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2017-04-13 09:52:17|  分类: 中国作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白凤(1914年3月14日—1978年8月18日)原名李爱贤,笔名鹑衣小吏、李白朋、李逢、李木子、石山长。祖籍北京,生于四川,定居开封。我国现代的著名学者、书法家、篆刻家、作家、诗人、教授。
        青年时代在山东青岛铁路中学读书,后来以优异成绩考到北京民国学院学习,从这时起,他就热爱文艺创作,尤其爱写新诗,经常在上海的《新诗》、北平的《小雅》等刊物发表诗歌,抗日战争初期,他创作的著名剧本《芦沟桥的烽火》,影响甚大。
         毕业后赴广西南宁任中学教师。1941年至1944年秋在桂林任中学教师,并经常同柳亚子、陈迩东、田汉、端木蕻良、尹瘦石、熊佛西等从事抗日文艺创作活动。端木蕻良、周之凤等为其篆刻撰序,题诗。创作出版《白凤印册》、《我怎样治印》、小说《小鬼》、《韩国少年》、《囚徒的爱与死》等,还发表了《寄奔星》、《诗与散文》等诗歌、评论作品,宣传抗日,并讽刺国民党的反动政策。1944年5月同田汉、千家驹、熊佛西等出席桂林市文化界庆祝柳亚子58寿辰大会。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6年至1949年,在上海财政局任职,并积极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发表大量的文章。经常在全国著名的《新诗》、《文萃》、《大公报》、《文汇报》和《新民晚报》等报刊上发表。不少诗是对国民党统治的黑暗和腐朽进行揭露和枰击,呼唤自由和光明。他还经常和臧克家等同志参加各大学的诗歌朗诵会,这时创作诗歌集有:《北风辞》、《彩旗谣》、《春天、花朵的春天》等。其中《闻一多全集》第四卷,收集李白风诗歌两首。
解放后,先后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山西师范学院(现山西大学)、河南开封师范学院(现河南大学)教授。这时创作的诗歌先后在《诗刊》、《人民文学》发表。同时还发表了《苏联文学研究》等作品。1957年以后,致力于古文字学,古史和《周易》等研究。并继续坚持书法和篆刻,其篆刻尤精金方,出入周、秦之间,格调古雅。
一生于文学、文字学、民俗学、 历史学和书画篆刻音乐等艺术的研究。出版有《李白凤印谱》、《东夷杂考》等。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白凤诗作
小楼
山寺的长檐有好的磬声
江南的小楼多是临水的
水面的浮萍被晚风拂去
蓝天从水底跃出
小笛如一阵轻风
家家临水的楼窗开了
妻在点染着晚妆
眉间尽是春色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白凤的逝世
      李白凤教授逝世的时间(摘自:《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1期·历史学·来信摘登》)
编辑同志:
      读贵刊一九八〇年第三期六六页“文学日历”,载八月二十日:“我国早年诗人李白凤,1957年错划为右派,失业二十年之久,刚恢复工作即去世(1978)。”对于李白凤教授卒日及记事均有误。
      李白凤,1914年3月14日出生于北京,解放后一直在河南师大任教,57年划为右派,去职,1978年,中央关于摘帽的文件下达后,李白凤摘去了右派分子帽子,当时,错划改正的正式报告还未批复,郑州大学准备聘他任古文字学的课程,他激动万分引起脑血管痉挛,1978年8月13日下午住进医院,抢救无效,于8月18日22时06分去世,19日下午火化,8月20日上午,在开封殡仪馆礼堂举行了追悼会。以上事件均系我亲身经历亲眼所目睹,20日中午,亲手将其骨灰盒捧回家去。
     白凤先生爱人刘朱樱在白凤逝世后,曾给北京端木蕻良去信,端木在1979年第六期《广州文艺》上撰文纪念白凤,将其去世时间误写为1978年8月20日。
       北京语言学院编之《中国文学家辞典》(现代第二分册)所记之生卒年月为正确。
仅此奉呈,望予更正。
                 河南师范大学唐诗研究室 佟培基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5年李白凤与刘朱樱在青岛订婚合影
         李白凤,开封文化的一个符号。他是我国现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作家、诗人、教授。当年茅盾称赞他:“足迹遍大江南北,生活经验丰富,故其治印、写诗、写小说,莫不卓特。”施蛰存说:“国内写大篆的,今天恐怕还未见有人能超过他。”他是文化上的一座山峰,我辈只能高山仰止。2013年1月5日,在朋友许庆海的引见下,我走进了河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佟培基教授的家,听佟先生讲述了他与李白凤先生的交往。中间多次听到佟培基老师的长叹,是对李白凤命运的哀叹,更是对李白凤先生无尽的怀念。1月6日,我来到李白凤的女儿李蓉裳家,在她的追述中我仿佛看到一只银色的凤凰在天空飞翔……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三十年代新诗人
        李白凤,原名象贤,又名李逢,曾用笔名李木子、鹑衣小吏等。1914年3月出生于成都,4岁丧母后,父亲辞去广汉知事举家回北京定居。李白凤的父亲曾是京师大学堂首届毕业生,爱好诗词,熟读经史,擅长书法,对医道亦有研究。父亲除了养家糊口,还担起教孩子读书、习字的任务。父亲交游甚广,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耳濡目染使李白凤从小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和艺术熏陶,为今后走上文学与艺术之路打下了基础。
       1925年,李白凤进入天津扶轮中学读书。不久他又随长兄来到青岛,在铁路中学学习。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李白凤因参加学潮运动,加上在《大公报》上发表文章非议时局,被勒令退学。当时青岛有个传播进步文化的“荒岛书店”,他成了那里的常客,阅读不少进步书籍,还认识了常来书店看书的臧克家、崔嵬、于黑丁等文化人士。1934年李白凤考入北平民国学院国文系学习,师从林庚。戴望舒1936年10月创办了《新诗》杂志,李白凤在上面发表不少作品引起诗坛注目,并与施蛰存、戴望舒、吴奔星等现代派诗人成为很好的朋友。
         抗战爆发后,李白凤一度靠写诗文为生。李白凤的夫人后来在书中写道:“1941年初秋,白凤离开南宁来到桂林这一大后方的文化名城……使他的文艺创作更贴近火热的抗日斗争。”在桂林,李白凤结交了端木蕻良、田汉、安娥、尹瘦石、陈迩冬等文化界名流,又经端木蕻良的介绍认识了老前辈柳亚子先生和欧阳予倩先生。此时的李白凤满腔热情地搞起文艺创作,积极宣传抗日救国。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半生辛苦为书忙
       1946年6月,李白凤来到上海暂居柳亚子家中,后在朋友介绍下到财政局工作并找到住处。当年他是中国诗歌协会理事,工作之余全力以赴搞文艺创作。这个时期所写的诗歌多发表在《诗创造》、《新诗》、《文艺复兴》以及《文汇报》、《大公报》等报刊上。上海《良友画报》还刊登了李白凤的书法、水墨画和篆刻;柳亚子写了《李白凤鬻印小启》,说:“诗人李白凤君精研六艺,才技双绝,口读若习之传,胸罗建首之部;上稽苍史,旁证召陵,篆印大备于三十五举,诗格浸汲乎八十一家。南渡以来,诗名鹊噪,丹书自密,未尝示人。余等与白凤相交素稔,见其布白分朱,诚印室之规绳;左蟠右屈,实铁笔之盘鉴……白凤既精咏叹,复解训诂,新诗见称于当代,旧学籍甚于艺林……”由于上海物价飞涨,李白凤曾在柳亚子的支持下,挂牌为人治印来补贴生活。
       1949年夏季,解放军的炮声逼近上海,李白凤拒绝了本家侄子送来的去台湾的船票。李蓉裳记得李白凤当时说:“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一天,怎能走啊!”1950年,李白凤响应党的号召,第一批报名支援东北建设,应聘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任国文系副教授,在这里他开始学习俄语,1951年到北京师范大学附中,1952年夏到山西大学中文系教授苏联文学,结合教学开始写作《苏联文学研究》。在全国高校调整的洪流中,他在1954年的秋天来到开封,受教育部委派,到开封师范学院(今河南大学)中文系任教授,讲授苏联文学。
现代学者、作家李白凤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他是桥边一盏灯
       佟培基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写道,1957年春夏之交,在高校大鸣大放中,李白凤贴出《长歌当哭》一组18首七律,受到批判。佟培基教授从一个文件盒中拿出一份1957年7月《人民文学》刊发的一篇李白凤的文章《给诗人们的公开信》说,就是因为这篇文章,当年8月李先生被错划为“极右派”,隔离审查后于1958年被送往西华县农场劳教。1963年4月李白凤劳改期满,失职居家,只靠夫人的工资维持生活。他白天接受劳动改造,晚上回家再开始读书、练书法。佟培基教授说,李白凤走遍开封的古旧书肆,寻搜南明野史笔记约97种,深夜挑灯相互校勘比对,渐渐草成《小腆纪年校补》、《明史校补》、《张苍水集笺注》等。这个时候他和施蛰存又开始了通信,两人探讨学问,互通有无。
       1966年夏,“文革”冲击到了开封,“破四旧”的时候,李白凤苦心收集的书籍、资料被红卫兵拉出4车全部焚毁。就是在种环境下,李白凤仍然不坠青云之志,他刻制一方“十年不制衣”的石印用以自勉。
        1969年,青年佟培基在桑凡先生的介绍下认识了李白凤。那时李白凤正在写《东夷杂考》,因缺少文献资料而在稿子上留有空白。佟培基问他为什么不到图书馆借阅,李白凤沉默了,他是戴着右派帽子被管制的人,何况,那些文献古籍都被贴上封条禁止借阅了。作为“专政对象”,每有大的政治事件发生,他不但要书写标语、张贴大字报,还要接受监督改造。李蓉裳说:“爸爸胸前被挂一写有右派分子李白凤的牌子。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脏活儿、累活儿都叫他干。他从来都是衣冠整齐,衣服打满补丁也是洗得干干净净,裤缝儿笔挺。”佟培基教授说,李先生平易近人,那种高雅的气质和文人风骨让人心存敬意。孙作云先生曾说:“像白凤先生这样的人还如此醉心于学术事业,足使当今破坏中华民族文化传统者耻。”
        1978年春天,李白凤被平反。正当他踌躇满志要大干一番的时候,却于当年8月18日病逝于开封。他曾在诗歌《桥和灯》中写道:“桥,用自己的脊梁联接起大路/灯,用自己的脂膏照亮别人的前程”李白凤,何尝不是桥和灯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