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2016-10-21 13:44:49|  分类: 明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陆深(1477—1544)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初名荣,字子渊,号俨山(此号取之于所居后乐园“土岗数里,宛转有情,俨然如山”之景),南直隶松江府(今上海)人。弘治十八年进士,授编修,遭刘瑾忌,改南京主事,瑾诛,复职,累官四川左布政使,嘉靖中,官至詹事府詹事。卒,赠礼部右侍郎,谥文裕。陆深书法遒劲有法,如铁画银钩。著述宏富,为明代上海人中绝无仅有。上海陆家嘴也因其故宅和祖茔而得名。
        陆深生于明宪宗成化十三年(1477),卒于世宗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六十八岁。先祖世居华亭,曾祖德衡于明初入赘于上海浦东洋泾章姓人家,这是陆氏定居浦东之始。幼年聪明过人,五六岁即能辨字义并朗诵古诗,稍长洞究经史,文思警锐。[1]  少与徐祯卿相切磨,以文章有名。又善书,仿李邕、赵孟頫体。
       弘治十四年(1501)至应天府(今南京)乡试第一名举人(解元);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二甲第一。授编修,遭刘瑾忌,改南京主事,瑾诛,复职。正德十二年(1517)受皇帝简派,担任同考官,舒劳、夏言等皆为陆深所得士,后来都成为名臣。
        陆深擢为国子监司业。丁父忧归。服满,不赴补。朝中大臣,纷纷荐举,起为祭酒,充经筵讲官,在帝前讲课。讲章原多由内阁删定。一次讲课完毕,陆深对世宗说:“臣今日讲章经阁臣改纂,其间必自有深意。然臣愚以为,嗣后且存诸臣所见,各尽其忱。一则圣德日新,广延纳牖;且壅蔽之患,永杜后来。”他的这一要求得到了世宗的许可。原来的讲章是桂萼更定的,桂萼任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入参机务,此人性猜狠,好排斥异己,陆深改讲章事,被桂萼责为欺罔,陆深只得上疏谢罪,世宗批答说:”讲章阅看系旧规,不必更改。若有所见,当别具闻。“于是陆深条奏有关圣学干余言上于皇帝。由此,更受桂萼所忌,被谪为延平府同知。
        后又迁山西提学副使,在此任上,他秉公办事,为阳曲县秀才刘镗平反冤狱。刘镗的父亲,为县令所笞,下狱而死。刘镗诉于御史,御史赵镗,听从县令先入之言,反降罪刘镗,陆深为刘镗辩冤,而无结果,只得疏劾赵镗。赵镗也疏劾陆深。最后下科会勘,弄清了真相。不久,陆深补浙江副使,仍理学政。历四川左布政。嘉靖十六年(1537),改太常卿,兼侍读学士。世宗南巡,命陆深随从,掌行在翰林院印,世宗亲笔删“侍读”二字,进詹事,嘉靖十九年(1540)辞官回故里浦江东岸,在其旧居“后乐园”修建“后乐堂”、“澄怀阁”、“小沧浪”、“俨山精舍”等景点。今“花园石桥”一带即其遗址。 卒赠礼部右侍郎,谥文裕,敕葬于浦江东岸(今海兴路56弄~162弄之间),今浦东陆家嘴即以其故宅和祖茔而得名。其墓于1970年在浦东陆家嘴因人防工程发掘而毁,陆深干尸被送进火葬场火化。出土金、铜、玉等文物饰件160件,由上海博物馆保存,墓志铭由夏言撰写。
      其子陆楫为明代经济思想家,文学家,著有《蒹葭堂稿》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个人成就
        书法
        陆深书法遒劲有法,少时作小楷极精谨,有黄庭经遗意,后效法李邕、赵孟頫,尝自言:“吾与吴兴同师北海,海内人以为吾取法于赵。”其真草行书如铁画银钩,赏鉴博雅,为词臣冠。为人作书,甚认真,每书通常要废十余纸才罢。明代著名政治家夏言曾说“文裕书法妙逼钟、王、比之赵雪松而遒劲过之。”莫如忠云:“俨山先山书法雅宗赵松雪,晚熔李北海,两晋风格,宛然县存、足传不朽。”
       代表作品《瑞麦赋》有上下卷,长3米左右,350余行,上卷从“瑞麦赋”三字标题开始,至“受冻而仆者又如干矣”止,共145行,下卷自“天子轸念南服”至末行题款,共213行。现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著述
      陆深致仕后,明世宗还很想念他,一日世宗问侍臣翟銮:“陆深、张邦奇学问孰优?”翟銮回答说:“陆远过张”。《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对陆深有很高的评价:“今观其集,虽篇章繁富,而大抵根柢学问,切近时理,非徒斗靡夸多,当正嘉之间,七子之派盛行,而独以和平典雅为宗,毅然不失其故步,抑亦可谓有守者矣。”《总目》又谓“深最留心史学”。陆深摭刘知几《史通》之精华,巢括排纂,别分门目,而广采诸家之论以为佐证,撰《史通会要》三卷,凡十七篇,为明代史学批评著述中杰作。《四库全书总目》有专条论说。陆深在翰林院记其每日所得,成《玉堂漫笔》三卷,对历史典故考核精详。其中记杨士奇子稷得罪,为出于陈循所构陷,是为《明史》所未详。
     在《传疑录》一书中,陆深针对明代宗禄之弊,叙述明宗室恩薮等杀之制,为研究明中叶宗室制度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此外,在陆深的杂记和日记中,论明代史事得失与当时故实,俱有精辟见解。如在《淮封日记》中,录马中锡抚贼事,较《明史》所载更完备。陆深出入馆阁,前后几四十年,每见前辈抄录所得章故,便命其子熟读而收藏之。他说,士君子用世,非兼通今古,何得言经济。他又说,今世学者,不留心当代事故,一问及朝廷典章、及一代之经制沿革,恍如隔世。对这种人,陆深说:“纵才华迈众,恐其见诸施为,白至窒碍,宜识者目为俗子,无足怪焉。” 他又说:“士贵博古,亦要通今。博古而不通今,无用之学;通今而不博古,无体之学。”由于陆深文章能经世致用,许多文章收入明陈子龙等所编《明经世文编》中。《四库全书》、《明经世文编》,都从不同角度对陆深的学术成就予以高度评价。吴履震《五茸志逸》中把陆深与元代陶宗仪相提,说:“吾乡自陶南村撰《辍耕录》及《说郛》,嗣后,陆祭酒俨山最称博雅。”陆深自己论文说:“文章虽小技,要之天地灵秀之气,籍吾泄之笔端,苟不出之胸襟,何名作家?”
藏书
       陆深又是历史上著名藏书家。《中国藏书家考略》略云:陆深喜收书,积蓄甚富,撰有《江东藏书目录》。其自序略云:余家学时喜蓄书,然视视屑屑,不能举群有也。壮游两都,多见载籍,然限于力,不能举群聚也。问有残本不售者,往往廉取之。故余之书多断阙。阙少者或手自补缀,多者幸他日之偶完而未可知也。陆深的好友何良俊在其《四友斋丛说》中说:陆藏书数量有数万卷。陆深藏书从他祖父算起,到陆深已是三代了。陆深的祖父,叫陆墙,据《陆墙小史》载:“好读书,又好古物,每见书法、名画之类,必以重价购求得。”陆深的父亲陆平,也喜看书购书。陆深的藏书楼名为“江东山楼”,建在陆氏后园内土冈之上。陆深的藏书是为他的治学服务的。他在学术研究上的博大,与他的藏书分不开。他手编的《江东藏书目》,与一般书目不同,不是按经史子集四部排列的,而是根据便于实用而设置门类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读古人书,须从己躬合处用工,不可如矮人观场,随众喧喝。”陆深的藏书分十三类,以正经为第一,理性第二,正史第三,非经非史的古书第四,诸子第五,文集第六,诗集第七,类书第八,杂史第九,山经地志类的诸志第十,韵书第十一,小学医药第十二,方术杂流类第十三。
       家富藏书,中年时游都市,多见藏书之家,遂多方收集载籍而归。而他限于财力,不能多购精本,有残本而廉价购之,藏书有残缺者,加以补抄。有家藏书目为《陆文裕藏书目》,已佚。另撰有《江东藏书目》。《江东藏书目·序》载于《式古堂书画考》中,其著录类例为经书、理性、史、古书、诸子、文集、诗集、类书、杂史、诸志、韵书、小学医药、杂流13大类,叶昌炽论其小学和医药和为一类,为诸家所未有。藏书楼有“绿雨楼”,东称“素轩”,北称“澹室”,中为“书窟”、“江东山楼”等。乾隆时所编的《四库全书》中收录陆深著述有21种。卒后,嘉靖帝赐以“先代名臣”之名,以示尊重。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陆深《芣苢诗册》
陆深入冥知因果 
      陆深的学问很好,著述颇多,有《俨山集》、《俨山续集》、《玉堂漫笔》等。他的书法既遒劲有力,又飘逸俊秀,苍中露秀一直被藏家所欣赏,至今上海博物馆还珍藏有他的作品。大家知道上海浦东还有叫陆家嘴和陆家宅的地名,其来源就是因为陆深的祖坟及旧居建在此处,才得其名的。这里我要讲的是陆深去世前的一件奇事。
        明嘉靖二十三年(西元1544年),陆深已经是虚岁六十八岁的老人了。一天他突然死了过去,不料他死了三天后又复活了过来。他复活后对他儿子陆楫说:你拿笔记下我的话,当我在病中昏迷看不见你们后,就觉的自己已坐在厅中而不在病床上了。这时有穿黄衣的二人,跑到厅上说:奉了王命请你去。我正要问话,忽觉身已上轿,黄衣人在前引路,后跟数十人,我心中很害怕。
        轿行如飞,到一城后,黄衣人请我下轿步行,一霎时,轿已不见踪影;二黄衣人扶我走,脚不着地,進城后又叫我改穿衣服,不知不觉衣服也已换了。走多时,又到一城,很高,像京城式样,有十几里长,门有好几重,大殿很大。有一穿王服的人,坐在殿上,黄衣人先進去禀告,冥王起身请我進去。冥王问我认识他么?我一看这冥王正是我过去熟识的人,冥王说:你作官本应到一品,寿至八十岁,因你一生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所以官降三品,减寿十二年。
          我听了冥王这话,很惊怕的问道:我要死了么?冥王说:不死哪得到此,接着命人拿簿册给我看。我一看才知道,原来我生平所做所说,簿上竟无一不记;簿后还有红色的文字写的总结我罪过的话语。我求冥王念在我俩生前的感情上,赦我还阳。冥王说他不能专主,只能放我还阳二十日,赶快预备后事,不要为子孙计。冥王又命黄衣人引我看地狱,可传告世人,警戒不要犯罪;我看到地狱情状很惨,我吓的慌张退出。出城后,我在一处高岸上走,走了多时,很昏黑,忽见一灯微有亮光,跑近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肉体尸身躺在床上,心中顿时很厌恶,黄衣人推我附入尸身,因此回生。之后过了二十日,陆深果然再次去世了。
      这则记载中虽未说明陆深究竟因何事做错,而被削减了官禄与寿命,但从中还是可以知道善恶一定有报,人所做所说的一切都在另外的空间里有记录,阴间、地狱都是真实存在的。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陆深与上海城----陆家嘴的来历 

     浦东陆家嘴,现在已是上海最具魅力的地方,改革开放的象征。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片神奇的土地是和两位古老的上海人连在一起的。这两位
上海人便是明朝的大文学家陆深和他的夫人梅氏。
    据上海地方志记载,迤逦而来的黄浦江在这里拐了
一个近九十度的大弯,留下了一片突出的冲积滩地,从浦江之西向对岸眺望,这一块滩地犹如一只巨大的金角兽伸出脑袋张开嘴巴在这里饮水。在这一块滩地上,由于陆深的旧居以及陆氏的祖茔都建在此,因此称之为陆家嘴。
    陆深字子渊,先祖是汴梁人,随宋室南迁移居上海浦东。他生于明成化13年(公元1477年),弘治18年(1505年)考进士,中二甲第八名,进翰林院。他学问很好,但脾气倔。曾因得罪大太监刘瑾被嫡放外任,一直到刘瑾伏法之后才重新回到翰林院,以后担任过四川布政史,嘉靖16年(1537年)任太常卿兼侍读学士。告老回乡后,在浦东旧居后乐园中用土堆起了一座小山,名俨山,并以此自号俨山。嘉靖23年即1544年去世,享年68岁。
    陆深著述颇丰。著有《俨山集》、《俨山外集》、《维封日记》、《蜀都杂抄》、《古奇器录》等,他的书札有明人小品的神韵,极受后人推崇。他的书法功力很深,飘逸俊秀,一直被藏家所欣赏,至今上海博物馆还珍藏有他的作品。陆深的旧居后乐园虽然早已泯灭,但陆家宅、陆家嘴的称谓却永久地留传了下来。
    陆深的夫人梅氏同样是一个很值得人们纪念的上海人。
    明朝中叶,上海地区最大的祸害便是倭寇。上海原来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几百年来从没建造过城墙,连县衙也造得十分简单。嘉靖年间,倭寇屡屡来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上海百姓在百般无奈之中决定筑城御倭。嘉靖32年(1604),上海士绅顾从礼上书朝庭,要求修筑城墙。朝庭回复:筑城可以但没有钱。上海百姓决定自己出地、出钱、出力修筑城墙。首议者顾从礼捐米4000石,一时捐款如雪花,其中捐资最多的便是陆深的夫人梅氏。此时陆深已经去世,而她居住的浦东陆家嘴并非倭寇入侵之地。但梅氏深明大义,捐田500亩,供筑城用,还捐银2000两。建门楼时,建筑材料不够,梅氏主动承担了
        上海城6座城门之一小东门的全部建筑材料,为此拆去了陆氏祖室数千楹。正是因为有了像梅氏这样深明大义的上海人,筑城从10月兴工,12月便完竣。从此,倭寇来犯,都只能望城兴叹了。
    人们曾抱怨上海是一座没有历史积淀的城市,说上海缺少伟大的雕塑。它比不上历史悠远绵长的北京、西安,比不上曾为六朝都城的南京,甚至比不上断桥残梦的杭州。其实,据考证,上海已有长达6000年的历史。历史的文脉是要靠一代又一代的上海人来继承的。但是,在这漫漫历史长河之中,提起古代上海名人,人们只记得黄道婆、徐光启……又有谁知道大名士陆深和他的夫人梅氏呢?由此想到,在陆家嘴、在浦江之畔的滨江大道建一条上海历史名人长廊,如何?从赋予上海这座城市“申”字名号的春申君黄歇,到说着一口纯正沪语的“国母”宋庆龄,黄道婆、徐光启都列于这条长廊之中,其中自然也应该有陆深和他的夫人梅氏的塑像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陆家嘴
        陆家嘴是个人文渊薮的地方,黄浦江在此汇吴淞江水,由北折东,河道地形惯称为“嘴”,其名最早出现于清代编印的《松江府属全图》。陆家嘴的得名也有段掌故:世居吴江的唐代文学家陆龟蒙的十三代孙陆子顺为避战乱迁居上海马桥,他的孙子陆竹居又迁居浦东,陆竹居的曾孙陆深(号俨山)是上海的大才子,官至翰林院编修、国子监祭酒,他在浦东重建祖坟,并修造后乐园作退归后的隐居之地,后乐园“当三江之后流,颇有竹树泉石之胜”,后人有诗赞云:“俨山楼阁镇吴淞,浪楫风帆极目中,高唱龙岗新制曲,月明人醉水晶宫。”后乐园于清代荒芜,但因陆深的盛名,“陆家嘴”的地名自此流传。嘉靖二十三年(1544),陆深去世后,下葬于后乐园侧畔的东洋泾河北岸,坐北朝南,气势不凡。次年修建陆氏宗祠,占地一亩。规模宏大的陆深墓成为浦东景观之一,其子陆楫也葬于此地。东洋泾河湮没后在河道上筑路,初名警局路,1954年更名东宁路,今已拓筑为银城南路。               1935年,由柳亚子先生创建的上海通志馆馆员曾专程赴陆家嘴海兴路口寻访陆深墓和后乐园,但湮没于民宅棚户中的后乐园已荡然无存,他们在海兴路民宅院中找到部分石马等残迹,绘出墓区图,抱憾而归。1970年,上海博物馆清理陆深墓,出土金冠饰、银戒指、镶玉发簪、梅花形金镶宝石花饰、各类铜镜等珍宝,以及陆深墓志、陆楫木质买地券等文物。墓穴密封性能好,其中一具尸体尚未腐烂。不久,在挖防空洞的大潮中陆深墓彻底被毁。今天,旧的地理参照也已不存,新建的银城南路和东泰路在陆深墓的故址上相交。上海人在《明史》中列传的有近20人,最有名的当推徐光启、潘恩、董其昌和陆深,而相形于因徐光启而得名的徐家汇的藏书楼、天主堂、天文台、光启墓,今日陆家嘴似乎少了些历史的神韵。在陆家嘴的百年巨变里,唯一保留在绿地中的古建筑,是陈桂春的故居“颖川小筑”,它和滨江大道的旧铁锚一起,和黄浦江边的“浦东名宅”游龙别墅一起,与身后的中国第一高楼相衬相伴。它们凝聚着陆家嘴悠久的历史和古人的遗梦,向我们证明:陆家嘴和一江之隔的外滩,同样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
明代文学家、书法家陆深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陆深《瑞麦赋》(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瑞麦赋》有上下卷,长3米左右,350余行,上卷从“瑞麦赋”三字标题开始,至“受冻而仆者又如干矣”止,共145行,下卷自“天子轸念南服”至末行题款,共213行。现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代著名政治家夏言曾经说“文裕书法妙逼钟、王、比之赵雪松而遒劲过之。”莫如忠云:“俨山先山书法雅宗赵松雪,晚熔李北海,两晋风格,宛然县存、足传不朽。”其书在吴门书法盛行之际,在松江地区别树一帜。但明代人对书法艺术的评价总不能合乎实际。像陆深的《瑞麦赋》这样的作品不论是当时还是后来,都不能算是第一流。其笔力固有过人之处,然结体气韵皆俗而不足法。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