生死恨》、《凤还巢》、《抗金兵》等梅派戏。她戏路很广,表演既讲究规范,又注重运用传统的程式来创造角色,因此被誉为
“荀派梅唱”。1943年春, 她的一出《纺棉花》轰动沪上,在上海6个月的演出期间,该剧上演了149场,场场爆满。1945年,她正式投师于梅兰芳门下,在表演艺术上得到进一步深造。五十年代以来,童芷苓结合自己的表演特点,对《红娘》、《金玉奴》等传统剧目的舞台演出作了更为合理的艺术加工和处理,使人物性格更丰满、完整。她又成功地塑造了尤三姐、王熙凤、武则天、谢瑶环等性格各异的古代妇女形象。她还是解放后最早出演现代戏的演员之一。她主演的大型现代戏《赵一曼》,运用京剧艺术形式,成功地塑造了现代女英雄的形象,受到抗联战士的热情赞扬。1961 年她又主演了农村题材的小喜剧《送肥记》,以生动、风趣的艺术语汇,塑造了农村妇女钱二嫂的形象,深得观众好评。1957年,由童芷苓挑头组建的“童家班”由于弟弟童祥苓、弟妹张南云的回归,与原来的大弟童寿苓、妹妹童葆苓汇合一处,更加壮大了力量,在上海更是赫赫有名。想不到多年的努力,竟成了百口莫辩的“罪行”,自己成了“美蒋文化特务”,“童家班”成了“反动封建帮派”,连累了童家,更连累了她视为珍宝的小弟弟童祥苓。面对向来正直坦荡的弟弟违背心愿地揭批自己,童芷苓思绪万千,是她从洪水中救出了弟弟,是她引领弟弟走上京剧舞台,是她邀请弟弟回上海参加“童家班”,也是她强迫弟弟昧着良心揭批姐姐。童芷苓知道,她的每一声啜泣都如尖刀般刺入弟弟的心肺,她强忍着,但终于还是嘤嘤地无助地哭出声来。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盖棺仍未定论
       1976年10月,粉碎了“四人帮”,本是举国欢庆的时候,母亲却到了弥留之际,童家兄弟姐妹终于在母亲的病床前吃了一顿团圆饭。童芷苓声泪俱下地对亲人们诉说着“文革”中的悲惨遭遇,连连感叹活下来可真不易呀!在清理“文化大革命”遗留下的冤假错案时,上海京剧院的其他被揪斗的人员均获得平反回到了原单位。一心盼望平反的童芷苓却愿望落空。弟弟曾是江青点名让他饰演“杨子荣”的,因此被认定为江青的亲信再次遭到审查。历史竟然如此富有戏剧性!以前她连累了弟弟,如今弟弟又连累了她。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进入八十年代,童芷苓虽然回到上海京剧团,恢复了演员身份,没收的财产也相继退还给她, 尽管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但关于她的历史问题有关单位却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童芷苓精神上饱受的疮痛无人负责,更无人赔偿。这一时期,童芷苓多次赴香港、美国等地访问演出,与国内外京剧同行合作演出了《宇宙锋》、《大闹宁国府》、《梅龙镇》、《坐楼杀惜》、《金玉奴》等传统名剧。1987年访美期间,纽约亚洲协会为表彰她从事京剧艺术50周年的辉煌成就,以及她访美期间为推广中国京剧、促进中美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特向她颁发了“杰出艺人奖”。同年5月,童芷苓离开了上海这座把她一生的泪水都流干了的伤心城市,定居美国。期间, 童芷苓只回国一次看望弟弟童祥苓,送了一大包西洋参,嘱咐弟弟保重身体。此后再也没有回国,直至客死异乡。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02年,童芷苓的骨灰由儿子陈吉送回上海,安葬于福寿园钟灵苑,终与丈夫陈力长眠一处。墓碑上镂刻着盛装的童芷苓,飘飘然似在天国歌唱, 耳边依稀回荡着她那句心愁百结的[四平调]:那失路的英雄别具悲怀。这是童芷苓扮演的柔情似水,性烈如刚的“尤三姐”初见到在《宝剑记》里客串林冲的“柳湘莲”,一见倾心,看戏归家,仍念念不忘,细细品味,深深思慕,以致情不自禁地高歌起舞。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不成想这竟成了童芷苓一生的谶语了。
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上海福寿园陵园童芷玲墓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