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绘画大师吴作人  

2017-03-14 16:24:24|  分类: 艺术名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1908年11月3日-1997年4月9日),男,安徽宣城泾县人,生于江苏苏州,1926年入苏州工业专科学校建筑系,1927年至1930年初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及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从师徐悲鸿先生,并参加南国革新运动。早年攻素描、油画,功力深厚;间作国画富于生活情趣,不落传统窠臼。晚年后专攻国画,境界开阔,寓意深远,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着中西艺术的深厚造诣。在素描、油画、艺术教育方面都造诣甚深,他在中国画创造方面更是别创一格,自成一家。吴作人是继徐悲鸿之后中国美术界的又一领军人物。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生涯
      吴作人于1930年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他勤奋学习,掌握了熟练的专业技能,创作了数量可观的油画作品,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白思天院长称赞他“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用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随校西迁重庆。1938年,率“战地写生团”赴前方作画。1943年至1944年,赴陕甘青地区写生,临摹敦煌壁画。1944年至1945年初赴康藏高原,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写各色风貌,作大量写生画,举行多次展览。1946年任国立北平艺专教授兼教务主任,并当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理事长。1947年,先后在英国、法国、瑞士举办画展。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成就及荣誉
      人生经历
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兼教务长,1955年任副院长,1958年出任院长,1979年任名誉院长。曾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副主席。1979年当选中国文联副主席,1985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曾连续当选第一至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法国政府文化部授予他“艺术与文学最高勋章”,1985年荣获比利时王国王冠级荣誉勋章。擅长油画、中国画。1997年4月9日逝世。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贡献
     吴作人在60余年艺术生涯中深深扎根于中华优秀的文化传统的沃土中。他禀赋深厚,学贯中西,刻意探求,大胆创新。他以“法由我变,艺为人生”的艺术观,循着“师造化,夺天工”的创作道路,继承和发展传统,为“中国水墨画”的开拓了新的风貌,从理论和实践上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是我国当代美术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代杰出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吴作人同时是一位造诣极高的书法家。他的作品无数次地参加国内外各种展览,其作品为海内外收藏家、博物馆所搜求。多次应邀赴世界各地讲学、举办个展或联展、参观访问、文化交流等活动。1984年法国政府文化部授予他“艺术与文学最高勋章”,1986年比利时国王授予他“王冠级荣誉勋章”。
       吴作人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教务长、副院长、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当选为一至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六届人大常务委员、第七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常委、文化委员会主任等职。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主要作品
       其油画《齐白石像》《三门峡》,中国画《牧驼图》等均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发表有《印度绘画》《谈风景画》《对油画的几点刍见》等文。出版有《吴作人画集》《吴作人画辑》《吴作人速写集》《吴作人文选》等。曾于1986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大型个人作品展览。多次出国访问,举办画展,致力于中外文化交流。、出版画册:《吴作人速写集》《吴作人水墨画集》《吴作人画选》《吴作人、萧淑芳画选》《吴作人艺术》《中国当代美术家系列画传-吴作人》《巨匠与中国名画-吴作人》《吴作人速写集》《吴作人画集-书法诗词卷、中国画卷、油画卷、素描速写水彩卷》《中国近现代名字画集-吴作人画集》等。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创新精神
       宋代以后,中国封建社会进入稳定而发展缓慢时期。宗法制度下对文化上日趋保守,艺术上渐次因循守旧。明末清初以来,临摹古人成风,“摹古逼真是佳”,以“日夕临摹”而“宛如古人”为荣,于是陈陈相因,屋下架屋,日见其小,使艺术生命日渐萎缩衰败。随着资本主义萌芽,个性解放的要求日益强烈,历史上一些画家起而抗争。他们自辟蹊径,不受古人约束,反对“我为某家役”。提出“借古开今”、“我之有我,自有我在”,(石涛:《画语录》)迸发出个性解放的呼声。从近百年绘画史来看,凡有成就的画家,无一不是不满现状、力图跟上时代,以发展中国文化为己任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与侧重点,探索中国近现代绘画的发展道路。大体形成了三种途径:任伯年、吴昌硕、虚谷、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人,代表了中国文人画的新潮流,在中国传统的法度中,吸收了西洋画的某些特点,而生发出新的艺术生机,突破了长期停滞的“超稳定”状态;高剑父、徐悲鸿等人却致力于吸收西方传统写实绘画技巧以改良国画,追求西方传统技巧与中国文人画笔墨情趣的结合,拓展了中国画的审美领域,丰富了中国画的技艺;徐悲鸿、刘海粟等人,致力于吸收西方现代艺术的观念,从一种新的视角,调动中国画笔墨技巧,发展一种新的现代中国画的品种。正是这样一批有识之士,致力改革创新的画家,顺应历史潮流,推动了中国美术史新的发展,开创了近现代中国美术史新一页,使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进入了现代文化的范畴。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艺术之路
       一九二七年,距今将近七十年前,热血青年吴作人走上了艺术道路。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是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都面临巨大变革的时期。“五四”新文化运动,声势浩大迅猛,深刻有力地冲击着封建文化的传统格局,激起深刻的社会反响,引起了一系列重大文化问题的论争。在新的论争中如何认识对待中国传统文化,如何继承与革新;如何认识对待西方文化,如何吸收借鉴,集中表现为东西方文化的关系问题。其实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归根结底,首先是要不要冲破旧传统的格局,然后是如何辩证地解决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空间差与时间差这两对矛盾,以创造中国现代文化新纪元。前辈画家们已经走出了第一步,迎接吴作人等第二代画家的仍然是同一历史课题。每一个画家都必须作出历史的抉择。能否以自己的艺术创作推动艺术的新发展,成为检验衡量其艺术活动价值的基本标准。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一九三五年,吴作人曾在给友人信中描述当年人们在各种选择前的焦急矛盾复杂的心态;“新思潮澎湃,求知求真的呼声唤醒一切迷幻,谁都谅悟自己就站在过去数百年艺运衰微黑暗里。逃避!放弃!一切旧有的都是可诅咒,立在歧途,嚷着需要新的。像久饥渴者接受一切之施舍,不暇辨味之甘苦。”青年吴作人痛感数百年艺运之衰微黑暗,却努力从前人的实践中吸取教训,他热切而冷静,既不逃避,也不抛弃,努力鉴别思考这旧传统,这新思潮中之甘苦、短长,他坚信时间的差距是应该克服的,笔墨当随时代,时代发展了,艺术也必然要发生变化;但空间差距却是难以否认的,地域历史等因素所形成的特殊文化环境,恰是构成艺术多姿多彩的重要元素。因此,“过去的作风会再统治现代艺坛吗?西方作风会变成中国艺术的准绳吗?都不会!所可能的或许是会有一个新的面目。我们在期待着。”(《中国画在明日》)对于这个艺术的新面目,吴先生不但在热切地期待着,而且勤勤恳恳,努力实践,成为本世纪前五十年为创造中国现代美术作出卓越贡献的画家群中的重要成员,又是本世纪后几十年自觉探索发展中国文化艺术的主将。吴先生左右开弓、中西并举,在国画与油画两个领域里探寻创造,力图在自己的艺术中既保持中国文人画传统所体现出的基本特质:强烈的艺术个性、诗化的意向、飘逸潇洒的笔墨技巧与情趣;而且也力图在艺术中融合西方写实绘画艺术强调生活源泉和对形体、色彩的敏锐感受。因此,他的艺术,反映了现代意识,具有民族色彩又有清晰的个性特征,无论其油画和中国画,都有突出的成就。他的水墨画,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却绝对不被人误会为明清某家的花卉、翎毛、走兽;它们具备古代艺术的特质,却又完全是现代的,它们融合西方艺术的优点,却又完全是中国的。他的油画,充分地继承西方油画艺术的造型与色彩体系之特长,但面对吴作人的油画作品,人们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中国艺术的气质。艰辛探索近七十年,吴作人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艺术道路。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右二)与齐白石(右三)、徐悲鸿(右一)合影
继承传统
        考察对比
       吴作人走上艺坛的时代,有一种观点以保持民族性为由,反对和抵制艺术接受某些西方新的影响。对此,青年吴作人明确表示:“‘民族性’在艺人修养中自然流露,今之唯恐失‘民族性’而戚戚者,当知非油色麻布之能损我‘民族性’。况‘性’依境而迁;东西方‘境’不同,则东西方人‘思维’不同,现代之中国与千载前之中国不同,何必现代之中国人‘思维’强与古人同?则动笔须‘仿某某山人’的理由又在哪里?”(《艺术与中国社会》)吴先生以极大的精力对中西艺术历史作了深入的研究的实地考察,通过画布上色彩的塑造,宣纸上水墨的挥洒,对中西两大艺术体系的观念、语言、技法都作了长期刻苦的比较与探讨。终于使他能站在人类文化发展的高度,从不同视角,对中西两大艺术体系作宏观的考察、清醒的比较和科学的判断。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首先,他看到两千余年以前有两种文化在东西两方平行而各异其趣的辉耀着:一个是中国文化,另一个是希腊文化。他们代表着中华文化,他清醒地看到两次大艺术体系,各自经历着“初生、壮年、晚年,一直到垂灭的几个变迁,存在着各自的长处与短处、高潮与衰落。”
     对于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他清醒地看到两次美术发展的高峰。通过对敦煌艺术的考察研究,他认为“冲激澎湃,犷放腾动,风逐电驰,凡所有隋以前的壁画,都充分地表现着这种中国古代民族的雄猛的生命力”结合对汉代石刻的研究,可以肯定当时中国文化早已东至于海,西渡大漠。我们的高贵、雄强、勇猛、奋进的民族性,很具体的在艺术上流露着。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中国艺术这个时期古拙狂放的作风一直发展到汉代,出现中国艺术史上的一个高潮。
在这个基础上,印度文化的传入,形成了中国型的东方文化。而盛唐正是这一高峰的代表,中国文化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础与雄强的创造力,没有被外来文化所淹没,反而对其批判的吸收,而使自己更发扬光大,再度辉煌。因此,吴先生认为东西文化的互相影响,是件毋庸讳言的事。正是开放、交流,促进了艺术的发展。吴作人先生清醒地看到中国绘画传统中的高峰,也深刻地看到低谷。更看清楚了造成这种反差的基本规律:不发展就衰亡。变才正常!
     中国艺术发展的历史如此,西方艺术历史也是如此。吴先生没有被祖国连绵不断的五千年辉煌文化冲昏头脑;也没有在文艺复兴以来,以希腊伯来文化为源头的西方灿烂文化前迷惑了自己的眼光。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游历西方
       在二十世纪初叶的历史条件下,吴先生像许多先辈画家一样,主动选择了西方写实主义艺术传统,这是历史的抉择。但游学西欧,吴先生更深切地体会,东西方艺术是两种不同的艺术体系,有不同的美学追求。因此,他没有丧失自我,不是盲目拜倒在西方艺术圣殿前,诚惶诚恐,而是首先冷静地辨别清楚西方写实主义艺术发展进程中的“上坡路”和“下坡路”,以明确取舍。他说:“西方绘画开始有量感和空间感的表现,一般可以追溯到乔托及马萨奇奥等,这就是明暗表现法的开始,一直到十九世纪也有五六百年了。意大利达·芬奇、柯莱基奥等走着明暗法的上坡路,但到十八世纪的意大利就开始走下坡路,发展到折衷主义,脱离现实,这就是学院主义。”
       吴先生并且敏锐地在西方艺术的历史中,看出了十九世纪的法国绘画之所以是西方绘画的瑰丽篇章,正因为它汲取消化他人之长,融会贯通,发挥自民族的特色。鉴于他们前代人墨守意大利晚期以及学院主义的陈规旧套,把自己束缚在教条的制约之下而不敢逾越的教训,以结合自己时代的特性,尽量发挥画家的独创性,十九世纪法国绘画为之面目一新。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人生无我,艺术有我
      风格是画家自己的面貌,既不故弄虚玄,忽此忽彼;也不取泥古不化,套袭仿效。”
     吴作人在1957年谈到艺术风格时曾这样说,这话实际上也是他自我风格的诠释。从他中国画风格形成过程中,可以看出他追求自然天工,绝不故弄虚玄、忽此忽彼的一贯性;他的中国画绝不是以毛笔宣纸画西画,既不是“学院派的写实主义”,也不是反传统的现代主义。他笔下的动物形象,没有套用素描明暗光影的方法,而是以书入画,以笔墨造型,意在似与不似之间。
       艺术是入世的,是时代的”南国画会标志着青年时代吴作人投身艺术革新运动的起点。1929年,由吴作人、吕霞光、刘艺斯联合发起组织的南国画会成立。画会由小部分画家、大部分进步学生组成,接受左联主将之一田汉指导。
        在吴作人起草的《南国画会方针、计划》和致田汉的信里,表达了一个初见觉醒、风华正茂、二十一岁的青年画家“入世”的艺术主张和民主理想。他宣称:“我们应该注意人家所忽略的,想人家所不曾想见的,说人家所不敢言的,以我们现在所有的能力,大胆地、爽直地表现一切心里所要表现的。”他以“艺为人生”的锋芒,与“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分立。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倡导民主、自由和个性表现,从而团结了许多正直求进的美术青年以至音乐、戏剧青年;也惹恼了统治当局。“南国”一旦崭露头角,首展之后便被迫停止活动了。吴作人得田汉和导师徐悲鸿提示、胶励,终于在1930年乘轮船远离祖国,到号称油画故乡的巴黎求学深造。他以优异成绩先后考入法国西蒙画室和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巴思天画室。留学期间,他以勤奋敏学,显示了一个中国学生的东方素质和出众才华,屡获奖誉而自强不懈。
     他从欧洲负盛名的油画导师那里;从陈列历代名派油画珍品的博物馆,受教、观摩、临写、研究,获得精湛的艺术功力和纯净的表现技巧;也获得超溢技巧以外的宝贵启示。充实了自己的精神修养和理论认识,使他更明确地把艺术个性的表现进一步与时代精神结合起来。他的早期作品,描写劳动者的油画《纤夫》、《打铁趁铁热》、《出窑》等便是证明。经过五年的留欧学**,他的心声和时代的心声更相契,和大众民族解放的呼声更贴近。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5年归国后,他以更自觉的认识、更明朗的态度宣称: “ 艺术是入世的,是时代的, 是能使人理解的”。又说:“大众能理解者,方为不朽之作。”他倡导“到社会中去认识社会, 到自然中去认识自然”,1935年,《艺术与中国社会》他的现实主义思想和社会变革相伴随; 和革命先导力量共声息,进一步成熟了。
       1937年,我们全民族处于受侵略、被压迫的危难关头,身受民族创痛的正义画家,无不唤起强烈的社会使命感。吴作人的艺术思想随之发生急剧变化急艺术生涯也进入重要的转折时期。他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进行战地写生,创作了一系列优秀作品,表达满腔悲愤和爱国之情。
      在《中国新兴艺术之动向》的讲演中他阐发艺术和时代、艺术与民族的关系,概括指出一切艺术,美术、音乐、戏剧等等无不具有三大要素:民族、时代、环境。他那积极热烈的艺术实践、一系列理论思考. 都表明二十九岁的青年画家“入世”的勇气和深度,激越的时代紧迫感以及与民族命运共沉浮的赤诚、炽烈的心魂。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这一时期更注意到在人民的日常生活、劳动和战斗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艺术源泉: “一个强有力的动态,一个惊心的景象,劳动者流着汗为着生活而挣扎,或者一个被压迫者向着**的威力奋斗,所有一切,能看得到的、能感得到的,都是艺术表现的题材。”他同时从艺术家的情感世界、内在契机寻索时代灵火的爆发点:“只要艺术家有了充分的心灵和技巧的修养,到处都能流露出时代的呼声。”他还从盛行于欧洲,看来似平极少社会倾向性的人体艺术触摸到蕴含其中的民族血、时代魂以及画家的个性、格调和审美情致。“十七世纪比国的鲁本斯在他的人体画里面表现着弗拉曼民族在那时黄金盛世的热烈丰裕。十八世纪法国的布歇就一毫不差地写出当时法国贵族社会的优闲享乐生活。再看十九世纪的法国德拉克洛瓦,他画裸体运用爽利的笔调、雄厚的色彩,充满了时代革命的热情”。他进一步推举德拉克洛瓦的巨作《希阿岛的屠杀》。此画作于1824年,在巴黎沙龙展出,“那时正是希腊从土耳其人手里拿回自由的时候,经过悲惨的牺牲,热烈的挣扎,1830年就脱离了土耳其的束缚而独立了。”又说:“同时代的英国大诗人拜伦,为了同情希腊民族求自由解放的壮烈斗争,诗人自己跑到希腊去参加抵抗,而他就战死在希腊了。”他以为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之不朽, 就在于那诗、画是伟大悲壮的民族意识的升华。返顾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时代;乃是“我们民族求解放的冲动已攻入每个人心灵”的时代,“中国艺术家……都多少斌有不平凡的情绪,象抑郁的火焰,定将找着机会进裂出来”他的结论:“ 艺术的动向是绝对自然地,也是必然地,跟着社会在转移同时转移着社会。”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3年,三十五岁的知名画家吴作人,决然走出画室,离开浓雾的山城重庆,不避艰苦,历尽天险,深入牧区,成为探索教煌宝库的先驱者之一。1943-1945年,吴作人以无限神往的**,临摹了许多出自古代匠师之手的壁画杰作,揣摩其中蕴含的高度民族智葱和创造精神。同一时期里,吴作人创作了大量反映青藏牧民生活的素描、速写、水彩、油画,同时,也开始创作大量的中国水墨写意画。
       他从淳朴的牧民生活和灿烂的教煌壁.画里,从“长征之路”和“丝绸之路”,现实和历史的交织里,进一步找到了传统精神和民族精神,也进一步发现了自己的艺术道路。教煌壁画使他心醉神迷的,不仅是隐现其中的平民生活,狩猎射骑,牛、马、鹿群。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早期壁画的作风尤其给他深刻难忘的印象。他说:“北朝犷放腾动,龙飞驹奔,有挟雷霆、御风云之势。一气韵雄拔,非必拘于线形,亦不若现代欧洲新派作风益形之不存者。至若线条之强劲活泼,人物体态之轻盈生动;实非后人所敢轻试中之魔女儿,通过实地考察,他确信. 我国历史上民族艺术的**绝非一跃而登极峰,必先有雄强的生命之朝气,成就了自已本民族的高度文化水准,才有能力批判地吸收,而使自己的文化艺术更加发扬灿烂。
高贵、雄强、勇猛、奋进的民族性,在教煌艺术中很具体地流璐着,形成“高度的智慈与独特的典型”。“如果在一个洞子里看上一整天,会有多少意外的启示,还可能有层出不穷的发现”。画家昊作人重要的发现之一,恰是找到了他自己胸中的民族意识和从壁画体现出来的传统精神之会合点。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先生后来追忆说:“自从找到了青康高原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中国画反映生活的功能比油画更加概括,更易于抒发我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和向往,这就是我为什么画起中国画来的原因”(艾中信: 《吴作人的中国画艺术》)。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重读吴作人四十年代、五十年代谈论敦煌壁画的篇章,也会惊奇地发现, 壁画上反映的中国古代民族雄猛的生命力是如何感动了他、启发了他、激励了他; 那么, 他笔下“风驰电攀,冲激澎湃”的奔耗,还有“力所及,兴所发,虽宇宙之大,犹不足以包涵” 的骆驼精神也如何相应地感动了我们,启发了我们,激励了我们。八十年代,吴作人反复强调“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这个观点实际上早就潜入他均东方气质和无羁无绊、伟大生动的风格里了。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吴作人和萧淑芳:再不相爱就来不及了
        爱情,对于艺术家来说,有时就是一首诗,一幅画,一段难忘的故事。
        徐悲鸿的两名弟子,吴作人和萧淑芳,一个生于1908年江苏江阴,一个生于1911年广东中山,一个年幼丧父,由兄长抚养长大,另一个则出身书香名门,叔父萧友梅是我国现代音乐的奠基人之一,父亲萧伯林为中国铁路建设做出了杰出贡献。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人,却因为上世纪30年代的一次邂逅而成就一段佳话。
邂逅
      萧淑芳在姐妹7人中排行老五,由于家境优越,从小就在浓郁的艺术氛围中长大,她和姐妹们一样喜爱音乐、美术、文学,还在首届华北地区女子花样滑冰大赛中获得第一名。萧淑芳从小就具有绘画天分,爱女心切的父亲不惜代价,请齐白石为她刻了印章,后又请当时著名的画家对她进行指点。1929年,不满18岁的萧淑芳从北平艺专(中央美院前身)结业后,姐姐萧淑娴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徐悲鸿已回国,就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希望她不要错过机会。于是,怀着对艺术浓浓的追求,萧淑芳毅然从北京去了南京,在中央大学艺术系做了徐悲鸿的弟子。
      一个初秋的日子,萧淑芳正在徐悲鸿的画室中作画,一位迟到的学生慌慌张张推门而入,然而就在门打开的瞬间,看到萧淑芳站在画架前侧立的倩影时,这位学生就惊呆了。原先还隐藏在他眉间的忐忑瞬间被一种自己也捉摸不定的温情所替代。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这位迟到的学生就是吴作人,他从中学时代就是一个才华横溢、锋芒毕露的青年才俊,曾在校组织美术社团,参加反帝爱国运动,1927年入上海艺术大学美术系学习期间,加入田汉、欧阳予倩、徐悲鸿组织的文艺团体“南国社”,后来进入中央大学艺术系徐悲鸿工作室学习。
        这次初遇,让吴作人深深难忘,后来的日子,就像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对自己的同学萧淑芳心生暗恋。不过,名门闺秀的萧淑芳,一直都是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她不仅眉清目秀,身材窈窕,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民国味道,而且她和当时的女子不同,喜欢骑马、游泳、打网球等时髦运动。更为难得的是,她还做得一手女红。能文能武的萧淑芳,就像一个影子一样在吴作人心中挥抹不去。在爱情面前表现得极为羞涩的他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只能坐在教室后排一遍遍地画着坐在前面的萧淑芳的画像。
       一次,萧淑芳请徐悲鸿指点自己的习作《一筐鸡蛋》,吴作人正好站在旁边,本来想借此机会和一直把他当空气的萧淑芳搭上话,没想到,话一出口,竟然由于过于紧张,说了句“你画的这些鸡蛋是买来的吗?”萧淑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这次冷遇,使一向心高气傲的吴作人受挫不小,此后同窗的半年内,他再也没有和萧淑芳说过话。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萧淑芳后来回忆说:“当时我们的关系很一般,那时的吴作人十分腼腆,每天晚上都在明灯高悬的画室里默默地只顾画画,不爱理人,给人一种高傲之感。”
偶遇
        后来,吴作人在徐悲鸿的帮助下去法国、比利时留学,萧淑芳则于1937年至1940年到瑞士、英国、法国学习油画和雕塑,他们就此分离。直到1946年,在上海美术作家协会举办的画展开幕那天,吴作人、丁聪等组织者迎接参展的画家时,才与当时在上海市立专科学校担任美术教师的萧淑芳再次相见。老同学在分别17年之后邂逅,自然倍感亲切,在一起谈得十分起劲。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那时,他们各自的感情生活都不顺畅,吴作人的妻子在抗战期间死于产后胃痉挛,儿子也意外病逝,而萧淑芳因盲肠手术感染引发结核病,辗转床榻三年之久,当时连上海最好的医生都说没得治了,重病期间,丈夫决然抛弃了她。不过,就在萧淑芳心灰意冷、对爱情和人生都没有希望的时候,吴作人却毫不犹豫地走近了她。这一次,吴作人没有再像17年前那样羞涩,而是用一首词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九岁乱无凭,重过清明,可怜人事半飘零,喜得萱堂春更茂,英瑞盈庭。心似晓烟凝,欲散还停,吴山不比蜀山青,无奈巫城云起处,不透阴晴。”渐渐地,萧淑芳的心被融化了。后来,吴作人还为萧淑芳画了很多肖像,其中包括后来流传很广的那幅《萧淑芳像》。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一天,两人在看展回来的路上,吴作人深情地对萧淑芳说,再不相爱就来不及了,我们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萧淑芳被深深感动,1948年他们在徐悲鸿的证婚下结下了之后相濡以沫长达半个世纪的姻缘。
         1997年吴作人病逝于北京,2005年萧淑芳也于北京逝世。依照萧淑芳生前愿望,她的家人在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下设立萧淑芳专项奖励基金,用于奖励那些贫困而优秀的女艺术家。
绘画大师吴作人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