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2017-02-10 15:20:09|  分类: 民国军界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品仙(1890年4月22日-1987年3月23日),字鹤龄,广西苍梧人,陆军二级上将,保定军校毕业,在老同学唐生智手下从排长升到军长,唐生智兵败瓦解后投靠桂系,靠着和白崇禧的同学关系稳步上升,抗战中出任11集团军司令,在黄绍竑出走,廖磊病死后,他在桂系中的排名仅在李宗仁,白崇禧之下。李品仙治军有方,尤其是抗战时期的188及189模范师,即为他一手栽培。
       曾任第十战区司令,安徽省政府主席,去台湾后任邻长,1987年去世。
早年经历
        1890年5月14日,李品仙出生在广西苍梧县平乐乡的一个望族家庭。李品仙从小就被父亲大灌“四书”、“五经”,猛输诗文,功底自然厚实。他13岁考入苍梧县立高等小学。同年参加科举考试,县试、府试都未能难住他,一路过关斩将,可是到院试时,他一不留神竟漏抄一页试卷.导致仕途毁于一旦。
应召入伍
     1907年,蔡锷在桂林创办广西陆军小学,招考16岁以上青少年入学。李品仙说服家人参加报考,顺利过关,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1909年春,李品仙从广西陆军小学第一期毕业,升入湖北第三陆军中学。
1911年10月毕业前夕参加了著名的武昌起义。接着,他被派回广西发动响应起义。可是,当李品仙回到广西,广西已响应起义宣布独立,并派出了援鄂军。广西军政府代理都督陆荣廷将李品仙派到梧州军政分府长莫荣新手下,担任梧州军械局委员。
1913年1月赴保定军校第1期学习。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追随唐生智
      1914年底,李品仙于保定军校毕业,分配到广西陆军第1师第1团见习。李毕业近两年,未授实职,心中不满。同年6月转入湘军,在湘军独立营任中尉排长。不久,该连编入督署卫队营,营长唐生智是他保定军校的同学。此后,李品仙紧紧追随唐生智,在护法战争、湘直战争、护宪战争中屡建战功。唐生智升迁一次,李品仙肩上就跟着多增加一颗星豆。到1924年,短短8个年头,便从排、连、营、团长依次提升为旅长。
        1926年6月,唐生智就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李品仙升为第8军第3师师长。7月10日,李品仙率第3师主力和友军一起克复长沙。在这期间,李品仙加入了中国国民党。随后,唐生智指挥北伐军第四、七、八军三个军扫清了汨罗河以北的敌军,李率所部攻克羊楼司攻入汉阳,继而渡汉水占领汉口,并乘胜追击吴佩孚残部至豫鄂边境,于9月18日攻克河南战略要地鸡公山。“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下令陈调元部进驻鄂东。李品仙奉命从豫鄂边境挥师鄂东阻击,相继克复广济、黄梅,挫败了孙传芳西进援助吴佩争的企图。
1927年4月,李品仙升任第八军军长。
      李品仙自1916年夏跟随唐生智,至1927年4月,前后不到11年时间。就由一名见习生而飞升为军长,实在是飞黄腾达,但不可不说得益于他的扎实功底与屡立战功,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他的老同学唐生智,亦可谓时势造英雄。
秘密清共
      1927年6月27日,汪精卫向武汉卫戍司令部秘密下达“清共”的命令,李品仙奉命立即指挥军警人员分别出动搜捕共产党员,查封中国共产党机关,解散汉口总工会及农会,收缴湖北总工会纠察队的武器,并将前苏联顾问集中看管准备遣送出境。李品仙纵容部下在武汉大批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群众,制造白色恐怖。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接受改编
      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反共后,宁汉之间矛盾并未解决。7月下旬,唐生智发动东征;宁方则命令李宗仁部西讨。10月20日,南京政府下令讨伐唐生智,免去其本兼各职。唐军内部分化,腹背受敌。唐生智被迫通电下野,出亡日本。1928年2月,李品仙等唐生智旧部,迫于李宗仁、白崇禧新桂系重重包围,通电表示愿意接受南京政府改编,投靠桂系。
      1928年2月,蒋、冯、阎、桂四派决定北上伐奉,将所部改编为四个集团军。4月5日誓师北伐,由李品仙任第12路军总指挥兼第8军军长,率部在滦河前线解除了直鲁军残部。
       1929年3月底,蒋桂战争爆发。蒋中正重新起用唐生智,派其携带巨款赴唐山,争取被新桂系改编的湘军旧部。李品仙第12路军中下级军官都是唐生智一手提拔起来的三湘子弟,在唐生智“脱离桂系,回湖南去”的号召下,立即欣然响应。李品仙等人发表通电,讨伐白崇禧,拥护蒋中正,率部重新投效到唐生智麾下。唐将第12路军改编为第5路军,自任总指挥,任命李品仙为副总指挥兼第8军军长。是年12月初,唐生智在郑州呼应冯玉祥部石友三通电反蒋,被蒋中正、阎锡山的联军击溃。第8军被缴械,士兵亦被中央军各部队分别收容编散。此时李品仙已成无兵之将,只得远走香港。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中原大战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在香港经营农庄的李品仙卷土重来,他应李宗仁、白崇禧之邀,出任湖南善后督办,处理湖南后方一切事务以支持桂系北进。可是,李品仙就职不到半个月,战局发生变化,桂系兵败。李品仙随李宗仁、白崇禧退回广西,担任第四集团军总部参谋长。
     1930年底,改任南宁军官学校校长。因李品仙曾背叛过白崇禧,白崇禧暗计前嫌,撤去李品仙军校校长一职,要李品仙到龙州担任广西边防对汛督办兼左江区行政监督及龙州区民团指挥官,坐了整整三年的冷板凳。
     1935年夏,因总部参谋长叶琪坠马身亡,李品仙才被调回南宁担任总部参谋长。
     1936年升中将。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抗日时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桂系军队奉命开赴抗日前线,李品仙加上将衔被任命为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下辖第七、三十一、四十八军三个军。9月中旬,第四十八军由军长韦云淞率领向淞沪战场开拔,参加上海保卫战。10月初,李品仙在桂林检阅第七、三十一军。11月升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仍兼第11集团军总司令,协助李宗仁、白崇禧进行徐州会战的战略部署。
     1938年1月,李品仙奉命率领部队驻防在安徽寿县,在寿县田家庵附近,有一座楚怀王墓。李品仙盗墓的消息,很快密报到宋美龄耳中,蒋介石立即命戴笠调查此事。 在金钱的打点下,此事不了了之。但他也留下了千古骂名。
      1938年3~4月间,李品仙令第31军在津浦路南段打击日寇,将津浦路南段截成数段,围歼孤立之敌。日寇在北进中已先后损失2000余兵力、战车百余辆。由于李品仙在津浦路南段正面战场,以防御战拖住了北上之日寇,延缓了日寇南北对进会攻徐州的计划,从而为李宗仁集中第五战区主力在鲁南台儿庄地区围歼日寇创造了有利条件,取得了歼灭日本华北方面精锐部队矾谷、板垣主力一万余人的大捷。
     1938年6月下旬,李品仙被任命为武汉防卫军第四兵团司令,下辖6个军14个师1个旅(44军王泽浚、67军许绍宗、48军张义纯、84军覃连芳、68军刘汝明、86军何知重)担负大别山及其以南地区的防守任务。他上任后,即亲率一班卫兵,不顾敌机轰炸,前往黄梅前线视察,途中其座车遭日机轰炸,幸亏他提前一步下车躲避而幸免于难。
       1939年4月,日军集中四个师团一个骑兵旅团发起随枣会战。李品仙协助李宗仁参加战役的具体指挥,亲自率左集团三个军防守桐柏山、大洪山一带。5月7日,日军陷枣阳,接着又分兵攻新野、唐河、南阳,第五战区乘日军后方补给中断,全力反攻,歼敌3万余人,迫使日军撤退。李品仙在这次战役中,指挥防守桐柏山、大洪山的部队,从南北两面切断了敌人的后方联络线。战后,国民党中央统帅部为表彰李品仙在随枣战役中的功绩,特颁授干城勋章一枚,以示奖励。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入主安徽
      1939年10月23日,廖磊因脑溢血去世。同年11月,经李宗仁推荐,国民政府行政院任命李品仙接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并担任豫鄂皖边区游击总司令、国民党安徽省党部主任委员及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
       1940年1月8日,李品仙走马上任,即与CC系合流,迫不及待地指使随其上任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委员杨绩荪等人在《皖报》上抛出《动员委员会怎样办?》、《对于动委会改组之认识》等反动文章,制造舆论,迫害由朱蕴山、章乃器等著名人士倡议成立、共产党员积极参加的安徽统战组织“动委会”,安徽CC系首领方治则发表《来一个大扫荡》相呼应。李品仙还亲自出马,于2月1日发表《告动员工作同志书》,下令调全省动委会全体工作团队和各县“动委会”指导员(其中大部是共产党员)到立煌“受训”,企图一网打尽。2月中旬,李品仙在立煌主持召开安徽党政整建大会,通过由其亲自拟订、旨在“清除潜伏机关、部队、学校内从事捣乱,分化抗战力量的异党分子”,“建立坚强的行政组织系统”的《敌后党政整建纲要草案》,强迫军事、行政、教育人员及高中学生必须参加国民党和三青团。并相继开办党政干部训练班和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以培植亲信势力。在组织上,李品仙打出“改造省政府机构”的幌子,一面设置党政军总办公厅总揽大权,清洗上层进步分子,一面向省以下各级行政机构开刀,调换各县进步县长,通缉在皖东北与中共合作抗日的第六行政区专员盛子瑾,又相继撤换了第一行政区专员张节、第七行政区专员许道勋、皖南行政公署主任戴戟等人职务。他还召开全省县长会议,布置各地反共。在军事上,李品仙排斥异己,下令取消安徽人民抗日自卫军番号,撤销与新四军彭雪枫部在淮北合作抗日的皖北第十二联防指挥官兼安徽人民抗日自卫军第五路指挥余亚农的职务,并下令桂系正规军讨伐余部。
        与此同时,他还积极布置兵力,调动军队向东进攻新四军张云逸、罗炳辉部,向西进攻豫鄂边区新四军李先念部,企图挑起大规模武装摩擦事件。他派主力一部配合皖北行署主任颜仁毅和第五区专员李本一,分三路进攻驻皖东定远县大桥地区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他撕毁廖磊原来与叶挺、张云逸谈判达成的协议,下令所部进驻皖中无为县,切断新四军与皖南军部的联系,他在无为江岸无理扣押从皖南送往江北的新四军军饷7万元及奉调去皖东工作的新四军干部20余人。经叶挺、项英、张云逸多次向蒋介石、李宗仁严正抗议和交涉,李品仙放了张云逸的夫人和孩子外,其余新四军第三支队政治部主任曾昭铭以下干部被害。此外,李品仙还指挥所部4000余人,向驻无为的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突然袭击,使江北游击纵队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
      为打击李品仙的反共气焰,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王稼祥于1940年5月5日致电刘少奇、项英、陈毅:“李品仙的反动不加以打击是不会回头的。”新四军张云逸、李先念部奉中共中央之命有力反击李品仙的摩擦。经新四军各部的果断还击,李品仙被迫签订了双方以淮南铁路为界的停战和议。
      李品仙积极布置其第176师进驻长江北岸重要地段,配合顾祝同发动“皖南事变”。“皖南事变”发生后,李被任命为淮南进剿区总司令,集结重兵屡次向新四军第2师、第7师和淮南、皖中根据地进犯。
       1940年5月,日军发起枣宜会战,从豫南、鄂北、鄂中三路向西进攻。李品他亲率第二十一集团军总部及必要人员从驻地安徽立煌县(今金寨县)出发,指挥各部迎战平汉线南段之敌达半个多月,歼敌甚众。1941年3月,日军向皖东游击区发动大规模“扫荡’。李品仙指挥所部的一部兵力在内线依托坚固工事吸引敌人,主力则迂回外线待机歼敌。3月七八两日,他指挥所部在梁园附近对进犯之敌实施内外夹击,经激战,致敌伤亡惨重被迫溃退,使敌占领皖东地区的企图未能得逞。
        1942年12月18日中午,一架日军飞机在位于大别山区的安徽省太湖县弥驼寺上空,被第48军138师莫德宏部的高射炮火击落,机上乘员12人全部当场毙命,死者之一就是侵华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追赠大将)。这是8年抗战中在中国战场上被击毙的职务最高的日本陆军军官。 冢田攻座机被击落之后,侵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命令华中派遣军调集了第3、40、68、116师团4个师团各一部约17000人的兵力,于19、20日由武汉、合肥、安庆三个方向分五路出发,搜寻冢田攻的飞机,并乘机扫荡新桂系军队盘据的大别山区,进行报复。新桂系称此次日军的进攻为“大别山战役”或“立煌战役”。 由于大别山的三个军配合不佳,被日军以一个联队绕过由第七军及第三十九军布防的严密防线,打进了大别山中心的立煌县,战后第二十一集团军代总司令张义纯撤职,但按兵不动的第七军军长张淦无处分。
      1944年12月26日,李品仙被委任为第十战区司令长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10日,立煌军民数万人集会,召开盛况空前的祝捷大会后,到9月24日,李品仙作为统帅部任命的徐州、蚌埠地区受降主官,在蚌埠参加受降典礼。他拉其弟李品和出任蚌埠市市长,负责“劫收”蚌埠。
       1946年4月,李品仙奉命专任安徽省政府主席一职。不久,蒋中正撕毁“双十协定”,国民革命军首先在鄂中、苏中和两淮地区向中国共产党解放区进攻。由于桂系军队是进攻两淮的主力,特地任命李品仙兼任徐州绥署主任。
     1948年6月下旬,白崇禧在武汉主持成立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委任李品仙担任副长官。
1949年12月逃往台北,不久即给白崇禧发电,说蒋中正和陈诚都希望白崇禧回台湾,白崇禧接电后,决意赴台。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晚年生活
       1950年3月,李品仙和白崇禧都被蒋介石委任为“战略顾问委员会顾问”的闲差。仅隔两年,李品仙即被以“现役届满”为由,奉命退休。退休之初,李品仙租寓台北罗斯福路四段水源里十邻。同年冬,台湾颁布地方自治法规定,选举邻里长,李品仙被街坊邻居选为邻长。他“数次推辞,仍无法脱卸,一任两年。此后,他于台北市郊承租山坡公地数顷。辟为农庄,种植各种蔬菜,既消遣时日,又维持生计。
      1967年后,他因年老多病,便将在香港九龙的鱼塘、房屋悉行变卖,又将台北的农庄出让,然后在台北市内置房一所,“聊蔽风雨,藉度余年”,以此湮没无人问津,幽居台北,但不甘寂寞。
      1987年3月23日,李品仙在台北去世,终年98岁。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个人作品
       10月10日,李宗仁应蒋介石之召离开广西,赶赴抗日前线,就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奉命率第七、三十一军开进徐州。徐州为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是南、北日军夹攻的主要目标。李品仙从武汉乘船赴南京途中,参加乘客们自发组织的双十节庆祝大会,被公众一致推为大会主席。
李品仙为公众的抗日热情欢欣鼓舞,当晚极为感动,难以入眠,遂赋五言律诗一首:
海寇倾巢出,烽烟夜梦惊。
平津既陷落,淞沪复侵争。
国祚关隆替,黄魂决死生。
哀军尝却敌,众志足成城。
蕞尔二三岛,何如亿万兵。
横戈挥日起,大纛顶天行。
欲雪千秋恨,当思七尺轻。
时乎不我待,奋臂事长征。
      是年12月下旬,日本华中派遣军第13师团又三个联队在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率领下,沿津浦线北上,连陷滁县、盱眙。负责津浦路南段作战的李品仙指挥第三十一军及安徽境内各部投入阻击,并亲率随从人员及地方行政官员赴各县视察,沿途目睹难民凄惨情景,义愤填膺,乃作诗一首:
颓垣残宇断荒鸡,半壁河山遍铁蹄;
满目疮痍哀雁户,一腔血泪鼓征鼙;
卧薪尝胆思勾践,亲蕨餐薇耻叔齐;
大好神州陷丑虏,狼烟起处海天低。
       1939年4月,日军集中四个师团一个骑兵旅团发起随枣会战。李品仙协助李宗仁参加战役的具体指挥。战后,国民党中央统帅部为表彰李品仙在随枣战役中的功绩,特颁授干城勋章一枚,以示奖励。李品仙欣喜之下,吟出七律一首:
北斗横空夜未央,羽书无间马蹄忙。
荆襄形胜开雄镇,随枣环回作战场。
减灶计成擒竖子,沉舟志决击强梁。
妖气扫净河山固,岘首楼头日月光。
      1971年,李品仙抚今感昔,将其“几十年来领军从政,南讨北伐,种种经历见闻撰为长文,印赠亲友”,后又将其增订补充,题为《戎马生涯》在台湾《中外杂志》上连载。可是,“刊出未及其半,要求辑印单行本的读者函电已纷至沓来”,于是由李品仙再次整理,易名为《李品仙回忆录》,交台湾中外图书出版社于1975年出版发行。在这本回忆录的最后,李品仙凄凉悲伤地写道:“余生逢战乱,弃文习武,虽一生戎马无补时艰,然俯仰无愧,差可遗憾。所憾者,今年且80矣,知来日无多,犹栖迟海岛,西望故园,不禁兴陆游之悲耳。”
家庭生活
       李品仙父亲李即兴,乃清末秀才,任过桂林道员,后弃官到梧州教书,晚年专营进出香港的煤油生意,有妻室两房、子女六个,李品仙是长子,系大夫人莫氏所生。然而,在家族中李品仙却排行第五,因而弟妹们称他为“五哥”。
人物纪念
       李品仙故居在苍梧县新地镇殿村水口组,建于晚清,是一依山而建的院落相间的建筑群,都为传统之雕梁画栋的单层砖瓦中式建筑。该建筑群为四户单独院落式建筑组成(均为李品仙族兄弟),但都因土改时分给村民,其中李品仙祖居的三进二院的建筑已拆毁,1984年所分得到的村民已重建房子(在统战部的指导下按原貌大样重建),二、三进没有建起。其他三院落亦毁余一院。
  位于殿村顶伞大山的李品仙祖墓,为一处上下两坟的墓地,后北面南,所处山峰巍峨矗立于群山之中,气势恢宏,远近青山层层叠叠,秀丽而清,气象万千。上墓为嘉庆年间所葬,下墓为道光年间所葬,都有砖石、墓碑等建筑物,雄伟宏大,对研究李品仙家族世系和苍梧墓葬习俗有着极高的价值。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品仙将军曾遇到成仙的道士 
           李品仙,抗日战争期间陆军上将,曾任第十战区司令长官,统率大军数十万,并兼二十一集团军司令,后又任安微省主席的李品仙将军,当民国二十八年第五战区第十一集团军总部设于唐河时,经第一次随枣会战胜利后,敌军蛰伏于武汉,不敢妄动,应随员之请求,顺便至武当一游。谨将李将军当年游武当之见闻,恭录于下,以饷读者: 民国二十八年秋天,大概是重阳前后,那时前方相当平静。我率领随员数人,由樊城至石化街视察后勤设施。视察完毕,当晚住在石化街。石化街在武当山东麓,上武当山不过数十里。武当是国内名山之一,是道教圣地,在武术方面提起武当派,也是大大的有名。我随军襄樊已近一年,对近在咫尺的武当名山,早有一访雅兴,只是平时难抽出时间。当天晚上闲谈,大家认为秋高气爽,不可错过机会。向我请示,因不致妨碍公务,乃欣然应允。 翌日,清晨出发,先赴草店,再由草店换乘山兜登山。
          所诈山兜,就是类似四川的滑竿。草店正在武当山下,据原为荒僻小村,后来建筑武当山因工程浩大,工人荟萃于此,日久竟成一大市镇,迄犹相当繁盛。 武当山传说当初祖师张三丰居此虔修,后为明燕王朱棣罗致军中(按:助燕王靖难之变等,乃僧人姚广孝,而非张三丰祖师),颇著战绩。及即位,为酬庸其勋猷,乃敕建此一庞大林苑为其养真之所。一说是燕王几经寻访建文踪迹,均无结果,后闻建文也在武当入山修道,乃留张三丰于此镇守,不准再出(按:上述传闻与事实不符)。但为笼络其心,乃不惜巨资为其建此胜地。计有三十六宫、七十二寺,规模之大,其它名山罕与伦比。全部建筑系用湖北二十四县的七年粮赋建筑而成,其耗资之巨亦可想见。 离草店后,开始登山。九秋天气,阳光和照,微风拂袖,心旷神怕。五里一亭,十里一站,或高歌舒怀,或谈笑为乐。长啸则山鸣谷应,静听则禽声婉转;尘虑顿消,浑然皆有忘机之乐。行近黄昏,偶见樵夫负薪而下,道友戴笠而归。有顷,遥见园体一处,古木搓丫,云烟半掩,近前则红墙绿瓦,楼阁犄峙,入口处有大石碑一方,上书紫霞宫三大字,算是到了武当山的大门。紫霞宫为游武当之第一站,游客多宿于此,庙内备有餐宿设备。入内后旋有十数束发道人,老少不一,趋前问讯,表示欢迎,并请留宿。因请代办经宿各事,是晚即宿于紫霞官。
           晚餐前后,庙内道长知道我是五战区的高级长官,都来谒谈,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以上,最后一位最老的道长蹒跚扶杖而来,视之头童齿豁,面上皱纹形同网结。此老道身被单衣,腰挂布袋,脚穿芒履,神气潇洒,耳目聪明,晤对间亦彬彬有礼。与言世事尝答非所问,与谈天道则津津有昧,了无倦容。我问他:“高寿几何?”他答道:“早已忘却岁月,无法奉告”。 后来我邀此老道和我们共摄一影片,藉留纪念。他坚拒不愿照相,我只好吩咐随员暗中偷拍。后来冲洗底片时,共余各人都有影像,唯此老道的位置,空无所见,实令人奇异,而莫可究其由。此老道是平日住于庙后的山洞中,洞中除杂草一堆,显示有人经常在此坐卧之外,别无长物。据说其饮食极为简单,每餐仅馒头或粟米饭团一个,有时且数日不食。后来于民国三十三年,我在安徽主政时,听说此老道已于三十二年物化矣。 按:金盖山派沈太虚翁告闵小艮真人云:“泥丸祖师曾以其帽戴余头,而以余巾自戴。日光下泥丸祖惟见巾影,巾外并无身影,而余头却无帽影,此乃真气凝就之身,衣履悉已气化,故日中无无影也”。是知老道人实已成仙,而所执之杖,亦与仙人之帽相同,定非凡品,所以在照片之中,独老道人及其手仗,均未现影耳。
        取材自《戎马生涯皖疆述略》 李品仙 述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品仙的红烧肉
         李品仙的名字,大部分不太熟悉民国历史的人都不大知道。其实,这李品仙在当时的民国时期,确实还是一个大名人,大红人。
  李品仙(1890.4~1987.3),字鹤龄,广西苍梧人,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保定军校毕业,抗日战争中出任第11集团军总司令,在桂系中的排名仅在李宗仁、白崇禧之下。后又曾任第十战区总司令,民国政府安徽省政府主席。在他主政安徽,充任第十战区总司令的期间,李品仙可算得上一个一手遮天、叱咤风云的人物了!
  话说日本鬼子打通平汉铁路以后,豫皖边区以及大别山一带,就完全与大后方隔绝了。李品仙所属的国民党军队的补给出现了异常的困难。坐镇在大别山游击根据地的第1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也开始有点紧张起来。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部队打不过日本人,而是怕弟兄们没有东西吃。为了稳定军心,他立下一条规定,部队的弟兄们没有肉吃,党政军首要及工作人员也不准吃肉。每个星期只能打打牙祭、开荤一次。实际上,那时就是这些党政军及工作人员首要想吃肉,也没有地方有卖的。所以,李品仙的这一条规定,执行的难度也就不是那么困难了。大家也就乐得遵守这个命令不买肉吃。
  后来,那位国民党安徽省党部书记曹敏觉得,李品仙身为第十战区总司令,如果长期不吃肉,营养不足,将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也将会影响到大别山地区一带的战局和人民的安危。于是,就恳请李品仙特批允许他自己吃肉。有了省党部书记的恳请,李品仙也就半推半就,来了个“恭敬不如从命”。从此,李品仙的每一顿饭,就增加了一份红烧肉。虽和他同桌吃饭的经常是上十个人,但谁都不敢染指。有时,李品仙也会客气地夹上一片给同桌吃饭的同僚们,但要想吃上第二块,那就基本不可能了。
  李品仙吃红烧肉的事情,不久就在大别山一带传开了。不久,大别山一带的餐馆中,便增加了一个菜品,取名叫做“长官菜”。外来的顾客,初进馆子,不知原委,总要点上这份名曰“长官菜”的菜,觉得这一定是一份非常有特色的新菜。然而,送上桌子来以后才知道,这个美其名曰的“长官菜”,就是大家“嘴熟能详”的及其普通不过的红烧肉罢了。
民国桂系上将李品仙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品仙盗掘楚王墓亲历记
一、盗墓起因
  距安徽寿县60里处有个朱家集,在其东南约3里左右的地方,有个李三古堆。
  1932.当地发生了严重的灾荒,地方绅士认为,李三古堆绝不是个寻常的土堆,其中必有古物,都主张将那古堆开挖,如果能挖出古物卖得钱财,即可作为救灾之用。当地的联保主任和众保长等遂发动居民数百人前去开挖,果然挖出大大小小3000多件古物,大的每件重达数百斤,有的上面还有大小不同的浮雕的龙纹。把这些古物运到上海、南京出售时,经专家鉴定,才得知是楚怀王熊*(左边一个反犬旁,右边一个进出的“出”)墓中的古物。卖的钱财,都被专员、县长和联保主任和众保长等瓜分了。当时安徽省主席是陈调元,得知此事后,下令禁止开挖。这件事曾轰动一时,许多考古学家来到寿县实地考察。直到1935年,当地乡、保长们又派人偷偷地挖掘出数百件古物,但仍没挖到棺材。
  1938.冬,李品仙的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驻扎在寿县,所有寿县专区的军政事宜,统归他管辖。当时寿县专员马及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老蒋为了鼓励桂系出兵抗战,委任李宗仁为第五战区总司令兼安徽省主席,许多大小官吏都换成了桂系的人马),千方百计地讨好李品仙。他了解到李既贪财色又好玩古董,便投其所好,把挖掘楚怀王墓的经过向李汇报,并称李三古堆还有不少古物,应赶紧派人去挖。
  李品仙听马说后,遂和其参谋长何宣商议,决定先派我去查明情况,再做决定。
  俺当时在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任交际科长,对李的差遣,当然唯命是从。
  第二天俺就去到朱家集李三古堆勘察,只见那古堆已被挖成一个约十丈宽的大圈,周围因渗水已成了一个大濠塘,塘里水深约一丈多。当即向附近农民了解那古堆的情况,和马专员说的差不多。遂回到总部,将所了解到得实际情况向李品仙、何宣作了报告。李当场决定派我率三个运输连前去开挖,何宣恐我有所隐瞒,乃派他的副官、小同乡傅笃生同我前去,表面上是协助我,实际上是监视我。这在当时的社会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二、盗墓的经过
  我和傅笃生第三天就率领三个运输连到达了李三古堆,决定先将四周濠塘里的水车干,再动工开挖。第二天,向当地农家借了十多架水车,连续车了一个多月才将水车干。水车干后,濠塘里的泥土成了胶泥,无从下脚,只好爬到古堆顶上动工。挖了一丈多深时,见到下面的土层好像铁砂似的,非常坚硬。又挖了一尺多深,见到下面净是些像白泥一样的土,但绝不是普通的白泥,可能是人工制造过的:土的胶性很重,挖出时很软,经风吹干后相当的硬,用手指一捻,便成了粉末。
  坟墓周围约十丈宽、十多丈深,都是这种白泥。挖了约十多丈深后,才见到棺材。
  棺材的周围,有约三丈长两尺方的木条一百多根(8801:这个俺晓得,这叫“黄肠题凑”,王的墓才有,不过,有一年北京老山开挖疑似汉墓时,挖到了这种“黄肠题凑”,于是就大吹大叫起来,以为掘到宝了,结果就是一堆木头而已,桂系光挖出这些巨大的木条就很罕见了!)。刚挖出来时,木条都是软的,用手指一按,便有一个很深的指痕,经风吹后,便相当的坚硬,不太锋利的钢锯锯不断,不太锋利的斧子也砍不动。木条的颜色是板栗色的。它们堆成约两米高,排列成大小不同的十字方格。
  棺材放在木条中间的大方格内,周围很多小方格内,放有铜铎三十余个,每个重约二三斤。
  还有许多颜色鲜丽的红红绿绿的花石七十余块,每块长约八寸、宽约三寸、厚约一寸五分,象砖一样。花石的底面是纯白色的,石质又细又坚。
  还有几只大铜碗、大铜瓢和不知名的奇形怪状的古物二三十件。
  棺材前面有铜鼎三只,每只重约二三百斤,鼎脚铸有浮雕的龙头,鼎的四周也铸有浮雕的龙。
  棺材前的两侧有两只大台灯,是铜的,每只重约百余斤。
  棺材前的正中,放有一把铜宝剑,长约三尺,剑柄上也有浮雕的龙,擦去剑上的泥土,光彩仍然耀目,非普通宝剑所能比拟。
  还有颜色非常鲜艳的象圆球样的绿色的翡翠一个,直径约有一尺,已分裂成两大块,上面雕有花纹。
  所有铜鼎、铜铎、灯台等铜器中,均含有金子成分,晚间都发出点点星光。
  棺材是朱红色的,色泽鲜艳如新,长约九尺,高约三尺宽也约三尺左右,上面及四周都饰有浮雕的龙。
  棺材没有封钉,揭开盖,里面有头发一束,龙袍的形状和花纹仍存在,但手一提编成了粉末。全部骸骨已化成灰了。棺内周围是雪白色的,仍很鲜艳,没有变异。棺材只有内棺,没有外椁,重约三四百斤。
  将棺材及全部古物搬出后,我认为底下可能还有,又命士兵挖了约一丈深,并没有发现其它的古物,遂停止开挖。这一盗墓工程,共用了三个运输连的兵力,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结束。
  三、赃物的瓜分和李品仙的贪婪
  挖出古物后,我和傅笃生商量:“如果把古物完全上交给李总司令、何参谋长,咱们要想分得一点都不可能了,不如先留下一点,免得咱白辛苦一场....”。傅连连点头说:“邓科长说的极是,全凭科长主张!”遂拿出六个铜铎,每人分了三个。
  这些古物运到寿县集团军总部,李品仙、何宣非常喜欢,在商量如何瓜分时,何宣提出:除了要那副棺材外,别的东西只要1/3。其余的古物就全归李品仙占有,不出俺所料,一件也没分给俺和傅笃生。
  何宣把分得的古物,派傅笃生悉数押运回湖南益阳老家。李品仙则派参议黄少伯将所分赃物运去香港,收存在坚道第五号(或第八号,记不清了)它的住宅里。
  事后,李品仙受到各方面的指责,陈诚,方治等桂系的政敌,乘机对桂系大肆攻击,令桂系头目李宗仁、白崇禧深感难堪。李、白两人都曾打电报向李品仙责问,李品仙就命我把那两百多根木条运回广西。因木条太长,不便运输,遂将每条分锯为四段,从寿县经水道至正阳关、三尖河、息县、潢川直至信阳。到达信阳后,用火车转运回桂林,交给广西绥靖公署,存放在北门的铁佛寺。我便回十一集团军总部复命。
  那时集团军总部已移驻湖北枣阳,当我经过老河口时,去见李宗仁和白崇禧,我便把李品仙派我运送木条回广西的情况向他们做了汇报,李、白都责怪我为何事先不向他们报告。我回到枣阳见到李品仙时,把李、白的话转告了他,他听了只是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我留下的那三个铜铎,在抗战胜利后,有两个卖给了广西绥靖公署经理处科长孙梓坚和梁文彬,另一个卖给了广西银行董事长黄钟岳,每个铜铎卖了黄金三两左右。照此算来,李品仙和何宣所分得的那几百件古物,价值究竟多少,就很难估计了。
  盗挖楚王墓后,李品仙贪得无厌,又准备派我继续去朱家集附近盗掘古墓。但因当时日军已向距寿县60余里的田家庵、上窑一带进攻,正在于31军、48军激战。未几,寿县沦陷,李品仙、何宣继续盗掘古墓的野心遂无法实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