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抗联烈士许亨植  

2017-01-26 16:52:16|  分类: 英烈志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联烈士许亨植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许亨植(1909—1942),东北抗日联军高级指挥员,又名李熙山。朝鲜族。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到宾县、汤原、珠河(今尚志)等地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游击队,领导进行反日斗争。
      1938年秋,许亨植调任第3军新编3师师长,在松嫩平原开展抗日游击战,庆城。1940年当部队遭受严重挫折后,仍克服重重困难,率小分队坚持战斗。同时大力发动群众,建立了许多抗日救国会组织,积蓄了新的抗日力量。
      1942年8月3日,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参谋长兼第3军军长的许亨植在庆城(现黑龙江省庆安)青峰岭与日军作战中英勇牺牲,时年33岁。
      2014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抗联烈士许亨植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投身革命
      许亨植于1909年出生在朝鲜庆尚北道善山郡。他的曾祖父是李王朝的贵族。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李王朝的腐败无能,国势衰微,家境也逐渐没落。到了亨植出生之时,他的一家只能靠祖父和父亲种地谋生了。许亨植在十四岁那年随家搬到了辽宁省开原县李家台子居住。亨植的少年时代是在动乱漂泊,贫困劳苦中渡过的。他失去了上学读书的机会。
      但聪明好学的亨植在父亲的教育下,刻苦自学,不仅学会了朝鲜文,还读了不少汉文书籍,打下了较好的文化基础。许亨植一家在开原靠父亲开药铺维持生活。旧中国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每日入不敷出,十五岁的亨植不得不参加农业劳动,以补家中生计。当时,很多流亡到东北的朝鲜爱国志士多在开原一带进行抗日活动。许亨植在家乡经常同爱国人士接触,阅读一些进步书籍,思想进步很快。
      一九二九年春,许亨植一家迁到哈尔滨附近的宾县枷板站。中共北满特委最早在这里活动,并且建立了农民同盟、青年同盟、妇女会等群众组织,开展反帝反封斗争。这时,他刚刚和金正淑结了婚,但为了人民的解放,他不贪图个人安逸而毅然走上了革命道路。为了完成党的秘密工作任务,他不辞辛苦,长途跋涉,来往于哈尔滨与阿城、珠河(今尚志县),汤原之间;为了尽快适应工作需要,他经常深入汉族群众中,边工作边学习,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汉话。经过斗争锻炼,他很快成为党的可靠干部,并于一九三〇年初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以后,许亨植更加忘我地工作。一九三〇年“五 · 一”前夕,北满特委在全国总工会特派员林仲丹(即张浩)指导下,制定了“五 · 一”节在哈尔滨组织反日游行计划,为执行这一计划,各级党组织除向哈尔滨市内各学校、工厂进行部署之外,还派人到附近农村组织党团员和革命群众参加游行。四月三十日晚,阿城、海沟、黄山嘴子、平房等地党、团组织派出的七十多名朝鲜族青年在道外“东升号”粮栈集合,进行游行准备工作。许亨植率领黄山嘴子的十几名党、团员也来到这里。由于“五 · 一”节的早晨下场雨,哈市的示威群众没能按时集合。在北满特委负责人的主持下开会商定,外地示威群众先分头到南岗秋林公司附近集合,组成队伍后到日本领事馆进行抗议,许亨植和李启东被选为游行队伍的指挥。游行队伍高举红旗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反对日本侵略满蒙”等标语,呼喊着口号向日本领事馆前进。
       游行队伍沿途散发了传单,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号召群众起来抗日。到了日本领事馆门前示威群众要求领事出面接受“抗议书”。日本领事馆慑于群众威力,紧闭大门出动武装警察把守各口,甚至开枪威胁示威群众。愤怒的群众拣起石块、砖头砸碎了领事馆的门窗。这时,雨过天晴,亨植等同志整顿队伍开始了游行。各学校和工厂来的队伍也陆续加入到游行行列,当游行到哈尔滨车站附近时,队伍被东省特区的数百名警察马队包围,许亨植等同警察说理、严正声明:“我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是爱国行动,警察不应干涉”。可是警察却蛮横无理地将许亨植等十三名朝鲜族青年逮捕。哈尔滨“五 · 一”反日游行在东北各地引起了很大震动。
      许亨植被关押在东省特区警务处拘留所。当时,日本领事要求“引渡”朝鲜“犯人”。但由于被捕同志在狱中的说理斗争和各界舆论的同情,军阀当局不敢把被捕群众交给日本人。东省特区法院以“扰乱治安”为名判了徒刑。后来,经过党组织的多方营救,多数同志被保释,但许亨植等几名游行示威的组织者以“共党嫌疑犯”押送沈阳监狱。在狱中许亨植受尽了酷刑,但他坚贞不屈。直到一九三一年“九 · 一八”事变后,在党组织的营救下他才和其他同志一起被释放出狱。
抗日拥军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底,许亨植出狱。根据满洲省委指示,他与金策一起回到宾县工作,金策任特支书记,他任特支委员。当时,宾县属吉林省。日军进占,吉林政府迁到宾县办公,冯占海等义勇军队伍也进驻宾县,群众的反日气势顿时高涨。亨植和金策到宾县后立即深入群众,广泛地进行抗日宣传,在乌河、枷板站等地组织了农民反日会和自卫队,动员许多青年参加反日义勇军,并到反日部队中进行慰问宣传,鼓舞战士们的抗日斗志。
一九三二年二月,日军占领了哈尔滨,三月开始进攻宾县一带义勇军。亨植冒着危险组织秘密武装,处置敌探和汉奸走狗,保护了党的组织。
      一九三三年春,许亨植根据满洲省委的指示赴松花江下游通河、汤原和珠河县铁北黑龙宫一带,从事组织抗日游击队的工作。在黑龙宫期间,他以普通农民身份到贫苦农民和抗日积极分子家里做帮工。他和群众一起苫房子,干零活,参加水旱田间劳动。他按照当地习俗同许多汉族和朝鲜族青年“拜把子”,与群众建立了密切联系,取得了群众的信任,并利用这种关系向群众进行抗日宣传,组织抗日活动,逐步在群众中扎下了根。由于许亨植耐心而有效地工作,在黑龙宫很快组织起农民反日会、青年反日会等组织,这里的党支部工作也很有生机,受到县委的表扬。
       一九三三年十月,在中共珠河中心县委领导下,以赵尚志为队长的珠河反日游击队在该县铁道南三股流正式成立。许亨植根据县委秘书长金策指示,向铁道北的黑龙宫、候林乡等地群众和这一地区活动的反日部队宣传党的抗日主张,为珠河反日游击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日军为了扩大侵略地盘,到群众中散布谣言,并侦探反日组织的活动。有一天,许亨植在王树棠家帮助劳动,并进行抗日宣传,有个姓高的人贼头贼脑地串到王家,声称是给日本人买鸡蛋的。许亨植觉得这个人行迹可疑,便派人跟踪监视,果然证实这人是日军的侦探特务。亨植立即逮捕此人。召开群众大会揭发其罪行,从而提高了群众警惕性。
      一九三四年春,赵尚志带领珠河反日游击队进入铁道北活动。在地方党组织的帮助下,很顺利地联合了在铁道北活动的十几支义勇军和反日山林队,开辟了铁道北的新游击区。游击队转移铁道南之后,驻珠河的日军进攻了黑龙宫,许亨植组织地方自卫队保护革命群众。在这危急时刻,党支书王鸿生变节投敌,带敌人起走了地方游击队藏起的十几支枪。还有一个叫张有才的是许亨植拜把兄弟,是反日山林队“黄炮”的亲戚。他在“黄炮”受敌利诱投降日伪之后,企图献出许亨植等人秘密保存的缝纫机,向敌人请赏。机敏的许亨植发现阴谋后,抢先行动,连夜跑出村外,在大草甸子里蹲了一宿,第二天拂晓,他不顾全身透湿秘密回到村里吃点冷饭,立即动身前往铁道南游击区,领着游击队迅速返回来,逮捕了张有才和王鸿生,在周家店北小山里召开了群众大会,镇压了罪恶多端的汉奸走狗。这一果断的除奸行动,纯洁了内部,保卫了党和群众组织的安全,也有力地支援了珠河游击队的军事行动。
锻炼成长
      一九三四年六月二十九日,以珠河游击队为基础吸收一部分义勇军和反日山林队,正式编成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赵尚志为司令,张寿篯(即李兆麟)为政委,下设三个总队,五个大队。根据县委指示,许亨植从地方调到哈东支队任第三大队政治指导员。同年秋,又被任命为第一大队长。
       哈东支队成立后,部队分三路进行活动,许亨植跟随赵尚志活动在珠河县铁道北第五区,延寿县第二区,宾县第二、三、七、八区,方正县的第二区等地区。清除这里的敌伪据点,解除敌伪武装,帮助地方党组织普遍建立起群众反日组织。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铁道北的广大乡村成了新的游击根据地,是哈东支队的可靠后方。
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根据满洲省委指示,以哈东支队为基础,吸收地方青年义勇军编成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任军长,冯仲云任政治部主任。第三军初建时,先编成第一师,师长由赵尚志兼,下设三个团。许亨植被提升为第二团团长。
       三军成立后不久,敌人开始了“春季大讨伐”,重点进攻珠河游击根据地。许亨植根据司令部的指示,率领二团,联合在铁道北活动的义勇军各部,灵活机动地进行外线作战,打击敌人。他首先率队攻破了延寿县的柳树河子据点,接着又摧毁了珠河县大小亮珠河地区的敌军农场。然后,他指挥部队迂回行军,胜利地攻破了宾县的高丽帽子。这一系列战斗的胜利,不仅狠狠地打击了“讨伐队”的嚣张气焰,使游击队得到锻炼和壮大,而且,打破了敌人把游击队围歼在根据地的阴谋。
        在春季讨伐中遭受惨败的日伪军,于六月在哈尔滨召开了北满六省“治安肃正”会议,以驻哈日军师团长岩越中将为头目,动员日伪军和警察组成“讨伐队”,首先向珠河游击根据地进行疯狂地围剿。为配合讨伐,敌人又在帽儿山成立双(城)、阿(城)、珠(河)、宾(县)、延(寿)、五(常)六县办事处,组织“治安工作班”,闯入游击根据地放火烧毁民房,强迫群众移居到“集团部落”之中。此时,珠河根据地一片血海烟云,铁道北的许多村屯被烧光,沿山区几乎没有人家。许亨植率领的第二团在恶劣的环境中与强敌搏斗,遭受了重大损失。
在这紧急关头,珠河中心县委于九月中旬召开扩大会议,分析哈东形势,作出了新的斗争部署。鉴于根据地遭受严重破坏的情况,大部队在这里活动有困难,因此决定吸收根据地的青年骨干加入部队,三军扩编为六个团。然后由赵尚志率领三军主力转移到松花江下游,与汤原游击队会合,开辟新区;二、三团留在珠河游击区坚持斗争。这时,许亨植调任三团政治部主任,在珠河铁道南和五常、双城地区活动。
      有一次,他在五常县高丽营子宿营时,被日军侦悉,天未亮,敌人乘马爬犁围了过来,情况十分紧急,他当机立断,马上派人去抢占制高点,其余部队则埋伏于道路两旁的树林中,当敌人进入伏击圈时,他一声令下,排枪齐射,打得敌人懵头转向,乱成一团,这次战斗消灭了一百多敌人。第三军主力到松花江下游之后,开辟了新的游击区,队伍得到很大发展。与此同时,在珠河的三团也有了显著地加强。
        一九三六年初,三军司令部决定将原有各团逐步扩编为师。三团也扩编为第三师,许亨植任三师政治部主任。随着第三军威望的提高,在五常、舒兰一带活动的由汪雅臣领导的“双龙”队和“创江南”队等义勇军也主动靠拢三军三师,表示愿意接受珠河中心县委的领导。许亨植根据党的统一战线政策,联合了各路义勇军,成立了反日联合军道南指挥部。三师是联合指挥部的骨干队伍,冲锋在前,退却在后,非常活跃。
       有一次,在高丽营子战斗时,双方打得很激烈,“创江南”队增援受阻,三军孤军奋战,英勇顽强,打退了敌人,取得了胜利。接着在拉拉屯、五道岗、十八层甸子等战斗中,三师连战连胜,受到友军的赞扬。在这一有利形势下,许亨植指挥三师和义勇军道南、道北的部队进行了小山子战斗。联合军一千多人向敌人的据点小山子发动了进攻,这次战斗虽未取得全胜,但给予敌人以很大打击,三师和联合军的威名大震。
率队远征
     一九三六年九月十八日,珠河、汤原中心县委和三、六军党委,在汤原附近帽儿山召开了联席会议,讨论了政治、军事和组织方面的重大问题,成立了北满临时省委。许亨植被选为省委执行委员,并调任三军一师政治部主任。
      会后,三军为粉碎敌人对汤原根据地的“围剿”,提出了远征铁力、海伦的计划。九月底,许亨植根据三军司令部指示率领先遣队二百余人,从汤原出发经东兴、庆城(今庆安)到达铁力附近。在这里开展群众工作,并为主力部队准备给养。
       十一月赵尚志率领五百多人的骑兵队到达铁力与先遣队会合,休整之后继续向海伦方向进发。许亨植率先遣队留在这里开展游击活动,以配合主力部队。他们在北满的林海雪原中,冒着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爬冰卧雪,把敌人引进小兴安岭的密林中。许亨植率队活动到孙灵阁山时,与装备精良的五百多人的“讨伐队”相遇,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许亨植利用有利地形,沉着勇敢地指挥队伍与敌激战,打死日军八十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马三十多匹,击毁重机枪一挺、炮一门。战后,他迅速率队安全转移到铁力县郑金店休整,随后,又机智地缴取了敌人警察局、所两处。
       一 九三七年初,许亨植和师长常有君率领队伍返回依兰东部地区。这时,在松花江下游活动的抗联队伍除三、六军之外,还有四、五、八、九军的部分队伍。北满省委和北满抗联总司令部为了加强这一地区抗联各军之间的协同作战和统一征收、分配给养问题成立了依东(后改为哈东)办事处,任命许亨植为办事处主任。他在任职期间较好地完成了省委和总司令部交给的任务。同年二月在汤原附近的洼峰召开了北满抗日联军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五军军长周保中和八军、九军军长等。许亨植代表北满抗联总司令部和三军出席会议。会议讨论了各部队之间的协同作战和分配给养等问题。
      同年六月底,在汤原县帽儿山召开了北满临时省委扩大会议,吉东省委代表,五军军长周保中应邀出席。会议研究了对敌斗争的策略、北满抗联各部队的配合作战问题和加强对八军、九军的领导等问题。
       会后,许亨植调任抗联第九军政治部主任。抗联第九军的基础是原东北军军官李华堂的部队。许亨植为了更好地整顿和改造这支队伍,在方正县大罗勒密密林中,建立军政训练班,经过三期培训了一百二十余名干部战士,使部队的军事政治素质有了显著的提高。由于九军的共产觉员耐心而有效的工作,很快培养了一批忠于革命事业的骨干力量。后来,在一九三九年,抗日斗争进入极为艰难的时期时,军长李华堂等不坚定分子叛变投敌,正是这批骨干分子率领部队坚持斗争。
       一九三九年冬起,日本侵略者把抗联活动最活跃的三江省作为“治安肃正”的重点地区,动员日军三个师和伪军五个旅,共六万多兵力开始了为期三年的三江省地区“大讨伐”。然而,正在这一重要时期,北满抗联总司令、三军军长赵尚志赴苏后长期未能归来,三军部队在与敌人战斗中屡遭损失,大量减员。
       为适应急剧变化的形势,一九三八年六月初,北满临时省委召开了第八次常委会,作出了整顿缩编三军为四个师,北满抗联部队冲出敌人的包围,向西北远征的决定。根据省委指示,许亨植率九军二师和三军一师的部分队伍从依兰出发向海伦地区进行远征。并整顿三军一师,政保师和五师队伍,成立了新编三军三师,许亨植任师长。
        在艰难的远征和整编分散在各地的三军部队的工作中,许亨植经历了千辛万苦。他处处以身作则,以革命利益为重,克服了种种困难,充分表现了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他率队到达海伦地区之后,配合地方党组织,开辟了这一地区的群众工作。
      同年十月八日金策同志率领第二批西征部队到达海伦境白马石与许亨植会合。当天夜里,在金策主持下召开了三、六军干部会议。会议根据北满临时省委部署,讨论确定了嫩海地区开辟抗日游击活动的计划,决定成立西北指挥部,筹备工作由许亨植负责进行。鉴于北满抗联各部队将陆续转移到这一地区的情况,派西北远征队到德都五大连池地区建立后方基地,抗日部队以小兴安岭为依托,开展黑嫩平原游击战争准备条件。
开辟新区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张寿篯率领第三批部队会师。
      一九三九年一月二十八日,中共北满省委召开第九次常委会,提出了到达海伦地区的北满抗联部队与当地党组织配合,开辟北满游击区的方针。为统一领导成立了嫩海地区代表团,由张寿篯、许亨植、王明贵组部;在军事方面成立临时指挥部,以张寿篯为指挥,许亨植为副指挥,冯仲云为政委,冯治刚为参谋长。下设龙南、龙北两个指挥部,龙北由张寿篯负责,指挥一、二支队。
      龙南由许亨植负责指挥三、四支队和独立一、二师。并建立以德都县朝阳山为中心的后方基地,创办军政干部学校和后方医院,作为部队休整的基地。为了更好地开展地方工作,各部队抽调有地方工作经验的干部派到嫩江、纳河、克山、肇源、肇州等县建立地下党组织和反日群众组织。
       同年四月北满省委召开第二次执委扩大会议,改组北满省委,成立了金策为书记的新省委。会议决定以北满的抗联三、六、九、十一军为基础,成立抗联第三路军,以张寿篯为总指挥,冯仲云为政治委员、许亨植为参谋长。由于赵尚志赴苏长期未归,暂由许亨植兼任第三军军长,张兰生任政治部主任。
       会后,在许亨植和张兰生主持下召开了三军干部会议,把三军所属部队进行整顿,改编为三师。会上检查总结了三军从珠河游击队成立以来党政方面的工作。认为三军所以能成为北满抗日的主力军,是因为它从建军那天起,就在党的直接领导下,按着党的方针建设军队。会议要求在新的情况下注意克服忽视党的领导,削弱政治工作的倾向。要求每个党员,要在抗战的紧要关头,以千百倍的勇敢精神工作,为争取抗日运动的新发展而努力。这次会议对加强党的领导,提高部队的政治素质及战斗力,起到了积极作用。
       一九四〇年春,根据东北抗联部队统一番号的决定,三路军所属部队编为三、六、九、十二四个支队。许亨植兼任十二支队政委。同年夏天,许亨植根据省委指示,在十二支队中选拔六十余名战士,组成精干的部队,离开了庆安山里的后方密营,突破敌人的封锁,以青纱帐为掩护,向哈尔滨西部的三肇地区进发。队伍晓宿夜行,绕开大道,走山路。除在梨树园子和绥化永安镇曹家屯等地与敌人有小规模的接触之外,未经大的战斗。八月末顺利地渡过了呼兰河,进入了兰西县境内。接着急行军,横穿中东铁路,跨过甜草岗,九月初到达肇州县境内的李道德屯。根据当地群众提供的情报,许亨植组织了夜袭丰乐镇的战斗。许亨植根据事先侦察的情报,利用黑夜悄悄地摸进丰乐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落地缴了警察局的枪械,活捉了伪镇长,打开了银行、仓库,把缴获的物资分给群众,受到群众的欢迎。
       丰乐镇战斗之后,十二支队准备袭击宋站车站,但因伪甲长告密,我支队遭受突然袭击,在战斗中队伍被冲散,许亨值也受伤,只带十几名队员冲出敌人包围,返回铁力后方密营。被冲散的另一部分队伍在徐泽民、张瑞麟等指挥下,与地下党组织配合攻克了哈尔滨西方的肇州县城,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抗联十二支队在三肇地区取得的重大胜利,给驻哈的日军很大震惊,大大鼓舞了北满广大人民群众。
       抗联三路军成立后,龙南、龙北广大地区积极开展了游击战争。在一九四〇年前一年半的时间里与敌战斗三百余次,攻克纳河、克山、肇州等县城在内的城镇二十七处,袭击火车站五处,日本移民团义勇训练所五处。还袭击日本军用机场一次,颠覆军用列车两次,俘虏敌伪警察一千五百五十七人,伪军团长、连长、警察署长四十二人,毙敌五百余(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日军),获机枪七挺,迫击炮四门、步枪一千二百五十支,手枪二百零一支。取得了重大胜利。
        一九四一年夏,苏德战争爆发之后,日本侵略者向东北急剧增兵,日本关东军的兵力从四十万激增到七十六万。同时,敌人以“确证后方治安”为名,更加疯狂地对抗日部队进行“讨伐”。抗联的活动处于极端艰难的环境之中。
       同年十月,许亨植根据三路军总指挥部指示,把他领导下的第六、第十二支队的一百五、六十名同志送往苏联,进行整训。只留下总指挥部的部分工作人员和两支小部队由他率领在国内坚持活动。一支是朴古松指挥的小部队,活动在庆安、铁力一带。另一支是张瑞麟指挥的小部队,活动在巴彦、木兰、东兴一带。小分队除在必要时打击孤立的小股敌人和敌人据点之外,主要是深入群众,发展秘密的反日救国组织,并为小部队活动准备粮食、物资,侦察敌情等。由于小部队的积极活动,半年多时间在庆安、铁力、巴彦、木兰、东兴等县的广大地区建立了反日救国会组织,会员发展到二百余人,积蓄了新的抗日力量。许亨植冒着危险,经常来往于各地,具体指导小部队的工作。
      一九四二年七月末,许亨植带着警卫员陈云祥到巴(彦)、木(兰)、东(兴)地区检查工作。他在这里听取了小部队负贵人张瑞麟的汇报,详细了解了小部队在东兴头道河子、二道河子、三道河子山边炭窑工人中进行工作的情况,得知在这里发展了一百多名反日会员,并把反日救国会组织发展到东兴县满天星和巴彦县农村中的情况非常高兴。他对小部队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巧妙地开展工作,取得这样大的成绩,进行了表扬,并整理出书面材料准备向上级报告。这时敌人的“讨伐队”已经到这一带搜山,形势很紧迫,不能久留。八月二日下午,他在警卫员和张瑞麟派出的王兆庆护送下离开这里回指挥部所在地。为了避开搜山的敌人,他们在人迹罕见的山林荒谷中穿行。一天才走了二、三十里路,天黑时到达春峰岩山下。这里群山耸立,邵凌河在山谷中流过。许亨植等三人在河畔露营。
       第二天(八月三日)清晨,警卫员陈云祥起来生火做饭。由于这里地势低洼,炊烟迟迟不能散去。就在这时敌人派出的“讨伐队”庆安县伪军团长发现了山谷中的炊烟。敌人立即包围上来。当许亨植等发现了敌人的动静时,已被敌人团团围住。许亨植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下,率领战士与敌人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许亨植和警卫员陈云祥壮烈牺牲,王兆庆一人突围脱险。许亨植牺牲时年仅三十三岁。
时隔不久,敌人的报纸大肆宣传许亨植牺牲的消息,借以宣传日伪“讨伐”的“武功”。但广大抗联战士和群众,却从这一不幸的消息中,知道了许亨植同志牺牲得很壮烈,很英勇,感到十分悲痛。同时,也更加增强了对日本侵略者和汉奸败类的仇恨。
      许亨植同志为祖国的独立,民族的解放,忠心耿耿,奋战一生。他的不朽的业绩和崇高精神,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人物评价
         2014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抗联烈士许亨植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