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明代诗人冯梦祯  

2016-10-19 13:31:15|  分类: 明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诗人冯梦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冯梦祯(1548—1605),字开之,号具区,又号真实居士,浙江秀水(今嘉兴)人。著名的佛教居士。 明代诗人。公元1577年(明万历五年)进士,官编修,与沈懋学、屠隆以气节相尚。后因得罪宰相张居正,被外谪广德州判,复又累迁南国子监祭酒,3年后被劾罢官,遂不复出。移家杭州,筑室于孤山之麓。因家藏王羲之《快雪时晴帖》,遂以此名其堂为“快雪”。冯梦祯为人高旷,好读书,好奖掖后学。诗文疏朗通脱,不事刻镂。著有《快雪堂集》64卷、《快雪堂漫录》1卷、《历代贡举志》等。
          冯梦祯生 于明世宗嘉靖二十七年,卒于明神宗万历三十三年,年五十八岁。万历五年(1577)二甲三名进士,官编修与,沈懋学、屠隆以气节相尚。张居正丧父争情,梦祯诣其子嗣修力言不可,忤居正,病免,万历二十一年(1593)补广德州判官,量移行人司,副尚宝司丞,升南京国子监司业,迁右谕德,署南京翰林院,再迁右庶子,拜南京国子监祭酒”。三年后被劾罢官,遂不复出,移居杭州,筑室于孤山之麓。
        梦祯因家藏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名其堂曰“快雪”。著有《快雪堂集》六十四卷,《快雪堂漫录》一卷,及《历代贡举志》,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钱谦益为之作《南京国子监祭酒冯公墓志铭》,称其深禅学,其佛乘之文为时所称。
       万历二十八年(1600),紫柏北上京师搭救为民请命的南康太守吴宝秀,冯梦祯、汤显祖等紫柏好友极力规劝,紫柏给冯梦祯回书云:
       承手谕教我甚深。弟徐思之,断发如断头,倘再计山林可以避祸,朝市取祸必易,则尚有头可断矣。所以甘受报缘,初不暇生心趋避也。且舍境何以锻心哉!
     紫柏在与汤显祖的书札中亦有“断发如断头”之语,但用语委婉谨慎,不及此书直截坦白。同期另一封书札中,紫柏也表达了对冯梦祯等江南挚友关切与爱护自己的感激之意:
      万历三十年十一月初七日,始得展手示,徐读之。备悉先生并江南法侣深护智愿之心,即土木偶人亦必知感,况贫道耶?第先生与诸法侣深护之心固美,然皆不遑裂利害而计之。……又吾曹断发如断头也,更有何头可断哉!然先生并诸法侣,深护智愿,敢不知好恶!……不委先生迩来,于逆顺关头果能得自受用三昧否?此贫道切望于先生者也。此真语也。辱先生特遣兴肇,持手示召贫道,如不以直心答先生与诸法侣,此非佛弟子本色。……癸卯三月初七日。
        此书撰于紫柏圆寂前九个月左右。从书中可知,冯梦祯在紫柏滞留京师期间,特遣人召紫柏南归,以避锋芒。但已置生死于度外的紫柏,没有听从冯梦祯等挚友的劝告,仍然在风声鹤唳的京城为营救吴宝秀而奔波,最终为群小所忌,坐化狱中。
        紫柏真可(公元1543—1603年)圆寂后,冯梦祯悲愤异常,抑郁久之,二年之后,忧愤而死。正如陆符所云:
       余考大师蒙难,挺身抗救止,于中甫(于玉立)一疏,事虽无及,犹足为宗风吐气。至发愤流叹,欲哭欲泣,托于诗歌而见诸文辞,则反得于师明德而友达观之汤义仍(汤显祖)。若夫闻难旁皇及承讣痛哭呕心,一文以抒写平生,发挥其末后之光焰,当首属之先生(冯梦祯)。……师以万历癸卯腊月灭度,是岁与先生书,尤加痛切。甚以死机不远,折其游湖高情。乃大师既逝,先生亦不久旋劲,若夙照而预谶者。
轶事遗闻
       明代以后,西湖龙井茶叶逐渐形成了鲜明特色,受到人们的青睐,但由于产量有限,冒充“西湖龙井”的赝品也粉墨登场了。
      有一次,快雪堂主冯梦祯随老友徐茂吴又是仔细察看,又是取一小撮经冲泡后品尝茶汤,结果是再三摇头,竟没有一家是正宗“龙井”。
      后来,有一家送来一小包茶叶,口口声声说绝对是真品。徐茂吴再作尝试,其香味果然与众不同,有一种豆花的清馨。然而,茶农以及龙井寺的和尚却群起而攻之,说徐茂吴弄错了,这一小包茶叶才是赝品,他们大家的全是本山“实货”。
       冯梦祯平日爱饮“西湖龙井”,但对鉴别真假“龙井”并不内行。他见徐茂吴遭“围攻”,自己也有口难辩,只得拉着老友离开龙井村回城。一路上徐茂吴不断地数落刚才那些赝品“龙井”的假像,冯梦祯感叹:“伪物乱真如此!”(《快雪堂集》)
晚明东南佛教
          冯梦祯,浙江秀水(今嘉兴)人,万历五年会试第一,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冯氏为晚明时期重要的文学家、著名的佛教居士。他由于政治失意而数次去官归乡,定居在杭州,并在东南一带活动。这些活动除了与排遣闲兴有关,主要便是习佛、宣佛、助佛等,在他的周围联络了一大批有名无名的僧侣与居士,从而对当时东南一带佛教中兴气氛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对冯梦祯的研究相当不足,今检其所著《快雪堂集》、《快雪堂日记》二书,不仅对其的佛教经历有一大致完整的了解,同时由于冯氏联络广泛、记录详细,因而也能发现大量晚明时期东南一带佛教活动的一手史料。本文不可能对其所涉做全面的介绍,只是集中于与之相关的两个方面,即冯氏佛学思想的基本特征、与屠隆交往的具体经历,作些考订与分析,而这都与当时东南佛教的状况有关。
  (一)冯氏佛学思想的经历与特点。这包括两点,一是冯氏的一般思想,既对待儒佛等的态度,在这点上冯氏一方面反对儒者对佛教的不解与攻击,维护佛教的利益,另一方面也认为儒佛可通。二是在佛学内部的归宗问题。冯梦祯的佛学从达观而入,兼奉宗乘,这点若排除佛教本身的原因,也与冯氏本人的气质与经历有关,故其尤喜欢于达观那种具有英雄豪气的禅者风格。但由于冯梦祯几次罢官都住于杭州,以故必然会受到当时正处于积极酝酿之中的净土信仰的影响,这也与云栖、虞淳熙等人的引导有密切的关联。
  (二)冯梦祯与屠隆的交往考。屠隆,浙江鄞县人,与冯梦祯为同年进士。对与这两人关系的考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二人的思想变化,直接关系到晚明文学史的一次重大范式转型的问题。我在《佛教与晚明文学思潮》一书中对之有简单的涉及,在此,希望通过更详的考订做出说明。尤其是屠隆的变化更有文学史的意义,而这一变化则直接导源于冯梦祯的佛学启导。
明代诗人冯梦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冯梦祯与佛教
        冯梦祯,自号真实居士,浙江秀水(今嘉兴)人。万历五年举会试第一,选翰林院庶吉士,累官而至南京国子监祭酒。由于其为官端直有持,并主于气节,萧洒疏放,以故在朝时屡遭忌排,加之其他家庭或身体健康等方面的原因,大量时间仍为闲置里居,长期定居于杭城,在孤山之阳筑一住处,名曰“快雪堂”。冯梦祯自万历初因同情抗论江陵人士,在朝即名声大振,归居后留恋于山水湖景,结交多方胜友,不仅以文章见长,而且通悟佛理,助缘佛事,在东南一带声名甚茂,是一位著名的佛教居士,彭绍升《居士传》载其名,附于其里人五台居士陆与绳后。
  考之冯氏所撰“快雪堂”二书及其他的史料,其与佛教相关的事迹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其一是联系僧界、交际各类崇佛人士。当时名僧中如云栖、达观、憨山、雪浪、藏密等,均与之有较多的交往,尤其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住寺或走游之僧更是长期地与之有往来关系,在居士当中,其交游较多的东南名流则有虞淳熙兄弟、陆五台、黄贞父、屠隆、唐元征、管志道、顾源、袁了凡、董其昌、潘景升等,这些信佛者之间频繁的穿插往来,游动不已,不仅使多种佛事活动得以频繁地展开,也在东南一带的地理空间上制造了一种佞佛的气氛,尤其是从《日记》中可以看出,冯梦祯在杭城的存在,无疑为这个运转网络增添了一个重要的联系枢纽。其二是参与各种悦佛、礼佛、助佛等的佛事活动,比如助缘,文集中便保留了一批当时参与募助的文章,如为浙地各种佛寺重修、增建所写的劝缘疏即有径山化城寺、嘉兴楞严寺等,而其自己也往往或出资或舍地,如戒山僧与虞氏兄弟计修西溪忏堂时,冯梦祯便主动献出属于己产的土地十二亩。甚至介绍天台僧至其好友管志道处募资。由于冯梦祯的名声,许多僧侣便常委托其起草诸如序跋、碑铭、塔记等一类的文字,包括如憨山德清、达观真可等著名高僧也会引介一些这方面的工作,这些都可看作是一种助佛性质的行为。他如参与佛者或居士在杭城组织的放生会、家庭中的礼佛活动等,这于冯氏的文章中亦多有记载。
  其三是对刻经、颁经等的支持、宣传与联络等。根据冯氏文集的记载,嘉兴楞严寺不仅是冯梦祯习佛之师达观的偏爱之所,也在当时属一重要的佛经刻印与流通场所,并设有经肆,由于冯梦祯与楞严寺的特殊关系,由此而能常参与一些沟通性的工作。当然与刻经最有关联、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次活动是对嘉兴藏(径山藏)刊刻的推助。嘉兴藏的缘起因于晚明佛教的急剧推布,为满足对佛教经籍阅读的需求,便需要向社会提供一种可方便使用的方册型藏经。德清《达观大师塔铭》记其本末甚详,两次提到冯梦祯对此事的参与,即该事为达观倡缘,“遂与太宰公(陆光祖),及司成冯公梦祯、廷尉曾公同亨、冏卿瞿公汝稷等定议,命开公(密藏)董其事,”万历己丑即十七年创刻于五台,后南移至径山,《塔铭》又云:“师化后,吴公出长浙藩,用冯司成初议,修复化城,为径山下院,藏贮经版。”由此可知,冯梦祯参与了嘉兴藏刊刻的主要议事,并提出了贮板存放化城的建议,这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历史性举动。梦祯文集许多文章均牵涉此事,如《重兴径山化城子院劝缘疏》即详述了大藏“自北而南,而其南也,又自径山而化城”之经过。《刻经约文》在述及缘事时云“藏师刻经大愿起因此地,而结期于清凉,集大缘南北四十分,分岁捐百金,十年满行就绪矣……”,由这则资料看,一是大藏之起事原即肇于嘉兴楞严;二是密藏道开在最初便是这一工程的创意者,从而有补于过去一些提法的笼统。梦祯的许多文章反映出,在整个前期的筹办过程中,密藏所起的作用是最为主要的。《报密藏师兄》一书进一步谈到刻藏过程中一些与校勘有关的技术性问题,大约是当时有欲将校刻安排于另一著名的刻经处吴江之事,冯氏写信于密藏道开而表示不妥,其文曰:“吴江请经之难,亦以彼中校雠无人。庸目校经,字字用手指历过,劳十功一,徒足损污经本。而新经印出,依旧差讹。故不许耳。”为此,他希望这一工作由自己来承担:“今除北方,遍索江南淄素中,自许不佞可当其一,他则子晋耳。经律论三藏中,改正讹字,每卷不过一二处,依样画葫芦,眼光烁过,便可定夺。”从中可见出他对校经之业的高度热忱,也反映出他对藏经内容的极为熟悉。这种热诚也见之于《发愿刺血书大藏经疏》一文,梦祯与密藏道开一同发愿倡以血书写大藏。其中,道开书《华严经》一部,冯梦祯书大小乘经律论各一卷,“乃至多卷,共满大藏”,这点若非为一种坚执信念所支持,是很难做到的。借助于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冯梦祯在整个嘉兴藏筹办过程中所发挥的不可磨灭的作用。
  以上只是简括地、平面化地描绘了冯梦祯介入佛教的事况。要对冯氏做进一步的了解,自然还得有赖于一些专题性的研究。以下从冯梦祯的经历中拮取两个相对重要的侧面或事例,即一是由禅而净的思想渐变过程,二是与文学家屠隆的佛事交往,希望通过对之的考订,来观察冯氏与晚明时期东南佛教之间的联系,及其思想于其他领域辐射的情况等。
明代诗人冯梦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