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2016-12-16 09:43:14|  分类: 宋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贺铸(1052~1125),北宋词人。字方回,又名贺三愁,人称贺梅子,自号庆湖遗老。汉族,祖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出生于卫州(今河南卫辉市)。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贺铸长身耸目,面色铁青,人称贺鬼头,曾任右班殿直,元佑中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苏州,杜门校书。不附权贵,喜论天下事。
       能诗文,尤长于词。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
         贺铸是一位个性和词风都非常奇特的词人,截然对立的两面在他身上和词中都能得到和谐的统一。他长相奇丑,身高七尺,面色青黑如铁,眉目耸拔,人称“贺鬼头”;其词却“雍容妙丽,极幽闲思怨之情”。为人豪爽精悍,如武侠剑客,“少时侠气盖一座,驰马走狗,饮酒如长鲸”;却又博闻强记,于书无所不读,家藏书万卷,而且手自校雠,“反如寒苦一书生”( 程俱《贺方回诗集序》)。
       贺铸的性格很特别。程俱《宋故朝奉郎贺公墓志铭》说他 “豪爽精悍” ,“喜面刺人过。遇贵势,不肯为从谀” 。叶梦得《贺铸传》则说他 “喜剧谈天下事,可否不略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无遗词,故人以为近侠” 。贺铸自己也说:“铸少有狂疾,且慕外监之为人,顾迁北已久,尝以 ‘北宗狂客’ 自况。” (《庆湖遗老诗集自序》)
      所以 豪爽之气、侠客之风、狂士之态 应该是贺铸的精神主体。而《六州歌头》正是这样一首 寓豪士、侠士和狂士于一体 的自况生平之作。龙榆生评说此词:“全阕声情激壮,读之觉方回整个性格,跃然于楮墨间;即以稼轩拟之,似犹逊其豪爽?” (《论贺方回词质胡适之先生》) 其极意推崇之情,溢于笔端。
       由于耿介豪侠,入仕后喜论当今世事,不肯为权贵屈节,因而一生沉于下僚,郁郁不得志。晚年退居苏州,著有《东山词》,现存词280余首。
         贺铸词于温柔缱绻之外,复有奇崛壮浪之姿。词学家 龙榆生 曾撰《论贺方回词质胡适之先生》一文,对胡适《词选》不录贺词心存耿耿,并举此首《六州歌头》为例,以为 “在(苏)东坡、(周)美成间,特能自开户牖,有两派之长而无其短” 。即今而言,龙氏之论犹堪称独具只眼。豪放词风从 苏轼 的别开生面到 辛弃疾 的蔚然成风,贺铸这类硬语盘空、英姿磊落的词,应是其间的重要过渡。其慷慨豪纵之作,影响较大,如辛弃疾就受其影响;他的词作多从唐诗取其藻菜与故实,这种词法则影响到 周邦彦,当时人以 “贺、周” 并称。
         北宋哲宗元祐三年(1088)秋,贺铸在和州(今安徽和县一带)任管界巡检(负责地方上训治甲兵,巡逻州邑,捕捉盗贼等的武官)。虽然位卑人微,却始终关心国事。眼看宋王朝政治日益混乱,新党变法的许多成果毁于一旦;对外又恢复了岁纳银绢、委屈求和的旧局面,以致西夏骚扰日重。面对这种情况,词人义愤填膺,又无力上达,于是挥笔填词,写下了《六州歌头》这首感情充沛、题材重大、在北宋词中不多见的、闪耀着爱国主义思想光辉的豪放名作。
人物生平
       十七岁时离家赴汴京,曾任右班殿直。监军器库门,出监临城县酒税。元丰元年(1078)改官滏阳都作院。五年赴徐州领宝丰监钱官。由于所任皆冷职闲差,抑郁不得志,自称四年冷笑老东徐。
         元祐三年(1088)赴和州任管界巡检。此虽武职,但位低事烦,不遂其愿。不久因李清臣、苏轼推荐,改文职,任承事郎,为常侍。旋请任闲职,改监北岳庙。
绍圣二年(1095)授江夏宝泉监,在任上整理旧稿,编成《庆湖遗老前集》。
崇宁四年(1105)迁宣德郎,通判太平州。再迁奉议郎。
大观三年(1109)以承议郎致仕,卜居苏州。
重和元年(1118)以太祖贺后族孙恩,迁朝奉郎,赐五品服。他因尚气使酒,终生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晚年更对仕途灰心,在任一年再度辞职,定居苏州。家藏书万余卷,手自校雠,以此终老。这一时期,他继续编成《庆湖遗老后集》。
        宣和七年(1125)卒于常州之僧舍。
相关事件
          贺铸少年时就怀有戍边卫国、建立军功以“金印锦衣耀闾里”(《子规行》)的雄心壮志,可人到中年,仍沉沦下僚而无所建树。英雄豪侠不为世用,边塞面临异族入侵的威胁而无路请缨。词中包含的不仅是人生失意的悲愤,而且含有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忧虑,开创了南宋词人面向社会现实、表现民族忧患的先河。而词的上片所展示的少年豪侠的雄姿气概,下片悲壮激越的情怀,继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之后进一步改变了词的软媚情调,拓展了词的壮美意境。而其《行路难·缚虎手》表现豪侠的困厄和纵酒狂歌的神态,又具有李白诗歌的风神,也是北宋词中罕见的别调。 
         北宋词人大多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唯有贺铸是英雄豪气与儿女柔情并存。正如雄武盖世的项羽曾 “别美人而涕泣,情发于言,流为歌词,含思凄婉” ( 张耒《东山词序》) 一样,贺铸真挚凄婉的浓情也常倾泄于词。其中感人至深的是与 苏轼 悼亡词《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 前后辉映的《鹧鸪天》: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贺铸夫人赵氏,勤劳贤惠,贺铸曾有《问内》诗写赵氏冒酷暑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见《庆湖遗老诗集》)。词中“谁复挑灯夜补衣”的细节描写,沉痛地表现出对亡妻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之情的深切怀念。
       另一首写柔情的《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更为著名,其中“若问闲愁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连用三种意象表现出愁思的广度、密度和长度,化抽象无形的情思为具体可见的形象,构思奇妙,堪称绝唱。贺铸因此词而得“贺梅子”的雅号,宋金词人步其韵唱和仿效者多达25人28首。一首词而吸引众多不同时期的词人来和作,是唐宋词史上独一无二的现象。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作品特点
        贺铸能诗文,尤长于词。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
代表作
       为《青玉案·横塘路》、《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踏莎行·杨柳回塘》、《生查子·陌上郎》、《浣溪沙》、《捣练子·杵声齐》、《思越人》、《行路难·小梅花》、《凌歊·控沧江》、《捣练子·望书归》、《采桑子》等,其中以《青玉案·横塘路》、《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踏莎行·杨柳回塘》三首为最著名。《鹧鸪天·半死桐》悼念词人相濡以沫的妻子,字字悲切,如泣如诉,“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这一句更是饱含深情,哀婉凄绝。《踏莎行·杨柳回塘》写“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的荷花,视角新奇却又不失于理,且托物言志,可谓手法高妙。
        贺铸虽然诗、词、文皆善。但从实际成就看,他的诗词高于文,而词又高于诗。其词刚柔兼济,风格多样,所以张耒赞为“盛丽如游金、张之堂,而妖冶如揽嫱、施之祛,幽洁如屈、宋,悲壮如苏、李(”《东山词序》)。其中以“深婉丽密”之作为最多。贺铸曾说:“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建康集》卷八《贺铸传》)。这主要指他善于融化中晚唐诗句入词。他融化前人诗句的技巧,堪与周邦彦比美。他的许多描写恋情的词,风格也是上承温、李等人,写得婉转多姿,饶有情致。  贺铸作词,像苏轼一样,也是“满心而发,肆口而成”(张耒《东山词序》),抒发自我的人格精神。而贺铸作为一生不得志的豪侠,他的词具有独特的情感内涵:在宋代词史上他第一次表现出英雄豪侠的精神个性和悲壮情怀;这类词作的情感形态不同于秦观等词人感伤性的柔情软调,而是激情的爆发,怒火的燃烧,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和崇高感。如《六州歌头》: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间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婴,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他的诗歌创作正遵循着这样的原则。因其为人豪爽精悍,故其诗也“灏落轩豁,有风度,有气骨(曹庭栋《宋百家诗存》)”,“工致修洁,时有逸气(《四库全书总目》)”,格调往往近于苏轼。只是题材内容不甚宽广,其作品以写个人生活经历为主,以旅途行役、登临游赏为多,较少触及社会矛盾。《黄楼歌》《游金陵雨花台》《海陵西楼寓目》等诗奔放杰出,气格悲凉苍劲,而《秦淮夜泊》《杨柳枝词》等则清新雅丽。《清堂燕》等作格调又近于小词。
  贺铸的诗,据《宋故朝奉郎贺公墓志铭》记载,有《庆湖遗老前后集》二十卷。但南宋初年仅存《前集》,光宗绍熙三年(1192)胡澄序而刻之以传。其子方廪又搜求故稿、碑石编为《后集补遗》。有李之鼎宜秋馆据旧钞校刻本。
  贺铸的词,据叶梦得《建康集》卷八称,贺铸曾自编为《东山乐府》,但未言卷数。黄《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称小词二卷,名《东山寓声乐府》。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则著录《东山寓声乐府》三卷,并称以旧谱填新词而别为名以易之,故曰“寓声”。另又有《东山乐府别集》之称。今存者名《东山词》,有《四印斋所刻词》本,又有涉园影宋金元明本续刊本及《村丛书》本。《村丛书》本并收入残宋本《东山词》一卷、《贺方回词》二卷、《东山词补》一卷。
词风解读
        贺铸,字方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出身于外戚之家,又娶宗室之女,却因个性倔犟,颇得罪了一些人,一直当不了高官。晚年退居苏杭一带,自称庆湖遗老,有《东山词》。
因那种耿介高傲的性格,贺铸有些词写得意气慷慨、境界阔大,略近于苏轼而少些高逸之思,多些凌厉奇崛的味道。
       像《六州歌头》描述他的“少年侠气”的交游,是“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写得狂放不羁;转而抒发不遇的感慨,是“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还是傲然自重身份。这首词急促奔放的风格对南宋一些词人有较大的影响。
        但贺铸词主导的风格,却是另外一种,那就是较多地继承晚唐五代花间词人的路子,以秾丽精致的语言写男女之情和人生愁绪,不过他写恋情不那么露骨,而笔调要爽利些。如他最著名的一首《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上阕借邂逅一个女子而不能获得的情节写人生的怅惘,下阕由此抒发一种难以言状的“闲愁”。末节历来被人称赞,贺铸还因此得了一个“贺梅子”的雅号。从全篇来看,多用丽藻、替代词,形成辞面的优雅华美,是一个显著的特点。词中还明显袭用一些前人的词句或诗意,如“凌波”一句的字面和意思,都是从曹植《洛神赋》来,“锦瑟”一句则出于李商隐的诗。在贺铸其他词作中,还常有直接运用前人诗歌原句的情况,有时融和得比较巧妙,有时却显出拼凑的痕迹。这种重视锻炼辞面,追求富艳典雅的倾向,使贺铸的词在当代别具一格,但往往也造成抒情的疏隔。另外,贺铸的慢词,也有许多接近柳永的地方。
        北宋后期,词的创作极为繁荣。其主导的风格,是沿着欧阳修、二晏以来典雅含蓄、委婉细腻的一路,但柳永、苏轼所开创的风格和技巧,也有相当的影响。这三种词风在北宋后期实际已出现融合交汇的现象,差不多每个词人都多少受到它们的影响,只是因气质、偏好的不同而取舍各有侧重而已。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北宋大词人贺铸,此人很有意思,长相磕碜,有点对不起观众。《宋史》上说他“长身耸目,面色铁青”,给哥的感觉就是,愁肠百结,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长得虽然高大,可是眼睛凸出的却像个遮阳板,至于面色吗,大概和夜叉钟馗之类差不多,宋人也很幽默,送给了贺铸一个外号,叫做贺鬼头。贺铸还有一个很雅的称呼,叫做贺梅子,因其名作《青玉案》里有一句为“梅子黄时雨”。
       不过,贺铸他们老贺家却为他取字”方回”,又叫”贺三愁”,无论名字也好,字也好,都透露着一种邪乎,有着某种一语成谶的宿命。贺铸作为贺知章的后人,顶着光环,出身名门贵族,又是太祖贺皇后的族孙,还是皇家女婿,本来有着光辉灿烂的明天,仕途一片大好,可是其任侠自负,又尚气使酒,终身混迹于县处级干部中,最终连个厅级领导都没混上。在有限的为官生涯中,用他自己的话说“三为钱官”,也就是做了三次铸钱官,宋朝某造币厂厂长之类。
        老贺家这个名没起好呀,一个“铸”字,那就是个“造”啊,还有“方回”不就是铜钱,天圆地方么?这也罢了,还有个“贺三愁”,不过瘾似的?这三个与钱有关的官职,做得贺铸牙塞得老长,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他曾经愤愤不平的做诗云“偶着强名字,非才但铸金。不妨称外监,况复住山阴。胜日聊披卷,清风故解衿。余生偷禄隐,何者是升沈。”看似命运故意和贺铸开玩笑,其实很有可能是因贺铸曾经口无遮拦中得罪了某位权贵,专门与他过不去,让他带着这种冷幽默在滚滚红尘中潮起又潮落,贺铸的经历告诉我们,给孩子起名这件事情上,千万不可大意,一失名成千古恨啊。 
        贺铸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还是一个怪人,《宋史》里说,大书法家米芾和贺铸是好朋友,可是俩人一个脾气古怪,一个豪侠任性,俩人见面总是掐架,一个不尿一个,可是谁也降服不了对方,俩人口实之争经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笑的佐料。宋人笔记还记载了怪人贺铸的一件轶事,有一次他去镇江朋友那里做客,朋友称赞另一位诗人为当世杜甫,第二天,贺铸早早就来辞行,朋友惊奇的问他为什么急着走,贺铸很生气的说,小小一个镇江,怎能容得下两个杜子美?说罢,不顾朋友挽留,扬长而去,好一个自负任性的贺铸。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贺铸是个傲娇的人,诗词成就非常高,他曾经自负的说“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更是不吝溢美之词,称赞贺铸诗词成就“盛丽如游金、张之堂,而妖冶如揽嫱、施之袂;幽洁如屈、宋,悲壮如苏、李”,这简直就是词圣的地位,无论是婉约还是豪放,贺铸抬手就来,语言和音律之美,都堪称为北宋大家。
        贺铸人虽很丑,可是却很温柔,也很多情。贺铸最有名的一首词为《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首词为青年时的怀春之作,暮春时节,在柳絮飞扬,绵绵细雨中,有一位妙龄女子,步履生烟,款款风情,我见犹怜,锦绣年华与谁共度?我却只能看着她的芳影消失在微雨迷茫之中,好生惆怅。
      诗家注释词人贺铸看似单相思而伤春,实则是抒发自己郁郁寡欢不得志的闲愁。我却觉得正是这种看似艳遇,却又没有艳情发生的无奈,才是最令人心动的曼妙,也才会撩拨后来每一位读者内心的微澜。此词一经传唱,即成为当时流行榜中当红小曲,因此人送雅号“贺梅子”。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关于贺梅子,宋代周紫芝撰《竹坡诗话》中还有一段佳话,贺铸晚年居苏州时与郭功父交好,两人经常在一起相互打趣,一个捉弄一个,贺铸晚年头顶水土流失严重,有些谢顶,宋人喜欢挽发髻,贺铸的发髻挽起来后小得可怜,郭功父揪着贺铸小辫坏笑着挪喻,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贺梅子”了。贺铸不急不恼,捋着郭功父的花白胡须反唇相讥,你这也是如假包换的“郭训狐”。什么意思?原来郭功父有一首名诗,其中有一句“庙前古木藏训狐,豪气英风亦何有?”训狐为白色的鸟类,被时人示为不祥,更有趣的是郭功父的字为“祥正”,由此可知贺铸调笑郭功父该是何等的机警与刻薄,宋朝时文人相讥,暗藏机锋,斗嘴也不落下风,又是何等的充满雅趣,令人羡煞。
        贺铸年轻时也有过风流韵事。哥虽然很丑,可是哥很有才,只要有才,那就是宋朝时读书人的金字招牌,不愁歪脖树招不来金凤凰。宋人吴曾《能改斋漫录》载贺铸曾经热恋一歌妓小妹,两人情意绵绵,然而好景不长,为了仕途,贺铸不得已告辞而去,两人原来商量好了,等到贺铸安顿下来了,就回来迎娶意中人,可是贺铸这一走,山长水阔,杳无音讯,情深意重的小妹难忍离别相思之苦,遂作诗遥寄贺铸,诗云“独倚危阑泪满襟,小园春色懒追寻。深恩纵似丁香结,难展芭蕉一寸心!”。
         贺铸接到这首诗后,百感交集,眼前浮现的是昔日情意缱绻,山盟海誓,执手相看泪眼的情景,再看看自己当下,活得是人不人,鬼不鬼,生活是一团麻,总有解不开的小疙瘩;官场是一团黑,被人排挤被人打压;前程是一条藤,结着无数个苦涩的瓜。贺铸这一颗高傲的心,自从与玉人离别后总是处于压抑之中,没一天好过,有心把意中人接来吧,不忍心这种暗无天日,郁闷孤寂的过法,不接吧,又辜负了这份相思之情,贺铸在踟躇与煎熬中赋词一首《石州引》,含泪表白。
        词云“薄雨初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远客一枝先折。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鸦,东风消尽龙沙雪。还记出门来,恰而今时节。将发。画楼芳酒,红泪清歌,顿成轻别。已是经年,杳杳音尘都绝。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清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枉望断天涯,两厌厌风月”。好无奈好凄冷,玉人从中读到了什么?读到了贺铸内心中郁结的怅惘,读出了情郎人世间的磋砣,以及郁郁不得志的胸中块垒,不爱是爱,厌倦是不厌,放弃是不弃,我在想那一刻这位聪明的小妹一定会无语凝噎,泪流满面,她是否会焚了这尺寸素笺?还是锦帕包裹,贴身而藏?如同此后的日子,关山遥遥,所有的鸳梦,只是在回忆中昔日重现?
          贺铸并非花心而风流成性,他与皇族赵氏这位结发妻子一直以来伉俪情深,可惜却人到中年而丧妻,在他五十岁退休回到苏州时,往日与妻子相濡以沫的情景又浮现在眼边,贺铸不由黯然神伤,写下了一生中最为动情的“悼亡词”《鹧鸪天》,此词与苏东坡的《江城子 》合称宋词中的悼亡词“双璧”,艺术价值极高,词云“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哀婉凄切,读来令人嘘唏。
         值得注意的是,贺铸作为宋词名家,虽然擅长作婉约词,却不属婉约派,只是用词新奇瑰丽,他赖以成名并被后世公认的是其豪放词风,这与其性格特点有关,《宋史》上说其任侠喜武,贺铸祖上七代皆习武,造就了他豪气干云、负气任性的性格。清陈廷焯言“方回词,儿女,英雄兼而有之”,他的英雄豪情,侠义文风后世辛弃疾多有继承和延续,其豪放词代表作《六州歌头》“雄姿壮采,不可一世”,此处不再赘言。
          让我好奇的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又有皇族显贵的金字招牌,何以贺铸一生总是在基层雨打浮萍郁郁不得志呢?关键在于贺铸极有个性,还是一个怪人,喜欢随意评论别人,稍有不如意,则口诛笔伐一点不给人留面子,所谓智商高,而官场情商低,大嘴巴特别容易埋汰人,加之个性耿直,无意中得罪了许多权贵显要,所以他一辈子充满了黑色幽默的与钱打交道,却始终是个造币厂的头儿,也就不足为怪了。据载,因为铸币,贺铸把自己的住宅命名为“阿堵宅”,虽不屑于做这个低级小官,充满自嘲,却也最终没辞官,体制内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也算是一种人生吧。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贺铸: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据说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当然也有材料说汤因比喜欢的是唐朝。不管他到底喜欢哪个朝代,都说明我们中华文化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唐宋虽然相隔不远,但差异巨大。如果说唐代是一个巍峨挺立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宋代就是一袭长衫肤色白皙的柔弱书生。宋朝创造了绚丽的文化,但也饱受异族欺凌,连自己的两个皇帝都被人捉了去,北宋灭亡。后来又被赶到了长江以南偏安一隅,临安的小皇帝最后蹈海而死,南宋也彻底玩完。反正宋朝混的挺窝囊。
      那么宋朝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汤因比魂牵梦绕呢。因为朝很文艺,知识分子的地位很高。还没听说过哪个文人因触犯天颜而人头落地的故事,顶多流放到山清水秀的地方了事。在这一点上,苏东坡就很自在,他一直在抗争,一直被流放。他在杭州、苏州、徐州等好多地方都干过,混得不好的时候,给弄到天涯海角,吃荔枝看美女,何其快哉。
        总之,宋朝的文人,小日子过得很滋润。文人们填词谱曲开Party,勾栏青楼拥歌女,不亦乐乎。于是,配合音乐歌唱的词这种形式就开始兴盛了。不管你是金刚怒目的豪放派摇滚,还是杏花烟雨的婉约派情歌,在宋朝都有大批的粉丝。最美妙的是,如果你填得一手好词,估计你可以免费在青楼流连忘返几个月,那个奉旨填词的柳三变,就是最好的榜样,以至于此君死后,歌女相送,十里长街泣涕涟涟。那场面,悲凉中透着香艳。
        婉约的时代造就了很多婉约派词人。印象中,他们大多瘦削、脸色苍白而神情忧郁,似黛玉般多愁多病,笔下流淌的那一泓清泉,满满的都是忧伤。但也有几个例外情况,比如贺铸。
        贺铸的长相颇为引人注目,倒不是说他长得有多帅,而是很有特点。《宋史》上说,贺铸长七尺,脸色铁青,眉目耸拔,人称“贺鬼头”,看来,贺铸是个大个子,而人称“鬼头”,可见长得挺吓人的,估计和那个名字香艳温婉的温庭筠,丑得旗鼓相当相得益彰。
        虽然长得丑,但贺铸可是“官N代”,他是宋孝惠皇后的族孙。生在钟鸣鼎食之家,但后来家族失势,他的祖父和父亲仅官居八品,相当于现在乡镇科级干部。贺铸错在不是皇后的亲孙子,要是的话,那么他一生的命运将会扭转,很有可能成为汉代卫青一样手握权柄驰骋疆场的大将军。贺铸从小就羡慕义薄云天、慷慨大义之士,但家道衰落,让他对世事产生了一种消极的态度,心中愤慨不平。他想乘长风破万里浪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但是现实中,他只是一名低级武官,混的实在不怎样。
          贺铸属于那种长相魁梧、性格刚烈说话做事风风火火的人物,街头巷尾的流氓浪子五陵少年,一听到贺铸的大名,马上抱头鼠窜。他说话不喜给别人留面子,更别说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了。他的墓志铭这样评说,“喜面刺人过。遇贵势,不肯为从谀”。贺铸挺狂的,自己也说“铸少有狂疾,且慕外监之为人,顾迁北已久,尝以 '北宗狂客’ 自况”。他为人豪爽精悍,如武侠剑客,“驰马走狗,饮酒如长鲸”;却又博闻强记,于书无所不读,家藏书万卷。所以豪爽之气、侠客之风、狂士之态应该是贺铸的精神主体。
       就是这样一个长相粗陋的抠脚大汉,竟然左手执剑,右手调琴,一边是剑吼西风的豪放派,一边是雍容妙丽的婉约词,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截然对立的两面在他身上和词中都能得到和谐的统一。最能体现他的特点的是《六州歌头》,读罢,一股浩然之气蓬勃而出。   
          少年侠气,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间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梁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薄书丛,鶡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词的上阕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壮志凌云肝胆照人,朋友们喝酒打拳赛马打猎,结交的都是死生同、诺千金的豪杰之士,一心想驰骋疆场,“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大宋朝喜欢作诗填词,对打仗的事情不感兴趣也不在行。贺铸走少年走到暮年,而今却觉浮生如梦,惆怅中溅下英雄血泪。从泗州到徐州,从苏州到常州,他羁宦千里,若一叶浮萍,漂泊无定,才能如空谷野花,独自绽放而无人赏识。“韶光容易把人抛”,时间是把杀猪刀。渐渐地当年那个豪气冲天的少年转眼间成为白发悲翁,他将满腹的热情与愤怒寄托于琴弦,纵然是“弦断无人听”,但他仍在天际鸿雁的翱翔中,遥想着自己本应有的风华。当此际,目送征鸿,怅然而叹出“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的豪放之语。
    这是贺铸的A面,而贺铸的B面,则是柔情似水的好丈夫,也是闷骚写情诗、暗恋美女的正常男人。正是如此,贺铸的婉约派词作,绵密细腻的温婉风格,开一代词风。多情未必不豪杰,贺铸粗狂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柔软的心,他深爱老婆,但也期待一场艳遇;给妻子的悼亡诗写得肝肠寸断,给不知名女子的离别诗则是情深意切,用情之深丝毫不逊风流才子柳永。
       贺铸和妻子感情笃深,其妻是济国公赵克彰的女儿,家世显赫。嫁给贺铸这个基层小官后吃尽了苦头,却没有半句怨言。可惜福运不绵,早早就撒手西去。贺铸满含深情写下了足以与苏东坡鼎鼎有名的悼亡词《江城子》相媲美的《半死桐》,读罢让人不能忍泪。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苏州,阊门。风物依旧而人已成非。爱情依然温热,过往已经冰冷。曾经的他们一起经过这里,现在却不能一同归去。霜雾萦绕,半死梧桐,落叶遍地,鸳鸯单飞作哀鸣。
  原上草,沾染上了露珠,生命如朝露,转瞬即逝,思念的泪水无法抹去。旧屋新坟,阴阳相隔。窗外冷雨,滴打梧桐,一叶叶,一声声。两鬓斑斑的贺铸,独卧在寒床里辗转反侧,如此静寂的夜,在细密的雨声中,他想起妻子曾为他挑灯补衣,他看着窗外,回忆曾经与妻子一起生活过的点滴,人生百味一并涌起,贺铸不禁老泪横流。   
     贺铸的一生郁郁寡欢,工作上很不得志,到了晚年,深爱的妻子又早早离开了人世。那时候以贺铸的才情和名气,找个大家闺秀来续弦,再不济和崇拜他的青楼歌女谈一场恋爱,那是易如反掌,但贺铸愣是没找,“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宁可困守空房,忍受青灯黄卷的寂寞,怀念那个为他挑灯补衣的亡妻。在爱情面前,贺铸守身如玉,但这并不妨碍贺铸对美女的暗恋。请看他那首著名的《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词牌《青玉案》取自汉人张衡《四愁诗》中“美人赠我锦绣缎,何以报之青玉案”,意思是,美女赠我好看的衣服,我拿什么回赠呢,干脆送个清澈明净的盘子吧,象征洁白无瑕的爱情。恋爱中的男女眉目传情的娇羞和幸福,都在这个词牌中表达出来了。因此,贺铸用它写了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女子,她飘然远去,只留下贺铸于窗前思之不得辗转反侧的刻骨相思。
        这首词生动地告诉我们,晚年的贺铸虽然未再娶妻,但内心深处的荷尔蒙依然旺盛,对美女的渴望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差。
        苏州,横塘。江南的风月水花,孕育了多少灵秀的美女。一日,贺铸倚在窗前眺望。暮春时节,梅雨绵绵,在那悠长的巷口,一女子飘然而来,贺铸没有看见女子的脸,但目测其背影,应属于女神级别。人生的最大悲剧就是美女向你走来,但不是来找你的。在词中我们知道,该女神确实不是来找贺铸的,而是弱柳扶风般朝别处走远了。贺铸遥对芳尘,不由得黯然伤神。“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他在想,如此锦瑟般的女子,谁是那个拥美女入怀的幸运儿呢,谁又可以和她共度良宵呢?可惜不是我。月桥花院中,琐窗朱户旁,谁知道美女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处,恐怕只有春天才知道她的芳踪吧。
  见不到美女那就想想吧。他想象女子在月辉下抚琴而歌,婉转而唱。流水无情,落花飘零,让人沉醉,让人伤悲。想着想着,贺铸走出家门,走到横塘水畔,在长满杜衡香草的泽边徘徊,他渴望能再次看见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天边飞云冉冉,贺铸魂飞万里思接千载,他想得到郭璞授予江淹的那支五彩之笔,那样就可以写出世界上最美的情诗。这种愁思啊,像连绵不断的春草、随风飘舞的柳絮,更像黄梅时节淅淅沥沥到天明的蒙蒙细雨。恋爱时节,每个人都品尝过思念的滋味,那种猫抓似的感觉,大约就是如此吧。我只会用猫抓来形容思念至深,而贺铸却出人意料地用“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三种意象,化抽象无形的情思为具体可见的形象,构思奇妙,堪称绝唱。贺铸也因此词而得“贺梅子”的雅号。
          在文艺气息浓厚的宋朝,有不少多愁善感的词人,无论是没事干的闲愁、国破家亡的国仇,还是追求美女而不得的相思,个个写得愁肠寸断。但真正的高手却只有三个,贺铸乃是其一。一个是亡国之君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跟我比愁,我国破家亡,苦大仇深,好似一江春水浩浩荡荡。到底是做过皇帝,语出不凡,把愁思写出了大境界。再一个是秦少游,他也挺愁,但愁得更文艺和伤悲,他说,“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别和我比愁,你李后主不是说愁思像江水吗,告诉你,那江水全是我的泪,怪不得秦少游郁郁寡欢英年早逝,你说哪有和别人比愁的。贺铸则是不和他们比大,他把最能体现愁的意象,全部摆在一起,反正我的愁思是随时随地无处不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黄庭坚说“少游醉卧古藤下,谁与愁眉唱一杯。解道江南断肠句,而今唯有贺方回” 。此三人好似周星驰在电影中和别人比谁最惨,结果个个成了断肠人。
          气干云天的豪气侠者、多愁善感的多情书生,晚景凄凉的孤独老人,他就是贺铸。他的壮志悲歌,他的儿女情长,至今仍在宋词里熠熠闪光。
北宋词人贺铸:我很丑却也很风流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是宋代词人贺铸的作品。此词通过对暮春景色的描写,抒发作者所感到的“闲愁”。上片写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怅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其沉沦下僚、怀才不遇的感慨;下片写因思慕而引起的无限愁思,表现了幽居寂寞积郁难抒之情绪。全词虚写相思之情,实抒悒悒不得志的“闲愁”。立意新奇,想象丰富,历来广为传诵。
 版本一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⑾。 
版本二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白话译文
      你步履轻盈却不肯来到横塘,依旧凝望目送你带走了芬芳。你与谁相伴共度这美好时光?月桥花屋朱门映着美丽花窗,只有春风才知你生活的地方。
        碧云飘飘的杜恒洲暮色茫茫,我用彩笔写下这伤心的诗行。如果要问我的伤心多深多长?就像那一川烟雨笼罩的青草,满城飞絮如同梅子黄时的雨。
作品鉴赏
       这首词通过对暮春景色的描写,抒发作者所感到的“闲愁”。上片写情深不断,相思难寄;下片写由情生愁,愁思纷纷。全词虚写相思之情,实抒悒悒不得志的“闲愁”。立意新奇,能兴起人们无限想象,为当时传诵的名篇。
     贺铸的美称“贺梅子”就是由这首词的末句引来的。可见这首词影响之大。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横塘,在苏州城外。龚明之《中吴纪闻》载:“铸有小筑在姑苏盘门外十余里,地名横塘。方回往来于其间。”是作者隐居之所。凌波,出自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这里是说美人的脚步在横塘前匆匆走过,作者只有遥遥地目送她的倩影渐行渐远。基于这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遗憾,作者展开丰富的想象,推测那位美妙的佳人是怎样生活的。“锦瑟年华谁与度?”用李商隐“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诗意。下句自问自答,用无限婉惜的笔调写出陪伴美人度过如锦韶华的,除了没有知觉的华丽住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天了。这种跨越时空的想像,既属虚构,又合实情。
        上片以偶遇美人而不得见发端,下片则承上片词意,遥想美人独处幽闺的怅惘情怀。“飞云”一句,是说美人伫立良久,直到暮色的四合,笼罩了周围的景物,才蓦然醒觉。不由悲从中来,提笔写下柔肠寸断的诗句。蘅皋,生长着香草的水边高地,这里代指美人的住处。“彩笔”,这里用以代指美人才情高妙。那么,美人何以题写“断肠句”?于是有下一句“试问闲愁都几许?”“试问”一句的好处还在一个“闲”字。“闲愁”,即不是离愁,不是穷愁。也正因为“闲”,所以才漫无目的,漫无边际,飘飘渺渺,捉摸不定,却又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这种若有若无,似真还幻的形象,只有那“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差堪比拟。作者妙笔一点,用博喻的修辞手法将无形变有形,将抽象变形象,变无可捉摸为有形有质,显示了超人的艺术才华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清王闿运说:“一句一月,非一时也。”就是赞叹末句之妙。
      贺铸一生沉抑下僚,怀才不遇,只做过些右班殿臣、监军器库门、临城酒税之类的小官,最后以承仪郎致仕。将政治上的不得志隐曲地表达在诗文里,是封建文人的惯用手法。因此,结合贺铸的生平来看,这首诗也可能有所寄托。贺铸为人耿直,不媚权贵,“美人”“香草”历来又是高洁之士的象征,因此,作者很可能以此自比。居住在香草泽畔的美人清冷孤寂,正是作者怀才不遇的形象写照。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首词之所以受到历代文人的盛赞,“同病相怜”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当然,径直把它看作一首情词,抒写的是对美好情感的追求和可望而不可即的怅惘,亦无不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理解,这首词所表现的思想感情对于封建时代的人们来说,都是“与我心有戚戚焉”。这一点正是这首词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关键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