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太子少保、吏部尚书詹徽  

2016-10-26 11:00:57|  分类: 明朝文臣武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子少保、吏部尚书詹徽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詹徽,明代洪武时期文臣,以秀才身份就任监察御史,官至太子少保、左都御史兼任吏部尚书。洪武二十六年卷入蓝玉谋反案,被诛。
       詹徽,字资善,徽州府婺源人  。父亲詹同官至吏部尚书、翰林学士;儿子詹绂官至尚宝丞 。
詹徽在洪武十五年考中秀才,十月被任命为监察都御史;洪武十六年六月,被任命为试左佥都御史,十六年十月转为实授;十七年正月升任督察院的最高长官左都御史;洪武二十三年六月,兼任吏部尚书;洪武二十五年十二月,加衔太子少保  。
     洪武二十六年二月,洪武四大案的最后一个蓝玉案爆发,位居太子少保、左都御史、吏部尚书的詹徽牵扯其中,被杀。年六十 。
人物性格及评论
      明史詹同传记中评论詹徽“有才智,刚决不可犯。勤于治事,为帝所奖任。然性险刻。”
国榷评论詹徽“徽才敏果决,上所最委任。然好窥上旨,终及于祸。”
      詹徽的同僚凌汉,升任右都御史的时候,詹徽是左都御史,意见不一时,凌汉经常当面批评詹徽,让他下不来台,詹徽怀恨在心。后来凌汉被詹徽弹劾,降职左佥都御史。后来太祖怜悯凌汉岁数大,赐凌汉回乡。凌汉扣头答到:“臣愿生居京都,死葬京土。”后又复起担任左赞善、右佥都御史等职务。洪武二十六年六月,再次致仕,陛辞时,明太祖问他:“上次赐你回归故乡你不回去,为什么这次回去?”凌汉回复说:“那时詹徽在(朝廷任职),臣有后顾之忧;现今詹徽伏诛,臣无忧也,才敢回乡。”
牵连被诛
       詹徽可以说是明太祖朱元璋面前的红人,洪武十五年中秀才,马上被任命为正七品监察都御史;一年后实授正四品佥都御史,洪武十七年正月升任正二品左都御史。仅仅一年多,就从正七品升任正二品,升官不所谓不快。但明太祖实录、明史对于詹徽如何牵扯入蓝玉案中,并没有详细记录,这件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哪?国榷里面的记载告诉了我们当时的情况。
        锦衣卫指挥蒋瓛告蓝玉谋反,明太祖朱元璋任命皇太孙朱允炆和吏部尚书詹徽审问蓝玉,蓝玉不服,詹徽斥责他:“速说实话,不要白白牵连旁人。”蓝玉大喊詹徽就是他的党羽,皇太孙朱允炆马上下令拿下詹徽  ,随后被诛。

        婺源詹家在徽州来说可算是名门望族了,我们可以先抛开詹天佑不看,打开宋、元、明、清册页,里面全是可圈可点的风流人物,如南宋休宁理学鼻祖詹初(婺源庆源人)、明初翰苑魁首詹同(婺籍)、明初吏部尚书兼左都御史詹徽(婺籍)、“一代书圣”詹希原(婺籍)、明代著名书法家詹景凤(休籍),明代著名篆刻家詹濂(休籍),明末书法家詹伯麒(婺源庆源人)、学者詹轸光(婺籍)、清初著名书法家、翰林检讨詹养沉(婺源庆源人)、清末水利学家,文学家詹应甲等等。假如我们再换个思维与视角来看,整个大明朝,“祖孙三世尚书”只有一例,而实任“父子吏部尚书”在整个东南来说也是凤毛麟角,而在人文鼎盛的徽州,至今也就只此一例,所以说,婺源詹族还是值得后人书写的。今我就来说说詹徽。
    詹徽,字资善,婺源庐坑人。生于湖北黄州,明初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正三品)詹同之子。说实在话,詹徽与其父亲在个性与人格魅力上还是有显著差别的。詹同是元末明初的大文人,自幼就受到虞集的器重,在元朝曾任学正,在陈友谅部下也曾任过翰林学士,大家对他都赏识有嘉。后来,朱元璋攻下武昌,又不计前嫌,破格提拔他为国子博士,继而迁考功郎,翰林待制。尤为可贵的是,詹同不仅诗文,书法独步天下,而且还特擅长甄别人伦,时人都很推服,就连刘基、宋濂、朱升对他都很敬重。所以朱元璋还曾委任他考察天下士子与民间异材。明洪武六年七月,詹同终于走到了其人生的巅峰-----翰林学士承旨,这也为他奠定了明初安徽文人领袖的地位。“詹宋”终于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代名词,所以,徽州至今仍有许多有关朱元璋的典故都与詹同有关。
    一般而言,大树底下都很难长得出树苗,更不必奢谈大树了。可詹徽这棵大树就是在詹同的树荫下长大的,这应该还算是个奇迹。
    詹徽秀才出身,据某书记载,詹徽还是秀才时,湖广江夏某位术士就曾为詹徽看过一次相,预言他会官至二品,而且还是御史大夫。但詹徽听完就乐了,因为明初御史大夫才三品,怎会有二品呢?所以,后来的《万历野获编》也称这属“极异”。
    詹徽虽然也属官二代,但生活在朱元璋的年代他还算是幸运的,最起码朱元璋在用人上喜欢不拘一格,不会去排资论辈,更不会去看文凭学历,加之詹徽清廉简朴,干练明敏。所以,从秀才到监察御史,再到左佥都御史这三级跳才用几年时间就完成了,明洪武十七年,詹徽被擢升为左都御史。从此,他锋芒毕露,才华尽展,明洪武二十二年,又擢升吏部尚书兼左都御史;洪武二十五年,又加“太子少保衔”,终成一个正二品的御史大夫,尤其这是在刚刚废相之后的这一特殊时期,左都御史与吏部尚书都相当于一个副相啊,更何况他还是叠着的呢,您说,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翻开《明史》,《明实录》,史书对他的评价都很中肯,朱元璋对他也很赞许,还数次当着文武百僚的面表扬了他。可人这一生,有得必有失,由于詹徽个性过于刚毅,办事过于强干与苛刻。致使李善长,汪广洋都忌惮他三分。都说,高山之巅无乔木,您詹徽能在树荫下成异材,那是因为您能务实,与父辈截然相反;可您过于刚强,锋芒过于毕露,这也为他埋下了“杀身”的伏笔。
    洪武晚年,党争已很激烈,朱元璋早看在眼里,埋在心底。该到了翦除的时候了,刚好“蓝玉案”被抓住了把柄,蓝玉为确保自己死后自己的势力还能得以延续,故把詹徽也硬生生拉了下水,据史载,此次诛连达一万五千余人,这就是史上著名的“蓝玉案”。
    就这样,詹徽成了“蓝玉案”的刀下冤魂,其实,他喊冤也是没用的,素以雄才著称的朱元璋会看不出来?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其实,朱元璋也知道詹徽冤,可冤也要杀。因为君者,用天、地、人也。既然是人臣,您就注定是他手中的一粒棋子,只不过您的个性已被用完,已无利用价值了,与其留着咬饭,拿俸禄,那还不如杀掉。再则,朱元璋还曾与您父亲说过:人心无常,随气机升降。您怎就忘了呢?
   詹徽之冤一直未能昭雪,而在詹徽逝去大约200年,同是根系婺源浙源的查氏终于在学界为詹徽辩了回诬。其实,婺源詹氏冤死于朱元璋刀下的远不止詹徽,还有詹徽之子詹绂,“一代书圣”詹希原。可为何朱元璋能让一个三易其“节”的詹同得以善终,也能让汪叡得以善终,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个很好玩的话题,我看还是留待以后再讲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