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2017-04-13 14:34:55|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齐啸云(1932~2003),女,京剧净角演员。原名齐润霖,祖籍浙江杭州,生于天津。1953年毕业于北京燕京大学,专学对外贸易。但她自幼酷爱京剧,10岁便入天津“云吟国剧社”学戏,初学须生,后改习花脸。终于1959年去职"下海",投身京剧艺术。1972年进甘肃兰州市京剧团,1986年调入中国京剧院,使其艺术得以进一步发扬。2003年3月31日逝世。
     她是菊坛几十年来少有的出色女花脸。齐啸云自幼师从郝寿臣、马连良等京剧名师,后师从著名京剧艺术家钱宝森、裘盛戎,在广泛继承裘派、郝派等艺术成就的基础上自成风格。她虽是一女性,但台上却气度雄武,唱腔尤见功力。其演唱雄浑刚劲,头部共鸣洪亮宽厚。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个人成就
     塑造形象
     在数十年舞台艺术生涯中,她精心塑造了众多精彩传神的艺术形象,所扮演的包拯、窦尔敦等角色,为人们所称道。特别是她的女“包公”令无数观众为之倾倒。
英语京剧
     齐啸云还不懈探索与创新,是我国用英语演唱京剧的“第一人”,在根据莎士比亚名剧改编的原创京剧《奥赛罗》中,她使用英语进行演唱并大获成功;她还曾用英语演唱中国传统名剧《赤桑镇》、《铡美案》、《除三害》等,并将希腊名剧《巴凯》翻译、改编成京剧。
演艺经历
    1986年3月23日,农历丙寅年二月十四日:中国京剧院1986年赴沪演出即日起中国京剧院二团在人民大舞台演出。由孙岳、齐啸云、张曼玲、李鸣岩、高牧坤等演出《劫魏营》、《李陵碑》、《珠帘寨》、《姚期》、《将相和》等。
     1988年11月20日,农历戊辰年十月十二日:沪、港、台京剧交流演出举行
      11月20日至11月23日,大地文化社主办的沪、港、台京剧交流演出在上海人民大舞台举行。
参加演出的有台湾票友张志清、高绥之,香港票友蔡国衡、谢许萍苏、王施琴秀、郭程曼玲、周惠麒、四禄馆主,北京的孙毓敏、齐啸云,天津的马少良,贵州的侯丹梅,上海的李炳淑、王正屏、汪正华、夏慧华、刘斌昆、贺永华、言兴朋等及上海业余京剧研究社成员。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齐啸云原名齐润霖,出身望族,祖父曾在南方做过清朝的官吏,父亲齐协民在民国时期曾做过报纸主编。受民族革命和民主主义思想影响,其父早年常撰写文章鼓吹民主革命。后来,他厌倦了“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乱世风云,便在天津英租界购置了房产,“躲进小楼成一统”,并在客厅挂出“托意在经济,忘形向友朋”的手书对联,以丝竹管弦吹拉弹唱而求“独善其身”。京剧成为齐协民的精神寄托。于是,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这里曾经是一个宁静的港湾。梅兰芳、尚小云、张君秋、钱宝森、郝寿臣、裘盛戎、马连良、李少春、袁世海等京剧名角和国画大师齐白石都曾经是齐家座上客。闲来谈谈戏曲,吊吊嗓子,成为齐家常事。浓郁的家庭文化氛围使得齐啸云先生从小耳濡目染,进而乐此不疲。她3 岁时就能登台清唱“秋胡戏妻”,6 岁就与马连良先生同台演出《三娘教子》,并且得到郝寿臣、钱宝森等京剧名家、戏剧大师的真传,与京剧结下了终生的不解之缘。
        齐先生少年时代痴迷于京剧, 10 岁时曾在天津“云吟国剧社”学戏,初习须生,后改学花脸,但并没有以唱戏为职业。14 岁时,她进入北京一所美国教会中学读书,不但掌握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文采斐然。抗战胜利后,她还不到20 岁,便在天津《中华日报》发表杂文《奸商遗嘱》,讽刺国民党接收大员贪污腐败,却因此遭到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通缉,便躲进美国驻天津领事馆避难。为了生计,先生在领事馆的图书馆做资料员工作,以求一日三餐有所着落。不料这一脚踏进美国领事馆,就应了“一失足成千古恨”那句老话,成为她一生都付不清的沉重债务。
       天津临近解放时,领事馆的人差不多都跑了,齐先生还老老实实地守在那里。没想到有一天一个国民党伤兵无聊之极,把一颗手榴弹扔进齐先生的房间,齐先生傻乎乎地捡起那颗手榴弹又给扔了回去,但为时已晚,手榴弹在半路上爆炸,本来后果严重,没想到飞出的弹片仅仅划破了她的额头,真是万幸。齐先生被送进医院后,天津就解放了。解放初期,她在大学“审干”运动中如实向组织说明了进入领事馆的情况,这在当时就称为“如实向组织交待自己的历史问题”,却没有料到从此被列入“特嫌”人员名单。这口“特嫌”黑锅,先生居然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一直背到“文革”结束之后。1987 年清理干部档案,一页“特嫌,内部控制使用”的发黄纸片,才使得先生恍然大悟自己何以命途多舛。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青年时期的杨鲁安、齐啸云夫妇)
       杨鲁安先生是回族人,生于富商之家,祖父杨庆澜创办“成兴顺”商号,当过天津市灰煤同业商会的会长,父亲杨开诚独资开办了天津的钰记煤栈和北京的亚美无线电商行。可他自幼不喜欢经商,喜欢古玩书画,喜欢京剧。于同样喜欢京剧的欧阳中石都是津门名宿吴玉如先生的弟子。因为喜欢京剧,娶了著名的京剧净角名家、裘派弟子齐啸云。
       杨鲁安大学毕业后来分到内蒙古工作,齐啸云却先后辗转云南、山东、贵州、兰州等地,文革期间二人离异。上世纪70年代末,杨鲁安先生曾回天津托了不少关系,希望设法将齐啸云从兰州调到天津京剧艺术团,始终未果。1986年,在周扬的关照下,方调入中国京剧院。后来,两人境遇开始好转,成为艺苑名流。
      20 世纪50 年代初期大学毕业后,齐先生被分配到国家外贸部门工作,后来发往云南贵州一带“内部控制使用”。背着一口“特嫌”黑锅在那个年代的外贸部门工作,先生的境遇可想而知。而这种档案里装着“黑材料”的经历,并不是齐先生一个人的遭遇。那个年代,不少人都因为档案里装着一些不明不白的“材料”而一生都不得安稳。“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造反派从多少人的档案里找到这种“交待材料”,如获至宝地凭借这种材料迫害了多少人啊———否则,那么多的“历史反革命”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既然无法发挥自己在外语方面的特长,在外贸部门过这种尴尬的日子又极为艰难,度日如年,不如“下海”罢了。如同父亲齐协民一样,齐啸云先生后来就在京剧的研究和习练演出中寄托人生追求并寻找生命的价值。那时候,齐先生虽然在舞台上神采飞扬,啸傲菊坛,义薄云天———也许这就是先生决心“下海”时改名“啸云”的由来———而她内心的苦闷又有谁知道呢?齐先生一生都在研究京剧表演艺术,却从没有丢掉对英语的学习,便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当然,先生刚来我们剧团工作的时候,绝不敢提什么英语。但是,“四人帮”倒台,形势好转一些之后,她就在宿舍里挂出一个小黑板,写上了“pen, This is a pen”,教我们几个喜欢读书的青年演员学生们学习英语单词,就更是我的亲身经历了。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齐先生是1971 年冬天来到兰州的。当年兰州市文化局艺术科科长马佥先生在与我闲聊时,说过他代表文化局到天津去接齐啸云先生时的那一幕。马先生说,见面的时候,齐先生衣衫褴褛,穿着一双破网球鞋,拖着一辆架子车,生活艰难,境况惨不忍睹。流落江湖的齐先生当时是以扫街、卖菜、拉架子车送煤球为谋生手段的。马先生约她到兰州来教学,正是雪中送炭,求之不得。齐先生在我们剧团的那些年月里,是极其小心谨慎的,待人永远都是客客气气,温文尔雅,兢兢业业地做好她分内的事情,认认真真地教导着几个“粗犷生”,也就是学“铜锤花脸”和“架子花脸”行当的学生。她在“文革”中期来到兰州,实际上是度过了一段避难的日子,生活起码可以稳定下来,虽然在生活上可以做到衣食无忧,但是,在艺术上却仍然没有什么可以施展才华的余地和大显身手的环境。“文革”结束之前,是不允许齐先生女扮男妆登台演出的,她只能教学生,而教学的方式和手段也只是把样板戏里的“鸠山”、“李勇奇”、“李书记”这类归入“花脸”行当角色的唱腔身段给学生们润色好了就算大功告成。“四人帮”垮台之前,我们从来也没有听见先生露过一句“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和“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而永远都是在“早也盼,晚也盼,望穿双眼……”这几段“花脸”唱腔上翻来覆去地教导学生下功夫。直到80年代初期传统戏解禁之后,我们才有幸听到了先生那声震屋瓦、响遏行云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并且惊奇地发现,齐先生作为女演员扮花脸,并不像男演员那样刮一个光头,或者剃去额头上的头发,而是用一块布帛将头发包起来,然后在面部勾画脸谱。远看那脸谱浑然一体,不漏丝毫破绽,令人叹为观止。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作为中国杰出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齐先生在兰州期间,虽然并没有能够培养出更加优秀的弟子,却在兰州文艺事业的发展中留下了令人难忘的记忆。她在兰州的得意之作,大概也就是作为执行导演指导我们学习排练演出了那部现代京剧《芦花淀》。此外,在20 世纪70 年代末期,她与同样在我们剧团担任教员的吴素秋先生的女弟子刘磊老师合作,还创作过一个小戏曲,剧名叫作《尕尔玛》。故事说的是一个反动牧主给人民公社的马料里掺钉子,企图害死公社的马匹,事情败露后,仓皇骑马逃走。藏族红卫兵小将“尕尔玛”一路上翻山涉水骑马追踪,最后展开一场生死搏斗,将反动牧主生擒活捉。这故事“给马喂钉子”的戏剧矛盾冲突并不合情理,在甘南草原上跋山涉水的情节更是匪夷所思,也就不值一提了。值得一提的是齐先生在设计演员表演技巧时,居然用了一把真匕首。在最后的搏斗中,戏曲术语叫作“开打”,“尕尔玛”有一组“反蹦子串翻身”,在肢体螺旋桨式的急速旋转和跳跃中,将那把匕首甩出去,擦着对手的头皮掠过,一下子插在舞台地板上,寒光闪闪,惊险万分,堪称绝活。万幸这部小戏演出了几十场,那把真材实料的匕首却从没有出过差错。
       作为一个女性,齐先生在设计表演技巧时,居然使用了一把钢铁打造的真匕首。现在想来,先生大概不是在故作惊人之举,以求哗众取宠之效,也许,她是将半生的坎坷与冤屈都无意识或下意识地凝聚在这把匕首的刀尖上了。
      1979 年冬天,邓小平在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发表了影响深远的《祝词》,昭示着文艺界春天的到来。虽然对我们这个西部内陆城市来说,会议精神的真正落实尚有待时日,但是,齐先生作为一个学者型的艺术家,想必很敏感地察觉到了国家政治气候和文艺界形势的变化。那年,齐先生曾得一梦,梦见自己在悬崖上摇摇欲坠,断壁忽又化作舞台,倾斜的舞台如陡坡,令人无法立足,心生恐惧即将坠落之时,就见“达摩老祖”伸出大手,将她拉了上来。达摩老祖还说:“你必有一步好运。”
       那时,齐先生与我闲谈,我并没有注意先生此梦有何意义。此时想起故事,便觉不可思议而又可以思议了。齐先生英文很好,却不是基督徒,而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即便在那个混乱动荡的年代,齐先生也将一尊小铜佛藏在宿舍壁柜内,日日上香,常常礼拜。想必此梦仍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令人欣慰的是,齐先生后来果真梦想成真。
        1981 年秋天,齐先生在兰州剧院主演传统戏《赤桑镇》、《草桥关》等几出“铜锤花脸”的经典剧目,以“坤净”、“包拯”、“女花脸”的扮相出山亮相,再次有了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在谪居西北沉寂了10 多年后,先生终于扬眉吐气。我曾扮演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之类的“龙套”角色为先生“站班”、“打旗儿”。那些日子里,天天晚上聆听她那声如洪钟、气势磅礴、裂帛震瓦、义薄云天的演唱,居然习以为常,心不在焉地却根本不懂得如何欣赏,也就是说,根本就听不出什么好来,真可谓“有眼不识金镶玉,有耳不闻神仙曲”。但是,在那个年代的西北内陆城市,真正懂得先生价值的,或者说,真正懂得欣赏先生的京剧声腔表演艺术的人,又有几何呢?不懂也就罢了,令人费解的是一些真正的内行却对齐先生冷嘲热讽,在先生的性别上大做文章,好像生怕先生崭露头角。有的人还怂恿我们将齐先生称呼为“师娘”,我们也不明所以,楞头傻脑地认为先生是女性,那当然就是“师娘”了。齐先生听到这种称呼,神色很不好看,我们却不明就里。后来才明白,说你的功夫技艺是“师娘”传授的,那就是骂人的话了。所幸当时市上有位分管文艺工作的军队干部对齐先生欣赏有加,这才使得先生能够登台演出。这位军人常到我们剧团来,听几段唱腔过过戏瘾。他常用很浓郁的河北乡音说:“这段不过瘾,来段白虎团。”有时候,他自己也会来一段《奇袭白虎团》里严伟才的唱腔:“面临深涧桥梁断……”
     80 年代初期,齐先生开始外出搭班演出,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走穴”。由于我们剧团的青年演员从来就没有演过传统古装戏,即便是“跑龙套”,也都要从头学起。大家演惯了现代京剧样板戏,对传统古装戏不免就有着一种本能的抵触情绪。穿上从封存多年的老戏箱里翻出来的脏兮兮的散发着霉馊味儿的古戏装,心里就不痛快,扮成龙套上了台,也就一个个死眉瞪眼的不像样子。有时候还故意误场搞恶作剧,也确实发生过侯宝林先生相声里说的“一边一个一边仨”的“执拗”。我们这些一进团就演“战士甲”、“小匪乙”的演员扮成“衙役们”去“站班”、“跑龙套”,正像有句俗话所说:“真不是这里的事儿。”
         齐先生与我们这些“战士甲”、“小匪乙”们同台演出,配合起来不免就过于吃力,便走出去找她熟悉的剧团搭班演出。我们剧团的一些人对齐先生此举颇有微词。但是,先生无疑明白了国家已经天翻地覆,政治气候和文艺界的形势都不可同日而语了,也就一反过去那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谨小慎微、低调做事的处世风格,义无反顾、我行我素地经常到外地去搭班演出,根本不大理睬那些闲言碎语了。后来她辗转了一些日子,终于去了北京,在中国京剧院谋得一席之地,后来还加入了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并且当选为理事。那时,齐先生在我们剧团的好友刘磊老师也已经调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便联系电台文艺部为齐先生的唱段录了音,并在电台播放演出实况。在经过了半生坎坷之后,齐先生一曲“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终于声震华夏名扬天下,被誉为“中国第一女花脸”。
      先生后来在北京与台湾的一位“坤净”“女花脸”(据悉是王海波女士)取得联系,得知齐先生当年在领事馆被手榴弹炸伤的事情,在美国人看来,那是“保护美利坚合众国政府财产”的义举,美国人将这件事情记录在案,居然给齐先生留存着一笔补偿金。只是多少年了美国人根本不知道当年的“密斯齐”究竟在何处,无法表示慰问而已。经过一番联系,美国人终于将这笔补偿金送到了齐先生手中。40 多年过去之后,这笔美金想必已经极为可观了。那么,齐先生后来的日子,大概就好过多了。
      至于先生后来一举成名,誉满华夏,应邀前往美国讲学、去台湾切磋技艺、到夏威夷与张学良将军畅谈、创编用英语演唱的京剧《奥赛罗》,声名终于远播海外,那已经是20 世纪90 年代的事情了。1993 年,齐啸云先生在夏威夷拜访了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张学良即兴赋诗,其一:“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其二:“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不怕死来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英雄汉,光明磊落度余年。”———在唐德刚先生所著《张学良回忆录》中,此事是记载得明白无误的盛事。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齐啸云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她自幼师从钱宝森、郝寿臣、马连良等京剧大师,在继承裘派、金派、郝派艺术成就的基础上自成风格、独树一帜。作为京剧舞台上为数不多的“女花脸”,她有着“中国第一女花脸”的美誉。此外,她还在中外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上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她曾根据莎士比亚的名剧改编、创作了京剧《奥赛罗》,且将古希腊悲剧《巴凯》翻译改编成京剧,并首次使用英语演唱中国传统名剧《赤桑镇》、《铡美案》、《除三害》的片段。2003年3月31日,73岁的齐啸云因病去世。
  “壮士”齐润霖
  我自幼喜爱京剧。一天有个戏迷同学告诉我,邢台县东汪乡来了个角儿,唱功极佳,是外贸部下放干部。我立刻奔往东汪。
  我打听到会唱戏的女干部住在烈属胡大娘家,那时她还叫齐润霖,当时上工地去了。胡大娘说:“小齐可是个好干部哩,天天顶着星星拾粪去,走在哪条村路上我都知道,因为她一边拾粪一边喊嗓子,咿咿呀呀,嗓门特大,连村里的公鸡都跟着叫起来。”
  胡大娘看到我没找到齐润霖有点扫兴,就领着我看她家后墙上的画,指点说是小齐画的。宣传画占了整面墙,上半部工人挥舞着钢钎,农民手握镰刀,干部扒拉着算盘;下半部钢水奔流,麦浪滚滚,红旗飘飘。大娘说:“像这样的壁画,小齐给村里画了十八幅,都是劳动之余加班加点赶出来的,弄得她衣服颜色斑斑,像一身戏装。”
  按照大娘的指点,我来到南大树村水库的工地,只见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喊声震天。一部分人在库底挖土装车,一部分人在上边垫土筑堤,堤下已经形成一个很大的坡堤。下坡时为了节省时间,一人坐车尾,一人手压车把双脚腾空,顺势滑下,叫做飞车。工地宣传员说,找齐润霖不难,看哪辆车飞得最漂亮就一准儿是她。我在堤上转来转去看花了眼,经人指点才认出一位“壮士”,头扎白毛巾,腰系宽布带,一蹬腿腾空而起,身轻如燕,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然后轻轻落在地面,那身段好像《挑滑车》的高宠、《三岔口》的任堂会。等到推车上来时,才看出眉清目秀、巾帼英雄的样子。工间休息时,大家欢迎她来一段儿,只见她抹了把汗,端起粗瓷大碗唱道:“将酒宴摆之在聚义厅上,我与那众贤弟叙一叙衷肠……”那声音响如洪钟,灌满了偌大的水库。
  齐润霖也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她对我说,幼时在天津云吟剧社第一次登台时,扮演的就是窦尔敦,唱的就是这一段儿。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幼有天赋
  齐润霖出身官宦之家,祖上曾当过前清的吏部尚书。父亲是天津《民生报》主编,喜好京剧,梅兰芳、马连良、尚小云、裘盛戎都曾是家中的座上客。齐润霖幼有天赋,3岁时马连良一句句地教她唱《桑园会》,6岁时与马连良同台演出《三娘教子》,红遍沽上。
  下放时,评选劳动模范,东汪村和水库工地的人都把齐润霖当作首选,但外贸部带队的人反对,说她有政治历史问题。齐润霖解释说,她14岁进入北京美国教会中学,当选为学生会主席。因为不满国民党的接收大员、贪官污吏,在天津《中华日报》发表了一篇杂文《奸商遗嘱》。天津警备司令部通缉她,经一地下工作者介绍,她躲进美国驻津领事馆,在一个小图书馆当了几个月的资料员。这桩事在燕京大学一年级已经如实交代,想不到从此她被列入“特嫌”,沉重的黑锅背在身上。她一度想跳楼自杀,站在窗前她想到了京剧,想到了钱宝森、郝寿臣等几位老师,他们都在期待着她学有所成,于是甩把泪水又抽身回来。
  情况反映到县政府,县长何耀明热爱文化,怜惜人才,召集有关人员学习刚刚发表的毛主席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说家庭出身不能选择,革命道路可以选择,莫须有的事情不应影响使用,并大张旗鼓为齐润霖发了模范奖状。
  不久何县长组织山区建设慰问团,点名齐润霖领衔主演。深山区的羊肠小道连自行车都用不上,大家自带行头道具。齐润霖总是头顶乌纱,身披蟒袍,斜挂玉带,手提朝靴,就差把脸谱画上了。一次演出,正当大家走得汗流浃背、疲惫不堪时,突然听到一阵锣鼓齐鸣,全村男女老少跑出十余里来迎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像过年一样热闹。《铡美案》演过后,齐润霖清唱了一段又一段,直到鸡叫两遍还谢不了幕。下台来不及卸妆,家家都排队请她吃饭,大把大把的核桃栗子花生往她身上塞。当晚齐润霖激动得一夜合不上眼。
  不久她又与何县长合作完成歌舞剧《天上人间齐歌唱》,获得河北省文艺汇演一等奖,齐润霖成为邢台家喻户晓的人物。
  齐润霖在邢台下放劳动一年后被分配到云南省外贸局。临走时,齐润霖泣不成声,表示今生今世忘不了邢台,还要回到邢台来,这句话我印象颇深。四年后我大学毕业,申请分回故乡,可是齐润霖却杳无音信。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女儿性情
  转眼到了1980年,传统戏解禁不久,偶然打开收音机,中央电台听众点播节目是《锁五龙》,正唱到摇板“怕你乱箭穿身无处葬埋,这一名话儿真爽快,叫贤弟把酒斟上来……”好耳熟,不是裘盛戎!他老人家10年前早去世了,也不像裘派弟子方荣翔、王正屏、夏韵龙,会是谁呢?突然脑子里亮出一个名字:齐润霖。是她,就是她,20年前就是这样的音质音色,高亮甜醇,润腔细腻,气息自然,有鼻腔、头腔乃至胸腔共鸣,偶尔还有炸音、宽音。晚上重播,演员名字叫齐啸云,一准儿是齐润霖的艺名。从此我天天收听这个节目,陆续到了《铡美案》、《盗御马》、《赵氏孤儿》。我向中央电台写信询问,这个齐啸云果然就是齐润霖,供职兰州市京剧团。
  到了1982年春天,齐啸云率团到邢台演出。我闻讯赶到,她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陪她回东汪看看。到了东汪,齐啸云第一个跳下车,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兴奋得像个小青年。在一家门口止步,蹑手蹑脚走进北屋,突然出现在胡大娘面前。大娘正在编席,抬头来思谋了一会儿,猛地拉住手:“哎呀是小齐,哪阵风把你吹来的,你可把俺想死了。”大娘攥着她的手不放,说:“闺女呀,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呀。”
  齐润霖说她离开邢台,到云南外贸局,因为放不下京剧,几经努力就下海了。先到贵州省公安厅京剧团,正式用上齐啸云这个名字,很快就小有名气了。不久山东蓬莱京剧团挖她,整天到沿海部队慰问演出。那时学演京剧现代戏《红灯记》、《芦荡火种》、《洪湖赤卫队》。齐啸云是艺委会副主任、编剧兼导演,创作了《暴风骤雨》,扮演地主韩老六,在全国京剧舞台创造了一个新的艺术形象。
  但是好景不长,舞台上的《暴风骤雨》还没有落幕,齐啸云被赶回天津,丢了公职,没了工资,成为街道上的“牛鬼蛇神”,生活没着落,靠扫街、扛包、拉车糊口。好容易找到了一个卖菜的临时工作,每月才20元工资。一天她正在地摊上摆弄西红柿,忽然下起雨来,觉得背后有人给自己加了一件雨衣,回头一看是评剧名角鲜灵霞……大娘换个话题问:“闺女,成家了吗?”齐啸云长叹一声说:“孩儿命不好,找了个对象,也是大学生,可是性格不合。他是个文静书生,我性格粗放,像个男人,阴阳颠倒。加上我为了艺术不想生育,他要接续香火,盼子心切,就分道扬镳了。1968年我出了车祸,昏睡三天,醒来才知道他不辞而别,缘分尽了。大娘啊,孩儿今生今世再不嫁人了,因为我恋上了京剧。”是京剧给了她活下去的意志,给了她生命的诱惑和强烈的刺激。
京剧第一女花脸齐啸云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英语京剧
  齐啸云回京之后立即找到时任北京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的何耀明,二人相见喜极而泣,互诉别后经历,不再赘述。临别齐啸云拿出两张戏票,请何耀明看她彩排英语京剧《奥赛罗》。说周扬赠给一套英语《莎士比亚全集》,她试着改编一出京剧,关键时刻请何耀明出主意。在齐啸云心目中,何是她文艺方向的指路人。在中央戏剧学院小剧场,“羞愤呀,羞愤煞英雄也!”随着一声长长的叫板,一个虬髯卷发的洋红净出台亮相,京剧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角色诞生了。五分钟唱段,竟赢得十几次鼓掌喝彩。次日齐啸云又登门请教,何耀明兴奋不已,说:“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狂风暴雨,京剧这棵大树的枝头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硕果稀少了,你要珍视自己;你精通英语,便于走出国门,为中外文化交流为京剧走向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个角色非你莫属了;从太行山羊肠小道,到漂洋过海的航线,是另一种挑战和机遇。”听得齐啸云心明眼亮起来。
  1984年,齐啸云搭班淮阴京剧团到香港演出,与宋长荣珠联璧合,场场爆满,“乾旦坤净动港九”成为轰动一时的佳话。
  齐啸云在美国演出,旧金山、洛杉矶、华盛顿、纽约,每到一处除了演出还用英语讲授《中国京剧艺术》。京剧使她喜悦,喜悦又成为她的事业。在美国,她邂逅京剧前辈赵荣琛,兴之所至赵亲自为她操琴。她信服了戏剧大师莎士比亚的一句话:将世界当世界看待时,每个人必须独自演出一个角色。
  1993年,齐啸云再赴美利坚,在夏威夷拜访了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张学良是一个老戏迷,亲自偕夫人到剧场,看了她的《赤桑镇》和《盗御马》,激动得老泪纵横。在张公馆,他们唱戏说戏,聊起来还是亲戚,张学良的妹妹与齐啸云的表兄是一对夫妇。谈兴正酣时,张学良还即兴提笔为她写了两首诗,其一曰: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其二曰: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不怕死来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英雄汉,光明磊落度余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