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宋龙图阁直学士 钱勰  

2016-12-05 10:26:40|  分类: 宋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龙图阁直学士 钱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钱勰[宋](一〇三四至一〇九七)字穆父,杭州人。吴越武肃王六世孙(镠-元瓘-弘倧-易-彦远-勰)。积官至朝议大夫,熏上柱国,爵会稽郡开国侯。文章雄深雅健。作诗清新遒丽。工书,正书师欧阳询,草书造王献之阃域。尝自爱重,未尝轻以与人。卒年六十四。《书史会要·梁溪集》,文章雄深雅健,作诗清新遒丽。
       元丰末,章子厚为门下侍郎,以本官知汝州。时钱穆父为中书舍人,行告词云:“鞅鞅非少主之臣,悻悻无大臣之操。”子厚固怨之矣。按高斋漫录作林希事,曲洧旧闻、贵耳集俱作钱穆父,互见章惇条下。元祐间,穆父在翰苑,诏书内有“不容群枉,规欲动摇”。以指子厚,尤以切齿。绍圣初,子厚入相,例遭斥逐。穆父既出国门,蔡元度饯别,因诵其前联,云:“公知子厚不可撩拨,何故诋之如是?”穆父愀然曰:“鬼劈口矣。”元度曰:“后来代言之际,何故又及之?”穆父笑曰:“那鬼又来劈一劈了去。”挥麈余录
      钱穆父为如皋令,会岁旱蝗发。而泰兴令独绐郡将云:“县界无蝗。”已而蝗大起,郡将诘之。令辞穷,乃言县本无蝗,盖自如皋飞来。仍檄如皋,请严捕蝗,无使侵邻境。穆父得檄,辄书其纸尾云:“蝗虫本是天灾,即非县令不才。既自敝邑飞去,却请贵县押来。”避暑录话 春渚纪闻作米元章知雍丘县事,其纸尾之诗曰:“蝗虫本是空飞物,天遣来为百姓灾。本县若还驱得去,贵司却请打回来。”
       钱穆父尹京,为近时第一。余尝见其剖决甚闲暇,杂以谈笑诨语。而每一顾问,胥吏皆股栗不能对。一日因决一大滞狱,内外称之。会朝,苏长公誉之曰:“所谓霹雳手也。”钱曰:“安能霹雳手,仅免葫芦蹄也。”葫音鹘 明道杂志
        钱勰任如皋县令,恰逢当地爆发蝗虫引起的旱灾,而泰兴的县令却欺骗郡的长官说:“当地没有蝗虫。”不久,蝗虫成灾,郡长官责问,泰兴的县官无言以对,于是说县里本来没有蝗虫,大概是从如皋飞来的。于是下公文给如皋的县官要求捕捉蝗虫,不能让它危害邻近的地区。钱勰拿到公文,就在对方公文的末了写了首诗回复他:“蝗虫本是天灾,即非县令不才。既自敝邑飞去,却请贵县押来。”不一会儿,回信到后,县内无不为之绝倒。
宋龙图阁直学士 钱勰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钱勰《识语》,行书.纸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钱勰的傲骨
        针对北宋当时“积贫积弱”的社会现实,王安石以富国强兵为目的,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变革,史称“熙宁变法”。这场牵动全国的政治大变革开始之后,朝廷上下波诡云谲,党争骤起,许多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有的谪贬海外,有的老死蛮荒。于是,见风使舵者多了,明哲保身者多了,士风早已不似当年。不过,尽管政治运动残酷,但士大夫中却始终不乏坚守本真和原则者,他们一身傲骨,两袖清风,钱勰就是这样一人。
  钱勰是五代吴越国最后一位国王钱俶的孙子。赵匡胤建立大宋王朝后,钱俶纳土归降,免去了一场血雨腥风的生死大战。钱俶归附以后,宋朝的历代皇帝都对钱家给予特殊的优待,钱傲和他的后代在宋朝世世为官,屡受要职,如钱傲被相继加封为“淮海国王”、“南汉国王”、“邓王”等。
  钱勰在宋朝做官,早就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他像祖辈父辈一样,忠心于大宋王朝和皇帝,更忠实于士大夫的精神和操守。他任流内铨(编者注:吏部官职署名,负责选拔和管理中下层文职官员的机构)主簿期间,虽然官职卑微,但由于能力很强,业绩突出,引起了宋神宗的注意。宋神宗曾单独召见他,与他交流政事和学问,非常惊喜,当面表示:“将任以清要官。”时任宰相的王安石正推行变法,急需人才,他听到这个消息,赶紧安排弟弟王安礼来找钱勰谈心,说愿意推荐钱勰担任御史,颇有拉拢之意。对于钱勰这样一个低级事务官来说,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大喜事。当时王安石如日中天,官员任命他说了算,而且皇帝也有言在先,所以,只要钱勰轻轻点头,这事立马能成,但钱勰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家贫母老,不能为万里行。”钱勰为何拒绝?原来,王安石作为铁腕宰相,一直以支持和反对变法为用人导向,支持变法就迅速提拔,反对变法则坚决不用,甚至很多官员还因此丢官去职,贬谪蛮荒。钱勰一直以清流自居,对变法持反对态度,因此,即便高官厚禄,封官许愿,他都敬谢不敏了。王安石知道钱勰不依附自己,便没有重用他。
  钱勰当过外交官,留下了坚拒礼金的千古佳话。为了争取力量抵御辽国,宋朝一直与位于朝鲜半岛的高丽国保持友好关系。元丰六年(公元1083年),高丽的老国王病逝、新国王登基,宋神宗派钱勰等人出使高丽,参加吊唁和登基仪式。钱勰向宋神宗辞行时,问为何选中他。宋神宗说: “高丽好文,又重士大夫家世,所以选卿,无他也。”面对皇帝的信任,钱勰心怀感激,暗下决心,一定要像已故宰相吕端当年出使高丽一样,保持宋朝士大夫的气节,不卑不亢,不拿不贪,出色地完成任务。钱勰到达高丽后,高丽新国王果然客气,除了让他吃好、住好、玩好外,还多次送重金给他,但均被钱勰一一拒绝。不想,在回国的路上,高丽国王又派使者飞奔而至,一定要送给钱勰4000两银子。钱勰奇怪地问使者: “在馆时既辞之矣,今何为者?”并坚决地再次拒收。使者一听,立刻痛哭流涕地说:“王有命,徒归则死,且左番(副使)已受。”其实,当时士大夫出使没有几个不收红包的,这是心知肚明的“潜规则”,他的副使都坦然收受了。但钱勰却义正词严地说: “左右番各有职,吾唯例是视,汝可死,吾不可受。”钱勰既不为使者的“胁迫”而心软,又不因“潜规则”而接受,他爱惜节操就像鸟儿爱惜羽毛一样。
  元祐初年(公元1086年),钱勰出任开封知府,但开封知府从来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开封府作为京都,到处是老奸巨猾的大官小吏,到处是耀武扬威的皇亲国戚,就连开封府内的小吏,也个个是使棒子的高手。钱勰走马上任之际,开封府的老吏知道他既廉洁又刚正,还是个不开窍的榆木脑壳,便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老吏把前街的混混、后巷的瘪三都找来,击鼓告状,几天下来,诉状多达700份,堆积如山,老吏便等着看好戏。谁知,钱勰思维敏捷,能力甚强,随来随审,剖决如流,一月下来,无一件积案。那些平时横行霸道惯了的“官二代”、“富二代”,都惧怕钱勰,只好暂时收手;有些个案,哪怕是宰相批条子、打招呼,钱勰也置若罔闻,照样从严、从快处理。由于钱勰做事太认真,上自宰相,下至小吏,得罪的人真不少。所以,他这个开封知府注定干不长。不久,钱勰就在一片唏嘘声中,外调越州(今浙江绍兴市)任职去了。
  宋哲宗继位后,翰林缺学士,就把钱勰召回京城,让他出任翰林学士兼侍读学士。当时的宰相是章悖,虽然博学善文,为人刚直,但心胸狭窄,报复心重,凡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即使多年好友,也毫不留情,如苏东坡曾因政见不同,与其争执,便被一贬再贬,最后竟被贬到孤悬海外、偏僻蛮荒之地海南。钱勰为中书舍人(编者注:官名,起草有关诏令)时,曾奉旨为皇帝起草贬谪章悖的诏书,其中写道: “鞅鞅非少主之臣,径径无大臣之节。”虽然这评语经皇帝审阅并同意,但钱勰担心章悖把这笔账算在自己头上,故不敢接受。宋哲宗称自己知道此事;不用避讳,而章悖表面上也无怪罪之意,背地里却发动御史不断弹劾他。钱勰因此罢官,贬至安徽与江西交界的池州(今安徽池州市),任期未满,便溘然早逝。不过,在那个政局骤变,党争激烈的时代里,钱勰倒也死得其时,否则,以他这一身嶙峋傲骨,倘若晚些时日,其结局也许比苏东坡还惨,最后贬死于茫茫海外也未必不可能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