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2017-01-04 09:58:01|  分类: 清朝文臣武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荫桓(1837-1900) 清末大臣,字樵野,广东南海人。纳资为知县,几经升迁至道员光绪二年(1876年)权山东登莱青道。七年(1881年),授安徽徽宁池太广道。翌年,迁按察使。赏三品京堂,命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光绪十年(1884年),除太常寺少卿。十二(1886)年,除太常寺卿,转通政司副使。复值总署。累迁户部左侍郎。中日甲午战争中曾与邵友濂为全权大臣赴日谈判。1898年3月,协助李鸿章与俄国签订《旅大租地条约》。戊戌变法时,调任管理京师矿务、铁路总局,倾向变法。戊戌政变后遭弹劾充军新疆。1900年被杀。
        张荫桓年轻时就很有才干,富有冒险精神。第一次参加县试没考中秀才,便不再应试,而是埋头外语,研究洋务,另寻作官途径。二十一岁时捐钱买了知县官衔,入山东巡抚幕府掌管文秘,以识力过人、才大心细、究心世务、治事精密晋升为道员,升任安徽按察使。
         1884年(光绪十年),张荫桓被慈禧太后赏识,授三品卿衔,命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跻身京堂并居要职。次年被任命为特派出使美国、秘鲁、西班牙三国大臣,侨居华盛顿三年之久,办理华工被害案获得赔偿,对西方社会进行全面考察。回国后进呈反映出使记录的《三洲日记》,任命为总理衙门大臣,兼户部侍郎,赏加尚书衔,从此一身兼负外交、财政两大重任,成为清廷重要大臣之一。按照清制,像张荫桓这样不是科班出身,又没像左宗棠那样建立特殊功勋而居高位者非常少见,这主要是靠他的才干。他多才多艺,诗文自成一家,极为当时名流称赞,擅长作画,人称有冠世之才,而民间百姓传说他是不识字的文盲。
       1897年(二十三年),张荫桓代表中国赴伦敦参加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在位六十年庆典,之后又去了法国、德国、俄国、美国。他长期从事外交与洋务活动,有专权与纳贿的种种传闻,多遭弹劾,但都能化险为夷,安然无恙,这主要因为光绪帝的信任。他得以将比他小二十 岁的广东同乡康有为介绍给翁同龢,荐举给光绪帝。                      1898(二十四年),变法议起,荫桓与康有为“往还甚密”。京师设矿务铁路总局,被命主其事。
张荫桓多次出使外洋,了解欧美富强之理,每次归来都为皇上讲述,皇上感到受益良多,经常召见。变法前夕更是如此,仅在戊戌(即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三月,就连续七次召见。朝中守旧派大臣弹劾他蛊惑圣上,要求将他严谴禁锢。但这并未动摇光绪帝变法的决心和对张荫桓的信任。他于6月11日(四月二十三日)毅然颁布诏令,宣布变法,起用维新派人士。
        在103天的变法期间,张荫桓做了四件大事:一是为光绪帝与康梁维新派上下联系:二是主持铁路矿务总局;三是条陈新政建议;四是引领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会见光绪帝。为此慈禧深恨之。
        9月21日(八月六日),慈禧发动政变,宣布训政,捉拿张荫桓,准备处死。由于外国列强的干预,使张荫桓得免死。在谭嗣同等六君子被害的次日,9月29日(八月十四日),慈禧以“张荫桓居心巧诈,行踪诡秘,趋炎附势,反复无常”等空洞无实的罪名,下令将他“发往新疆,交该巡抚严加管束”。他在第二天即被押解上路。
          八国联军武装入侵的前夕,慈禧向列强宣战又求和,把怨恨倾泄到对开战有异议的大臣身上,处死五大臣之前,先想到曾长期与列强打交道的张荫桓,下令在戍所处死。张荫桓于1900年7月31日(二十六年七月六日)被杀,时年六十四岁。是继六君子之后为变法捐躯的又一人,也是参与变法的朝廷大员中的惟一殉难者。尸棺暂厝于红山下,次年春,由其子垲征将灵柩运回佛山安葬。在美英驻华公使照会下,慈禧为张荫桓平反,恢复官职。
       说到中国近代史上的戊戌维新运动,人们总要谈起康有为、梁启超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等人,而往往忽视了张荫桓,实际上他是其中的重要人物之一。为此,他在戊戌政变之际被革职流放新疆,又被杀害。主要是康有为在政变后故意淡化他与张荫桓的密切关系,宣传帝师翁同龢荐举康有为,以争取世人对其保皇活动的支持,造成人们忽视张荫桓与戊戌维新的关系,致使他在晚年悄然消失后,一直湮没无闻。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流放新疆
        关于张荫桓流放新疆的情况,清末官方史书极少记载,我们只能从他的《铁画楼诗钞》中的《荷戈集》里可略知点滴。他出嘉峪关时租赁了一辆四马带篷高轴大车,铺上卧具,备上食物,昼夜可行。在哈密受到哈密王沙木胡索特的热情款待,并品尝了“窖藏秋蒂斑如花”的著名特产哈密瓜。他久任清朝使臣,遍历欧美各国,可谓见多识广,却对哈密瓜赞不绝口:“欧罗巴洲诩奇产,持较哈密谁比数?”还有诗《哈密谒左文襄公祠》:“崇祠香火彻青霄,万里花门挞伐遥。冰雪极天曾驻节,山河如旧此回镳。”对左宗棠驻节哈密,指挥收复新疆,为中华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给予高度赞扬。
        1899年4月1日(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张荫桓抵达新疆省城迪化(今乌鲁木齐市),租住直奉义园院内(原红山宾馆,现新世纪大厦一带),隔乌鲁木齐河与鉴湖相望。许是思念被囚禁瀛台的光绪帝,许是企冀流放待遇有所好转,他在夏秋之际捐修了鉴湖中的鉴湖亭。
        来年春天,他有诗《春分》:“暮市酒旗谁是客?北门锁钥尚屯营。阴山雪尽开真面,时见峰峦拥百城。”诗用白描手法,简洁勾勒出清末乌鲁木齐的风貌。北门锁钥既比喻乌鲁木齐为北方重镇,又实指迪化城北门外屯兵驻防。阴山即天山,元代人常称新疆的天山为阴山。春天积雪消融,晴空澄澈,博格达峰下的乌鲁木齐,别有一番边塞风光。
        清明时节,他出北门为两广乡人扫墓,赋诗:“忧时倍触泷阡泪,去国惟期社稷安。”他忧国伤时,不禁潸然泪下,身在边疆流放之中,心却在祝愿国泰民安。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赴日交涉
         1894年8月,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清军海陆接连败北,辽东、辽南诸城镇先后陷敌。清廷不得已向日本遣使乞和。1895年1月5日,那拉氏特降谕旨:派张荫桓、邵友濂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会商事件,所有应议各节,凡日本所请,均著随时电奏,候旨遵行。”六日,张荫桓出京,十三日到上海与邵友濂会晤。十六日,率随员自上海出发,二十九日抵长崎,三十一日到达广岛。
        中国议和使节赴日前,日本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和外务大臣陆奥宗光根据当时的战争形,认为和谈“十之八九,不能达成协议”,决定在中国代表的“全权”问题上寻找借口,破坏谈判。
       二月—日,中日两国全权代表在广岛县厅举行第一次会晤。首先互相检阅对方的全权证书。张萌桓等所持证书虽明确载有“全权”字样,但日方代表却硬说中国代表“全权不足”,拒绝谈判,要求书面答复。
        二月二日,张荫桓等首先以书面照会日本代表。指出:“本大臣系蒙该国大皇帝畀以讲和缔结会商条款署名画押之全权,至所议各条款,以期迅速办理,自应电奏该国,请旨订期画押,再将所议约本赍回中国,恭候大皇帝亲加批阅,果系妥善,批准施行”。
        当天下午四时,双方代表在广岛县厅举行第二次会晤。伊藤博文首先在会上大放厥词,公然违反国际外交准则,大肆攻击中国政府不讲求“敦睦邻邦之道”,不遵守“公明信实二者”。并断然表示:日本政府“对于未合全权定义之中国钦差大臣,决不与之举行一切谈判”。伊藤演说毕,陆奥宗光立即取出事先难备好的备忘录,向中国代表宣读,宣布“此次谈判至此停止”。
        中国代表张荫桓等对日方的无理挑剔,进行了据理驳辩。指出此行奉有全权与日方相同。并声明,如日方认为敕谕有不完备之处,可电请该国政府补正。但决心以“全权不足’为借口,行破坏和谈之实的日方代表坚不同意,谈判被迫停止。
        日方代表悍然破坏谈判后,又以广岛为军事重池,不准敌方人员滞留为由,要求张荫桓等早日离境。二月五日,日本政府通过强迫手段将中国代表逐往长崎。张荫桓等到长崎后,通过美国驻日使馆致电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向总理衙门转告被拒情形。清政府害怕谈判破裂,电令张荫桓等暂留长崎,幻想补加全权手续后,再与日方恢复谈判。六日,那拉氏在养心殿召集军机大臣会议,决定修改国书,添定约画押字样,再托田贝经美国驻日公使谭思转达日本政府。电文重申中国全权大臣之委任状中,“已有‘全权’之语,故认为完全可以缔结条约并画押。……但日本对该委任状之效力如有疑义,中国不妨更改。可在委任状中记明:全权大臣可在经两国全权大臣所议定的条约上签字,以及该条约在批准交换以前,须经皇帝之认可,然后方可发生效力等事项。并可将此已加修改之委任状寄送张、邵二使,递交日该国当局。”
         但日方破坏谈判之意已决,无可挽回。八日,日本政府以“若尚候敕书己来不及”为借口,通过美使转告清政府说:“若中国政府果有诚意希求和平,派遣位高望重,携有正式全权委任状之全权委员前来日本时,日本政府在任何时期均可同意重开和谈。但对一度谈判不协调的此次使节尚留日本等待该国政府的训令,则不能应允。”和谈既已无可挽回,张荫桓等一行乃被迫于二月十日由长崎回国。明年,奉命与日本驻华公使林董“赓续商约,荫桓力争优待利益、征收税则二事,成通商行船二十九款”。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如按清朝惯例,担任“京朝九列清班”的汉族官员,必须是科甲出身。而张荫桓出身杂流,却能例外。他锋芒毕露,任性使气,却照样儿能升任侍郎。任上虽遭到四次弹劾,却只是和六个人一起撤职。
飞一般的官运亨通
  晚清的中央政坛,数广东籍大人物,张荫桓官职不为最高,真正的权势却相当显赫。张家原住新会小范里,先辈迁到佛山经商。张荫桓长大读书,三十而立还没取得功名,远走山东济南依舅父李宗岱观察谋出路。同治年间可以花钱捐官,舅父替他捐了个有名无实的“知县”。同治三年(1862),有一次山东巡抚阎敬铭让李宗岱找高手替他起草一份文件。别人起草的他都不满意,却看中了张荫桓起草的一稿。于是张荫桓得入阎敬铭幕,受命处理西方教案,深得阎抚赏识。丁宝桢接任山东巡抚,提拔他为“候补道”,派往湖北深造洋务。回山东任“权登青道”——— 权,还不是正任。光绪五年(1884)到安徽正任“宁池太广道”。过了年升任安徽按察使。光绪十年阎敬铭奉旨入朝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推荐张荫桓“堪任洋务大臣”,他奉调进京出任“以三品衔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1884年的中法战争,中国取得谅山大捷,法国急欲求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派张荫桓“会同办理签订中法越南条约和划界事宜”,张荫桓办事得力,从此走上飞一般的官运享通之路。
  如按清朝惯例,担任“京朝九列清班”的汉族官员,必须是科甲出身。而张荫桓出身杂流,却能例外。他锋芒毕露,任性使气,却照样儿能升任侍郎。任上虽遭到四次弹劾,却只是和六个人一起撤职。转任直隶“大顺广道”,再由李鸿章推荐以“三四品京堂候补”,先后出任驻美、日、秘鲁公使,回国后又“超折侍郎”,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他遍任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吏部六部侍郎,实属少见。
  张荫桓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表现出色,据时人笔记,两代帝师、军机大臣、户部尚书翁同龢对他评价极高:
  张荫桓在总署多年,尤练达外事。翁常熟当国时,倚之直如左右手,凡事必咨而后行。每日手函往复,动至三五次。翁名辈远在张上,而函中乃署称“吾兄”、“我兄”,有时竟称“吾师”,其推崇倾倒,殆已臻于极地。今张氏袖辑此项手札,多至数十巨册,现尚有八册存余处……每至晚间,则以专足送一巨封来。凡是日经办奏书文牍,均在其内,必一一经其寓目审定而后发布。(《庚子西狩从谈》)
  又据祁景颐《鹆谷亭随笔》记载,李鸿章对张荫桓也如是:凡遇交涉,必使侍郎同为处理……在总署亦唯张氏之言是从。
  戊戌变法穿针引线
  其实张荫桓身上最大的谜,还是在戊戌变法中他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戊戌变法失败,张萌桓在八月九日(新历9月24日)和维新党人一起被逮捕。八月十四日(9月29日)有以光绪皇帝名义发布“上谕”:
  已革户部左侍郎张荫桓,居心巧诈,行踪诡秘,趋炎附势,反复无常,着发往新疆,交该抚严加管束。沿途经过地方,着各该督抚等,派妥员押卸,勿稍疏虞。
  这好像是说,经过审査,张荫桓和戊戌变法没有什么瓜葛。亦即再次证明八月十一日(9月26日)的“上谕”所言完全正确,即:其张荫桓屡经被人参责,声名甚劣,唯尚非康有为之党。李鸿章也说张荫桓非康有为一党。
  真相呢?梁启超《戊戌政变记》、《戊戌政变记本末》,恭维翁同龢如何为他们引见传递,在张荫桓的亲笔《戊戌日记》里白纸黑字可见,如:
  正月初三日丁亥……约康长素来,未见……初八日壬辰……晚饮润苔宅,杜奂民、康长素、关咏琴作主人……
  三月初三日丙辰……代递康有为条陈……
  六月十三日乙未……军机处、总署会议康长素条陈变法……长素今日具折谢恩。
  长素是康有为的字。直到八月十六日变法维新失败,缇骑数十围张荫桓宅,也是到他家捉康有为,以至把他家一位亲戚误当康有为捉去。
  苏继祖《清廷戊戌朝变法记》中也作如是说:手谕不时下颁,说帖时有进呈。南海张侍郎曾代传二三次,皆笔墨所不能表达者。
  当年和康有为一起被光绪皇帝召见的张元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他还健在,他曾在《新建设》杂志上发表《戊戌政变的回忆》,也说对维新党人最热心的是张荫桓。
  而再看翁同龢《翁文恭公日记》中有关戊戌政变的记载:
  四月初七日……上命臣:“康有为所进书,令再写一份递进。”臣对:“与康不往来。”上问:“何也?”对以:“此人居心叵测。”曰:“前此何以不说?”对:“近见其《孔子变制考》知之……”初八日……上又问康书。臣对如昨。上怒诘责。臣对:“传总署令进。”上不允。必欲臣诣张荫桓传知。臣曰:“张某日日进见,何不面谕?”上仍不允,退乃传知张君……
  还可以看他在戊戌变法失败后十一月的另两则日记:
  初十日……康之弟子梁启超卓如来,未见……二十一日……《新闻报》纪十八日谕旨:严拿康梁二逆,并及康有为翁同龢极荐,有“其才倍于臣”之语。伏读悚惕!窃念康逆进身之日,已微臣去国之后,且屡陈此人居心叵测,臣不敢与往来。上索其书至再至三,卒传由张荫桓转索送至,军机同僚公封递上,不知书中所言何也。厥后臣若在列,必不任此逆猖狂至此。而转因此获罪,唯有自艾而已!
  光绪对其倚重非常
  光绪皇帝到底是戊戌变法的核心人物,或可再从张荫桓与光绪皇帝的关系这个视角,再来看看张荫桓与戊戌变法。张荫桓的《戊戌日记》,从这年的农历正月初一(1898年1月22日)写到七月初六(8月22日),即被捕前32天。从中可见这最关键的大半年里,张荫桓除了例行朝见,还有24次被单独召见议事。在张荫桓病休期间,光绪皇帝也是派专人传谕,仍时而和张荫桓商量诸事:
  正月初九日,上看版后,召问德国事,英俄借款,昨日各使到署贺年情形。跪对三刻。二十一日,蒙召问德国亲王来华事,跪对两刻余。
  二月初七日,及进见。(内容密而不记,下同)
  三月初一日,上谕:“荫桓有办法么?”当奏言:“容通筹妥当,请旨遵行”……初二日,果蒙召见。仍赐垫。询俄事及德亲王到京接待之仪。初六日,昨蒙恩兼署吏右(指吏部右侍郎),诣颐和园谢恩。初十日,召见,跪对三刻。十四日,上召见,述懿旨,跪对四刻。十八日,蒙召见,跪对三刻。上述太后旨:即日巳初召见。旋由德和园诣乐寿堂,跪对四刻。二十八日,蒙召对约两刻。
  闰三月初十日,蒙召问昨日海靖商论典礼。二十七日,奉旨:张荫桓带班。法使至。
  四月二十六日,奉旨赏李鸿章、张荫桓一等第三宝星。
  五月初一日,蒙召对三刻。初六日,及入见,上询:“已阅过否?”徐奏言:“阅过。总是奉职无状,辜负朝廷,乞恩治罪罢斥。”上不答。徐奏言:“胶澳事,奉派与翁同龢同办;旅大事,奉派与李鸿章同办;措款与敬信、翁同龢办。奉旨专办只日本商约一事。”上听毕,问廖寿恒:“昨天在太后面前说他一人经办。何以今日不说?你们什么事不管,问起来绝不知道,推给一人挨骂……”上又诘廖寿恒:“昨天太后前说他行踪诡秘。到底如何诡秘?今日为什么不说?”上顾礼邸:“你传旨张荫桓不必忧虑……”十六日,蒙召见,跪对三刻,沥陈近状,仰荷圣慈。二十日,诣文华殿觐见。
  后者如:
  六月十六日,总办代递谢折。奉旨:知道了。十九日,仲山来传旨:令拟朝鲜国书。二十一日,昨稿交封。折阅,奉朱笔四字。二十二日,王夔翁来传旨:交阅芦汉铁路(借款合同)。二十三日,春舫来言枢堂传旨:赏假十日。上谕:“索性叫他续假十日,花衣再出”。明日递折。
  七月初五日,进殿跪安免冠。陈谢毕,趋御案。承询病状,具陈。上复问朝鲜国书。复奏陈矿路局事(张荫桓奉旨专理“时政最要关键”矿物铁路总局事),及比利时借款合同。又及鄂督(张之洞)《劝学篇》、《明纲篇)。已三刻矣。初六日,仲山传旨:令照昨递说帖速办进。
  从张荫桓日记可以看出,光绪皇帝十分倚重张荫桓。
  至于他五月初六日记中简略写到的廖寿恒向慈禧太后诬告他的诸事,史实如下:
  英俄借款。那是恭亲王弈䜣、庆亲王奕劻、翁同龢与各部“十堂”共议,要向英德各借白银一万万两。英国要胁:“借俄不借英,则索三项利益。”后来按张荫桓主张,英俄都不借,发行“昭信股票”,是中国最早的股票。
  英德借款。这是翁同龢要借,签合同李鸿章在场,恭亲王奕䜣事前知道。张荫桓是奉命游说英国佬赫德,促成其事。拿国家利益对赫德封官许愿收卖,也不是他权限可定的事。
  胶州湾、旅顺和大连租借给德国、俄国。当时胶州已经在德军占领下,租也得租不租也得租。日记中有记张荫桓是“奉派偕合肥(李鸿章)与德使画押”。他不必签字,他庆幸“余获免,亦意外之幸”。亦可见日记:“总办送来军机交片,余与傅相(李鸿章)奉派与俄使面议”租借旅顺、大连事。“余言合肥:‘以奉派俄事,毁我二人而已。’合肥云:‘同归于尽,何毁之意云!’”我方俄文译官萨恩图呈交的旅大租借图上,误把金州厅画入旅大租界范围。日记有记还是他发现后为“金州不划入俄租借,极费力而定”。可见他大处无奈,小处还在能争必争。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外交压力救张一命
  维新党人捉住的一个个处死,张荫桓那么下力支持戊戌变法,反被“上谕”和李鸿章说成他与维新党人没有关系,只发配新疆而没有处死。这是为什么?想解开这个谜,只要引几则外国公使的电报、信函之类也就不难明白。
  如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在1898年9月致英国外交大臣的一封信函中写道:
  25日传说张荫桓于当天晚上或次日早晨被处决。我认为应立刻向清廷要求慎重考虑对于张荫桓的惩罚。25日下午很晚才得到消息,因此我立即行动。暗自揣度西太后在这个问题上必定和李鸿章商量,于是我写了一封信给李,指出这种突然处刑带有恐怖色彩;同时,匆忙秘密地处决像张荫桓这样一位在西方各国很闻名的高级官吏,将引起很坏的结果。我请李尽他的权力所及阻止这种匆忙行动。结尾说,我之所以向他请求,因为他是目下北京唯一懂得洋务的政治家,因此他定能看出这种迫急的行刑将给予西方人士一种凶暴的印象。(李鸿章复信保证“绝不匆忙行刑”,窦纳德才复告)本月26日发出一道诏谕……宣告张荫桓与康有为无关,只责骂他品行……
  日本外交高官林权助《谈谈我的七十年》中也说:张荫桓被捕之际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正在访华,窦纳德写信请他要求伊藤博文也替张荫桓说项。伊藤博文让林权助打他的旗号去找李鸿章,林、李有过这样的对话:
  “张荫桓被判死刑的事,英国公使已写信告诉我。不知有什么救他的办法没有?”“你知道的,这人原是我的部属,背叛了我,现在变成我的敌人。明天那么早的事,我一点办法没有。”“不过若是把张荫桓杀了,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突发事件!”“什么事件?”“列国的干涉!”“惹得出那么麻烦的事么?”“不能断言。若不然,总是问题。伊藤公对此也非常关心。”“明天那么早,你让我怎么办?”“你知道军机大臣荣禄早晨四五点钟朝参,如果你给他写封信,破晓前就可以传达到皇太后耳朵里。”“好。就这样办吧。”
  第二天早晨,张荫桓果然免了死刑。很明显,清廷是在列强的外交压力下,不得已才免除张荫桓的死刑。而为了顾全面子,只好说张荫桓“唯尚非康有为之党”,只是“居心叵测,行踪诡秘,反复无常,着发往新疆……”
  光绪二十七年(1900年),义和团运动蜂起。新疆巡抚陶模奏请赦逐臣。朝中皇族大员载漪怕张荫桓获赦,矫旨下令将他处斩于新疆戍所。次年张荫桓即“复官”。但是人已为鬼,复什么官?倒是落得《清史稿》上有张荫桓列传,不过依然避谈他戊戌维新中事。
戊戌变法的幕后功臣张荫桓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荫桓竟送奇葩礼物讽刺慈禧不配做正妻
       我们经常看一些电视剧里面的官员或是后宫之人,为了可以得到皇帝的宠爱经常是想尽办法给皇帝或是皇帝身边的人送礼,虽然都是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但是在古代的历史中,却有靠着送礼一步登天的官员。但是也有送错礼一辈子不得宠的人。
  晚清年间出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太后——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在位时基本是手握大权,国家的大事小事都是这位太后做主,所以很多官员想要实行一些事情的时候免不了要给这位太后多送送礼。一位名叫张荫桓的大臣也是如此。这位张荫桓在晚清年间也是荣宠很盛,一直深受慈禧太后的喜爱,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大臣很会说话,经常逗得太后开心的不行,而且张荫桓还有一项获得宠爱的法宝,那就是时不时的给太后送一些新奇的小玩意。
  话说那次大臣张荫桓得了一个美差去到西洋公干。去了这么稀奇的城市他当然忘不了要给自己的上司慈禧太后带上礼物。这一次他花重金在当时的巴黎买了一颗非常名贵的绿宝石,回朝之后献给了慈禧太后,这中间自然是少不了大肆鼓吹,哄的太后又是一顿赏赐。
        但是张荫桓百密一疏,过于得意,忘了给太后身边的太监李莲英也备上一份礼,说起这李莲英,那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凭借着一肚子的心思和对慈禧太后的了解,一直以来在太后面前乃至朝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张荫桓以为自己只要讨好太后,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用过问,于是就忽略了给太后身边这位红人送上一份礼。
  这么一个小小的忽略却给张荫桓带来的大灾难,慈禧太后得了这么一件稀奇玩意儿之后是天天把玩,时时刻刻都拿在手里。在晚清年间,纯粹的绿宝石非常少见,慈禧太后对这件精美的奢侈品喜欢的不行。但是被忽略的李莲英心里却十分不痛快,这一日,慈禧又在把玩那件绿宝石,李莲英在慈禧赞叹宝石颜色翠绿漂亮时接了一句:“真难为张荫桓想的周全,难道咱们就不配用红宝石?”在古代的传统习俗中正妻穿红色,但是作为妾只能穿绿色,而没有机会当上皇后一直都是慈禧太后最大的忌讳和心病,这么被一说慈禧勃然大怒。从此张荫桓也彻底失去了恩宠,所以说送礼也要送对,不然可是会出大事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