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开国大校王善甫  

2017-01-14 17:35:07|  分类: 开国校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王善甫(1920农历正月初三——2006.9.8),河南省西峡县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南京军事学院系政治委员,解放军通信兵政治部副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部防化部政治委员。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王善甫的最高军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防化部政治委员(副兵团级),根据军(副军)级、军种各部部长的资历,可授予中将军衔。但因其在1988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次授衔的前4年业已离休,已超过了授衔时效,故无授衔。因此谓无衔将军。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建国初的王善甫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8月,于河南省泌阳县参加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后历任新四军第4、5支队和第2师所属部文书、军需员、连政治指导员,团政治处副股长、营政治教导员,新四军第2师社会部科长,团政治处主任等职。参加了安徽来安县半塔保卫战、淮南津浦铁路东七路反扫荡等战役战斗。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0年在安徽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46年王善甫和他的警卫员在一起
解放战争时期
         历任新四军团副政治委员,华中野战军所属部团政治委员,旅政治部副主任,华东江淮第4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军管委员、支前司令等职。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抗战时期的王善甫和夫人田延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
          历任皖北军区军政干校副政治委员,皖北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安徽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南京军事学院系副主任、主任、政治委员,解放军通信兵政治部副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部防化部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编写中共党史、人民解放军军史等工作。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60年王善甫大校和夫人田延文
    1984年,中央军委明确为享受副兵团级待遇离休。为人民解放军部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1955年9月被授予上校军衔。
1960年晋升为大校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06年9月8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王善甫大校:《我八十一年的经历》封面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王善甫大校和夫人田延文
             田延文(1924.8.1-2003.5.26)1942年参加革命,194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2年夏与家人合影
         这是我翻拍的“文革”中1972年的初夏,留下的一张不全(缺四妹和五弟)的全家照。照片的背景就是当年我们居住的简陋平房。
          看到这张照片让我想起,1970年我从内蒙插队处回河南许昌探亲时,在许昌“五七”干校,第一次见到了分别三年多的爸爸。三年以来,我一直不知道爸爸被隔离在哪里?后来得知,自1969年以来,爸爸一直在干校劳动。庆幸的是那天,我被允许可以去看望他。记得那天,在他居住的羊圈旁边一间不足八平米、没有窗户、昏暗的小土屋里,我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满头白发的爸爸。那一刻,我是泪流满面,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有的只是双目的对视。好在看到爸爸红光满面,身体尚好时,心中才有了些许安慰。
         1971年年底,我彻底从内蒙插队的地方回到许昌,和妈妈、两个小妹妹一起住在许昌市的碾上办事处。那时爸爸依旧被隔离,独自在干校劳动。
         1972年,妈妈带着我们从碾上办事处搬到地处市郊的“五七”干校五队,才得以和爸爸团聚。爸爸虽被允许回家住,但每天还要到校部干活。从此,我和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妹妹生活在一起,当时就住在照片背景后的平房里。
        不久,我也被安排到校部参加劳动,享受每月16元津贴的知青待遇直到1975年离开干校。
         这就是这张照片带给我的不堪回首的往事。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晚年的王善甫
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每逢过年过节,看到别人家欢聚一堂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我的父亲母亲在战争年代相识并结婚。父亲1937年参加革命,母亲1942年参军。他们是革命伴侣。父亲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岁就已担任团政治处主任。他曾参加过八年抗日战争及三年解放战争中大大小战役几十个。战争中他的左大腿部负过弹穿伤,解放后定为叁等甲级伤残。并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革命伤残证书。我为自己有一对老革命的父母感到自豪和骄傲。
       父母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是经得起考验的一生!
       我出生在解放前不久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由于父母打仗行军不便,不得不把刚出生不久的我暂时寄养在江苏阜宁县一个名叫梁姓老乡的家里。由他的媳妇(当年称奶妈)喂养我。奶妈曾生过两个孩子,不知何故都没能养活。都说解放军孩子命大,能保佑他们养活孩子,我被送到他们家时,他们很是高兴,说是来了救星。他们给我起名叫连桥。希望在我的后面能连着生出好几个孩子。也许真是我这个解放军孩子的这个名字,给他们家带来了好运。后来奶妈还真又生了6个孩子,连出6个X桥,还都活了。我在他们家生活了将近五年。直到解放后的1953年,父亲才得空,带着警卫员去苏北梁家接我。依稀记得那天,父亲头上戴着军棉帽,身穿一件浅绿色长毛皮领的军大衣,小腿上绑着绷带,一副很英武的样子。在老乡家生活的几年里,他们待我就像对他们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我和他们已有了较深的感情。对于眼前这个来接我的陌生人,似乎有些陌生和害怕。我紧紧偎缩在奶妈的怀里,迟迟不愿和父亲走。这是我对父亲的第一印象。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2001年单位为父(82岁)母(77岁)结婚56周年照的合影(翻拍)
          但在以后的几十年生活中完全改变了当初的印象。父亲年轻时身材高大。很帅,浓眉大眼的。他和蔼、可亲、善良、温和、稍有些威严,很少发脾气。只是在我们犯了错误时才显现出来。可他几乎没打过我。在我记事时的印象就是:每天他总是手提部队发的公文皮包去上班。下班时,我们常常会按照母亲的吩咐,在路口迎他回来。那时他身体不太好,话也不多。母亲常单独给他做小灶。父亲除了读书,没有太多的爱好。除了节假日偶尔带我们出去玩,他自己很少去电影院和剧场。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每天晚饭后,他总是回到自己房间,阅读文件或写东西,然后就休息了。不过他对我们的要求却很严格。他常常告诫我们,千万不要有优越感和特权思想。不要和人家比吃比穿。要和人家比贡献,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后代。我们姊妹几个都记住了他的教诲,并在以后的人生经历中付诸于自己的行动之中。对我们的学习他也很关心。他出身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书只念到小学。他希望我们都能念大学。儿时,每到期末他都要看我们的成绩册,并给我们写家庭表现的评语,有时还会提出批评。父亲一直关心我们的学习、生活和成长。记得1965年冬,随父亲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离开南京搬到北京。到北京一切安顿好后,面临着的问题是我们的转学问题。记得那天,父亲冒着严寒,亲自陪我去师院附中参加考试。有父亲在身边,我自信多了。经过考试合格后,我被北京师院附中录取。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中,我从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到加入中国共产党,赢得了自己的政治生命。并成为一名国家干部。
       我母亲是个弃婴。为逃婚,十八岁参加革命。全国解放后,为了照顾家庭和孩子,已是连级干部的她,牺牲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放弃了工作的机会,提前从部队复员回家,充当起家庭主顾的角色,照顾身体不好的父亲和我们这个多子女的家庭。母亲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共七人。那个年代,鼓励多生。在部队里多生的女性被称作英雄的母亲。她在十年里就生了七个孩子。她是个伟大的母亲。母亲出身贫寒,是一个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能手。1960-1965年期间,我们家在南京军事学院紫金新村居住时,住户每家有一个大约200平米的小院子,四周用约一米多高的浅灰色木栅栏围起。那时,母亲除在院子的南面种了许多花外,还在院子的东北角的地上种了许多菜。有西红柿、辣椒、小白菜还有韭菜等。吃起来很方便,可到院子里去现摘,很是新鲜。除了养花、种菜,她还养了好几只鸡。差不多都是母鸡。每天轮流下蛋。那年头,供应肉蛋都要凭本凭票。母亲总是把自家鸡下的蛋留给身体不好的爸爸和孩子们吃了。自己却舍不得吃一个。她为我们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母亲除了要操持一大家子的家务,还义务担当了机关家属委员会主任的工作。她工作积极、主动、认真、负责,只讲奉献,不讲报酬。几十年如一日。
        “文革”前,父亲曾在解放军某兵种政治部担任要职。1966年9月“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冤假错案,父亲被隔离审查,离开母亲和我,被关在一个我们不知晓的地方,使我们不能相见。每天由一个战士从食堂打饭给他送去。我们能从那个战士手提的,我们熟悉的黄色多层搪瓷饭盒判断出,那是给父亲送饭的人。我们完全可以跟在其后,去找关押父亲的地方。但在那个年代,我们是不敢的。“文革”中,父亲受到严重迫害。致使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也使我们家庭成员受到了株连。子女们当不了兵,唯一的选择只能是下乡插队。母亲也曾多次被大院的“造反派”拉去批斗。但她没有屈服过,一直坚定地站在父亲的一边,她始终相信父亲是好人。实践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文革”初期发生的事,给我的印象最深,至今难忘。记得那是“文革”刚开始不久的1966年9月的一天。我正兴高采烈地在军博参加一个活动。我姐突然急匆匆地跑来找我。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家里出事了!当时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告诉我说,家里电话被撤了,父亲也被带走了,连领章帽徽都被揪掉了。听完她的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双腿发软,心跳得特别厉害。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愣了半天。那个年代,家里电话被撤掉就说明问题严重了。战争年代出生入死,解放后紧跟毛主席党中央的父亲真的出问题了?但我始终不相信父亲会是坏人。后来我都不知怎么跟着我姐往家走的。到家后发现家里的柜子被翻得乱七八糟。妈妈说家被抄了,家里的值钱东西和存折全被“造反派”拿走了。这些东西直到1972年才返还我们。当然是少了不少东西,但已无法找到了。东西是不重要的,我们担心的只是身体本不太好的父亲。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父亲被当作“反党分子”与我们隔离时,我们家可是惨透了。当年我们住的单元楼的窗户和凉台门玻璃,被院子里的“造反派”们用砖头砸得所剩无几。住家的三合板大门也被脚踹出一个大窟窿。最后,不得不把我们转移到以前曾是仓库的两间小平房里。不久,平房的玻璃也被砸光了。为防止再砸,就只能用木板钉在窗户上,木板掉了就用铁皮钉上。父亲不在的日子里,母亲独自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带着我们就住在这没有阳光的、阴暗、潮湿的房子里。屋里没有厨房和厕所.就在一间靠门的房门口放一张三屉桌,支一个蜂窝煤炉子做饭。我们要到远离住所的另一排房子去打水和上公共厕所。白天都不敢出门,只有中午和晚上人少时才敢出去。因为只要我们出去,碰到院子里的那些“造反派”的孩子时,他们就会对我们打骂、扔石头或往身上吐口水。因为怕挨打,我们尽可能的避免少出门。整天就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听到敲门声就会胆战心惊。为了躲避打骂,我不得不在学校找了一张铺位,吃住在学校,不敢回家。后来,大姐和三弟去了三线工厂。1968年9月我去了内蒙插队。之后,四妹和五弟去了陕西插队。母亲带着两个尚未成年的小妹妹继续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直到1969年10月,根据中央军委一号文件发布,母亲随着部队的大队人马,带着两个小妹妹去了河南许昌 “五七”干校。妈妈她们离京时,我们其余姊妹几个都已离开北京。当时也不知道爸爸在哪里。父亲离家的四年后才知道,他也于1969年10月从北京被转移到在河南“五七”干校劳动去了。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0年,我从内蒙回干校探亲时,才见到了近四年没见的父亲。得知他后来一直在干校被管制劳动。记得那天,在他居住的羊圈旁边一间不足十平米、近似地下室的、昏暗的小土屋里,我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父亲。那一刻,我拉着父亲的手,泪流满面,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好在看到父亲红光满面时,心中才有了些许安慰。
       1971年年底,我彻底从内蒙插队的地方回到河南许昌。1972年,母亲带着我和两个小妹妹从许昌市碾上的办事处搬到地处市郊的干校,才得以和父亲团聚。1975年8月父亲光复原职。结束了长达九年的隔离、审查和劳动改造,举家回到北京。直到1978年11月,父亲才得到彻底平反和恢复名誉。经历过“文革”的洗礼,父母变得更加坚强、宽容和大度。我曾经问过父亲,你恨那些整你的人吗?他只是笑着说,不能全怪他们。那个时期,他们不那样做?又能怎样做呢?确实“文革”中有很多老革命因受不了严重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而不得已离开了他们的家人。值得庆幸的是我的父母却都顽强地活了下来。这是我们全家的幸运。
       父亲恢复工作后,以十二分的热情对待工作。他说要把“文革”中失去的时间补回来。1985年,父亲退居二线工作,1988年5月正式离休。继续参与单位编撰党史、军史工作。1985年,父亲应邀担任了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会长。主动承担组织新四军二师干部撰写二师回忆录工作。主编了“转战淮南”和“淮南烽火”两本书。离休后的父亲一直没有完全赋闲下来,一直到2000年。
      2000年6月,父亲因从住家的二楼提水下楼浇花,突发心脏病。心脏大面积梗塞。住进301医院,昏迷了好几天。我们轮流守候在父亲身边。医院曾三次向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奇迹发生了,父亲终于挺过来了。2002年12月,母亲被诊断出膀胱癌,而且是恶性强度较强的那种癌,已到晚期。由于她坚持不愿意住院做手术,致使病情发展很快,又赶上“非典”时期,辛勤操劳了一辈子,年近八十,身体平时好于父亲的母亲,于2003年5月26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从此我们陪着年老体弱的父亲一起生活。上级为爸爸安排了一名公勤人员专门照顾他。为了父亲晚年生活更舒适,2004年年初,我们从河南老家请来了我的堂妹,来京专门照顾他老人家的起居。在家人、亲属的关照下,爸爸的生活过得有条不紊。在此期间,父亲完成了他的《我八十一年的经历》一书。并出资委托老家的亲戚重新修理了祖坟。又为我已故去的母亲编写了题为《母亲七十九年的经历》的小册子。以此告慰我在九泉之下的母亲。将他的《我八十一年的经历》和《母亲七十九年的经历》两本书给每个子女人手一册,作为永久的留念。在完成这几件大事后,父亲心情格外的舒畅。于2005年6月搬进了盼望已久的宽敞、明亮的新居。这时他告诉我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2005年11月,父亲在接受了中央电视台记者两个多小时的采访后,人显得有些兴奋和疲惫。于2005年12月6日,父亲心脏病再一次复发,住进301医院康复楼。由于病情较重,一入院他就进了心脏监护室。2006年1月16日,在医生为他安装心脏起搏器后,病情有所好转,于2月20日准许他出院。但在家只呆了4天又感心脏不适,继续回到301医院监护室。看来,这次他的心脏确实是疲劳过度了。我无数次地向苍天祈祷:但愿父亲渡过难关,再创造一次生命奇迹。父亲在他头脑清醒时,曾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热爱生活,珍惜生命,舍不得离开日益发展的国家、幸福的生活和他深爱着的亲人们。正因为有这种信念的支撑,他能一次次战胜疾病的折磨,使生命延长了好几个月时间。医生说,对于一个患重病的耄耋老人来说,他的生命力已经非常顽强了。
   2006年9月8日22时30分,带着不尽的眷恋和遗憾,父亲仙然而逝,永远、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一年他87岁。值得欣慰的是,我们能亲自把生、养我们的父亲母亲送走。
   祈愿他们在天堂的那边相聚并快乐地生活着。
   今年,母亲故去八年,父亲故去五年。清明降至,特载此文祭奠、怀念他们。
                               2011年清明节前夕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生从生到死,都会经历过:婴儿时期,孩提时期,少年时期,青年时期,老年时期等几个阶段。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容貌都会逐渐发生变化。只有照片能够记录下来每个阶段人的不同容貌。
   在家庭还没有普及相机的时代,只有到照相馆照相。那会儿,即便是家庭有相机,也是那种带黑白胶卷的相机,照出来的照片也都是黑白的。自从社会走进数码相机时代,照相开始在家庭中普及,黑白照片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色彩亮丽的彩色照片。我和我兄弟姐妹的照片同样是走过从黑白照片到彩色照片两个阶段。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以下一组是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从我们儿时开始到现在的照片。母亲生了我们姊妹七个,五女二男。儿时,父亲常会带我们姊妹几个去照相馆照相。后来有了数码相机自己会照了,照相馆去得少了,照片也都是带色得了。这组照片中有: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和零零年代以后的(遗憾的是六十年代的照片未能找到)
          时间过去六十多年了,照片记录了我们不同时期的容貌。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照片越发显得珍贵,放在博客里既能随时观看,也能作为永久的回忆。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摄于1955年(七妹尚未出生)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摄于1957年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59年于南京住家前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2年于河南许昌五七干校住处(缺四妹和五弟)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1972年于河南许昌五七干校住处(缺四妹)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摄于1982年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摄于1988年(缺六妹)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摄于1990年(缺六妹)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母亲的一生
       我的母亲1924年出生在安徽省凤阳县坞岗乡田圩村一个农民家庭。母亲是个弃婴,是被重男轻女的狠心父母丢弃后,被一个好心的寡妇婶娘收养而活了下来。可惜在她三岁的时候,婶娘不幸去世,她又不得不重回到父母身边。在受歧视、劳顿和打骂声中长大的。
          她17岁那年,由于对包办婚姻的不满而逃婚。1942年,刚满十八岁的她参加了革命。在革命的大家庭中,母亲成长为一名光荣的新四军战士。在部队,她追求进步,表现突出,多次受到嘉奖,于1943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母亲在部队与父亲相识并于1945年结婚。母亲从小没上过学,在军队组织的安排下,曾在一所名叫“张巷小学”学习才扫了盲。
         在战争年代里,母亲曾在县总队和津浦路西军分区被服厂工作过。在新四军和改编后的解放军的六旅第十六团卫生队、华东江淮军区医院、第四军分区政治部担任过护士、收发、干事并兼任皖北军政干校党支部书记。她经受住了战争年代的艰苦卓绝的考验,从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部队连级干部。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全国解放后,为了照顾家庭和孩子,已是连级干部的她,牺牲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放弃了工作的机会,提前从部队复员回家,充当起家庭主顾的角色,照顾身体不好的父亲和我们这个多子女的家庭。母亲生就了我们兄弟姐妹共七人。那个年代,鼓励多生,在部队里多生的女性被称作英雄的母亲。她在十年里就生了七个孩子,她是伟大的母亲,英雄的母亲,感谢母亲给了我们生命。
          母亲出身贫寒,是一个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能手。1960-1965年期间,我们家在南京军事学院紫金新村居住时,住户每家有一个大约200平米的小院子,四周用约一米多高的浅灰色木栅栏围起。那时,勤劳的母亲利用闲置的土地,除了在院子的南面种了许多花外,还在院子的东北角种植了许多菜,有西红柿、辣椒、小白菜还有韭菜。这些时令菜既可现吃现摘,还能给家庭节约开支。除了养花、种菜,她还养了好几只鸡。母鸡轮流下蛋,每天总能收到四、五个鸡蛋。那年头,肉、蛋供应紧张,都要凭本凭票,根本不够吃。省吃俭用的母亲总是把自家鸡下的蛋留给身体不好的父亲和长身体的孩子们吃,自己却舍不得吃一个。她为我们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
        母亲除了操持家务,还义务担当了军院机关家属委员会主任的工作。她工作积极、主动、认真、负责,只讲奉献,不讲报酬,几十年如一日。当年,她连续三次受到南京军事学院张震院长、王平政委的嘉奖,她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文革”中,她由于受到父亲的株连,被戴上“反党分子家属”,“顽固站在反党集团立场上”,“划不清界限”等帽子,并被造反派实行过法西斯式的审讯逼供。1969年,当父亲还在被隔离审查,我们其他几个子女都到三线工厂或去农村插队时,坚强的母亲不得不只身带一人着两个小妹妹奔赴河南许昌“五七”干校,一直到1975年随父回到北京。
开国大校王善甫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父亲王善甫(右)和战友在南京军事学院办公楼前的操场上

        后来我们姊妹几个结婚、生子后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能干的母亲不请保姆,依然义无反顾地照顾父亲的生活,直到2002年年底,一向身体强壮的母亲突然得了严重的膀胱癌,不幸于2003年5月26日病故。由于当时北京正处于特殊的“非典”时期,母亲的丧事不得不从简,连告别仪式都没搞,就直接送火化厂了。每每想到这儿,总会让我觉得愧对于她老人家。但值得欣慰的是:在她临终的前一天,我能陪伴在她身边,替她修剪了指甲、头发,洗了脸,擦了身,换了衣服。
       母亲没有辉煌的业绩,她只是一名普通的新四军战士。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是充满艰辛的一生;是奉献多于索取的一生。
      母亲离开我们十年了,我会永远怀念她。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