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巾生魁首”汪世瑜  

2017-04-26 14:23:52|  分类: 戏曲名人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汪世瑜,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江苏太仓人。国家一级演员,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2年参加全国昆曲展演,被文化部表彰为“有显著成就”的艺术家。现为浙江昆剧团名誉团长。他十四岁随团学艺,师承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周传瑛,工小生,冠生,鞋皮生兼能,尤以“巾生”见长,经四十余年舞台磨练,蜚声海内外,获“昆曲巾生魁首”之誉。汪世瑜扮相清秀俊美,嗓音甜润,身段潇洒,颇具名家风范。他擅演风流俊爽之才子书生,表演上不拘泥于程式,注重以情出戏,以情感人,声情并茂,深受观众和行家推崇。在四十余年的舞台生涯中,他成功地塑造了《牡丹亭》中的柳梦梅,《西园记》中的张继华,《桃花扇》中的候朝宗,《风筝误》中的韩琦仲,《长生殿》中的唐明皇,《浮沉记》中的赵文清等诸多光彩的艺术形象。《拾画.叫画》、《琴挑》、《跪池》等拿手好戏的表演更是丰采独具,令人叫绝。曾先后在北京和杭州两次举办“汪世瑜巾生专场”。为浙江各戏曲剧种培养了一批艺术人才。他多次赴美国、日本、泰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演出、讲学,受到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汪世瑜现为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家委员会委员,浙江文联委员,中国文化部振兴昆剧指导委员会委员,浙江昆曲研究会副会长。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特色
         汪世瑜扮相清秀俊美,嗓音甜润,身段潇洒,颇具名家风范。他擅演风流俊爽之才子书生,表演上不拘泥于程式,注重以情出戏,以情感人,声情并茂,深受观众和行家推崇。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人生
       14岁那年,汪世瑜陪着同伴去考国风苏昆剧团,主考官正是知名小生周传瑛。考完了同伴,周传瑛问汪世瑜:“你考不考?”汪世瑜从小有点“人来疯”,像闹着玩似的也跟着进了考场。 “考题是《玉簪记·琴挑》,第一句是:月明云淡露化浓。那个‘浓’字我不会念,周先生反复教了我几遍,再测了一下身体柔韧性。我并不怯场,一会儿就出来了。”
       “过了半小时,周先生碰到我在考场外玩耍,顺便问了一句:小鬼,刚才那句还记不记得了,我脱口而出:月明云淡露化浓!先生很满意,我阴差阳错地被录取了,同伴却落榜了。”
      《玉簪记·琴挑》,算不上汪世瑜的代表作,却是他一辈子难忘的一折。因为这不仅是他接触昆曲的第一戏,同时也是他登台唱戏的第一出。14岁的汪世瑜,从“琴挑”开始了他的戏剧人生。
      1955年那会儿,胜利剧院是杭州城里最好的剧院。汪世瑜在跑了一年的龙套,唱了一年的大花脸之后,终于独自登台,而且是演他喜欢的英俊小生。于是,从《牡丹亭》里的柳梦梅到《西园记》里的张生,一直到《长生殿》里的唐明皇,汪世瑜演了一辈子英俊小生,清俊风流,让小姐芳心爱慕的帅书生。
      汪世瑜20岁出头时,就已经在杭州城里颇具票房号召力了。“那时候每天演戏,常常是一天演两场,把自己演得很瘦。你想想,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才87斤,唯一的好处就是特别适合演穷酸的书生,呵呵。”
汪世瑜这辈子,荣获过戏剧演员最高奖项——梅花奖,也担任过浙江京昆剧院院长,年纪大了,被好友白先勇“拖”到苏州打造“青春版”昆曲《牡丹亭》——昆曲带给他荣誉,也占据了他生活的大部分空间。
他的师傅——已故著名昆曲小生周传瑛曾说:“曲是曲也,曲尽人情,愈曲愈妙;戏其戏乎,戏推物理,越戏越真。”
      汪世瑜说,半个世纪与昆曲相伴,或许这就是缘,戏缘。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个人轶事
         67岁的汪世瑜已经连任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每一年参加全国“两会”,他总不忘为保护昆曲艺术而疾呼。“每年我都会提两三件关于昆曲的提案或建议。作为一名来自文艺界别的委员,我有义务和责任为保护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说起心爱的昆艺术,这位老艺术家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第一次担任政协委员的时候,提的第一件提案就是‘救救昆曲’。那时,很多地方的昆曲院团都面临生存的困境。”自2001年昆曲被列为世界首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以来,国家对昆曲艺术的保护和振兴工作十分重视,加强指导,制定规划,拨出了专项经费,举办了一系列宣传和展演活动,扩大了昆曲的影响,昆曲院团面临的困境也有所改善。汪世瑜风趣地说:“现在昆曲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生存危机暂时解除了,但艺术的真正生命力在于传承,最重要的是下一代的继承与发扬。所以,2008年我要再次建议把昆曲艺术列入高等学校素质教育课程。” 汪世瑜高兴地说,我省不仅经济走在全国前列,文化建设也走在全国前列。特别是我省正在建设文化大省,“八大工程”中专门指出要实施文化保护工程,这为我们保护好戏曲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了有力保障。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演绎牡丹亭
     由这位老艺术家任总导演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这几年在全国各地许多高校巡演,深受年轻大学生的喜爱,激起很多高校学子对昆曲的兴趣,这让他更加坚定了提这个提案的信心。“这说明我们的下一代并不排斥传统艺术,关键是我们要引导他们去欣赏和了解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形式。传统戏曲也能在年轻人中唱响。”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传承
     越剧演员徐铭胆子一向很大,2012参与投资自己主演的越剧《一缕麻》,并赚了钱。昨天,徐铭又跨行拜昆曲名家汪世瑜为师。
     中国几乎所有剧种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昆剧的滋养,所以昆曲被誉为“百戏之祖”。越剧人则亲切地称呼昆曲为奶娘,因此,徐铭跨行拜师,得到了她的老师、越剧表演艺术家范瑞娟的支持。
    “这下奶娘变成了亲娘,一定会好好学。”徐铭在拜师仪式上,一跪一叩。
    实际上,在此之前,汪世瑜有三个弟子:陶铁斧、周志清和俞玖林。“三个都是男弟子,两个昆曲演员,一个婺剧演员,这次来了个越剧演员,还是个女弟子。”汪世瑜说,他曾给弟子俞玖林定了一种魔鬼训练。每次形体训练要开肩,胸前的软骨吱吱响,一年下来,俞玖林脱胎换骨,气质就这么出来了。也因此,俞玖林挑起了青春版《牡丹亭》男主角的担子。
       徐铭走的路子不一样,教她昆曲,是让她更好地演越剧,这是她的饭碗。拜师后,汪世瑜将教徐铭昆曲表演,让她了解不是在演一个行当,而是学会表现人物。他的设想是把徐铭打造成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小生,这和《一缕麻》中的“呆大”完全不一样。“如果不行,那就换条戏路,是金子总会发光。”汪世瑜信心十足。
     著名导演杨小青见证了整个拜师过程。对越剧演员的跨行拜师,她特别推崇:“现在很多演员都忘本了,连最基本的表演样式都忘得一干二净,希望有更多的演员去学学昆曲。”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昆曲:发源于元末明初之际的江苏昆山一带,是我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明中叶达到鼎盛,以曲词典雅、行腔宛转、表演细腻著称,被誉为“百戏之祖”。在语言上,有南昆和北昆之分,南昆以苏州白话为主,北昆以大都韵白和京白为主。俞振飞、朱传茗等是近代昆曲表演的代表性人物。
     昆曲表演艺术家汪世瑜是《牡丹亭》中的柳梦梅,《西园记》中的张继华,《桃花扇》中的侯朝宗,《风筝误》中的韩琦仲,《长生殿》中的唐明皇。他还是戏迷们公认的“巾生魁首”,曾荣获第三届中国戏曲“梅花奖”。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为了演好小生 曾经扇不离手
         1941年3月28日,汪世瑜出生在江苏太仓一户小康人家,祖上都是商人。即使现在,家族中也只有汪世瑜一人选择从事文艺工作,而他之所以会走上昆曲表演这条道路,源于童年时的一次调皮经历。小学毕业那年暑假,汪世瑜和同学一起到昆山游玩,正巧看到昆山在招昆曲演员。当时招募活动已经进入了复试,然而年少气盛的汪世瑜缠着面试老师要求一个考试的机会,“老实说,我那个时候根本不了解昆曲,而且读书的时候,我的音乐成绩很差。”但汪世瑜是有天赋的,他的双眸大而有神,声音洪亮,更重要的是,记忆力非常不错,正是这点被当时的主考官周传瑛一眼相中,汪世瑜便成为周传瑛门下的弟子。但是,当周传瑛的徒弟可不容易,因为他是出了名的严师。当年,汪世瑜练习走三步方步,就被周传瑛要求走了整整一个月。多年后,汪世瑜才了解到老师的一片苦心,“小生讲究的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这就必须要演员一出场就做到在精、气、神、貌上都给观众一种气场上的俊美,这是细节也是关键。”
         这件事给汪世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此,他在细节上便从不马虎。小生一般代表了年轻的公子哥,习惯扇不离手,以不时展示自己的风貌。汪世瑜为了演好小生,便从扇子着手,“练习扇子功不能只是单纯指尖的练习,还得了解古时候的人为什么要随时带着一把扇子,扇子究竟在他们心里是怎样的地位。”琢磨完这些,汪世瑜也学着古人,随时随地都带着把扇子,不时把玩一番,还研究着如何把玩才有小生的气质。时间久了,一把跟了汪世瑜十多年的扇子被他把玩得油光闪亮,俨然成为他的心爱物。
        但这些在汪世瑜眼中仍然是基础,他觉得,要充分把握人物的性格和情感,不能只注重唱腔和动作,还必须从内心入手,“小生的装备都一样,头戴方巾,脚踏长靴,如何演出不同的小生,就得完全了解这个人物,研究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比如《牡丹亭》里的柳梦梅是杜丽娘杜撰出来的,就得符合杜丽娘的心态,表演时得主动、温情,而《玉簪记》里的潘必正则比较收敛,进一退二,这两者就有很大的区别。”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艺术上从不墨守成规
      如今,73岁的汪世瑜更忙了。他忙着给各大昆剧团担任艺术指导,忙着给各大高校师生讲述昆曲之美,忙着给各大戏剧团的演员们排练昆曲,还忙着收徒弟。到今天,汪世瑜的徒弟已经有8个了,4个隶属昆剧团,另4个却是其他剧种演员。其中有一个更出名,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小虎队”中的“小帅虎”陈志朋。
他们愿意拜汪世瑜为师,汪世瑜便愿意倾囊相授。他为不同的徒弟制定不同的教授方案。比如,教女徒弟扮演小生的时候,他就会要求她们“气息要打开,向上提,腰板得挺直,幅度要大,要显得外向”。而教导男徒弟时,则“要内敛,要回收”。对于自己为什么收了四个非昆剧行业的演员当徒弟,汪世瑜解释道:“在艺术上,我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我希望让别的领域的演员也能接触昆曲,让更多人了解、喜欢昆曲。”
        为了这个“任务”,汪世瑜现在一年四季到处跑,最忙的时候,大概是为青春版《牡丹亭》担任艺术总监的时候。除了为新晋演员们传授经验之外,还为此版本输入了许多新鲜的元素,带来了许多创新。他将原来较矮、较窄的舞台扩大,让观众的视觉更加宽敞;他提出为了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过去演员们常穿的花花绿绿的戏服必须改良,让昆曲女演员第一次穿着雅致的外衣,显出了身段;他建议将背景灯光稍调暗淡,突出演员的色彩。
       青春版《牡丹亭》演出之后大获成功,但汪世瑜仍不满足。紧接着,他随即又推出了厅堂版《牡丹亭》,在不足100平方米的大厅里,他让观众与演员们近距离接触,演员的水袖几乎挥到了观众的鼻尖。“我只希望在保留传统昆曲的精髓的前提下,让昆曲在经过创新和改良后能更符合现代人的口味,走得更远更好。”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汪世瑜大半辈子都在唱昆曲。如今,他已经70岁了。他的名字不再闪烁在霓虹灯管上,他的剧照消失于烫金的演出海报里。但是,他依然和这个拥有600多年历史的剧种在一起。
    这位昆曲“巾生魁首”不再美了。褪下长衫,卸了妆,他满脸皱纹,脖子上有零星的老年斑。可两年前,杭州一家媒体评选《四版“张继华”,你觉得谁最帅》,68岁的汪世瑜力挫三代昆曲巾生,获得最高选票,成为昆曲《春江花月夜》里“最美的张继华”。
    “眼神。”一位女戏迷给出投票给汪世瑜的理由。
    他看起来似乎和普通老人无异,一身运动装束,手上搭一件灰色的茄克衫。然而,在人群里,他终是和普通人两样的,走起路来,衣袖一甩一甩。给年轻演员排戏,他眼神时而低垂,忽而飞扬,眼神在5秒内由东场转到了西场。
    5月3日,汪世瑜站在北方昆曲剧院简陋的舞台上,一边击掌,一边向昆曲《怜香伴》的年轻演员示范“夫君”和“相公”的咬字区别。每唱一个字,他都会细细地咬住字的头、腹、尾,几个年轻人围着他,甩动长长的水袖,练功服下露出“耐克”、“李宁”牌运动裤的LOGO。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台上调情的时候要全神贯注,整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人。”他一字一顿地对两位主演说。
    他就是这么做的。在大半生300多场演出里,帷幕一旦拉开,他的眼里便只有“她”。“她”包括昆曲界著名的花旦华文漪、张洵澎、梁谷音、沈日失丽……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最美的昆曲女花旦几乎都与他对过戏,有的比他母亲还要长上几岁,有的年纪只相当于汪世瑜的孙女辈。
    即便台下的戏迷尖叫、欢呼,甚至趴到舞台边角上,他也觉得“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
    一抖袖、一折袖、一翻袖、一扬袖、一绕袖,他动作舒缓,满场雷动的掌声里,他就是昆曲里的柳梦梅、张继华、侯朝宗或者李隆基。
    他的“粉丝”之多,被称为“得用几辆卡车才装得下”。上个世纪80年代,汪世瑜在武汉演出,隔着两条街的黄牛党都在倒票。连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也一直追着汪世瑜看戏,连续看了20多场。
    以至于,他每次出行的行程表都是剧团的“高级机密”,从上海到杭州的铁路段,还专门辟出一个包厢用于“藏匿”汪世瑜。
    那些发黄的录像带,至今被很多昆曲迷珍藏着。有人模仿汪世瑜的一举一动,单单1982年录制的《西园记》就看了不下200遍。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转身,台上10秒钟的背后,汪世瑜打磨了整整大半辈子。
    他在14岁时“入了昆曲的门”,那时正是1954年,昆曲刚从解放初期的低迷状态里挣脱出来。那个初学昆曲的少年,吃饭、走路,甚至睡觉,都会带上一把纸扇,打开、折起、旋转,这是昆曲巾生必备的“扇子功”。
    板鼓响起,汪世瑜探出纤长的手指,指尖微微弯曲,大拇指按住水袖,中指和无名指微微并拢。这是汪世瑜在《玉簪记·琴挑》中的唱段,视频卡壳得厉害,录制时间在30多年前。有人叹道:“这个指法,少一分就娘娘腔,多一分便粗鲁了。”
    这些“汪氏手势”,是他在会场的桌子底下偷偷习成的。为了让眼神更灵活,“把人物内在的心理表现出来”,他专门去学打乒乓球,居然成为乒乓球高手。
    汪世瑜说过这样一段话:一个酒醉之人,有微醉、酣醉、烂醉之分,动作形态各不相同,眼神就更为迥异。比如武松醉酒,若只有趔趄的身段、彷徨的醉步,眼神却是清醒的,这个“醉”态就是假的。
    无论在江苏昆山的古戏台、杭州新式的胜利剧院,还是上海弄堂里的旧式会所,演出前,他都会去走台,柳梦梅该是玉树临风,唐明皇应为气宇轩昂,高兴时该怎么走,落难了又该怎么走,“这里头学问可大了”!
    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离开昆曲的舞台。哪怕上世纪60年代,他站在中学的讲台上。甚至,这个在舞台上与花旦调情的俊朗书生一度“沦”为穿着油污工作服的机修工,蹲在轰隆隆的机器边。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昆剧演员汪世瑜《琴挑》中饰潘必正.
    那时,全国各地的昆曲剧团纷纷解散。汪世瑜不甘“屈服于现实”。他将每一堂语文课都当成演出,每一场戏的时间为45分钟。他说:“我不是去上课,而是去演‘老师’。”
    50岁后,他却坚决退出了舞台。“你看看,我都有眼袋了,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装嫩,在舞台上调情,那不是恶心人嘛!”他跟人解释。
    他终于开始“演”自己。
    2003年,汪世瑜和台湾作家白先勇合作,筹备青春版《牡丹亭》。那时,他刚从浙江京昆艺术剧院院长的位置退休,结束十多年来奔忙于“吃喝拉撒”的行政工作。
    他试图让古老的昆曲“美一点,再美一点”,因为“昆曲无他,得一美字:唱腔美、身段美、词藻美,集音乐、舞蹈及文学之美于一身”。一批形象靓丽的年轻演员从全国各地的昆剧团、京剧团、越剧团,甚至话剧团挑选出来,接受为时一年多的“魔鬼训练”。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在形式上大胆改革。男主角俞玖林的其中一个发型,源于当季巴黎秀场最为新潮的中分款式。女主人公杜丽娘更是拥有数十款或素淡或明艳的戏服,眼妆分成裸妆、烟熏和桃花色调,“连丫鬟穿的衬裙,都是最新潮的!”
    芭蕾舞元素被带到昆曲的平面舞台上。他把水袖设计得绚丽翻飞,增强舞动力量,让杜丽娘和柳梦梅在相拥、相磨、对视和仰背的过程中,水袖不时绞缠在一起,展现这对梦中情人狂热的情欲。
    “昆曲的春天终于来了。”业界惊呼,青春版《牡丹亭》在高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追捧。成列的花篮丛中,汪世瑜笑笑说,这折《牡丹亭》“还是有点艳”。不久,他再度演绎厅堂版《牡丹亭》。
    整整3年时间,汪世瑜一直在研究现代舞台的框架设置。昆曲的传统舞台十分简单,帷幕拉起,一对椅子,一张茶几,加上一个或几个演员。若是演员的气势“镇不住场子“,表现力相对弱一点,10排以后的观众几乎不存在“快乐的观感”。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无论是男女主角,还是仅有一句台词的龙套,都收到汪世瑜的指令“妆容要淡,更淡一点,接近本色”。他要求演员们学习话剧表演的模拟情景,“比如黄昏看人,模糊不清,要眯着眼睛,而不是眼波流转,神采飞扬”。
    他刻意把演出定在北京市南新仓的明朝皇家粮仓举行。不足100平方米的大厅,分割出一个圆形舞台。60多名观众甚至可以看到演员眼睑上的黑色眼线。物理学家杨振宁自备的望远镜,自始至终都放在膝盖上,因为从东墙到西墙,不过20米出头,演员的水袖有时几乎挥到观众的鼻梁上。
    舞台十分考究。戏服均是棉麻质地,衣襟上的梅花由北京大红门的老工匠亲手绣制。舞台上,飘落的桃花花瓣是专人从京郊采摘的,小竹筐还带着清晨的露珠。柳梦梅斜躺在厢房的大竹椅上,手执一卷用上等宣纸制作的仿古线装本,窗外的鱼缸飘出朵朵水纹,营造出下雨的效果。更有观众惊呼:“看,飞的蝴蝶都是真的!”
    很多人惊呼,短短一折《牡丹亭》,汪世瑜硬是能“折腾出不同的花头”!
    也有人批评他形式大于内容,忽视昆曲最为纯粹的唱功。可看到舞台下,这些年轻的观众有的染着金黄的头发,有的胸前挂着最新款的单反相机。老爷子口气淡淡地说:“为了昆曲,什么都可以做。”
    连《怜香伴》的香港导演关锦鹏都觉得“汪老师思想开放”。他尝试将电影里使用的幕板、盆栽、影棚,搬到昆曲舞台上。汪世瑜对此“毫不排斥”,还设计出相配的身段。
    真正让他紧张的,是躲在暗处,坐在剧场倒数第二排的角落,“看别人演,比自己演,紧张多了”。最惊心的时候,他用折扇轻轻敲打手心。
“巾生魁首”汪世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注定一辈子和昆曲“纠缠不清”。
    连续几年,汪世瑜都在全国两会上建议学校建立昆曲欣赏课,他奔走于各个大学,给大学生讲解昆曲。最近,他还忙着录制《昆曲百种·大师说戏》光盘。
    生活中,他却是“墨守陈规”。和所有的老头一样,他爱喝绍兴老酒,下酒的小菜不外乎这几样:梅干菜、豆腐干和小炸鱼。他很少听流行歌曲,一开电视就换台。有趣的是,小虎队成员陈志朋却是他的关门弟子,“这是为了推广昆曲”。
    前不久,汪世瑜在上海昆剧团的盛情邀请下,再度出山客串。
    他举起墨笔,轻轻滑过眼角的皱纹,仔细勾勒飞扬的鬓角。他站起来,素白长衫下的身体微微发福。他缓步穿越幕布,甩头侧望,眼神流转,折扇在手里一开一合。
    转身,站定,这个70岁的“柳梦梅”浅吟低唱:“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