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2017-03-10 14:17:31|  分类: 当代中国军事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徐惠滋(1932.12.09-2005.01.05),山东蓬莱人。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上将军衔。195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专学历。曾任副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党委书记等职。
        徐惠滋青少年时期考入安东联合中学。1948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专学历。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4年晋升为上将军衔。
      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战士、营文化教员(正排职)、连副指导员、团政治处俱乐部主任、团副参谋长、副处长、处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军长等职;1985年3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常务);1995年7月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
        解放战争中参加了平津、衡宝、广西等战役战斗,荣立大功、小功各一次;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一至第五次战役、1951年夏至1952年的多次阵地防御作战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增选)、十三、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1997年11月,因达到服现役最高年龄免职。曾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勋章。2003年7月离休。
遗闻轶事
        徐惠滋是1932年生人,解放战争中荣获二等功,那时候他才十六岁,抗美援朝回国之后就一直担任基层部队干部,从连指导员开始副营长、营指导员、营长、团长一步一个台阶,一个都没有拉空,1960年被保送解放军步兵高级指挥学院学习,回来以后到师部工作,从处长到参谋长,后来是师长,徐惠滋做师长时已经52岁了,按照部队的规矩55岁提不上副军就退,退有两种,一个是转业地方,一个是退在军队,退在军队的副军以上没问题,师一级的必须有三十年的军龄。这点徐惠滋够。再加上军部和徐也谈完话了,徐惠滋很满意退在军队,一辈子革命终于可以退休了,什么也没有说过,至于想不想当军长,那是谁都想的事。
        偏巧机会就来了,邓小平和杨尚昆视察部队,前呼后拥,威风八面,本来军区安排的是另外一个王牌师,没有徐惠滋他们师的事,可是那个师的师长闹病了,临时把徐惠滋顶上来的,徐惠滋枪林弹雨都见过,就是没见过邓小平军委主席,师长离军委主席的位置差的太多了,够也够不着啊。杨尚昆他倒是见过,老徐的运气就这么来了。徐惠滋相貌堂堂、身体比挺,特别是有一副好嗓子,那就一个洪亮。小平同志问他一些事情,徐惠滋回答的非常令首长满意,而且气势上给首长的印象也很好。首长满意了,问他是谁,杨尚昆也不知道,军区的负责人说他叫徐惠滋,首长又问,多大了?说是52岁了,首长一听还很年轻啊。徐惠滋自己也不知道后来的首长的谈话,知道了也是后来的事情,军委首长走了三个月,军区正式调整军部领导班子,徐惠滋直接提拔为军长。那个感冒了的王牌师师长一生都在骂自己的感冒耽误事,他就是给我讲这件事的老大校。
       提为军长不到一年,上调北京担任总参副总参谋长,一开始没有明确是常务,那时总长是杨得志,副总长还有资格老的徐信,徐信是1964年的少将,是小平同志的老部下,徐惠滋上来的势头太猛,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来头,徐惠滋自己也稀里糊涂的,再加上一直在地方部队做事,军区也没有呆过,不知道这总参的大衙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谨小慎微的,说话也唯唯诺诺的,时间一长,大家都不拿他当回事了,他是管后勤和机关的,机关的老参谋和老局长们都和他嘻嘻哈哈的,他说的话没什么人听,半年工作后普遍印象是没啥威信可言。
      总部那地方军委首长眼珠子都盯着呢,要是没有威信那也就是等于离退休不远了。要不说老徐这个人不是苞米,当个军长都是白捡的,副总长更是祖宗坟上冒青烟,干他一家伙,大不了离休。徐惠滋也是说干就干,85年11月整顿总参后勤机关运动蓬勃兴起,一共撤销了三个一级局局长,两个副局长,外加上高级参谋,机关里面都给震惊了,说这老徐没想到蔫狗咬人更狠。他这么一干,首长们知道了,说怎么样,徐惠滋是后发制人,魄力很大啊,好,这一表扬,提升常务副总长,把徐信老家伙都给比下去了,1988年评军衔,徐信因为资格老获得上将,徐惠滋为中将,以后徐信因为中泰军事交流立了大功提升总参党委第一副书记,排名在徐惠滋之上。
       1993年,首长说了徐惠滋还在总参吗?马上有人回答说还在呢,首长又说了徐惠滋铁面无私,好。这个好是首长对徐惠滋最后的评价,徐惠滋任总参纪委书记,专管监察。1996年徐惠滋都64岁了,安排为军事科学院院长,正大军区级 。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物生平
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此后加入解放军。1948年10月参军,任第4野战军战士、连文书,营中心文化教员。
1950年任陆军连副指导员。
1951年任陆军连指导员。
1954年任陆军团政治处俱乐部主任、团政治处青年助理员。
1955年任陆军团副参谋长兼作训股股长。
1956年-1960年在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
1960年任陆军军司令部作训处军事科学研究科副科长。
1962年任陆军军司令部作训处参谋、副处长。
1966年任陆军军司令部侦察处处长。
1973年任陆军师副参谋长。
1978年任陆军师参谋长、副师长。
1981年任陆军师长。
1983年任陆军军长。
1985年3月任副总参谋长、党委副书记兼总参谋部纪委书记。
1995年7月-1997年11月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党委书记。
2005年1月5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2岁。
徐惠滋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十三、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4年晋升为上将军衔。
曾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勋章
主要贡献
        他协助总参谋长长期分管全军作战战备工作,就军队建设的重大问题向军委、总部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建议,协调解决了战略方针调整、战备和战场建设等军队发展的重要事项,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贡献。在军事科研工作中,他组织科研人员攻关,编制了军事科学院军事科研“九五”计划,编修了新一代作战条令等军事法规,多项重大现实问题对策研究成果得到军委、总部高度重视,有的填补了我国军事科学一些重要领域的空白。他还领导制订了《全军1996至2000年军事科学研究工作计划》。他退出军队领导岗位后,担任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为加强侨务法制建设等做了大量工作。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徐惠滋副总长视察石笋观察所
      当天下午15时左右,我正站在阵地高处看着由茨竹坝炮阵地方向通往观察所的公路。远远望去,只见一辆解放车顶架着机枪在前开路,随后有几辆带迷彩和不涂迷彩的大型吉普车及一台旅行车向阵地驶来,在后面压阵的还是一辆全副武装士兵的解放车。我扎好腰带跑下阵地,在边防哨所外的坡道上静候副总长的到来。先到的解放车一到哨所前在刹车瞬间,从车上跳下几十名身着迷彩服的警卫战士。从气质上看也是我们军参战部队的,具体是哪个部队的不清楚。但有一点我知道他们全是侦察兵,手中都是清一色的79式微冲并有几人没有带军帽。徐副总长坐在第二辆吉普车上,他下车后随手接过随从参谋手中的钢盔戴上,更加显得威严不凡。我连忙迎向前去立正敬礼,报告了自己的职务姓名。徐副总长伸出宽厚有力的大手和我用力摇了几下说道:“同志们辛苦了!”我连忙回答说:“首长辛苦!”
        总部首长与廖副司令来时的气派就是不同,就在我报告的一会功夫哨所上下已是戒备森严。只见山道两侧上的卫兵手持微冲面外肃然而立,机警地注视着阵地四周。跟随徐副总长同行的还有一大帮到前线慰问演出的女文工团员,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年龄大都在十六七岁以上,我陪同着副总长上山哪敢正眼欣赏她们天仙般的容貌。真难为了这些女孩子们了,初上高原的她们要爬海拔高度近两千米的高地,一个个累得和金鱼冒泡一样大口喘着粗气,她们相互掺扶着艰难地向哨所顶端攀行。我真不知这些娇嫩的女孩子们爬到阵地后,还能否为战士们唱歌跳舞慰问演出。很可惜我相机里以没有胶卷了,要不然我会留下这些珍贵的资料留做纪念。不过一路上都有随军记者在录像和拍照,对于这段战地影像我回来后一直没有找到,我心里感到十分遗憾。
        我引导徐副总长来到阵地高处,年过五旬的老首长毫无气喘面赤之色,比起那些莺歌燕舞的女兵演员真是有天地之别。我顾不上文工团的那些难兄难妹,也不管她们是否演出,我把将军领到披着伪装网的观察台,向将军大体介绍了一下阵地概况和我团担负的作战任务,将军听着介绍不住地点头。我揣测多年已没打仗的徐将军一定会对当面的越军感兴趣,我猜在其它阵地上出于安全考虑也不会安排他到越军太近的阵地上顶多是在老山主峰留个影,一定不会让他看到活动的越军。而我观察所相对比较安全也具备观看到越军的条件,我俯下身来先对当面越军炮阵地和步兵阵地观察了一下,正好在绿水河对面越军阵地有两个越军出现我连忙请将军观看。将军按着我指示的方向看到越军很高兴,他问我打没打过当面的越军?我说“打过,不过他们没敢还击。”将军听了开心地笑了,他让我拿地图给他看一下越军几处阵地的确切位置,我连忙让站在远处的侦察班长冯伟拿来敌情分布图。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在观察台地上打开地图后,我把侦察六大队去过的几个地方指给徐副总参谋长看,大体汇报了六大队几次主要侦察行动和歼敌情况,把当面越军的主要布防情况也简单扼要地做了介绍。徐副总参谋长听完我的汇报很满意,随后他叮咛嘱咐我说:“不要放松警惕性,要在最后的轮战时间里搞好侦察工作,以优异的战绩向全国人民汇报!”我说:“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
      徐副总参谋长视察完十八号界碑观察所,和阵地上的边防15团、侦察六大队及我观察所官兵一一握手告别,文工团的妹妹们也结束了演出。我送徐总长下了前观阵地与首长握手告别,一直目送车队走远。说实在的,自小在军营长大的我在部队见过很多和总长级别相当的叔叔伯伯,如此近距离的向总部首长汇报作战情况,这还是第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徐副总参谋长,再次见到老将军时则是我到总参出差地时候。一个我军的高级将领能够亲临一线阵地看望参战全体官兵,他的音容笑貌在我军旅生涯中留下了不可磨灭地印象。将军已逝,精神永存!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徐惠滋与黄达宣之间的战友情
         黄达宣,男,汉族,1925年5月生,江苏省泗阳县南刘集人。1943年10月参加新四军,194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淮海军分区二支队四团战士、战斗小组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三师独立旅一团一连副班长、班长,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六师十六团一连副排长、排长、副连长,第四野战军三十九军一一七师三四九团一连连长。建国后,任解放军某团侦察股长、副营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师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师长、师长,第三十九军副军长、顾问等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英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全体会议候补代表(解放军选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1990年8月9日因病在辽宁大连逝世,享年65岁。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黃达宣抓俩俘虏:一个国军中将和一个共军上将
一、前卫连捉了周福成中将
        1948年10月31日,东北野战军向沈阳守敌的主要防区发起攻击,战果显著。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周福成和东北剿总高参室中将主任苏炳文也被围获。
  10月31日下午4时许,我军2纵6师前卫团十六团首先从铁西突入市区,前卫连1连连长黄达宣、指导员苏福林各带两个排,沿两洞桥、中华路、马路湾经一夜搜索,直插故宫一带,进入老城。11月1日拂晓,黄达宣在大西门里靠故宫不远处路南1座小楼院里(世合公银行)发现敌人,黄达宣和苏福林共同感到这里边可能有重要人物,立即指挥部队将小楼包围了起来,并派人将情况向营里报告。马志高营长指示:要把那个小楼包围得严严的,不管是什么人,不能跑掉一个。如果确实有大官,要抓活的,我立刻赶过去。
  包围好小楼,黄达宣开始喊话:“你们赶快放下武器投降,缴枪不杀,不然就要炸楼啦!”楼内敌人听后并未答话,也不开枪,院内死一般沉寂。黄见势一招手带几名战士冲进楼内1个大房间里首先把大约30多人的警卫排解决了。此时又见几个敌兵哆哆嗦嗦地躲在楼梯拐角处,黄达宣高喊:“快出来投降!”“你们的长官在哪里?”只见一个胆子大点的士兵探出身来用手指了指楼上,黄连长也就明白了。他与苏指导员布置战士们封锁好楼门、楼窗和走廊,然后自己带领几名战士飞快冲到楼上。这时,从1个房间走出个副官模样的人。黄连长上去猛地一把将他拽到跟前,用手枪抵住喝问“长官在哪里?”这个家伙忙摆手说:“不要这样,请跟我来,长官都在里面,我们投降。”黄见对方毫无抵抗之意,就带几个战士随他跨进门里,几支枪枪口同时对准了屋里的人:“不许动!”大概因为是银行吧,这个屋子房间大,窗户小,光线很暗,逐渐才看清了里面的情况:总共六七个人,有老有少,有军有民。房间里狼藉不堪。
  紧张的沉默持续了10几秒,我们的枪口等着答复呢!这时,只见一个外披大衣内着便衣的中年人从人堆里走出来,木然而立,朝着拿手枪的黄达宣低声说:“我叫周福成。”接着,又有一个年龄相仿的人走出来,文质彬彬地说:“鄙人是苏炳文”。黄达宣当时并不清楚他俩是何许人也,但从这小楼里里外外的架势判断这两个人官不小。接着苏炳文含糊其辞地说:“我们的部队正在和你们3纵队联系起义……”黄达宣打断他说:“情况我们可以向上反映,不过你们要老老实实,我们的政策你们是知道的,先把枪都交出来吧。”与此同时,楼内楼外周福成的参谋、警卫等随从人员也都被缴了械,一切进行得很顺利。这时,一营长马志高赶到。他对周福成说:“你放下武器这很好,可是你们的二〇七师残部还在浑河、苏家屯一带顽抗,你马上下令叫他们投降。”周福成沮丧着脸,耸耸肩,为难地摊开双手说:“二〇七师我指挥不动了。”随后,一营派一个班端着刺刀将周、苏等押送到团部,周福成吓得浑身直发抖。当薛团长和杨政委询问其身份时,周、苏吞吞吐吐,就是不敢实说其身份,又被押到师部。
  六师张竭诚师长和李少元政委、杨启轩参谋长接见了周福成和苏炳文。当杨启轩同志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师长、政委”时,周、苏二人的紧张情绪明显地有所放松。当我们以礼相待去和他们握手时,他们先是惊诧,后是僵硬地点头哈腰把两只手都伸过来了。这时,周、苏才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二、黄达宣留住徐惠滋上将
         徐惠滋,黄达宣在辽沈战役中抓的俘虏,曾任39军军长,1985年上将。
         辽沈战役沈阳被解放军解放后,百余名将官送走了,几千名校尉军官遣返了,还有万余名或伤或残、或无家可归的国民党士兵,以及几万名血气方刚、大多渴盼回家的军内青年,他们都等待着“解放”。在这股潮流中,大多数“解放士兵”选择了返回家乡,回到自家茅草屋边那片被重新分配的土地,然而,也有众多青年留了下来,加入了人民解放军。
       俘虏了周福成的尖刀连连长黄达宣记得,11月2日,千余名士兵已集结在“世合公”银行大楼附近,他开始亲自挑选“解放战士”。和两年前不同了,全国解放在即、同时解放军兵员也已超过了国民党,他为此挑肥拣瘦:没有精气神的不要,个头没他高的不要,没有文化的不要……他口中念念有词,看中一个就拨拉出一个;拨拉出80个的时候,他数着人头,却发现少了一个。他一眼就看到了俘虏堆里的那个大个子。
        他问,“你怎么又回去了”?大个子回答:“我想回家。”他说,“东北解放了,关内还没解放呢”!说着说着,又把对方给拨拉了过来。
         这个年仅17岁的大个子,就是后来的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惠滋上将。据说,二十多年以后,面对已成为他部下的黄达宣,徐惠滋说起了这段往事;而当黄达宣觉得不好意思,表示“军长,你别说了”的时候,徐惠滋表示,“老连长,这是历史呀”
军事科学院院长 徐惠滋上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