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北魏名将尔朱仲远 尔朱世隆  

2016-12-23 13:20:02|  分类: 南北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魏名将尔朱仲远  尔朱世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尔朱仲远,生卒不详,尔朱彦伯弟也。颇知书计。北魏孝庄帝时,担任直寝、宁远将军、步兵校尉。尔朱仲远天性贪暴,喜欢诬陷大富人家,杀其家口,死者投之河流,并侵占其财物。诸将之妻有美色者,皆被其淫乱。韩陵一役战败,南走东郡,投奔梁武帝萧衍,后死于江南。
        孝明帝元诩执政末年,尔朱荣的兵威一步步崛起,百官的奏疏,都要送到他那里。而尔朱仲远会临摹尔朱荣的字迹,又有尔朱荣的印鉴,于是与尚书令史通朋比为奸,伪造尔朱荣的奏表,私自授予别人官爵,以此收取大量的贿赂,以资酒色,落魄无行。
         建义元年(528年),孝庄帝元子攸即位,尔朱仲远被授为直寝、宁远将军、步兵校尉。不久又特进平北将军、建兴太守,顿丘县开国侯,邑五百户。后又加散骑常侍。及改郡立州,迁使持节、车骑将军、建州刺史。加侍中,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寻改封清河郡,又加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转使持节、本将军、徐州刺史、兼尚书左仆射、三徐州大行台。寻进督三徐州诸军事,余如故。尔朱仲远上书孝庄帝说:"将统参佐,人数不足,事须在道更仆以充其员。窃见比来行台采募者皆得权立中正,在军定第,斟酌授官。今求兼置,权济军要。"孝庄帝听取了他的建议。于是随情补授,肆意聚敛。
         永安三年(530年),尔朱荣死后,尔朱仲远率领大军攻向京师洛阳,攻陷了西兖州,又进逼东郡。孝庄帝急忙诏诸督将接连进讨尔朱仲远,都被尔朱仲远所败。孝庄帝又诏都督郑先护和右卫将军贺拔胜一起讨伐他。贺拔胜出战不利,也归降了尔朱仲远。尔朱兆率军进入洛阳之后,尔朱仲远携家眷人员逃走。
普泰元年(531年),节闵帝元恭被立为帝,尔朱仲远被授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三徐二兖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州刺史、东道大都督、大行台,进爵彭城王。不久加大将军,又兼尚书令。尔朱仲远却推辞不去洛阳,仍然镇于大梁。尔朱仲远遣使到朝廷请求准许,节闵帝知道后,笑而许之。之后又进为督东道诸军、本将军、兖州刺史,其他的官职和之前一样。
       尔朱仲远天性贪暴,当地的大宗富族,尔朱仲远都污蔑他们谋反,然后吞并他们的家人奴仆,没收他们的财物,都揽为己有,丈夫死者投之河流,如此者不可胜数。诸将妇有美色者,莫不被其淫乱。自荥阳以东,收上的赋税都纳入了他的军队,没有送往京师的。当时尔朱天光控制着关右,尔朱仲远在大梁,尔朱兆占据并州,尔朱世隆居京邑,尔朱氏一家各自专恣,权势之盛没有能比的。他们在所控的地方多行不法恶劣之事,于是四方人心尽失。之后又加太宰,解大行台。尔朱仲远比以前更加恣肆,方之尔朱彦伯、尔朱世隆,最为无礼。东南牧守,下至民俗,比之豺狼,特为患苦。
     后移屯东郡,率众与尔朱度律等拒齐献武王。尔朱兆领骑数千自晋阳来会,军次阳平,王纵以间说,尔朱仲远等迭相猜疑,狼狈遁走。后与尔朱天光等于韩陵战败,南走东郡,仍奔萧衍,死于江南。
北魏名将尔朱仲远  尔朱世隆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尔朱世隆(?—532年),字荣宗。太原王尔朱荣从弟、彭城王尔朱仲远之弟。北魏末年军事将领。
尔朱世隆在北魏孝明帝元诩执政末年的时候为直斋。之后迁移为直寝,后兼直阁,加位前将军。武泰元年(528年),尔朱荣乘孝明帝元诩被胡太后毒死之机,自晋阳率军南下,尔朱世隆逃出洛阳,在上党会见了尔朱荣。永安三年(530年),尔朱荣死后,他在长子(今山西长治)与尔朱度律等一起推举宗室长广王元晔为帝,后又立前废帝元恭。北魏中兴二年(532年),尔朱世隆与其兄尔朱彦伯等被杀,时年三十三岁。
炙手可热
      尔朱世隆,在北魏孝明帝元诩执政末年的时候为直斋。之后迁移为直寝,后兼直阁,加位前将军。尔朱荣向朝廷上表请求入朝,灵太后对此非常反感,令尔朱世隆到晋阳对尔朱荣宣喻,于是尔朱荣把他留在了晋阳。尔朱世隆对尔朱荣说:"如今朝廷对兄长心怀疑虑,所以才令世隆前来,如今你如果仍然前去,朝廷肯定会有准备,这不是好的想法。"于是尔朱荣放他回去。武泰元年(528年),尔朱荣乘孝明帝元诩被灵太后毒死之机,借口为孝明帝报仇,自晋阳率军南下,尔朱世隆见势逃出洛阳,在上党投靠了尔朱荣。
       孝庄帝建义初年,尔朱世隆被授为给事黄门侍郎。孝庄帝元子攸即位之后,特地授予他侍中、领军将军、左卫将军、领左右、肆州大中正之位,封乐平郡开国公,食邑一千二百户。又封他为车骑将军、兼领军,不久授左光禄大夫、兼尚书右仆射。北魏宗室元颢逼近大梁,孝庄帝下诏尔朱世隆暂掌议同三司、前军都督,镇守虎牢关。但是尔朱世隆不懂用兵之道,又无将帅之才。元颢攻克了荥阳,擒获了行台阳回,尔朱世隆因惧怕而逃跑了。导致孝庄帝仓促北巡,尔朱世隆之罪也。孝庄帝跑到了河北地区,尔朱世隆官任骠骑大将军、行台右仆射、都督相州诸军事、相州刺史、当州都督。孝庄帝的车驾回到洛阳宫之后,又授予他骠骑大将军、尚书左仆射之职。又以停年格取士,颇为猥滞所称。又请求解除侍中之职,孝庄帝下诏加散骑常侍。
另立幼帝
     孝庄帝因为尔朱荣的势力过大而想要诛杀他,有人到尔朱世隆的家中陈述了孝庄帝的方略,尔朱世隆全都告诉了尔朱荣,劝他不要入宫。尔朱荣自恃威势甚重,不以为意,毁掉了尔朱世隆给他的密信,唾地而出:"尔朱世隆没有胆略,谁敢生出杀我之心!"尔朱荣果然被孝庄帝所杀。
      永安三年(530年)十一月,尔朱荣死后,尔朱世隆保护尔朱荣的妻子,夜里烧毁了西阳门率众逃走,北攻黄河河桥,杀掉了武卫将军奚毅,率众又在大夏门与魏军发生激战。北魏朝野震惧,唯恐发生不测。孝庄帝派前华阳太守段育前去宣诏慰问,尔朱世隆将其斩首示众。适逢李苗将黄河大桥全部烧毁,于是尔朱世隆向北逃去。建州刺史陆希质闭城坚守,尔朱世隆将建州攻克,将城内的人全都杀掉以泄私愤。到达长子(今山西长治)之后,与尔朱度律等一起推举北魏宗室长广王元晔为帝,元晔以尔朱世隆为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乐平郡王,加太傅,行司州牧,增邑五千户。尔朱世隆先领兵去洛阳,在河阳遇到了尔朱兆。尔朱兆平定了京邑之后,自以为大功,故意向尔朱世隆推让说:"叔父在朝中多时,广布耳目,如何不知不闻,令尔朱天柱受祸!"说着按剑瞋目而视,声色非常严厉。尔朱世隆连忙急着推脱,然后尔朱兆才停止。为此尔朱世隆非常嫉恨尔朱兆。
        当时尔朱仲远也自滑台进入洛阳,尔朱世隆与他的兄弟们密谋,以元晔与他们日益疏远为名,想要推立前废帝元恭。而尔朱度律以元恭说话不便为名想要推举元宝炬为帝。尔朱世隆之兄尔朱彦伯相互劝勉晓喻,与尔朱度律一同往龙花佛寺观看前废帝是否能说话,后知前废帝元恭能够说话,遂行废立之事。
宰制朝廷
       起初,尔朱世隆做仆射的时候,怕自己做不好任务,就取了尚书的文簿在家省阅。尔朱世隆生性聪明颖悟,十余日之后,才出来做事。又因为惧怕尔朱荣的威势,自己平时不理政事,把精力放在了收揽宾客上,所以有善于招贤纳士之名。尔朱荣死之后,尔朱世隆才无所忌惮了。后来成为尚书令之后,经常让尚书郎宋游道、邢昕在他的府邸到职办公,而且他们分东西两面而坐,受到贿赂之后才处理诉讼之事。处理事务都是根据自己的好恶。尔朱世隆总理朝政期间,总揽生杀大权,并且纵欲放荡,没有任何避讳,还任用奸邪小人,任意决定别人的生死。除此之外,他又想要收揽军人之心,军队之中官员调动更加频繁,都以将军之位并兼任其他散职,领兵的军官没有闲散的。自此五等大夫,任用十分泛滥,而且朝中官员的数量没有限制,如此一来,导致官员的地位下降。这种情况一直到东魏武定年间,高欢之子高澄担任大丞相时才废除。
       当时尔朱世隆的兄弟和子侄,都拥有军队,在各地进行剥削,行不法之事,行为十分暴虐。导致奸邪小人都为之所用,而贤士文人大多都啜弃他们,于是天下之人都十分厌恶尔朱氏。尔朱世隆不久除去太傅,改授为太保,前废帝元恭特置仪同三师之官,并授予尔朱世隆此职。而且赠其父买珍使持节、侍中、相国、录尚书事、都督定、相、青、齐、济五州诸军事、大司马、定州刺史。
惨遭诛杀
       高欢起兵之后,尔朱仲远、尔朱度律等人目光短浅,自恃兵强马壮,没有把高欢放在眼里,而唯独尔朱世隆为此感到担忧。尔朱天光战败之后,尔朱世隆请求收取他的兵马,前废帝元恭不许。尔朱世隆令他的外兵参军阳叔渊自己一个人去北中,抚慰战败的兵马,将他们全部收服。而斛斯椿却被拦住未能入城,于是他骗阳叔渊说:"尔朱天光的部下都是西人,听说他将要攻掠京师洛阳,并迁都长安。你应该先让我进去,来防备尔朱天光。"阳叔渊相信了他的话并让他入城。斛斯椿过了桥之后杀入城中,将尔朱世隆的党羽全部诛杀殆尽,令行台长孙稚去宫内上奏情势,又派都督贾智、张劝率人去抓住了尔朱世隆与他的兄长尔朱彦伯,将他们全部斩杀,尔朱世隆时年三十三岁。
轶事典故
       当初,尔朱世隆曾经与吏部尚书元世隽下棋,突然听见棋盘上哗然声响,一局棋子全都倒立起来,尔朱世隆十分厌恶。尔朱世隆又曾昼寝,他妻子奚氏忽然看见有一个人拿着尔朱世隆的脑袋离开了,奚氏惊恐地到世隆那里察看,而他依然安睡。醒后,对妻说:“刚才梦见别人把我的头砍下拿走了,特别不舒服。”又这一年正月最后一天,令、仆都不上省,西门不开。忽然河内太守田怙家奴告诉省门亭长说:“今天为令王借牛车一乘,一天都在洛水边游玩。到晚上,王还省,备车出东门,才发现车上没有被褥,请你记下来。”当时尔朱世隆已封为王,所以叫他令王。亭长说令、仆不上省,西门不开,无车入省,又没有车印。而这个人固陈不已,著文列诉。尚书都令史谢远怀疑说此事颇可怀疑,告诉世隆交付曹司检验真假。当时都官郎穆子容穷究之,家奴说:“初来时至司空府西,想向省而来,令王嫌太慢了,派两名防尔捉仪刀催车。车子入省到省西门,王嫌牛小,便把它系在宫檐下的槐树上,换成一青牛驾车。令王戴白纱高顶帽,短小黑色,跟从都穿裙短袄、衤夸褶,手握朝板,不像平时打扮。又派一名官吏把奴送到省中厅事东尔内东厢第一间房子里。”而其屋先前经常是锁着的,子容因西门不开,忽然其家奴说跟从而入;这间屋子常关着,而此奴说他在其中。诘其虚妄。奴说:“如果说这间屋子是闭着的,奴请求打开看,屋子里有一张板床,床上无席子,满是尘土,还有一瓮米。奴打扫床铺后坐在上面,还在地上画了些东西消磨时间,瓮中的米我也抓起来看了。如果它一定是闭着的,那这话必定无验。”子容与谢远一起进去查看,门户关闭极久,全无开启迹象。等到入内,拂床画地印迹,历历在目,米也与所说无差,这才知奴仆说的并不错。他仍把这些都告诉了尔朱世隆。世隆叹惜了很久,觉得这是恶兆。不久,尔朱世隆就被杀了。
家族成员
堂兄:尔朱荣
兄长:尔朱仲远
弟弟:尔朱世承、尔朱弼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