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户部尚书师逵  

2016-10-26 10:39:49|  分类: 明朝文臣武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户部尚书师逵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师逵(?~1427), 明朝大臣,官至户部尚书。字九达。明代兖州东阿(今地属山东省平阴县东阿镇南市村)人。
     幼年聪敏,8岁读书,日记千言。20岁入太学,从御史到辽东视察,因刚直不阿,触犯上司,被诬陷,逮至京城。明太祖见其长相非凡,问明真相,擢为御史。后任陕西按察使,到任一月内,即将千余积案审理完毕。成祖即位,升兵部侍郎。仁宗即位,升户部尚书。居官40余年,为政清廉,家无积蓄。宣宗常与群臣议论:“大臣持廉守正者,唯逵一人。”宣德二年(1427),卒于任所。
师逵是建造故宫的重要功臣
      北京故宫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宫殿群,但是关于其设计者究竟是谁却一直没有定论。不过,记者今天在平阴县采访时获悉,在这座宫殿群修建时,有一位济南人曾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这个人名叫师逵,其陵墓至今保存完好,他的后人也保存有完整的《师氏族谱》,上面记载了其为故宫采运木料的事。为此,记者深入采访了师逵的后人和文史专家。
师逵墓地被埋于黄河淤土下
        记者今天与师逵的第19世孙师本发和平阴县博物馆副馆长马文平来到了位于平阴县城西部的南市村。在狼溪河的西岸、东阿古城的北侧,师本发指着一片小树林和一大片农田告诉记者,这就是师逵的陵墓所在地,但由于这里是黄泛区,以前经常被黄河淹没,经年年淤积,墓地已经被埋在地下两三米深的地方了。
        在树林一处水洼旁,马文平指着两通石碑给记者看,上面刻有捐赠者的名字,并没有落款,因年代久远,以及受风雨侵蚀和人为原因,很多字迹已经漫漶不清。马文平说,这是原来黄石公祠的石碑,而师逵的陵墓就在这座祠堂的西北方。我们又找到村中70多岁的张长祥老人,他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初在农田的南侧还存有师奎墓碑,大约高有3米多,上面还有碑帽,但后来断成了两截。到上世纪70年代石碑就不见了。以前这里还有石羊、石马等,但是在1959年“大跃进”时期就没有了。师本发也说,他从本族老人那里听说师逵墓占地面积达40亩,规模很大,现在这片土地已成为农业用地。另外,在明清一直到民国时期,墓地的最南侧还曾经有过一条南北向的“师家街”,与狼溪河并行,街里住的都是师姓人家,可见当时师姓家族的规模是很大的。
率十万民众入深山采运木料
       那师逵与故宫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师本发拿出了3册《师氏族谱》,上面就有关于此事的记载。3册族谱中最早的是清嘉庆十一年木刻版的《师氏世系宗图族谱》,在《序》之后有《户部尚书师忠孝廉公传·载明史名臣列传》,其中记载:“师逵,字九逹,东阿人。少孤,事母至孝……永乐四年,建北京宫殿,分遣大臣出采木,逵往湖北,以十万众入山,辟道路,召商贾,军役得贸易事以办,然颇严刻,民不堪,多从李法良为乱,左中允周干劾之。时仁宗监国,以帝所特遣置不问……”
        马文平对这段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他告诉记者,这段话除了说明师逵是东阿人外,最重要的就是说明了时任兵部侍郎的师逵为建造北京故宫而奉命前往湖北采运木料的史实。据文献记载,故宫中的宫殿所用木材,多为师逵所采伐。尤其是珍贵的楠木,多生长在原始森林的险峻之处,当时那里常常有虎豹蛇蟒出没,师逵和采伐民工冒着危险进山采木,很多人丢失性命。后世有人用“入山一千,出山五百”来形容采木的代价。永乐时期为建造宫殿而进行的采木工作,据说持续了整整13年。而师逵也就成为此项工作的最大功臣。也就是说,师逵等人为故宫的修建打好了部分物质基础。
      马文平还解释,兵部侍郎是明朝时中央六部及都察院一级的首要成员,到了地方上则要凌驾于布政和按察二司(地方行政、司法负责官员)甚至巡抚之上。而且这种采木督官本身就是“钦差大臣”,有权驱使所至省份的民力。
师逵一生清廉且善于断案
        另外两册族谱分别是民国时期手抄的《师氏宗 谱 》和1988年重修的《师氏族谱》。师本发说,他对于师逵的史实非常重视,所以才经过多年苦心寻觅收集到了这几册族谱。师逵有8个儿子,但除了第8个儿子的后代散失外,其余7个儿子的后代都聚居在东阿,而他属于长子师宗礼一支。
         马文平告诉记者,其实为故宫采运木料是师逵最重要的功绩之一,而其少时孝顺、一生为官清廉且善于断案等事迹也非常重要。这在《明史名臣列传》也有记载:“明永乐八年,随成祖北征,命总督馈饷。逵在吏部二十年,人不敢干以私。仁宗时,逵进户部尚书兼掌吏部,宣德二年卒于官,年六十二岁。逵一生清廉,俸禄皆分族党。有子八人,至无以自赡。成祖在世,常语左右,六部扈从臣不贪者,唯逵而已。”“还有,明洪武年间,师逵以国子生从御史出京按事,被御史所劾,逮捕下狱。朱元璋见他相貌奇伟,便消除了他的罪名。之后,他升任御史,改任陕西按察使。到任时,当地监狱关押了千余人,师逵用10多天就按犯人的罪行轻重审定处理完毕,且判罚非常准确。对于一些事出有因或查无实据的人,他不搞逼供,大胆释放,很得人心,得到世人非常高的赞誉。”
现在,师逵的陵墓被埋在深深的淤土中。师本发说,让先人的陵墓就这样埋在原地吧,因为这样才是保存这位有重要功绩的祖先陵墓的最好方式。马文平也表示,师逵是平阴也是济南历史上非常重要的名人之一,其历史事迹和遗迹应该花费大力气进行保护和挖掘,以对济南历史文化的丰富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师逵曾是“反面典型”
     为官者切不可像师逵那样,只想着为领导办事,而罔顾群众利益,这违背了执政为民的根本宗旨。
公与廉,是历代官员追求的两个境界,即廉洁奉公,其中的辩证关系,就跟吃饭睡觉似的,肚子饿了睡不好,睡不好肯定吃不香,二者相促相生,谁都懂。然而,这么个简单的道理,一代廉吏师逵居然理解偏了。
       师逵,字九达,济南东阿人,据说相貌很奇特,具体是不是豹子头一类的样子,不知道,反正连老虎看到他也逃。十三岁那年,“夜二鼓,遇虎。逵惊呼天,虎舍之去。”其实男人长得怪点也是有好处的,这不,师逵就因为长得怪异,幸运地逃过一劫。
       他在国子监读书的时候,正是朱元璋反腐不断深化的时期。有一次,御史大人外出办事,大概是怕走夜路吧,指名师逵随从,说是让历练历练,现在来看,其实就是保镖。也不知是路上没有尽职还是御史有啥短处被他掌握了,一回京,御史就弹劾他贪污。虽然明显属于诬陷,但当时大气候如此,朱元璋对贪官宁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师逵此时虽不是官,怕也小命难保。有趣的是,朱元璋看到师逵的怪样子,却没有杀他,而是调去御史台干些抄抄写写的活儿,后来直接擢升御史。师逵因祸得福,不用参加科举就跨入体制内。
         师逵很廉,《明史》有明确记载:“逵廉,不殖生产,禄赐皆分宗党。有子八人,至无以自赡。成祖在北京尝语左右曰:‘六部扈从臣,不贪者惟逵而已。’”扈从者,副职也。堂堂副部级干部养不活八个儿子,这在明王朝的历史上没有之一,只有唯一。但师逵在对“公”字的理解上就不尽如人意了。
        明成祖即位以后,师逵晋升兵部侍郎,不久又改为吏部侍郎,在这个位置一干就是二十年。按明制,官员三年一任,或升或降或轮岗,像他这样连续七个任期不挪窝儿的,十分罕见。什么原因呢?是一个差事,师逵办得不够漂亮,给朝野留下了忠君有余、爱民不足的形象,朱棣不便动他。
      永乐四年建北京宫殿,也就是现在的故宫,朱棣派出了大批得力干臣到全国各地采集木料,师逵去的是湖湘一带。
       关于明代“采木”,《明史》多有诟病。如“食货六”曰:“采造之事,累朝侈俭不同。大约靡以英宗、继以宪、武至世宗、神宗而极……最钜且难者曰采木。”唯独没有提及永乐年间这次,说明还是节俭的——朝廷开支少。但是,新建一座巨大的宫殿,用木数量可以设想,那么,朝廷开支少,地方和民众的负担必然就重。嘉靖年间御史郭弘化也曾上奏:“臣闻四川、湖广、贵州、江西、浙江、山西及真定,诸府之采木者,劳苦万状”。后人更以“入山一千,出山五百”来形容百姓采木的艰辛与危险。我们现在见到宏伟辉煌的故宫,不知当年有多少万民众在采木中失去了生命。
       师逵的湖湘之行,过于粗暴,他把当地商界和军队的头头脑脑召集起来,“以十万众入山”采木,任务是完成了,但对当地百姓正常的生产生活破坏极大。特别是在执行过程中“颇严刻,民不堪”,许多百姓都受不了,便跟着弥勒教老大李法良造反去了。《江西通志》载:“永乐七年九月,江西妖贼李法良行弥勒教,流入湘潭聚众为乱。事闻,遣丰城侯李彬发兵勦之。”为了这件事,朝廷上下炸开了锅,左中允周干上疏弹劾师逵,理由之一就是他的“不恤民”。
     左中允在明代是太子的属官,周干本不该多事。但当时朱棣不在京城,是太子(后来的仁宗皇帝)监国。如果事情处理不好,太子是要负责任的。所以,周干上疏,既是对皇上负责,又是对太子负责,属于不得已而为之。连这个不相干的人也站出来炮轰,可见采木过程中师逵的负面影响之大。
       “公”,《辞源》解释为“不偏私,正直”,如今也指公义、公正。
       师逵忠君,尽心尽力帮皇帝办事,当然没有错,但不为己就一定是“公”吗?也不尽然。臣子为皇帝尽忠,哪个敢说没有丝毫的保身保禄之心·中国传统政治文明里的“公”,忠君在其次,爱民才为先。《淮南子·修务训》中就有这样的记述:“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反过来也一样,你不爱百姓,百姓凭啥听你的?
      马克思在《致迈耶尔》一文中说:“有才智的人总是被一条条无形的线和人民大众联系在一起的。”为官者切不可像师逵那样,只想着为领导办事,而罔顾群众利益,不管群众情绪,那不是“公”,而是违背了执政为民的根本宗旨。
       “反面典型”师逵大人在吏部呆了二十年,终于熬到朱棣驾崩。然而,仁宗嗣位后,对他的不爱民劣迹还是没忘,面子给得很足,“进户部尚书,兼掌吏部”,但北京别呆了,去陪都南京养老吧。师逵去南京不到一年就死了,年六十二。史书上没说他是怎么死的,这有违常规,想必是春秋笔法,暗留悬念。郁郁而终,大概是差不离儿。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