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2017-04-27 15:50:41|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百岁自叙:我的父亲
      我的祖籍是河北省涞水县的山区,祖父宋老荣是棵“独苗”,他二十多岁成家后生下一个女儿,这是我的大姑妈,相隔了四十年后他在外面和另一个女人生下了我的父亲,由于祖父在花甲之年老来得子,就给父亲取名叫“六十儿”,乳名小六子,还有一个小名毛毛。我们家祖辈在乡间务农,农闲的时候就以糊灯笼为生。我祖父年纪大了没有能力照管这个年幼的儿子,就由我的大姑妈抚养这相差四十岁的小弟弟。大姑妈开了一个小油盐店来维持生计。父亲长到七八岁,就被送到地主家放牛。
  那年间,我们家乡一带经常有草台班的演出,父亲除去拾粪放牛,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班子里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演戏。也是因为看戏,我父亲爬上树看得入迷,把牛给弄丢了,无法向东家交代,只得跟着戏班离开了家乡,这样一来是有口饭吃,二来也能学戏。
  有位叫薛古历的艺人见我父亲长得清秀斯文,就教他学习旦行戏,这位艺人的艺名叫“瘸狐狸”,体貌长得虽有缺陷,但在台上的艺术非常好,当年盖叫天都看过他演戏。后来我父亲进了永胜和科班,排名叫宋永珍,因为小名叫毛毛,又是唱旦角的,所以老师就给他起了个艺名叫毛毛旦。
  父亲进了永胜和科班如鱼得水,悟性很强,不到十岁就能登台献艺了,经常演的拿手戏有《红梅阁》《紫霞宫》《大劈棺》等。从此毛毛旦的艺名就伴随着父亲走过了一生。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宋宝罗的父亲宋永珍(艺名毛毛旦)
  按照当时(晚清)科班的规定,孩子学戏要签“生死合同(学戏八年,满师后还要给科班效力两年,在此期间,生死不管..)”,这实际就是卖身契
  我父亲(宋永珍)和他的师弟樊永在不甘心被班主当摇钱,两人商量后出逃到张家口一带搭班演出,后来“永胜和”班主知道了他们下落,就追过去要抓他们回去,一番打斗后,我父亲他们用舞台上的道具居然打伤两个,打死了一个,被送进了大牢关押。
  幸好当时的县太爷审案子的时候,认出了我父亲是演戏的“毛毛旦”,觉得他们还是孩子,也不是蓄意杀人,就开脱了他们的罪行,放走了他们。
  以后我父亲就一直以演戏为生,并且一路走红,由于他文武兼备、艺术精湛,“毛毛旦”的艺名也越唱越响,还曾进入宫廷唱戏,当过“御戏子”。
  父亲成名后还拜在了“十三旦"侯俊山的门下深造,这让他愈加声名显赫。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宋宝罗与母亲宋凤云 摄于1983年,时年老太太95岁高龄.
《京师梨园轶事》:京剧界第一位女丑
  早年戏班的演员均为男性,无论演何剧目,凡戏中女性角色,均由男演员扮演。直至庚子年(1900)以后,女演员才逐渐崛起,但那时尚不许男女演员同班混杂演出。清末民初时,女子班社盛行,多为二黄、梆子两下锅。她们克服生理障碍,练出了一身过硬的本领,以其惊人的技艺,赢得了内外行的赞誉,生、旦、净、丑,文武各行都涌现出不少著名演员。直至上世纪20年代中期以后,才允许男女同台合演。此后女演员多工旦行,生、净、丑多由男性扮演,亦有不少人因结婚生子遂息影舞台,女班社也因此逐渐衰落,尤其女武生、女花脸、女丑角也就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了。
  女丑宋凤云(1889—1983),原姓杨,为女性演员较早的一位,是登上京剧舞台的第一个“女小花脸”。宋氏自幼从“毛毛旦”宋永珍习梆子花旦,后改京剧。宣统元年(1909)以“金翠凤”艺名在沪演出,年仅20岁,由于扮相俊美,嗓音甜润红极一时。曾与坤伶老生元老恩晓峰合演《十八扯》,恩饰孔怀,宋演秀英,戏中兄妹串戏,生、旦、净、丑,昆乱皆精,学来惟妙惟肖,当时轰动上海滩。
  1913年,因次子年幼,金翠凤与宋永珍由上海乘船经天津载誉返京,不料,行至途中宋永珍因误中奸计,不仅输光了钱财,搭光了演戏行头和首饰衣物,还被赌棍纠缠不放,追讨赌债。幸而抵达天津时遇到宋的师弟程永龙从中周旋,经宴请并为购买返航船票,才将赌棍打发回去,宋氏一家得程资助方返京城。
  但遭此变故后,金翠凤因急气交加,致使嗓败,一时难以恢复,当时坤班尚无专工丑角演员,为了生计改唱丑角,并更名为宋凤云,成为京剧史上第一位女丑演员。除在“奎德社”搭班演出外,刘喜奎、小香水、金钢钻、鲜灵芝、晚香玉等坤班亦争相聘请,因不便推辞只得到处赶场。
  1919年,北京香厂路西南角建起了一座“城南游艺园”(今“友谊医院”院内),是女演员演出的主要场所,诸如恩晓峰、李桂芬、金少梅、碧云霞、雪艳琴、孟丽君、孟小冬等相继在此演出。老板彭秀康闻之宋凤云大名后,这位南方人不惜重金登门礼聘宋氏出演。宋凤云在游艺园日夜演出,即使在身孕重期亦不得闲。由于她口齿清楚又极会演戏,举凡丑角应工之戏,包括彩旦在内,无一不精。不仅演传统戏,亦演新编戏。她苦于无文化,每排新戏,都是在家由子女念本子,自己默记在心。由于她聪慧过人,临时“钻锅”即可登台。她演戏且不论是当主角,还是配演都极见光彩。她在《钱秀才乱点鸳鸯谱》《一念差》《一元钱》等戏中扮演的角色,颇受赞誉。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1925年,一日正当演出之时,戏园的楼上包厢突然坍塌,将一位燕二小姐砸死。此后戏园虽经修复重新开业,却远非昔比,这座根据上海的“大世界”仿建的游艺园,遂逐渐消亡,前后仅十几年光景。宋凤云在此前后演出共达7年之久。
  当年,宋凤云誉满京城,一批梨园名角环绕周围,颇见气势。例如,梁花侬、孟丽君等均称宋为婶娘,孟小冬则以义女身份事之。l928年,宋氏一家从寄居天桥的迟家胡同迁入延寿寺街的三眼井(今三井胡同)新置宅院。她自离开游艺园后,除在京城演出外,亦应邀赴津门等地演出。曾与次子益俊(后更名宋遇春)在东北合演《骆马湖‘酒楼’》,子饰黄天霸,母饰酒保,传为一段梨园佳话。后因两子均已成家,况亦有了隔辈之人,即很少演出了。虽曾与子女组班赴外演出,仅以管事为主。七七事变后即息影舞台。1983年以95高龄谢世于上海,遵其生前遗愿,葬于苏州凤凰山公墓,墓碑上刻着“杨凤云之墓”,至今完好无损。
  宋凤云之夫宋永珍即久负盛名的河北梆子旦角演员“毛毛旦”,l873年生于河北涞水县一个以糊纸灯笼为生的家庭,长得眉清目秀活泼可爱,5岁丧母,7岁又亡父,村里人可怜他是孤儿,便时常周济于他,他是靠吃百家饭才得以生存,父老乡亲总想为他找个出路。他很喜欢戏曲,恰巧有个戏班到此演戏,大家商议不如把他送进戏班,他也满心欢喜,就这样他进了“永胜和”科班习梆子旦角,排名宋永珍,与程永龙、刘永奎、李永利(李万春之父)等为师兄弟。由于他勤奋好学又极为刻苦,很快便能主演《金水桥》《双锁山》等戏。l6岁即搭班演出,改艺名为“十六红”。由于他性格直爽爱管闲事,曾两次被权势之人送进县衙,为此“十六红”名声在外,各个戏班均不敢聘用,道他毛手毛脚容易招惹是非,一气之下索性把艺名改为“毛毛旦”。
  他只身闯荡山西、河北等地,后于张家口拜在“老十三旦”侯俊山门下深造,技艺更非同一般,《红梅阁》《紫霞宫》《大劈棺》为其拿手杰作。后经侯师举荐,进京投奔“响九霄”田际云,搭入“玉成班”,与黄月山结为莫逆之交。一出《红梅阁》享誉京城,因其能戏颇多,戏路极广,曾被选入升平署,后因在宫内偷摘葫芦,被主管太监发现,不仅挨了毒打,进宫腰牌还被收回,被革掉了宫里的差事。
  毛毛旦离开玉成班后,便到关外搭班,红遍东北。正当他享誉盛名之时,贤妻亡故沈阳,为此心情极度悲伤,以致情绪消沉无心演戏,以赌博排解愁烦。友人劝他若再如此下去,岂不毁了自己前途?时有吉林富绅牛子厚欲办科班,他得知后,便托人捎信儿阐明自己见解,不久牛子厚派人来到宋氏下榻之处,言明请他暂勿离开此处,一切费用由牛氏担负,届时定会有专人前来接他前往共事。谁料事隔月余杳无音信,忽一日有两人登门送上300现大洋,让他算清账目并置办服装,由于他为人忠厚老实,误以为来人即牛氏所派,未及深究细问,遂乘来人之车随同前往。行程数日方抵达彼处,在此巧遇牛家之人,方知前来接他之人非牛家所派,又见大街之上两个戏院遥相对望,且都用醒目大字标写京城名角“毛毛旦”演出拿手剧目进行宣传,形成对垒之势,宋当即料到其中定有跷蹊,这下把他急得不知所措,原来是接他的戏班钻了牛氏的空子,闻风而动抢先一步,牛子厚问明情况后,表示宋既然使了人家钱,可暂先到对方演出,但望宋氏将这边广告亲手摘下,宋因急火夹攻窝下闷气,当晚勉强演出《红梅阁》,场内座无虚席,原来全是牛家的观众,并言道:“只要毛毛旦在此唱一天,我们就‘捧场’一天,所有座位全包了!”言外之意就是别人休想来看,此事形成僵局。谁知宋氏第二天突然牙痛难忍,言语困难饮食不下,数日过后仍不能演出,班主见此立即变脸“端茶送客”,毛毛旦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牛氏得知立即将他送往医院,经诊断为牙疳之病,特请日本大夫为其手术重安假牙,后经调养方愈,所用费用全归牛氏承担,毛毛旦深感牛子厚之情。
  庚子年后,毛毛旦回到京城,曾先后与李吉瑞、马德成、尚和玉等搭班赴烟台、威海、天津等地演出。在上海演出《紫霞宫》《大劈棺》《红梅阁》等戏上座极佳,其武打翻扑名噪一时,踩跷下桌抢背令人赞不绝口,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后与宋凤云结为夫妇,以为夫人管事为主。
  1942年,正当其四子两女均已享誉舞台之时,他却因心肌梗塞而突然病逝,享年70岁。宋凤云正同子女由津欲赴沪演出,得此噩耗立即返回京城,但次子遇春因演出合同未满,又无合适替换人选,不能立即返京奔丧。前往灵前吊唁的戏曲界名家及生前友好,连日来络绎不绝,尚小云亲率荣春社部分弟子前往灵前叩拜,宋遇春返回后,由其师李洪春等出面,由当时外二区警界一位文书前面开道引路,灵柩从繁华的大栅栏街道穿行,沿路两旁均设有茶桌,这在当时是极为稀少的场面,又绕道迂回樱桃斜街的“梨园公会”,送往陶然亭松柏庵梨园义地安葬。后因沈玉斌于该地建立“艺培戏曲学校”,迁坟至南苑集贤村。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京剧坤伶第一名丑_____回忆我的母亲宋凤云
          我父亲(宋永珍 艺名:毛毛旦)一生有过两次婚姻,前妻是成名以后娶的,她是再嫁的,当时还带过来一个男孩小名叫顺儿,年龄比我母亲(宋凤云)小不了几岁,顺儿也学过戏,唱文武老生,曾经演过《走雪山》《截江寺斗》等戏,我小时候他经常把把扛在肩上洪我玩耍。等我大了以后他就失去了音信。父亲的这个前妻,很早以前就病故了。
  说到我母亲(宋凤云)和父亲的结合,这场婚姻似乎还有些传奇里色彩,我母亲本姓杨,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旗人家庭,她父亲和叔叔都在宫里当差做官,家里很富有,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小姐。母亲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五个妹妹,她人长得俊俏,眉清目秀,性格泼辣、洒脱,说话办事都很干练。
  那时候的王公贵族都爱看戏,母亲在大人们的熏陶下,对当时风行的河北梆子和京戏都很感兴趣。当时我父亲在京城已经唱得很红,自然也就成了大小堂会争相邀请的好角,妈妈为此多次目睹了毛毛旦的艺术风采,从心里仰慕这个唱旦角的年轻人,旧时代的女孩子十儿岁就要谈婚论嫁,当家里准备给她张罗终身大事的时候,她却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表示要嫁给唱戏的毛毛旦。
  母亲的决定在那个讲究封建门第的旧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事。父母之所以能顺利成婚,其原因之一是父亲毛毛旦的舞台风姿的确美丽动人,母亲完全被他的技艺迷住了。她敢于爱,尽管当时母亲只有十六岁,父亲三十二岁,他们的年龄相差一倍,而且父亲还有过一次婚史,但是母亲决心已定,非毛毛旦不嫁。她敢于冲破门第观念,和封建家庭一刀两断,姥爷全家虽然百般阻挠却无济于事;再者,清末社会结构动荡剧烈,母亲的家已败落,经济十分窘迫,这也是促成母亲能和父亲顺利成婚的客观原因。
  出身于高门大户的母亲,自嫁给我父亲以后,并没有甘心做一个家庭妇女,她凭着自己的聪颖和好学,竟跟我父亲学起了戏。父亲看到母亲有一条又甜又亮的好嗓子,身材、相貌也都不错,符合演青衣的条件,于是就手把手教她身段、唱腔。由于母亲酷爱戏、悟性好,所以学起戏来非常快,不到两年的时间,不仅以“金翠凤”的艺名成功“下海”,成为专业的河北梆子艺人,而且很快就唱红了大小戏园。打此以后,我母亲就跟着我父亲走南闯北,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好不风光,遗憾的是“夫唱妻随”的好日子并没能持续很长时间,因为父亲在一次演出中出了严重失误……
        母亲(宋凤云)改行唱丑角之后,在圈里逐渐小有名气,这时我大哥才上小学,二哥(文武老生宋遇春)刚断奶,由我爸爸带着,家务事就全归顺哥哥(父亲前妻之子),而母亲每天学戏、演戏,到哪里去学呢?我爸爸给她想办法找了两个人:
  第一个是比我爸爸大两岁的“把兄弟”高四保(高庆奎的父亲),高四保虽是唱梆子丑行出身,可是他肚里的东西很宽,经多识广,梆子、京剧的丑行角色都难不倒他,高四保平时就管我母亲叫“弟妹”,想学什么就毫不保留地教给了我母亲。
       第二个是王长林,他是同潭鑫培、杨小楼等同台合作的名丑,他管我母亲叫“小嫂子”,像《问樵闹府》《打渔杀家》等戏里的丑角部是跟王长林学的。那个时候余叔岩、杨小楼都不大演,所以王长林有空闲给我母亲说戏,母亲也肯学。按当时的情况不学也不行的,有时候上午学戏下午演,有时头天学戏二天演,不管演得好、演得差,反正当时所有“坤班”里就只有母亲一个丑角演员,她不演的话就没第二个丑角可代替的。
辛亥革命爆发以后,女子戏班在北京城陆续出现好儿个,我母要是是在奎德社和城南游艺园。那时候,北京前前门大栅栏有个庆乐园,这就是坤班奎德社经常演戏的场所。奎德社的负责人名叫杨韵甫,艺名“还阳草”,原来也是位河北梆子旦角名家,他既能编,也能导这个坤班,是京剧、梆子两下锅,不仅演出传统戏,还上演了大量新编戏,并以此为号召,譬如《春阿氏》《少奶奶的扇子》《茶花女》等,她们所演的新戏,结合现实,很有时代精神,深得观众赞赏。
  我母亲也曾在《钱秀才乱点鸳鸯谱》《一念差》《一元钱》等戏中扮演角色,除去奎德社,北京的城南游艺园也有个京剧坤班。在这里演出的京剧演员就先后有雪艳琴、琴雪芳、碧云霞(谢虹雯的母亲)、孟小冬、孟丽君等这些在当时部是不错的演员,配角也相当齐整,而“丑角、彩旦”就只是我母亲(宋风云)。
  当时的城南游艺园票价是大人两毛,小孩一毛.可以从早上玩到夜里十一点。京剧场先是男女分座,后来池子里设了两个包厢,每个包厢里两张椅子,一条板凳,可坐五个人,卖两块钱。城南游艺同上演的大都是传统剧目,白天是折子戏,晚上演出连台本戏,如《狸猫换太子》《华丽缘》等,天天客满,名伶碧云霞等人在这里就很红,她演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很能叫座,恩晓峰也和我母演过《十八扯》,我母亲演兄长。《十八扯》《盗魂铃》《花子拾金》等戏,不是靠剧情,而是靠演员的个人技巧来招徕观众,如果艺人功力不深,观众是绝不买账的,母亲非常聪叫,学什么像什么,几年实践下来,她的“丑角戏”越演越精彩,她和恩晓峰合演的一出《十八扯》也曾轰动一时,圈内人公认她是“京剧坤伶第一名丑“,可见母亲的艺术之精。
经济上,这两个戏园子就前后保了我母亲十七年。在城南游艺园演戏,演员都是包银制,我母亲从一百五十块大洋涨到一百八十块大洋,另外还经常有堂会赚外快,合起来每月的收入不下四五百元,收入已不算低。就这样她把我们兄弟姊妹一个—个拉扯大了。
  因为母亲在戏曲界很有名气,所以大家戏称她为“名妈”。不少青年坤伶都慕名拜她为干妈,比如:孟小冬、碧云霞、孟丽君、张蕴新等。她们的成长和成名,都跟干妈对她们的培养、教育分不开的,她们对这个干妈也都怀有深厚的感情。?
     我再补充一些老母亲(宋凤云)的资料,关键她是跟(高庆奎的爸爸)高四宝学的丑角,梆子丑角,后来又跟我爸爸的把兄弟王长林学了丑角的技巧,白天学晚上就上台演出,都是“现钻锅”的,就是要为了能在舞台上能有一席地位。我妈妈那时在城南游艺园有十姐妹,大致上是:
老大:是筱兰英;
老二:是恩晓峰;
老三:张素琴;
老四:是我的老妈妈;
老五:是余紫云;
老六:九月菊;
      再往下我就记不清了,虽然都是女流之辈,但“十姐妹”各有绝活,比如余紫云,她是女武生,在台上无论怎么开打,脚下的部位一点都不会变动的,非常的精确,袁世凯封她为“武生女状元”。唱潭派的筱兰英,唱汪派的是恩晓峰,都是头牌角儿,我妈妈唱丑角也是第一,开辟了女丑第一号演员。
       父亲宋永珍(艺名:毛毛旦)和母亲宋凤云结婚后,两人都热衷于演艺事业,并以此为生,然而“夫唱妇随”的好日子过了两三年后,有一次父亲在演出他的拿手好戏《大劈棺》时(这出戏他有个绝活,就是要从高台上翻下来),不想从来不失手的他,在这次在向下翻跟头的时候,衣服刮倒了高台上放着的的灵牌,于是整个人失重落地,不但摔伤了腿,而且因为摔下来的时候脸部正好朝下,下巴骨也磕坏了,做了锯骨手术。父亲是唱旦角的,下巴被锯就是破了相,也就不好再登台演出,之后只能帮助我母亲张罗做些幕后的事情。这样一来,家庭的一切重担只能落在了我母亲的身上。
   那时父母在上海滩演出,我的大哥宋紫君刚刚两岁,母亲又生下了二哥宋遇春。为了赚钱养家糊口,我母亲没等出满月就再次登上舞台,到浦东那边的戏园子去唱戏,每天要打从黄浦江过来过去,风很大,结果身子受凉,嗓子也哑了。从此,一条脆亮的嗓子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演青衣戏主要是唱功,嗓子坏了这青衣戏就无法再唱,但也不能在上海坐吃山空,只能回北京再想办法考虑以后的路怎么走。就在坐船回北方的时候,我父亲和同船的人赌博,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还要被带到浦东去吃官司,就在这走入困境的时候,幸好在上海演出的师哥程永龙给予了大力帮助,他托人让父母他们乘免费轮船经天津返回了了北京,租住在天桥附近的施家胡同4号。
        一家子总要吃饭,母亲和京剧名坤伶筱兰英在南方同过几次班,有交情,这时就找到筱兰英帮忙,筱兰英一口答应。妈妈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下定恒心,只要有班搭扮宫女、跑龙套都干,在商量戏码的时候,筱兰英提出唱《失空斩》,戏中有“报子”再赶“老军”,是两个丑角演的,班子里有个青年姑娘不会这角色,而我母亲从小就听谭鑫培的《失空斩》,这个报子、老军她都会演,就自告奋勇说我能来,演的时候,还很好地完成了。
  第二场是筱兰英的《探母-回令》,我母亲扮演丑角的国舅舅,没想到效果出奇好,从此她就下定了决心,往丑角、彩旦里钻研,这个时候开始,母亲把之前的艺名“金翠风”改成了“宋凤云”。
  虽然下决心成改丑角,但也不是一帆风顺,有种种的困难存在,一是底子太薄没学过,二是这丑行太复杂,戏路太广了,天天都有难关。筱兰英能唱的戏太多,凡是潭派她都能演,如《打渔杀家》《问樵闹府》《打棍出箱》《奇冤报》《一捧雪》等,每一出戏的丑行角色都很重要,妈妈是应工“丑行”了,不能说因为“不会”而不演,开始的时候真是急得不得了,饭也不下,觉也不好,天天赶鸭子上架,但也都挺过去了,后来,在行里的名气也逐渐越来越响。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我的兄弟姐妹
         我母亲(宋凤云 艺名:金翠凤)先后生养过十个子女,长子宋紫君,次子宋遇春,三子宋义增,我是第四子。我上面有个姐姐早年夭亡。我下面有大妹宋紫萍、小妹宋紫珊。另外,还有三个弟弟,不幸都早年亡故了。妈妈要养育这一大堆孩子,生活艰辛可想而知。她非常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把家庭治理得井井有条。我在家里的男孩子中排行老四,最小,所以在以后的生活和艺术道路上,三个哥哥或多或少也都对我有着一定的影响。
 我大哥名叫宋紫君,生于 1909 年。按说他是宋家的第一个男孩儿,理应子承父业,但是他没有干上演员的职业,却做了一名琴师。这也是缘于一次的偶然事故。大哥小的时候,我前娘带过来的那个哥哥,总爱把他扛在肩上玩耍,有一次上楼没小心,结果把大哥从楼梯上摔下来,脑袋磕到了地上,从那时候起,他就留下了反应迟缓的后遗症。由于这个原因,我父母就没让他学演员,在供他上学读书的同时,请来了拉胡琴的老师穆之田教他学琴。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大哥拉琴很有出息,手音好听,而且其他乐器也样样拿得起来,尤其吹得好。等我学戏登台,他就成了我的专职琴师,平时给我吊嗓子,演出为我操琴,配合相当默契。我挑班以后,他还负责管理我的账目,我们一直合作了好多年。
       二哥(宋遇春)从小进北京群益社科班学艺,排名宋益俊。入科后,先学武生,后学老生,主要是向张玉峰先生学黄 ( 月山 ) 派武生戏和天霸戏。功夫扎实又全面。像黄天霸这类短打戏,他全能唱,靠把戏如《挑华车》《长坂坡》《铁笼山》等,都是他的拿手戏。他既能演主角挑大梁;又能演配角,所以他的外号叫"生行不挡",这就是说他在生行方面样样拿得起,难不住他。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宋遇春夫妇.
 小时候二哥宋遇春也曾教过我一些武功,如打把子、起霸、趟马等基本功,我的武功也得益于他。自从我患眼病以后,他就自己单干挂宋遇春扮演关羽头牌,后来成了名演员。当时尚小云剧团、李万春剧团等都争相聘用他。年轻时受到素有"活关公"之称的李洪春先生赏识并被收为弟子,为感师恩从此改名为宋遇春。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二哥在京剧界颇有名声,能唱的戏很多,功底也扎实。新中国成立前,二哥曾任北京荣春社科班教习。新中国成立后,他任江西上饶京剧团团长。1994 年春,二哥在北京逝世,享年八十四岁。他在患病期间,我曾去北京探望,我们手足情深。二哥留下三子,长子慧良,中国戏校毕业,后在兰州市京剧团当团长。次子宋锋,是国家京剧院的武生演员,现在担任国家京剧院的编创、导演,还有三子名叫惠鹏。如今,宋锋的女儿宋奕萱也学习京剧,宋奕萱现在国家京剧院唱青衣、花旦。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孙辈 宋奕萱(新安驿)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三哥(宋益增)比我大三岁,我六岁时跟他一起进北京金鱼池精忠庙小学读书 ( 北京城南有座“精忠庙”,过去“梨园公会”就在这里,后来改成小学校 ),那时候我母亲(宋凤云)在“城南游艺园”演戏。
       那里我每天从中午到晚上都在戏院里,母亲只能在演戏间隙就带一下我和妹妹。我经常带个小凳子,坐在“场面”上鼓师后面看戏,看累了,就睡在衣箱上,就这样我学会了好几段老戏,唱来还有滋有味。这段童年的生活,为我今后学京剧打下了基础。
         由于我年纪太小,只能每天跟着三哥一起玩耍。三哥从小是个淘气鬼,经常带着我逃学,去听相声看变戏法。一次,三哥又出坏点子把我和他的书包藏在阴沟(下水道)里,那天下大雨,两个书包被水冲走,把阴沟堵死了,弄得天桥一带闹了大水。我们狼狈地回到家中,三哥被父亲狠狠打了一顿。
     学校老师因为三哥带头逃学,罚他站墙角儿。他顽性难改,不好好念书。十天中老师要到家告状三次,他几乎天天挨打,有一次居然闯下了大祸。
       那一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按当时的旧俗,这一天小孩子都要举着莲花灯游街庆祝。三哥专门喜欢收集小蜡烛,将它们藏在精忠庙内的大柱子里面。那天放学后,他用火柴点燃了大柱子里面的小蜡烛,觉得好玩极了。不料火势很快蔓延开来,他尚未到家,好端端一座精忠庙就被烧光了。此事闹大后当局查明是三哥干的,北京市教育行政当局下令将他开除,明令全市小学谁也不准接收他。这样一来,连累我也不能上学了。
        那时我父亲是“群益社”科班的董事,靠着这个关系,继二哥之后,三哥也被送进了这个科班里。(备注:“群益社”科班为“梆子、二黄”双下锅的科班,社长系素有“梆子梅兰芳”之称的崔灵芝和薛子玖、孙培亭、王喜云、马阔海、丁子恒、马全禄及商界刘兴周、田子衡等十家股东于1918年创办的科班。)
        三哥进了北京群益社排名“宋益增”,成了梆子"四大名丑"之一刘义增的弟子,专攻小丑、彩旦。后来为感谢恩师栽培,就改名为义增。三哥聪明过人,记性特好,能过目不忘,会戏甚多。我和三哥的关系一直很好,虽说三哥从小顽皮淘气,可是他对我一直是非常关心。
        20 世纪 40 年代我去上海演出时,三哥就陪我演戏、排戏、说戏。在"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中.我们都受到冲击,他对过去文艺战线上那条极"左"路线极为不满。"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就提前退休了。可是每当我演出时,他总抱病为我排戏、说戏、把场。他的退休工资不高.三嫂又没有劳保待遇,我每月给他们一些补助,也是尽尽做弟弟的一份情谊吧。
        1997 年春,三哥和三嫂,由于年老多病,医治无效,在同一个月先后去世。三哥享年八十四岁,三嫂享年七十二岁。我从小就和三哥长期相伴,和他同台演出,受益不少。在我变嗓前后十年时间内,三哥在天津中国大戏院当"基本演员",所有南北名角来天津演出,他都和他们配演过。他戏路广、人缘好,人们称他为"戏包袱"。
        三哥病逝以后,我心里非常悲痛。我感到最难过的是,他一肚子的艺术经验和资料,没有人替他记录下来。这是一笔难以弥补的损失。我深感对那些老艺术家,生前就该有人记录、整理他们的资料,这些资料对后人极有借鉴作用,等到故世以后,那就来不及了。三哥收了几个徒弟,跟他学了一些东西。但毕竟是极有限的。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内心感到十分痛苦,老艺人的经验,也算是无价之宝啊 !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三哥病逝以后,我心里非常悲痛。我感到最难过的是,他一肚子的艺术经验和资料,没有人替他记录下来。这是一笔难以弥补的损失。我深感对那些老艺术家,生前就该有人记录、整理他们的资料,这些资料对后人极有借鉴作用,等到故世以后,那就来不及了。
        三哥宋义增收了几个徒弟,跟他学了一些东西。但毕竟是极有限的。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内心感到十分痛苦,老艺人的经验,也算是无价之宝啊!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我的小妹宋紫珊
  我的小妹宋紫珊,1929年(农历已巳年)11月22日出生于北京,因为正是冬至日,所以乳名叫至子,母亲共生了我们弟兄十人,小妹排行在老九,我还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都幼年夭折了。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5年前后几年,因我和三哥宋义增在天津,三哥在中国大戏院做基本演员,珊妹从小就聪明,5岁--10岁时,马连良、程砚秋每次到天津演出,凡是有小孩子的戏都找紫珊演,比如像《清风亭》、《三娘教子》、《锁麟囊》、《荒山泪》等等。大约在十岁时陪荀慧生先生演出《香罗带》,荀先生就喜欢上她了。解放后,1954年正式拜了荀先生为师。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0年她随我到了南方,起初她也不大喜欢唱戏,就因为她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吃不了苦,大约20岁的时候嫁给了姚姓商人为妻,姚对她很好,生有二子二女,姚在解放后三反和工商改造时受了冲击,后因故离了婚。姐姐紫萍死后,紫珊重返舞台,我俩合作过几年,后来她也独挑,因为紫珊戏路宽,扮相好,倒也走一处,红一处的。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紫珊后来又与唱武生的高松岭结婚,夫妻感情很好,就是高的艺术稍差些,他是陪哥哥小高雪樵唱戏,打下把,戏路不宽,嗓子又不好,紫珊拼命带他,但他也是到处不灵,比方说,1958年秋天,杭州京剧团的负责人把紫珊接到了杭州,当时我的工资是590元,给紫珊的工资是500元,高松岭只给150元工资,到了杭州后,就在东坡剧院演三场,在铁路的七一剧场演5场,很受欢迎和好评,当时剧团里有武生两人,一是陈幼亭,一是张泰华,如果再来一个又不灵的武生,也立不住,团里就提出不要这个武生,(说实在的,这个武生也确实不灵,会的戏不多,嗓子又不好,也不能翻跟斗)。可是合同订了三个月,只能按照合同来约定了。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当时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要为工农兵服务,紫珊一向娇生惯养,这一下乡她受不了了,所有的日常生活都不习惯,每天早上用温州出产的炼乳冲一杯牛奶喝,就有大字报揭发她,说“试问,农民是不是每天早上都喝牛奶的”,“杭州京剧团来了一个少奶奶”等等,就这样,勉强等等三个月的合同唱满,她坚决不干了。
  此后,她在上海与小高雪樵合作,在上海新新公司演了几个月,再后来新疆约她,每月工资是1000元,松岭是200元,那时还不通火车,就坐长途车去了,从上海到新疆要走12天的路,只走了一半紫珊就病倒了,途中休息了4、5天,歇歇走走到了新疆,一到那儿演出就红了,一次晚会为王震同志演出,演出完毕后,得到了接见和表扬,陈毅去新疆视察时,观看了紫珊他们的演出,陈老总说,宋紫珊是我们上海的名演员,是个很受欢迎的文艺工作者,几千里来到你们新疆很不容易的,要好好照顾她,她有个哥哥叫宋宝罗,是个大名角,毛主席都称赞他是个多才多艺好演员,如果说能把她哥哥也请到新疆来,大西北就可以组成第一兄妹剧团了······。自那以后,新疆几次来杭州约我去演出,就因为省里一直不放我,这才没去成。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从59年---63年,紫珊在新疆有了很多的头衔,她加入了妇联,三八红旗手,自治区妇女代表,政协委员,先进工作者等等,在这几年里,我也不断供给她剧本,荀先生也经常给她寄戏本,她的戏路很宽,主要是梅、尚、荀的戏都唱,业务也很好,可是好景不长,她和我的命运一样,我是帝王将相戏倒的霉,她是才子佳人戏倒的霉,败的运,几张大字报她就难以接受,说她是资产阶级作风,少奶奶的生活,好多戏还毒害青少年等。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这之前上海京剧院要发展一些中青年的好演员,紫珊妹妹与上海京剧院的吴石坚团长书信、电话联系了好几次,上海京剧院要接她加入上海京剧院,就这样,把新疆的工作辞掉,回到上海,就去找吴石坚同志,事情就那么巧,那时周信芳的一出《海瑞上疏》受到了批判,吴石坚靠边站了,为此,紫珊加入上海院团的事也就泡汤了。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闲了半年多,安徽安庆京剧团约她,因为地方小,出不起高工资,给她夫妻俩400元钱,在当时只能骑马找马,一些荀派戏又不能演,只有很少量的几出梅派戏,再弄些现代小戏,如《补锅》,《审椅子》等,后来和团里搞了一出现代戏《长江第一船》,这出戏在华东六省会演,并且和二哥宋遇春的《风雷渡》,我的《喜迎春》都得到了演出奖,观摩的代表们说,过去演传统戏宋家是好样的,现在演现代戏宋家还是好样的!
  华东会演后,全国各剧团都处在一个消极的状态里,传统戏不准演了,现代戏的产品又跟不上,包括北京的剧团,几个月排一出戏,还是质量不过关,大部分都是彩排后,就放下不演了,处于一种少演出,多学习的状态,“文化大革命”的气候形成了,一天比一天紧张。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66年的夏季的一个晚上,有个唱麒派的老生,名字叫王麟昆的,过去跟我在南京同过班,起初叫我四叔,我不同意,后改口叫四哥,他为人正派,豪爽,是个很好的朋友,此时他是安庆京剧团的当家老生,又是业务副团长,对紫珊在安庆那段时期很照顾的,一天他对妹妹说,近来形式很紧张,听说北京、上海斗争都很厉害,马连良等都关了牛棚了,上海的童芷苓、言慧珠都挨批了,有个唱青衣叫金素雯的,夫妇一起上吊自杀了,安徽省里的严凤英、王少舫都游街,在杭州四哥他们也都吃着了苦头了,还不知道发展下去是怎样的了。你在这里的合同已经满了,还没有正式参加他们团,所以你还是外边人,斗争对你来说可能不会太厉害,但谁也不能保险,我看你还是回上海休息一段时间,运动过后我去接你。此番谈话后,我妹妹同意了,她写了一份因病回上海治疗的报告,也就是这位王副团长很快批准了紫珊的请求,使得她平安回到了上海,谁知这一去就是近十年没有登台演唱过,直到1972年才搭班演戏。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这段时间是他们夫妻最苦的阶段,一个老娘,一群孩子,近十年又分文未进,虽然以前有点积蓄,七年里坐吃山空,在经济上是可想而知了,(那时我也被停薪,只拿12元的伙食费),她和妈妈把存款用光了,妹妹背着老妈妈卖首饰,老太太又背着女儿去银行卖黄金,我这老妈妈对两个女儿和我都像心头肉一样疼着,71年的秋天她知道我从牛棚里放出来了,可我的工资问题还没解决,就特意到杭州来看我,看见家里被抄得一干二净的,不要说衣服,就是连鞋子都是破的,孩子们也都跟要饭的差不多了,老太太一看这情景就哭了,回到上海去银行里卖了一根很大的条子,和一只镯子,一共卖了一千多元钱,给我送了过来,叫我贴补贴补,我说紫珊妹妹好久没演出了,您怎么还有这么多钱啊?她说,这是你过去给我的零用钱,我没用完,先给你救救急,等你有了再给我,当时我也信以为真,后来才知道她是卖金子卖了给我的。
梨园耆宿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2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2年山东济南约我妹妹去演出,原定是去演《红嫂》的B角,后来因故没演,只演了《沙家浜》和《海港》,后来又转到青岛京剧团,仍是演样板戏,后来又排《杜鹃山》,我妹妹一向是唱梅荀二派的戏,如演演《沙家浜》《龙江颂》还过的去,《杜鹃山》有很多的高腔上不去,还有些身段很革命化,和她以前学的艺术都不一样,但我这紫珊妹妹又是个好强的人,就因为要跟的上形式,就没日没夜的练功,她到底是个40多岁的人了,结果身体吃不消了,一次去乡下收麦穗的劳动,乡下那些农民不叫她劳动,叫她唱几段京戏,她在这个田头唱完,又到另一个田头去唱,连换了三个地方,跑来跑去,她实在太累了,一下子倒在了田头上,大家七手八脚把她从乡下抬到市里,在医院抢救,大夫说送的太晚了,已经回天无术了,就这样,紫珊走了,年仅43岁。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