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抗联叛将:李华堂  

2017-01-25 15:37:27|  分类: 民族败类、叛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联叛将:李华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华堂,河北滦县人,“九一八”时是东北军的一个营长,东北沦陷后拉起一支队伍抗日,后来又响应中共建立抗日联军的号召,加入了赵尚志为总司令的北满抗联总司令部,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九军军长。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他都是赵尚志抗日路线的追随者和赵尚志本人的崇拜者。1938年冬,当赵尚志赴苏未归,李华堂的九军主力又随三路军总指挥部西上嫩江之后,一向躲在深山里不向日寇投降的李华堂成了孤家寡人。等到他的另一个结盟者二路军也在日寇打击下几乎全军覆灭时,1939年2月,李华堂终于承认了失败,下山投降了日本关东军。日寇果然没有杀他,反而将他安置在刁翎城中,过所谓自由的“良民”的生活。
       1942年1月,赵尚志带领小分队从苏联回到东北,在梧桐河一带活动。2月12日在袭击梧桐河警察分所时,被打入革命队伍的日伪特务刘德山击伤腹部,昏迷中被俘。他伤势十分严重,敌人决定对他进行突击审讯,因此决定对他进行医治,但被赵尚志拒绝,并对审讯他的伪警察说:“你们不也是中国人吗!现在你们出卖了祖国,……还有什么可问的呢。”
      赵尚志殉国之时,为了验明赵尚志的正身,日寇又将李华堂带到了梧桐河伪警察署。在一间冰冷的房子里,李华堂第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死者就是他矢志追随多年的抗日大英雄赵尚志。尽管有不少日本人跟着,他还是哭了,大声道:司令,你也这么着了吗?你也这么着了吗?他大哭嚎啕,被日本人强拉出去。
        这是曾经作为抗日结盟者的李华堂与赵尚志的最后一次会见,赵尚志已经死去,李华堂也已经投敌,可当他见了死去的赵尚志之后,为什么仍要突然放声大哭,重复说出刚才那样一句话呢?李华堂当时要对赵尚志表示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他有没有想到过,虽然他努力在内心里为自己的投降辩解,可面对着眼前的死者,心里仍然明白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大英雄、虽死犹生,而他虽然活着、其实已经死了吗?
       东北光复后,李华堂重新出山组织军队,被国民党任命为东北挺进军第一集团军上将总司令,与东北人民自治军为敌。结果于1946年11月,被东北民主联军合江军区剿匪小分队围击于依兰东部地区,负伤后被捕,死在押解的路上。
抗联叛将:李华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华堂匪队溃灭记
     一、李华堂其人
    匪首李华堂,生于一九O三年河北省栾县赵个庄。原系东北军二十四旅,依兰镇守史李杜所属九十六团陈忠山部下的营长,驻防依兰县刁翎一带。“九·一八”事变后,随同李杜抗日。一九三二年冬李杜率部退到苏联境内,李华堂没有同去。一九三三年以后,李华堂仍然在刁翎、土城子一带山区继续进行抗日活动。以后,任我“抗联”第九军军长。一九三八年(伪康德五年),李华堂投降了伪三江省第七军管区,以后以开豆腐房为掩护,为日本当特务,至一九四五年东北解放。
    二、李华堂匪队的形成
         “八·一五”后,李华堂从佳木斯来到依兰,因秘密组织匪队,于一九四五年八月被依兰红军司令部扣押。放出后,于同年九月,纠集抗联叛逆娄佩然,李风舞(李慌子),李殿发(李大橹子),伪军官王茂昌,李景林,同“抗联”团长鲍成奎,周景山,何宝山,伪特王兴洲,周德明,阚振林等人在依兰县永发屯,土城子一带网罗人员,搜索枪支,组织建立了匪队。李匪自称国民党中央军第二十六集团军,并自封军长。下设五大处,三个旅,两个直属团。部队设在依兰境内莲花泡。张继然(旧军营长)任指挥,张文生任参谋处处长,参谋有毕洪飞、梁上士、李智等人;副官处处长周景山,孙道长;联络副官娄佩然、王兴洲、阚振林、胡士波郭景涛、胡士江、王忠成、王盂川;军械处处长胡士森;军需处处长王长昌;稽查处处长祁振忠,副处长关省山;第一旅旅长李凤舞;第二旅旅长周景山。(下设三个团,一团长关长录下设一个营,营长:李殿发);二团团长姜玉、副团长夏玉清(下设三个营,一营长姜永,二营长李清林,三营长沈山);第三旅旅长高明山(下设一个团,团长马平新,直属炮兵团团长郭成,下设一个营营长葛××)。直属警卫团团长鲍成奎(下设三个连)。以后,李匪队不断扩充实力,人数最多时达一千余人;武器装备有重迫击炮两门,六零炮三门,重机枪~挺,轻机枪三挺,十三毫米机枪一挺,十响连珠枪一支,轮盘枪九支,掷弹筒三个,各种短枪五十多支,各种大枪八百多支,战马五十多匹。
    三、李匪的罪恶活动
           一九四五年十月,苏联红军主力部队从依兰撤走,只剩下苏联红军卫戍区司令部。我党合江省委派王建秋,关雪涛两同志到依兰接收,成立了人民政府和公安局。为建立武装力量,子十一月初召开了各区保安队长会议。会议刚刚结束,匪首李华堂为了企图扼杀新生革命政权,派张文生暗中到依兰城与第六保安中队长李智密谋攻打依兰。张文生同时带来了匪首李华堂委任李智为第三团团长的委任状及匪队袖标。对于李匪的要求,李智全部答应。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李华堂亲自率匪队三百多人准备与李智里应外合攻打依兰城。匪队行至依兰八里路四间房屯(现演武基公社四间房)停下。叛逆李智派人出城将当晚城里的口令“威扬”送交李匪。在城内的李智下令保安队人员全部配带李匪部同样的袖标并指示听见枪声不准还击。就这样,李匪毫不费力地攻进了依兰城,缴了公安局门卫和公安局警卫班战士十多支枪;打死了我一名战士;抓去我公安局长关雪涛同志。同时,将公安局办公室枪库砸开,抢去全部枪支、弹药(数字不详)。城镇的一个公安分局,六个公安派出所的长短枪六十多支和保安大队部的枪支也都全部被缴走。同时还对依兰城局部地方进行抢掠,损失十分严重。在这次事件中,有一段王县长机智脱险的故事:当时,匪徒窜到保安大队楼上,企图活捉我县长王建秋同志。王县长临危不惧,沉着冷静,化装成伙夫挎着水桶大摇大摆从楼上走下来,与匪徒相遇时,匪徒问:“关里来的王县长在哪?”王建秋不慌不忙地用手向上一指说:“在楼上呢。”匪徒们蜂拥上楼,而王建秋同志却乘此机会在匪徒的眼皮底下安然脱险。
         匪徒们去攻打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时,驻在城内三道岗的保安中队和金风海队与匪徒展开激战,终于保卫了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翌日,驻佳苏军在驻依苏军司令部司令杨清海带领下,乘汽车从佳木斯火速驰援,李匪见苏军来势迅猛,仓惶逃窜。公安局长关雪涛同志也乘机逃出虎口。
         李匪队从依兰撤出后,流窜到依兰南土城子、马家沟、莲花泡、兰道岗、刁翎一带活动。不久,又窜到依兰江西攻下马大屯(依兰西十余里),企图活捉我区长。进城后没抓到区长,打死我区中队战士王××,绑走警卫员孙之祥(中共党员)并在马大屯南山下将孙枪杀;还绑去农民王洪录,冷德春,周德金和区于部张殿同志,都被带到原靠山屯.(现红星公社)开拓团三号屯严刑烤打后放回。该匪部进屯后,四处抢掠,劫走洋马两匹,衣服三百多套。使刚刚从日寇铁蹄下解放出来的苦难农民,又遭受一次浩劫。
          一九四五年冬季,李华堂率队五百多人去通河县与盘踞在通河镇内的匪队长高明山(伪森林警察大队长),于平新(原抗联人员)等匪首会合,并将高、于二匪队收编称作第三旅。委任高明山为第三旅旅长,于平新为三旅所辖的一个团长。高、于二匪队的二百多入改编为李华堂匪队后,盘踞在通河一带,听从李华堂的指挥。李华堂扩大势力后,于四六年三月率队从通河出发去攻打木兰县城。在暗藏在木兰保安队中某些坏人的策应下,一夜的时间,把木兰保安队的一百多人全部缴械并抢劫百姓财物,牲畜不计其数。正当李匪队在木兰横行时,我三五九旅从哈尔滨来合江地区剿匪的队伍与该匪部相遇,双方展开了激战。李匪部下的一个得力团长李殿发(绰号李大橹子)在战斗中被我击毙。匪徒伤亡八十多名,李匪率部狼狈逃至通河。
        不久,李华堂又重新组织匪队从通河过松花江去攻打方正县城,命张继然指挥。匪队从东、西两门攻城,由于驻守东门的保安队与李匪队暗中勾结,东门首先失陷。驻守方正城的我军齐司令(不知名)率领指战员奋勇反击,在城内展开了巷战。在巷战中,我军将攻打西门的李匪部下的张营长(张云)包围在一座破庙里并活提了张云及二十多名匪徒。由于叛徒内应,在巷战中我军齐司令被抓,但我军越战越勇,李匪见两门久攻不下,恐援军赶到,便慌忙撤离。不久,由方正各界人士出面磋商,用活捉的匪营长张云交换,我军齐司令才免遭杀害。
        李匪从方正逃回通河约一周左右,又率队奔回依兰南土城子,刁翎一带老巢。高明山,于平新匪队仍留下驻守通河。不久,高、于匪部二百余人被我军三五九旅全部围剿溃散。
         双方几经战斗,李匪部伤亡惨重,给养不足,枪支缺少,匪心涣散;为拢络匪心,改变困局,李匪于一九四六年阴历三月十六,率队四、五百人攻打桦南县驼腰子金矿。一时,驼腰子金矿妖雾弥漫,人民惨遭匪徒洗劫。这次洗劫被抢走财物不计其数。洗劫金矿后,李匪又率队回到刁翎,土城子一带盘踞。
     一九四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合江省军区再次发出关于消灭匪股指示:命我合江军区所属部队与三五九旅密切配合,对顽匪要一股一股地围剿干净。李华堂匪队为躲避我军的歼击到处窜逃。四六年六月窜到方正大罗勒密一带后,又过松花江北岸去攻打祥顺山,受到我方猛烈打击,受伤匪徒十多名,李匪参谋处长张文生胳膊被打断。
      就在李匪队被我军打得走投无路,山穷水尽之时,国民党合江省政府派接收专员李天民来依兰改编李匪队为合江保安第一支队,封李华堂为支队长。并采取胁迫引诱等手段大肆网罗人员。然后,调整机构,封官加委。这次共设八大处,三个旅,二个直属团。改编扩充后的李匪队人员达到近千人,武器装备也很雄厚。有迫击炮两门,六O炮三门,重机枪三挺,轻机枪九挺,十三毫米机枪一挺,轮盘枪九支,十响连珠一支,掷弹筒三个,各种短枪五十多支,各种大枪八百多支,马五十多匹。
      李匪队改编扩充后,在李天民操纵下与谢文东,张雨新(张黑子)两股匪队时合时散,频繁活动于依兰、林口、桦南、勃利、方正、通河一带,对我继续袭击、骚扰,大有狗急跳墙之势。
     一九四六年十月,李匪率匪队八百多人,第二次攻打依兰县城。这时,依兰任第五支队副司令杨清海已接受国民党合江省专员李天民的策反,被委任为国民党合江省城防少将司令。杨清海同意叛变后即与李华堂秘密商妥,拟于十月十日采取行动,正式投敌。攻城前他们使用了调虎离山计的花招:十月七日,派匪队姜团、霍团三百多人去道台桥田家屯袭击我刚刚建立的第一个农会。在当地大地主孙秀文的内应下,将我农会主任周玉堂(中共党员)夫妇,农会组织委员的儿子玄志之,治安委员李守义(中共党员),积极分子徐井新、王生以及群众刘江、吕之等八人带到永平屯严刑毒打;将我农会主任周玉堂之妻的衣服全部扒光赤身放回;将农会主任周玉堂等四名干部押到被我军击毙的匪徒坟前枪杀,并残无人道地用刺刀挖出了农会主任周玉堂的的心(所谓祭坟)。这次犯罪活动,还抢去二十七匹马,二十七床被子,六十多套衣服,缴去民兵长枪五支。果然县城防司令部闻迅后集合合江地区各县主力,赶到田家屯围剿李匪队。这时李匪队却已迅速撤离。在我县城内防务空虚的情况下,李华堂匪部五百余人和杨清海叛军里应外合于十月十日晚攻进依兰城,“双十”事件中,枪杀了我营长王子俊,连长王平和排长张建国等人,还打死我一名警卫班战士。李匪与杨逆企图攻下我城防司令部、公安局、监狱,由于我留守部队奋勇反击未遂。之后,李、杨匪队窜到达连河煤矿,将那里的火药库和仓库砸开,又抢走一些火药和物品,才撤回土城子、三道通、莲花泡一带。
        “双十”事件后不久,我合江军区司令部贺晋年司令员和三五九旅副旅长谭有林,率领合江军区骑兵团追歼李、杨二匪队,在莲花泡、石砬子山一带与李、杨二匪队展开了多次激战,活捉了叛匪杨清海侄子杨永山,(原我第六连副连长)及杨清海的小老婆辛爱玉和李华堂匪队军需处长王茂昌等匪徒。这次围剿战斗持续一月左右,李杨二匪队被打得七零八落。李匪见匪队已溃不成军,在绝望中自杀,其首级后被我军拿到佳市示众。杨清海孤自一人逃之夭夭,一九五O年三月间在沈阳被捕,同年八月被处死。至此,李、杨二匪被我部全歼。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