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2017-04-20 08:47:51|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叶少兰(1943年一)出生于安徽太湖。是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出身于梨园世家,历任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班宁顿学院戏剧系名誉教授、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京剧团导演、编导室主任、艺术指导。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现已退休。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演艺经历
        叶少兰 ,生于北京、京剧演员、导演,为京剧“叶派”小生创始人叶盛兰之子。他的妻子许嘉宝也是梨园界人士。国家一级演员、首届梅花奖获得者。第一次扮演“英俊小生”是与杜近芳联手的《谢瑶环》,年已36岁。
       1952年考入中国实验戏剧学校,学文武小生,曾得姜妙香、萧连芳、陈盛泰、阎庆林等传授。同时又由其父指导,学得《群英会》、《八大锤》、《罗成叫关》《辕门射戟》等剧。1962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校。1963年拜俞振飞为师,由俞亲授《太白醉写》《奇双会》等戏。1965年至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进修班学习,1975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调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任导演。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叶少兰曾到美国、英国、法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埃及、韩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演出讲学或访问。1985年被聘为美国本宁顿大学戏剧系教授?1986年被美国授予富布赖特国际学者?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88年在中国剧协主办的首届中国戏剧节中,与李长春合作演出《壮别》一剧反响很大。恢复演出了“叶派”京剧《吕布与貂蝉》《罗成》《周仁献嫂》《柳荫记》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常演剧目有《吕布与貂蝉》《群英会》《罗成叫关》《周仁献嫂》等。历任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演员、导演、编导室主任?艺术指导,中国剧协第四届常务理事?现为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美国本宁顿大学戏剧系教授、研究生导师。1999年6月获美国美华艺术中心授予的终生成就奖。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特点
         他嗓音宽亮,文武兼长。擅演翎子生、武小生、官生、扇子生、其声腔艺术刚柔相济、韵味醇厚、委婉细腻、悦耳动听。大、小嗓运用自如、和谐,过渡不露痕迹,具宽厚圆润、明亮优美之特色。在继承的基础上把京剧小生的表演和声腔艺术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发展
     1979、1980年文革后复出,演出的有《谢瑶环》《群英会》《白蛇传》等,只有一个感觉太像他父亲叶盛兰了。扮相、嗓音都像,与其父不同的是念白的虎音重些,唱腔的高音差些,台风、表演处处神似。袁行健这个人物叶盛兰先生没演过,可叶少兰演的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叶派。出场时头部微微一晃,拢目提神的做派活脱一个“小叶盛兰”。那段摇板和四平调极有韵味。叶少兰演的周瑜也气度不凡,虽稍欠成熟,但一看就是个好角。
        1981年底演出了《吕布与貂蝉》,嗓子的高音又冲又亮,而且感情充沛,气力特别足,那段“小宴”的娃娃调荡气回肠。更可贵的是叶少兰把吕布的个性刻画出来了,认为至今还没有哪位徒弟能演好这个吕布和唱好这段唱,做到声韵夺人。之后演出的《水淹下邳》《周仁献嫂》《罗成》一出比一出难度大。他的三出大戏。是他的黄金阶段,不管是唱腔、表演、功架、武工都能处处见好。这个时期他闯出了自己的路,在似与不似之间。说似,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都是叶派规范,说不似,唱腔、念白、表演都比其父更夸张一些,更强调感情色彩,按现在的话说更有时代特征。这个时期赞誉很多,也看到一些批评。有一篇上海的报道“叶少兰拜望老师俞振飞”里叶少兰自己说俞老要他注意不要太“过”,碰到观众也对他提了这个意见,他总是牢记在心。少兰在台上的演出一向非常卖力,全身心的投入,处处体现一个“紧”字,能带人入戏。曾看到不少看《周仁献嫂》的观众看的泪眼迷离,看《罗成》时全场沸腾的掌声。当然,叶少兰在掌握分寸上有难免过火的地方,但整体来说是极大成功的。这一时期虽然演的都是叶派老戏,但每个人物都与其父有许多不同,有他自己的理解和塑造,有许多真实可信的一面,所以也可以说是有所创造的。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87年到94年进行音配像前这一时期,叶少兰广开戏路,把小生的所有门类的人物都演了。梁山伯、陆文龙、赵云、卢昆杰、赵宠、陈大官、薛平贵、还有挂胡子的李白等。这些人物演来个个都有精彩之处,足以看出他的功底深厚,继承全面,表演精湛。扇子生温文而雅,武小生功架漂亮,官生博采众长,穷生入木三分。这些人物都能演出不同的个性来,这在当代小生行是独一无二的。纵观与叶少兰同辈及后辈的演员,都不能把小生的各个门类的角色都演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可见出个小生人才太不易了,而少兰这一时期的演出又一次证明了他的实力。看叶少兰这阶段的演出在刻画人物上下了工夫,在把握分寸上也恰到好处,如吕布、周仁、周瑜等人物也比前演的更精到了。
       1994年开始叶少兰为其父和姜老的许多戏配了像,不敢说全部恢复原貌,但相比较而言,他的配像是成功的,得到观众的承认。尤其是叶盛兰先生的戏,不管是演过的没演的,都配的细腻传神。姜先生的几出戏也配的很得体。细想一下,这配像口型、身段、锣鼓点等许多都要跟上,也是要下一番功夫的。配像与舞台演出完全不同,都比较平和一些,尤其是一些近景,所以就更见功力了。有时看他的音配像比舞台演出有更多的回味之处。这时期少兰演唱的《九江口》、《飞虎山》等选段,演出的周仁、陈大官等人物堪称精品。近年来演的周瑜、曹植还是那样神采飞扬,非一日之功也。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物评价
      麒派的表演是比较夸张的,袁先生素有“麒派花脸”之称也是比较夸张的,叶盛兰先生演戏也是个性突出,比较张扬的。都属于在舞台上过于卖力的,也造就了这个流派的特色。叶少兰演的尤其是吕布一类的人物夸张一些就是必然的了。我曾看李宏图演的周仁整个感觉就是不为所动,似乎他不是剧中人。这一点上说就与少兰的演出有天壤之别。这是个矛盾的问题,突出个性难免有过的感觉,不突出就是太温了,没人物。这个尺度到底掌握到什么程度很难说得清,每个观众心里的尺度也是不同的。只要塑造出人物就是成功的。
        在唱腔上叶少兰的剧场实况与静场录音有较大区别,在剧场追求效果是许多演员的共同特点,观众要的也是这个效果。听叶少兰专录的许多音带都是欣赏的佳品。对于他的节奏慢也有不同看法,有些唱腔确有拖的感觉。(指近年来的唱腔,可能是嗓音受限制,情绪没出来。早些年的没这感觉。)他的摇板、散板都是带着感情唱的很欣赏,不像许多小生演员都是一带而过,毫无味道。曾看到一些评论说有些行家也不得不承认,叶少兰在真假声换声点的掌握上,比前人有所发展。
个人生活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妻子:许嘉宝(1945-2009)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京剧团著名梅派旦角演员,京剧名家叶少兰先生夫人,生有一子叶明。叶少兰、许嘉宝夫妇曾主演《吕布与貂蝉》,可谓珠联璧合之经典剧目。因病于2009年4月26日晨6:30,在(北京)陆军总医院病逝,享年64岁。
      1983年11月22日,北京部队政治部战友京剧团来沪参加上海戏剧节活动,在劳动剧场演出《吕布与貂蝉》《水淹下邳》《周仁献嫂》《罗成》《哭秦庭》等,主演有叶少兰、许嘉宝、辛宝达、郭妙娟、于万增等。
      1990年10月,香港举行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演出,大陆与台湾京剧演员首次同台合作。剧目有:《红鬃烈马》(于魁智,许嘉宝等)。
      1996年12月22日,由国立中正文化中心·中国时报系主办的梅花奖大集合——金奖京剧团访台公演在台北国家戏剧院举行。演出剧目《周仁献嫂》(叶少兰,许嘉宝,周明仁,程青,朱世慧)。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父亲:叶盛兰,京剧艺术家。生于1914年,卒于1978年,原名端章,字艺如,祖籍安徽太湖。
叶盛兰的曾祖父叶廷科于清道光年间从太湖贩茶、笋至京定居;祖父叶中定学艺于老嵩祝班,后为四喜班净角台柱;父叶春善创办富连成社并长期任社长,盛兰为其四子。
        他幼入富连成科班习青衣、武旦,后改小生。先从张彩林、萧连芳学文戏,从茹富兰学武戏,1930年出科后拜程继先为师。1931年应马连良之邀搭入扶风社。1941年一度以旦角领班。1945年成立育华社,开创了京剧小生挑班的先例。1951年参加中国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工作团,1955年任中国京剧院一团团长。
      叶盛兰的扮相英俊,天赋极高,昆乱兼擅,文武兼备,世称叶派。他的嗓音宽厚圆润,气度大方,扮像英俊,表演细腻,行腔刚劲遒健,华丽婉转,是龙、虎、凤三音的总合。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主要作品
《群英会》、《临江会》、《辕门射戟》、《吕布与貂蝉》、《战濮阳》、《八大锤》、《探庄》、《十老安刘》、《红梅阁》、《独占花魁》、《得意缘》、《虹霓关》、全部《周瑜》、全部《吕奉先》、全部《罗成》、全部《十三太保》、《雅观楼》、《白蛇传》、《柳荫记》、《西厢记》、《桃花扇》等。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叶少兰专访:荣辱两父子 风霜一舞台
         台上,他是风流霸气的周瑜、吕布;台下,他是倜傥英武的戎装军人,艺术上承袭了开宗叶派的父亲叶盛兰的小生衣钵,褪下戏装,他又带领军旅之师“战友京剧团”穿越44载风雨,历经数次整编红旗不倒。7月4日、5日,他将以七旬高龄率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走进国家大剧院,与五代战友一道上演《谢瑶环》、《玉堂春》两台大戏,而为当红青衣丁晓君跨刀的便是这位当今叶派掌门叶少兰。他说:“我希望通过我的演出为叶派树立一个标准,想努力让内外行看到叶派小生的标准是什么,给后学者一些信心。”
  1983年在上海天蟾舞台演出,住在剧院三楼的叶少兰亲眼看到楼下观众连夜冒寒风排队15个小时买票的景象,于是,“当演员怎么能不卖力”成为他几十年来执拗坚守的潜台词。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追忆】
  多个“第一”没能延续父亲光影人生,中年后境遇凋零皆因讲实话
  今年12月是叶盛兰百年诞辰。京剧小生挂头牌,他是第一人;新中国成立后,他是第一个挑班的一流艺术家参加国营剧团的;他是第一个参加赴朝艺术团的一流艺术家;他还是周总理主持下评定的第一个国家一级演员……但这么多个“第一”,却没有让他延续有光有影的人生。中年之后的叶盛兰境遇凋零。
  “我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挑班的一流艺术家参加国营剧团的,他放弃了当初一个月1200大洋的收入,只挣800斤小米,相当于60块钱,生活一落千丈。他还是第一个参加赴朝艺术团的一流艺术家,飞机在头顶轰炸,棚子里掉石头,我父亲仍一丝不苟地唱《八大锤》。作为第一个去当时尚未建交的西欧国家演出的一流艺术家,虽然是为建交做铺垫的国家行为,但那时飞机常常被策反势力轰炸,直到现在八宝山还有中国京剧院的烈士墓。当时我父亲还到出国人员服务部借了西装和箱子,一走就是8个月,条件非常艰苦。卓别林为了看他的演出从瑞士一路追到法国、比利时。《红与黑》的主演杰拉·菲利浦后来还到北京来看我父亲,当时周总理给我父亲的评价是‘中国的古典美声男高音’。”前段时间,欧阳中石先生问叶少兰,你父亲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致境遇大变?叶少兰说,其实就是因为讲实话。“一次关于戏剧改革的会,我父亲提到他拥护戏剧改革,京剧史本身就是一部创新史,而且他也创演了《柳荫记》、《白蛇传》等戏。但改革要慎重,不能简单化,因为当时有人提出要去掉脸谱,去掉髯口,去掉水袖,去掉马鞭、去掉车旗,其实我父亲说得已经很客气了,他说这些都去掉就背离了京剧表演的规律,程式特色也没有了。现在看来,每一句都很诚恳、到位,但后来就被扣上了‘反对戏改’。还有就是一次他提出既然梅兰芳先生是国家京剧院[微博]院长,艺术上就应该多听梅先生的意见,之后也被说成是鼓吹‘外行不能领导内行’。”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磨难】
  父亲临终时没有存折,身上只有一张10元的新票儿
  叶盛兰一辈子耿直,被人说不够活泛,但艺术上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他说“要做明白的演员,别做糊涂的戏匠”,一辈子没想过发财,还常常帮助别人,曾经义务演出《群英会》。叶少兰回忆,“有一次他在上海演了两个月,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时,一位上海的同行带着老婆和三个孩子找到他,称自己患病欠债,如果得不到他的帮助只能带着一家老小跳黄浦江了,父亲当即把两个月演戏挣的钱全部给了他。我父亲直到去世时,连存折都没有,中山装的蓝布口袋里就只有一张10元新票儿,这还是住院前跟我母亲开玩笑说‘你也给我张新票儿让我过过瘾’。但就是这样,临终时他没有一句埋怨和牢骚,关于后事财产一个字都没有,一直讲的都是戏,要有信心,如何把叶派传下去等等。他一生钟爱收藏,很多价值连城的收藏全被抄家抄走了,两所磨砖对缝的房子,都是灰顶花砖地的四合院,一共20多间房,只落实了4000元,他都只字未提。作为第一个一级演员,1957年给他降了三级,直到‘文革’结束后,家中日子非常艰苦,很多年,他用210元工资养活了一家十几口人。”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落寞】
  全国一片现代戏,小生没了登台机会,中戏进修转行导演
  作为父亲叶盛兰舞台生命的延续,叶少兰似乎在父亲生前历经荣辱的国家京剧院才对,但他却因缘际会落户战友京剧团,而且44年不离不弃。80年代名噪一时的京城京剧舞台“两院一团”的称呼便是由叶少兰率团缔造的。“中国戏校毕业后,我进国家京剧院接父亲的班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那时我父亲正受迫害,我根本谈不上接班,而且我嗓子变声后也没有完全恢复,当时学校的小生老师多年事已高,我便留在学校任教兼顾演出,《八大锤》、《奇双会》等都是学生做班底,《奇双会》还跟我已经故去的爱人同台,那时她是我的学生。”但不久现代戏汇演开始后,因行当所限没了登台机会的叶少兰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进修班。此后在农场劳动时,他一直担任红卫兵《红灯记》和《沙家浜》两个演出队的导演。“那时演出队被视为样板团的后备军,每个人都格外谨慎,不断有人被调到样板团去。但我因受父亲的牵连,即便不是小生,也没人敢用我。那时来挑人的领导都是我的同学,可人家为了自己的前途,见了我甚至装不认识。”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坚持】
  15年疏于舞台,下放劳动时每天走几里路到山沟里偷着练功
  1964年到1979年,整整15年,叶少兰因时局不得已放弃舞台,但并未因此疏于练功,即便是在下放劳动时。“我们劳动的地方是张家口沙岭子,干的是原来劳改犯干的活儿,无论劳动工具还是劳动方式都很原始。将近两年的时间,天天割稻子,虽然已经累得腿都搬不上土炕,但下工后,我还是会走上几里路到山沟里去练功。那时如果被别人看见,会被说成‘复辟资本主义的贼心不死’。每天走进山里,我会先躺在石板上休息一会儿,看着蓝天,那一刻我觉得这个空间是属于我的。然后就练基功,确认四下无人也会喊喊嗓子。虽然不知道‘文革’什么时候能结束,但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一个人成长的真正严师是自己。我从十几岁开始就境遇不佳,但自小从前辈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是京剧是一门技术活儿,天天练都不一定成,更何况不练。”那时除了偷着练功,叶少兰还利用一切机会“练功”——做案头工作时默戏,借给演员做示范时练功,给演员讲人物情境时自己也在重温……“《沙家浜》我不单能说郭建光的戏,刁德一甚至群众、生旦净丑我都能比划,以这样的方式练功,甚至比演员练得还多。”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苦练】
  人前显贵不是穿绫罗坐汽车,而是台上穿蟒袍玉带,让台下为你欢呼
  名门之后的优越,叶少兰没什么感觉,少年时便因父亲的缘故饱受歧视,“那时我根本演不了主戏,都是边边沿沿,但我亲眼见过我父亲的辉煌时期,这就是他给我最大的财富。我看父亲的戏最多,叶派的戏他也教我最多,这就是得天独厚的。跟姜妙香先生学了8年,别看他性格温文尔雅,但教学上可谓严苛。他是那种身教胜于言教的老师,70岁给我们上课仍旧满宫满调一遍遍唱,一遍遍做动作,老师如此认真,学生能不努力吗?所以学戏时我每天早上摸黑到陶然亭护城墙边喊嗓子,晚上睡觉前还给自己加一遍功。练《八大锤》中陆文龙的串指枪花儿,给自己定的是一次练100个,但即便是练到99个掉了也得重来。我10岁时原来与杨小楼配戏的迟月亭先生给我练撕腿,每加一块砖我都疼得哇哇哭,那时老先生70多岁牙都掉了,但跟我说你想不想成你爸爸那样的好角儿,如果想,就得忍。老先生们常说,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但这个‘贵’在戏班里不是富贵,穿绫罗绸缎,住洋房坐汽车,而是在台上穿蟒袍玉带、戴盔头翎子,让台下为你欢呼,这叫显贵。”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转折】
  与国家京剧院合作促个人艺术登顶,以一己之力率战友京剧团登峰造极
  1972年,北京军区将当时叶少兰所在农场劳动的所有演职员招至麾下,组建战友京剧团,这次参军让叶少兰人生再启程。第一出戏《格斗》也是央视第一次直播现代戏,叶少兰担任了导演,那时他的名字还是叶强。从叶强到叶少兰,几次名字变更也暗合了时局的变化。“再后来我们陆续恢复了《吕布与貂蝉》、全部《罗成》等戏,演遍了各大军区、工厂、矿山、农村、学校。”那时很多国家级的重要活动也都由战友京剧团承担,风头正健的叶少兰更被邀请到美国10所一流高校讲学达一年之久。“其实那时我知道自己的艺术远没到登峰造极,是戏迷对我父亲、对叶派的一种情怀。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次演出是1979年受杜近芳老师之邀参演《谢瑶环》,仅有十几天排练时间,很多人都对15年没登台的我没把握,但我自己深知多年来并未荒废练功。人民剧场的演出票几天前已销售一空。首演那天,台下座无虚席,过道挤满了人,就连后台侧幕也站满了同行,那时的盛况直到今天我都记得。后来袁世海先生也请我去国家京剧院演《群英会》,合作归合作,但我不能离开战友,在我最不得志时,是部队收留了我,我不仅不能离开,还应该带着团队演出个样子,才算是感恩。”多年来,在军队文艺院团历次整编中,战友京剧团旗帜不倒,仅80年代就经历过三次,这与叶少兰有着直接的关系。
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心愿】
  小生领域乱象丛生,借演出树立标准,给后学者信心
  叶派小生的成就毋庸赘述,但近些年小生领域乱象丛生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吱哇乱叫、阴阳怪气的演唱不仅让观众反感,更直接导致了这一行当招生的困境。对此,叶少兰自然不能无动于衷,“小生不是尖声刺耳,有些演员本身不清秀,再进入不了人物,技巧不到家,往往会发出一种让人不能接受的声音,把这个行当引入误区。小生演绎的其实是古代青少年,但不论文武,他首先是男人。因为京剧是夸张的艺术,因而在展现青年人的朝气和清脆时用了虚拟的经过美化后的小嗓。但这个小嗓要介于真假声之间,区别于女性的小嗓,以龙虎凤三音为基本声腔,展现的是阳刚之美,可公众的误区认为小生的声腔男不男女不女。”
  因为身体缘故,如今的叶少兰教学多、演出少,可提携后辈的演出,能胜任他都不推辞。“当年我父亲带着杜近芳演出时,她还不到20岁,《花木兰》、《柳荫记》、《白蛇传》、《玉堂春》,一路演下来,成长的历程就完全不同了。大师们都有过带年轻人也被前辈所带的经历,这是艺术规律。而且我也希望通过我的演出为叶派树立一个标准,当然不是最高标准,但我还是想努力让内外行看到叶派小生的标准是什么,给后学者一些信心,流派不能仅仅停留在理论。”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