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2017-03-04 15:54:49|  分类: 民国军界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邓仲元(1886—1922),原名邓士元,别名邓铿。广东惠阳淡水人,祖籍广东梅县丙村镇金盘堡,清朝末年随父行商于惠阳淡水(今惠阳市淡水镇),后落户淡水。
       早年就读于惠阳,后肄业于崇雅学堂,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入读广东将弁学堂,次年任将弁学堂步兵科助教、公立陆政学堂教习,并秘密加入同盟会。光绪三十三年,他任广东新军学兵营排长,代理左队队官。宣统元年(1909年)任黄埔陆军小学堂学长,将在陆小就读的陈铭枢、陈济棠、邓演达、张发奎、薛岳、叶挺、张云逸等人介绍入同盟会。次年即加入广州新军,参加黄花岗起义,从此步入长达十多年的戎马生涯。
     曾任广东军政府陆军司司长、粤军总部参谋长兼陆军第一师师长,参加过讨伐袁世凯、驱除龙济光等战役, 功绩卓著。
      1935年,中华民国当局决议,在革命纪念日简明表内增订3月23日为“先烈邓仲元先生殉国纪念日”。
邓仲元之死当时在广东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许多城市都有悼念活动。这份悼念,直至今天仍能让人深切感受到,比如惠州西湖荔浦风清的 “纪邓山庄”,以及今天仍傲立丰湖的仲元亭;在广州,有肃穆的邓铿墓,仲元中学和仲元图书馆;在梅州,有仲元东路和仲元西路,还曾筹办过仲元职业学校等等,都是对邓铿永恒的纪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邓仲元为革命烈士。现惠州西湖建有仲元亭、广州番禺的广东仲元中学以示纪念。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早年生平
      邓仲元,原名邓士元,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生于广东省梅县丙村镇金盘堡,7岁时随父亲邓丽川经商落户淡水。淡水邓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自清乾隆年间开基淡水后,邓氏先人历代经商,积聚了大量财富,到清末时人才辈出,铁面御史邓承修就是杰出代表。邓承修在中法战争后告病回乡,这一年正好邓铿出世,在幼年时,邓铿已深受邓承修铁汉精神的熏陶。
1905年考入广州将弁学堂步兵科,毕业后留校,任步兵科教员兼公立政法学堂体操教习,不久任代区队长。
1907年升任该校学兵营排长兼代左队队官。
1909年任黄埔陆军小学堂学长。
1910年筹划广州起义,失败后出走香港。辛亥革命爆发后,与陈炯明等在惠阳淡水首义,继而率兵进攻惠州,与敌作战,身先士卒,率众击溃敌军,迫使惠州守敌投降,光复惠州。任东江第一军参谋长,后改编为陆军第一混成协,任协统。同年11月9日广东军政府成立,任陆军司司长兼稽勋局局长,军衔为陆军中将。
      1911年,黄花岗起义前夕,广州地方官吏在事前已有所察觉,采取了一些措施防范革命党人入城,对外地口音的人要求有不动产作担保。此时,邓铿的父亲曾在广州小东门开设有广丰米店,邓铿便以米店为潜入广州的革命党人提供住所,并表示如有不测,毁家也在所不惜。遗憾的是,黄花岗起义以失败告终,邓铿也不得不逃亡海外。
身先士卒
      1911年9月初,陈炯明和邓仲元等人秘密潜入淡水,首先在淡水发动当地农民和手工业者百余人围攻淡水警署,缴枪三十余支,子弹千余发。随后参加起义的民众愈来愈多,两日之间发展到五百余人。当时,起义军共编成七个大队,陈炯明为总司令,严德明、邓铿、陈经、丘耀西、陈焯廷、谢子瑜、黄德修等七人为各队大队长,邓铿兼司令部参谋长。9月8日,各队民军举起革命旗帜,到平潭白泥塘一带集中,布置驻守阵地,准备进攻惠城。
       当时驻惠州的广东陆路提督秦炳直闻报,一方面忙不迭地募兵筹饷,另一方面又调各地巡防营兵到惠城候命。这时惠州府、县两城城门均有兵巡守,除府城大东门和县城西门留为交通孔道,仍旧开放外,其他城门一律关闭。
        其军事目标是夺取归善县城。时清兵巡防营六百余人集合在馒头岭 (今文头岭)。
两军交战约五小时,互有进退和伤亡,清军以为民军英勇,不敢恋战而退守原防。次日战况仍呈胶着状态,未分胜负。
      民军冲破清兵防地,占据了险要的地区二圣宫。有史料记载当第一军进入永湖、马安之间时,清军援兵赶到,民军兵力少,且武器装备也远不如对手,前线一度告急。就在这危急关头,邓铿亲率生力军民兵百数十人加入作战,力敌清军数营之众,硬生生将敌军击破。在战斗中,邓铿身先士卒,在枪林弹雨中率众冲锋数次,连帽子的帽结都被流弹击中打飞,可见战斗的惨烈凶险。是役,清军元气大伤,不得不困守惠州城。
      9月16日,大势已去的秦炳直接受惠州知府徐书祥的相劝,同意献城。19日,惠州光复。秦炳直下令开通府城东门,恢复与县城的交通。当日上午8时左右,邓铿等统率所部士兵,由县城出发,经水东街过浮桥直进府城,沿途商店燃放爆竹欢迎。各队民军相继进城后,由起义军司令陈炯明领衔发出布告剪发和安民,易归善县为惠阳县。
       1913年任琼崖镇守使。后起兵反袁,与龙济光激战于三水,失败后逃亡日本。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委以重任
       惠州一战,邓仲元声名鹊起。广东全省光复后,邓铿升任广东陆军第一混成协协统,广东都督府陆军司长兼稽查局长,后改任都督府参谋长。广东都督胡汉民十分器重邓铿,想把胞妹嫁给他,但是邓不想给人落下高攀富贵的口实,竟婉言谢绝。
      在广东军界中,邓铿称得上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胡汉民掌粤时期,他被授为陆军中将,出任国防重地琼崖镇守使。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后,被袁世凯任命为广东都督的龙济光进兵广东,逼近三水河口。粤军内部矛盾重重,邓铿受命于危难之际,匆忙赶赴三水指挥。然邓铿到三水仅一日,已被袁世凯收买的苏慎初炮击广州的都督府,粤督陈炯明逃亡香港,邓铿获知消息,知事已不可为,乃赴香港见陈炯明,希冀挽救局面。而局势急转直下,龙济光进入广州,二次革命失败。
       1914年,邓仲元追随孙中山在日本加入中华革命党,任军务部副部长。从此之后,邓铿一直是孙中山的得力助手,在讨袁(世凯)驱龙(济光)、护法援闽等战事中打了无数硬仗。在当时,邓铿与朱执信、廖仲恺被同视为孙中山的股肱心膂。朱、廖二人是政治活动家,邓铿则是掌握军权的重量级人物,孙中山在军事上很多时候要依赖邓铿。
      邓仲元待人仁厚,律己廉洁,治家节俭,常常以减衣缩食来勉励家人。在福建征战期间,他对自己的要求尤为严格,“月受俸仅百二十金,即平日轻慢公者,亦为赞叹而敬服”。他经常对下属和朋友说:“近来人心常以做官为黩货途径,及其已得,则消耗与嗜。即稍稍储积,其结果不过增加自身罪恶,而陷后人于有恃无恐,不克振拔之地而已。”闻者皆服为名论。难怪胡汉民称邓仲元为“武人之中,高节远瞩,惟公为能”。
         1917年,援闽粤军成立,邓铿任粤军总部参谋长。粤军开赴粤东,与闽督李厚基开战,攻占闽南二十六县,成立闽南护法区。1920年,援闽粤军回粤驱桂,粤军分左、中、右三路回粤,邓铿任左路总指挥。粤军回粤以后,进行了整编。邓铿以粤军参谋长之身,兼任粤军第一师师长之职,力图建立一支高素质的新军。在粤军中,第一师是为全军模范,这离不开邓铿的强军政策与人格魅力。21世纪,人们一谈起孙中山的基本革命部队就说到粤军,一说起粤军就说到第一师,而粤军第一师是由邓铿创建的,邓铿在粤军第一师有着无比的人望。
1920年秋与辛亥革命元老、同盟会嘉应州主盟人何子渊六弟何贯中率部回粤,10月中旬收复广州,年底驱逐了盘踞广东的莫荣新。
       1921年5月,任广州军政府第一师师长兼总司令部参谋长。同年夏,击溃犯粤的沈殿英、刘震寰部。接着,积极支持孙中山北伐,担任后方筹饷械的任务。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广州遇害
       邓仲元治军严谨,廉政不阿,嫉恶如仇。他对军中不肖分子包庇烟赌的行径,毫不徇情,并多次派出宪兵,专门缉拿偷运烟土的官兵。有一次,他在广州晏公街缉获烟土两百多担,查明是陈炯明的部署洪兆麟、陈炯光、陈觉民等人伙同所为。邓仲元与陈炯明虽是生死患难之交,但是邓仲元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召集广州各界代表和各国驻广州领事,共同监督将烟土焚于东郊。此举被当时的人们赞颂为林则徐之后的第二次大规模焚毁鸦片。有人劝他办事不要过于猛烈,邓铿则说:“怕死则不必作革命事业,丈夫宁玉碎耳,何虑?”但是,此时的邓铿还没有想到,他的正义之举,已经为他日后遇刺埋下了祸根。
      1922年3月21日傍晚7时,邓铿从香港返回广州,在广九车站下车,即将登上汽车前,忽然人群中响起了枪声。邓仲元身中两弹,一弹掠过腹部,微伤,另一颗子弹则贯胃部而出,重伤。邓铿中枪负伤后第一时间仍想奋力抓住凶手,但是伤重不支,只好马上命令司机赶回省署。见到陈炯明和家属亲人后,此时的邓铿已隐隐感觉到性命难保,遂告知后事:“余才学不逮朱执信远甚,朱且先我而死,为革命党人,平日拼作牺牲,尔等无过伤也。天下不能容好人,付之叹息而已。”于23日4时不幸逝世,临终前叹息一声“好人难做”!就是邓铿临终前的这些话,引发了后来人的无限猜想。
      邓仲元并没有因为伤重在当天去世,而是被送到中法韬美医院紧急救治无效后,在两天后与世长辞,年仅36岁。据史料记载,邓仲元的枪伤本来有希望治愈,但是由于患有轻微的肺痨,胃腹两处受伤引发了严重的并发症。3月23日上午5时,药石无灵,一颗闪耀的军事明星就这样陨落在岭南大地。
        邓仲元个人的悲剧,也是粤军第一师的悲剧。邓铿以后,再没人能整合粤军第一师,这支模范部队不断分裂,一部分跟随陈炯明,一部分跟随孙中山。跟随陈炯明的那支,也就随着陈炯明的失败而退出历史舞台;跟随孙中山的那部分,日后发展为威名赫赫的北伐四军。四军又分为陈铭枢、陈济棠、张发奎、叶挺四部分,其中陈铭枢的第十师发展为第十九路军,是淞沪抗战的民族英雄部队;陈济棠的第十一师发展为第八路军,是南天王陈济棠主粤的根基;张发奎第十二师则继承四军的番号,仍然称为第四军;叶挺独立团在北伐后扩编为五个团,是南昌起义的主力,成为解放军的创建者。这几支从粤军第一师走出的部队,在往后的历史舞台上发挥重大作用,又多次自相残杀,但无论其中哪一支,都以当年在邓铿统领下的粤军第一师为荣。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物成就
      邓仲元弱冠从戎,和陈炯明淡水起义,打败晚清提督秦炳直,吓得清官员弃城而逃,是光复惠州的功臣之一;创建粤军第一师,李济深、叶挺、陈诚、薛岳、罗卓英、邓演达、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陈可钰、黄镇球、张发奎、黄琪翔、张云逸、叶剑英、余汉谋、李汉魂、戴戟、李章达、梁鸿楷、陈济棠、邓世增、邓龙光、缪培南、李扬敬、徐景唐、香翰屏、朱晖日、钱大钧等著名将领均出自其门下;斡旋于孙中山与陈炯明之间,为孙陈统一战线鞠躬尽瘁;遇刺后被孙中山以大总统的名义追赠为陆军上将。1929年7月24日国民政府令拟照上将阵亡例给恤。
人物评价
     孙中山在唁电上说:“仲元遽以创伤,伤哉!平日忠于国事,勇于奋斗,前途之望,正复无量。壮年遽殒,不止粤中惜此人材也。”
      胡汉民在1935年追忆邓铿时曾说过一句话:“总理革命数十年,直接奉命为主义前趋之军人,当推仲元先生为第一人。”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惠州西湖仲元亭
后世纪念
       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侧,有一座民国陆军上将之墓巍然壮观,这就是邓仲元墓。该墓有孙中山先生亲题的墓碑,还有胡汉民撰写的“陆军上将邓仲元墓表”碑,以及神采刚毅、手握指挥刀的军装立像。置身墓园中,仍能感觉到昔日粤军将帅的英勇气魄。
       邓仲元之死当时在广东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许多城市都有悼念活动。这份悼念,直至今天仍能让人深切感受到,比如惠州西湖荔浦风清的 “纪邓山庄”(今已不存),以及今天仍傲立丰湖的仲元亭;在广州,有肃穆的邓铿墓,仲元中学和仲元图书馆;在梅州,有仲元东路和仲元西路,还曾筹办过仲元职业学校等等,都是对邓铿永恒的纪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邓仲元为革命烈士。现惠州西湖建有仲元亭、广州番禺的广东仲元中学以示纪念。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孙中山暗杀民国第一上将:邓铿???
      在很多年前就喜欢研究广东革命军人的历史,对粤军历史有一定的了解。今天想写一个关于民国第一上将邓铿被谁刺杀的文章。
      老实讲写这种帖子,我心里五味杂尘,因为在国民党阵营里的将领,我最敬佩的就是粤军灵魂人物邓铿,其次是老虎仔薛岳。 根据我对相关历史的了解和体会,邓铿将军绝对是近代足以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革命人物,无奈将军过早的死于黑枪之下,让人唏嘘不已啊。
      邓铿究竟是谁杀的?一直以来坊间有两派不同的意见,一派认为是孙中山,一派认为是陈炯明。
我个人认为客观的用历史事实、时空背景、合理的历史逻辑思维、人物厉害关系、其他同时代人物的史料方面、铿哥临终遗言透露的信息去推敲,陈炯明根本就经不起历史事实的检验。
一、陈炯明何人?
     自孙中山、黄兴、胡汉民策划领导黄花岗起义开始,朱执信、姚雨平、胡毅生、陈炯明等都是孙中山领导下的骨干革命人士。从1911年到孙中山成为非常大总统的1921年以前,陈炯明长达10的革命生涯都和孙中山惜惜相关,他的成功和势力坐大都离不开孙中山的领导和支持。
        在援闽粤军、回粤驱逐桂系、即第一、第二次护法运动期间,陈炯明就实际的背离了革命。这段时期旧粤军在陈炯明的领导下发展壮大至二万人左右,这恐怕就是很多人认为粤军是陈炯明的原因吧。可你熟悉历史整个革命背景就会发现,他陈炯明终究是在孙中山领导下进行的革命,不同的是壮大势力以后陈炯明叛变了当初的革命理想。从政治脉络来看,这是很清晰的,历史画面不能被阉割,所以有些文章只从陈炯明的角度看他的革命生涯和旧粤军的发展历史,从观点上就很有问题,阉割去看革命历史,就会给人产生一种历史假象,至少让人主观上就以为旧粤军起源就是陈炯明这里开始的。要按这个逻辑去看粤军发展历史的话,那姚雨平、胡汉民、朱执信这些革命先驱算什么?难道推动粤军历史进程可以阉割掉他们的贡献? 我之所以强调这些,是想指出我的观点,今天我们应该看到真实历史里的陈炯明,而不是要剥离历史去评价他在粤军中的地位。
        可见陈炯明一是背叛了革命,二是反判了与孙中山的革命关系。曾经发誓效忠革命的陈炯明那里去了?很明显陈炯明是打着孙中山革命的旗号起家的。青云直上却成了野心家和军阀,联省自治的话说的再漂亮,这在当时的革命年代有什么现实意义?(搞清楚这个本质是很重要的,比如要追溯国民党的历史,就要追溯到1894年孙中山的兴中会去。)
二、邓铿何人?较早加入同盟会,具体时间应该在1906年-1910年之间。
     1911年4月参加黄花岗起义,同年11月底,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广东成立四个民军,邓铿任第一军参谋长,陈炯明任第一军军长、广州副都督,12月胡汉民因陪同孙中山北上,陈炯明代理广州都督。这就是邓铿科班毕业以后革命生涯的开始。
      邓铿参加1913年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中认识了孙中山,并开始了追随他革命的生涯。反袁失败逃亡日本,1914年7月在日本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请注意:陈炯明是没加入中华革命党的,直到1921年才被孙中山说服加入了中国国民党),并被委任为军务部副部长,部长为许崇智,负责辅佐许崇智策划中华革命军军事。(请注意:粤军起源的历史人物,真正懂军事的将领,就只邓铿和许崇智了,了解这个很重要,孙中山难道不知道这个厉害关系?会不爱才?)
      1917年成立援闽粤军,任参谋长,1920年打回广东驱逐桂系军阀,孙中山得力左右手朱执信牺牲。同年孙中山11月整编粤军,孙中山征得陈炯明的同意,组建粤军第一师,邓铿受孙中山重托,出任师长。这就是历史上所谓孙中山创立的粤军第一师。(请注意,这支部队几乎全是思想进步的青年军官,下面我会介绍到这支部队,军官名单大有学问啊,和孙中山警卫团的名单如出一辙,上层军官几乎全是支持孙中山的人,这是为什么?)
      1921年5月孙中山再次就任大总统,时任粤军总司令的陈炯明借故不参加。邓铿则参加了仪式,并陪同孙中山检阅粤军第一师。(这是为什么?)同年5月-12月底邓铿组建孙中山警卫团,要知道警卫团的各级军官都是出自第一师进步思想的青年军官,没有邓铿刻意的挑选,能是这个结果?(名单可见是大有学问啊)
       1922年3月,邓铿被刺杀,谨在筹建警卫团四个月左右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正常逻辑下,孙中山怎么可能暗杀自己最倚重的军事人才? 不北伐了?还是嫌精英人才多?
三、编制情况
粤军第一师编制
师 长:邓铿
参谋长:陈可钰
副官长:李济深
第一旅 旅长梁鸿楷
辖:第一团 谢毅(陈炯明的人)
第二团 徐汉丞(陈炯明的人)
第三团 陈修爵(陈炯明的人)团附罗子良 黄定谋
一营长沙世祥
二营长罗国富
三营长彭智芳
第四团 陈铭枢 团附戴戟 陈式垣
一营长陈济棠
二营长李时钦
三营长缪培坤(三营后组建)
11连连长蔡廷锴 排长:张世德 陈景林 苏顾林 文书:区寿年
师直属部队独立营:齐公恪(先) 邓演达(后) 营附王超
连长:李霖 郭学云
机关枪营:薛 岳
工兵营 李章达 营附叶挺(直属营调至总统府警卫团后,又将独立营改为新的工兵营,营长邓演达)
邓铿的第一师由此可以看出,孙中山在第一师的阵营里,第四团和三个直属营是革命力量集中地方。名单就可以看出历史中邓铿的革命主张支持的是谁。警卫团的情况也是如此,这是偶然的? 绝不可能。
孙中山警卫团编制
团长:陈可钰
中校团附:李章达、华振中(后)少校团附:邓定远、蒋光鼐(后)
一营长:薛 岳 营附:郑树勋
1连长:缪培南
2连长:梁世骥
3连长:梁公福
二营长:叶 挺 营附:梁端寅
1连长:李扬敬
2连长:李振球
3连长:简作桢
三营长:张发奎 营附:李步瀛
1连长:陈克华 连附:许志锐
2连长:韦 就 连附:阮宝洪
3连长:王仲根 连附:王超
      粤军第一师、总统俯警卫团的主要军官名非常值得研究,因为这可以得出一个侧面历史证据,那就是邓铿和孙中山的真实关系。 第一师的陈可钰、李济深、梁鸿楷、陈铭枢、戴戟、陈济棠、蔡廷锴、区寿年、邓演达、薛岳、李章达 、叶挺等将领无疑都是孙中山阵营的人。谨看上层军官就非常明显,师长、参谋长、副官长、旅长、第四团团长、团附全是孙中山的人。
     警卫团的名单就更不在话下了,两个部队沿自同一个血脉的第一师,如果这不是刻意安排的话,不可能是这个局面。历史会说话,细心的人不难看出名单大有名堂,重点就在于你怎么理解和思考了。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四、张发奎的回忆可信??
       有人说邓铿支持的是陈炯明,真是那样? 符合历史? 你又可以从侧面去用历史画面说话。在张发奎的传里,他提到的这段就非常值得玩味,从中可以穿越历史去认识认识邓铿的革命品质。
        他说走私漏税是军人搞钱的常用方法,商人们怕土匪,也害怕军队,但第一军(军长陈炯明)的第一师也这样搞钱? 他们不敢。毕竟陈炯明的总部和宪兵单位设在广州,此外邓铿治军也十分严格,第一师每天军训就耗费六个小时,这使我想起我的革命战友陆志云告诉我有关广东盐务稽核分所汕头缉私的一个故事。陆志云说,汕头那个缉私队的负责人每月可得到3千大洋的外快。他建议我请求邓铿出面向陈炯明推荐,让我出任这个肥缺。我当时月饷128元,除了盐务缉私队我到那里去才能赚那么多钱哟,干一年就可以赚三、四万大洋:我只要赚个几年就能挣够享受一辈子的巨款,此外我再也不必上战场了。
       我告诉邓铿,他问我:“你几岁了?”我回答:26岁。他问:你几时死?我猜不透他的意思,咕咕哝哝道:不知道,我相信近期不会死。他马上厉声指责我:“我从未想到你是这么糟糕的年轻人,你只想去赚钱,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呢?现在我明白了,我看错你了!”我哭着说:我知错了,今后我再也不考虑这类坏主意了。我决心听您的教诲,做一个好青年。” 在邓铿的熏陶下,我再也不迷失于“求官搞钱”的诱惑了。这就是邓铿感染我的众多事例之一。
      从这个历史画面来说,可以看出邓铿的革命品质? 他能是支持军阀路线的粤军高层将领?
接着他又说:邓铿想在陈铭枢的第四团再扩充一个营,他想安排我去出任第三营的营长,陈铭枢拒绝了,因为我不够资格,我不是保定军校毕业生。他要缪培南的堂弟缪培坤去当第三营营长,因为他是保定军校毕业生。当陈可钰告诉我这一内幕时,我勃然大怒。
       这个历史画面,透露出2个信息。一是要进粤军第一师不容易,二是表明了一个历史事实,邓铿对他认可的青年军官任职方面,比较向第一师倾斜,而且是垂爱第四团,最后张发奎被安排在了孙中山警卫营当营长,这说明邓铿对进步思想的军官任职问题是有刻意安排的,可见里面的学问了吧。
       张发奎还提到,他和叶挺有次回到广州后,向邓铿解释他对出任副团长不感兴趣。邓铿叫他要不就回一师师部去,但他不想回去。陈可钰想推荐他去当宪兵营营长,然而邓铿说:他的个性不适合任该职。这次他被邓铿任命为27游击营长,再后来就被改编为孙中山警卫团第三营营长了。
        特别要说的是,张发奎出任的27营为什么会被改编为孙中山警卫第三营?因为张发奎把27营的一些不好现象报告给邓铿,然后邓铿给出的解决方法是解散了这个营,用原来这个营的经费和军饷去组建孙中山的警卫三营。
这个历史信息非常重要和有力的说明邓铿和孙中山的实际革命关系,因为27游击营的解散是邓铿通过张发奎去实施,借口粤军总部要派出宪兵包围他们并且解除武装,愿意缴械封存枪支弹药的可以发3个月军饷,在连哄带骗之下解散了一个营,而且还是霸王硬上弓,很多士兵钱都没领就落草为匪去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孙中山警卫团加多一个营的编制。 更要清楚,这个时刻离后来邓铿被暗杀距离4个月时间。 我想请问,这个历史画面意味着什么? 历史会说话的。
      网上有文章说,邓铿是陈炯明的亲信,是陈炯明手下的第一大将。表面上看这话也没错,但你了解历史,去分析历史,很多洗地文章的说法经的起检验?
      从革命历史看,邓铿不也同样是孙中山革命路线的坚定支持者?邓铿也是早年加入同盟会,然后又介绍陈铭枢、薛岳、叶挺、邓演达他们加入同盟会,二次革命失败逃去日本,又参加了中华革命党,要知道连陈炯明都不是党员啊。从陈炯明势力坐大逐渐露出军阀思想以后,跟邓铿有隔阂的应该是陈炯明才对。相反邓铿在回粤驱逐桂系胜利以后,帮助孙中山整编粤军、创建粤军第一师、组建孙中山警卫团、以及支持孙中山北伐各种正面、侧面历史证据来客观分析。邓铿和陈炯明的革命主张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的私交友情肯定好,但在政治上立场不一样,这方面的证据在研究叶剑英和其他同时代革命人物的历史资料上也可以得到印证。
      邓铿治军严格,不攀附权贵,不惜毁家搞革命,从革命品格以及历史体现真实状态下的邓铿来分析思考,邓铿不可能是支持军阀割治主张的将领。尤其是邓铿被暗杀以后,他麾下的子弟兵几乎都支持的是孙中山,这可以侧面说明一个事实,至少邓铿的革命主张这些子弟兵是比我们清楚的。
      退一步说,如果邓铿支持的是陈炯明路线,那么在驱逐桂系以后,很多历史现象你根本就解释不通。
我需要指出的是:陈炯明背叛革命的很多迹象是在1920年以前就有的,也就是说孙中山、陈炯明的矛盾在前,邓铿整编粤军、创建第一师、组建孙中山警卫团在后、 这说明了什么? 这足够证明邓铿将军的革命意志?如果说邓铿是军阀主张反对孙中山的将领,这些真实的历史能解释的通?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五、杀人动机??
        孙中山杀邓铿,无异于自断臂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道理谁都懂!何况是真正懂军事的粤军大佬邓铿? 从邓铿追随孙中山革命的历程、到孙中山真正第一次掌握军事力量来分析。从授命创建粤军第一师、组建警卫团的历史来判断,邓铿对于孙中山那绝对是军事革命道路上可遇而不可求的军事人才啊! 我根本就看不到孙中山可以从邓铿的死得到半点好处。
       主观的说邓铿其实反对的是孙中山的革命主张,我想请问,从历史事实和后邓铿时代的粤军发展走向来说,根本就解释不通很多历史体现的本质。 何况张发奎的传记里面清楚的指出了杀邓铿的是谁,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看看张发奎的传,时间在1920年--1924年的章节里有。
      从陈炯明这边分析,陈炯明要叛变革命,实现他的军阀统治广东的理想,前面的拦路虎一个是孙中山,一个是邓铿。
     第一军有3个师,只有邓铿的第一师才是支持孙中山,其余洪兆麟的二师,魏邦平的三师都是陈的亲信部队。而且第一师的1团、2团、3团都是陈炯明的亲信,只有部分官兵是邓铿安插在所部的。因为邓铿被刺杀后,这3个团都有官兵是支持孙中山的。
     陈铭枢的第四团、梁鸿楷的第一旅和几个师直属营则是掌控在邓铿手里。除掉邓铿,陈炯明可以完全掌握第一军,假设邓铿临死之前的遗言“好人难做”的指向是陈炯明,那么除掉邓铿对于陈炯明而言是很现实和完全必要的,因为他很清楚邓铿的革命主张,这是不可调和的政治路线矛盾。
      其次,陈炯明知道邓铿的军事才能,先暗杀了他,等于和孙中山彻底摊牌的时候,也为军事叛变革命多了一分胜算。合理的逻辑之下,谁得利最大,谁的嫌疑就最大。陈炯明杀邓铿的动机,从整个历史体现的客观事实来看绝对是最有可能的。
       相反孙中山杀邓铿的动机,从整个历史的客观事实来讲,可能性真的就小很多,主要是邓铿体现出过硬的革命品质,很难让人信服孙中山有动机去杀一个举足轻重又真正有军事才能的粤军大佬级人物。
     需知邓铿麾下的青年军官,日后都是出类拔粹的革命军人,粤军第一师可以人才辈出,这和邓铿治军严明、慧眼识英雄有很大的关系。
      需知后邓铿时代的第一师就是日后的铁四军、十九路军、以及分化到共产党阵营的革命精英。
部分网友认为邓铿是陈炯明的部下、死党
      其实你稍加了解、印证历史,铿哥又何尝不是孙中山革命的伯乐和忠实的追随者?
      别说邓铿,你陈炯明都是孙中山的老部下,只是你的革命品质烂的掉渣。陈炯明到了1922年已经彻底沦为革命的叛贼了,这样的革命品格获得邓铿政治上的认同,可能性又有多大??
六、铿哥遗言!
       “余才学不逮朱执信远甚,朱且先我而死,为革命党人,平日拼作牺牲,尔等无过伤也。天下不能容好人,付之叹息而已。”于23日4时不幸逝世,临终前叹息一声“好人难做”啊
     从这个遗言透露的信息来判断,其实就已经可以把孙中山杀邓铿的可能性排除了。因为这句话的指向是非孙即陈、非陈即孙。
1、邓铿做好人的对象是孙中山,那么凶手就是孙中山 (孙是统一中国)
2、邓铿做好人的对象是陈炯明,那么凶手就是陈炯明 (陈是统一广东)
以上2条可以指出一个证据
    即邓铿支持陈炯明的军阀思想,凶手就是孙中山。
    即邓铿支持孙中山统一中国的革命思想,凶手就是陈炯明。
     还有一个逻辑上说的通的证据 ,如果邓铿是因为试图改变孙中山走军阀路线的情况下而被杀的, 那邓铿的遗言中就不应该是“好人难做啊”,而是直接就可以挑明杀我的就是孙中山。因为邓铿、陈炯明本来就是一伙的啊,很多人不是说 ,邓铿支持的是陈炯明? 在这个情况下邓铿已经完全没必要替孙中山隐瞒了。
     再反向思考,邓铿不直接指出是孙中山,也恰好说明他做好人的对象就不是孙中山。 反过来说邓铿直接证明了好人难做的对象就是陈炯明。 这种推理是有一定逻辑的。
       那么从历史事实来分析,邓铿也不可能是支持陈炯明的人,道理很简单,邓铿做好人要改变的人,一个是革命一生的孙中山,一个是势力大了以后叛变革命的军阀陈炯明。 正常逻辑思维之下,那个任务比较容易完成? 我想当然是挽回陈炯明比较容易和现实。
     其次邓铿遗言中的“天不能容好人” 这句话的好人肯定指的是他自己。从正常逻辑去理解判断他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要革命要统一中国的是好人? 还是军阀思想做广东皇帝的是好人?
       诸位网友自行分析判断吧!! 看着铿哥坚毅的眼神我的心有点痛!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邓铿之死迷案
         载于台北李敖千秋评论丛书102,1990年 2月)
        几年前,看到中国大陆制作的大银幕彩色历史片「非常大总统」,其中有陈炯明派人枪杀邓铿于车站的镜头。这当然反映出大陆历史学者的看法,但台湾历史学者的看法也一样,例如张玉法在他的「中国现代史」中说:
       一九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陈炯明遣刺客刺杀负责筹措北伐经费的粤军参谋长兼第一师长邓铿。(上册,页二一五)
      两岸历史学者看法一致,虽无实据,却是事出有因。有因者乃因大家认为陈炯明是军阀,军阀杀人,便深信不疑,何况指陈炯明杀邓铿是胡汉民说的、是孙中山说的。但陈是胡、孙的异己者,靠冤家对头的指控来定罪,能成立吗?然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的「民国人名辞典」「邓铿」条,仍是根据胡汉民的话来做结论的。长久以来,大家都以虽无实据而事出有因,来指控陈炯明杀人,却无人怀疑喊杀人者,有杀人的嫌疑。
       指陈杀邓者,都忽略了陈邓的关系。邓铿名士元,字仲元,清光绪十一年十二月(一八八六年元月)生,广东梅县人,自辛亥革命时起,即与比他大八岁的广东同乡陈炯明在一起打天下,他被杀时,仍是陈的参谋长,完全可以说是陈的心腹。他是以陈的心腹与孙打交道的。就像胡以孙的心腹与陈打交道一样。一九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陈炯明进军广西时,由邓铿全权代行职务,第二年二月,陈回海丰老家,仍由邓全权代行职务,可见信任之专。到邓死时,邓、陈两人毫无摩擦不和的迹象。如果说陈炯明不信任邓铿了,他大可以粤军都督的地位来解他参谋长之职,用不着出此下策。杀人要有动机,陈炯明有何必要杀邓铿?照张玉法的说法,邓铿负责筹措北伐的军费,所以陈炯明要杀他,殊不知真正负责军费的是督军陈炯明,邓仅是他的参谋长,参谋长筹措的,不经直接上司批准,有用吗?事实上,邓铿是十分听命于陈炯明的。一九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香港「华字日报」,有这样一则报导:
       孙文于两月前与美国购买飞机四架,当孙出发赴桂时,搬运之事未暇兼顾,着朱卓文前往小吕宋运回,朱遂请邓铿派舰到某处接收,邓对此事不敢擅专,答谓须请命于陈总司令,朱则大肆咆哮,谓我孙先生命令,谁敢延玩?邓答之曰:只知服从陈总司令,不知其他,两人大起冲突,其后孙科、陈庆云知其事,前往调解,并即赴梧晋谒陈炯明(时陈已班师返至梧州),只述孙意见,派舰往接收该项飞机,当时陈已首肯。及陈氏返粤后,邓氏将此事之头末告之陈,并请辞职,陈大怒,遂欲下令将该局(按指航空局)解散,而派舰接收之请,亦即取消,而朱(航空局局长)亦于昨日赴桂,力陈此事,听候孙文解决云。
     从这一段当时的报导,可见邓铿是「只知服从」陈炯明的,在陈与孙的冲突中,邓完全是站在陈这一面,而陈也是完全袒护邓的。
     陈炯明与孙中山的主要争执在于北伐一事,孙要北伐统一,陈要搞联省自治。在此一争执中,邓又是站在那一边呢?大陆学者丁身尊说:陈炯明于「一九九二二年三月,又派人暗杀了坚定拥护孙中山北伐的粤军参谋长邓铿」(「民国人物传」,第三卷,页一六六,意谓邓铿因拥护北伐而开罪陈,其实全不是这回事。根据当时(一九二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华字日报」的报导,孙中山到桂林去之前,陈与邓即已不同意孙北伐,报导说:
       孙筹备出巡时,曾令陈(炯明)策速招卫队三营,并委以手谕,着赴总司令部领枪五百枝,配足子弹,随同赴桂,结果卒被禁不得向各属招兵、枪械交涉,邓铿初谓现无械存,双方几致决裂,始姑先给予三十枝。孙深滋不悦,但亦无奈之何,有此二种阻力,孙遂决计往桂省,招集散兵绿林,从速编练。
        如果说邓拥护孙的北伐,为何不肯爽爽快快把五百枝枪交给孙中山呢?说邓站在孙的一边,完全是一厢情愿之词。不过,陈与邓虽不同意孙北伐,尚未与孙决裂,孙要北伐仍须靠陈炯明在经济上的支援,陈亦未一口拒绝,所以界限尚未十分划清,以致易把邓误看成在孙的一边。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我曾见到五○年代莫纪彭在台访问纪录初稿,莫氏乃黄花冈之役的四大队长之一,与邓铿在清末即相识,他极肯定地指出,邓铿绝不可能是陈炯明杀的,并举出几项事实:(一)「竞存(陈炯明)决定下野,搭车返惠州时,余往送行,见邓妻犹亲往车站送行,且登车坐竞存侧,如果真有杀夫之仇,则竞存已下野,邓妻可不必再来送行,尤其不必登车惜别也」;「邓铿为竞存之部将,地位悬殊,竞存万无疑忌之必要,仲元(邓铿)亦不会有觊觎之野心,并且两人为惠州一带同乡,辛亥惠州光复之役,仲元即参与,以后始终追随竞存,竞存之部将多起自草莽,仅仲元一人受正规军官教育,因此甚获竞存之荷重,屡加擢升,终畀以粤军参谋长兼第一师长之要职」。
       莫氏极有力地指出,邓铿不可能是被陈炯明所害。他认为「仲元之死,实因缉获大批走私鸦片,广州烟商恨之入骨,而必欲致之死命也」。他的依据是:「缉捕鸦片走私,虽非总司令部参谋长之职责,但邓铿素性苛细……迳行押送省长公署,烟商遂无活动转圜之余地。此批烟土价值至昂,烟商痛心之余,乃必欲杀之以泄恨。」说烟商杀邓铿虽有些理据,但莫氏不及细想,烟商有此胆量吗?他们既知鸦片一旦送至省长公署,便无「转圜余地」,然则杀了省长的参谋长,省长能不查办杀人的烟商吗?如果莫纪彭知道是烟商干的,难道陈炯明不知道?否则何以未对烟商采取任何行动?显然,莫纪彭在台湾做访问,能够直言邓铿非死于陈炯明之手,已属可贵,何能期望他直指邓铿乃死于孙中山之手,只好说是为烟商所害。
        邓铿为孙中山所害,有什么证据呢?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因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孙中山及其国民党之失,乃是不知「黄雀饲蝉」,此「黄雀」乃是在华做壁上观的洋人。当时在广州的英国与美国的领事,都对邓铿命案搜集了情报,向他们的使馆做了详尽的报告。英国领事占武臣(J.W. Jamieson)是一中国通,情报尤其灵通。他于一九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发给北京使馆的电文,透露了一些重要的线索。他首先提到,孙中山于上月底(按即三月底),放弃以桂林做为北伐的根据地,于四月中率其将校返至梧州。孙改变计画,乃因湖南省不肯借道,因唐继尧重得云南,以及贵州叛离,因广西实力的愎振,以及陈炯明对北伐的不感兴趣,雅不愿提供钱财、武器以及军队。孙之失望十分强烈,以至于说长江以南必须铲除的三个人是赵恒惕、唐继尧与陈炯明。孙到梧州后,给陈最后通牒,要求参加北伐以及提供五百万元经费。如果办不到,陈必须离职。极力鼓动此事者乃是孙的心腹胡汉民,胡指责陈与吴佩孚和卢永祥勾结,以反对孙以及孙的盟友张作霖。英国领事接着指出,胡与孙虽都是广东人,但并不能完全控制广东的政经各部门。据英国领事的情报,当最后通牒到达时,陈派人至梧州获得「暂时协议」(modus vivendi),陈愿参与北伐事务,但既然唯有江西与福建愿意借道,北伐的目标仍极为含混不清。陈氏代表回到广州后,孙即于十九日率众前往肇庆,二十一日下令免陈职务,任命伍廷芳为代理省长,魏邦平为卫戍总司令。今晨(四月二十二日)二时,陈即乘专车返乡,今午一万军队随往。据报孙及部队将于今天下午到广州。英国领事觉得陈突然退让出走,出其意料之外,因二十四小时前,陈仍十分坚定,但与他幕僚商议后,感到无法阻止孙之进入广州。同时,他的参谋长邓铿为国民党所谋杀,巳为众所周知的事实。(It has also become publicly known that the murder of his late Chief of Staff Teng Keng was instigated by the Kuo Min Tang.)而且,其他的谋杀行动亦毫无疑问在考虑之中(and that other assassinations were doubtless contemplated)
       我们按诸史实,可知英国领事的情报是相当正确的,他第一手的「众所周知」,绝不会是随便写的。根据他的判断,孙中山的杀鸡警猴达到了预期的目的,陈炯明终于决定离开广州。
       美国驻广州副领事于三月二十七日呈华府的报告,陈述有关二十一日邓铿命案,显然是得自孙中山方面的消息,所以说此非政治命案,而是因邓氏人缘不佳,并暗示邓、陈因北伐意见不合。但同年四月四日同一副领事又向华府报告,说是得自广州的外国情报,谋杀邓铿的只有二个可能,一是广西派党徒干的,另一是国民党特务干的,做为对陈炯明的警告。同年八月五日,美国武官费龙少校(Major Philoon)在报告中指出,邓铿于孙中山与陈炯明分裂前夕被谋杀。谋杀邓铿的同时,陈的第二师师长洪兆麟离开他的汕头总部前往上海。孙、陈决裂后,陈的第三师师长魏邦平先宣布中立,而后于陈去孙来之后,被孙任命为广州卫戍司令。这位武官因而判断道,陈一时失去了三个忠于他的师长,很显然的,「这一切都是由于孙党黑手所造成的」(all due to the hidden hand of Dr. Sun's Party)。同年六月十二日,驻广州美国副领事又向华盛顿报告,根据他所获的情报,邓铿是孙党杀的,孙党且曾有谋杀陈炯明的计画,并说孙常以行刺做为铲除政敌的方法。
       我们根据第三者-英美领事-提供的线索,再回头看历史的发展,便不难获致真相。
        毫无疑问的,邓铿之死乃是孙、陈斗争的牺牲品。孙、陈斗争的焦点是孙不顾一切地要北伐,而陈雅不愿以广东做孤注一掷,更何况他对联省自治已有强烈的向往。因向往联省自治,故与湖南的赵恒惕有所联系。但孙中山以赵为直系军阀,遂指责炯明勾结直系军阀,而不自知与奉系军阀张作霖、皖系军阀段祺瑞相勾结,甚至结成三角联盟。当直奉战争一触即发之际,孙中山更迫不及待要北伐,想做全国的大总统。但他的北伐计划外阻于赵恒惕,不肯让孙中山的北伐军借道湖南;内受阻于陈炯明之不肯全力支援。而陈之阻力尤大于赵,不假道湖南,可以假道江西,但没有足够的军队与粮饷,根本无法北伐。故孙中山恨陈炯明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孙欲刺杀陈巳不止一次,只是没有杀掉,但是杀到陈的手下第一大将邓铿,邓可说是为陈而死。
       国民党事后还要嫁祸于陈炯明,说邓是陈派人杀的,理由是邓赞成孙北伐。此一理据并无事实根据,然而大家奉孙中山若神明,不疑有他。孙本人却有点心虚,乃为邓立铜像,就像他亲为陶成章纪念堂题「气壮山河」匾额一样,无非是障人耳目。但耳目总不能老是障下去吧!.
      此文转载。不代表我的观点,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看法
民国第一将 --邓铿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