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北宋名士柳开:哥就是这么狂  

2016-12-16 13:43:22|  分类: 宋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宋名士柳开:哥就是这么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柳开(947~1000)北宋散文家。原名肩愈,字绍先(一作绍元),号东郊野夫;后改名开,字仲涂,号补亡先生,大名(今属河北)人。开宝六年进士,历任州、军长官,殿中侍御史,提倡韩愈、柳宗元的散文,以复兴古道、述作经典自命。反对宋初的华靡文风,为宋代古文运动倡导者。作品文字质朴,然有枯涩之病,有《河东先生集》。诗作现存八首。
       柳开为柳公权五世孙。其父柳承乾,宋初官至监察御史。
       柳开为人粗狂,自称“师孔子而友孟轲,齐扬雄而肩韩愈”,故名肩愈(继承韩愈),字绍元(继承柳宗元),后又不满韩、柳,改名开,字仲涂。早年喜讨论经义,提倡韩、柳散文,与梁周翰、高锡、范杲等人以习尚淳古互相标榜,名噪一时。开宝六年(973)进士,初为宋州司寇参军,太宗太平兴国四年(979),擢右赞善大夫,知常州、润州,拜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雍熙二年(985),因与监军争斗,被贬为上蔡县令,后复原职。后为崇仪使,知宁边军、全州、桂州等地,真宗即位,加如京使,知代州、忻州。咸平三年徙沧州,道病卒,年五十四。
文学主张
        柳开是宋代古文运动的先驱。他提倡复古,反对五代颓靡的文风,他提倡一种“古其理,高其意,随言短长,应变作制,同古人之行事”的古文;自称“师孔子而友孟轲,齐扬雄而肩韩愈”(《上符兴州书》)。他十几岁时便开始学习韩愈文章。后来又以六经为榜样,提倡古文。他认为古文“非在辞涩言苦,使人难读诵之,在于古其理、高其意,随言短长,应变作制,同古人之行事,是谓古文也”(《应责》);他还称赞扬雄“能言圣人之辞,能明圣人之道”(《汉史扬雄传论》),并以此自期,宣扬文道合一:“吾之道,孔子、孟轲、扬雄、韩愈之道;吾之文,孔子、孟轲、扬雄、韩愈之文也。”(《应责》)他认为道和文有主次的关系,“文恶辞之华于理,不恶理之华于辞”,他特别强调道对文的决定意义,认为文应该为现实政治文化服务。柳开的理论是后来欧阳修诗文革新运动的先声,他的古文理论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宋初浮糜的文风,他主张文字要宣传孔孟之道,作文要有助于封建教化,提倡古文,反对北宋初的浮靡文风。
     柳开在宋初自觉地以恢复韩、柳古文的传统为己任。最早反对五代体,标举文统和道统,主张文道合一,有鼓吹复古、倡导质朴文风的开创之功。其作品文字质朴,但枯涩,缺乏感动人的力量,他的复古提倡并没有产生重大影响。文章也未能密切联系实际,“随言短长”,得心应手,除《上窦僖察判书》写得平易且有文采外,大都不免有“辞涩言苦”的缺点,因此影响不大。
      所著《河东先生集》,有《四部丛刊》影旧钞本。 《宋史》卷四四○有传。柳开诗,《河东先生集》中仅存五首,另从他书辑得三首。
北宋名士柳开:哥就是这么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柳开撰《河东先生集》
人物轶事
     梦溪笔谈
    柳开少好任气,大言凌物。应举时,以文章投司于帘前,凡千轴,载以独轮车;引试日,衣襴,自拥车以入,欲以此骇众取名。时张景能文,有名,唯袖一书,帘前献之。主司大称赏,擢景优等。时人为之语日:“柳开千轴,不如张景一书。”
谈撰
      柳仲涂赴举时,宿驿。夜闻妇人私哭,其声甚婉而哀,晓起询之,乃同驿临淮令之女。令在任恣贪墨,委一仆主献纳,及代还,为仆所持,逼其女为室。令度势不可免,因许之,女故哭。柳素负节义,乃往见令,诘其实,令不能讳,悉告柳,柳忿怒曰:“愿假此仆一见,为子除害。”仆至柳室,则令市酒果盐梅等物,俟夜阑呼仆入,叱曰:“胁主人女为妇,是汝耶?”即奋匕首,杀而烹之。翌日召令及同舍饮,共食仆肉,饮散亟行。令往追谢,问仆安在,柳曰:“适共食者乃其肉也。”
玉壶清话
       柳仲涂开知润州,胡秘监旦为淮漕,二人者俱喜以名骜于时。旦造汉春秋编年,立五始,先经后经,发明凡例之类,切侔圣作。书甫毕,邀开于金山观之,颇以述作自矜。开方拂案,开编未暇展阅,拔剑叱之曰:“小子乱常,名教之罪人也。生民以来,未有如夫子者。尔何辈,辄敢窃圣经之名,冠于编首!今日聊赠一剑,以为后世狂斐之戒。”语讫,勇逐之。旦阔步蹑衣,急投旧舰。锋几及身,赖舟人拥入,参差不免,犹斫数剑于舷,聊以快愤。
       朝廷授开崇仪使知宁边军。其子涔,及第于咸平三年陈尧咨榜。唱名日,真宗召至轩陛,亲诏涔曰:“夜来报至,汝父已卒。今赐汝及第,给钱三万,俾戴星而奔,给护旅榇,特加轸悼。”
事实类苑
      柳如京开知润州。有钱供奉者,忠懿之近属,乃父方奉朝请至京师。开来谒,造其书阁,见壁有妇人像甚美,诘以谁氏?对曰:“某之女弟也。”柳喜曰:“开丧耦已逾期,欲娶为继室。”钱曰:“俟白家君,敢议姻事。”柳曰:“以开之材学,不辱钱氏。”遂强委禽焉。不旬日,遂成礼,钱不敢拒,走介白其父,遂乞上殿,面诉柳开劫臣女。仁宗问曰:靖按当作真宗:“识柳开否?真豪杰之士也。卿家可谓得嘉婿矣,吾为卿媒可乎?”钱父不敢再言,拜谢而退。
     柳开,魏郡人。性凶恶,举进士至侍御史,后授崇仪使,知全州。嗜脍人肝,每擒获溪洞蛮人,必召宴官僚,设盐酨,遣从卒自背割取肝,抽佩刀割啖之,坐客悚栗。知荆州,常令伺邻郡凡有诛戮,遣健步求取肝以充食。
湘山续录
        如京使柳开与处士潘阆为莫逆交,而尚气自任,潘常嗤之。端拱间,典全州,道出维扬,潘迎谒江涘,因偕往传舍。止于厅事,见一堂扃钥甚秘,吏曰:“凡宿者多不自安,无人居已十稔。”柳曰:“吾文章可以惊鬼神,胆气可以詟夷夏,何畏哉?”即启户埽除,坐其间。阆密谓驿吏曰:“柳公我之故人,常轻言自炫。今作戏怖渠,无致讶也。”阆薄暮以黛染身,衣豹文犊鼻,吐兽牙,被发执巨棰,由外垣入,正据厅脊,俯视堂庑。是夕月色晴霁,洞鉴毛发。柳曳剑循阶行,阆忽变声呵之,柳悚然举目。再呵之,似觉惶惧,遽云:“某假道赴任,暂憩此馆,非意干忤,幸赐恕之。”阆遂疏柳生平幽隐不法之事,厉声曰:“阴府以汝积戾如此,俾吾持符追摄,便须急行。”柳茫然设拜曰:“事诚有之,其如官序未达,家事未了。傥垂恩庇,诚有厚报。”言讫再拜,继之以泣,阆徐曰:“汝识吾否?”柳曰:“尘土下士,不识圣者。”阆曰:“只吾便是潘阆也。”柳乃连呼阆下。阆素知柳性躁暴,是夕潜遁。柳以惭恧,诘朝解舟。
现存诗作
空门今日见张华。
九重城阙新天子,万卷诗书老舍人。
磐石
古寺耸山椒,公堂去不遥。寻僧忘俗虑,盘道出尘嚣。
疏箔卷烟雾,明时望泬漻。渔翁江上立,指我在云霄。
袁姬哀辞
彼美袁姬兮,柔芳懿懿。瑶沈蕣瘁兮,追惟弗洎。
阴质弱卑兮,资阳望贵。寿康攸遂兮,夭愆所利。
北塞南荒兮,偕行万里。宁期不修兮,溘然而逝。
奔服勤劬兮,丧尔母子。恫毒我怀兮,摧伤骨髓。
高旻孔仁兮,皇适予委。明知有生兮,亦必有死。
无如奈何兮,情思罔已。倏焉胡往兮,音容莫寄。
余玩遗香兮,忍孰为视。桂山崭崭兮,翠攒若指。
曷能可忘兮,我心於此。西流之日兮,东流之水。
瞬息一去兮,终天远矣。
赠诸进士
今年举进士,必谁登高第。孙传及孙仅,外复有丁谓。
到京见陈访,好尚同韩洎。馆中诸仙郎,纶閤贤三字。
翰林四主人,列辟群英粹。奔腾走大名,淜轰天邑沸。
怒浪航斯济,骏蹄御良辔。缘险径梯空,饿肠劳填味。
我何为欣欢,名身苦将悴。北塞绝戎勋,南荒政遭坠。
焦焦家殚穷,口众食增累。雏豝余十辈,业学莫能器。
发白壮心衰,不觉老之至。跼缩步九衢,羞畏同腐婢。
仰瞻尔数子,吾道终焉寄。无为忽于予,斯文幸专继。
塞上
鸣髇直上一千尺,天静无风声更乾。碧眼胡儿三百骑,尽提金勒向云看。
与侄柳瀛
皇唐二百八十年,柳氏家门世有贤。出众文章惟子厚,不群书札独公权。
本朝事去同灰烬,圣供吾思绍祖先。感叹尽应余庆在,今来见汝又堪怜。
楚南伟观楼
洗尽蛮烟几案空,登临直见楚山雄。坐当鸿秸高飞处,身在乾坤灏气中。
木落有情瞻北阙,霜轻无梦入西风。凭阑自是蓬瀛客,独对潇湘兴未穷。
讽虞嫔诗
惟尧则天舜弗复,诞妃罔极恩亭肓。遏密无闻血盈目,南巡胡为泪染竹。
父轻夫重当何淑,沅湘岸筠烟莓覆。凝纹叠斑殷郁郁,猿缘鼯号钩辀宿。
朋凄助惋声几器,賸疑下尤禹湮渎。功充民戴荷百禄,重晖并耀难停毂。
元居不宁逝如逐,悲啼负冤生莫卜。卒颠沈澜远昌族,讴讼肇私归永福,
柔阴惨克咎深速。前睇九山排矗矗,到今云颜愁可掬。
赠梦英诗
昼光夜魄阴阳祖,五纬天立五行父。万灵蕃昌根此树,刚柔各斗清浊聚。
形类纷然填下土,精英闲见群宁侣。雄剧唯神时可主,功格无先明竞睹。
舍羊犬猪用彪虎,气包茫昧廓区宇。刓发披缁心有取,蜕免羁跼脱潜去。
身投西佛学东鲁,尘视诸徒飚远举。狂呼饱醉贱今古,公室侯庭迎走户。
如攀乔柯腰俯偻,搜经抉诰将完补。声号大荒铿簨簴,笔诟斯冰卑尔汝。
戟枝曳阵孰御侮,二十游秦老还楚, 蛟蟠枯泓骥追鼠。停舟湘濆吾与语,
归返终南恨睽阻。
北宋名士柳开:哥就是这么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北宋散文学家诗人柳开,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个性张扬而狂傲,自称“师孔子而友孟轲,齐扬雄而肩韩愈”,故原名叫做柳肩愈,肩比韩愈,字绍元,师承柳宗元。这位柳兄,为人做事确实很不低调,恨不能把行为艺术的标签贴在脸上,但也正是因为其特立独行,不像个读书人,所以时议褒贬不一,宋代文人笔记多载有其惊世骇俗的故事。
      柳开一生比较自负,能诗善文,再加上是官二代,他老爸曾做过宋朝中纪委的高官,家境比较殷实富裕,据传又是唐朝名宿大书法家柳公权的后人,所以自小就很得瑟,他有一首写给侄儿的诗,《与侄柳瀛》云“皇唐二百八十年,柳氏家门世有贤。出众文章惟子厚,不群书札独公权。本朝事去同灰烬,圣供吾思绍祖先。感叹尽应余庆在,今来见汝又堪怜”。既对祖上崇拜有加,字里行间又流露出直追先圣光宗耀祖的抱负。
      狂人柳开从小就与众不同,胆识谋略非常人可比,十三岁那年,有盗贼潜入家中,全家人战战兢兢吓得不敢吭声,柳开浑不吝一个,镇静自若,手执一柄宝剑大喝一声就冲了上去,吓得小蟊贼翻墙逃跑,柳开一剑砍下了盗贼两只脚指头。那个时候就有战利品,柳家小毛头令世人刮目相看。
       柳开年青时从军征讨契丹时,主将与敌酋久战不下,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时,契丹人遣使求和,柳开建言,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无缘无故的请和,必有奸计,我军可挥师猛攻,战必胜。主将狐疑的望着他,你一个小卒子,懂什么兵法谋略?一边玩儿去。后宋朝边防军与契丹人交战,果然发现对方箭矢已消耗殆尽,大获全胜。后柳开上书,愿意做一个职业军人,保家卫国。太宗感佩他的忠心,加官准奏。
        柳开因性情乖张脾气暴躁,又不走寻常路,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宋人笔记多有批露,沈括《梦溪笔谈》载,柳开任性气盛,且喜欢夸夸其谈,那日为了考取大宋朝国家公务员,用独轮车载了上千卷自己所写的文章,想以车载斗量的才学征服所有的考官,也让天下考生知难而退,那状元郎就是为我柳某人量身定做的。哗,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然而,可是,结果却自取其辱,考生中有一个叫做张景的五道杠优秀少年,自袖中只取出一纸文章,递给考官,却大获赞赏,被择优录取了。社会上因此而流传一个段子“柳开千轴,不如张景一书”。柳开这是吃苍蝇,自黑的节奏啊。
       还有更加耸人听闻的暴料,宋代文人江少虞辑《事实类苑》,有一则关于柳开的黑材料,说柳开在润州作官时,当地有一个吴越王钱氏的后代,有一天,柳开拜访钱家,见到钱家厅堂中挂着一幅美人图,那个美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撩拨的柳开神魂颠倒,柳开问这是谁呀?钱家子说这是我妹妹。柳开喜上眉梢,太好了,我老婆刚死,不如让你妹妹嫁给我好了。钱家子推脱,婚姻大事,当秉明父母才行。柳开大言不惭的说,想我柳某人,才高八斗,你我两家门当户对,一定不会辱没你们钱氏的,你还犹豫个鸟呢?于是强行聘礼成婚,把钱家小姐娶回家中。这下事儿闹大了,钱家向皇帝告御状,不料宋仁宗却是个护犊的主儿,仁宗大笑着安慰钱氏,大名鼎鼎的柳开,你家竟然都不认识,那是一个真豪杰啊,爱卿你得了一个好女婿,要不要我给你家作媒呢?皇帝把话都说这份上了,钱家只得作罢。
北宋名士柳开:哥就是这么狂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事实类苑》中还有关于更加恐怖的记载,说柳开喜食人肝,在知广西全州任时,柳开每次抓获造反的溪洞蛮人时,就会大宴宾客,然后令士兵将犯人押解到宴席前,当面剥取活人的肝脏,然后用小刀切割成小块沾上食盐大快朵颐,柳开在那儿津津有味的吃着,这边一众看客全都晕菜了,吓得浑身筛糠般颤抖。后来,柳开调任荆州时,仍然食性不改,每次邻州有犯人被处以极刑,柳开就令手下飞奔前去挖取肝脏。我靠,这简直就是食人疯魔,此事孰真孰假不说,柳开告诉我们,得罪谁,都别得罪文化人,否则恶行磬竹难书。
         柳开为人强横是真,但他也有任侠气质,为人仗义且乐善好施,也就是说同一个人,既是魔鬼又是天使,否则也不会留名后世,且看正史《宋史  柳开传》所载,柳开在大名时,曾到酒吧去开怀畅饮,无意中发现一个读书人座在角落,郁郁寡欢,但见此人气质不俗,因而与其交谈,得知此人来自京城,因为贫困而不能埋葬双亲,正打算求人救济。柳开当下豪气干云,答曰何必求助他人,你需要多少费用?读书人说,此去京城路途遥远,可能需要二十万。柳开倾其所有,慷慨解囊,赠其白金百两,又凑了数万银两送给读书人。
         柳开不仅有古道热肠之风,还有行侠仗义的举措,这个人还当真是不好妄下断语,简单评判。元代虞裕著《谈撰》记载了柳开年青时一件义举,柳开在进京赶考时,有一晚夜宿旅馆,夜深人静时听到有一位姑娘在暗暗啜泣,其声凄婉哀痛,于是披衣而起询问,原来是此地县令之女,因其父贪赃枉法,被一恶仆牢牢掌握其犯罪事实,仆人以此为要挟,逼县令将女儿嫁与自己,县令无可奈何之下应允,所以此女伤心而泣。
       柳开一听大怒,天底下哪有恶犬食主的道理?于是夜见县令,详细盘问,县令知不能隐瞒,据实相告。柳开肺都要气炸了,怒目瞋视,振振有词,我愿意见此恶仆一面,为你们除害。县令按柳开所示,命仆人至柳开住处拜见,柳开让仆人代买酒果盐梅之物,然后至子夜时分,呼仆入内,怒骂道,你就是那个胁迫主人嫁女与你的恶仆吗?话音刚落,一把锋利的匕首就刺入了其人胸口,然后褪皮拔毛洗净烹煮。第二天,摆上酒席,宴请县令及同馆舍友,共食仆肉,酒足饭饱之时起身告辞,县令急忙追出来询问,我那仆人一夜未归,不知身在何处?柳开得意的哈哈大笑,刚才咱们所食着就是他的肉。我估摸着县令当时就天眩地转,哇哇呕吐不止。
       好个柳开,够豪够义更够劲道,或许正是因为其敢作敢为,又自视甚高,且爱口出狂言,为时人所嫉恨,其实就连他的朋友对其所作所为都有些看不惯,逮着时机,就要捉弄羞辱其一番,宋释文莹《湘山续录》中就记载了一个非常好玩的桥段,柳开有个好朋友叫做潘阆,此人可是大大有名,关于他的故事我们以后再说。潘阆呢?性情类似柳开,但他见柳开负气自任,也很不服气,经常嗤之一鼻。有一次潘阆得知好友出任全州,便去途中迎接,路遇一家驿馆,见有一间房子掩于荒草之中,门上挂着铜锁,非常隐秘,便好奇的发问怎么回事?驿卒答道,这间房子可能有鬼,凡入住者皆惊慌失措寝食难安,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人敢住了。柳开不以为然,豪气干云的说,我柳开何许人也,文章可以惊鬼神,胆气可以詟(zhe)夷夏,何惧之有?说完打开铜锁,昂首入内。
       大礼包来了。潘阆有心使坏,就悄悄告诉驿卒,柳公是我的朋友,喜欢口吐狂言,我今天偏要吓唬吓唬他,你不要大惊小怪的。夜晚来临后,潘阆稍事乔装打扮,以青黑色的染料涂身,穿上豹纹衣服,以彩笔描面,装上兽牙,披头散发手执巨大的木棰,翻墙而入,坐在厅堂之中的大梁之上,这一晚,月明星稀,万籁俱静,柳开正仗剑四处巡行,潘阆忽然变换声音怒喝,柳开举目四望,再听一声怒喝,顿时胆颤心惊,不由自主拱手相告,“我只是偶然路过宝地,暂时寄宿此处,不是有意要冒犯尊驾,敬请恕罪”。潘阆压低声调,一桩桩,一件件,尽诉柳开平生所犯轻狂不法之事。然后厉声喝道,”阴曹地府里你早就积怨已深,如今我奉命取你性命,你可与我同行”。柳开磕头跪拜,“使君啊,你所说的事情我都认帐,但我公事在身,家事也未了,还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必当厚报”。然后磕头如捣蒜,涕泪交加。
        损友潘阆肚子都要笑疼了,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恢复了原来声调,问柳开,“你知道我是谁吗?”柳开惊魂未定的回答,”我乃凡夫俗子卑末小人,不识尊驾大名”。潘阆哈哈大笑,”我是你的好朋友潘阆呀“”。柳开此时肯定是气疯了,暴跳如雷,“好你个潘阆,你下来”。潘阆就不下来就不下来,这下祸闯大了,潘阆素知柳开性情暴躁,翻起脸来谁都不认,当晚连夜潜逃。柳开羞愧交加,第二天,也不作声,乘船悄悄的溜掉了。
        我总觉得这个故事是宋人在编排柳开,谁让你这么得瑟?谁让你大言不惭,好出风头,谁让你率性而为,强横暴戾?柳开本就是一个颇费争议的人物,你提倡古风,为何要贬低西昆体,这后面有一长串文人喜欢浮华绮丽的词句呢。有人贬就有人褒,稍晚的文人石介就给了柳开很高的评价,其诗云“堂堂柳先生,生下如猛虎。十三断贼指,闻者皆震怖。十七著野史,才俊凌迁固。二十补亡书,辞深续尧禹。六经皆自晓,不看注与疏。述作慕仲淹,文章肩韩愈。下唐二百年,先生固独步…………死来三十载,荒草盖坟墓。四海无英雄,斯文失宗主。竖子敢颠狂,黠戎敢慢侮。我思柳先生,涕泪落如雨。试过魏东郊,寒鸦啼老树。丈夫肝胆丧,真儒魂魄去。瓦石固无情,为我亦惨沮。”
        就连曾经捉弄过他的损友潘阆也有中肯的评价,称赞柳开文武双全,当世豪杰,其诗云“从来长见说兵机,今日君恩志岂违。骢马不骑骑铁马,绣衣休挂挂戎衣。雄师已听心皆伏,劲敌将闻魄尽飞。应笑苦吟头白者,二南章句转衰微。”
          柳开一生仕宦,正直壮年时却病卒,他是宋朝的一个异数,也是官员中的一个非常独特的少数派。因其特立独行,敢作敢为,狷介狂傲而为士林所轻视,所以野史辑录非常之多,多有夸张诋毁之嫌。但其一生却抱负远大,他收复燕云的壮志,以及豪气干云的任侠气质给人留下了深深印象,直到南宋后期,人们面对小朝廷苟且偷安的现状,仍然有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柳开,有一副对联是这样写的“在兵间而熟西事者尹洙也,请精骑而复燕云者柳开也”《群书会元截江纲》。
        群小要鬼画桃符,于柳开何辜也!
        后记:柳开散文成就大于诗作,现存诗八首,特辑录一首以飨读者《楚南伟观楼》“洗尽蛮烟几案空,登临直见楚山雄。坐当鸿秸高飞处,身在乾坤灏气中。木落有情瞻北阙,霜轻无梦入西风。凭阑自是蓬瀛客,独对潇湘兴未穷”。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