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2017-02-11 15:03:30|  分类: 民国军界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俞作柏 (1889~1959年) 桂军高级将领,广西北流人,俞作豫的兄长,李明瑞的表兄。
参加过广东护国军讨伐袁世凯,亲历李宗仁等发起的统一广西的战争。1923年任黄绍竑“广西讨贼军”团长,1924年参加征讨桂系陆荣廷战役,后随李宗仁、黄绍竑驱逐了陆荣廷残部;对抗沈宏英、拥护孙中山。1925年,参加广东东征战役,1926年任广西省政府农工厅厅长,切实执行新三民主义三大政策,并任黄埔军校南宁分校校长。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期,曾与李明瑞支持工农运动,与共产党保持合作。1927年“四一二”后,沪、粤、桂等地的国民党新军阀相继背叛国民革命。黄绍竑认为他同情和支持工农运动,开除其国民党党籍,被迫去香港,在港期间积极接触中共人士。1929年因蒋桂战争得以复出,7月就任广西省政府主席,违背蒋令其对桂系“根本铲除”之命令,收编桂军残部。为防止蒋吞并广西,组建广西编遣分区教导总队,培养初级军政干部。9月,未听从中共中央代表邓斌(邓小平)的劝阻,响应粤军张发奎反蒋战争,任 “护党救国军”南路总司令,同李明瑞进军粤境,失败后避走香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重返军旅,为积极抗日,曾经担任苏皖浙‘忠义救国军’副总司令。后因不愿跟随戴笠推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愤而出走四川重庆。  内战时期又赴港,拥护国统区‘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民主运动。1956年应邀回归,任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全国政协委员等。1959年逝世。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俞作柏(1889年~1959年), 中将,桂军高级将领,民主人士。生于1888年3月6日(清光绪十四年正月二十四)。俞作柏出生在一户耕读之家,先后在县立高等小学以及桂林初级师范学校就读。1910年的时候,俞作柏受到反清宣传的影响,秘密加入同盟会,成为了一名革命同志。
       辛亥革命的爆发,使俞作柏下了投笔从戎的决心,他加入广西学生军参加北伐,后和黄绍竑、白崇禧等一起考入武昌陆军中学,又一起升入保定军校第三期习步科,又是一起回到广西陆军第1师当见习官,踏上了他军旅生涯的第一级台阶。
       根据北洋政府陆军部的规定,军校毕业生在部队的见习期为半年,见习期满即可升为排长。可是在广西这个相对封闭落后的军队中,军官生普遍受到行伍旧军官的歧视。这俞作柏眼看自己见习都快满一年了,都没能成为排长,就决定另寻出路。俞作柏临走时,他的同学黄绍竑、白崇禧等都劝他再等等看,但俞去意已决,黄、白等人自然挽留不住。俞作柏没有想到,自己出走后的一个月,黄、白等人就进入了模范营当了连附,开始走上“正道”,如果俞也进了模范营,那么他将来的道路或许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俞作柏选择投奔的是林虎的护国军,林对于军官生的态度是热烈欢迎,当即就提升其级别,任命他为中尉参谋,并在一年后提拔为第7旅的上尉连长。1921年1月林虎所部改编为广西边防军第1路,俞作柏连在这个时候被编入第1支队,并认识了同在该支队当营长的李宗仁。
        1921年7月林虎战败,就当俞作柏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之际,李宗仁的邀请为其指明了出路,就答应带着本部人马加入到新成立的粤桂边防军第3路,成为该路第1支队第1营营长,后又升为第1路统领。 俞作柏是个不愿长期寄人篱下的人,选择投奔李宗仁,其目的就是为求得生存,等到有其他机会时,就拉部队单干。当李宗仁任命两位支队司令的时候,俞作柏本以为会当上其中的一个司令,却没想被“外来户”的李石愚给抢了位子,谁叫人家李石愚在林虎的部队资历比自己高呢,俞作柏只得忍耐下来,并坚定了要择机自行发展。
        黄绍竑的分家,使俞作柏的脱离成为了现实,在老同学、老同僚的邀请下,他二话不说,当即带着自己的两个营闪人了。俞作柏知道黄被沈鸿英任命为旅长了,如果带着自己的两个营过去,团长的位子肯定跑不掉,而且也能借此机会,将部队编成三个营。
        但是他没想到,在第1支队司令李石愚的“追击”下,俞作柏实际带走的只有本部人马的一个营。本来是两营人马入了黄绍竑的伙,现到好,只剩一个营了,这使他在见到黄绍竑的时候特别尴尬。好在黄也没有说什么,依然任命他为第1团团长。由于自己只带走了一个营,那么以这个营为基础扩编的第1团也就只能先编两个营了,俞作柏就任命自己的亲信李明瑞为第1营营长,自己的亲弟弟俞作豫为第2营营长。
       俞作柏之投奔黄绍竑,一来是自己早有离李之意。二来,如果黄发展的好,他可以继续在其麾下效力,并择机壮大实力,如果黄发展的不好,那么已经是团长的自己,也有了逐鹿广西的资本,无论怎么做都不吃亏。可是俞作柏又一次失算了。当他以全力协助黄绍竑解决黄炳勋和冯葆初两部人马后,黄却又重新寻求与李宗仁联合作战的路线。黄的这个决定,使俞作柏倍感意外,他没有想到,刚刚才从李宗仁那里脱离出来,现又要回去了?那他俞作柏在李、黄两人之中,成了什么角色?思之再三,他在黄与李的合作只是另一次谋略的前提下,向黄提出了乘机吞并李部的建议。
       当黄绍竑严词拒绝俞作柏的提议之后,俞就明白了黄是真心要与李宗仁合作。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就地脱离黄绍竑?可黄的实力很完整,并不是残部,自己脱离会有危险。他思之再三,还是决定跟着黄重新回到李宗仁的麾下。好么,这绕了一圈,又回去了。
          李、黄的再次合作,使俞作柏明白了在乱世中谁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的道理。对于勉强回到李宗仁怀抱的俞作柏来说,只有争取战功,扩编部队,加大影响力,才能使自己将来有独立的资本。于是在接下来的讨陆(荣廷)、讨沈(鸿英)、击唐(继尧)诸战中,俞作柏的讨贼军第1纵队(后改称广西陆军第2军第1纵队)皆卖力作战,其在联军的地位因此不断提高,俨然成为了一个在李、黄、白三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新桂系第四号人物。
        随着俞作柏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他的存就逐渐威胁到新桂系的团结了。李宗仁和黄绍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就在联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时,让只当了两个月都不到的第2旅旅长(原第1纵队改编)俞作柏改去搞军校,借此机会使他离开了部队。
       俞作柏也不是傻子,什么搞军校培养干部啊,实际上就是要夺取他的兵权。可这个时候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当时的广西已经完全被李、黄所掌握,加上广东当局的支持,如果此时闹独立,等同于拿鸡蛋去碰石头,于是俞作柏只能忍气吞声的跑到南宁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去了。不过俞作柏虽然走了人,但是却以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全力举荐自己的亲信团长李明瑞接任旅长。而李、黄两人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为了不使该部生变,也就同意了俞的要求,只要你俞作柏可以走人,一切皆可商量,毕竟北伐大业才是当务之急嘛。就这样,俞作柏虽然在南宁当他的军校校长,但是第2旅的一切行动,还是很及时的由李明瑞派人报告给他。
        俞作柏是绝对不甘心长久当一个军校校长的。恰巧当时的东兰县闹起了由韦拔群领导的反对新桂系统治的农民运动,俞作柏就利用手中职权暗自支持,主动提供给他们一些枪支弹药,不久之后又赞助给鹏化民军一批枪支。不料这批枪支在农军船运到贵县时,被当地驻军发现,双方发生交战,致使农军死亡四十七人,此为“碧滩事件”。  这件事的发生,使李、黄了解到俞作柏在后方的种种小动作,就干脆借着四一二清党的由头,将俞作柏定性为“支持共党闹事”,决定将其逮捕。好在俞作柏事先知道了风声,赶紧逃出南宁,这才脱离危险。此后,俞作柏遭到通缉,不得已避居香港。
        俞作柏在香港闲居时期,积极地与中共人士往来,并在李立三等人的介绍下,参加了中华革命行动委员。“八一”南昌起义时,俞作柏被派为东江军事专员,前往东江策动起义,并接应南昌起义军的南下,但随即因起义部队遭到多路围攻被迫北上,俞作柏只得重新返回香港。
       1929年4月的蒋桂战争,给了俞作柏复出的机会。蒋介石为了分化收买新桂系的一批实力派,就想起了在香港的俞作柏。蒋派遣代表找到俞,并表示只要他能策动桂军部分军队反正,就任命他为广西省政府主席,执掌广西的军政大权。对于如此优厚的条件,俞作柏自然十分乐意接受,当即策动自己的老部下李明瑞在武汉反水,给了新桂系一记沉重的打击,使李、黄、白的下野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
         此后,李明瑞等反正部队率部返回广西,并收编黄绍竑第15军的残部为广西省警备军。1929年6月12日,俞作柏见李明瑞事成,就从香港返回南宁,正式通电就任广西省政府主席和广西省警备军司令,其掌握广西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俞作柏虽然成为了广西的新主人,但是蒋介石并不信任他,就派遣了以郑作民为首的政工人员前往广西军队任职,暗中监视。俞作柏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他就开始积极与中共合作,并在中共的帮助下,改组扩建了广西省警备军。 随着实力的迅速扩张,俞作柏开始错误的高估起自己来了。这不,连三个月都没到,他就公开支持汪精卫的反蒋运动,并于29年10月1日就任护党救国军南路总司令,率领李明瑞第15师、杨腾辉的第57师、吕焕炎的新编第16师,以及警备军所属各大队宣布反蒋。
       俞作柏没有想到,这次踌躇满志的反蒋运动,只进行了短短四天就失败了。其主要原因是俞作柏在广西的根基不稳,加上在反蒋之前的各种举动被负责监视的政工人员及时报告南京。蒋介石就派人去拉拢不服俞作柏的杨腾辉和吕焕炎,并使他们的两个师宣布反俞。而本可仰仗的第15师也是问题多多,虽然第15师师长李明瑞是忠于俞作柏的,但所属旅长黄权、团长封赫鲁却先后反俞,就连视为嫡系的警备军六个大队也走了三个。这样一来,俞作柏手中只剩下六个团(大队)的兵力了,以此实力对抗蒋介石根本不可能。
         俞作柏开始后悔了,他后悔当初没有听中共代表的劝阻,无奈错已铸成,只得和李明瑞等人跟随由中共领导的警备军三个大队退守龙州和百色。而到了龙州后,俞作柏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一方面部队少,另一方面经费也缺,在这种情况下,失败是迟早的事情。他就决定以前往香港筹集军费为由,让李明瑞和俞作豫留下指挥残部,自己闪人跑到日本“考察”去了。后来俞作柏又避居上海的法租界,与中共失去了联系。
      俞作柏就这样离开了争夺新桂系老大的舞台,但是却加速了李宗仁重返广西的步伐。此后他再也没有回过广西,而留在百色的李明瑞和俞作豫则参与并组建了红军第7军和第8军,走上了共产主义的革命道路。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俞作柏在全国抗战的一片呼声中重返军旅。但蒋记中央对于这位曾经的背叛者并不信任,只是名义上委任他为忠义救国军的总指挥,实际兵权则操控在军统头子戴笠的手中。俞作柏见这个名义上的总指挥再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就灰心丧气的提出了辞呈,此后一直挂着军事委员会参议的名头,直到抗战胜利。
        1946年7月,俞作柏正式退役并移居香港。1956年8月,他选择返回大陆,在广州定居。俞作柏的回归,在当时受到了人民政府的热烈欢迎,并任命他为广东省参事和省政协委员。1959年2月26日,俞作柏因膀胱癌不治在北京去世。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俞作豫,广西北流人。曾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讨伐军阀的战争。后因不满国民党新军阀的倒行逆施,愤然脱离旧军队,先后到上海、广州寻找共产党。同年10月,俞作豫在香港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参加了党领导的广州起义。
不凡少年
      小时候在岭垌大路寨私塾读书,老师是姑父李云东,即李明瑞的父亲,一起学习的哥哥表哥等同学中,他常常受到老师的赞扬。和同学一起总喜欢担任指挥角色“作战”。他年龄最小,同学们都非常钦佩他。小学毕业,报考北流县立中学,不知何故张榜时榜上无名,他很自信,自己的考分不低,便一个人去找了校长,要求重新审阅他的考卷,校长见其胆量不小,便当面问他一些问题,他都能对答如流,校长于是同意复查他的考卷,果真成绩不差,终被录取。
戎马生涯
      作豫十五岁那年,正在北流县城中学读书。这一年,中国发生了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窃国大盗袁世凯准备接受日本提出的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全国各地反袁运动蜂起,北流县城的进步师生亦组织了讨袁反日示威游行,少年作豫奋袂而起,参加了这个行列。他目睹社会黑暗、朝政日非的现实,决心投笔从戎。
       1917年,作豫投奔在护法军桂军林虎部当连长的哥哥作柏。作柏对弟弟从军的举动很是赞许,但是又不大愿意让他年纪尚轻就过艰苦的营伍生活,于是介绍他到设在燕塘的西南护法军第二军讲武堂学习军事。作豫自此迈出了戎马生涯的第一步。
         从1920年起,俞作豫在旧军队里挣扎沉浮了七个年头。他在讲武堂毕业后,先后在护法军;李宗仁黄绍竑定桂讨贼军、国民革命军中任过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此期间,他为军阀混战出过力,也为革命战争作出过贡献。他的军事才能也就是在此时显露出来的。北伐战争时期,作豫在国民革命军第七军;第二旅任第三团团长,该军在北伐中担任从广西入湘,配合第四军行动的任务。在著名的贺胜桥战役中,第四年独立团从正面主攻,遇到了敌人的顽抗,进攻数日尚未得手。俞作豫奉军部命令率领一个团入马从敌侧背发起攻击。他身先士卒,率从猛冲,给正面攻击部队以有力_的支援。在北伐军火力前后夹击下,吴佩孚的精锐部队溃不成军,北伐军乘势攻克了贺胜桥。俞作豫所部在这场战斗中勇猛善战的表现,给北伐军将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任独立团参谋长的周士第后来回忆说,贺胜桥战役的胜利,俞团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然而,像俞作豫这样有才能有正义感的青年,在旧军队是难以发展的。贺胜桥战役之后,俞作豫随部队进军江西,在德安战役中立了战功之后,却受到了桂军头目白崇禧的排挤打击。1927年7月,他以“省亲”为名,愤然离开了桂军。脱离了旧军队,俞作豫面临着新的人生抉择。他毕竟是一个追求进步的热血青年。早在太革命初期,他的哥哥俞作柏在广州与孙中山、鲍罗廷交往时,就接受了鲍罗廷赠送的许多革命书籍,内有《共产主义ABC》、《共产党宣言》、《革命周刊》、《向导》等。作豫就在哥哥处阅读了这些书刊,从中吸取了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思想,打开了眼界。中国共产党也在关心着这位北伐战将。1927年7月,作豫取道止海返广西,遇到了曾任中共广西特委书记的谭寿林。谭了解了作豫的情况后,指点他到香港投奔我党组织。
       当月,作豫即赶赴香港。他先是找到朱锡昂、陈勉恕两位共产党员。朱、陈两人知道俞作豫迫切找共产党,便多方接近、教育他、鼓励他树立为人民解放事业奋斗终生的远大志向。作豫亦表示决心同旧军队彻底决裂,不回武汉,并旋即在香港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中华革命行动委员会”,就地开展革命活动。这年的10月,正当革命处于低潮之际,俞作豫在香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转折。
       1927年12月,俞作豫和朱锡昂等一起参加了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他和同志们撤到香港。翌年,广西党组织刚剐恢复活动,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一批得力干部赴桂开展工作。1928年初春,作豫与朱锡昂、朱光、邱桂馨等奉命奔赴广西。回到家乡后,作豫先后任北流县委委员,县委书记,在桂东南一带开展农运和兵运工作。当时,这一带正处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之下,大革命失败的阴影还笼罩在人们的心头。俞作豫克服重重困难,以彭湃为榜样搞农民运动。他走村串户,和贫苦农民交朋友,用通俗显浅的语言,向农民揭露反动统治阶级压迫和剥削劳动人民的罪行,指出农民兄弟只有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地主豪绅,才有出路。在作豫的启发教育下,这些地方的农民很快提高了阶级觉悟,纷纷参加农会。北流县十多个乡村,经过他宣传发动,都建立了农会组织,会员达五百多人,进而组织了农民自卫军,有二百多人枪。为了壮大革命武装力量,作豫还亲自担负了改造六万大山一股绿林军的重任。他不避艰险,多次到那里做联络、启发教育工作,终于使这支绿林军加入了农民武装的行列,壮大了革命队伍的力量。
       俞作豫的活动,引起了当地反动派的恐慌。敌人千方百计捕捉他。作豫曾三次遇险,但他每次都凭着机智勇敢化险为夷。有一次,他和一名警卫贯到联络点开会,被早已埋伏在附近的敌人堵在屋_里,情况十分危急。他手握双枪,左右开弓,带着警卫员杀开一条血路,死里逃生。l 929年初,作豫准备调离北流,走之前,在一个联络点开会布置今后的斗争任务,又被敌人突袭。作豫立即指挥同志们紧急撤离联络点,他自己化装成农民,躲过了敌人的搜捕,安然脱险。
        1929年春,俞作豫奉党组织的命令,离开北流前往驻在武汉的表兄李明瑞部开展兵运工作。这年5月,俞作豫的胞兄就任广西省主席,李明瑞为第四编遣分区主任。作柏是国民党左派,同情共产党,李明瑞是北伐名将,颇具正义感。两人在1929年2月的蒋桂战争中,因倒桂有功,被蒋介石委任为广西的军政首脑。俞、李为了巩固自己的地盘,在广西实行了一些比较进步的措施,并主动要求共产党派人来帮助他们执政。中共中央趁这个时机,派邓小平,张云逸、叶季壮、袁任远等同志到广西工作,并特别安排俞作豫同俞作柏、李明瑞直接打交道。这时,广西党组织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正准备举行武装起义,但武装力量问题尚未解决。作豫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说服李明瑞在广西开办军官学校和训练总队,训练初级军官。训练总队的负责人就是张云逸。不久,张云逸和俞作豫分别担任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第五大队的大队长。他们按照党的指示,在这两个大队中加紧进行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工作,将这两支武装力量掌握在我党手中,为做好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29年12月11日,在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同志领导下,百色起义胜利举行。龙州起义的准备工作也正在加紧进行。
      当时,龙州的局势十分复杂。这里地处边陲、崇山耸立,大量的散兵游勇和土匪出没其间祸害百姓,封建宗法势力在此地根深蒂固,法国殖民主义者亦曾霸占过这里。针对这种局面,党组织决定派俞作豫以督办身份到龙州先稳住局势,然后徐图大计,作豫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一艰巨的任务。他于1929年l 0月中旬就带领警备第五大队开到了龙州,并以龙州督办的合法身份出面理政。作豫依靠当地的贫苦百姓,开展清匪反霸斗争,果断处决了深为当地人民所痛恨的反动县长黄肖鹏,接着收编、改造当地的零星武装和绿林队伍。为了纯洁队伍和提高干部的政治、军事素质,以适应起义的需要,作豫还亲自给士兵上教育课,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又开办了军事政治学校,自任校长,培训军队干部。与此同时,他在龙州大力开展扩军工作,发动青壮年参军,将原来的几百人枪发展成为一支拥有数千人的武装队伍。
         起义前夕,邓小平到龙州向俞作豫等传达了党中央关于立即举行龙州起义、开辟左江革命根据地和建立红八军的决定。1930年2月1日,龙州军民齐集新填地广场召开大会。俞作豫在会上庄严宣布了党中央的决定,宣布举行武装起义,号召龙州军民“要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不惜任何牺牲,坚决革命到底”。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下辖两个纵队)和左江地区革命委员会同时宣告诞生,由红七军、红八军总政委邓小平兼红八军政委,李明瑞为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俞作豫任红八军军长。大会宣布了红八军的施政纲领,提出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工农政权的主张。这个政纲受到龙州人民的热烈拥护。不久,龙州周围十多个县也陆续宣布成立革命委员会,形成了左江革命根据地。为了协助这些县建立和巩固工农政权,俞作豫立即派红八军第一、二纵队分赴各地,组织人民开展清匪反霸、打土豪的斗争。他得知下冻乡有一支改编过来的土匪武装在头子黄飞虎指挥下进行叛乱,破坏新生的革命政权,便亲自率一个营前往该乡,弹压了叛乱,恢复了革命政权。
       起义后,邓小平率领到外围作战的红八军第一纵队打到右江一带去了。俞作豫挑起了龙州军政领导的重担。他以对革命事业无限忠诚的精神,率领龙州人民为捍卫新生的政权而奋战。
      法帝国主义者派出飞机在龙州附近上空侦察,还借口保护“领事权”,扬言要派雇佣军来华进行武装干涉。在俞作豫等领导下,龙州苏维埃政府根据起义政纲有关规定,宣布没收法帝国主义者在龙州非法攫取的财产和武器,处决了企图勾结帝国主义颠覆革命政权的大土豪、国民党反动政客欧文俊、闵玉达等。苏维埃政府将有不法行为的法国领事和“传教士”驱逐出境,红军战士还击落了一架前来挑衅的法机。这些措施和行动,狠狠地打击了反动派的凶焰。
        l930年3月l8日,桂系军阀纠集了一个师四个团的兵力,分两路突袭龙州,俞作豫率留守龙州的第二纵队英勇抗击。战至当日下午5时,由于敌众我寡,形势于我越来越不利。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俞作豫果断下令突围,带队伍撤至凭祥、宁明一带,准备到粤桂边界开展游击战。无奈敌人一直尾追不舍,沿途又不断遭反动民团袭击,部队到达钦县小董一地时,基本散尽。至此,红八军的活动也告结束。
壮烈就义
         1930年3月20日,敌人突然袭击龙州,敌众我寡,斗争失利。俞作豫突围后,继续受到敌人追击,在俞家舍两次险些被捕。第一次敌人探知情况到俞家舍追捕他,敌人已从左侧楼梯冲上去,他临危不惧,镇定自若,头戴斗笠,手提菜篮,乔装打扮,从右侧楼梯从容而下得以脱险。第二次,敌人抓捕他时,大批武装包围了俞家舍,紧急关头,他勇敢地从楼顶天棚跳跃到隔壁的窦氏行馆再次逃离魔爪,俞家舍已无法藏身,于是准备出走香港。此时他想看看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因父亲刚去世不久,由于忙着龙州起义的工作而一直未能回家,他欲见其母又怕其母悲伤,挽留儿子不放,他只好回到自家的屋旁的祠堂横屋小阁楼上,从小窗看其母亲放鸭子,路过楼外小路时,默默含泪望着母亲的身影告别,当晚就匆匆取道去了香港。在香港他急着寻找上级党,误与叛徒接头,被诱至深圳被捕。在狱中,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写下诗句:“十年英名宜自慰,一腔热血岂徒流”1930年9月6日就义于广州红花岗。享年30岁。他的一生对党对人民的事业忠心耿耿,他英勇顽强的革命斗争精神,深入实际,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俞述俊)
其他相关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红八军军长俞作豫用过的指挥刀
尺寸:带鞘长92.2厘米,刀长80.1厘米,刃宽2.1厘米
时代:土地革命时期(1930年)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馆藏文物。
此刀为铁质。
民国桂系上将俞作柏 红军将领俞作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