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2017-04-10 13:07:58|  分类: 戏曲名人1(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赵燕侠(1928年3月1日一),女,祖籍河北武清。我国著名的京剧演员,她的演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被周恩来总理亲切的称为“赵派”。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演艺经历
        自幼在父母督导下练功学艺,7岁随父赵小楼在杭州、上海、汉口等地搭班演戏。14岁在北京向诸茹香拜师学艺。后先后拜李凌枫、荀慧生、褚玉香、何佩华等名家为师学习青衣、花旦,学习了王、荀、梅派的艺术特点。15岁演出《十三妹》(与侯喜瑞合演)、《大英杰列》,开始在京剧舞台崭露头角,并与前辈名家金少山、谭富英、杨宝森、马连良等联袂演出《武家坡》、《二进宫》、《霸王别姬》、《坐楼杀惜》(与杨宝森合演)等剧目。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7年,19岁的赵燕侠组建“燕鸣社”,在京、津、沪等地演出,由她担任主演的《红娘》《玉堂春》《荀灌娘》等在继承荀派风格基础上,有了新的突破性发展,唱、念、做、打别具一格,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新中国成立后,“燕鸣社”改名“燕鸣京剧团”,后于1960年并入北京京剧团,赵燕侠任副团长,多次与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等老一辈艺术家同台演出。赵燕侠经常在《白蛇传》《红梅阁》《碧波仙子》等剧中唱大轴。1964年,赵燕侠主演现代京剧《芦荡火种》即《沙家浜》,成功塑造了阿庆嫂的艺术形象,为实现传统艺术形式与革命内容的统一做出了贡献,受到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文革中,由于她为人正直,遭受了“四人帮” 的残酷迫害,被剥夺演出权利达十年之久。
      1979年,北京京剧团恢复,赵燕侠任一团团长,并于1980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她着力培养青年演员,大胆进行艺术团体的改革。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代表剧目
  常演剧目有《辛安驿》、《白蛇传》、《玉堂春》、《红梅阁》、《碧波仙子》等。
著述有《燕舞梨园》、《我的舞台生涯》或名《我的舞台艺术》等。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特色
      她戏路宽,青衣、花旦、刀马旦、文武小生等多种行当的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都能演。而且从剧中人物性格出发,突破程式、行当的界限,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她做戏洒脱,唱腔悠扬婉转,节奏鲜明,她结合个人条件,大胆突破,念白清脆甜亮,咬字清晰,为业内外行家所称道。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师承
       赵燕侠14岁那年,住家北平菜市口附近的西砖胡同,她每天下午跟父亲去珠市口开明戏院唱戏,步行路经虎仿桥时,总看见卖烤白薯的炉桶边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等日落西山烤白薯收摊时,卖主就把未售完而剩余下的几块白薯送给他吃。每当此时,他总是喜笑颜开,吃完白薯便自我陶醉地唱几句京剧,而且唱得有板有眼,韵味儿十足。为此引起赵燕侠的好奇和注意。一天,赵燕侠试探地问他:“老伯,您会唱京戏吗?”他点点头。又问:“我跟您学戏行吗?”老人愣了片刻后回答道:“孩子,我唱了一辈子戏,早先与梅兰芳同台当配角多年,也算是大红大紫过一阵子,如今老了落得这个地步,你还要学这一行?”赵燕侠天真而执著地告诉他:“我喜欢这个职业。”并问老伯尊姓大名,老人告诉她,自己名叫诸茹香,是唱旦角的。燕侠一听喜出望外,回家后立即将此事告诉了父母;父母一听原来是久享盛名的诸先生,既同情又欣喜。第二天,经父亲与诸茹香恳商后,诸慨然应允收赵燕侠为徒,并约定“穷师受穷徒”,既不写“字据”也不宴宾朋,在赵燕侠家中吃顿便饭,就这样,诸茹香成了赵燕侠的第一位恩师(开蒙老师)。拜师后,诸先生爱徒如子,倾囊相教,赵燕侠尊师如父,勤学苦练,终使诸茹香老人一生精修苦研、日积月累,从而形成和积累的艺术成就与经验后继有人,也使赵燕侠醍醐灌顶,从而为后来出名成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年表
1928年3月1日(农历二月初十),生于天津市沈家台。祖籍河北武清县大三庄。祖父赵广义工京剧小生,父亲赵庆祥,艺名赵筱楼,工京剧武生。
1932年,4岁。家住天津劝业场附近。父亲在天下仙戏院登台演戏。后随父母离开天津,走江湖,跑码头。
1933年,5岁。在武汉广播电台演唱京剧《女起解》等戏。
1934年,6岁。在武汉天声息园羽毛家班的毛蕴珂、毛剑秋父女同台演出《三娘教子》,饰演娃娃生薛倚哥。此系第一次登台演出。
1935年,7岁。与母亲随顾无为先生组织的以“七龄童娃娃生”挑班的独特形式赴湖南长沙演出各种娃娃戏,尤以“金龙仙女”飞天下凡等戏受到欢迎。
1936年,8岁。演出了《贺后骂殿》和《五花洞》等戏。
1937年,9岁。受武汉广播电台邀请,经常演唱京剧唱段。在父亲赵筱楼指导下练功学戏。日寇入侵,武汉沦陷,后随父亲从长沙、重庆辗转到厦门等地搭班唱戏。首场主演《大英杰烈》,第二场主演《虹霓关》,第三场主演《贺后骂殿》,初露头角。
1939年,11岁。因受日本侵略军的欺辱,随父母迁居上海,住在外婆家开始向金碧砚老师学戏。
1941年,13岁。随父母迁徙到北京,受父亲严格训练,同时拜师荀慧生并先后师从何佩华、诸如香学戏花旦戏、向李凌枫先生学青衣戏。
      1943年,15岁。初夏在前门外大栅栏三庆戏院正式出演。第一场是全部《十三妹》,演出获得圆满成功,名声大振。接着又主演了《大英杰烈》、《大翠屏山》、《红娘》等戏。后与谭富英、金少山、杨宝森、叶盛章等合作演出。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4年,16岁。由父亲赵筱楼为她组织“燕鸣社”到徐州等各地演出《红鬃烈马》、《十三妹》和《红娘》等戏。同台演出的还有李少春、叶盛章等。
1945年,17岁。由于演出票房得到一定的保证,乔迁到南长街北口新居。
1946年,18岁。演出之余在琉璃厂一家姓胡的私人医院做医护工作。
1950年,22岁。燕鸣社改名“燕鸣京剧团”自任团长。在北京、上海与武汉等省市演出。在上海中国大戏院连演三月《玉堂春》,上座不衰。
1952年,24岁。参加北京妇女联合会的工作,为抗美援朝义演,为筹建北京私立艺培戏曲学校义演。
1953年,25岁。率领燕鸣京剧团排演第一出新戏《陈妙常》。
1954年,26岁。排演新戏《孟姜女》。
1956年,28岁。根据朝鲜古典剧本排演新戏《春香传》。率领燕鸣京剧团到武汉演出。
1957年,29岁。排演新编历史京剧《盘夫索夫》。
1958年,30岁。3月16日,在北京率先排演了第一出现代京剧《白毛女》。后又排演了《爱甩辫子的姑娘》。
1959年,31岁。排演新戏《追鱼》。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60年,32岁。票房收入稳定,演出剧目丰富,受到各界群众欢迎达15年的北京燕鸣京剧团参加国营的北京京剧团,并担任副团长,开始与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的长期合作。
1961年,33岁。与马连良合演《坐楼杀惜》。陆续排演新戏《救风尘》等。北京剧团演出票房收入稳定,全年上缴26万元。当年又排演了《虹霓关》、《梅玉配》。
1962年,34岁。北京京剧团五大头牌赴天津分别在中国大戏院和第一文化宫两个戏院演出。
1963年,35岁。与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率团赴香港、澳门演出《碧波仙子》、《盘夫索夫》、《荀灌娘》等,并与姜妙香合演《玉堂春》。回京后根据周恩来的意见开始排练并演出了《白蛇传》。不久又根据江青的建议到上海沪剧团向丁是娥同志学习,改派现代戏《地下联络员》,后改名为《芦荡火种》,在年底开始被江青请到中南海的家中谈话。
       1964年,36岁。1月8日到解放军部队当兵体验生活。继续排演现代戏《芦荡火种》,4月27日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邓小平、陈毅等中央领导同志观看了演出。夏天参加“全国现代戏观摩汇演”,主演了《芦荡火种》。同时与马连良、裘盛戎、马富禄联合主演了现代戏《杜鹃山》。年底,江青指示排演《江姐》。并被要求主演江姐。同年被选举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1965年,37岁。3月到重庆渣滓洞监狱,戴上手铐、脚镣,被单独关押在牢房中或提审、用刑、放风、越狱等“体验生活”。4月在上海演出时与江青发生“毛衣事件”。
      1966年,38岁。11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文艺界文化革命大会”上,被江青当众点名为“黑帮”、“现行反革命”。从此被连续批斗、游街。强迫劳动,后下放“五七干校”劳动改造4年。
    1969年,41岁。4月、6月,江青三次讲话,说:“赵燕侠整我,但是我给她记一功。给予解放。”从此开始教学。8月,在交完扮演阿庆嫂的青年演员,即将拍摄成电影时,又以“516反革命分子”的名义对她开始了第二次批斗和关押。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0年,42岁。1月10日到小汤山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1973年,45岁。江青又宣布解放赵燕侠,令其到戏校教学。
1975年,47岁。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
1976年,48岁。根据毛泽东同志的要求拍摄电影艺术片《红娘》、《辛安驿》,电视录像《拾玉镯》。
1977年,49岁。重返舞台。开始出席各种“粉碎四人帮”庆祝活动,陆续演唱《沙家浜》赵朴初词《金缕曲》,毛泽东词《蝶恋花》等。同年排演并主演《闯王旗》。2月,随文化部到唐山灾区慰问演出。
1978年,50岁。3月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全国文联代表大会。恢复演出《白蛇传》。年底,北京京剧院成立,任一团团长。
1979年,51岁。2月赴关系边防慰问演出。恢复演出《红梅阁》、《花田错》等古装戏。
1980年,51岁--52岁。3月25日为纪念马连良80诞辰演出《龙凤呈祥》饰演孙尚香。8月9日至11月5日率团赴美国十大城市演出三个月,83场戏,受到群众热烈欢迎。同年任北京京剧院艺术委员会主任。
1981年至1983年,55岁。在国家文化部部长朱穆之和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段君的支持下,从1981年4月1日开始,以对京剧命运的高度责任心和满腔热情。率北京京剧院一团以对实行“大包干”经济管理,恢复“跑码头”的做法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1981年到武汉演出时,女儿张雏燕首次在武汉人民剧院彩排并主演了《拾玉镯》。
1983年,55岁。9月15日,爱人张钊先生逝世。同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1985年,57岁。赴江苏省各地演出。赴天津第一文化宫演出。
1986年,58岁。应江西省文化厅邀请,率团赴南昌等地演出并辅导当地青年演员。应邀赴天津大戏院演出。
1987年,59岁。赴四川省成都等地演出。为当地残疾人演出专场。
1988年,60岁。专程赴故乡天津市武清县慰问乡亲义演。赴山东青岛等地和河南等地分别演出曲目《白蛇传》、《玉堂春》、《碧波仙子》、《四郎探母》等。
     1989年,61岁。与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吴仪一起参加民主德国国庆和中德友好周活动,率团赴柏林演出。随后赴南斯拉夫参加贝尔格莱德戏剧节,访问了萨拉热窝和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同年退休。
    1990年,至今 。 荣获全国文联颁发的《表演艺术成就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北京市政府分别授予赵燕侠国家级和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京剧代表性传承人证书、证章、授带。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赵燕侠与江青的“毛衣事件”
      《自成一派·赵燕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要为赵燕侠树碑立传?其实赵老师自己也说:“写我干什么?”我想谁都知道,赵老是当今京剧界硕果仅存的、独自挑班唱戏15年,始终保持高票房收入的老一级演员(当时一级演员在中国京剧院两人,北京京剧团五人);又是当今舞台上唯一没有用过小话筒,不用字幕也能让观众听清楚唱念的京剧演员;更是京剧舞台上唯一自成一派的、只挂头牌,从不挂二牌的女演员。我想,在京剧日渐式微的今天,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位曾经创造京剧真正辉煌历程的老人不无裨益也。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十五岁“挑帘红”
    1943年6月,15岁的赵燕侠在北京中和戏院第一次正式登台主演《十三妹》,演员无名,戏院怕赔钱,让她买二百张红票,二十个包厢,结果一炮而红。上海戏院老板当即送来约金,后又提出把赵燕侠“一次买断”,可知一鸣惊人也。第二天主演《大英杰烈》上座七成,第三天主演《翠屏山》客满,后与金少山合演《霸王别姬》,与谭富英合演《桑园会》、《二进宫》,与杨宝森合演《武家坡》,与叶盛章合演《女起解》,与李少春合演《武松与潘金莲》。独自挑班“燕鸣京剧团”后,票房收入始终居高不下,在上世纪50年代,除去各种开销,她个人每场收入八百元。因为她的私营剧团收入超过国营剧团,从上海开始对她展开全国性的批判,指责她的《玉堂春》黄色、庸俗、下流。但是她反而创造了在上海一个剧场连演45场《玉堂春》,场场爆满的纪录。后从南昌开始禁演,封杀她。不久,刚刚从国外归来的画家吴冠中看到批判文章,便到剧场看个究竟,结果反成了赵老的戏迷,“只要有赵燕侠的戏,场场都看”。后来陈毅元帅看了赵燕侠的戏,到后台称赞她完全可以自成一派。周恩来总理看了赵老的《玉堂春》说:“这不就是中国的《复活》吗!”从此赵燕侠成了中南海舞会的主要演员,理由是赵燕侠的唱念听得清楚,有功夫。
       1960年,赵燕侠剧团集体加入北京京剧团,赵燕侠与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并列五大头牌和五大团长。从此他们互相捧着唱,轮流着给赵燕侠唱开场戏,赵老也给他们唱开场戏。首都观众不会忘记,赵老以北京京剧团的名义于1960年11月18日在天桥剧场第一次公演,德高望重的谭富英以《晋楚交兵》唱开场,赵燕侠以《辛安驿》演大轴,年仅32岁。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毛衣”事件
        提到赵老师,人们就会想到“毛衣事件”。“文革”中有人说江青送她毛衣,她竟然不穿,甚至摔在一边,嫌脏,真是罪大恶极,因此全国共讨之。“文革”后,人们说她不穿江青送的毛衣,不愧反江青的先锋。赵老说,“我没有反对过江青,我哪里有那么高的觉悟,敢反江青?不过我就是有点看不惯她的作风,想躲着她。”原来在1963年江青就开始把她请到中南海丰泽园家中吃饭,称她是多年来在全国物色到的最有创造力、能演现代戏的演员。从此让赵老经常陪她看戏、看电影。有时还会剥一块糖,亲手放到她嘴里。而赵老没有陪别人看戏的耐心。经常是以上厕所为由溜之大吉。不久,江青找来《沙家浜》的剧本,当时叫《地下联络站》让她演阿庆嫂。首演失败后江青很失望,就到上海去了。时任北京市长的彭真请来上海沪剧团帮助他们排练获得成功。因事先没有通知江青,使江青恼羞成怒。有一天,刘主席认为她演的老板娘太正经,缺乏地下斗争经验。事后江青问赵老:“他(指少奇同志)跟你说什么了?”赵老如实回答:“主席说我演的阿庆嫂不像……”一句话没有说完,江青瞪大眼睛说:“什么主席,说清楚是你们主席,还是我们主席?”赵老当时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后来江青传达毛主席指示,把这出戏由歌颂地下党斗争改成以歌颂武装斗争为主,赵老怎能知道这出戏的后面是两条路线,两个主席在斗争。直到刘少奇被打倒,赵老才恍然大悟。尽管江青在人民大会堂公开点名称赵燕侠是反革命黑帮,与“三旧”勾结起来迫害她的身心健康,必须要彻底打倒再踏上一只脚,叫赵燕侠永世不得翻身。从此对她武斗,抄家,使一家四口流浪街头,还把她的丈夫张钊关进监狱。当《沙家浜》要拍摄电影时,江青知道青年演员不行,立即把赵老解放,说她对样板戏有功,让她秘密辅导青年演员。辅导后又立即给她戴上了“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强迫劳改。直到毛主席要赵老拍摄电影《红娘》才使她离开干校。可是赵老至今仍说:“江青当时送我毛衣并无恶意,但是我比江青胖,怕给她的毛衣撑坏了,所以没有穿。”对江青排演的样板戏,赵老是最大受害者,但是她说:“平心而论,江青还是懂艺术的。”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63年周总理观看《碧波仙子》后与赵燕侠合影.
出“荀”入“赵”
       现在的京剧演员每演一出戏总是要遵循某一流派,而在赵老的艺术生涯中,她演的荀(慧生)派戏由多到少,由少到无,自己的独创剧目却从无到有,由少到多,最后形成赵派,蔚然成风。周总理要她排演《白蛇传》,现成的作品到处都有,她不愿意吃别人的剩饭,立志排出自己的《白蛇传》,结果独树一帜,流传日广。她说:“荀派好,你学得再像也是模仿,也不是自己在演戏。临帖重要,但不能一辈子只临帖。”她就是这样“出荀入赵”,成为京剧女演员中唯一的流派创造者。
        “文革”后,她排演并主演了全国第一出新编京剧《闯王旗》。为改变剧团少演少赔、多演多赔的现象,她率先成立改革试点团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扭亏为盈,减轻了国家负担。虽然得到文化部长和北京市的大力支持,只因与现行体制相悖,伤及机关大锅饭的利益,最后被迫解散,以失败告终。饱经江青迫害的赵燕侠多么希望好好演戏,报答党和人民啊,可是她却被迫提前退休了,多少演出合同变成了废纸。她忘不了,她每到一地演出,首先看到的是观众在五天前就带着被褥连夜排队买票的情景,所以她希望在被迫退休前组织一场告别舞台的演出,某剧院领导说:“这么多人要退休,都搞告别演出,搞得过来吗?”眼看一个曾经每年上缴高额利润的京剧院,现在却靠国家上千万经费养活,过去演戏赚钱,赚大钱,现在却要花钱唱戏,动辄数百万。排演了那么多新戏,却没有一出能够流传下来,80多岁的赵老,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京剧传承人,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想,看看当年赵老师怎么学戏、唱戏、赚钱,想想我们现在怎么唱戏、赔钱,这是一面多好的镜子呀!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改变人生的一次召见
         1928年,赵燕侠出生在河北一个梨园世家,从小得名师指教,15岁就已崭露头角。19岁时组建“燕鸣社”在京津沪等地演出。
         解放后,“燕鸣社”改名“燕鸣京剧团”,于1961年并入北京京剧团。赵燕侠担任副团长,多次与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等老一辈艺术家同台演出,成了那个时代的舞台明星。
         然而,赵燕侠万万没有想到,她的人生因江青的召见而改变。
         1963年的一天,赵燕侠突然接到通知——江青要接见她。当她走进中南海时,江青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皮肤很白,头发推得高高的,穿西装打领带,像个男同志”。江青告诉赵燕侠,她打算排现代戏,所以“把你找来了”。
         第一次见面,赵燕侠就领教了江青的喜怒无常。“她问我,听说你身体不好?我说是。她说什么病啊,我说我肾脏不好。她又问,那你看了吗?我说看了。看好了吗?我说没看好。”没想到,这句话令江青突然大怒,“什么,没看好?我们国家医学这么发达,会看不好你的病?”对此,赵燕侠觉得很怪,“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没看好病就是没看好病。”
         江青提到想要排的戏,正是现代京剧《沙家浜》的雏形——沪剧《芦荡火种》。这部戏改编成京剧后,深受各界欢迎。赵燕侠因为饰演女主角阿庆嫂,名声也更加响亮。
      1964年4月27日,《芦荡火种》剧组进中南海演出。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观看后,给予了很高评价。在随即召开的京剧现代戏观摩大会上,毛主席第一次看了京剧《芦荡火种》,并接见了赵燕侠等人。自此,赵燕侠受邀去中南海的机会多了起来,与江青的接触也越来越多。
         和江青接触越多,赵燕侠越觉得她难伺候,江青对赵燕侠说话多是命令式,赵燕侠对江青的不满以及由此产生的不愉快,在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为拍戏到渣滓洞体验生活
        1964年底,北京京剧团排演《江姐》,赵燕侠扮演江姐。江青提出所有主要演员都要到渣滓洞体验生活。
        1965年3月,赵燕侠来到重庆,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牢狱生活”。“他们把我搁在牢房里,戴上手铐脚镣,让我坐地上;还给我抱了一包草,说冷了就在这草上睡觉。天天送饭,就两个窝头。”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有很多游客参观渣滓洞,看到赵燕侠就指指点点:“你看,这个女的罪过不小,不枪毙也够她呛。”“她肯定是重刑犯,要不怎么会一个人一个牢房??”
        原本就对这种体验生活的方式很窝火,现在再被不明就里的游客品头论足,赵燕侠气不打一处来,发起牢骚:“我用得着这么体验吗?这么多年我没体验生活,不也唱得挺好!”赵燕侠哪里知道,她的这些不满,事后都传到了江青的耳朵里。
       不久,赵燕侠就被从主角位置上换了下来。一开始她还可以演一些配角,再后来就只能跑龙套了。
       1966年11月28日,江青在一次大会上,两次点名批评赵燕侠。很快,赵燕侠全家被赶出了原先居住的小四合院,住进了一间“只有八九平米,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危房。接下来,批赵燕侠的大字报被贴上了天安门,然后就是被批斗、下放干校劳动……
        赵燕侠被撤下后,昆曲演员洪雪飞成了阿庆嫂的扮演者。1969年4月底,江青打算把《沙家浜》拍成电影。于是,赵燕侠被临时从干校调回剧团,指导洪雪飞表演,但不能登台直接给洪雪飞讲解,只能通过别人传话。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2年,京剧电影《沙家浜》公映,洪雪飞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而赵燕侠却又被送回干校插秧、挖河泥。
         “文革”后期,由于洪雪飞怀孕,赵燕侠重新登台,但仍受到严格限制。“我只能唱阿庆嫂不上板的段落,有时只能清唱。观众看到我,以为我‘解放’了,就在台下喊,唱啊,唱‘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可是,我哪敢唱啊!”
告别舞台后不愿让人认出
        1976年,“文革”结束,赵燕侠的苦日子也熬到了头。1979年,51岁的赵燕侠出任北京京剧院一团团长,直到退休。
         1981年,赵燕侠在剧团里搞起了改革,组建一支80人的演出队,去各地演出。
         10年前,赵燕侠举办从艺60周年告别演出,从此,彻底告别舞台,不再参加任何形式的演出,也不出席任何京剧界的活动。
         赵燕侠名声在外,想来拜师的人不少,但均被拒之门外,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她上了岁数,实在不愿操心受累;二是受不了一些年轻人学京剧的态度。曾有一青年人,打电话给她:“您把您的唱腔录下来,寄盘磁带给我,我听着学就行。”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赵燕侠看来,这简直是开玩笑。回想自己当年严格遵从梨园拜师程序和学艺的历程,赵燕侠说:“想要唱好戏,光靠磁带能学得出来吗?”把唱戏看得极为严肃的她,唯一收过的徒弟就是半路出家学戏的女儿赵雏燕。
          告别舞台的赵燕侠,并不怀念舞台生活,她甚至不愿意让别人认出她。晚年,让她最享受的事有两件:一是养她的白色小哈巴狗;二是每天喝上一大瓶啤酒。
         心情好时,赵燕侠也像普通老太太一样,随便套件衣裳就出门转悠,而且习惯坐公交车。一次,她在市场上看中一件小玩意,刚想伸手拿,摊主立刻提醒她:“老太太,您看好了,20块,少一分不卖。”现在提起此事,赵燕侠还感到可气又可笑:“他那是看我穿得破衣烂衫,怕我买不起。”
          事实上,住着100多平米房子的赵燕侠,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和她只住一门之隔的女儿也时常过来探望。唯一的缺憾,是没有了相濡以沫的老伴,有点孤单。
         如今,赵燕侠不再去剧场看戏,只在家里看看电视播放的戏曲节目。谈起新拍的电视剧《沙家浜》,她依然是快言快语:“当年我演的时候,光甩抹布就练了不知多少次。演现代戏没什么程式,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演员一定要下功夫,才能演好人物,才能去创新。演戏一定要认真,不能胡演,要对得起观众,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就是有观众。”
         在赵燕侠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幅字,是书法家刘海粟老人88岁那年写的——“赵燕侠骨,艺峰雪莲”,这正是对她艺术人生最贴切的写照。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赵燕侠与江青
        为了塑造好阿庆嫂这个人物,赵燕侠真可谓绞尽了脑汁。开始时,她怎么也找不到感觉,一举一动总也离不开传统戏的架势,甚至因为没有了水袖,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在设计动作时,一会儿她想在这里安上个《花田错》的动作,一会儿想着借鉴一下《拾玉镯》的程式,始终没有从花旦的行当中跳出来。看完上海沪剧团演出的《芦荡火种》后,她受到了启发。她诚恳地说:“我们演才子佳人惯了,一看这个戏,整个一个大翻膛!起码来说,你从才子佳人要变成一个现代的开茶馆的老板娘,从封建时代的妇女,变成一个革命时代的共产党员,从古代的封建人物变成现代的革命人物,你就得大变一下子。”
    赵燕侠体会到,要演好现代戏,首先要放下主要演员的架子,当一名新战士,从头学起。她去部队当兵,体验生活,在舞台动作和脚步上都找到了生活依据。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智斗》一场戏中,阿庆嫂第一次和当上忠义救国军的司令胡传魁见面。当胡传葵叫了一声“阿庆嫂”以后,她用较随意的音调说:“噢,胡司令,哪阵风把你吹回来了!”打完招呼,阿庆嫂向前几步走到台口。这几步台步,若用一般花旦的小碎步,显得气派小;若用日常生活中的步子走得稍快,显得对敌人过于殷勤;走得稍慢,又缺乏老板娘对顾客(包括胡传魁)应有的热情。到底该怎么走?赵燕侠想起生活中那些开“老虎灶”阿婆走路的姿势,不扭捏,大步量,粗犷但不笨拙,热情但不过火。她把当年自己的生活观察,运用到阿庆嫂的表演之中。
为了从造型上符合江南妇女的特点,赵燕侠把当年在上海用过的一块蓝底白花的土布包袱皮找了出来,请自家的保姆用它给自己做了一件大襟上衣。保姆拆了一件破旧的竹布小褂,为这件上衣镶了一个浅色边、加上几粒纽襻,穿上一看,很像江南妇女。很多同行看了都说,这件衣服实在地道。
     江青来审查节目时,一看到赵燕侠穿的这件衣服就说:“哎呀,燕侠这件衣服太好了,地道的江南土布,一穿上,这江南的味道就出来了。”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京剧团的党委书记薛恩厚听江青赞扬了赵燕侠的服装,就让人拿着赵燕侠的衣服到戏装厂赶制了一批一模一样的“阿庆嫂服”。
       谁知道,江青在看戏的时候马上发现了问题,演出后问薛恩厚:“上次的服装怎么换了?”薛恩厚说:“没有换啊。”江青说:“你们现在的服装不对,与上次穿的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薛恩厚很纳闷地问,心想:我是让人按你的样子照着做的呀!
      江青说:“我上次看赵燕侠穿的服装,是真正南方土布做的,手工制的纺织品有毛茸茸的感觉,而你们今天穿的是机器纺织的,上面有一层亮光,一看就不是江南土布。这样的衣服穿在阿庆嫂的身上,这个形象就显得很华丽,不符合她的身份了。如果不信,你们可以问一问赵燕侠。”
     薛恩厚问赵燕侠,原来穿的那件蓝地白花的服装是那里来的。赵燕侠就把她用包袱皮请保姆做衣服的经过说了一遍,江青看了一眼薛恩厚,说:“怎么样?假的跟真的就是不一样。我们要排好这个戏,就要像赵燕侠那样,一点都不能马虎。”
      赵燕侠的心血没有白费,在舞台上成功地塑造出了一个沉着冷静机智勇敢的阿庆嫂形象。直到她被江青授意的“革命群众”“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之后,江青还说:“赵燕侠在排演《沙家浜》时是立了功的。”
       可是,这出“样板戏”《沙家浜》排成之后,阿庆嫂的扮演者却换了一个人。
       为什么把赵燕侠换下来?在这出戏里,每一个动作、每一段唱腔、每一个舞台效果都渗透着赵燕侠的心血。作曲的李慕良就说过,赵燕侠在阿庆嫂的唱念做舞几方面,搞出很多有创造性的东西。那为什么要把她换下来呢?再说,赵燕侠扮演阿庆嫂一角,是江青“钦点”的,除了江青,谁敢把她换下来?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用你,你是功臣;用完了,你是反革命!

      得到江青的指示之后,军代表把赵燕侠找了去,说:“江青同志说你演现代戏有功,以后让你演戏,这是首长对你的关心,你要好好检查一下。”
        赵燕侠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做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检查。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检查一次通过。随后,赵燕侠从“牛棚”回到了练功厅,被要求一边练功,一边给顶替她扮演阿庆嫂的演员进行辅导。赵燕侠又吃上了“样板饭”、穿上了“样板服”,只是不让她唱戏,光给那位学生上课。上课教什么,得听学生的:学生要老师教什么,老师就得教什么,学生要怎么学,老师就得怎么教。而且,教学还得偷偷摸摸,袖子里来袖子里去。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赵燕侠猜不透江青的机关里卖的什么药。
     一对一地教学进行了三个月,赵燕侠非常认真地把自己的表演诀窍毫不保留地教给了那位青年演员。等她把学生教好了,那个学生演员就去拍摄电影了。这时江青又说话了:“听说赵燕侠每天还要练功?她这就是要变天!如果赵燕侠要重返舞台,那就是资本主义复辟。我们今天让她穿上样板服,明天还可以让她给脱掉。”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69年8月的一天风云突变,黑云翻滚,狂风大作。就在这一天,北京京剧团召开大会,开始“清理阶级队伍”。大会中间,主持人突然宣布:“赵燕侠,站起来!”
赵燕侠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对主席台上的人说:“又怎么啦?老叫我站起来,你们能解决什么问题呀?”
“现查明,赵燕侠是十恶不赦的‘五一六’现行反革命分子!”
“什么516、517的,我不懂。”
“现在我们要把她揪出来,让她把样板服脱下来!”
赵燕侠被要求当场脱衣服,脱到就剩下一件内衣了,他们还要她脱!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高喊:“不要脱了!我们的批斗要触及灵魂,不能仅仅触及皮肉。”
赵燕侠抬起了头,看了这个人一眼,没有说话。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几十年之后,老市长张百发为赵燕侠举行80岁生日盛宴。赵燕侠请来一位特殊的客人,见面之后,她叫来女儿张雏燕说:“雏燕,你一定要记住,他就是赵书诚,当年你妈妈被强行脱样板服的时候,就是他救了你妈妈的命,要不是他,你妈妈也许就活不到今天了。”这是后话。
     就在那天,北京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冰雹。鸡蛋大的冰雹下了足有一尺厚,炎热的夏季突然寒风刺骨。被扒去样板服的赵燕侠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走在大街上。她嘴唇冻紫了,浑身打着哆嗦。路上,她看见大树被风刮倒,屋瓦被冰雹砸坏。几十年过去了,许多事情都淡忘了,惟有这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永远难忘。
      第二天她又被监禁了。接着,她又开始遭受新的轮番批斗。她又拿起了笤帚、墩布,去打扫楼道、厕所了!
江青为什么这样翻云复雨?因为《沙家浜》要拍成电影,江青不愿意让赵燕侠上银幕。可是顶替赵燕侠的那个阿庆嫂到底不如赵燕侠,于是江青就把赵燕侠暂时“放”出来,让她把自己演技传授给新的演员。教完了,赵燕侠接着回去挨整。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至于什么是“五一六”的反革命组织,不但赵燕侠不知道,就是当时批判她的人也未必知道。后来才听说,这个组织是专门反对周总理的。怎么批判赵燕侠的“516”罪行呢?还是那起“毛衣事件”:你赵燕侠竟然敢不买江青的帐,嫌弃我们文化革命的旗手,说明了你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深仇大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实在没有什么可批的了,她被发配到五七干校劳动。赵燕侠还是“专政对象”,既不准吊嗓子,更不准练功。白天,总是让她干最脏、最累的活儿。晚上睡觉,一个屋子人里数她年纪大、数她身体不好,可偏把她的床放在门口,让她给大家挡风。冬夜寒冷,大家小解都是在屋子里。别人小解可以无所顾忌,惟有她被斥责:“不许出声!”
      四年过去了,电影也上映了。江青忽然又想起了赵燕侠,说:“赵燕侠最近怎么样,别让她闹下去了。让她到戏曲学校教学去吧……不过还得让她先作检查。”
      从干校回到了剧团的赵燕侠,拿出四年前的那份检查,在群众大会上念了一遍,照样顺利通过了。
江青因为什么又想起了赵燕侠呢?原来顶替她演阿庆嫂的那个演员怀孕了。要是临时有演出任务怎么办?赵燕侠是回来应急的。不久,非洲的卡翁达总统来访,招待会上演出《沙家浜》,担任临时主演的,就是赵燕侠。那次周恩来总理陪同观看,带头给她鼓掌,并让人告诉她:演的不错。赵燕侠真想告诉周总理:我可是“516现行反革命”!
       演出几场《沙家浜》之后,又发给她两套样板服。这次,赵燕侠把样板服退了回去。她说,我不想“复辟”,也不想练功,更不需要样板服。不管别人怎么相劝,她就是不穿。
      1976年10月, “四人帮”倒台,“文革”结束了。赵燕侠和全国文艺工作者一样,获得了第二次解放。在欢庆胜利的游行队伍中,赵燕侠走在北京京剧团的最前列的。她手举着小旗,昂首挺胸,高喊着口号。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与欢快。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不能一概否定江青的作用

      通过和宝堂《赵燕侠》这本书,可以看出《沙家浜》诞生的全部经过。既不能把这出戏诞生的功劳归功于江青一个人,也不能把江青的作用一概否定。
    北京京剧团排这出戏,确是江青的旨意。而排演现代京剧,是毛泽东的意思。
     有一次赵燕侠陪毛泽东主席跳舞,毛主席对赵燕侠说,为什么要让你们演现代戏呢?因为爱看这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观众都快不在这个地球上了,你们要为将来的青年服务,青年人肯定是爱看现代戏的,所以让你们演现代戏,这是个方向。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前面已经说过,《沙家浜》这个戏名,就是毛主席改定的。
      “文革”前北京市委,对这出戏也是做出了贡献的。江青第一次看完戏一气之下走了之后,剧组在北京市委和彭真市长的支持和鼓舞下,重新修改剧本,重新排练。是彭真市长请来了上海《芦荡火种》剧组的演员,给赵燕侠他们当老师。彭真市长也提出供许多具体意见。
       然而在排戏过程中,江青和彭真确实是一点都不合作的——
当时,江青和彭真两个人都抓这出戏。老百姓又不知道什么两个司令部,还有什么路线斗争,只知道一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一位是主席夫人,谁也得罪不起。彭市长提出修改方案后,剧组刚刚改完,江青一来又全部推翻,提出意见后就让大家立即修改,因为她今天说了要改,明天她就要来审查结果,演员明天就得把它唱出来,就得改好。那时闹得演员们就整宿整夜地都不睡觉,李慕良先生的唱腔设计完了,赵燕侠就得听一宿,边听边唱,好不容易记住了,唱完之后,她一听,就说不行,又得推翻。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两位领导从来不一起来,有时彭真同志先来,江青一看剧场门口有彭真的汽车,她掉头就走。有时江青来得早,彭真同志一看是江青的汽车停在那里,也是掉头就走。他们意见不一致,又互相不见面,就苦了演员和编剧了。一天一稿,这谁受得了呢?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赵燕侠母女在后台的合影。
        最让演员和修改剧本的人苦恼的是江青没有准主意,今天改完,明天又改回去。特别是在排戏的过程中,她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看什么都不行。排一遍不行,两遍不行,总是不行,不行不行,怎么一个不行呢,她又不说出来,不行,得改,明天就改,明天我就来,一说就是要成套的唱腔,也不知道什么叫成套唱腔。老是这样,就一个“风声紧”的慢板,就改了有二百多遍。改得大家糊里糊涂的。有时候逼急了,汪曾祺也没辙了,坐在那里干着急。“智斗”一场由两个人对唱,改成三个人轮唱。改了几稿没有通过,大家就你一言,我一句地临时编词。赵燕侠还临时给胡传葵改了一句词:“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大家一听,都说比汪曾祺改的还好。后来就这么唱开了。对这句词儿,江青也没有说什么。赵燕侠想起就好笑,说:“真是胡闹,连我都成了剧作家了。”
京剧艺术大师赵燕侠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40年后,赵燕侠如何评论江青呢?
     赵燕侠说,江青对她的迫害之残酷,使她不寒而栗,至今心有余悸。如果从艺术上说,江青到底学过戏,挑过班,唱过戏,在排戏时提出的意见都比较内行。在当时没有人敢不服从她的命令和指挥,说她蛮横、霸道、神经不正常都可以,戏排完了,到今天又说这出戏与江青没有任何关系,那怎么可能呢?说《红灯记》都是李少春精心排练的结果,可没有江青的同意,李少春也不敢去排戏呀。当时多少人想得到江青的提拔,却都没有用,为什么有人一提高盛麟,江青马上就给他调到北京来了?还有关肃霜、小王桂卿等都得到使用,起码说明江青的眼光还可以,还能够认识到李少春、高盛麟等人的艺术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