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抗日名将王汝起  

2017-01-29 14:25:18|  分类: 英烈志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名将王汝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王汝起,曾用名王坚,1905年生于山东省黄县王家茧坡,父亲是织布工人,虽有手艺却难以养家糊口。在黑暗的旧社会,王汝起也同无数的贫苦子弟一样,虽然到了读书年龄,但没钱进校求学。他七、八岁时,就开始帮助家里种地,十二、三岁,就去给地主家放猪、放牛。后来因其父被解雇失业,再加上连年灾荒,捐税如麻,使得他家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困苦。
        1923年,他的家乡发生特大水灾,哀鸿遍野。全家只好背井离乡,逃荒来到黑龙江省,在宁安县长岭子落了户。在那里,他们刨了两垧荒地,生活才算有了一丝希望。这时王汝起暗下决心,一定要凭自己浑身力气和一手好庄稼活,干出个好日子来。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第二年占领了宁安县。侵略者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王汝起创建家业的理想也随之破灭了。有一天,他父亲借别人家的马车去卖柴,走到半路遇上日军抓车,马惊了,把他父亲轧死在车下。国难家仇接踵而来,更加激起王汝起对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他满怀强烈的爱国心情和复仇愿望,决心为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而战斗到底。
        王汝起没有文化,没打过仗,但在组织队伍是却是很有心计的。最初,他利用传统的农民结社的方法,走亲访友,组织农民。1932年秋,他在宁安西北区,组织了几十人的“红枪会”。他向会员们宣传说,只要抗日心诚,不怕死,就一定会赶跑日本军。以此,来鼓舞会员们的抗日斗志。
        队伍组织起来以后主要问题是没有枪,开始一支枪也没有。所谓的武器,只是一些大刀、扎枪等。后来,王汝起在阎家油房弄来一个二人抬的土炮和一个洋炮。他带领队伍,以仅有的土炮和洋炮,先缴了本村自卫团的械,从而获得了一些枪支。有了枪,他们心里有了底,胆子也就壮起来了。因此,他们开始想找日军较量较量。正好有一部分日军在南湖头修筑铁路。王汝起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决定去打这秋日本侵略军。但他又想,日军枪械精锐,气焰嚣张,用土枪土炮取得胜利是不容易的。于是,他决定以智取胜。他指挥队伍先悄悄地包围了敌人,然后突然放响土炮。土炮一响,日军惊恐万状,都趴在地下不敢抬头。这时,王汝起趁机带领队伍猛冲上去。敌人被这突然袭击打得措手不及,乱了阵脚,纷纷溃败。七个日军被打死,会员们却无一伤亡。同日军首次交战取得了胜利,使王汝起和会员们十分振奋。接着他又带队截击了敌人的汽车、攻打了宁安县城,在由敦化去图们的铁路线上,还伏击了日本列车。他们打死了不少日本兵,缴获了十多支枪,还活捉了敌军五人。一连串的胜利,使“红枪会”威名远震。这以后,很多有志抗日之士,都纷纷前来投靠,队伍很快发展到五百多人。
       这时,东北人民的抗日武装斗争如燎原烈火,燃遍白山黑水。面对这大好形势,王汝起感到单靠“红枪会”是不能赶走强大的日本侵略军的,只有组成强大的抗日武装力量,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于是,1933年他率领“红枪会”加入了救国军第三旅,编为第八团。他任团长,率队活动在以镜泊湖为中心的宁安、敦化、额木等地,不断地打击日军。不久,由于艰苦的环境和日军的残酷“讨伐”,救国军先后溃散。一些自发参加救国军的队伍,有的投降,有的解散,有的占山为匪。但是,王汝起没有被吓倒,仍然带领队伍坚持着反日斗争。正当王汝起孤军作占、四处无援时,1934年2月,党领导的绥宁反日同盟军组成,王汝起如鱼得水,率领队伍加入了同盟军。在同盟军领导下活动在吉东、东满等地。1935年2月,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成立,王汝起所率部队被编为第一师第三团,他任团长。从此,他在党的直接领导下,走上了新的抗日救国道路。
      在党的领导教育下,王汝起的眼界大为开阔,思想发生了质的变化。过去他认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只要有一支强大的抗日队伍就一定能赶走侵略者。但是,究竟怎样组织强大的队伍,用什么方法去救中国,这些他还是不清楚的。是党的人才济济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给他指出了一条广阔的抗日道路。他看到了党不仅重视各种抗日武装,而且非常重视组织抗日民众,这样就使抗日斗争有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他看到了一种崭新的方法去组织领导抗日队伍,用革命的理论教育干部和士兵,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他看到了党不只是领导着民族的抗日斗争,同时也是领导着一场解除亿万人民身上枷锁的深刻革命。这使他渐渐地认识到,在共产党人的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才是抗日胜利的真正希望。从此,他开始信仰马列主义,拥护党的主张,渴望自己能够早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从这以后,他开始学着用党的主张和思想建设队伍,强调服从党的领导,教育战士们严守组织纪律。同时,他还用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同战士们衣食平等,同甘共苦。经过党的领导和教育,王汝起和他所带领的队伍,从思想上和组织上都有了一个新的转变,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1935年4月,他率队在庙岭击溃了数倍于我的日伪军,击毙日军七名,打伤十二名,获枪七支。仅一年时间,他率领队伍与日军激战数次,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在抗日斗争中,王汝起沿着党指引的道路,由一个普通的农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坚强的革命战士。1935年冬,王汝起同志经团政委伊俊山同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坚定地向党表示,要“为民族解放流尽最后一滴血”。
       王汝起同志入党后,更加努力地为党工作。他没念过书,不识字,党的文件看不懂,计划、报告也不会写,这给他带来很大困难。因此,他下决心学习文化。他身上总是带着纸和笔,不论是行军途中还是作战间隙,只要一有空就读,就写,并且虚心向别人请教,不耻下问。经过一年多的学习,他掌握了二千多字,能够写简单的作战计划和工作报告,可以阅读文件和书报了。这以后,在党的文件和革命书刊的启发引导下,他的思想境界更加开阔,如登高山之巅,看得更高更远了。
       为了更好地为党工作,一心一意地进行抗日活动,他把爱人和孩子送回山东老家。同时,他又动员自己的二弟参加了抗日联军。
      王汝起同志,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自觉地、坚定地维护党的利益。1936年冬,一天,王汝起带领三十多人去执行任务,队伍行至洋草沟,天刚蒙蒙亮,村里自卫团看不清我方是什么队伍,顿时慌乱起来。自卫团先开了枪,不幸王汝起的二弟中弹牺牲。王汝起万分悲痛。当自卫团认出是王汝起带领的抗日队伍时,便马上停了火,自卫团长跑到王汝起跟前慌忙道歉,说他们不知道是抗日的队伍,错把王汝起他们当成了土匪。战士们胸中燃起为王汝起二弟报仇的怒火,举枪非要击毙自卫团两个人不可。这时,王汝起满怀悲痛心情,上前制止住了战士们。他知道,自卫团是党要争取的对象。他从维护党的反日统一战线政策出发,说服了自己的战士。他向战士们讲:“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就一下少了三个中国人,减少了抗日力量。”接着他向自卫团宣传党的抗日方针,劝他们协同抗日联军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他的这一行动,对自卫团的士兵教育很大。他们看到王汝起这个抗日联军的团长,为了抗日不计私仇,都深受感动。一些人表示坚决打击日本侵略者,有的人当即要求参加了抗日联军。这件事,在队伍中影响很大,同志们都钦佩他那种顾全大局,时时处处以党的利益为重的高尚品德。
       1935年开始,日军对宁安地区的统治更加残酷了,在军事上采取了长期的不间断的“讨伐”,大批“讨伐”队经常活动在游击区和交通要道,对抗联部队进行大规模的进攻;在经济上实行封锁政策,不准群众给我军送衣送粮,不许商店多卖一尺布、一斤盐;在宁安各村屯以抓“共产党”和“反满抗日分子”为名,大肆捕人;还强迫各村百姓修筑集团部落,在各地实行空前的白色恐怖,妄图使我军处在无衣无食、无处住的情况下,困死在山里。在这种形势下根据吉东特委的提议和1935年游击活动的经验,1936年1月20日五军党委特别会议决定:五军主力部队向中东铁路道北转移。王汝起同志率三团同军部一起,为侧应、掩护一、二师主力部队向道北转移行动,在道南加紧活动。4月间破坏了宁安卧龙屯集团部落,并将马莲河自卫团缴械,得步枪四十余支。枪毙了叛徒苗德才和花特务。5月间在宁字烟筒沟伏击了伪森林警察队。6月在三道河子缴了伪军一个连,得步枪百余支。轻机枪两挺,子弹四万余发。然后在王效明等同志率领下开始向道北转移。8月间到达牡丹江地区。三团在王汝起、伊俊山同志率领下,9月从牡丹江南岸过江北,在当地群众和反日山林队协助下,在贝家烧锅、大洼、洋草沟等处与日军接触,给敌人以打击。9月末又与由五虎村横渡牡丹江的二军二师五团返回宁安地区共同活动,进出于海林西北各地。
      1937年2月以后,除道南部分留守部队外,五军各部队先后都集结在牡丹江地区。4月间王汝起同志率三团和方振声团长率领的二军二师五团一起,从道南来到牡丹江地区三道通。在整顿队伍之后,王汝起同志调任五军二师副师长。他同师长王光宇同志一起,率领五军二师四、五团活动在依兰、桦川、富锦、宝清、同江等县,与日伪军进行英勇的战斗。
        1938年1月,为了加强抗联七军的领导力量,将王汝起同志调到七军,任一师师长。这时,七军在日军奸细的离间破坏下,二团部分人产生了动摇;二师师长邹其昌也勾结日本特务企图叛变。王汝起到七军一师后,经过调查研究,马上着手整顿队伍。他不断教育干部和战士,帮助大家坚定抗日信心,努力清除军队中的动摇情绪。同时,他在生活上关心战士们,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在他的努力下,一师很快地扭转了局面,使全师士气为之大振。与此同时,他同二师师长邹其昌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粉碎了他们叛变阴谋,并帮助二师整顿了队伍。从而,巩固、加强了抗联七军这支抗日武装力量。
        1939年3月,七军党委于虎林土顶子召开会议,王汝起被选为军党委候补委员。这时,日军加紧进行归屯并户和经济封锁,断绝我军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和经济来源,企图把我军消灭在他们包围圈中。敌人的这些毒辣手段,使抗日联军所处环境更加艰苦起来。当时,部队遇到的突出问题是没有粮吃。为此,王汝起分析了当时的形势,经过周密的研究,决定冲出敌人的包围,到抚远地区开辟新的游击区,以解决吃粮给养问题。他亲自率领一师部分队伍,向抚远、同江等地挺进。队伍开到窝通,首先打下窝通警察所,接着攻进果夫镇,尔后又袭击了敌人的交通船。这接连不断的胜利,使敌人大为惊恐,马上派出大批兵力前来“围剿”。敌兵驻扎在杨木林子。王汝起带领队伍住在距敌十来里路的一个小村庄,密切的监视着敌人的动向,敌人有一百多人,而我军只及敌人的一半。王汝起通过向群众了解,掌握了敌人的情况,决定利用敌人的麻痹思想以少胜多。一天夜里,王汝起带领队伍突然攻进杨木林子,使熟睡惊醒了的敌人慌恐万状,乱作一团。王汝起乘此机会,指挥战士们勇猛冲杀,很快就把这股敌人全部消灭了。缴获了五十多支步枪,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杨木林子战斗刚刚结束,王汝又带队去攻打抚远县的抓吉镇。抓吉镇三面环水,只有一条路能通镇里,镇内敌人兵力又较集中,再加上敌人兵力部署和地理情况不熟,硬攻是很困难的。王汝起先把队伍带到离镇三十多里地的一个村子里住下,然后边向群众了解情况,边和同志们研究作战方案。群众反映抓吉镇周围水大,经常出现大雾。这对王汝起启发很大,他想利用大雾作掩护,把战士们悄悄带到城下,然后突然攻城,使敌人措手不及,这样就会减少攻城的困难。于是,他决定借雾打抓吉镇。一天早晨,大雾弥漫,远山近树都被遮住,这是攻城的好时机。王汝起集合队伍马上出发,直奔抓吉镇。可是,当队伍走到半路时,大雾却消散了。这时离城只有十多里路,很容易被敌人发现。怎么办,是进是退?大家都焦急地看着王汝起。王汝起思考一下,立即选出二十多个小伙子组成“奋勇队”,换上伪军服装,高举着满洲国旗,向抓吉镇大摇大摆地走去。王汝起带着队伍顺利地进了城,直奔警察所。愚蠢的敌人丝毫没有发觉,直到手中的枪被缴去的时候,才发现上了当。但是已经晚了,三十多个警察全被缴械,而两个日本兵被打死。抓吉镇就这样巧妙地拿下来了。
       这些胜利,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他们冲破敌人封锁,送衣送粮,支援抗联队伍。敌人“围剿”我军的计划遭到再次破产。
        王汝起到七军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率领一师的全体战士,在日伪军残酷的“围剿”面前,顽强作战,英勇斗争,转战于饶河、虎林、抚远、同江、富锦、宝清等地,进行了无数次战斗,狠狠地打击了敌人。
        1940年春,抗联七军改编了东北抗联第二路军第二支队,王汝起任支队长。从此,王汝起和政委王效明带领二支队全体战士,在敌人严密封锁、军需供应几乎断绝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以顽强的革命精神,转战于乌苏里江左岸,穿插在完达山脉之间,继续进行艰苦的抗日斗争。
        同年3月21日,王汝起率领四十余名战士前往大带河袭击日伪军伐木场。战斗前,他选择了有利地形,做好了战斗准备。战斗一打响,王汝起奋不顾身,率领队伍英勇杀敌。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天,数倍于我的日伪军死伤惨重,我方还缴获了两挺轻机枪。但是,就在战斗接近胜利的时候,王汝起不幸中弹,壮烈牺牲。
         战士们含着热泪,把烈士掩埋在战地的山坡上。全支队干部和战士都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同志、好领导而万分悲痛,人们深切怀念王汝起同志。在部队印发的《哀悼王汝起同志》一文中写道:
        “我们全体将士及饶河一带之民众听说王师长阵亡,没有人不痛惜我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他是一个智能双全的抗日战将,他是一个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他作战非常勇敢,什么时候都是站在最前线上,他领导了无数次之胜利战斗。然而他如今已牺牲了;这不能不是东北抗日的一大损失。”“王汝起虽死,但他的事业,在中华民族解放运动的历史上,是永久光芒万丈,永垂不朽的。”
    是的,王汝起烈士同千万革命先烈一样,用鲜血浇灌了中华大地。今天,当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幸福地生活时,我们将永远怀念他们。
抗日名将王汝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抗联二路军二支队长王汝起烈士英名难回故里
                                                   文/明琳
        去年回老家时的一天接到一个电话,是抗联英雄王汝起烈士的侄子打来的,我们相约见了面。
       对于王汝起,我在整理东北抗联和义勇军中的山东籍英雄好汉的时候,就对他的事迹已经很熟悉了。之所以印象至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和我的爷爷成庆龙烈士同为山东黄县(今龙口市)人,而且王汝起抗日初期也参加过吉林王德林部中国国民救国军。
      我没想到王汝起烈士后人能与我取得联系。
      见面之后我了解到,王汝起是这哥俩的三爷爷。当年王汝起牺牲后,曾有两个人到山东黄县给他们家报信。据说王汝起为了抗日,把的妻子和幼子送回老家,但是家中并没有见到,是他们的爷爷按当地风俗,让他们的父亲摔的瓦罐为三爷爷王汝起接魂送葬。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是这样介绍王汝起的:
     “王汝起(1905—1940),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第二支队支队长。
    又名王坚。出生于山东省黄县王家茧坡。因家境贫困未能读书, 从小帮助家里种地,13 岁时给地主家放猪、放牛贴补家用。父亲失业后,1923 年全家背井离乡,逃荒到黑龙江省宁安县长岭子落户谋生。1932 年,日本侵略者占领了宁安县,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王汝起的父亲惨死在日军的车轮下,国难家仇,激起了他对日寇不共戴天的仇恨。这年秋,王汝起在宁安西北区组织了几十人的“红枪会”,发誓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直至把他们赶出中国。他率队缴了本村自卫团的枪支,袭击筑路的日军,伏击日军列车……一连串的胜利,使“红枪会”威名远震,王汝起也成为闻名吉东地区的“王大法师”,他的队伍很快发展到五百多人。
       1933 年,王汝起率领“红枪会”加入了中国国民救国军第三旅,被编为第八团,他任团长,率队活动在宁安、敦化、额木等地打击敌人。王汝起236一九四O 年救国军溃散后,1934 年2 月, 王汝起率队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绥宁反日同盟军。
       1935 年2 月,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成立,王部被编为第一师第三团,他任团长。这一年,他率队与日伪军激战数次,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血与火的洗礼使他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坚强的革命战士。同年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5 年开始,日军对抗联部队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和经济封锁。1936 年1 月,王汝起执行五军党委决定,率三团掩护第一、二师主力部队向道北转移。4 月间,他率队破坏了宁安卧龙屯集团部落,缴了马莲河自卫团的械,得步枪四十余支,处决了叛徒特务。5 月间,在宁安烟筒沟伏击了伪森林警察队。6 月在三道河子缴了伪军一个连,得步枪百余支,轻机枪两挺,子弹四万余发。1937 年4 月,王汝起任五军二师副师长。1938 年1 月,调到七军任一师师长。
         1939 年3 月,王汝起被选为军党委候补委员。他率队向抚远、同江等地挺进,先后打下窝通警察所、果夫镇,袭击敌人的交通船。7 月25 日,王汝起率一师战士身着伪军的服装,智取抓吉镇,三十多名伪警察被缴械。8 月16 日,王汝起率一师夜袭杨木林子,毙敌四五人,俘虏二十多人,缴获四五十支步枪。在七军两年多的时间里,王汝起率一师同敌人进行了无数次战斗,狠狠地打击了敌人。
       1940年春,东北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极其艰苦的时期。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抗联七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第二支队。王汝起任支队长,从此,第二支队在王汝起、队长王效明的率领下,冲破敌人的严密封锁,克服供应几乎完全断绝的种种困难,转战于乌苏里江沿岸和完达山崇山峻岭之间,与日寇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1940 年4 月10 日,周保中、王汝起等人研究制定了二支队游击活动计划,决定王汝起率一大队到大旗杆、同江和富锦边界处活动。5 月,王汝起率队开赴大旗杆。他了解到,大岱河驻有四十多名伪警察,他们每天巡逻到秃山头附近,监视伐木工人为日本人开采这里的珍贵木材———红松。王汝起决定在秃山头东南方离大岱河十余里的树林里设埋伏,袭击这股敌人,以解决部队急需的弹药和给养。
       1940 年5 月21 日,13 名伪警察进入了抗联战士的伏击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打死敌人八名、打伤一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十余支、子弹千余发。激战中,王汝起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时年35 岁。”
       王汝起烈士的侄子王美盛教授给我介绍说,王汝起在家中排行老三,兄弟四人,姊妹五人。旧时家里有几分山耩薄地,勉强维持生计,一家人缺衣少穿,王汝起十几岁时,就开始帮家里种地干活。十四岁,来到龙口一家粉丝商铺当学徒。王汝起聪明好学,打得一手好算盘。
        他说,现在黑龙江饶河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前有王汝起将军纪念碑;饶河县饶河镇西20公里处的大岱林场有一座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王汝起烈士牺牲地标志碑;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黑龙江东北烈士纪念馆、牡丹江抗日烈士纪念馆都有王汝起烈士事迹的陈列。但是,唯独王汝起的家乡山东龙口市没有一点儿烈士的印记。他们作为后人,希望能让三爷爷的英名回归故里,将抗日牺牲在东北的王汝起烈士英魂接回老家。
       在抗联第二路军军长周保中日记中记载,1936年夏,王汝起妻率幼子依亲回鲁,不卜生死。王美盛教授正在网上查找他们的下落:“有知悉王汝起妻与子下落或提供线索者,请与本人联系,电话:13954564298”
      去年我们在一起议了接王汝起烈士英魂回家之事,可是这一年来多王美盛为此做了许多努力,但结果比我们估计的困难得多。龙口民政局和烈士陵园要烈士证明。这明明是他们的职责,但是他们却不主动向烈士牺牲地饶河县民政局索取。
       2015年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国家公布了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名录,其中就有王汝起。可是今年清明节龙口烈士陵园新竖起的一面黑色大理石3000多烈士名录中,仍然没有王汝起烈士的名字。难道为国家捐躯的烈士英名回家就这么难吗?
抗日名将王汝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