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2017-01-16 17:46:22|  分类: 英烈志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田志春烈士遗照
田志春烈士的独女田东民怀念父亲文
        我的父亲田志春,出生于1914年,是湖北蕲春人,雇工出身。在他13岁那年,因不堪忍受地主的压迫,参军投奔革命,1930年,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据和我父亲一同战斗过的老同志们说,我父亲参加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但在全国解放的最后时刻——金门战役中不幸牺牲,年仅35岁。
         由于我父亲参加革命,家里的亲人受牵连遭到敌人残害。我父亲的父母被国民党活埋,余下的亲人也都游离失所,杳无音信。父亲牺牲的时候,我两岁,关于我父亲的点滴记忆,有的是我母亲在以后的岁月里回忆的,有的则是那些和我父亲并肩作战过、朝夕相处过的老前辈告诉我的。
       他们说,我父亲性格非常开朗,无论生活多么艰苦,他都常常嘴里哼着小调,说点笑话给大伙儿解闷,从来不见他愁眉苦脸。曾与他一起住过院的夏克伯伯说,一次我父亲负伤住院,子弹打穿了他的脸颊,吃饭张嘴都很困难,但是我父亲仍然乐呵呵的。我母亲告诉我,父亲参加革命二十多年,负伤七、八次,或许更多,身上的伤痕随处可见。
        我 的父亲生前是28军84师251团的政委,他和战士们的关系特别好,常常帮着战士理发,在后来那场关键的金门战斗中,如果不是叛徒的出卖,我父亲几乎可以凭着这一小手艺躲过敌人的盘问,不暴露团政委身份。
        现在想来,觉得自己对父亲的一切真是知之甚少,我父亲实在是个很少谈到自己的人。他参加多次战役,多次立功,这些他都没有具体地告诉过我母亲。对荣誉,他实在是看得很轻。我母亲记忆犹新的是我父亲在金门战役前曾给她留了一封信,信里说自己一切为党为革命,每次战斗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父亲对她说,如果有一天自己为革命牺牲了,一定要把孩子带好,教育成人。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田东民的爸爸田志春和妈妈魏建中合影
         在金门战斗中,我父亲参加的是突击队,之前有命令要调动他去上级部门任职,可是我父亲说等打完这一仗再去。他可以留,却没有留下,这一走就永远无法再见了。
        关于金门战斗的有关情况,以及我父亲在台湾被关押在内湖“集中营”后组织战友坚持斗争,倍受敌人蹂躏的经历,大部分我也只是听说。这些关于我父亲的回忆,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不过它们给人的触动是一生一世的。我的父亲田志春如果能活到今天,该是个90多岁的老人了。当我沉浸在冬日暖阳里的时候,我想,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究竟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持我的父亲走过这么艰苦的岁月,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我的父亲,使他能够坦然面对敌人的残酷折磨?
         六十年前的今天,参加解放金门的九千将士片甲无回,噩耗声震朝野,而今天他们正逐渐被人们淡忘,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既无碑文也无殿堂,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让后人寄托哀思的地方。就象网友们所说,如果能在厦门登陆的地方树一座纪念碑,把将士们当年在金门岛浴血奋战的历史记录下来,那该多好!那才是对历史的尊重,对英魂的告慰,对后人的警示。现在受网友们的关注,树起了网上纪念碑。我们要感谢那些满怀革命激情,尊重、关心和爱护先烈的人们,感谢他们说出了我们这些烈士后代的心声。
       我有着幻想,期望父亲能看到祖国繁华似锦的今天,我深深地明白,即使只是一个幻想,也寄托了我对父亲的怀念,我只是想让父亲看到、听到、感觉到他们为之献身的祖国正以怎样的稳健步伐向前发展。
      怀念会年复一年,缅怀永不会掉色,因为缅怀最终会幻变成无穷的动力,促使我,促使更多的人明白些什么,继续奋斗。
                                    2009年10月21日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怀念父亲田志春(二)
                                     田东民     
       今天是 12月7日,是一个让我不能释怀的日子。
       60年前的今天,台北《中央日报》发表了一篇参观“新生营”的访问记,同时刊出了一幅照片。照片中央有一个人神情镇静,盘腿坐在地上,身后站着、台下坐着参加斗争会的人。这是国民党在内湖集中营针对金门战俘中的“顽固分子”举行的斗争会。照片旁刊出的文章说这张照片中间被“斗争”的人是“共党顽固分子中的顽固分子”,这个人就是参加金门登陆战的原28军84师251团政委,他就是我的父亲田志春。
       金门登陆战参战将士面对强我几倍的敌军,没有增援,弹尽粮绝,却仍然顽强拼搏,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26日夜,北山村最后失守,从这时起国民党在整个西半岛,进行了大规模的搜索,至28日下午未牺牲的团干部全部被俘,并于11月6日运往基隆港。在基隆下船后首先经受了敌22兵团司令官李良荣的亲自审问,翌日用汽车送到台北的内湖集中营。在那里,他们受到非人的折磨。
       回来的人来看望我妈妈,回忆起对我父亲的斗争会,都伤心落泪。他们告诉我妈妈,斗争会后,敌人逼迫我父亲膝下跪着砖,头上顶着砖,多时达十几块;父亲咬紧牙关,挺着,挺着……连续三天三夜,拖着病残的身子,不吃不喝,不休不眠……最后几乎不成人形。仅管如此,父亲仍坚持共产党人的坚强信念,他们在集中营建立了规模较大的地下组织,下设五个支部,成员以28军党员为主,也有29军部分同志。最后,有许多好同志就失踪了,从此不知下落。
 ……
       我常常想着我的父亲,想着他在台北集中营里的日子。连续三天三夜,七十二个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就那样头上顶着砖,膝下跪着砖,不吃不喝,不休不眠。那需要多大的毅力,多强的斗志啊!
         父亲对党的忠诚,对革命的坚决是出了名的。渡海前,有人开玩笑说“这次要去喂鱼了”,我父亲马上对他说“怎么这样讲?当干部的还怕死?即使船被打通了,也要沉住气。如果当干部的慌,下面战士怎么办”。金门登陆战前他给我母亲留下一封信,说自己“一切为了革命,每次打仗都准备牺牲。如果为革命牺牲了,你要把小鬼带好”(妈妈说父亲习惯叫我“小鬼”)。我妈妈说,在写这封信时,他好几天都吃不下饭,他是舍不得我和我母亲。在台北集中营,他仍惦记着我和我母亲,一再托他人告诉我妈妈“要把小鬼教育成人”,而他自己却随时准备为革命牺牲生命。
       我常常想着我的父亲,想着他怎样把对家人的深情化着对人民的忠诚,想着他怎样把对革命的忠贞化着对敌斗争的顽强。
       记得我从小就爱看“红岩”,爱唱“江姐”,仿佛从那里依稀能看到父亲的影子,能体会到共产党人的坚贞不屈,能寄托自己对父亲的哀思。
       六十年过去了,父亲的忠骨何在?父亲的英魂何在?这一直是我挥之不去的心结。我只能对着星空祈祷:父亲,安息吧,您永远活在女儿的心里,期盼有一天能亲自登上金门,寻访您曾经的足迹。
                                                                    (2009年12月7日)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金门战役—田志春烈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