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南宋画家梁楷  

2016-12-13 11:32:02|  分类: 宋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梁楷,南宋人,生卒年不详,祖籍山东,南渡后流寓钱塘(今浙江杭州)。他是名满中日的大书画家,曾于南宋宁宗担任画院待诏。他是一个行迳相当特异的画家,善画山水、佛道、鬼神,师法贾师古,而且青出于蓝。他喜好饮酒,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人称是“梁风(疯)子”。
      梁楷传世的作品包含了《六祖伐竹图》、《李白行吟图》、《泼墨仙人图》、《八高僧故事图卷》等,但以《泼墨仙人图》最为有名。
        梁楷,于南宋宁宗担任画院待诏,这是最高级的宫廷画师,皇帝曾特别赐给金带,这是种画院最高的荣誉,但梁楷却不接受,把金带挂在院中,飘然而去 ,完全不想受制于他人。
        梁楷是南宋东平人。宁宗嘉泰间(公元1201~1204)曾为画院待诏,后因厌恶画院规矩的羁绊,将金带悬壁,离职而去。生活放纵,号称“梁疯子”。师贾师古(贾以学吴道子著称),又远远超过老师。据清代官修的《佩文斋书画谱》、《石渠宝笈》以及厉鹗汇集的《南宋画录》统计,梁楷留下来的作品不下几十件,但我们今天能见到的只有十件左右了,而且大都不在国内了。据著录的梁楷作品的题材,多表现佛道、鬼神、古代的高人逸士,如《右军书扇》、《羲之观鹅》、《黄庭经换鹅》、《渊明像》、《钏馗像》、《寒山拾得》、《参禅图》、《田乐图》、《庄生梦蝶》、《苏武牧羊》、《孔子梦见周公》、《莲蓬变相》、《太乙三宫兵阵图》等等。
书画性格
         梁楷属于粗行一派,不拘法度,放浪形骸。他曾于南宋宁宗担任画院待诏,以当时画院的习惯而言,职业画家常常要奉皇帝的“诏令”画画,梁楷任职画院待诏的时候,也一定必须配合画院的要求,不能在绘画上有大胆自由的表现。 这对于一个有创作欲望无穷的画家而言,刻板的画画,无法自由发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但梁楷洒脱自如的率真性格,全照着自己的感觉走,似乎没人能够限制他。
艺术特色
       梁楷曾为画院待诏,据说当时画院中人见到梁楷的作品,没有不佩服的。可见梁楷在南宋画院时就有很高的声望了。梁楷继承前人已取得的成就,并加以灵活运用。他深入体察所画人物的精神特征,以简练的笔墨表现出人物的音容笑貌,以简洁的笔墨准确地抓取事物的本质特征,充分地传达出了画家的感情,从而把写意画推入一个新的高度,使时人耳目一新。
        梁楷是个参禅的画家,属于粗行一派。不拘法度,放浪形骸,与妙峰、智愚和尚交往甚密,虽非僧,却擅禅画。禅宗约起于公元五二零年,到唐代已成气候,分南北两宗。唐高僧惠能为禅宗六祖,主顿悟说,为南宗之祖师。南禅之说,强调佛祖在人心,喝水担柴,都能悟道。所有的宗教仪式毫无价值,人们不需要诵经,便可以一种超知识的状态与“绝对精神”或“真理”沟通,这是一种自然深奥的抽象体验。
        “六祖伐竹”表现的就是惠能在劈竹的过程中“无物于物,故能齐于物;无智于智,故能运于智”。梁楷的《六祖伐竹》是其中年以后的作品,笔墨极为粗率。笔笔见形,笔路起倒,峰回路转,点染游戏;欲树即树,欲石即石,“心之溢荡,恍惚仿佛,出入无间”。梁楷似乎也参弹入画,视画非画了。
       他的人物画很简单,很概括,也很生动。这三者都能体现在他的用笔上。画中险笔很多,起粗落细,急缓轻重,变化多端;金错刀作墨竹,山石大笔扫出。画中有一种意念贯穿着,此念意深澹远,故能平复笔墨的运动变化。读梁楷的画实际上是一种笔墨体验,也是一种心境的体验,更是一种禅意的体验。日本人很重视这幅画,与他们参佛重禅的文化心理有关,当然也和这幅画的艺术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有关。
作品赏析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泼墨仙人图
       【简介】册页,纸本,水墨画,纵:48.7公分,横:27.7公分。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泼墨仙人图》是现存最早的一幅泼墨写意人物画。可以说是梁楷与画院画风决绝后,自辟蹊径,独树一帜,在绘画创作中所创“减笔”画之杰作。画面上的仙人除面目、胸部用细笔勾出神态外,其他部位皆用阔笔横涂竖扫,笔笔酣畅,墨色淋漓,豪放不羁,如入无人之境。作者在构造人物形象时,有意夸张其头额部分,几乎占去面部的多半,而把五官挤在下部很小的面积上,垂眉细眼,扁鼻撇嘴,既显得醉态可掬,却又诙谐滑稽,令人发笑,以生动的形象表现了作者的思想境界和生命态度,极尽嬉笑怒骂之态。据画史记载:梁楷为人不拘小节,好酒,自得其乐,狂放不羁,且任性高傲,在艺术上有自己的创见,不肯随波逐流,因而有“梁疯子”之称。应该说梁楷所画的不是“仙人”,而是他自己的写照。梁楷在他艺术生涯的前期,曾受画院“格律”的严格训练,人物画继承李公麟之画风,后因作者本人的素质和历史因素,梁楷凭着这股“疯”劲,反对因循守旧,敢于标新立异,敢于创造发展,因而他在中国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泼墨仙人图》的产生,与南宋佛教禅宗思想的盛行是分不开的。此图标题为后人所加,从其大头鼓腹的形象来看,倒有点像当时民间信奉的布袋和尚;其精神体态的描写又有点像与梁楷同时的济颠和尚。此图不但体现了禅宗思想,也是梁楷所生活的南宋时代的必然产物。从另一个角度讲,也充分体现了梁楷对人物画体系“离经叛道”的大胆革新精神。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名称】南宋 梁楷 八高僧故事图
 【简介】绢本,设色。共有图8段,每段各纵26.6厘米,横64厘米左右。分别描绘南北朝至唐代8高僧的遗事佚闻。在图第二、三、五、八各段布景的树、石及船体上,逐段署有作者的细楷签款“梁楷”2字,在每段图画之后,均附有后人行书对题的故事题解。图一《达摩面壁·神光参问》;图二《弘忍童身·道逢杖叟》;图三《白居易拱谒·鸟窠指说》;图四《智闲拥帚·回睨竹林》;图五《李源圆泽系舟·女子行汲》;图六《灌溪索饮·童子方汲》;图七《酒楼一角·楼子参拜》;图八《孤蓬芦岸·僧倚钓车》。画卷人物生动传神,笔法工整豪放,是梁楷早年的作品。
       此卷曾经清代宫廷收藏,《秘殿珠林续编》著录编著者疏于考察,未曾察见隐于树干、石面及船体上的梁楷小字落款,误定为“宋人无款画”。经鉴定,确是梁楷真迹,已正名为梁楷《八高僧故事图》卷,现藏上海博物馆。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名称】南宋 梁楷 六祖斫竹图
【简介】轴,纸本墨笔,纵73厘米,横31.8厘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绘禅宗六祖蹲踞执刀斫竹时的情景。六祖为唐高僧慧能,是佛教禅宗的南宗开创者,提倡顿悟法门。画家绘人物衣纹用爽劲的折芦描,用笔寥寥而形神毕现,且仅略勾眉目、鼻耳,人物虽为侧影,而专注、自如的神情跃然纸上。人物身后的树幹直接用间有飞白的淡墨皴出,不事勾染,竹子亦不双钩。全图用笔率略草草,这在当时是一种大胆的创新,丰富了人物画的表现手法,对后世的人物画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画幅左侧署“梁楷”二字款。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疏柳寒鸦图》页,宋,梁楷绘,纨扇,绢本,设色,纵26.4cm,横24.2cm。本幅款识:“梁楷”。
         图绘枯柳疏枝,两只乌鸦栖息于树干上,一只低头啄食,一只仰望高空,与远处的飞鸦呼应成趣,另有一只飞临树干。几枝败柳将冬季萧瑟的气氛巧妙地烘托出来,四只寒鸦形神各异。乌鸦头尾以浓墨点染,羽翼用焦墨勾写,腹部略敷白粉,更突出鸦头之黑,笔简神丰。
      梁楷的“减笔”画既带有文人的笔墨情趣,又能对物象高度概括,具有传神的效果,这在两宋花鸟画中是绝无仅有的。这种画法对元代的颜辉、明代的徐渭、清代的黄慎、近代的任伯年等著名画家都有较大的影响。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名称】南宋 梁楷 太白行吟图
【简介】立轴,纸本,墨笔,纵 81.2厘米,横30.4厘米。(日)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太白行吟图》是梁楷减笔人物画的代表作之一。寥寥数笔就把“诗仙”那种纵酒飘逸、才思横溢的风度神韵,勾画得惟妙惟肖。画家不拘泥于琐末细节,而是突出诗人的性格特征,选取最能反映诗人精神状态和思想情绪的瞬间动作,加以概略的描绘。虽是逸笔草草,却言简意赅,以一当十,毫无雕琢造作之气。人物神韵的体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物画自梁楷一变后,从传神进入写意的层次,得意而忘形,画家的精神创造获得更大的空间。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名称】南宋 梁楷 释迦出山图轴
【简介】绢本设色,纵119、横52厘米。日本日野原宣藏。
释迦着单衣跣足站于枯树旁,手举胸前,双眸微微下视,面容清瘦,须发密长。尽管已值冬季,衣带在寒风中飘举,但释迦似乎并未感受到寒冷,丝毫没有瑟瑟呵冻之态,而是神情专注,愈显入山苦修悟道后,意志弥坚。画家以劲利的线条画排叠的衣纹,用笔谨严,于人物神情刻画尤见功力;苍幹枯枝,用笔劲硬,很好地烘托了环境。背景的坡石略加勾皴,树石的画法还可看出受到李唐的影响,此图与其传世减笔人物画相比,属较为工致的画作。画幅左侧的石壁上署有“御前图画梁楷”六字款。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布袋和尚》绢本设色,31.3×24.5cm,上海博物馆藏。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梁楷《秋柳双鸦图》,册页,绢本设色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织图》局部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织图》局部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六祖破经图》,纸本墨笔,72.9×31.6cm。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雪景山水图》轴,绢本设色,110.7×50.2cm。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八高僧故事图》卷(局部),绢本设色,南宋,每段纵26.6厘米,横57.9—67.1厘米不等,现藏上海博物馆。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东篱高士图》轴,绢本设色,71.5×36.7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梁楷画作成了日本国宝
         始建于1871年的东京国立博物馆是日本历史最悠久、收藏最丰富、最具代表性的博物馆,收藏有11万多件文物,但位于这些文物之首的则是日本政府所指定的87件国宝和610件重要文化财产。这些顶级文物中有一批是来自于中国的,主要包括宋元时代的绘画和中国的书法等文物。而仅仅是在宋元时代的绘画中,就有南宋李生的《潇湘卧游图卷》、南宋李迪的《红白芙蓉图》、南宋梁楷的《雪景山水图》和元代因陀罗的《禅机图断简寒山拾得图》4幅作品获得了“日本国宝”的桂冠。本文将主要介绍东京国立博物馆中所收藏的南宋画家梁楷的作品。
《雪景山水图》堪称南宋院体山水画的经典之作
         《雪景山水图》是梁楷山水画的代表作,该图描画了两个身着白色披风、头戴风雪帽的骑驴人穿行山谷的情景。画面右边的两棵老树,有着虬曲的枝干和稀疏的树叶,是梁楷以细致的笔法刻画出来的。画面中部以簇点画密林,而山体的皴笔则较少,在以淡墨渲染的天空映衬下,给人以白雪皑皑之感,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荒凉萧瑟的氛围,堪称南宋院体山水画的经典之作。东京国立博物馆是这样介绍该画的,“作品以雪山为背景展现了荒漠所独具的巨大山水空间,而骑驴人和雁群等微小的存在也得到了精细的表现,可谓是一幅显示了梁楷也同样擅长精密画风的力作”。十四世纪中叶,当时统治日本的室町幕府将军足利家族极为喜爱中国的艺术品,于是来往中日之间的商旅僧人便在中国搜集大量美术和书法作品献给足利将军,其中便包括《雪景山水图》等多幅梁楷的真迹。《雪景山水图》在传到日本之后,先是被足利将军家收藏,后来又经过酒井家和三井家两大家族之手,最终在1948年被东京国立博物馆购入,并在1951年被指定为国宝。《雪景山水图》与《出山释加图》以及据传是梁楷所画的另外一幅《雪景山水图》,是被足利将军家作为组图来欣赏的。但由于另外两幅作品发现得比较晚,因此只有第一幅《雪景山水图》赶上了文化厅的审议被指定为国宝,但是从作品的角度来说,梁楷的这三幅画都称得上是日本的国宝。
《李白吟行图》是中国简笔画最早的代表作品
         与《雪景山水图》精密的画风不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的《李白吟行图》完全展现了梁楷的另外一种画风——“简笔”。简笔画就是整幅画背景简单,仅通过寥寥数笔来生动刻画人物和景观。作为中国简笔画最早的代表作品,《李白吟行图》舍弃一切背景,描绘了唐代诗仙李白仰面苍天,诗情满怀的洒脱神态。初观此画,占据画面大半部分的长袍只有看似简单带过的几笔,显得简淡疏落。而头部刻画则细致得多,特别是李白的头发和胡须几乎丝丝可辨。画家豪放飞动的墨线正与诗人的浪漫诗章异曲同工,寥寥数笔将李白那种纵酒飘逸,才思横溢的风度神韵刻画得惟妙惟肖。
        再观此画,画中李白那宽阔的额头让人联想到他豁达而直率的个性;劲直的发丝和微翘的胡须使人联想到他正直与骄傲的品格;微微仰起的头及背在身后的手则生动表现了“行吟”的主题。整幅画没有任何多余笔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然而所描绘出的李白的形象却活灵活现,实在令人拍手叫绝。梁楷将简笔画法运用于人物画之中,是对我国传统绘画技法的重大贡献。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收藏的这幅《李白吟行图》则是梁楷惟一一幅传世的简笔画。
        然而,由于重视用笔的文人画风的兴起,使得南宋时代的绘画在后来的朝代遭到了贬低。梁楷的简笔画也被元代文人批评为“粗恶无骨法”。与梁楷在中国所受的冷落截然不同的是,他在日本被大加推崇,对日本室町时代(1338-1573)之后的画家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重新聚齐梁楷的三幅作品之后,东京国立博物馆决定将《出山释加图》和另一幅《雪景山水图》一同放入本馆的国宝室中。而为了配合这一重要时刻,东京国立博物馆近日专门举行了一场名为“东洋的名品——唐物”的特别展览,让游客尽情观赏那些来自中国,却放在日本的珍贵文物。
《八高僧故事图》卷
       此图绢本,设色。共有图8段,每段各纵26.6厘米,横64厘米左右。分别描绘南北朝至唐代8高僧的遗事佚闻。在图第二、三、五、八各段布景的树、石及船体上,逐段署有作者的细楷签款“梁楷”2字,在每段图画之后,均附有后人行书对题的故事题解。图一《达摩面壁·神光参问》;图二《弘忍童身·道逢杖叟》;图三《白居易拱谒·鸟窠指说》;图四《智闲拥帚·回睨竹林》;图五《李源圆泽系舟·女子行汲》;图六《灌溪索饮·童子方汲》;图七《酒楼一角·楼子参拜》;图八《孤蓬芦岸·僧倚钓车》。画卷人物生动传神,笔法工整豪放,是梁楷早年的作品。
      此卷曾经清代宫廷收藏,《秘殿珠林续编》著录编著者疏于考察,未曾察见隐于树干、石面及船体上的梁楷小字落款,误定为“宋人无款画”。经鉴定,确是梁楷真迹,已正名为梁楷《八高僧故事图》卷,现藏上海博物馆。
南宋画家梁楷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宋代大画家梁楷的作品一直以来为国人所珍视,无论工笔或减笔莫不如此。美国知名艺术史教授高居翰先生(James Cahill) 配合前不久在上海举行的“千年丹青·日本与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撰文认为,中日两种不同的鉴藏传统体系产生出“两个不同的梁楷”,大意是中国鉴藏体系多看重梁楷的工笔画,对梁楷的减笔一格则评价不高(高先生且引用了一位“不想提其姓名”的中国博物馆研究员不能理解梁楷减笔为例),而日本则一直将梁楷的减笔奉为国宝——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这句话出自“元四家”之一的倪云林之口,然而云林子的逸笔多在山水之间,论及中国人物画之逸笔草草,存世宋元作品最具逸韵之格的或非梁楷《李白行吟图》莫属。
  庚寅之秋,流落东瀛的梁楷《李白行吟图》随“千年丹青·日本与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回归故里,在上海博物馆展出一个月后于前不久落幕,其间得闲便去,心摹手追,体味“梁楷惜墨如惜金,醉来亦复成淋漓”,身心为之一清,真有品宇宙之大境界、得人生之大快活之感。
  工笔减笔各有高妙
  流落东瀛的梁楷《六祖截竹图》、《雪景山水图》、《出山释迦图》,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梁楷《八高僧图卷》、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右军书扇图卷》(传)前不久亦配合“千年丹青展”同时展出,存世梁楷作品不过十多件,“千年丹青”一下子集中了六件之多,虽其中不乏一两件“传”、“款”之作,但于我个人而言,仅仅品味《李白行吟图》,其实也就够了。《李白行吟图》不过寥寥数笔,衣袖而下,更是笔意烂漫,墨韵淋漓,几笔或浓或淡、或粗或细的线条中,吟哦踽行的诗仙李白潇洒、孤高之态便跃然纸上。画作舍弃一切背景,惟右上角有一正方形鉴藏印,为巴思巴文字所写“大司徒印”,此图不知何时到达日本,曾为日本藏家松平不昧所藏,后入东京国立博物馆。
  《李白行吟图》并无题款曰“李白”,仅左下有一“梁楷”款,然而,千百年,凡看过此画者,皆认定是诗仙李白,也算得是中国画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其实那是李白,或者别的什么人又有什么要紧呢?我们可以说那是李白,也可以说是梁楷,或者别的高士,中国绘画重在传神写意,这幅画作让我们知道中国文化里一直存在着那样一种自由飞跃、见出内心的精神,且这种精神千百年来在华夏大地一直“灯灯相传、心心相印”——有这幅画在,可知中国文化的真正精神与“专制”、“强权”等字眼是永远绝缘的。
  同时展出的《八高僧图卷》相传是梁楷早年工细之作,山石多为斧劈皴,然而,对比《出山释迦图》,线条的气韵及精练处似不及后者; 《六祖截竹图》绘六祖砍竹而顿悟故事,古树以干笔勾刷,草草绘出,人物衣纹短而有力; 《右军书扇图卷》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曾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画王羲之题老妪扇事,乍一看,笔墨灵活,然而细观时,人物衣纹轻飘而无力,应是仿作,两相对比,即见出《李白行吟图》的自然高逸。
  梁楷亦号梁疯子(梁风子),记录其生平的文献并不多,元代夏文彦的《图绘宝鉴》卷四记载了梁的特点与“梁风子”得名之故:“梁楷,东平相义之后,善画人物、山水、释道、鬼神。师贾师古,描写飘逸,青过于蓝。嘉泰年画院待诏,赐金带,楷不受,挂于院内,嗜酒自乐,号曰梁风子。院人见其精妙之笔,无不敬伏,但传世者皆草草,谓之减笔。”
  东平今属山东,东平相梁义并无记载,梁楷南迁后成南宋画院待诏,《图绘宝鉴》记梁楷师承贾师古,且谓贾师古“善画道释人物,师李公麟,绍兴画院祇侯,白描人物颇得闲逸自在之状”。
  贾师古的老师李公麟精于白描,无论是《五马图》,还是此次同时展出的其外甥张激临摹的《白莲社图》均可以看出其端倪所在。李公麟笔下的线条健拔却有粗细浓淡,画面简洁凝练,且所作皆不着色,所谓“扫去粉黛、淡毫轻墨、高雅超逸”。
  梁楷既师法于贾师古,则必然有师于李公麟处,鉴定大家谢稚柳生前在美国见翁万戈藏《黄庭经神像图》后,撰文记道:“说他(梁楷)是受到李公麟的影响,这一卷(《黄庭经神像图卷》)正是明证,也是梁楷画笔中流传下来的唯一孤本。从而知道,导引梁楷的是李与贾……这一卷白描,形象端正,周密繁复,笔势劲细,骨体苍劲,确是李公麟画派以后的面貌,与南宋其他人物画,是叛然殊途的。”
  事实上,梁楷的画院待诏功底从《出山释迦图》用笔的精妙是可以见出的,《出山释迦图》为绢本,描绘的是经过长久修行仍未悟道的释迦出山的情景,人物构图精细严谨而近于写实,衣纹线条“钉头鼠尾”特征明显,画作左侧树下的山石上有“御前图画梁楷”款。另一《雪景山水图》,山石线条如《出山释迦图》的衣纹,硬而尖锐,皴如钉头,置之宋代李唐与马夏间亦毫不逊色。
  上博古书画研究员单国霖先生认为,《雪景山水图》高耸的雪山以淡墨烘染,或是梁楷在走出画院后,在禅风熏染中形成的。
  转型标志着生命大自在
  谢稚柳曾以工笔的“来龙”与减笔的“去脉”论梁楷,但并未论述梁楷何以发生这样的巨大变化。
  此前有学者认为梁楷的减笔画是对当时南宋统治集团的“愤怒与嘲笑”,然而除了挂御赐“金带”于院内、“纵酒自娱”外,似无别的记载。
  这当然有道理所在,但分析梁楷之所以转为减笔的原因,除了人生际遇的改变,似乎还应当明白老庄思想的渊源及当时的文人画产生的背景。所谓逸笔,其实正传承了真正中国文化美的核心——“朴素高逸之美”。
  对于梁楷这样的自由之人,减笔或逸笔是一种必然,而此前的繁笔与工笔正是为了以后的减笔,所谓“绚丽之极,归于平淡”。逸者必简,“减”与“简”,正与朴素相对应,一方面表现在《易》中的“立象以尽意”,《老子》中的“清静为天下正”,《庄子·天道》篇中的“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更是道尽了其中的三昧。
  正是在这样的思想下,中国艺术形成了极具特色的崇尚朴素的风格,与西方艺术偏重于外在的形体不同的,中国艺术最高境界其实是表现作者的主体精神,作品能真正表现具有大美的创作者人格,方为真正的艺术,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晋代行草、李白诗、坡公文无不具有此一特点,而禅宗的“不立文字,追求顿悟”也正是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下方得以产生。以书法而言,逸笔所具的淡泊飘逸萧疏之美在晋代行草中即已具备,绘画方面,晋代顾恺之首次提出传神论,一改过去将绘画看成类物、象人、象物、象形的初始认识。
  宋以后,赵宋皇家设立画院,画业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画院虽亦推崇简古,然而更重视的却是精工细刻的作风,并几乎达到极致,由于高度的写实离创作者的主观精神越来越远,在文人士大夫中引起反弹几乎是一种必然,欧阳修提出“古画画意不画形”后,东坡首次提出“士人画”这一概念,在《跋宋汉杰画山》中云:“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乃若画工,往往只取鞭策皮毛槽枥刍秣,无一点俊发,看数尺许便倦。”
  东坡自己的《枯木怪石图》可以看出他的笔墨实践,此外,文同的墨竹图与米芾的山水图无不强调书法用笔及用墨,李公麟把唐之“白画”发展为白描,更强调线条的书法功力和包蕴的文人情趣。从顾恺之、王维再到东坡、米芾,中国绘画离画匠越来越远,相反,离文人却越来越近,逐渐强调画中的墨韵笔法,最后竟至成为文人闲暇时的墨戏之一,并受到文人士大夫的推崇。
  所有的这些思想与实践,无疑极大地影响了其后梁楷的创作——而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公麟之后产生真正的逸笔大家是顺理成章的。
  与一般画院画家不同的是,虽然梁楷至今并无一句半句的文字传世,然而对照其笔墨及笔下人物,我以为梁楷其实正是南宋时期的大文人,只不过其精神人格多映照于笔墨而已。
  画院待诏仅仅是梁楷的职业身份之一,功名利禄对他而言只是身外之物,而内心深处,作为真正的高士,必然追求真正的精神大自由,兼具家国意识与士人情怀,对于偏于一隅的南宋朝廷,不满,然而又无能为力,其才情最后喷薄于纸上,“奔腾幻化”终于从工笔演而为豪纵、减笔。
  与东坡等宋之大文人相似的是,梁楷还好和禅僧交往,其作品中受到五代禅僧画家贯休、石恪等的影响可说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石恪,那种纵逸不守绳墨、强劲狂放的笔势,无疑给梁楷以极大的灵感。《北裥诗集》中有释居简《赠御前梁宫干》诗,描述梁楷减笔特点十分形象,诗曰:“梁楷惜墨如惜金,醉来亦复成淋漓。……按图绝叫喜欲飞,掉笔授我使我题。”《灵隐寺志》则记有“宋妙峰和尚住灵隐,尝有四鬼移之而出,梁楷画《四鬼夜移图》……”
  这样的精神追求与交际之下,梁楷走出画院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走出画院是一种标志——标志着梁楷个人精神的真正自由,旷达的梁楷挂带而去后,嗜酒自乐,或疯或癲,结交文士禅僧,挥毫濡墨,几成仙人,终于得到生命的大自在——所以他笔下会有以减笔绘就的孔子、庄生、陶渊明、王羲之等文人高士。
  《庄子·外篇》记有“真画者”:“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后至者,譠譠然不趋,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盘礴,裸袖握管。君曰:‘可矣,是真画者也。’”——这里所记的“后至之画者”用在形成减笔风格的梁楷身上也太合适了。
  有没有“两个不同梁楷”?
  梁楷作品一直以来为国人所珍视,无论工笔或减笔莫不如此,然而有些意外的是,美国知名艺术史教授高居翰先生配合此次大展撰文认为,“他的作品的确在(中日)两种(鉴藏)传统中都受到珍视、宝藏,但两者所指的不是同一类作品,其区别之大甚至使梁楷看起来几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画家。中国收藏家所承认和收藏的梁楷是天才的画院名手,代表作有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东篱高士图》。作为‘减笔画’大师的梁楷之作仅存于日本,本次参展的有两幅名作——《六祖截竹图》和《李白行吟图》……中日两种不同的鉴藏传统体系产生出‘两个不同的梁楷’——这一现象今天还可以再次看到。例如,王季迁就不能或不愿意接受现存日本的那些非凡的梁楷减笔画,而中国某位知名的博物馆研究员(我不想提其姓名)出访日本归国后同样产生了困惑,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这些减笔画原作,他同样不能理解:日本人为什么对这些画评价这么高,甚至还定为国宝级艺术品,难道就凭这样无章法的笔墨? ”
  高居翰对于扭转西方对中国古代绘画的态度居功至伟,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也颇让人感动,然而此次高先生就梁楷收藏而得出的“中日两个体系”说却无法让个人认同,高先生的意思其实是很明显的,即中国鉴藏体系多看重梁楷的工笔一路,而对梁楷的减笔一格则评价不高,而日本则一直将梁楷捧为国宝——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高文中所指的王季迁等人只是中国鉴赏者的个人喜好而已,以此为据得出中国人不能欣赏梁楷减笔画及“两个不同的梁楷”未免失之于武断。况且,日本收藏的梁楷画作其实并不仅是减笔一路。
  个人以为,日本人崇尚梁楷其实只是在中国人鉴赏评价后的亦步亦趋,翻开《南宋院画录》等典籍,关于梁楷减笔画作的收藏与赞美散见各处,而绝非高先生所暗示的中国人对梁楷减笔画的不能理解与评价不高:明代宋濂在跋梁楷《羲之观鹅图》中称梁楷“君子许有高人之风”,明代张所望《阅耕余录》记有:“余家藏梁楷画孟襄阳灞桥驴背图,信手挥写,颇类作草法而神气奕奕,在笔墨之外,盖粉本之不可易者。”……无不叙说着国人对于梁楷减笔画作的礼遇赞叹,何况,台北故宫的《泼墨仙人图》与上博的《布袋和尚图》其实也是减笔画之一种,高先生断言“作为‘减笔画’大师的梁楷之作仅存于日本”,将两幅作品排除出减笔一路,是颇让人惊异的。
  梁楷减笔画在中国收藏的大量减少与元明及明清易代的战乱或有莫大关系,而至清代,发迹于白山黑水间的满清贵族对于真正的中国文化鉴赏力极低,繁琐工笔一路的画作受到追捧自然是情理之中——这正如明清家具一简朴一繁缛的鲜明对比一样。
  明代陈继儒《太平清话》记有:“余曾见梁楷(绘)孔子梦周公图、庄生梦蝴蝶图,萧萧数笔,神仙中人也。”即可以想见明代人对于梁楷的追慕——凭借《李白行吟图》或浓或淡的寥寥数笔,遥想梁楷笔下的《孔子梦周公图》《庄生梦蝴蝶图》中“萧萧数笔”,真让人不知如何神往!
  新文人画家李老十生前曾有题画言:“今人论画,开口毕加索,闭口马蒂斯,何不谈梁风子,何不说徐青藤?见了洋祖宗,便忘了老祖宗,如此恩忘,当掌嘴。”放眼当下画坛,画家不可谓不多,虽谓“盛世”,然而却充斥着史上最庸俗的垃圾画家群体——在这个楼盘起名要“欧化”、“艺术家”以谈钱为能事、大师巨匠满天飞的国度,梁风子那活泼泼的精神与笔墨离国人却似乎已经十分遥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