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2017-01-24 17:56:27|  分类: 民族败类、叛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周昆,少将,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八路军)115师参谋长。湖南平江人。1927年随毛泽东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参加过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红一军团十二军三十四师师长,红四军十一师师长,红四军军长,红一军团十师师长、三师师长,红二十一师师长,中国工农红军大学代校长,红八军团军团长。1934年参加长征。后任红一方面军参谋长,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参谋长。1938年3月在山西携款失踪,下落不明。
革命经历
      周昆,1927年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参加秋收起义后首批上井冈山的老官员,曾任红四军第三十一团连长、第二纵队第五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参加了井冈山和赣南、闽西的游击战争。
1930年后任红十二军第一纵队纵队长、第三十四师师长,红四军第十一师师长、军长,红一军团第十师、第三师师长,闽赣军区第二十一师师长,红军大学代理校长,红八军团军团长兼第二十一师师长,第二十三师师长,红一方面军参谋长 。并参加了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军学校校长,红军大学校务部部长,中央教导师(庆阳步兵学校)师长,抗大第二分校教育长。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7年4月28日红大一期一科留延安同学合影。1排左起:莫文骅、刘亚楼、罗瑞卿、朱德、张树才、邓飞、杨立三;2排左起:边章武、张爱萍、谭冠三、林彪、周昆、杜理卿、罗荣恒、苏振华、贺晋年、张达志、谭政、宋裕和)
        1937年参加过秋收起义的部分官员在延安与毛泽东合影,其中有赖传珠、张宗逊、孙开楚、赖毅、谭冠三、杨立三、陈伯钧、龙开富、周昆、谭希林、罗荣桓、谭政、刘型、杨梅生、胡友才等人。照片上毛泽东题字为:“一九二七年秋收暴动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至今尚存之人约数十人,此为一部分。”红军改编八路军时,他被任命为第115师参谋长。并且是中央军委23个委员之一。
出走前夕
        据《彭德怀全传》记载,彭德怀从汉口返八路军总部,途经临汾,值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周昆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召开的参谋长会议回来。在向彭德怀报告会议情况后,周昆发起牢骚来:“我到办事处要几个零用,才给了我两块钱!人家的参谋长坐的是小汽车,住的是小公馆,下的是小馆子。咱们光打鬼子,身上连个小钱也没有!”“胡说!”彭德怀大吼一声,“那是国民党,你是共产党!”“要碰上我,一个铜板也不给你!”周昆还不住嘴:“这次孔祥熙给了三万银洋,叫我带回做慰劳费,说115师保卫了他的家乡,人家可大方!……”“无耻!”彭德怀双眉倒竖,怒不可遏,拍桌痛骂周昆一顿  。
         太原沦陷后,115师奉中央的命令开赴吕梁山建立晋西根据地。可就在这时,谁知这位师参谋长周昆竟然会携款而逃! 当时师司令部工作人员把此消息报告师长林彪,本来就沉默寡言的林师长,更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他虽未象徐海东听说张绍东出逃而为之吐血,但这件事对他来说毕竟是个很大的打击,他常常一个人独自去散步,思考这个周昆为什么会出逃呢?直到半个月后被阎锡山手下一个名叫王潞生的哨兵,看到身穿日军大衣(平型关战斗缴获的战利品)骑高头大马的将军,以为是日本鬼子,便举枪射击,这家伙的枪法还真准,枪声一响,林师长应声落马,从此,这位著名的战将,只好离开前线去苏联治病。
       周昆携三万元钱潜逃了,这样高级别的官员离队,在中共和八路军中,尚属首次。
      那么离开队伍之后,他究竟去了那里?史书已经无有任何记载。分析认为:移民异地,隐姓埋名,忧郁而终。这就是他日后再无任何消息的原因所在。
        周昆潜逃后,第115师参谋长一职长期空缺。1938年3月8日,八路军总部任命王秉璋为参谋处长,司令部的工作由王秉璋负责,行使参谋长的权责。以周昆的资历和能力,他不当逃兵的话,肯定是开国将帅里的上将。\

周昆出走
        出走信息
        对于周昆出走,目前有三种说法。
        其一,1938年2月间,115师周昆参谋长到八路军总部去开会,领取了六万元军费,这是国民党政府发给115师的最后(最后二字不妥,国民党政府拨给八路军的军费应该领至1940年底)一笔经费六万元。会后,周昆携三万元钱潜逃回了湖南老家平江,此后再未离开过。建国后,组织上对他做过调查,结果证实他没有参加过任何反革命组织,也没有任何其它反革命行为。从这一点出发判断,他当年潜逃的动机是非政治性的。(王秉璋的回忆录)
       其二,此说传来比较简单,周昆在参加国民政府在武汉召开的参谋长联席会议时,孔祥熙开给他一张三万元支票,他是带着这三万元支票跑掉的。
       其三,115师周昆参谋长到八路军总部去开会,领取了十万元军费,周昆自己取了三万元,将剩余的七万元让警卫员带回师部,这一说与上基本相同,只是数字的差异。
出走辨析
      这三种说法究竟那一种更合理呢?
      应该是其一。理由是:
      第一,国民党给八路军的军费是每月50万元,这是周恩来与顾祝同在西安谈判时定的,但由于延安的中央机关与陕甘宁边区政府都不在此列,八路军总部要将这50万元军费,分一部分来供养延安,所以115师不可能分的太多,因为115师出师的人数最多,而且是作战的主力,但此时新设立了晋察冀军区,且344旅此时与129师在一起,由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一个月给115师6万元的军费应该是合理的。
     第二,当时师部没有参谋处长,王秉璋任师作战科长,周昆让警卫员将此款转给王也是合理的。
     第三,为何否定孔祥熙给的支票一说?此前周确定在武汉参加过全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但孔祥熙不可能给他三万元的支票,因为中央即使额外奖赏给115师三万元(假设),也会通过八路军总部转达,而肯定不会直接给了115师的,这是一个制度。
周昆去向
       去向信息
      那么周昆离开部队到哪里去了?亦有四种说法。
      其一,周昆携三万元钱潜逃回了湖南老家平江,找了一个村子住下来做买卖,此后再未离开过。建国后组织上对他进行过调查,结果证实他没有参加过任何反革命组织,也没有任何其它反革命行为。
       其二,传说周昆离开八路军之后去了瑞士,并成为杰出的慈善家。中国改革开放后,大慈善家周昆将军出于对国家的忠诚,曾经化名回到大陆,当时他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没人认得他,他也不认得别人。周昆又积极的为人民做出了贡献。
      其三,周和一个资本家小姐携款逃到了境外,结果在花光了公款后,被小姐抛弃,后回国,被人打死。
      其四,文革中他曾受罪,被红卫兵天天揪斗,死在红卫兵的手里了。
去向辨析
     其实这四种说法都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第一,他如果回到平江老家,象他这样有名望的人,当地不会没有人认识他,那么国民党的中统、军统也会找到他,并利用此大肆宣传,再说他能活到建国后,土改、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许多的政治运动,一定会被当地人挖出来批斗的,不会成为一个谜。
     第二,作为一个军人,拿了军饷去做慈善家,也不很合理,再说如果有人知道他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曾经化名回到大陆,积极为人民做贡献,难道件事还能隐瞒了记者吗?
     第三,说他带资本家小姐携款逃到境外,花光公款后被小姐抛弃,后回国被人打死。这也会被曝光,一定不会没有任何痕迹留给媒体。
      其四之说就更加荒谬了。
人物评价
         人生错棋
          其实这四种说法都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第一,他如果回到平江老家,象他这样有名望的人,当地不会没有人认识他,那么国民党的中统、军统也会找到他,并利用此大肆宣传,再说他能活到解放后,土改、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许多的政治运动,一定会被当地人挖出来批斗的,不会成为一个谜。第二,作为一个军人,拿了军响去做慈善家,也不很合理,再说如果有人知道他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曾经化名回到大陆,积极为人民做贡献,难道件事还能隐瞒了记者吗?第三,说他带资本家小姐挟款逃到境外,花光公款后被小姐抛弃,后回国被人打死。这也会被爆光,一定不会没有任何痕迹留给媒体。其四之说就理会谎谬了。。。。。。那么他究竟去了那里?真的无人知晓了。是什么原因使他选择人生路上这一步错棋呢?第一种是见财起意;这种情况应该是不可能的,如果是见财起意,6万元钱都在他的手上,他完全可以全部带走,没有必要让警卫员送回去一半,自己只拐一半,有人说取3万留3万是保全自己的生命。一个师一个月的军费全部没有了的话,八路军能不四处追杀吗?所以留3万是保全之策,这是周的聪明之处。但凡要携款逃之,定是要冒风险的,他不会确信留下那3万元,八路军就不去查找他的下落。第二种是贪生怕死;周昆在红军时期作战非常勇敢,特别是在强渡湘江中其21师遭受了极大的损失,他都挺过来了。抗日战争时期的条件要比红军时期好的多,何况此时官至八路军的师参谋长,一般情况是不上最前线的,战死的可能已经很小了。他怎么会有贪生怕死的念头?
      第三种是对革命失去信心;但仔细分析,也有许多疑点,因为他既没有投靠了国民党部队,又没有投靠日本方面。以往一些人多是去别的队伍是寻找靠山,而他却没有。
         周昆出走的原因是这样的。就在出事前不久,周昆曾到武汉参加全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会议的间隙,他看到国民党友军的参谋长们饮酒作乐,嫖妓宿娼,挥金如土,生活极其糜烂。当时,周昆的心里并不是也想去追求那种生活,他曾经为了革命出生**,一心想为共产主义的思想而奋斗,可在这样明显的对比下,他感到心理上极不平衡,同在国民政府军队中为官,做人的差距怎就这么大呀?你们就能那样去挥霍,而作为八路军的参谋长,却每月只能领到3元钱的生活津贴。共产党、八路军,整天叫着要抗日,要为广大民众过上好的生活。可是现在看来,我们所说的这些话有点自欺欺人。想想看,离自己的生活状况都无法改变,难道还能改变广大民众的生活境况吗?我们一直在革命,难道革命说是只为自己吃苦吗?
       散会后,他返回山西的抗日根据地,去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汇报会议情况。在总部他直言不讳地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当时,朱、彭、左等首长,立即指出他这种想法很危险,我们虽然改编为八路军,但我们还是红军的思想,红军的精神,我们之所以艰苦,是为了抗日,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为了中国广大民众的生活得以改善,如果要与国民党军队的干部去攀比,那我们就会失去民众对我们的支持和拥护。
       可是,周昆认为那些话并不能改变他的观点,我们离自己的生活都不能改善,还一直谈要争取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使中国广大民众的生活得以改善,这是不现实的。可是今天他已经把这样的思想暴露出来了,上级会不会以为他的思想蜕变了?想想以往党内的政治斗争,他感到前途渺茫了,也许为几句话,会将他半世的功劳冲淡。与其……不如一走了之。
      于是,他便在半路上,将刚刚领到的军费,取出3万元包好并写了几句话,将给警卫员,让他尽快交回师部,而自称自己还有事,等办完就会归队,就这样他带着3万元现钞,永远地离开了八路军,离开了革命队伍。
     那么离开队伍之后,他究竟去了那里?史书已经无有任何记载。笔者分析:移民异地,隐姓埋名,忧郁而终。这就是他日后再无任何消息的原因所在。如果他投敌、做生意发了家、与资本家小姐出国、出国做慈善事业、文革受冲击等等,他都会再度扬名天下的。
原因辨析
       所以,周昆出走的原因应该是这样的。就在出事前不久,周昆曾到武汉参加全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会议的间隙,他看到国民党友军的参谋长们饮酒作乐,嫖妓宿娼,挥金如土,生活极其糜烂。当时,周昆的心里并不是也想去追求那种生活,他曾经为了革命出生入死,一心想为共产主义的思想而奋斗,可在这样明显的对比下,他感到心理上极不平衡。
       散会后,他返回山西的抗日根据地,去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汇报会议情况。在总部他直言不讳地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当时,朱、彭、左等首长,立即指出他这种想法很危险。可是,周昆认为那些话并不能改变他的观点,他感到前途渺茫了。
       于是,他便在半路上,将刚刚领到的军费,取出三万元包好并写了几句话,交给警卫员,让他尽快交回师部,而自称自己还有事,等办完就会归队,就这样他带着三万元现钞,永远地离开了八路军。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说起红军时的周昆
      周昆1902年出生于湖南平江。1927年参加了9月9日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从安源出发在铜鼓途中9月9日遇险后以4元大洋脱险,于9.11日赶到文家市,集合了9.9日起义失败的队伍约4-5千人,与总指挥卢德铭转进江西铜鼓一带,等待江西省委对起义军在江西进军作战的指令。
     江西省委当时在南昌城负责处理南昌起义的后续事物,和负责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湖南农军在江西境内进军作战和支援安排。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交宋任穷一封十万火急的密信和100元袁大头作路费,让宋任穷火速前往在铜鼓,莲花一带寻找这支湖南秋收起义部队的负责人毛泽东,务必亲手将此密写信件面交毛泽东委员本人(如路上遇险可处理掉密信转达口信)。
       宋任穷对汪泽楷说,一定亲手把江西省委密信交到毛委员手中,但路上不需要这么多钱,100元大洋太多了。但汪泽楷有长期做地下工作的经验对宋任穷说:“这封信很重要,路上危险钱少了不行的,一定要带上这么多钱以防万一之需。”所以宋任穷一推在推,只好接受了60大洋上路。
       宋任穷在1927年9月26日在莲花县追上了自己参加秋收起义的浏阳团队,进而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面交了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关于让毛泽东同志带领秋收起义的队伍开进宁冈,和那里有一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汇合的密信。
       当时正是中午,毛泽东正在莲花县城的前委所在地和部队干部开会,部队的领导正在就进军路线一事争议了一上午,原已最后决定了部队下一步离开江西开往湘南一带活动,相机等待接应南昌起义失败由广东返回的部队。
      听说宋任穷带来了江西省委的密信,会议暂时停了下来,毛泽东走出前委会议房间,在厅间与宋任穷见面。宋任穷是第一次见毛委员,先转达了江西省委书记的口信,然后拿出密信亲手给毛委员,并请毛委员将密信浸泡在清水中,然后就可看见字迹。此时参谋赶紧端来一盆清水,放在了厅间的桌上,毛委员亲手将白纸放进清水中,这时字迹清晰的显现了出来。
      当毛泽东看完密信后,又问了一些宋任穷和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和委员刘士奇见面的一些情况后,宋任穷此时把余下的路费,40多元银元及一些铜板一个都不剩的全都当面交到了毛泽东手上。接过宋任穷递来的银元和铜板,毛泽东仰天沉思了一会儿,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对宋任穷说:“你一路辛苦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先回团部休息去吧!”
     宋任穷将路费剩余下的40多元银元全数交给毛泽东的举动,无疑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启示。1928年在井冈山上朱毛红军会师后不久,毛泽东提出红四军的干部战士要同吃同住官兵一致,不发饷每月同分伙食结余。当时绝大多数同志反对,认为历来当兵吃饷,不拿饷谁会来当兵?!
     毛泽东则说,红军不是靠抓兵吃饷的旧军队,革命是要解救自己和穷人的,红军不是为了钱而打仗的旧军队。从此在井冈山上开启了一支完全新型的革命军队,练成一支不怕苦不怕死,不为钱一心为人民而战的队伍,这支部队一直到革命胜利后的50年代中期,才开始了薪金制。
      当时正是中午,毛泽东在和部队干部召开会议,部队正在就进军路线一事争议了一上午,原已决定部队开往湘南一带活动,相机等待接应南昌起义失败的部队由广东返回。
      接到江西省委的指示后,毛泽东当机立断决定转进经永新宁冈与袁文才回合。转兵前往的行军路上,平地越来越少,山越来越深,不断有战士和干部半路当了逃兵。其实这也可理解,有些人是秋收后出来打一仗,现在家里还有很多农活等着呢。    
      来到永新县三湾村时,秋收起义的湖南农军只有不到800人毛泽东在这里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三湾改编”,不在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第一次打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的旗号。
    当时这近800人被编为:
                 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
                    团长:陈浩
        下设两个营: 1营、3营、(无2营)
           3营营长:  张子清
               副营长:  伍中豪 
          营部文书
    士兵委员会主任:  宋任穷  营部党小组长
                            
            3营7连:
                7连长:  程紫峰  后为 周昆  党代表:欧阳健
         7连文书2人:   宋任穷      高自立
             班长:   寻淮洲
    在打遂川县城时:  张子清 出任 一团团长
                     伍中豪 出任 三营营长
                          寻淮洲 出任 七连排长
       上井冈山后1928年2月: 
  袁文才、王佐的部队被编为:工农革命军一军一师二团                        
    朱毛红军井冈山会师之后:
秋收起义上井冈山的一师一团  编为 红四军三十一团,
     袁文才、王佐的一师二团  编为 红四军三十二团,
           31团团长:  张子清
          3营营长:  伍中豪
           营部文书:  宋任穷
          7连连长:  周 昆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后排右起:周昆(右一)、罗瑞卿、陈赓、周子昆    前排右起:林彪、聂荣臻、杨尚昆、xxx
 而后周昆曾任第二纵队第五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参加了井冈山和赣南、闽西的游击战争。 
   1929年冬的一天,当年留守井冈山后掩护红5军下山突围中被打散的宋任穷,在辗转湖南江西一年寻找红军,后遇到了唐云山的独立15旅在醴陵招新兵(正好是程子华带领这个部队的一部分队伍起义投诚红军走后造成那个部队兵员缺少),要开往江西打红军。宋任穷想可以通过这条路很快找到红军,于是化名宋固到新兵连当了一名受训的新兵。
   1930年2月25日在新干县的水南与红4军3纵队(1929年3月由原红4军31团整编的)战斗相遇时,宋任穷带10余人和枪弹投诚过来,首先见到的是高自立,然后是3纵队7支队支队长是周昆,政委欧阳健,正是当年秋收起义和三湾改编的红一团3营7连的老队伍。脱离红军队伍一年多后宋任穷终于找回到了红军,而且还是浏阳起义时的老部队。
    当晚宋任穷和周昆,欧阳健3人共躺在一个铺上,3人聊了整整一个通宵,谁也没有一点睡意。宋任穷从朱、毛率红4军下井冈山后讲起,自己留下和王佐的32团与彭德怀的红5军共同抵抗国民党数万大军的围攻,直到彭德怀决定离开井冈山,要王佐的32团抽调湘南籍的人(全是秋收起义后毛泽东抽调出派到往袁、王部队的党员干部)组成 红5军特务连 随5军下山一路打后卫,掩护红5军突围,直至特务连最终在下山后的遂川大汾圩被敌军截断打散后一年多来的曲折的经历。
     周昆,欧阳健则讲了下井冈山以来在赣南闽西打游击开辟根据地的这一段情形,并讲起当年3营7连一起战斗的老战友的情况。当年从浏阳出来革命的战友此时剩下来的不多了,都是在支队(营)纵队(团)一级了。
    其中,三湾改编时7连的一位班长寻淮洲,机灵很能打仗,任红3军团第5师师长(入闽作战后指挥部队连战告捷,获中央军委的特别嘉奖令,33年10月任红7军团军团长时才21岁).
   第二天孙开楚、邓华、谭政、张际春、罗瑞卿等老战友,纷纷过来看望老战友宋任穷。
   宋任穷回到红军老部队后先是接受党的审查,审查负责人是孙开楚,审查期间先出任红4军3纵队政治部(主任是谭政)宣传科长,后出任红4军3纵队9支队25大队(连)政委,当时9支队支队长张宗逊、政委朱良才。而后在打长沙前红4军3纵队扩编为了红12军,军长伍中豪,伍中豪牺牲后由罗炳辉接任。
   那天当宋任穷来到3纵队9支队25大队任职时,遇到的是浏阳时的老战友见面非常高兴。但当时宋任穷带来投诚的10多个人也都在这个25大队里,他们看到“宋固”来当他们的领导时很吃惊,说他在我们那是一个新兵呀,怎么到这里当起领导来了。这时3纵队的领导告诉他们,他叫宋任穷,是秋收起义和井冈山的老红军了。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井冈山时期留守当地的红4军32团团长王佐,和由赣南返回来的袁文才,后来与当地长久存在土客籍之间的矛盾被人利用,致使彭德怀等听信了一面之词派部队将袁文才、王佐杀害,从而失去了井冈山这块根据地。1950年国家追认袁文才、王佐为革命烈士。
   1930年打吉安后宋任穷调任35师104团政委,团长是粟裕。后来宋任穷调往5军团主力13师任政委,师长陈伯钧。
   1930年后周昆任红十二军第一纵队纵队长、第三十四师师长,红四军第十一师师长、红四军军长,红一军团第十师、第三师师长,闽赣军区第二十一师师长,红军大学代理校长,红八军团军团长兼第二十一师师长,第二十三师师长,红一方面军参谋长。并参加了长征。
   到达陕北后,在瓦窑堡时,周昆任红大校长,宋任穷任政委,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在瓦窑堡宋任穷接到军委主席周恩来命令和谈话后就此离任红军大学政委,前往红28军任政委,与周昆等告别。
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叛将周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37年5月9日,参加过秋收起义的部分官员在延安凤凰山机要科山墙前与毛泽东合影,照片上毛泽东题字为:“一九二七年秋收暴动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至今尚存之人约数十人,此为一部分。”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奔赴山西抗战时,周昆被任命为第115师参谋长,并且是中央军委23个委员之一。
    在这之后发生了 周昆 携3万元出逃(不能说叛逃)并失踪一事,后来事情不得而知。宋任穷在1949年从南京率进军西南的干部队伍《西南服务团》路过长沙和浏阳时,曾听有人说起,四野部队里的当年红军的老战友有人见到了在湖南作生意的周昆。他一直没有做任何不利于革命的事,所以战友和同志们也就没有人去为难他了。
     他出走的原因从彭德怀的传记中,可以看出一二。革命一是要能甘愿吃苦奉献这是最重要的,二是在艰苦的环境中也需要能有一个能宽容会做思想工作,和相互关心相互交心的上级领导。
    一个人只有一生,人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轨迹和道路,只要他不是以损害他人为目的,只要他曾经认真的走过这条道路。
    下摘自《彭德怀全传》中对涉及到周昆事发这一段时间的有关描述,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更深的了解: 
    1938年1月,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彭德怀赴武昌商谈八路军支援徐州会战问题。席间,蒋介石约彭德怀同车赴武昌继续会谈。这时,徐州南北,战事正十分吃紧,蒋介石深感八路军在华北敌后牵制日军的重要。
    在武昌行营,蒋介石单独会见彭德怀,告彭说:“我已决心与日军决战于徐州,徐州得失,关系中原全局,当待八路军努力配合。可否在青纱帐起时,派队袭击津浦线,进行声援?”彭德怀慨然应允:“为了配合徐州会战,不等青纱帐起,即当派队前往。”蒋介石甚为满意。
  蒋介石注视着彭德怀,一个久沉在他胸中的希望冉冉升起来。
  蒋介石这次单独约彭德怀赴汉会谈,主要是为了解决八路军对徐州会战的配合问题。同时,也不无其他用心。
  从1930年以后,在送到他手里的有关红军活动的情报中,“朱(德)、毛(泽东)、彭(德怀)、黄(公略)”是使他最伤脑筋的4个字。第二次江西“剿共”不利,曾冒出来个黄汉湘其人,向蒋献计,自告奋勇,带着蒋的委任状,去苏区策反黄公略(黄汉湘之侄)。结果蒋介石得到的不是人杰黄公略,而是彭、黄送回的黄汉湘之头。1932年,又有一个舒适存其人,不识相地向蒋献策以重金收买彭德怀。蒋介石前事不忘,只冷冷地回答了几个字:“好好好,以后再说。”使舒讨了个没趣。
  以后,蒋介石就不断悬赏捉拿彭德怀,直到国共第二次合作。而今天,彭德怀不卑不亢,坐在他的面前,紫黑、皴裂的脸膛刻染着北国疆场的风霜,两道浓眉凝聚着一股凛然不可犯的英武之气,阔厚的嘴唇透露出农民的朴实本色,微微向下的嘴角又显示了个性的倔强、刚正。灰色的布军装,经过几个月的栉风沐雨,虽已褪色,但穿扣整齐;腰带、肩带,扎束硬挺,正如许多人评论的,是标准军人的仪态。
  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八路军的战绩频传,蒋介石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他决心用他的拿手好戏试探一下——这拿手戏在他击败各省军阀、“统一中国”的大业中,是大大奏过效的。
  约摸一个小时,会谈完毕,彭德怀告退欲起。蒋介石忽然笑吟吟,关切地问起彭德怀的家庭情况,有没有归里探望,府上可安,等等。彭德怀沉默不答。蒋介石搓搓手,说:“如有难处,我可嘱张主席(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关照。”
   “承委座垂询,职家早承何键主席关照过,连祖上三代的坟都挖了。家弟二人,至今在外流落。”彭德怀勉强淡淡一笑。
  “不像话,不像话!我马上下令保护,你让他们回家!”蒋介石站起来,连声叫来人立即通知张治中。同时,亲自签署5万元,起身递给彭德怀。
  彭德怀起立正色:“德怀一家素以劳动为生。身为抗日军人,每月有八路军规定之津贴费足矣,其他分文不能领受。”稍停,又补充说:“八路军在前线浴血杀敌,现部队扩充,衣食不继,粮弹两缺,主要靠缴获维持。委座以抗战为重,希给八路军按兵员实数发饷。”
  蒋介石面色微沉,仍不失笑容:“那——是另外的事,至于这,是个人赠副总司令的薄仪。”
  “德怀是共产党人,决无受财之理。”彭德怀忍住性子,起立告辞,蒋介石无可奈何。
  彭德怀回到住所,尚未坐定,何键即投刺来访。彭德怀料知还有文章,对这个当年从长沙仓皇出逃,又借帝国主义的军舰重夺长沙,屠杀湖南人民的刽子手,余恨未消,托词不见。即起赴码头,乘轮渡江北去。
  在汉口期间,八路军办事处因八路军将领生活清苦,无力顾及家庭生计,特转给彭德怀各界人士赠送抗日将领的400元慰劳金。彭德怀欣然接受,将这笔慰劳金一半寄给在1930年红军打长沙时牺牲的红5军师长陈毅安的家属,一半寄给平江起义的老战友黄公略烈士的家属。他自己分文未留。
  彭德怀从汉口返八路军总部,途经临汾,值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周昆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召开的参谋长会议回来。在向彭德怀报告会议情况后,周昆发起牢骚来:“我到办事处要几个零用,才给了我两块钱!人家的参谋长坐的是小汽车,住的是小公馆,下的是小馆子。咱们光打鬼子,身上连个小钱也没有!”
  “胡说!”彭德怀大吼一声,“那是国民党,你是共产党!”“要碰上我,一个铜板也不给你!”
  周昆还不住嘴:“这次孔祥熙给了3万银洋,叫我带回做慰劳费,说115师保卫了他的家乡,人家可大方!……”
  “无耻!”彭德怀双眉倒竖,怒不可遏,拍桌痛骂周昆一顿。
  周昆走后,彭德怀反剪双手,在院子里转圈子,陷入深深的思索。整整一天,他都很少说话。
  回到总部,彭德怀立即把会见蒋介石的情况和周昆的问题报告朱德。一方面部署八路军各部在敌后广泛出击,一方面准备进行八路军的整训。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进入统一战线的新的政治环境,如何保持红军的优良传统和政治纯洁性,关系着党的成败、民族的前途。朱德、彭德怀对此始终给予极大的关注。
  这个问题早在洛川会议上引起重视。会上,不少人发言都谈到,红军改编后,仍要准备过艰苦生活,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1937年8月27日,在中央政治局的座谈会上,毛泽东提出在统一战线中,是共产党吸引国民党,还是国民党吸引共产党的问题,要求大家提高阶级警觉。
    9月初在三原,红军脱下缀有红星的八角帽,换上国民革命军帽,许多人思想不通,有的难过得掉下了眼泪。在129师的誓师大会上,刘伯承师长拿出新军帽,指着上面的青天白日徽说:“帽徽是白的,可我们的心,永远是红的。”这话语重千钧,深深印在红军指战员的心里。八路军所到之处,那艰苦朴素的作风,秋毫无犯的纪律,对群众的关心爱护,顷即道传路说,有口皆碑。
  但是,环境的诱惑是存在的,斗争是存在的。八路军总部特务团驻在阎锡山的老家五台县河边村旁时,阎军吃得好、穿得好、薪饷高,常跑来请八路军的营、连、排、班干部去吃饭、“联络”,就有人流露羡慕的情绪说,看人家如何如何。
    彭德怀见到该团年轻的指挥员欧致富,用手指着他说:“欧致富,你责任重大,要提高警觉咯,不然要背时(倒霉)!”八路军分散到各县发动群众,当地士绅也常常以抗日名义联络、慰劳,朱德告诫干部:“由苏区跑到白区去工作,酒色财气、官职功名的难关要打破。”
    身为总、副司令的朱德、彭德怀和各师长每月只领5元钱的津贴,朱德说:“我们自己要发扬吃苦耐劳的长处,对同志的说服就容易了。”为加强教育,彭德怀指示,八路军向友军派出的游击教官,实行三个月轮换制。对于个别人私藏缴获品和贪污没收汉奸的财物,则执行了严格的纪律处置。
  红军改编时,由于蒋介石拒不承认,取消了红军的政治委员制,各师只设政训主任。出师不久,朱、彭、任(弼时)深感部队改编后,政治工作人员职权降低,军队建设受到损失,于1937年10月19日共同建议*中央书记处,按红军传统建立八路军的党代表制,党代表职权与政委同。这一建议立即得到中央的采纳。3天之后,洛甫、毛泽东亲自复电,同意朱、彭、任的建议。此后,八路军恢复了红军时期实行的政治委员制度。
  周昆的“牢骚”引起了朱德、彭德怀的高度重视,接着发生了周昆在取得6万元军饷后,携3万元巨款回115师师部途中失踪(另3万元已托警卫送回),115师344旅687团团长张绍东、参谋长兰国卿逃到政府军中去当官的事件。彭德怀为此亲赴高平整顿。
  一连串的事件,使彭德怀在王明和毛泽东的争论中,更倾向于毛泽东。在向344旅传达中央书记处根据王明在12月政治局会议上的报告所拟的提纲时,强调了从云阳改编时就强调的三条:保障共产党对八路军的绝对领导;保障工农成分在军队中的绝对优势;保障高度政治工作的传统。
  在这个时期中,115师发生了3个士兵杀死友军(晋军)一负伤连长,劫去晋票100元的事件。不久,凶手在陕西之延长被捕获,朱、彭亲电毛泽东、滕代远,请将凶手送115师公审枪决,以此在部队中反对军阀土匪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