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2016-12-20 14:53:09|  分类: 南北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鲍令晖,南朝女文学家,东海(今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人,是著名文学家鲍照之妹,出身贫寒,但能诗文。鲍令晖是南朝宋、齐两代唯一留下著作的女文学家。曾有《香茗赋集》传世,今已散佚。另有留传下来:《拟青青河畔草》、《客从远方来》、《古意赠今人》、《代葛沙门妻郭小玉诗》等。
        据钟嵘《诗品》载,鲍照有一次曾对孝武帝刘骏说:“臣妹才自亚于左棻,臣才不及太冲尔。”(左棻是左思即左太冲的妹妹,也很有诗才)可见鲍令晖诗才出众。钟嵘说她的诗“往往崭绝清巧,拟古尤胜”,但又批评她“百愿淫矣”,这大约是指她那些诗主要写相思之情。
      令晖诗留传不多,《玉台新咏》录其诗七首,其中为人所传诵的是拟古之作,如《题书后寄行人》、《拟客从远方来》等。清代钱振伦注《鲍参军集》附注其诗。今人钱仲联《鲍参军集注》附有鲍令晖诗。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崭绝清巧”鲍令晖
        关于鲍令晖的生平绝少史料记载。关于她及鲍照的籍贯,也大有分歧。有说涟水人,有说是灌云人,其实他们是山东郯城人,而后徙居建康的。这个问题,张志岳同志在《鲍照及其诗新探》(《文学评论》1979年第一期)一文中已经论明,在此不必赘述。鲍令晖生活在一个贫寒的士族家庭。鲍照谈及他们一家的情况说:“臣北州衰沦,身地孤贱。”又说:“束菜负薪,期与相毕。”(《鲍参军集注·拜侍郎上疏》)鲍照说他们一家要靠自己挑柴、捆菜维持生活,是有夸张成分的。然而在南北朝那种“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讲求门第的时代,鲍照说“身地孤贱”,相比之下,并非为过。鲍照一家,生丁孤单,只有妹妹鲍令晖与鲍照朝夕相伴,所以兄妹之间亲爱异常。鲍照曾写有抒发自己离家羁旅惆怅情怀的《代东门行》,兄妹深情溢于言表。
       伤禽恶弦惊,倦客恶离声。离声断客情,宾御皆涕零。涕零心断绝,将去复还诀。一息不相知,何况异乡别。遥遥征驾远,杳杳白日晚。居人掩闺卧,行子夜中饭。野风吹草木,行子心肠断。食梅常苦酸,衣葛常苦寒。丝竹徒满座,忧人不解颜。长歌欲自慰,弥起长恨端。
       这首诗写自己离家时的伤感情景,而送行的人之中当然是以鲍令晖为主角。一路上鲍照脑海里萦绕着的就是满脸泪痕的鲍令晖,当他“栈石星饭,结荷水宿,旅客贫辛,波路壮阔”,来到大雷池边,思乡之情更为浓重沉郁,对鲍令晖的怀念更为急迫,于是挥毫写成了“超绝笔墨蹊径”的《登大雷岸与妹书》,详细地向鲍令晖诉说了自己旅途的所见所闻,并谆谆告诫妹妹:“寒暑难适,汝专自慎,夙夜戒护,勿为我念。”
这些情意深长的诗文,传到鲍令晖的手中,使她如睹鲍照的艰难旅程,于是写下了:
自君之出矣,临轩不解颜。
砧杵夜不发,高门昼常关。
帐中流熠耀,庭前华紫兰。
物枯识节异,鸿来知客寒。
游用暮冬尽,除春待君还。
       在此鲍令晖向鲍照诉说:自从鲍照离家之后,自己从来没有欢畅过的时候。坐在窗前,望着鲍照离家的路,忧思则为更甚。夜晚不敢启动砧杵,一使用砧杵,就会勾起思念,只好早早闭上大门。帐中,流萤作伴;庭中,紫兰为友。从草木的枯落,知道时序的变化;信使带来的信,知道客行者的寒冷。只盼着暮冬一过,游客将随着春天一起到来。
       鲍照赶到任所,可能没有立即回家省亲,从而使鲍令晖叮咛的“除春待君归”的意愿落空。于是鲍令晖又写了.一首《示行人》(又题《寄行人》):
桂吐两三枝,兰开四五叶。
是时君不归,春风徒笑妾。
     桂谢兰开,经秋至春,行人未归,鲍令晖站在和煦的春天里,看到花落花开,经春复始,而自己的愿望尚不及春风来的及时,好像势必会招来春风的嘲讪,所以使自己很不好意思。这首小诗,时序的转换,由桂及兰,写得自然,毫无牵强转折的痕迹。情感的寄寓,借东风催绽春花,表达得蕴藉深厚有致,绮丽而又庄重,蕴藉而又明快,淡雅而又浑朴。诚如王夫之所称道的那样:“小诗本色,不嫌迫促,‘松下问童子’篇,盖从此出。”(《船山古诗评选》)
       鲍令晖比鲍照先死。当时鲍照患病,有着悲观的下世之想。当他得知鲍令晖去世的噩耗,回顾平生“孤苦风雨”,只有鲍令晖与自己“天伦同气”,现在失去患难与共的同胞,又“存没永诀,不获计见”,“私怀感恨,情痛兼深”(《鲍参军集注·请假启又》)。先时,上司只批准鲍照在家休假三十天。妹妹的死,及老母的孤苦,这些情景使鲍照再次要求请假一百天,以期抚问自己的凄苦之心。可是鲍照失去爱妹的沉痛的心,又怎能在短期内慰平呢?特别是居家,睹怀旧物,更增添了自己的沉重心情。他在早晨登上南山,睹视埋在垅土中的胞妹,时又值清秋,“露团秋槿,风卷寒萝”,更助情怀,因此“凄枪伤心,悲如之何”。于是写下了《伤逝赋》。《伤逝赋》抒写鲍照悼念鲍令晖郁结愁苦的心肠,感人肺腑,催人泪下,从中可见鲍氏兄妹的深挚感情。
       鲍氏兄妹之间的情谊,促使他们诗文往还,表达各自的怀念和相互的关切。这些不仅形成了鲍照诗文的一个主题,铸成为传世名篇,而且也构成鲍令晖诗作的一大主题。令晖诗文,情意深厚,蔚为可观,终成蜚声文坛的重要作家。
        鲍令晖的诗作,尚有另外四题六首。其一为《拟青青河畔草》,其二为《客从远方来》,其三为《古意赠今人》(此诗乃女子寄夫望归之辞。沈德潜《古诗源》误作吴迈远诗),其四为《代葛沙门妻郭小玉诗》二首。这些诗,均属拟古乐府诗题之作。因此钟嵘说鲍令晖“拟古尤胜”。尤胜之处,就在于构思结句“往往崭绝清巧”。仅以《拟青青河畔草》为例,可见鲍令晖诗歌创作的这一基本特色。
袅袅临窗竹,蔼蔼垂门桐。
灼灼青轩女,泠泠高台中。
明志逸秋霜,玉颜艳春红。
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
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
        这首诗是拟《古诗十九首》中的《青青河畔草》而成的。两首相较,二者虽然有某些手法的相似之处,然而由于两首所抒写的人物的身份不同,情感也就不同,因而也就给人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感。前者是写的荡子之妇,后者则是征夫之妇;前者是青楼倡女,后者则是端庄淑女;前者是怨诽浪荡的荡子,后者则是思念远戎的征夫。由于人物身份的不同,所表达的情意不仅在方式上显著有别,而且在抒发感情的内涵上也有厚薄之差。前者是一个出身倡家的女子,难耐寂寞而对荡夫直泻怨谤,不仅直而显,而且浅而薄。后者则是运用比兴手法,向征夫诉说自己的情怀以明志:“明志逸秋霜,玉颜艳春红。”这就把思妇的坚贞之志、高洁之趣自然托出。“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含情脉脉地道出了自己的企望及这一企望得不到实现的哀苦。鲍令晖借旧题而发新意,是颇有创造性的。
        鲍令晖的这四题五首,皆属思妇思念征夫之属。鲍令晖是否有北戍的丈夫,难以考订。可能有,也可能是纯系拟古。但是不论那种情况,鲍令晖的拟古之作,皆得心应手,且多有创格。钟嵘对此,曾有微词,批评说:“唯《百愿》淫矣”,也就是指责她感情过于外溢而不够含蓄。其实,这些诗作,出自一位女性之手,助之以充盈的才思,使其表现的情感丰满深厚,应当说是一个长处,而不应该把它当作瑕疵看待的。至于陈胤倩说鲍令晖的诗作“亦是子夜之流”,完全视鲍令晖的诗作为绮丽的南朝情歌,那是不无偏颇的。
评价
      梁代诗歌理论批评家钟嵘认为,南北朝宋齐两代能诗文的女子,只有鲍令晖、韩兰英两人。钟嵘说:“令晖歌诗,往往崭绝清巧。《拟古》尤胜,唯《百愿》淫矣”。“兰英绮密,甚有名篇”(俱见《诗品》下卷)。鲍令晖曾有《香茗赋集》刊行于世,今已散佚,仅存诗六题七首;韩兰英的诗文,则全部佚失,因此,鲍令晖就成了宋、齐两代唯一留有著作的女文学家了。
       鲍令晖是“元嘉三大家”之一的鲍照的妹妹。鲍令晖的诗才虽不如鲍照,可是,鲍照却对宋孝武帝这样说过:“臣妹才自亚于左芬,臣才不及左思。”(《诗品》下卷)左思,是晋太康文坛上重要作家,曾以他的《三都赋》而使“洛阳纸贵”。左芬是左思的妹妹,晋武帝的贵嫔,写有《离思赋》、《啄木鸟》等诗文。鲍照在这里是自谦,然而却把鲍令晖与左芬相提并论,并为有似左芬一样才华的妹妹而自豪。在中国文学史上,一家父子、兄弟、夫妻为文学家的多有,似左思兄妹一样同为文学家的则罕见。因此,鲍照以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妹妹而自豪,也并不奇怪。
     《小名录》记载说:“鲍照,字明远。妹字令晖,有才思,亚于明远。著《香茗赋集》,行于世。”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文学贡献
       擅长委婉含蓄地表达女子情怀,如献衷心:见好花颜色,争笑东风。双脸上,晚妆同。闭小楼深阁,春景重重。三五夜,偏有恨,月明中。情未已,信曾通,满衣犹自染檀红。恨不如双燕,飞舞帘栊。春欲暮,残絮尽,柳条空。如此间景间情,曲曲折折、层层深入地揭示人物惜春怨别的内心感受。重视歌词的形式,也重视歌词的内容,只是他认为,曲子词主要是为上层社会游乐歌唱用资羽盖之欢的,词是艳曲,而文人词又不同于民间词。这种主张有进步意义,也有局限,但它却代表着部分词人的看法,他们的创作实践也与此基本一致。
诗词鉴赏
《拟青青河畔草》
袅袅临窗竹。蔼蔼垂门桐。灼灼青轩女。泠泠高台中。明志逸秋霜。玉颜艳春红。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
《拟客从远方来》
客从远方来。赠我漆鸣琴。木有相思文。弦有别离音。终身执此调。岁寒不改心。愿作阳春曲。宫商长相寻。题书后寄行人。
《自君之出矣》
自君之出矣。临轩不解颜。砧杵夜不发。高门昼常关。帐中流熠耀。庭前华紫兰。物枯识节异。鸿来知客寒。游用暮冬尽。除春待君还。
《古意赠今人》
寒乡无异服。衣毡代文练。月月望君归。年年不解綖。荆扬春早和。幽冀犹霜霰。北寒妾已知。南心君不见。
谁为道辛苦。寄情双飞燕。形迫杼煎丝。颜落风催电。容华一朝尽。惟余心不变。
《代葛沙门妻郭小玉诗》二首
明月何皎皎。垂櫎照罗茵。若共相思夜。知同忧怨晨。芳华岂矜貌。霜露不怜人。君非青云逝。飘迹事咸秦。妾持一生泪。经秋复度春。
君子将遥役。遗我双题锦。临当欲去时。复留相思枕。题用常着心。枕以忆同寝。行行日已远。转觉心弥甚。
《寄行人》
桂吐两三枝。兰开四五叶。是时君不归。春风徒笑妾。
佳词浅析
      袅袅临窗竹,蔼蔼垂门桐。灼灼青轩女,泠泠高台中。明志逸秋霜,玉颜艳春红。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
      这首诗把一位征人之妇内心隐微的思想感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诗从描写居处环境起笔:临窗有娟娟细竹,轻轻摇曳;迎门有高大梧桐,绿荫笼罩。就在这一片清雅幽静的氛围中,一位年华正盛(“灼灼”)的深闺少妇,“泠泠”地步上高台,凭拦远眺。泠泠(línɡlíng),既形容步履轻妙端庄,也形容神情凄清,让人看了,可怜见见的。这位女子究竟是什么人?五、六句作了进一步介绍:“明志逸秋霜,玉颜艳春红。”明志,高洁的志操。逸,超过。春红,春花。这两句是说,她的贞操比秋霜更高洁,她的容颜比春花更艳丽。这就使人更加看清,这位女子是一位品貌俱佳的贤良淑女。那末,她为何踽踽登高、神情凄伤?诗的后几句,揭开了她的内心帷幕:“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君,指丈夫。原来她是在思盼从军远戎的丈夫。这位女子深明大义,她并非怕离别,也并非反对丈夫从戎,她“恨”就恨在“早从戎”。这个“早”字含蕴丰富,既包含着对丈夫早年远出久久不归的怨恨,也流露出时光催人、美人迟暮的悲哀。如此“灼灼”年华,竟寂寞空闺,她怎能不触景伤怀、感慨系之呢?
        “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这两句,曲尽闺妇千种情思,万般苦恼。鸣弦,弹琴,有向亲人诉述心声之意。绀(ɡàn)黛,以青黛色画眉饰容。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故这里有企盼丈夫归来之意。又“鸣弦”,又“绀黛”,显示出这位女子对久别丈夫的一片挚情和盼归的急切心理。不幸的是,此一时刻,听她“鸣弦”的,只有那“皎皎空中月一轮”;欣赏她“绀黛”的,只有那“吹我罗裳开”的春风。月圆人未圆,她怎能不“惭”?春风有意人远别,她怎能不“羞”?一“惭”一“羞”,道出了她的内心企望不能实现的深沉哀痛。结尾这两句语悲情苦,反映出战乱年代广大征人之妇内心共有的痛苦和悲伤。
        本诗是一首拟古诗。拟古,模仿古人之作。这是古诗中一种习用的体式。诗人往往由于有某种原因,不便直说;或者由于从古人之作中触发起某种感情,于是采取这种拟古形式。拟古诗并非生搬硬套,而是“用古人格作自家诗”(语见《昭昧詹言》卷一),形同而神异。本诗正是这样。它所“拟”的是《古诗十九首》中的名篇《青青河畔草》。两诗比较,二者都写离情闺怨,笔墨层次和表现手法也颇相似,但二者所塑造的人物各不相同:前者写的是“昔为倡家女,今作荡子妇”的不幸女子,而后者写的却是“明志逸秋霜”的端庄淑女、征人之妇;前者怨诽浪迹四方不顾妻室的“荡子”,后者则是思念“早从戎”的征夫。由于人物身分不同,所“怨”的对象不同,故后者对人物的具体描写、情意表达的方式,与前者显著有别。例如,同是以比兴起笔,描写景物,前者选“河畔草”、“园中柳”,后者则取“临窗竹”、“迎门桐”,雅俗有别,都切合各自人物的身分。同样介绍人物,前者侧重于“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的外在美;后者则不仅介绍其“玉颜艳春红”之貌,且首先突出其“明志逸秋霜”的内在美,淑女、倡妇,各有差别。同样写怨情,前者对薄情丈夫直泻怨诽:“荡子行不归,空房难独守。”而后者则向远戎亲人诉述情怀和苦衷。表达感情的方式,一个直而显,一个含蓄而有深致。可见,这首拟古诗是借旧题而发新意,另有寄托的。在诗的意境的创造上,甚至给人有“青胜于蓝”之感,无怪钟嵘称赞诗人“拟古尤甚”(见《诗品》)。
     至于这首诗中所刻画的思妇形象,也许就是诗人自己吧?鲍令晖是否有远戎的丈夫,虽难以考定,但从诗中人物温文尔雅的气质和深沉委婉的言行举止看,则是一位有才情的女士,闪烁着诗人自己的身影。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鲍照(414年-470年),字明远,人称鲍参军,东海郡人(今属山东兰陵县长城镇),中国南北朝诗人。宋元嘉(424年—453年)中,刘义庆以他为国侍郎。其后成为太学博士、中书舍人。临海王刘子顼镇荆州时,由于任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466年刘子顼遵奉其兄刘子勋为正统的宋帝,出兵攻打建康的宋明帝(465年底弑杀凶暴的前废帝刘子业,自立为帝),参加了所谓的“义嘉之难”(义嘉为刘子勋年号)。刘子勋与刘子顼在同年兵败被杀,鲍照也在刘子顼的军中被乱兵杀害。
       鲍照的诗主要学习张协和张华,善于摹写形状。宋颜延之问己与谢灵运优劣于鲍照,照曰:“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诗铺锦列绣,亦雕缋满眼。”胡应麟《诗薮》称其“上挽曹、刘之逸步,下开李、杜之先鞭”著有《鲍参军集》。与谢灵运、颜延之并称“元嘉三大家”。
         鲍照的青年时代,大约是在京口(今江苏镇江)一带度过的。曾谒见临川王刘义庆,毛遂自荐,但没有得到重视。他不死心,准备献诗言志。有人劝阻他说:“郎位尚卑,不可轻忤大王。”鲍照大怒:“千载上有英才异士沉没而不可闻者,岂可数哉!大丈夫岂可遂蕴智能,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之后,他终得赏识,获封临川国侍郎。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义庆病逝后,随之失职,在家闲居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做过始兴王刘浚侍郎。
       宋孝武帝刘骏起兵平定刘劭之乱后,他任海虞令,迁太学博士兼中书舍人,出为秣陵令,转永嘉令。宋孝武帝大明五年(461年),成为临海王刘子顼幕僚。同年,刘子顼任荆州刺史,随同前往江陵,以为前军参军、刑狱参军等职,掌书记之任。孝武帝死后,太始二年(466年),武陵王刘彧杀死前废帝刘子业自立,是为宋明帝。刘子顼响应了晋安王刘子勋反对刘彧的斗争。刘子勋战败后,刘子顼被赐死,鲍照亦为乱兵所害[2]  。鲍照有一妹名鲍令晖,也善文学。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文学成就
        鲍照创作以诗为主,今存204首。《拟行路难》18首,表现了为国建功立业的愿望、对门阀社会的不满、怀才不遇的痛苦、报国无门的忿懑和理想幻灭的悲哀,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贫寒士人的生活状况。少部分诗描写了边塞战争和征戍生活,为唐代边塞诗的萌芽。
       鲍照的作品在我国诗歌发展史具有重要地位,主要成就在诗歌创作方面,尤其是乐府诗。被称为“上挽曹、刘之逸步、下开李、杜之先鞭”的诗人。他的骈文亦佳。
      艺术风格俊逸豪放,奇矫凌厉,直接继承了建安传统,对后世李白、岑参、高适、杜甫有较大影响。艺术形式上,大力学习和写作乐府诗,存80余首,有三言、五言、七言和杂言等多种形式。五言诗讲究骈俪,圆稳流利,内容丰富,感情饱满。七言诗变逐句用韵为隔句押韵,并可自由换韵,拓广了七言诗的创作道路。他的乐府诗突破了传统乐府格律而极富创造,思想深沉含蓄,意境清新幽邃,语言容量大,节奏变化多,辞藻华美流畅,抒情淋漓尽致,并具有民歌特色。沈德潜曰:“明远乐府,如五丁凿山,开人世所未有。后太白往往效之”(《古诗源》卷十一)。《芜城赋》借广陵在汉代的繁荣和今时的荒凉来抒发怀古之幽情,被视为六朝抒情小赋代表作之一。散文基本上属于骈文。《登大雷岸与妹书》,抒情议论融合,文气跌宕,辞藻绚丽,兼有骈散之长。
      鲍照文集,有南齐永明年间虞炎奉文惠太子萧长懋之命所编十卷。现存《鲍照集》以《四部丛刊》影印明毛斧季校本《鲍氏集》为较早。明代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本《鲍参军集》最为流行。鲍照集的注释,始于清末的钱振伦,他的注本没有来得及刊行。近代人黄节在钱注基础上作了补注,称《鲍参军诗注》,今人钱仲联作《鲍参军集注》,附有《鲍照年表》。他的《登大雷岸与妹书》和《梦还乡》赞美了家乡的山水。今人丁福林、丛玲玲于2012年4月1号出版了《鲍照集校注》。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个人作品选
代淮南王
       淮南王,好长生, 服食炼气读仙经。 琉璃作碗牙作盘, 金鼎玉匕合神丹。
  合神丹,戏紫房, 紫房彩女弄明珰, 鸾歌凤舞断君肠。 朱门九重门九闺, 愿逐明月入君怀。
  入君怀,结君佩, 怨君恨君恃君爱。 筑城思坚剑思利, 同盛同衰莫相弃。
采桑
       季春梅始落。女工事蚕作。采桑淇洧间。还戏上宫阁。
  早蒲时结阴。晚篁初解箨。蔼蔼雾满闺。融融景盈幕。
  乳燕逐草虫。巢蜂拾花萼。是节最暄妍。佳服又新烁。
  绵叹对逈途。扬歌弄场藿。抽琴试抒思。荐佩果成托。
  承君郢中美。服义久心诺。卫风古愉艳。郑俗旧浮薄。
  灵愿悲渡湘。宓赋笑瀍洛。盛明难重来。渊意为谁涸。
  君其且调弦。桂酒妾行酌。
代挽歌
独处重冥下。忆昔登高台。傲岸平生中。不为物所裁。
  埏门只复闭。白蚁相将来。生时芳兰体。小虫今为灾。
  玄鬓无复根。枯髅依青苔。忆昔好饮酒。素盘进青梅。
  彭韩及廉蔺。畴昔已成灰。壮士皆死尽。余人安在哉。
代东门行
       伤禽恶弦惊。倦客恶离声。离声断客情。宾御皆涕零。
  涕零心断绝。将去复还诀。一息不相知。何况异乡别。
  遥遥征驾远。杳杳白日晚。居人掩闺卧。行子夜中饭。
  野风吹秋木。行子心肠断。食梅常苦酸。衣葛常苦寒。
  丝竹徒满座。忧人不解颜。长歌欲自慰。弥起长恨端。
代放歌行
        蓼虫避葵堇。习苦不言非。小人自龌龊。安知旷士怀。
  鸡鸣洛城里。禁门平旦开。冠盖纵横至。车骑四方来。
  素带曳长飚。华缨结远埃。日中安能止。钟鸣犹未归。
  夷世不可逢。贤君信爱才。明虑自天断。不受外嫌猜。
  一言分珪爵。片善辞草莱。岂伊白璧赐。将起黄金台。
  今君有何疾。临路独迟回。
代陈思王京洛篇
        凤楼十二重。四户八绮窗。绣桷金莲花。桂柱玉盘龙。
  珠帘无隔露。罗幌不胜风。宝帐三千所。为尔一朝容。
  扬芬紫烟上。垂彩绿云中。春吹回白日。霜歌落塞鸿。
  但惧秋尘起。盛爱逐衰蓬。坐视青苔满。卧对锦筵空。
  琴瑟纵横散。舞衣不复缝。古来共歇薄。君意岂独浓。
  惟见双黄鹄。千里一相从。
代门有车马客行
       门有车马客。问客何乡士。捷步往相讯。果得旧邻里。
  凄凄声中情。慊慊增下俚。语昔有故悲。论今无新喜。
  清晨相访慰。日暮不能已。欢戚竞寻绪。谈调何终止。
  辞端竟未究。忽唱分途始。前悲尚未弭。后感方复起。
  嘶声盈我口。谈言在君耳。手迹可传心。愿尔笃行李。
代棹歌行
       羇客离婴时。飘飖无定所。昔失寓江介。兹春客河浒。
  往戢于役身。愿言永怀楚。泠泠鯈疏潭。邕邕鴈循渚。
  飂戾长风振。摇曳高帆举。惊波无留连。舟人不踌竚。
代白头吟
        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何惭宿昔意。猜恨坐相仍。
  人情贱恩旧。世议逐衰兴。毫发一为瑕。丘山不可胜。
  食苗实硕鼠。点白信苍蝇。凫鹄远成美。薪刍前见陵。
  申黜褒女进。班去赵姬升。周王日沦惑。汉帝益嗟称。
  心赏犹难恃。貌恭岂易凭。古来共如此。非君独抚膺。
代东武吟
        主人且勿喧。贱子歌一言。仆本寒乡士。出身蒙汉恩。
  始随张校尉。占募到河源。后逐李轻车。追虏穷塞垣。
  密涂亘万里。宁岁犹七奔。肌力尽鞍甲。心思历凉温。
  将军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时事一朝异。孤绩谁复论。
  少壮辞家去。穷老还入门。腰鎌刈葵藿。倚杖牧鸡豚。
  昔如鞴上鹰。今似槛中猿。徒结千载恨。空负百年怨。
  弃席思君幄。疲马恋君轩。愿垂晋主惠。不愧田子魂。
代别鹤操
       双鹤俱起时。徘徊沧海间。长弄若天汉。轻躯似云悬。
  幽客时结侣。提携游三山。青缴凌瑶台。丹罗笼紫烟。
  海上悲风急。三山多云雾。散乱一相失。惊孤不得住。
  缅然日月驰。远矣绝音仪。有愿而不遂。无怨以生离。
  鹿鸣在深草。蝉鸣隐高枝。心自有所存。旁人那得知。
代出自蓟北门行
       羽檄起边亭。烽火入咸阳。征师屯广武。分兵救朔方。
  严秋筋竿劲。虏阵精且强。天子按剑怒。使者遥相望。
  雁行缘石径。鱼贯度飞梁。箫鼓流汉思。旌甲被胡霜。
  疾风冲塞起。沙砾自飘扬。马毛缩如猬。角弓不可张。
  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
代陆平原君子有所思行
        西上登雀台。东下望云阙。层阁肃天居。驰道直如发。
  绣甍结飞霞。璇题纳行月。筑山拟蓬壶。穿池类溟渤。
  选色遍齐代。征声匝卭越。陈钟陪夕燕。笙歌待明发。
  年貌不可还。身意会盈歇。蚁壤漏山阿。丝泪毁金骨。
  器恶含满欹。物忌厚生没。智哉众多士。服理辨昭昧。
代悲哉行
       羇人感淑节。缘感欲回辙。我行讵几时。华实骤舒结。
  覩实情有悲。瞻华意无悦。览物怀同志。如何复乖别。
  翩翩翔禽罗。关关鸣鸟列。翔鸣尚俦偶。所叹独乖绝。
代陈思王白马篇
       白马骍角弓。鸣鞭乘北风。要途问边急。杂虏入云中。
  闭壁自往夏。清野径还冬。侨装多阙绝。旅服少裁缝。
  埋身守汉境。沈命对胡封。薄暮塞云起。飞沙被远松。
  含悲望两都。楚歌登四墉。丈夫设计误。怀恨逐边戎。
  弃别中国爱。要冀胡马功。去来今何道。卑贱生所钟。
  但令塞上儿。知我独为雄。
代升天行
       家世宅关辅。胜带宦王城。备闻十帝事。委曲两都情。
  倦见物兴衰。骤覩俗屯平。翩翻若回掌。恍惚似朝荣。
  穷途悔短计。晚志重长生。从师入远岳。结友事仙灵。
  五图发金记。九钥隐丹经。风餐委松宿。云卧恣天行。
  冠霞登彩阁。解玉饮椒庭。蹔游越万里。少别数千龄。
  凤台无还驾。箫管有遗声。何时与汝曹。啄腐共吞腥。
南朝女文学家鲍令晖  文学家鲍照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