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靖任秋: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  

2017-01-24 16:13:25|  分类: 时代楷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靖任秋: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靖任秋(1905—1996),江苏铜山人。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第五届、第六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原副部长,原国家交通部党组成员、河运总局局长,交通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第一任院长,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曾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长达十六年。
       靖任秋,1905年出生, 江苏铜山人。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由组织派遣考入黄埔军校,任中央军校武汉分校政治部党务股长兼特别党部主任委员。后调叶挺部队二十四师政治部任组织部长,参加了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大革命失败后,受党的委派,在西安、北京等地从事地下工作,为党收集情报,策动反蒋斗争。
七七事变后,打入国民党将领孙殿英部队,任孙殿英新五军暂编第四师副师长。1941年7月,被国民党逮捕,在狱中,坚守党的机密。1943年越狱后,在山东、河北继续从事策反工作。
      解放战争时期,1944年秋,靖任秋进入解放区,先后出任晋冀鲁豫中央局联络部副部长,第二野战军第十纵队参谋长、桐柏军分区参谋长,曾策动国民党高树勋所部在邯郸起义,为平汉战役的胜利起了重大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天津市政府委员、公用局局长,国家交通部党组成员、河运总局局长等职。1956年6月,交通部部务会议决定成立水运科学研究院筹备处,院筹备处主任为靖任秋,1956年10月10日国务院第38次会议通过的交通部部分干部任免名单,其中靖任秋任交通部水运科学研究院院长。
      靖任秋曾受到长时间的政治历史审查和不公正待遇。1961年,得到历史清白的结论,后调中共中央华东局任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文化大革命”期间,再度受到残酷迫害。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恢复工作,历任上海市工业交通办公室副主任、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和上海市政协第五、六届副主席。
1996年5月3日,靖任秋因病逝世,享年91岁。
靖任秋: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7年靖任秋(前左三)任二野十纵参谋长
特工生涯
        潜入孙殿英部
      靖任秋曾先后在杨虎城部与孙殿英部从事秘密的兵运工作。与绝大多数的中共“卧底”不同,靖任秋不搞情报,不搞策反,不搞暗杀,而是在国民党军队中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具体说,就是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对某个军阀施加政治影响,给予适当的帮助,使之能与共产党合作,从而配合苏区的土地革命战争。
       1932年暑假的一天,西北军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接到蒋介石的电报,急忙派张秘书到靖任秋家。张秘书将靖拉进屋内,拿出电报给他看。电报大意是:在鄂豫皖剿共中,查获有关共党靖任秋的文件,据查靖某在你部队中,立即逮捕,限十日内就地处决,呈复。靖任秋觉得既然能看到电报,危险就不大。果然,张秘书转告孙蔚如的话,叫靖任秋赶快走,他将回复蒋介石,接到该电时,靖某早已离开了。 第二天,靖任秋和孙告别,离开了西安,并经陈子坚介绍,辗转来到山西晋城的孙殿英处。
       孙殿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军阀,曾经与冯玉祥一起反蒋,所以并不严格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因为靖任秋对西北比较熟悉,在杨虎城的西安行营做过中校参谋。靖任秋来到孙殿英部队以后,代表孙殿英做过很多活动,还替他到福建人民政府去做过代表,代表孙殿英支持福建蔡廷锴的这个部队。
        1937年抗战爆发以后,孙殿英担任晋冀察游击司令,在山西晋城一带活动。周恩来与靖任秋会谈,向他布置一个秘密任务——打入孙殿英的部队,争取他坚持华北抗战,并且建立和八路军良好的合作关系。
        靖任秋奉周恩来之命来到孙殿英部之后,孙殿英犯了踌躇,他的部队已经接受了国民党的委任,但是,蒋介石对他又不放心,指定要戴笠来管理他这个部队,戴笠就往他这儿派了一个军事特派员,带了一个电台,一个工作组安插在他这儿。所以靖任秋到了以后,能不能与戴笠相容,他没有底。所以他就给靖任秋提出来,你是不是到南京去一趟,看戴笠什么态度。
         当时靖任秋考虑,周恩来在给他交代任务的时候,还给他讲过一句话,就是和特务打交道的问题,周恩来指示,必须要和他们联系,能够打进去更好。靖任秋有了这个指示以后,同意去见戴笠。戴笠约他到上海见了面,戴笠希望靖任秋帮助他收容平津的流亡学生,分别的时候,送了他一本密电码和一支手枪,希望利用靖任秋及时把孙殿英的情况报告他。
        回到孙殿英部队后,靖任秋积极帮助孙殿英整训部队,1939年,孙部冀察游击队正式编成新五军,孙殿英任军长兼第四师师长,靖任秋任第四师副师长。
       1939年年底,蒋介石悍然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当时国民党在太行山以西,黄河以北,只有三个军:最北面是朱怀冰的九十七军,当中是孙殿英的新五军,西南是庞炳勋的四十军。在这三个军中,朱怀冰是个反共的急先锋,屡次侵犯我根据地。因此,八路军准备予以反击。打之前,刘伯承、邓小平就考虑,若朱怀冰受到打击,很可能向孙殿英靠拢;如果孙殿英出手支援,八路军就要面对两个军的兵力,难以速战速决。于是,派人给靖任秋打招呼,希望靖任秋尽量争取孙殿英保持中立。
         一天早晨,哨兵就来报告,说外边有两路的部队,一路从西北过来,一路从东北过来了。当时孙殿英的军部在林县的姚村,东北过来的这一路是朱怀冰的,西北过来这一路是八路军,看得出来,八路军想以超越追击的办法,把朱怀冰堵在姚村以外,孙殿英一看这个情况,也非常着急,因为事出突然,猝不及防,孙殿英没有思想准备,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如果要介入,与八路军打起来,自己的力量要受损失。而且过去跟八路军的关系也不错,他并不想与八路军翻脸。但是不支援国军的话向蒋介石那儿没法交代,他就非常急,趁这个情况,靖任秋给他建议,不如你离开这个地方,把这个部队交给我来指挥,由我来应付这个局面。孙殿英马上就接受了靖任秋这个意见,带着卫队,朝西边太行山脚走了。然后靖任秋马上下命令,就是所有的部队一律进院子,关门上房,不准开枪。
       经过一段时间交火以后,朱怀冰的部队被击溃了。
       这是一次军事、政治紧密结合,公开与秘密里应外合,有理、有利、有节地反对顽固派战斗的典型胜利。战斗结束后,靖任秋到武安八路军总部,见到彭德怀、左权、罗瑞卿、杨尚昆,作了汇报,受到赞许。彭德怀说:“党中央认为,国民党军和八路军的统战关系,从全国说孙部是最好的。”
        靖任秋还把孙殿英扣留朱怀冰的100挺机关枪,送到八路军总部,代孙做了一次人情。彭德怀也答应孙殿英供给一个师的棉军服、棉花和布料,以酬谢他的中立。后来,靖任秋利用机会到重庆,向周恩来、董必武汇报了这次反摩擦的详细经过,受到了肯定和赞许。
         靖任秋的所作所为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孙殿英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压力。
1941年初,新五军第十二师副师长靖任秋接到正式命令,国民党中央军委调派他前往重庆参加中央训练团。这是一个受到蒋介石恩宠的好机会,但是,当他途经洛阳的时候,靖任秋隐约感到军统特务此时已经笼罩在了周围。
当时洛阳的军统特务头子是岳烛远少将,是戴笠军统一个系统的主要负责人。
        岳烛远和靖任秋老早就认识。大革命时期,岳烛远当时是在南京一个中学上学的一个学生,也是共产党。当时南京,总共二十几个共产党员,大家彼此认识,所以靖任秋老底,岳烛远是知道的。但是大革命失败以后,很多共产党员有的变节,有的脱党,那么靖任秋目前的政治面目是什么,岳烛远并不清楚,他展开了调查。
当时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的主任叫袁晓轩,此时已经叛变了。虽然办事处还挂着八路军的牌子。但主任已经叛变了。当时八路军不知道,靖任秋更不知道袁晓轩已经叛变投靠了国民党。岳烛远就利用了这么一个对他来说非常好的机会,对靖任秋进行试探和侦察。
        一天,靖任秋刚来到新五军办事处就收到袁晓轩的一封信,约靖任秋在敌机空袭的时候在北大街十字路口见面。
       靖任秋收到信后考虑,当时自己并没有组织关系,他除了周恩来以外,没有任何组织关系,袁晓轩来找他干什么。而且在一个十字路口,自己穿着国民党的少将军服与八路军见面,这身份太可疑了,就没去。可是过了没几天又来一个送信的,要面交,袁晓轩又约他敌机空袭的时候,到洛阳城外有一个洛阳桥见面。靖任秋也没去。如是第三次又来了,约他在一战区长官部会议室见面。靖任秋考虑了一下,这比较正常,就答应了。可是去了以后一看,袁晓轩并没来,在座的有一个老共产党员李锡九,靖任秋在那儿等了一会儿,不到一刻钟,一看袁晓轩也没来,马上就走了。这给人一个印象,他并不是一直要想等着见袁晓轩,好像关系不是那么很密切的,所以这么三次侦察,就给岳烛远造成了一个错觉,靖任秋肯定不是共产党组织里面的人。
        靖任秋经过这三次奇怪的约见,却敏锐地觉察到了背后的眼睛,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主动去拜访军统少将岳烛远。谈话之间,提出来,他要到重庆去见戴笠,希望岳烛远帮忙。岳烛远当然知道靖任秋要到戴笠那儿去,但是帮什么忙呢,岳烛远理解成靖任秋当时是副师长,是不是想扶正,当个师长。岳烛远答应帮忙,他给戴笠写了一封信,就说是以黄埔同学的关系,保荐靖任秋当师长。岳烛远还向戴笠建议,把靖任秋引见给蒋介石。
靖任秋来到重庆后参加了重庆中央训练团,这是一个干部训练机构,蒋介石兼任团长,靖任秋在受训结束后的一天突然接到通知,军统的第一号人物戴笠有请。
        见了戴笠以后,两个人谈了一些华北抗战的情况以后,谈到新四军的情况,戴笠开门见山就向靖任秋讲,新五军这个部队,应该由你负责,中央方面没有问题,我完全负责。讲这么一段话,很突然,意图是把孙殿英排挤掉。
       戴笠为了拉拢靖任秋,很快安排了他与蒋介石见面的时间,并亲自安排汽车送靖任秋前去。蒋介石寒暄之后就问靖任秋华北的情况怎么样,靖任秋却没想到他一开口说八路军,讲八路军的事情,蒋介石就发脾气了,“奸党奸军”叫起来了。靖任秋沉默了一两分钟之久,这个话就谈不下去了,蒋介石就拿起笔来,在一个便笺簿上写了几个字,批了两千块钱给靖任秋,作为路费。
         靖任秋知道眼下的形势要获得国民党真正的信任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这将是他不能承受的。他决定去见一见周恩来,一个大雾弥漫的早晨,靖任秋悄悄来到了红岩村。靖任秋向周恩来汇报了这次到重庆来的情况,并提出来,希望能够到延安去,孙殿英那个地方回去看来很困难了。
      周恩来分析了抗日形势,建议靖任秋回到孙殿英部队里去,准备今后接收这个部队。
      孙殿英此时已经投靠日军,为了阻止靖任秋回部队,孙殿英向国民党秘密控告靖任秋三大罪状,想要实施借刀杀人的伎俩。
       第一条:早期的共产党嫌疑。第二条:逗留不前。第三条:鼓动军队。同时,孙殿英在新五军内部开始大肆搜捕共产党,同时也抄了靖任秋的家。
        1941年8月的一天晚上,靖任秋突然接到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召见的命令,一丝不祥的预感笼上心头。国民党此时对靖任秋的真实身份越来越怀疑,再加上新五军军长孙殿英的控告,靖任秋一进长官部的门就被扣押起来。但是三大罪状却都没有证据。于是军法部准备将靖任秋移送西安监狱。靖任秋心里明白,在重庆得罪了蒋介石和戴笠,又顶着那么大的罪名,此去西安恐怕是条不归之路。靖任秋很快被押解到了西安终南山下的道裕村监狱。
这是纯粹标准的特务监狱,和外面断绝一切通讯联络,只有进去的,没有出来的,靖任秋在那里,也很清楚他将来的处境。
       靖任秋显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想要越狱。驻这里看守的力量很薄弱。国民党士兵的生活条件很差,他们时常流露出不安心的动摇情绪。靖任秋看准了一个叫陈立朝的看守,做他的工作,动员他一起逃出去。陈同意了。经过周密的计划,靖任秋选择在1943年5月19日晚上11点钟越狱,在陈立朝的策应下逃出终南山。
靖任秋: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1年,靖任秋和夫人彭文在天津
策动伪军王道部起义
       1943年7月前后,靖任秋回到老家徐州。在老家,靖任秋从报纸上知道有个熟人叫王道的,当上伪军旅长。王道,山东益都人氏,出身大地主家庭,1934年在北平读书时,就与靖任秋有来往。王知道靖是共产党员,靖也知道王不是阴险歹毒之辈,尚有爱国心。于是,靖任秋决定作他的策反工作。
      靖任秋化名搞了个良民证,到益都找到王道。王道一眼就认出来了靖任秋。王道不想死心塌地当汉奸,也不愿继续反共,诚心邀请靖任秋留下来。
     策动王道起义,由一支伪军变成人民军队,毕竟不是件容易事。在一段时间里,靖任秋和王道朝夕相处,慢慢地说服动员,既讲大道理,也讲小道理。王道听进去了,思想也开始发生变化。到了1944年夏,王道终于下定决心。看到时机成熟,靖任秋前往日照,向中共山东分局领导汇报,一起商定了王道部队起义的时间、行动路线。山东分局还派人到王道部队协助工作。
      靖任秋又回到寿光,跟王道见面,传达了山东分局关于起义的意见。在一切都布置好了之后,1944年7月20日,靖任秋离开了王部。第二天,王道按山东分局的安排,把部队拉到了铁路线,山东军区派部队接应。由于过铁路地点选择得当,防守的日军没有发现,起义部队顺利地到达根据地。
策动高树勋新八军起义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刚刚胜利,战争的硝烟还没有散尽,蒋介石便挑起内战的烽火。10月中旬,根据蒋介石的密令,国民党第11战区司令官孙连仲派遣所部第三十军、第四十军和新八军等部共4万余人,在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八军军长高树勋等人的率领下,沿着平汉线向我晋冀鲁豫解放区进犯,妄图打通平汉路,配合空运和海运的国民党军进入华北地区,进而抢占东北。
        1945年10月16日,刘、邓首长下达平汉战役作战命令。晋冀鲁豫军区野战军从上党和冀鲁豫等地源源不断开赴平汉线,准备与蒋介石的北进部队决战。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各部队还适时展开了瓦解敌军的工作,尤其是对高树勋部加强了政治攻势。在八路军的军事压力与政治攻势下,高部的部分官兵开始动摇,高树勋也感到焦急不安,他当着几个老部下的面说:“不能再继续打了,照这样打下去,我们全军一万多人的性命就要断送在老蒋的手里了!”于是,他派出使者王定南,带上自己的亲笔信,潜赴太行,去找当年同他有过交往的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联系。
        几经周折,王定南在晋冀鲁豫军区指挥部见到刘伯承、邓小平。他汇报了高树勋的矛盾心理,并请八路军派人前去谈判。随即,刘、邓决定派晋冀鲁豫军区参谋长李达和联络部负责人靖任秋前去和高树勋谈判。刘伯承还写了一封信,让李达带给高树勋,代表他和邓小平向高树勋问候致意。
      1945年10月27日,李达、靖任秋冒险穿过火线来到新八军军部,与高树勋见了面。李达首先代表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向高树勋致以问候,并拿出刘伯承的亲笔信。高树勋看罢说:“多谢刘、邓二位将军的关照。此次进犯解放区,并非树勋本意,实为他人所逼。”然后强作镇静地说:“先吃饺子,吃了再谈。”
      这时,国民党军已进入我军预先准备的口袋阵中,无险可守,无路可逃,面临被歼灭的下场;然而,若宣布起义,高树勋一时又下不了决心。他在屋里徘徊,愁眉不展,心情沉重。
       关于当时的情况,邓小平回忆道:“我们确实知道高树勋倾向起义,但在犹豫当中。那时国民党要吃掉西北军,有这个矛盾。李达、王定南一到那里,看见所有的汽车、马车都是头向南,准备撤退的。”(见《邓选》第三卷)不过,应该指出的是,邓小平这个回忆有误,与李达一起谈判的不是王定南,而是靖任秋。
       那个晚上,三个人谈了整整一个通宵。李达曾是西北军的老人,也认识高树勋,但交往不多,而靖任秋与高却很熟,交情很深,所以,主要就由靖任秋来谈。
        靖任秋一条一条地进行分析:其一,蒋介石发动内战违背了人民的愿望。过去八年,大家团结抗战。抗战胜利后理应和平建国,让人民安居乐业。然而,蒋介石却发动大规模内战,这完全违背人民的愿望,广大人民群众是坚决反对的。其二,这是蒋对付杂牌军的一贯手法。蒋介石让你们三个军打头阵,进攻华北解放区,打通平汉路,实际是让你们试探一下。试探嘛,无非两个结果,一个成功,一个失败。你搞成了,蒋介石得好处;失败了嘛,被八路军消灭的是你们杂牌军,蒋介石无损毫毛,乐享其成。其三,华北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在抗战八年中建立起来的,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八路军在对日作战中尚能生存发展,建立并扩大根据地,这就说明他有力量;如今打败敢于来犯之敌也是易如反掌,前不久的上党战役就是明证。当前,你们前进的阵地正在滏阳河河套的多沙地带,无险可守,平汉路两侧都是我们的军队和广大民兵,你想通过平汉线到平津,肯定是难于上青天。
        这一夜,靖任秋同高树勋翻来覆去地讲道理,替他分析形势,请他慎重考虑。靖任秋的儿子靖叔平回忆:文革前夕,社会上批判电影“逆风千里”,我问父亲如何做国民党军队的起义说服工作,父亲吐了四个字:“晓以利害”。
       这时,新八军全线都与八路军有了接触,均吃了亏。中码头的国民党军已经撤退,再没有犹豫的时间与余地。高树勋在屋里徘徊了一夜,最终打消顾虑,下决心起义。
       紧接着,双方就起义后的具体问题进行了磋商。28日晨,李达和高树勋告别后,返回指挥部。靖任秋仍留在高部,继续协商具体工作。
       1945年10月30日,国民党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率所属新八军和一个纵队通电起义。此时,北进的国民党军已成惊弓之鸟,准备突围逃跑。刘、邓随即指挥各部,对国民党军多路兜截,四面围攻。经过激战,三十军和四十军大部被歼,并俘获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40军军长马法五等高级军官。11月2日,平汉战役胜利结束。
       为了扩大对高树勋起义的宣传,中共中央于1945年11月12日专门下发了《关于扩大高树勋起义宣传的指示》,号召开展“高树勋运动”,在不少国民党将领中产生了连锁反应。 
策动廖运周一一○师起义
       廖运周原在齐鲁大学学医,北伐时期,投笔从戎,当了黄埔炮兵的学生。1927年,北伐军占领武汉,在武汉成立中央政治军事学校武汉分校。靖任秋任政治部党务股长兼特别党部主任委员。廖运周是他的工作对象,经常在一起活动。1927年3月,经靖任秋介绍,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廖运周与中共失去了联系,也失去了组织关系。也是在这一年,他升任国民党少将旅长、副师长,1942年成为了一一○师的师长。
       靖任秋将此情况向邓小平汇报,邓指示要加紧做廖运周的工作。
       靖任秋遂派徐仁着手执行。靖任秋亲自给廖运周写了信,谈了过去的关系,讲了当前形势,希望他当机立断。徐仁扮作贩烟草的商人,通过秘密关系到安阳见到廖运周。廖当时还兼着安阳城防司令,看见靖任秋的信,异常激动。他表示坚决不打内战,同意起义,条件只有一个,恢复他的党籍。徐仁回边区汇报,廖派他本家弟弟廖宜民随行,同时带来一份国民党军机密情报《1946年全军军事工作总结与1947年军事工作计划》。
       薄一波代表边区党委,批准了廖运周恢复党籍的要求。徐仁又带了其他4位同志(有专搞电台的)一块儿再回廖师。这时,靖任秋奉调到民主建国军(即改编后的新八军)工作,徐仁还继续在廖处。这一时期,廖运周曾多次请示,要求率部起义。邓小平的最终答复是:积极准备,耐心等待,在最有利的时机发挥最大的作用。
        1948年11月25日清晨,中野各纵队经过连夜的战斗,已经将黄维十二兵团的十几万人马合围在了位于宿县西南、东西不到10公里、南北约5公里的狭小地区内。不甘心失败的黄维决定集中4个师齐头并进,向双堆集东南方向突围。但是令黄维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廖运周一一○师以“突围”为名,举行了战地起义,使得黄维兵团全线崩溃,被我全歼。
        在淮海战役中,廖运周率部起义的意义无法估量,这次起义不仅让十二兵团的突围计划告吹,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失败方式,让黄维兵团的将士们在心理上遭受了沉重打击,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以后,廖运周又策动了他的堂兄廖运泽在战场率部起义。
人物轶事
       靖任秋与回忆录《纵横龙潭虎穴间》
       靖任秋从1931年起,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他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纵横龙潭虎穴长达10多年,始终处于国民党特务搜捕、监视、圈套之中,明谋暗算,无间无常,斗智斗勇,屡历险境。不仅如此,他还能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作出一番事业,立下丰功伟绩。
      然而,在很长的时期内,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位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后来,一部靖任秋回忆录——《纵横龙潭虎穴间》,才将这位尘封了数十载的虎胆英雄呈现在世人面前。
      靖任秋曾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做秘密工作,因此,解放后不可避免地受到审查,前后两次,共计16年之久(1955年到1962年,1967年到1976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审查,在极左思潮的驱动下,专案组必欲揪出一个“大叛徒,大特务”而后快。
       第一次审查,历经数年没有结果,后来,还是在周恩来的过问下才得以解决。
靖任秋从事兵运工作的10多年历史是审查的重点。专案组对所有可能引起怀疑的人与事都穷追不舍,就连一些细枝末节也要求靖任秋反复“交代”,力图从中找出问题和矛盾。这就迫使靖任秋不得不反复回忆,竭力从记忆的深处搜寻点点滴滴,然后把它记录下来,因而,留下了10余万字的“交代材料”。
       在被审查期间,靖任秋手头没有可供参考的资料,完全是靠回忆。人的记忆出现一些误差简直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历史事件的日期和有关人名、地名、数字等,更是容易混淆。值得庆幸的是,1959年,靖任秋对第一次审干时的“交代材料”做过三次认真的修订与考证。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专案组解散,靖任秋重新获得自由,在隔离审查期间写的近千页的“交代材料”也归还给了他;除此之外,靖任秋还得到了经过修订的第一次审干时写的“交代材料”。
       靖任秋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利用工作之余,陆续在上海文史资料选辑上发表过5篇回忆文章(陈霞飞、陆诒整理2篇),此外,陈霞飞还根据他的回忆录音整理了《兵运纪实》,刊登在上海文史资料选辑第92辑上。
后来,这些资料转到其子靖叔平手里。靖叔平决定将其整理、编辑成一本回忆录。
       2009年,这本凝聚两代人心血的回忆录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书名为:《纵横龙潭虎穴间——靖任秋回忆录》。
靖任秋: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一部源于内部审查的回忆录《纵横龙潭虎穴间》
        靖任秋(1905-1996),江苏铜山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从1931年起,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他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纵横龙潭虎穴长达10多年,始终处于国民党特务搜捕、监视、圈套之中,明谋暗算,无间无常,斗智斗勇,屡历险境。不仅如此,他还能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作出一番事业,立下丰功伟绩。
  然而,在很长的时期内,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位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人物。后来,一部靖任秋回忆录--《纵横龙潭虎穴间》,才将这位尘封了数十载的虎胆英雄呈现在世人面前。
  成书起因于审查
  靖任秋曾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做秘密工作,因此,解放后不可避免地受到审查,前后两次,共计16年之久(1955年到1962年,1967年到1976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审查,在极左思潮的驱动下,专案组必欲揪出一个“大叛徒,大特务”而后快。
  面对长时期的审查和不公正待遇,靖任秋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表现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宽广胸怀。他在书中写道:党强调社会关系清楚是必要的。在全国胜利以后,对一些同志的社会关系加以审查了解,以保障队伍的纯洁,也是必要的。当然,社会关系复杂,审查起来很麻烦,有一段时间可能不被信任,这些问题,党会作为经验教训加以总结,个人不要斤斤计较,更不能耿耿于怀。
  第一次审查,历经数年没有结果,后来,还是在周恩来的过问下才得以解决。对此,靖任秋满怀深情地写道:恩来同志关怀人,体贴人,想办法解决下属的困难,有很多事使人难忘。在他领导下工作,死而无怨。我听到总理去世的消息时,还在干校关着。70多岁的老头子了,坐过牢,遇到极大的危险,从未掉泪,但听到总理去世,我痛哭失声,群众也都很悲痛。我有许多事都受到他的关怀,1957年审干(应是1955年--笔者注),拖了很久未作结论,以后还是总理作的结论。他处处使人难忘。
  靖任秋从事兵运工作的10多年历史是审查的重点。专案组对所有可能引起怀疑的人与事都穷追不舍,就连一些细枝末节也要求靖任秋反复“交代”,力图从中找出问题和矛盾。这就迫使靖任秋不得不反复回忆,竭力从记忆的深处搜寻点点滴滴,然后把它记录下来,因而,留下了10余万字的“交代材料”。
  在被审查期间,靖任秋手头没有可供参考的资料,完全是靠回忆。人的记忆出现一些误差简直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历史事件的日期和有关人名、地名、数字等,更是容易混淆。值得庆幸的是,1959年,靖任秋对第一次审干时的“交代材料”做过三次认真的修订与考证。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专案组解散,靖任秋重新获得自由,在隔离审查期间写的近千页的“交代材料”也归还给了他;除此之外,靖任秋还得到了经过修订的第一次审干时写的“交代材料”。两相比较,绝大多数内容是相同的,甚至有些遣词造句都完全一样;但也有个别问题和若干细节有些出入,这是在专案组的“帮助启发”下,靖任秋逐渐澄清自己记忆的结果。
  靖任秋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利用工作之余,陆续在上海文史资料选辑上发表过5篇回忆文章(陈霞飞、陆诒整理2篇),此外,陈霞飞还根据他的回忆录音整理了《兵运纪实》,刊登在上海文史资料选辑第92辑上。这些已经发表与尚未发表的文字,为我们留下了中共隐蔽战线上一个传奇人物的生动记录。
  后来,这些资料转到其子靖叔平手里。望着厚厚的文稿与资料,靖叔平心中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他决定将其整理、编辑成一本回忆录。
  靖叔平规定了如下编辑原则:回忆录要力求准确、全面地反映父亲靖任秋的革命活动和社会各个层面;忠于历史,仅对文字衔接和标点做了一些技术性的整理,对部分内容作了删节,此外,均保持原貌;诸材料内容繁简不同,尽量选择叙述详尽的;情节描述前后有所出入,基本以靖任秋本人手写的材料为准,以写作日期在后的材料为准。
  在编辑的过程中,靖叔平也补充了一些材料。比如:靖任秋在“交代材料”中写道:他是因军阀孙殿英的出卖而被捕的。孙殿英密电长官司令部,列举了三条“罪状”。靖叔平补充了一个资料:“据妈妈讲,靖的共党嫌疑还包括‘不嫖不赌’这一条。”作风正派,“不嫖不赌”,竟作为判定靖任秋是共党嫌疑的证据,真令人啼笑皆非。这说明国民党的腐败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再比如,在“交代材料”中,靖任秋写道:1941年底,其妻彭文带着三个孩子到西安监狱中看望。亲历此事的靖叔平,在回忆录中补充:姐姐回忆,在去的路上,我们三个紧紧跟着走,路程很远,有十多里,天寒衣单,肚子也很饿,默默无声。妈妈说:“我们去看望爸爸,我们去给爸爸过生日,见了爸爸要给爸爸磕头。”……爸爸见孩子们都来了,很惊喜。待舅舅放下挑子,妈妈对我们说:“给爸爸过生日,你们开始吧!”我们三个就一齐跪下,趴在地上给爸爸磕头。妈妈站在一旁对爸爸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没有流眼泪,我们也没有哭,在那种时刻从没有见过妈妈流眼泪。
  在回忆录中,靖叔平补充的材料并不多,但都很精彩。
  2009年,这本凝聚两代人心血的回忆录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书名为:《纵横龙潭虎穴间--靖任秋回忆录》。
行文类似于“交代”
  这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回忆录。
  其一,它明显带有“交代材料”的痕迹。为了便于专案组的调查核实,靖任秋“交代”涉及的每一件事,都会不厌其烦地把时间、地点以及当事人的情况、线索写得一清二楚。而一般的回忆录是不需要写这些的。比如,1941年8月,靖任秋被捕,在监狱受审。其“交代材料”就详细地把审判官作了一番描述:主任军法官的姓名,当时问过同监的犯人,现在也忘了,北方口音,中等身材,面貌无什么特点,白净面皮,像个知识分子,年岁40上下。回忆录还写道:“文化大革命”当中,审查我的专案组,在青海省偏远的浩门农场,找到了这位当时的上校主任军法官,他还叙述了当年审问我的情况。
  其二,内容经得起检验。在被审查期间,靖任秋“交代”的主要情节乃至某些细节都经过查证。前后两个专案组花费10余年的时间,不惜代价地在茫茫人海中查找人证,不论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不论职位高的还是低的,几乎所有的当事人都被找到,力求通过旁证检验靖任秋“交代”的真伪。虽然专案组的目的没有达到,但却把他的历史查得一清二楚。同时,专案组的核实也证明他的“交代材料”是可信的,是真实的。因而,在此基础上整理、编辑的回忆录也是真实可信的。
  其三,生动具体,可读性强。回忆录文笔很好,生动具体,充满激情。比如,“越狱”与“千里逃亡”两节,靖任秋写得非常细致,把如何准备,如何实施,如何逃出魔爪,甚至连怎样“混”饭吃,在什么地方过夜,都写得细致具体,栩栩如生,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靖任秋是从这个监狱唯一成功越狱的幸存者,这本身就是个奇迹!没有非凡的勇气,超人的智慧,渊博的知识,丰富的阅历,坚韧的毅力,是不可能创造这个奇迹的。
  读罢此节,笔者还有一个感觉:靖任秋虽然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写的“交代材料”,但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时,他仍然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要融化冰,自己就应该是火!
  靖任秋正是以火一般的激情,感染吸引着读者,扣动读者的心弦。
  回忆录还对当时的社会百态,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有详细生动的描述,可以说是旧中国社会的一个生动的画图,这也是令人爱不释手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靖任秋成功越狱,逃到了河南地界,回忆录写道:那时,豫西遭灾荒,就是河南老百姓说的“河南四荒,水、旱、蝗、汤(恩伯)”四大灾荒。沿泛区从新郑一带到鄢陵、扶沟,沿途很多白骨无人掩埋,讨饭的多得更不必说了。晚上在扶沟住下,出来走走,遇到卖豆腐脑的摊子,旁边有个十岁左右的女孩,躺在那里不动。跟她说话都不答应。我问卖豆腐脑的大爷是怎么回事?大爷说:家里没吃的,饿了两天,已经不能动了,再饿下去就要饿死。我拿出30元钱,向卖豆腐脑的说:老大爷,咱俩一起做件好事,我把30块钱交给你,你每天给她买两个馒头吃,救这孩子一条命好不好?大爷说:这样的好事我还不做?
内容极值得研读
  《纵横龙潭虎穴间》一书,着重记载了靖任秋在隐蔽战线的特殊形式的战斗,主要是两方面的斗争经历。
  一方面是在国民党军队中做上层人士的统一战线工作。
  靖任秋曾先后在杨虎城部与孙殿英部从事秘密的兵运工作。与绝大多数的中共“卧底”不同,靖任秋不搞情报,不搞暗杀,不搞物资,而是在国民党军队中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具体说,就是对某个军阀施加政治影响,给予适当的帮助,使之能与共产党合作,从而配合当时军事战线的斗争。
  1932年,受到蒋介石缉捕的靖任秋来到了军阀孙殿英处。孙知道靖任秋曾在杨虎城部供职,对甘肃、陕西的情况很熟悉,也有一张关系网,因此挽留他。
  根据党的任务,靖任秋愿意留下来,但考虑到自己被缉捕的情况肯定隐瞒不了,于是坦陈:“蒋介石打电报要捕杀,故不得不从西北出来,如留尊处,恐将有不便之处。”
  孙殿英则很痛快,说:“你放心,不要说蒋介石打电报来,就是他把电台搬来,我们也不管他。”
  那么,为什么孙殿英会将一个“共党嫌犯”留在自己的身边呢?
  靖任秋这么分析:“这是因为,这时蒋介石跟他们是主要矛盾,共产党对他们倒还没有成为主要矛盾。”
  正是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特别是管理中央政府的大军阀和管理各省政府的小军阀之间的矛盾,靖任秋才能在国民党军队中立足,发挥积极重要的作用。
  由于靖任秋是“共党嫌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因此,周旋于国民党高级将领和特务头子之间的他也就始终处于危险之中。这更增加了靖任秋的传奇色彩。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在山西太原,周恩来当面给靖任秋布置任务:争取孙殿英坚持华北抗战,同八路军建立良好的统战关系。
  靖任秋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曾经这样评价:“党中央认为,国民党军和八路军的统战关系,从全国说孙部是最好的。”
  靖任秋经历的险境难以胜数,其回忆录有生动详细的记载。
  另一方面是利用广泛而复杂的社会关系策动敌军起义。
  由于长期在国民党军队中做兵运工作,靖任秋建立了广泛而复杂的社会关系。利用这些有利条件,他参与策动5次敌军起义,除策反何戒僧失败外,其余4次都获得成功,影响极大。
  1944年夏,靖任秋成功策动伪军王道部起义。关于这次起义,靖任秋在回忆录中写道:王道是在抗日战争中,伪军第一个起义的。他的起义对伪军影响很大。到根据地后,他的部队照旧归他带领,凭这一条,他又给我们策动了另一支伪军部队起义,那就是1944年夏秋,驻益都莫振明旅的起义。莫过去是他的部下,这个旅的起义也成功了。
       接着,靖任秋策动伪军王天祥部起义。王天祥曾是靖任秋的属下,利用这层关系,靖成功策动王天祥部在河北大名起义,与八路军里应外合,全歼城里的日本兵,揭开了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战略反攻的序幕。
  抗日战争胜利不久,靖任秋参与策动高树勋新八军起义。高树勋起义对于粉碎国民党的军事进攻具有重大意义。为了扩大这次起义的影响,中共中央开展“高树勋运动”,在不少国民党将领中产生了连锁反应。
  尔后,靖任秋又策动廖运周在淮海战役的关键时刻率部起义。这次起义的意义无法估量,不仅让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的突围计划告吹,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失败方式,让黄维兵团的将士们在心理上遭受了沉重打击,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靖任秋这样总结策反廖运周起义的特点:一没有在下级军官和士兵中发展组织,二不在其他条件不成熟时要求他行动。通过上层工作,先建立情报关系,从敌军阵营中弄清楚敌军情况,一旦时机成熟,在他的配合下,把部队拉过来。事实证明,这种办法是有效的。
  靖任秋成功地策动4次重要的起义,在中共隐蔽战线上功勋卓著。总结策反的经验,靖任秋深有感触地写道:“我参与策动何戒僧、王道、王天祥、高树勋、廖运周率部起义,都沾了社会关系的光。在建立社会关系的当时,不一定起什么作用,到一定的条件下就起了作用。当时,没有人想到会起这个作用,到时候它就会起作用。因此,不要害怕社会关系复杂。怕社会关系复杂,不是从工作出发的观点。”
  有专家指出:中国革命之所以取得胜利,除了军事、政治、经济战线的斗争外,隐蔽战线的作用也不能忽略。《纵横龙潭虎穴间》就是反映中共隐蔽战线特殊形式斗争的书,一本值得认真研读的回忆录。靖叔平在序言中写道:“这个回忆录反映的军运工作是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军事斗争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记载了革命洪流中的这一波细浪,对更全面地了解那一段历史具有保存的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