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北宋词人李之仪  

2016-11-30 13:49:43|  分类: 宋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之仪(1048~1117)北宋词人。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姑溪老农。汉族, 沧州无棣(今属山东省)人。哲宗元祐初为枢密院编修官,通判原州。元祐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朝夕倡酬。元符中监内香药库,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职。徽宗崇宁初提举河东常平。后因得罪权贵蔡京,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后遇赦复官,晚年卜居当涂。著有《姑溪词》一卷、《姑溪居士前集》五十卷和《姑溪题跋》二卷。
       之仪,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他是北宋中后期“苏门”文人集团的重要成员,官至原州(今属甘肃)通判。李之仪一生官职并不显赫,但他与苏轼的文缘友情却流传至今。
     李之仪早年师从于范仲淹之子范纯仁。熙宁三年(1070)进士,初授万全县令,后到鄜延军任职。元丰六年(1083)春回京。时高丽王王徽卒,朝廷委左谏大夫杨景略等前去吊唁。杨素闻李之仪清节贤名,才华横溢,遂奏请之仪同行,作为书状。出使途中,路过山东长清县孝堂山汉石祠时,曾题字于石祠的石柱上,大字楷书,共五行,现刻字尚存。这是他在山东留下的仅有的遗迹。
        哲宗元祐初(1086)范纯仁拜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李之仪遂被任命为枢密院编修官。不久,又为原州(今属甘肃)通判。与苏轼,黄庭坚,秦观交往甚密。元祐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朝夕倡酬。元符二年(1099),上调监内香药库,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职。
       徽宗崇宁初(1102),提举河东常平。后因得罪权贵蔡京,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李之仪《与祝提举无党》说:“某到太平州四周年,第一年丧子妇,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亡妻,子女相继见舍。第四年初,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 后遇赦复官,授朝议大夫,未赴任,仍居太平州南姑溪之地,以太平州城南姑溪河(又称鹅溪)为缘,自名“姑溪居士”,卒后葬于葬当涂藏云山致雨峰。
       古无棣县包含今天的滨州市无棣县、德州市庆云县以及沧州市盐山县庆云镇,后分为东西无棣,东无棣即今天的无棣县,西无棣的县府从今天的盐山县庆云镇迁至庆云县县府,后更名为庆云县。《庆云县志》里记载朝请大夫李之仪等八位庆云籍的名人,供奉于明朝的庆云县城“乡贤祠”内。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之仪夫人
        胡淑修(1047--1105)字文柔,常州晋陵( 今江苏常州)人。 “享年58岁”,庆云北宋词人李之仪之妻。胡淑修天资聪慧,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其父胡宗质,翰林院大学士,外祖父施元长曾经是汝州知州,祖父胡宿(995-1067),字武平,仁宗天圣二年(1024)进士。历官扬子尉、通判宣州、知湖州、两浙转运使、修起居注、知制诰、翰林学士、枢密副使。
李之仪的从兄
       李之纯,字端伯,古沧州无棣(今山东省庆云县)人,李之仪之从兄。登进士第。熙宁中,为度支判官、江西转运副使。御史周尹劾广西提点刑狱许彦先受邕吏金,命之纯往究其端,乃起于出婢之口。之纯以为芜俚之言,不治,彦先得免。《庆云县志》里记载工部尚书李之纯等八位庆云籍的名人,供奉于明朝的庆云县城“乡贤祠”内。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李之仪《汴堤帖》 纸本 行书 纵28.3 横35.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之仪再拜启:自汴堤瞻近,遽复累年。一曾于书海上,不辱报,勿勿不敢嗣音。而旧德相求,庶几未在弃黜,故役投满,谓得还遂见□右。又尔维絷,其味可知,美绩在人固久,显部回翔,讵得为终风岁计。归历严近,勤向尤属,晚春更觊善卫。前对光宠,之仪再启。 
  鉴藏印记有“宋荦审定”、“淞洲”、“皇十一子成亲王诒晋斋图书印”、“莲樵鉴赏”等。
  《汴隄帖》是李之仪对友人应酬问候的信札。此帖笔画劲媚,结构紧凑,重心于上,展示了李之仪的书法特点。
  著录于《书画鉴影》卷一一《名贤手简册》之一。 
文学成就
         李之仪是苏轼门人之一,元祐文人集团的成员,擅长作词,前人称其“多次韵”小令更长于淡语、景语、情语(毛晋《姑溪词跋》)。他很注意词的特点,曾说“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自有一种风格。稍不如格,便觉龃龉。”他批评柳永“韵终不胜”、张先“才不足而情有余”,而主张像晏殊、欧阳修那样“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跋吴思道小词》)。他的佳作也确能达到这一要求,如〔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立意造语学民歌与古乐府,即景生情,即事喻理;下片借水言情,极为深婉含蓄。他曾与秦观、黄庭坚、贺铸等人歌词赠答,前人多将他与这几人并提。但实际上他的创作成就比起秦观等人有所不及。清人冯煦评论说“姑溪词长调近柳(永),短调近秦(观),而均有未至”(《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是较为中肯的。
      李之仪在当时还以尺牍擅名,亦能诗,这两方面的成就都受到苏轼称赞。有《姑溪居士前集》50卷,南宋吴芾守当涂时所编。又《后集》20卷,不知编者,但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已著录,则亦出宋人之手。今二集俱存。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其词另行,《直斋书录解题》录《姑溪词》1卷,有吴氏石莲庵《山左人词》本、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
李苏友情
         李之仪出生于沧州无棣(今山东庆云)人。李氏是名门望族。22岁的李之仪进士及第,初任职四明、万全县令等。他才华横溢,琴棋书画皆其所能。《四库全书》称李之仪的文章“神锋俊逸,往往具有苏轼之体”。他的诗词文章写得好,在一定程度上是受苏轼的熏陶、指点;他仕途多舛,也与苏轼有很大关系。
苏轼对李之仪的影响极为深刻。《姑溪居士全集》中收录与苏轼有关的作品四十余首;《苏轼文集》和《苏轼诗集》中收录与李之仪有关的作品二十余首,特别是在遇赦北归的一年时间内,苏轼给李之仪的信笺就达七封。由此可见,二人的情谊非同一般。
         苏轼比李之仪年长,李之仪视苏轼如兄若师。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苏轼因与王安石意见相左,受到排挤,出职杭州、密州、徐州,再贬黄州,颠沛流离十余年。对苏轼流放外地,李之仪甚为不平,他积极联系一些旧日好友和官宦在朝中活动,以图苏轼早返京师。他把自己的思念、想法书函一札,远投黄州。
         苏轼接阅后,心情十分激动,旋即复《答李端叔书》,直抒胸臆,表达了自己已厌倦官场游戏,淡泊利禄声名,与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乐趣。此间,还有苏轼《与李公择书》、《次韵答李端叔》等,坎坷的仕途加深了两位文人之间的友谊。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代表词作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菩萨蛮·五云深处蓬山杳
五云深处蓬山杳。寒轻雾重银蟾小。枕上挹余香。春风归路长。
雁来书不到。人静重门悄。一阵落花风。云山千万重。
忆秦娥·用太白韵
清溪咽。霜风洗出山头月。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
不知今是何时节。凌歊望断音尘绝。音尘绝。帆来帆去,天际双阙。
谢池春·残寒销尽
残寒销尽,疏雨过、清明后。花径敛余红,风沼萦新皱。
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正佳时,仍晚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
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
为问频相见,何似长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
临江仙·登凌歊台感怀
偶向凌歊台上望,春光已过三分。江山重叠倍销魂。风花飞有态,烟絮坠无痕。
已是年来伤感甚,那堪旧恨仍存。清愁满眼共谁论。却应台下草,不解忆王孙。
蝶恋花·天淡云闲晴昼永
天淡云闲晴昼永。庭户深沉,满地梧桐影。骨冷魂清如梦醒。梦回犹是前时景。
取次杯盘催酩酊。醉帽频欹,又被风吹正。踏月归来人已静。恍疑身在蓬莱顶。

词作赏析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是宋代词人李之仪的作品,被选入《宋词三百首》。上片写相离之远与相思之切。用江水写出双方的空间阻隔和情思联系,朴实中见深刻。下片写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追求与热切的期望。用江水之悠悠不断,喻相思之绵绵不已,最后以己之钟情期望对方,真挚恋情,倾口而出。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情线索,语言明白如话,句式复叠回环,感情深沉真挚,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体现出灵秀隽永、玲珑晶莹的风神。
         李之仪这首《卜算子》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明白如话,复叠回环,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深婉含蓄的特点,可以说是一种提高和净化了的通俗词。此词以长江起兴。开头两句,“我”“君”对起,而一住江头,一住江尾,见双方空间距离之悬隔,也暗寓相思之情的悠长。重叠复沓的句式,加强了咏叹的情味,仿佛可以感触到主人公深情的思念与叹息,在阁中翘首思念的女子形象于此江山万里的悠广背景下凸现出来。三、四两句,从前两句直接引出。江头江尾的万里遥隔,引出了“日日思君不见君”这一全词的主干;而同住长江之滨,则引出了“共饮长江水”。如果各自孤立起来看,每一句都不见出色,但联起来吟味,便觉笔墨之外别具一段深情妙理。这就是两句之间含而未宣、任人体味的那层转折。字面意思浅直:日日思君而不得见,却又共饮一江之水。深味之下,似可知尽管思而不见,毕竟还能共饮长江之水。这“共饮”又似乎多少能稍慰相思离隔之恨。词人只淡淡道出“不见”与“共饮”的事实,隐去它们之间的转折关系的内涵,任人揣度吟味,反使词情分外深婉含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换头仍紧扣长江水,承上“思君不见”进一步抒写别恨。长江之水,悠悠东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休止,自己的相思离别之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歇。用“几时休”“何时已”这样的口吻,一方面表明主观上祈望恨之能已,另一方面又暗透客观上恨之无已。江水永无不流之日,自己的相思隔离之恨也永无销歇之时。此词以祈望恨之能已反透恨之不能已,变民歌、民间词之直率热烈为深挚婉曲,变重言错举为简约含蓄。写到这里,词人翻出一层新的意蕴:“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恨之无已,正缘爱之深挚。“我心”既是江水不竭,相思无已,自然也就希望“君心似我心”,我定不负我相思之意。江头江尾的阻隔纵然不能飞越,而两相挚爱的心灵却相通。这样一来,单方面的相思便变为双方的期许,无已的别恨便化为永恒的相爱与期待。这样,阻隔的双方心灵上便得到了永久的滋润与慰藉。从“此恨何时已”翻出“定不负相思意”,江头江尾的遥隔这里反而成为感情升华的条件了。这首词的结拍写出了隔绝中的永恒之爱,给人以江水长流情长的感受。全词以长江水为贯串始终的抒情线索,以“日日思君不见君”为主干。分住江头江尾,是“不见君”的原因;“此恨何时已”,是“不见君”的结果;“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是虽有恨而无恨的交织。有恨的原因是“不见君”,无恨.的原因是“不相负”。悠悠长江水,既是双方相隔千里的天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天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穷别恨的触发物与象征,又是双方永恒相爱与期待的见证。随着词情的发展,它的作用也不断变化,可谓妙用无穷。这样新巧的构思和深婉的情思、明净的语言、复沓的句法的结合,构成了这首词特有的灵秀隽永、玲珑晶莹的风神。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卜算子》传说写于当涂 源于李之仪一段黄昏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这首千古绝唱是北宋著名词人李之仪在当涂的杰作。殊不知,这位才子在安徽当涂的一段黄昏恋写就了《卜算子》。
        李之仪曾被贬到姑孰(今当涂),由地方官吏管束。时年已经是57岁了,生活穷困潦倒,三年之内祸事连连,妻子儿女五人相继染病亡故,自己也差点染病死去,丧偶无嗣,孑然一身,当时情景悲惨之极。但一连串的打击没有把他击垮,他一次次游青山、天门山,登采石矶,拜谢公祠,游太白墓,写下了大量的华章佳句。
        李之仪在当涂民间也一直流传着浪漫的黄昏恋。一日,他乘船踏江归来,刚上岸,忽听一阵曼妙的琴声随江风飘荡过来。这琴声来自姑溪河边的一艘画舫,李之仪走近画舫,坐在岸边,静静聆听。那是一位女子在弹唱,弹奏的是一首古曲《履霜操》。李之仪听得神清气爽,快意之极。这名女子叫杨姝,得知他就是李之仪时,更是万分崇敬。此后,李之仪常来听杨姝弹唱,有时杨姝自己编曲,李之仪填词。
       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杨姝在弹奏一首新编的曲子,李之仪听得心潮汹涌,提笔便写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己?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这首《卜算子》,后来便成了历代传诵的名作。《卜算子》一唱开,人人喜爱。从姑孰唱到京城。当涂县志记载,李之仪在当涂自被贬到去世,时间长达近二十年。据史志办陶震海副主任说:李之仪在当涂与杨姝育有一子、二女。老来得子更使他对当涂有了特殊的感情。
      后李之仪沉冤得雪,阶至朝请大夫。去世后,后人仍遵其遗嘱,将其归葬于当涂东边藏云山麓。清代《太平府志》记载:“李之仪墓在藏云山女仙祠侧,旧有李之仪与胡文柔夫妇像。”直至2007年10月21日中国李之仪研究会在当涂藏云山寻访李之仪墓时还举行了祭扫仪式。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与李之仪“定不负相思意”的两个奇女子
       北宋沧州无棣(今滨州市无棣县信阳镇李通判村)人李之仪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名扬天下,成为千古一词人,并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这首“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的“相思”绝唱,是李之仪对“旧爱”文柔的悼念,是对“新欢”杨姝的企盼,更是在极度痛苦中对爱情的真实呼唤。
       原配文柔,侠义才女,不离不弃四十载
       李之仪一生历经宋神宗、宋哲宗、宋徽宗三朝,琴棋书画皆其所能,文笔词风“入刀笔三昧”,因与范纯仁、苏轼等交往密切,仕途坎坷,屡遭贬谪,“端叔一生坎坷,晚节益牢落”。然,李之仪夫妻感情深厚,其妻成为他生活和事业上的贤内助,无论李之仪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四十载不离不弃,相濡以沫。
       北宋治平二年(1065),李之仪娶江苏常州人胡淑修(1047-1105,字文柔)为妻,育二子一女(长子未名而卒,次子尧行为通仕郎、江州军事判官,一女适户部侍郎余杭虞栾)。胡淑修,出身书香门第(其祖父、父均为翰林院学士,外祖父曾任知州汝州),载《无棣县志》(民国版)之《烈女·贤淑》卷。
        新婚燕尔后,李之仪辞别胡淑修赴举子试,难以离舍。胡淑修温语相劝:“君无以我为重,而使君有新婚惜别之议,凡晨昏致养,我之职也。”两年后,二十岁的李之仪登科进士,授官四明。
         胡淑修贤明仁慈,才华出众,是一位有别于普通女性的奇女子,“胡氏上自六经,司马氏史,及诸篡修,多所综织。于修学则终一大藏。作小歌词禅讼,皆有师法,而尤精于算数……”当年,李之仪好友大科学家沈括研习数学“间有疑志”,必邀李之仪请教于胡淑修。沈括屡叹曰:“得为男子,吾益友也!”
        李之仪之所以舍命追随苏轼(字子瞻),其中便有胡淑修的意愿。胡淑修陪李之仪任苏轼幕僚期间,多次对李之仪说:“子瞻名重一时,读其书,使人有杀身成仁之志,君其善同之邂逅。”某日,苏轼至李之仪家中拜访,胡淑修见苏轼办事“以竟曲直”叹曰:“我尝谓苏子瞻未能脱书生谈士空文游说之蔽,今见其所临事不苟,信为一代豪杰也!”对胡淑修的文采实学、德智善行,苏轼倍加敬佩,曾数次“命其子妇尊事之,常以至言妙道嘱其子妇,持以论难”,并呼其为“法喜上人”。苏轼被贬定州时,胡淑修手自制衣以馈赠,并言:“我一女人,得如此等人知,我复何憾?!”
        胡淑修不仅聪慧善良,才华横溢,更有侠风义胆,曾冒死救夫,震动朝野,感动太后。
        崇宁元年(1102)夏,仕途坎坷、屡遭贬谪的李之仪因“坐为范纯仁作《遗表》与《行状》”,遭奸相蔡京挟嫌报复,被“逮系御史狱”,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胡淑修知情后,典当衣物、首饰,兼程野宿,自颖昌追至京师汴梁(今河南开封),“僦数椽地,手自执爨,具狱中饮。当烈日炎焰中,斯须不暂,过者为之流涕。”为此,李之仪将妻子比作救渡自己的观世音菩萨:“熬熬内火战骄阳,鹤唳风声便着忙。波浪翻天谁与渡,却应甘井是慈航。”胡淑修在求其父救夫无果后,遂耗巨资打探得李之仪为范纯仁所书《行状》手稿下落,若女侠一般,穿堂入户,将手稿盗出,并在其祖母的陪伴下入宫求助光献皇太后曹氏,为夫伸冤。太后赞其“有学能文”,并赐“冠帔”一袭。如此,李之仪虽得以“死而复生”,然并未官复原职,而遭鞭笞、仗脊等酷刑,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其时,胡淑修在御史府迎接出狱的李之仪,佩服丈夫的勇义不屈,喜极而泣:“囹圄中何所不有,而君乃丰悦过于常时,其不以介然耶?我当与君俱,贬所未必恶也。”
        太平州里不太平。李之仪一家六口抵达太平州,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然,祸不单行,仅几年内,李之仪的至亲相继离他而逝,“某到太平州四周年,第一年丧子妇,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亡妻,子女相继见舍。第四年初,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李之仪·《与祝提举无党》)特别是与其生死患难与共的发妻胡淑修的撒手人寰,令李之仪悲痛欲绝。他将妻子安葬在太平藏云山的致雨峰下,并泣书《姑溪居士妻文柔墓志铭》:“与余四十年伉俪……性高严,喜风节,自许与甚重,练达世故,喜论事,于人物取舍,则毫发不假借……辄揽涕而铭之,尚恨所不能尽也。”对妻子极尽赞誉和缅怀,其失望、冷落之感几不堪言。
       继室杨姝,绝色歌妓,有情有义伴余生
       太平州有一歌妓名杨姝,色艺俱佳。建中靖国元年(1101),江西诗派鼻祖、“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字鲁直)知州太平时,曾邀当时年仅有十三岁的杨姝到花园洞弹奏韩愈之《履霜操》。杨姝的美貌与琴艺,黄庭坚有诗词相赞:“千古人心指下传,杨姝烟月过年年。不知心向谁边切,弹尽松风欲断弦。”(《弹琴妓杨珠绝句》)“一弄醒心弦,情在两山斜叠。弹到古人愁处,有真珠承睫。使君来去本无心,休泪界红颊。自恨老来憎酒,负十分金叶。”(《好事近·太平州小妓杨姝弹琴送酒》)
就是这个有情有义的杨姝,后来成为李之仪的红颜知己,并陪伴其度过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丧偶无嗣、老亦无聊”的李之仪因常徘徊于姑溪河畔,得于邂逅慕名已久的绝色歌妓杨姝。偶遇之初,杨姝即为其弹唱《履霜操》。饱经沧桑、意志消沉的李之仪遂老泪纵横,并以与自己交厚的黄庭坚赠杨姝《好事近》韵脚和词一首——《与黄鲁直当涂花园洞听杨珠弹<履霜操>鲁直有词因次韵》:“相见两无言,愁恨又还千叠。别有恼人深处,在懵腾双睫。七弦虽妙不须弹,惟愿醉颊香。只愁近来情绪,似风前秋叶。”一曲方罢,李之仪又以《清平乐·听杨姝琴》词相赠:“殷勤仙友,劝我干杯酒。一曲《履霜》谁与奏?邂逅麻姑妙手。坐来休叹尘劳,相逢难似今朝。不待亲移玉指,自然痒处都消。”可以说,二人可谓一见钟情。李之仪欣赏杨姝的琴艺,杨姝钦慕李之仪的才情。随后,李之仪外出寻朋访友。期间,他特别思念“一面之交”的杨姝,遂作《谢池春》托人送给杨姝:“残寒销尽,疏雨过,清明后。花径敛余红,风沼萦新皱。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正佳时,仍晚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不见又相思,见了还依旧。为问频相见,何似长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这首通俗浅近、含蓄隽永的“求婚词”,令杨姝情窦顿开,芳心暗许。自此后,二人心心相印,形影不离,徜徉于秀水明山之间,诗酒当歌逍遥似仙,“一编一壶,放怀诗酒,觞咏终日”。只有这时,李之仪才感到“落得清闲与物疏,扃门终日似山居。案头新有归天赋,架上无留纬世书。”这年金秋时节,二人游至长江岸边,面对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和奔流不息的长江之水,李之仪心中涌起万般柔情,一气呵成写就传世绝唱——《卜算子·相思》,表达了自己对爱情的坚贞不渝。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李之仪的“爱情宣言”深深地打动了杨姝。十八岁的她洗尽铅华,于崇宁五年(1106)嫁给了五十九岁李之仪。次年,李之仪双喜临门,自己遇赦复官,杨姝为其生下一个儿子(尧光,“坠其家风,止于选调”)。此后的岁月,杨珠又为李之仪生育两个女儿。一家五口,其乐融融。 
         好景不长,政和三年(1113),与李之仪有交游之谊的郭祥正指使他人诬告“李之仪冒充得子,愈图继承荫恩”。杨珠是为“官妓”,又小李之仪数十岁,结果李之仪第三次被勒令除名,幼子尧光的荫赏被取消,“令随母”,杨姝亦被施以杖刑。“父子生离”,刚刚组建的家庭被拆散,令老来失子得子复失子的李之仪再一次落得形单影只。他在诗中抒发了和杨珠离散的痛苦:“水已平堤柳已绵,洞房犹计锁婵娟。彩云易散春常在,啼鸟留人尚可怜。”即便劳燕分飞,李之仪依然对杨姝仍然一往情深,从不因受杨姝的牵连而后悔,他填了一首《浣溪沙·为杨姝作》:“玉室金堂不动尘。林梢绿遍已无春。清和佳思一番新。道骨仙风云外侣,烟鬟雾鬓月边人。何妨沉醉到黄昏。”缱绻之情,令人动容。
         政和六年(1116),李之仪的外甥林摅和门人吴可思,代讼其冤,方得以昭雪。李之仪一家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白发红颜恋,让李之仪“枯木逢春”,自称“姑溪居士”,亦称“姑溪老农”,写下了众多歌颂爱情和向往田园的诗词歌赋,著有《姑溪词》一卷、《姑溪居士文集》七十卷。
        建炎元年(1127),李之仪病逝于当涂,终年八十岁。杨姝和子女将李之仪安葬于藏云山致雨峰下,与其前妻胡淑修合葬一处。
北宋词人李之仪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