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抗日英烈冯治纲  

2017-01-28 17:38:30|  分类: 英烈志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英烈冯治纲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冯治纲(1908?1940),1908年出生于吉林省怀德县(今公主岭)南崴子乡大榆树村的一个农民家庭里,东北抗联六军参谋长、第三路军西北指挥部指挥、龙北指挥部指挥。
      1909年,全家搬到黑龙江省太平川耿家屯居住。冯治纲青少年时代聪颖好学,读完小学后,因成绩优秀,被汤原县司法科录用做审案记录工作。“九一八”事变后失业回家, 帮助父兄种地。1932年,到格金河金矿做文书、会计工作。不久,日本侵略者的魔爪伸向了松花江下游,格金河金矿经理刘纪三为维护金矿的开采权力,组织了护矿队。当时,年仅24岁的冯治纲也参加了这支队伍,他长得浓眉大眼,十分英俊,且又颇有谋略,成为护矿的核心人物。
      1932年到格金河金矿做文书,会计工作,在此地组织了“文武”坑日队。以后又加入汤原游击队,先后任东北日联军第六军团长、参谋长、三路军西北指挥部总指挥兼第二支队长等职。
      1933年11月,冯治纲所在的护矿队与我党领导的汤原游击队相会。在交往中,他深得汤原中心县委负责人夏云阶的器重,并初步接受了革命真理。后来,刘纪三被气势汹汹的敌人吓破了胆,带着家眷返回克山老家。临行,他让冯治纲同他一起走,遭到了冯治纲的严词拒绝。
      1934年4月,冯治纲亲手组织了驰名汤原的抗日武装一一文武队,担任队长;1934年秋,汤原游击队扩建为汤原游击总队。翌年秋,冯治纲带领“文武队”加入汤原游击总队,担任中队长。
       1935年12月上旬,在赵尚志同志的帮助下,汤原游击总队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由夏云阶任军长,下糖四个团,冯治纲任三团团长,1936年,冯治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7年初,被任命为六军参谋长,从此,他作为夏云阶、李兆麟将军的得力助手,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英姿,同日本帝国主义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1937年,日寇加快了侵华步伐,妄图向华北大举进攻,遭到了爱国军民的有力抵抗和严历谴责,在全国抗日浪潮空前高涨的形势下,东北各地的抗日烽火也越烧越旺。位于松花江下游的场原县,是抗联六军的故乡,盘踞在这里的日本宪兵队、伪军和警察大队,轻常倾巢而出,向我抗日军民频繁进攻,但由于我党在这一带有坚实的群众基础,敌人的屡次进攻都遭到了可耻的失败。日寇对汤原一带的抗日军民恨之入骨,经常叫嚷:三江已成了共产乐园,汤原的土地都红透三尺!\敌人为了扑灭这里的抗日烈火,1937年农历四月, 从邻县调来大批日伪军,准备血洗汤原。汤原中心县委很快接到情报,了解了敌人的险恶企图,当时抗联六军主力都远离汤原,只有冯治纲带领的留守团共一百多人在当地坚持斗争。经过反复考虑,冯治刚决定趁敌人立足未稳,主动出击,夜袭汤原。
       农历4月18日(正是赶庙会的日子),天刚黑,冯治纲率队出发了,汤原游击连、靑年肃反队、农民自卫队部积极参战。他们扛着红缨枪、土枪土炮和抗联战士一起共计300多人,趁着朦胧月色向县城奔去,来到城下,冯治刚兵分三路:一路进攻部队越过城墙直插汤原县公署院外,准备抵制日本驻屯部队的反攻;冯治刚率二路进攻部队解除北门派出所的武装之后,迅速冲进场原县公署直奔日本官吏宿舍和县长官邸;途中,遇到一个出来小解的日军,一见游击队,转身想跑,被冯治刚一枪击毙。随后双方展开了潋战,进攻部队因得到打入警察队的救国会员王春林、李新善、唐才的密切配合,作战主动,进攻顺利,据垒顽抗的的誓察队,迅速地被解除了武装,日本参事官宫地宪一和警务巡官齐腾宽,警长付宝珍、 磨玉山、警士竹木福太郎,雇员木亚屋一,江头秀蘑被击毙:三路进攻部队打开了监狱拘留所,营救出地下党员和群众70余名。同时砸开武器库,缴获迫击炮三门、炮弹96发、轻机枪3挺、步枪62支、子弹3.5万发、手枪5支、军马35匹。拂晓,冯治刚同志指挥部队交替掩护撤退。著名的“夜袭汤原”战斗,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地打击,极大地鼓舞了下江人民抗日斗争的胜利信心!
      1937年下半年,日本关东军为了维护伪满洲国的殖民统治,调集2.5万名日伪军对抗联部队比较集中的松花江下游地区实行了由南到北的分区包围。从1938年1月份开始,敌我战斗非常频繁。到4月份,伪三江省敌人就与我军交战达123次。在同一时间内, 曰伪军还强迫伪三江省居住的农民并入578处“集团部落”,修筑警备道路806公里。这些,都给抗联部队造成了极大威胁。
       为了摆脱困境,根据北满临时省委指示,李兆鳞在萝北麻花林子召开三、六、九、十一军军政联席会议,决定部队分三批西征,跳出敌人包围圏,向黑嫩平原梃迸,实行战略转移。苜批西征部队由冯治刚、陈雷同志负责,一路上打仗、爬山、忍受严寒和饥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胜利到达了西征目的地海伦八道林子。他们在同年10月8日和12月末,先后与金策、李兆麟率领的第二、三批西征部队胜利会师。为了加强对西征部队的统一领导,根据北满省委的指示,将西征部队改编为三个支队。1939年1月12日,冯治刚被任命为第二支队长,第二支队由六军二师 一、十二团和三军五师八团二连组成;随后,这支部队被派到讷嫩地区开展工作。
      为了开辟德都、讷河、嫩江地区,冯治刚率队顶着鹅毛大雪,冒着凛冽寒风,仅用三天时间就到达了德都县田家船口,在这里,冯治刚指挥二筹十二团伏击了德都县田家船口警察讨伐队,俘虏警察25名,击毙警尉目黑俊一。
      部队在向讷河转移时,在谷家窑遭到3000日伪军的展展包围,我军指战员面对十倍于我的兵力,沉着应战。这天上午,有两个伪军站在I4号壕头上向我军示威,被冯治刚用 “三八”枪击毙,在激战中,他发现北面的敌人是伪警察和自卫团,就派人给他们带信,信中晓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大义,使他们只放空枪不进攻,减少了我军的压力,傍晚时分,冯治纲发现南面的日军进攻减弱,经侦察得知:原来这里的日军发觉北面伪军进攻不力, 就将部队全部调到北面。冯治刚借此有利时机,当机立断,决定部队从南面突围,午夜,他率领队伍悄悄从南面撤出去了。敌人以为我军仍在包国围内,仍旧互相对射!至天明,日伪军伤亡很大。
       部队冲出谷家窑以后,进入嫩江平原,经过广泛发动群众,很快在讷北三马架、倭都台、南阳岗等地站稳了脚跟并建立了抗日组织。1939年5月,六军十二团在讷河人民支援下,缴了三河屯警察署;7月10日,我军准备攻打北兴镇;当部队行至讷漠尔河北岸吴家烧锅时,俘虏了伪德都县副县长。冯治刚决定利用伪副县长搞一次调虎离山计。他命令两名战士,将伪副县长带到龙门山警察署附近枪毙了。德都县的警备队长听到这个消息,立即调动五百名日伪军扑向龙门山。趁此时机,冯治刚率队赶赴北兴镇,迅速将北兴镇警察署和自卫团缴械。当日伪军发觉上当,赶赴北兴镇时,我军已安全转移,
       1939年,第二支队在冯治刚带领下,为进一步扩大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坚定人民的抗日信心,决定在“九一八”攻打讷河县城。
       在攻城之前,打入讷河镇的我党地下工作者魏永久曾到哈拉巴歧山向冯治刚同志报告了敌情,然后返回讷河镇,随时注意敌人的动向,配合部队实现攻城计划。
       9月15日,冯治纲同志率领三军八团、六军十二团全体指战员从哈拉巴歧山出发,谨慎地绕过各警察署,于9月18日到达讷河县县城外15里处待命。
       夜深了,全城一片寂静。冯治纲依据从城里带回来的情报,决定姜福荣带领六军教导队和三军八团攻打伪军驻地北大营;王钧率领六军十二团攻打县公署警务科、监狱和银行,讷河抗日先锋队攻打警察训练所。23时战斗打响。很快,讷河县城的主要街道和据点被我军占领。警务科和警察训练所的敌人纷纷投降。六军十二团和讷河抗日先锋队搜索战场,在街中心俘虏了伪军团长孙承义。只有六军教导队和三军八团在进攻北大营时受到日伪军的顽抗,后敌人被我强大火力封锁在营房里缩成一团,另外两路攻城部队集中力量 砸开弹药库和仓库,运走了几百支步枪、3万发子弹和许多粮食、被服等。从狱中解救出来的群众,也拿起武器参加了抗日部队。拂晓,冯治纲等领导人及时召开群众大会,进行了慊慨激昂的抗日宣传。之后,立即指挥部队迅速转移。在返回根据地的路上,冯治纲将六军十二团指战员化装成警察,缴了孔国警察署的械。随后,又给龙河警察署长打了紧急电话, 命令他们立即出发支援讷河。我军在南阳屯和他们碰头,又巧妙地将他们缴械。 二支队全体指战员的高度爱国主义精神和不畏强敌、敢于胜利的战斗作风,深受龙北地区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拥护。满省委常委,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同志对冯治纲的英勇善战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西征以后,冯治纲率领的二支队驰骋于讷嫩平原,屡建战功,威震敌胆,军威远播。1939年上半年,就连续攻破了德都县紫霞宫、日本飞机场、老龙门车站、北安李桂芳电、曹乃信屯,讷河县三合村、吕家烧锅等重要据点。在二支队所活动的区域,抗日烈火越烧越旺!日伪统治者恐惧万状,调集大批军警东征西讨,仅从1939年6月至12月,二支队就与敌伪军交战达75次之多。敌人损兵折将,对冯治纲闻风丧胆。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部不得不哀叹:“最难对付的是冯治纲部队,最活跃的也是冯治纲部队。”
        1940年1月,冯治纲率领六军教导队和十二团共120余名骑兵部队,深入到寞力达瓦、巴彦、阿荣三旗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发动各族人民共同抗日,扩大了共产党和抗日联军的政冶影响,2月4日(腊月二十七),冯治纲带警卫员裴海锋在布西三岔河上游任殿臣屯后面一座无名山上侦察敌情,当行至半山腰时,突然在山顶上窜出来—帮日伪军,冯治纲与裴海锋立即予以还击,终因寡不敌众,裴海锋牺牲。最后冯治纲也中弹倒下,十二团政治部主任王钧闻讯后,率队赶来,击退敌军.这时,冯治纲已壮烈牺牲。
牺牲经过
        抗联六军参谋长、三路军参谋长冯治刚是东北抗日联军智勇双全的指挥员,“西征”后1940年1月26日牺牲于呼伦贝尔盟阿荣旗,年仅二十八岁。以前的文史资料没见过冯治刚牺牲经过的记述,汤原县烈士陵园的冯治刚烈士纪念碑也只是简略记载了几句。王钧同志回忆录对此作了详细记录:“我抬头一看,只见冯参谋长从裴海峰(冯治刚警卫员。)身上摘下三八式马枪射击敌人。裴海峰双腿已经断了,跪在地上用双匣子枪向敌人射击。冯参谋长枪法准,他俩个打得敌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去,钢盔帽子顺着山坡下往下滚。又一个鬼子军官急了,又一声吼叫,三百来鬼子一齐开枪,冯参谋长和小裴先后倒下去了…… 当我们返到北山上时,只见南山布满了黄乎乎的敌人。山尖上,有一撮敌人正团团围着冯参谋长他们的遗体。战士们都哭了。大家含着泪向南山打了几阵排子枪,把山尖的鬼子又打倒了几个,这也算是我们为冯参谋长和小裴同志致哀吧!…… 日本鬼子把冯参谋长的文件和名章得到,知道牺牲的是共产党员,抗联高级指挥员冯治刚。敌人把冯参谋长遗体整修净面后,用大药布裹起来,送到新京邀功去。”
         2011年,《呼伦贝尔日报网站》是这样写冯治刚牺牲经过的:“1940年2月4日傍晚,冯治纲率领部队来到阿荣旗三岔河任家窝棚附近,前边的尖兵发现敌情,即向后续部队打手势,冯治纲命令王钧带领部队做好战斗准备,自己和警卫员裴海峰到南山坡观察敌情。此时,日伪军也已发现抗联队伍,正急于占领制高点并向山上爬。冯治纲与裴海峰刚抢上山顶,即和日伪军遭遇,两人当即用驳壳枪向日伪军射击,小裴受伤,冯治纲又拾起小裴的枪向日伪军射击,打死很多日伪军。由于日伪军两侧行动,另一侧日伪军已占据有利地势,冯只好撤退,他向日伪军甩出两颗手榴弹,向王钧所在地方靠拢。但不幸被柞树棵子挂下马,被日伪军子弹射中,壮烈牺牲。与冯治纲一同牺牲的还有其警卫员裴海峰、排长李万发、班长李海河、战士兰继春。”
      冯治刚是我党我军抗日战争时期在呼伦贝尔地区牺牲的最高领导人,他牺牲后,李兆麟将军为其写了一首挽词:
“国土伦丧,人命草菅苦倍堂。
八载风霜,黑水波涛如泪浆。
荒草长,尸体遍野,哭嚎惨丧。
夕阳下,古道旁,悲声杀气壮。
游击阿荣旗,
战马驰骋走单骑,血染征衣,
壮志未酬恨无极,慷慨捐躯痛别离。
旌间铭题,雪前仇,永弗替,追烈士,腊月二十七。
抗日英烈冯治纲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冯治纲与爱妻离别情
  “丽英!我留在东北打日寇,不知我们何时再相见……”冯治纲眼含热泪道出深情的话语,爱妻依偎在他身旁,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嘤嘤的哭声是那么悲切,似乎惊动了天,上天也出于同情,也唱起了一首离情的歌。
      1934年初春,北方春寒乍暖,大地冰雪消融,这自然景色没有给这里的人民带来好的运气,却给人带来一种阴森恐惧感。日本鬼子侵占东北大好河山,人民生灵涂炭。
      在汤原县亮子河三号营的金矿,一位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男青年,站在高高的山崖,举目远眺,那巍峨的群山,尽收眼底。这个人就是原伪汤原县县长季国珍的姑爷――冯治纲。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汤原县县长季国珍对蒋介石不抵抗日寇的行为极不满,毅然决然辞去县长的职务,准备回关内隐居深山老林,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在漆黑的夜晚,季国珍的姑爷冯治纲,突然向岳父、岳母、妻子丽英提出来抗日的想法。他的话音一落,屋内一片寂静,静得人呼吸声音都能听到。岳父大人双眉紧锁,爱妻当即失声痛哭。
     这令人吃惊的话语,岳父大人沉思片刻,回问道:“那丽英怎么办?”
     “爸、妈我不是孝子,对不起二位老人家,现在是国难当头,我心早已下定,去抗日前线打鬼子。”冯志纲当机立断地回答。
 “那可不行,家不要了……”丽英冷漠的面孔,一种期待,一种无奈地对冯治纲说。
“治纲是有骨气的年轻人,既然选择了爱国路,就让他打鬼子去吧!”季国珍赞许姑爷这种举动。
岳父的一席话,使冯治纲深深地感动,有岳父的支持,心里有了底。
“我看,你先随父母去山里,等打败日本鬼子,我再接你回东北老家。”冯治纲柔情似水望着妻子,说话间眼角含着泪水。
屋内一片寂静,静得人呼吸声都能听到,他俩目目相觑。
的确冯治纲也是处于无奈,夫妻恩恩爱爱的情谊,怎么能舍得分离呢?
是跟爱妻去关里,还是留在汤原和抗联打日寇,这是艰难的选择。
刚结婚不久的夫妻,正是甜甜蜜蜜的时候,突然提出这一严重的话题,在情理上是过不去的。冯治纲处于焦灼的状态。思来想去,还得做好爱妻的思想工作。
柔和的月光倾撒在大地上,窗外的蟋蟀 “吱吱”地叫着。
冯治纲家灯火通明,夫妻二人不是聊绵绵柔丝的话语,而是谈的是夫妻分离的事。俩人平时好开心,冯治纲时常逗得丽英咯咯大笑,可是这天晚上,气氛就大不一样,他们心情处于压抑之中。
“国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 浑欲不胜簪。”冯治纲铿锵有力地朗诵杜甫《春望》诗句。
“治纲啊,你让我想一想,好吗?”丽英心情极不平静地对爱人冯治纲说。
“丽英!没有国哪有家,国宁家才安。”冯治纲以柔情的话语,句句打动着爱妻的心。
“是啊,我爷爷就是被日本鬼子杀死的,我是恨透了他们。”丽英愤怒地说。
“这就对了,你能认识这一问题就好,日本鬼子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死敌”冯治纲的话句句深入丽英的心。
丽英认为爱人治纲说得在理,眼里的泪水像断线的珍珠的滚落,她陷入了沉思之中。
“治纲胸怀大志,有远大的理想抱负,我得支持。”想到此,丽英欣然同意了爱人的要求。
“那我暂时先跟爸妈躲在深山老林里,等你打败日本鬼子再接我们回家?”丽英用凄婉的话语嘱托冯治纲。
“爱妻放心吧!我冯治纲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是你的人,永不变心,誓死忠于你。”冯治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向丽英保证。
      “我们之间还说那些干嘛,只要心里有就行了……”丽英话说得那么有分寸,句句打动了冯治纲的心。冯治纲也为有这样的好妻子而感到自豪。
     天上明月高悬,给幽静的夜晚带来一种新的气息。
嘤嘤的哭泣声,把屋里的老人吵醒。说是让冯治纲抗日,实际丽英还是舍不得。这不是串亲戚,是冒着生命危险打鬼子。
        “子弹不长眼睛,要注意安全。”妻子的一番安慰,冯治纲心里是那么舒心快乐。
冯治纲在汤原县政府当秘书,眼见日寇的铁蹄践踏东北的大好河山,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强奸妇女、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心都要碎了。在白色恐怖下,他不甘当亡国奴,毅然辞去县文书到黑金河金矿给刘记三当管账先生,寻机拉队伍抗日。这是冯治纲的初衷。
        冯治纲真的走上了东北抗日联军的道路。丽英在送他的那天晚上,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总是说不完。一种深情的爱,嬉笑、亲吻着。
    “丽英再见!”冯治纲挥动着帽子,泪水洇湿了衣服。
     丽英站在高高的山上,任凭风吹,简直哭成泪人似的,那种离别情是那么揪心,仿佛上帝也为他俩流泪。
抗日英烈冯治纲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冯治纲,1908年出生在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今属公主岭市)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里。他2岁时,随全家迁到黑龙江省汤原县太平川耿贵屯(今胜利乡荣丰村)。
        冯治纲从小刻苦好学,成绩优良。小学毕业后,被汤原县司法科录用为雇员,后升为科员,做审案记录工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冯治纲失业回家种地。次年,到汤原格金河金矿,先做文书,后当会计。这时,中共汤原县委先后派共产党员到这里做金矿上层和工人思想工作。冯治纲很快地接受了抗日救国的道理。这年秋天,在共产党员和冯治纲等爱国青年的鼓动下,金矿经理刘纪三组织起10余人的武装护矿队,冯治纲任参谋。
      1933年,日寇的铁蹄踏进了格金河金矿。护矿队以小兴安岭茂密山林为屏障,与敌人展开了多次战斗。年仅25岁的冯治纲在作战中初露锋芒。他有勇有谋,文武双全,深受经理刘纪三的嚣重,成为护矿队的核心人物。同年冬,汤原游击队进驻周大勒勒三号木营纵深地带进行政治军事训练时,恰巧同护矿队相会,冯治纲有机会得到共产党员夏云杰的热心帮助,认识到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是真正的抗日队伍。因此,他积极建议刘纪三配合汤原游击队共同打击日伪军。此时,冯治纲的长兄冯治国也很支持这种主张,利用掌管队上情报联络和后勤供应的机会多次为汤原游击队筹备粮款,提供情报。
     1934年4月,汤原游击队和护矿队联合,在于罗锅屯同伪军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头几天连吃了两次败仗的伪军,调动自卫团400多人,携带重机枪和大炮,把游击队和护矿队从东、南、西三面层层围住。激战中绝大数游击队员和护矿队都冲了出来,只有冯治纲、冯治国等四人,为抢救负伤战友米方田,而身陷重围。他们从上午一直抵抗到黄昏。最后,他们刚刚冲出屯外500多米远,冯治国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此战之后,刘纪三对抗日悲观失望,并动员冯治纲也脱离游击队,同他一起走。冯治纲严词拒绝。从此,俩人分道扬镳。刘纪三带着家眷回克山老家了,而冯治纲却毅然决然地带领郭复东、华山、王希武等五人组成“文武”抗日队,继续跟着汤原游击队走出深山丛林,走向抗击日伪军的新战场。
     为了把这支部队带好,冯治纲请共产党员裴敬天等为大家讲党的抗日救国纲领,教唱革命歌曲,并按党的要求规定了明确的斗争目标和严格的组织纪律。行军打仗一律按红军“章程”:队伍打红旗,队员戴红袖标、红五星帽徽,行军整齐编队,休息唱抗日战歌,帮助贫苦民众做好事。加上抗日坚决,狠狠打击汉奸卖国贼,没收财产充当抗日经费,“文武”队名声大震,得到了太平川地区人民的信任和支持,队伍迅速发展到20多人。
       6月15日,冯治纲率队与汤原游击队一起,袭击了太平川警察分驻所19日,又突然出现在黑金河金矿,镇压了日本汉奸。接着,在夏云杰(汤原游击队长,中共党员)、冯治纲的指挥下,两支队伍猛打猛冲,一鼓作气连克伪自卫团固守的长发、姜家、王甲长、二道岗等村屯,共缴获100多支枪和大量军用物品,为党开辟太平川游击根据地扫清了障碍,使整个汤原北部变成了红色游击区。
       为了配合中共汤原中心县委策反太平川伪自卫团,冯治纲等人利用亲属关系,做自卫团团长张传福的争取工作。1934年旧历十月二十二日拂晓,张传福率30多人哗变,在汤原县境内引起极大震动,日伪统治者恐慌不安,急派大批日伪军尾追起义军。冯治纲率部与兄弟部队一起,接应张传福部,在宝宝山等地,给日本守备队和伪军第三十八团二个连以沉重打击,歼敌数十名,从而,粉碎了敌人的“追剿”阴谋。
       敌人不甘心失败,在大量增兵加紧“讨伐”太平川的游击队的同时,突然派兵包围了冯治纲、张传福的家宅,抄家捕人,并派人进山劝降。冯治纲、张传福毅然率队烧毁家宅、财产,以表誓与日寇血战到底的决心。敌人无计可施,只好作罢。
        1935年秋,“文武”队发展到60余人,并且正式加入了党领导的汤原游击总队,编为一个中队,冯治纲担任中队长,领导着第五、七小队。
        1935年11月,冯治纲率部在汤原孙把头炭窑附近密营与著名抗日将领、第三军军长赵尚志会面。冯治纲对这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赵尚志十分钦佩。而赵尚志对这位烧家抗日,有勇有谋的年青人也早有所闻。二人一见如故,谈得情投意合,连续几天形影不离。
        1935年12月,为了依托小兴安岭扩大抗日游击战争,建立后方基地,赵尚志、夏云杰和第四军军长李延禄决定,拔掉亮子河金矿伪军据点。12月25日,赵尚志、夏云杰、冯治纲等率队200余人,到达亮子河金矿附近,通过对伪军孟连长的争取工作,促使一连伪军缴械。对30余名负隅顽抗的矿警队,抗日军予以坚决打击。此战共缴枪百余支、机枪2挺、子弹2万余发。
      1936年1月,在赵尚志等同志的积极帮助下,汤原游击总队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夏云杰任军长,张寿任代政治部主任,冯治纲任第三团团长。全军共四个团,总计1000余人。
       1936年1月24日到26日,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李延禄、张寿、夏云杰、冯治纲等人,在汤原县吉星沟召开了“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政扩大会议”,成立了联军总司令部,赵尚志任总司令,从而形成了以第三、四、六军为骨干,团结第九、十一军和各义勇军武装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有力地推动了松花江下游的抗日游击战争。
      以后,第六军在夏云杰的指挥下,避敌锋芒,攻其薄弱环节,经“智取老钱柜”,“奇袭鹤岗煤矿”,“拦截日军火车”,“伏击尹家大院”等多次战斗,狠狠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壮大了抗日军民的声威,使部队人员装备急速扩大,整体政治素质和战斗力明显增强。
       这时的冯治纲,经过战斗的锻炼,政治思想上更为成熟,他的大智大勇在作战中表现得更加突出。1936年6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就在这个不寻常的6月,第六军在原来四个团的基础上,扩编成八个团,全军计1500余人。冯治纲晋升为六军参谋长。
        1936年7月,冯治纲亲率第六军一部,深入密山县风翔镇,攻敌不备,迅速地解除伪军营部两个步兵排和自卫团的全部武装。第六军没放一枪,就缴获枪支百余条、迫击炮一门、炮弹百余发。就是这门迫击炮,为日后第六军轰击敌人萝北、绥滨等地据点,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1936年9月,根据党的指示,第六军改组建制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冯治纲仍任参谋长,并协助军长夏云杰指挥第六军八个团开辟汤原游击根据地。11月,夏云杰不幸遭敌伏击,身负重伤,六天后殉国。之后,冯治纲协助代理军长戴鸿宾,整顿队伍,将原有的八个团扩编为四个师,全军共2000余人。此时,汤原游击根据地已初步形成。
        1936年末,日寇对汤原等地采取了军事上消灭,政治上招降,经济上封锁的政策,集中了日本关东军精锐师团、伪满军团、蒙古骑兵师等几万兵力、在装甲部队、空军等多兵种配合下,以“篦梳式”队形,展开自西南向东北密集推进,使抗联各军处境十分困难;加上大雪封山,天寒地冻,部队吃穿都成了问题。
       为了打破敌人的围歼计划,1937年2月2日,第六军在汤原境内高二麻子响窑,召开了军政扩大会议。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书记冯仲云、代军长戴鸿宾、军参谋长冯治纲、军秘书长李德言等12人参加了会议。会议任命戴鸿宾为第六军军长,并决定:由戴鸿宾率第六军主力二、三、四师和军部保安团西征;冯治纲率一、五师和军直二十八团(变为冯部警卫团)、地方游击队,留守根据地。
        冯治纲在安排各师行动部署后,把主要精力放在为西征主力筹备给养和武器装备上。他特别交待第三师军事负责人(后任师长)、原“文武”队的老部下王明贵要机智大胆,勇猛顽强,一定要在西征前把部队装备好,迎接新的战斗。在冯治纲的指挥下,王明贵率三师先后夜袭了前夏家,伏击了日本测量队,奔袭了汤原警察训练所,共歼敌50余人,缴获机枪一挺,小炮一门,步枪80余支,战马70余匹,警服200余套,使三师300余名抗联战士,全部变成了骑兵部队,顺利地奔赴西征前线。
    根据第六军党委要求,1937年3月25日,冯治纲率队返回汤原石场沟一带,为奇袭汤原县城作准备。
汤原县城,是日寇伸入汤原游击根据地的重要据点。敌驻县日伪军总数千余名,防卫森严,工事坚固,易守难攻。
      当时,冯治纲身边仅有军部警卫团(二十八团)200余人,加上太平川和西北沟的农民抗日自卫队,总计300名兵力,要想攻占汤原县城,无疑是虎口拔牙,风险极大。1937年5月初,根据打入汤原警察队的抗日救国会王福林提供的情报,伪军第三十八团正在换防,城内兵力空虚。冯治纲认为等待了很久的最佳战机就在眼前。于是毅然决定,以少数兵力,攻其不备,夜袭汤原城。
      5月15日,冯治纲在参战部队、自卫队集结处曹家屯作了战斗动员后。部队翻山越岭于午夜抵达汤原城北陈家屯。5月18日1时30分,汤原北门楼信号闪亮,冯治纲命令部队分三路,隐蔽向城内发起猛烈攻击。
      首先,第六军火速地包围并用机枪封锁日军守备队营地,掐断电灯、电话线,打退敌人冲锋,围而不攻。同时,另一进攻部队在冯治纲带领下,像尖刀一样直插县公署,击毙日参事官、指导官、警察等多人,占领武器库。在抗日救国会员王福林的内应下,第三路进攻部队顺利俘虏几十名警察。接着,又打开监狱,释放70多名“政治犯”。3小时后,他们放火烧掉县公署,胜利撤出汤原县城。此战,第六军共缴获迫击炮三门、轻机枪三挺、其他枪67支,子弹35万发,马35匹,被服、胶鞋等军用品无计其数,俘毙伤敌100余人,有力地支援了主力西征。
     为了增强六军的攻坚力量,冯治纲把所有的重武器集中起来,选拔120名优秀战士,组成第六军特科连,任命王福林为连长。并由冯治纲亲自率领参加富锦对伪第三十五团作战,然后把这个连交给军部参加西征。
      与此同时,冯治纲指挥第六军余部,在松花江下游,为扩大游击区,巩固根据地进行了艰苦顽强的战斗。1937年下半年,随着第六军西征主力返回,方正、依兰、通河、汤原、桦川、宝清、富锦游击区连成一片。
    1938年春,日本军集中兵力向松花江下游大举进犯,抗日斗争形势日益恶化。面对这种严峻的局面,冯治纲毅然领导第六军开展抗日斗争。3月8日,冯治纲在绥滨三间房率第一、五师300余人,伏击伪靖安军300余名,大获全胜,毙敌30多人,俘敌80多人,缴获一大批枪支、弹药。
       同年5月,为冲破敌人大“讨伐”,冯治纲在绥滨李家油坊召开了六军部分师、团干部会议,决定六军主力应尽快做好西征准备,分批跳出重围,向小兴安岭西部远征。7月,第六军政治委员张寿向冯治纲等传达了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七次常委会所作的西征决定。冯治纲、陈雷随即率首批西征部队200余名骑兵,向小兴安岭西部实施战略转移。途中,西征军在黑金河露营时,遭大批日伪军阻击,第二师师长张传福牺牲,临时党委书记陈雷身负重伤,大批粮食、马匹失散。冯治纲面对严重敌情,临危不惧,果断安顿好重伤员,靠着每人一碗米和坚韧不拔的革命勇气,率部穿过了数百里无人区,终于到达了海伦八道林子。10月初,省委常委金策、第六军三师师长王明贵率第二批西征部队200余人也到达了八道林子。
     根据冯治纲的建议,省委常委金策主持召开了第三、六军部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议集中集体智慧,成立了领导西征指挥部筹备会,对各部队进行了统一分工,使西征的400余名抗联战士迅速分赴各地,开始了新的战斗。
      同年12月下旬,张寿、李景荫率第三批西征部队80余人,到达八道林子。冯治纲向张寿全面地汇报了工作,张寿充分肯定了西征部队的工作,并对冯治纲的安排表示满意。
      1939年1月,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决定许亨植为东北抗联西北临时指挥部指挥,冯治纲为参谋长兼第二支队长。第二支队由第六军二师十一、十二团和三军三师八团250余名指战员组成。
    紧接着,冯治纲于1月12日率十二团到达龙北游击区。当晚,在德部县田家船口附近,伏击一辆满载警察讨伐队的汽车,击毙讨伐队长目黑俊一,俘敌25人,缴获武器26件。随后,冯治纲率部进入龙门山,与三军八团会合。
       1月中旬,当冯治纲率部往讷河转移时,在德都谷家窑,遭千余日伪军包围,形势紧急,双方战斗十分激烈。久经考验的冯治纲,沉着冷静指挥部队阻击,一直坚持到夜幕降临。利用敌人调动繁乱之机,冯治纲指挥战士们,从村南杀开一条血路,冲出重围。而敌人则互相射击,死伤无数,第二支队仅牺牲一名战士。这次突围战,在龙北区的百姓中广为传颂。尔后,冯治纲率二支队先后袭击了德都飞机场、紫霞官、龙门车站、三合屯。6月份,部队又攻袭了讷河县汉奸高四阎王院套,曹乃修屯,北安李桂芳屯,德都江霍尔基警察所。不久,第二支队又重破该警察所和龙门车站,打得日寇心惊胆寒。
      1939年8月22日上午,冯治纲指挥部队在关家烧锅,活捉了下乡巡视的德都县日本指导官佐藤中村和另外两名农业科长。冯治纲为了调虎离山,命令两名战士骑马押送佐滕中村至龙门山李向阳警察所附近枪决。德都县日伪军闻讯,立即派500余兵力前往“围剿”龙门山。第二支队则在冯治纲指挥下,乘虚而入奇袭北兴镇,缴枪50余支后,迅速返回朝阳山后方基地。
       这期间,在地方党组织配合下,冯治纲领导龙北人民在讷河县龙河一带建立了游击根据地,该区的三马架、南阳岗、倭都台、十九号、讷南头站、栾成海屯、马家窝堡等地都建立了抗日救国会,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游击战争,扩大了抗日联军的政治影响。
       1939年9月上旬,冯治纲根据内部情报,得知讷河县城敌人兵力空虚,日伪军总数不过300余人,于是决定在东北沦陷八周年的国耻日,夜袭讷河县城。
        9月15日,冯治纲率二支队、讷河人民抗日先锋队300余人,从讷河东部哈拉巴岐山出发,隐蔽轻装前进,绕开敌人多处据点,于9月18日晚到达讷河县城外的一片高梁地。为了慎重起见,冯治纲派副官段新阳、抗日救国会员魏永久再次进城侦察敌情,确认敌人毫无戒备。
       当晚战斗打响,冯治纲率主力封锁县城北大营伪军十九团驻地,王钧率另一路进攻县警务科、监狱和银行,刘景阳率抗日先锋队围歼讷河青年义勇队训练所。经过一场激战,活捉伪团长孙承义,打死打伤伪军42名,击毙日关东军富?少佐以下14名,缴获轻机枪一挺、三八步枪130支、手枪100支、子弹52万余发、伪币10万元,还有大批粮食、军用品。从监狱中释放的774名群众中,有许多青年当场参加了抗日队伍。
        日伪统治者为了消灭冯治纲部,调集了5000余兵力,进攻朝阳山后方根据地。冯治纲命令部队分散避敌,化整为零,打击敌人。
      同年11月中旬,冯治纲在通北县东部密营集结兵力,袭击了该县的石泉镇。此后,冯率70余人小分队去龙南绥化、兰西等县活动。
      1940年1月20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部任命冯治纲为龙北指挥部指挥。1月26日,当冯治纲率部进入伪兴安省阿荣旗北部三岔河中游的五马架屯时,与有30多辆装甲汽车、800余人的日本侵略军,展开激烈的遭遇战。敌人用榴弹炮、重机枪疯狂地向我军扫射。而我军在冯治纲的指挥下沉着应战,乘夜撤退到山上露营。
      1940年2月4日,冯治纲带领警卫员在布西三岔河上游的任殿臣屯后面侦察敌情,当行至一座无名山峰的半山腰时,突然与一批日伪军遭遇。激战中,警卫员首先牺牲,冯治纲随后也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时年32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