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2016-12-08 14:04:31|  分类: 宗教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虚堂智愚(1185一1269),号息耕史,明州象山人,俗姓陈氏,母郑氏。十六岁时随同邑普明寺的师蕴法师出家,后依同州雪窦山资圣寺的焕和尚、杭州净慈寺三十世住持中庵皎禅师参禅,后又向润州(今镇江)金山龙游寺的掩室善开 (松源崇岳法嗣)问道。运庵普岩 (1156一1226)禅师从真州(今江苏仪真)天宁寺移锡湖州道场山护圣寺时,虚堂在途中与之邂逅,于是从师参学,后得印可用法.其法脉为密庵咸杰——松源崇岳——云庵普岩——虚堂智愚。得法后,与同门法兄石帆惟衍往江淮、湖湘诸地遍访各山尊宿名钠。又去北禅寺参礼法叔灭翁文礼以及灵隐寺笑翁妙堪等巨哲。南宋理宗的绍定2年(1229)5月朔日,在嘉兴府兴圣寺出世。从虚堂住持兴圣寺开始,后四十年间,又在其它九处名山大刹作住持。即嘉兴府天宁寺、嘉江府显孝寺、庆元府瑞岩开善寺、庆元府万松山延福寺、姿州云黄山宝林寺(双林寺)、明州阿育王山广利寺、杭州北山灵隐寺、南山净慈寺、径山兴圣万寿寺。
    南宋度宗的咸淳5年(1269)10月7日于径山天泽庵圆寂,世寿八十五岁。其会下的得法弟子有无尔可宣、闲极法云、禹溪一了等,日本有建长寺的南浦绍明、巨山志源。另外,还有不少日本留学僧得其熏陶,如京都佛心寺开山无象静照等。
        虚堂智愚的传东墨迹很多,皆被认定为日本国宝级文物或重要文化遗产。本节将精选其各个时期和不同内容和形式的墨迹来进行论述。其包括京都妙心寺和大德寺所藏《自赞顶相》墨迹、早年所作的《虎丘十赫》墨迹、《述怀偈语》(破扎虚堂)墨迹、《景酉至节偈》墨迹、《就明书怀偈》墨迹、《与佛陇无极法兄和尚偈颂二首》墨迹、《送行偈》墨迹、《送僧偈》墨迹、《凌霄》大字墨迹等十幅墨迹进行逐一论述。
京都妙心寺藏和大德寺藏《自赞顶相》
    上文己述,虚堂的法席下有嗣法弟子日本入宋留学僧南浦绍明,绍明的门下有骏足大德寺开山宗峰妙超,妙超门下出了得意弟子关山慧玄开创了妙心寺。因此虚堂的松源派禅,大弘于日本。虚堂作为日本禅宗的祖师,其顶相成为祖师堂内必备的法物。镰仓圆觉寺《佛日庵公物目录》所记录的诸祖顶相三十九幅之中,就有两幅是虚堂的。一幅是其同门法兄弟石帆惟衍题赞,另一幅为无学祖元题赞。本文所论的两幅顶相皆是虚堂亲笔题写的赞语,无疑是传到日本的南宋顶相画。先对妙心寺本进行考论。
    京都妙心寺开山祖师是关山慧玄(1277一1360),日本信州(长野县)人,俗姓高梨,幼小时,因伯父月谷和尚之缘,随虚堂的法嗣、建长寺第十三代住持大应国师南浦绍明出家,僧名慧眼。三十一岁那年,在建长寺里闻得京都紫野大德寺开山大灯国师宗峰妙超乃为当世名副其实的一代宗师,即整束径直西行去访道宗峰,受得甜糙。一日参云门禅师一字“关”公案,豁然大悟,受到宗峰的印可。宗峰即书下“关山”字号墨迹(妙心寺藏,国宝级文物,给慧眼(玄),并为之改“慧眼”为“慧玄”,时为日本嘉历4年(1329)5月。后隐居深山八年,以长养圣胎。建武4年(1337)宗峰临终前,花园法皇问宗峰:“和尚迁化后,联向谁问法?”宗峰推举了关山。于是花园法皇殷勤地把他请出,请他在刚开创了正法山妙心寺做开山祖师。从日本临济宗“应·灯·关”的法脉来看,虚堂是关山的曾祖,即虚堂智愚——南浦绍明(大应)——宗峰妙超(大灯)——关山慧玄。因此,这幅南宋传来的虚堂顶相是三代一脉相承的法物。妙心寺这幅顶相,绢本着色,纵长为106CM,宽为51.5CM,虚堂的赞语曰:
    春山万叠,春水一痕·凛然风彩,何处求真。大方出没兮,全生全煞。丛林徘徘兮,独角一鳞。本立藏主绘老僧陋质请赞。宝祷戊午三月,虚堂雯知愚书于育王明月堂。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从虚堂的自赞文字中可知,此幅顶相是虚堂的弟子本立藏主于宝祐6年(1258),画了老师的顶相请在明州阿育王寺住持的虚堂题赞,虚堂时为七十四岁。画中虚堂手握黑色的警策,安然盘腿端坐在曲录椅子上,沓台上平放着僧靴一双。前额光秃,留有鬓发,大鼻和领下留着胡须,也许是受儒、释、道三教融合思想的影响,显道人之相。宋元时代的禅宗高僧有很多是蓬发留须,如绍兴年间的牧庵法忠禅师【图83】、宋末元初的高峰原妙禅师【图84一l、84一2】、元初的中峰明本禅师【图85】等,俱现此类相貌,虚堂此幅也是如此。其微微俯视的眼神显得温厚安样,但内含深沉的威严。面部以淡土黄色,胡粉(白粉)勾勒内衣拎,座位的布垫及沓台使用石青渲染,除二十五条袭装祖衣的布条用墨绿色外,海青(僧衣)用折芦法线描,再略施墨晕渲染。整个画面显得朴素庄严,没有任何华奢的装饰。是一幅典型的南宋宁波画家的写实主义传神之作。虚堂的自赞墨迹,写得沉着凝练,虚堂早年学过黄字,但此赞虽在笔墨中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苏黄两家的书法特征,但“春”、“全”、“本”、“藏”等字的擞画,收笔处用笔雄浑,并着意往上方翻笔逆行的书写特点,是虚堂晚年墨迹中特有的笔法。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日本国宝  虚堂智愚笔  纸本墨书  28.5×70.0 cm   南宋时代?13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高僧虚堂智愚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注释】
          虚堂智愚(1185-1269)是活跃于南宋时代的一位禅僧。曾历任诸多寺庙之住持,晚年成为径山万寿寺第四十代住持,是临济宗松源派之高僧,许多日本僧人也拜在其门下。
    这幅墨迹是虚堂智愚禅师在八十岁左右时,写给「日本照禅者」的法语(照禅者指学习禅宗的和尚,法语则是讲解佛法的文章)。一般认为,「日本照禅者」实际上是指镰仓净智寺禅僧无象静照。无象静照曾于公元一二六二年拜访虚堂智愚,并于公元一二六五年返回日本,其后成为京都佛心寺的开山祖师。
    另外,承领过虚堂智愚禅师之印可(印可指禅宗认可修行者的参悟并允其嗣法的证明)而回到日本的还有南浦绍明禅师,后来成为京都大德寺、妙心寺两派禅宗的直系祖师。由于大德寺和茶道关系密切,因此虚堂智愚禅师的墨迹极受历代茶道家所宝重。
    本件曾由堺市富商兼茶道家武野绍鸥氏所珍藏,后为京都富商大文字屋所得。但是,宽永十四年(公元1637年)发生该家佣人自锁于仓库,将这件墨迹切断,最后自杀的事件。此后,即被称为「破虚堂」。后来,以茶道家名世的松江藩主松平不昧得之,长期以来一直收藏于云州松平家。
   【墨宝赏析】
    法语(破虚堂)是日本留学僧、京都佛心寺开山祖无象静照,向虚堂求字时所写,内容如下: 世路多峨险,无思不研穷。平生见诸老,今日自成翁。认字眼犹绽,交谭耳尚聋。信天行直道,休问马牛风。日本照禅者欲得数字,径以述怀赠之。虚堂叟智愚书。
    虚堂应日本留学僧照禅者之请,写下了这首五言诗偈墨迹。照禅者是入宋学禅的无象静照。无象静照是当政者北条时赖的近亲,于南宋宝拓元年(1253)入宋,随明州阿育王寺虚堂学法,但最后在同属松源派的石溪心月(掩室善开的法嗣)会下参学得法。与东渡僧大休正念为同门,属虚堂的法侄。于咸淳元年(1265)归东,在镰仓净智寺作为第四代住持入住,后又在京都开创佛心寺,成为日本临济宗法海派的开山祖师。因此可知此墨迹是虚堂在入住径山之前(咸淳元年8月,1265)、亦即七十岁以后在阿育王寺(宝祐4年1256一景定元年1260)、柏岩慧照寺(景定元年1260一4年1263)或杭州净慈寺(景定5年,1264)任住持时期的墨迹。
    法语(破虚堂)先为茶人武野绍鸥收藏,之所以被称为“破残虚堂”,相传在江户初期,该墨迹为京都豪商大文字屋藤五郎所有。该墨迹最初见于弘治三年(1557)4月藤五郎主办的茶会中所使用的挂轴,载于大文字屋茶道书《松屋会记》。此后,在藤五郎后代举办的重要茶会记录中多次出现,《松屋会记》还详细地记述了该墨迹的内容及装裱等情况。宽永十四年(1637),到了大文字屋宗味时,家里的一位叫八兵卫的佣人,因有牢骚,躲藏到书库里,将藏品肆意破坏,包括此墨迹也被他撕破了。这便是茶道中将此墨迹唤作“撕破了的虚堂”的来由。
    虚堂晚年的墨迹,与壮年时期黄庭坚书风的《虎丘十詠》诗卷墨迹相比较,在书风上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在字里行间还能隐见学过黄字的踪迹,但己形成了他比较强的个性。尤其是在用笔上,刻意在撇画上驱力上翻和在折笔上不加停顿地写成弧形是很突出的写法。如“不”、“研”、“老”、“今”、“天”、“休”、“本”等字的撇画,极力将笔送到,然后往上翻转。如“日”、“风”、“者”、“书”等字的弧线型用笔,是虚堂晚年墨迹的用笔和造型特征。这种用笔特征虽予人以较强的印象,但是以书法的本流来看,很难说是好手笔,不过笔者认为虚堂作为一个禅门巨匠,他的墨迹的表达方式是不同于世间书法家的,他以深奥的禅意和严谨的禅修为根基,独创了他笔锋锐利、挥毫峻迫的书风。日本茶道本着尊崇禅宗精神的宗旨,是将虚堂墨迹与世间所有的书迹(茶人称为“俗笔”者)区别看待的。
    因此单以书法艺术来衡量禅宗墨迹,在日本书道和茶道的审美观里,是决不容许的。这种“破格”的表现和其宗教哲学内涵,正是日本书道和茶道所推崇的精神境界。此墨迹先为茶人武野绍鸥收藏,后转至京都豪商大文字屋荣清掌中,最后归为云州藩主松平不昧(1751一1818)所有,于昭和13年(1938)松平家将之赠送给帝室博物馆,现继为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被指定为国宝级文物。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