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八仙之曹国舅  

2016-11-23 10:33:49|  分类: 古代神话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曹国舅是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之一。他出现最晚,在宋代就被内丹道收编为吕洞宾弟子,但是关于他的故事却迟至元明时期才出现于有关记载之中。有关曹国舅的情况,叶慈氏、浦江清、赵景深、周晓薇、白化文、李鼎霞等人先后作了勾勒,班友书在考察黄梅戏《卖花记》的源流时,对曹国舅公案故事作了梳理,视角独到,相传于北宋时期聚仙会时应铁拐李之邀在石笋山列入八仙。
         曹国舅,名佾,亦作景休,为八仙之一。《宋史》因他为慈圣光献皇后之长弟,故称国舅。
曹国舅乃北宋开国王曹彬之孙、吴王曹玘之子,曹氏祖上自曹彬之父曹芸以上世居在宁晋,曹芸的父亲及以上曹氏诸人死后均葬于其原籍宁晋县延白村曹氏祖茔,后世迁徙灵寿,遂灵寿成为籍里,但曹彬却让其第五子曹玘居住宁晋,守护宁晋县之曹氏祖坟,以示不忘根本之意。曹玘后被仁宗封为吴王,曹玘之女应诏入宫被宋仁宗册封为皇后,而后曹皇后之长弟曹佾成为曹国舅。根据此历史记载,曹国舅为邢台宁晋人,曹皇后之弟。后世被尊奉为道教八仙之一。
     曹国舅是道教八仙中地位最尊贵的人物,尽管地位很高,被封为国舅,而且天资聪明,但是他并不喜欢享受富贵的生活,不喜欢利用特权,而是喜好道教的修行。
      曹国舅有一弟自恃为帝室的亲戚,逞强行恶,抢夺百姓的田地据为己有,而且不法的小人多出自其门。国舅自始至终竭力规劝他,都不能使其改过自新,最后竟被其视为仇人。国舅说:“天下之理,积善者昌,积恶者亡,这是不可更改的。我家行善事,累积阴功,才有今日之富贵。如今我弟积恶至极,虽然明里他能逃脱刑典的制裁,但暗里却难逃天法。如果一旦祸起,家破身亡,到那时想牵只黄狗出东门,都是不可能的,我即感到耻辱又害怕真的会发生此事。”
       于是他散尽家财,周济贫苦之人。最后,他辞别家人和朋友,身着道服,隐迹于山岩,修心炼性。数年之后,他已达到心与道合、形随神化的境界。突然有一天,汉钟离和吕洞宾游至他修道之处,问他:“你闲居时修养什么。”国舅答:“其他的无所作为,只修道而已。”二仙问:“道在哪里?”国舅指着天。二仙问:“天又在哪里?”国舅指着心。钟离笑道:“心即天,天即道,你已经洞悟道之真义了。”于是授他《还真秘旨》,令他精心修道。不多久,他由汉钟离、吕洞宾引入仙班。曹国舅事迹见于《纯阳帝君神化妙通记》、《宋史》、《陔余从考》、《历代神仙史》、《神仙通鉴》等记载。
曹国舅证仙果后,亦有仙文集传留于世,诗曰:
物表英才性朴纯,天然气象妙精神。
眼空四海全无欲,心贯三才绝点尘。
帝赐金符微一笑,师传玉诀乐长春。
源缘慈父征唐德,积一皇后二仙真。
     在民间的八仙形象中,曹国舅不是通常的道士打扮,而是仍然穿着他的官服,腰系玉带,手持玉板。他常执檀香云阳板,为人间婚丧喜庆,敲得喜气洋洋,云散日出。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史籍记载
《读书纪数略》:清宫梦仁卷中指出“曹国舅,丞相彬子皇后弟,遇纯阳而得道。
《新议录》:引《徐州府志》“宋曹国舅,绍圣四年(1097)蝉蜕于县东南五十里玉虚观,更名腾云寺。”
《集说诠真》:引《江南通志徐州》“仙释”条也记载了此一内容。
《山堂肆考》:卷18“雾猪山”条说的更具体:“雾猪山,在徐州萧县东南以下,有雾猪泉,故名。宋人曹国舅隐此山,因蝉骨于此。”
《山堂肆考》:卷150却提出了另外一个成仙说法:“洞宾度张果老度何仙姑,果老又度曹国舅。  ”
民间传说
        内丹道对曹国舅的收编
        八仙中的曹国舅原型为宋代国舅曹佾,他在宋代就已经被内丹道收编,成为吕洞宾弟子,并在宋金元时期以固定的形象出现于八仙队伍之中。
       历史上的曹国舅曹佾是曹彬之孙而不是内丹道所说的曹彬之子,是一位“寡过善自保”的皇家勋戚。《宋史·曹彬传》指出:“曹佾,字公伯,韩王彬之孙,慈圣光宪皇后弟也。性和易,美仪度,通音律,善弈射,喜为诗。”“高丽国献玉带为秋芦白露,纹极精巧,诏后苑工以黄金仿其制为带,赐佾”,“坤成节献寿,特缀宰相班。”并指出他是一位“寡过善自保”者。《宋史·后妃·曹皇后传》载其姐于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被立为皇后,宋英宗即位后曹佾曾被封为中书门下平章事,年老时曾入宫亲侍太后疾。七十二岁而卒,追封沂王葬于饶阳大曹庄西南,小堤南约三里铁鼓寺遗址北六百米。有清朝宋凤池有诗为证:乐乡高冢应晴空,何代英雄侯王公,当年哥儿并舞女,红烛翠帐华堂中,一朝捐馆归泉壤,樵夫牧竖卧西风,人生在世如朝露,冥冥长埋天地终。又有诗云:秋色荒凉乐乡东,禾黍油油摇西风,忽见寺边有高冢,传疑传信遍村翁,佥云昔年见古穴,穴门四面石门通,石门重重阴气湿,灯火无光暗淡中,邑侯闻之命掩覆,幽室一闭千年空,茫茫宇宙多遗迹,我欲把酒问鸿濛。据县志记载大曹庄西北二里,有大冢一座,传为国老坟。是曹彬之子曹国舅之父曹玘从灵寿迁来葬于此。另外县志又载曹国舅墓:大曹庄西南,小堤南约三里铁鼓寺遗址北六百米。一九五八年挖大水池,挖通墓之西耳室。中室为方形,东西耳室长方形,通中室的门框为石条,南北各有东西长方二室,与主室仅一壁之隔,未有出土物,墓砖大着十九斤多,质量极佳。此墓曾记载于乾隆志,百年前曾塌陷,深饶二县官,检查后封闭,那时听说有人进去过。由此可见曹国舅辞官后来到饶阳乐乡,在今大曹庄村定居生活并且重建了乐乡铁鼓寺,曹国舅曹庄生活期间,因为厌倦了官场生活,开始研究道教还真秘术并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并且留下了诸多传说,至今为人们口口相传。为以后成为八仙之一打下了基础。曹国舅在大曹庄、乐乡长期生活归隐,并且死后葬于乐乡铁鼓寺北600米处,至今遗迹犹存。根据这些履历,明清以来的学者曾指出曹国舅成仙似虚幻不实。《玉芝堂谈荟》卷十七云:“独曹国舅,考诸仙传曹姓无外戚,而诸史外戚曹姓无得仙者。”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卷二十四云:“考诸仙传,曹姓无外戚,而诸史外戚无曹姓、无得仙者。检宋世惟曹佾为后弟,见重于时,年七十卒,初不云得仙。”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四也指出:“曹国舅,相传为曹太后之弟。按《宋史》慈圣光献太后弟曹佾,年七十二而卒,未尝有成仙之事。此外又别无国戚而学仙者,则亦传闻之妄也。《道山清话》记晏殊乃仙人曹八百托生。所谓曹八百者,岂即其人耶?然又非国戚也”等。有鉴于此,浦江清甚至作出如下之猜测:“画工取其贵显美仪度,亦特缀于八仙庆寿班中欤?因此起吕洞宾弟子之说。”
          不过,只要我们翻检道经,我们就会发现,曹国舅加入八仙乃缘出于内丹道的收编。道经《西山群仙会真记》将曹国舅和陈真君(即蓝采和)、韩湘子、何仙姑列为吕洞宾弟子;道经《玉溪子丹经指要·混元仙派之图》亦把曹国舅、铁拐李等人列为吕洞宾弟子。南宗大师白玉蟾《咏四仙》即咏及曹国舅、陈七子、何仙姑和韩湘子等四人,这和《西山群仙会真记》可以互相参证。白玉蟾的《咏曹国舅》后来被收入《御定历代题画诗类》中,证明《咏四仙》中的四首诗均是题画诗。这类画像直至明代还很盛行,王直《抑庵文集》中就有《曹国舅赞》。白玉蟾咏曹国舅诗曰:“窃得玉京桃,踏断京华草。白雪满蓑衣,内有金丹宝。”王直赞辞曰:“耽嗜玄虚,脱略声利。采药海隅,炼丹云际。龙藏虎伏,髓绿色。南极东华,允赐长生。”两首诗赞均宣扬内丹道的宗教理念。在内丹道的这种宣传下,有关文献也就认同了曹国舅为吕洞宾弟子之说。比如,清宫梦仁《读书纪数略》卷中就指出:“曹国舅,丞相彬子皇后弟,遇纯阳而得道。”有关文献甚至举出了曹国舅隐修升仙之遗迹。比如《新议录》引《徐州府志》云:“宋曹国舅,绍圣四年(1097)蝉蜕于县东南五十里玉虚观,更名腾云寺。”《集说诠真》引《江南通志·徐州》“仙释”条也记载了此一内容。《山堂肆考》卷18“雾猪山”条说的更具体:“雾猪山,在徐州萧县东南以下,有雾猪泉,故名。宋人曹国舅隐此山,因蝉骨于此。”但是不知何故,《山堂肆考》卷150却提出了另外一个成仙说法:“洞宾度张果老度何仙姑,果老又度曹国舅。”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作为吕洞宾的弟子,曹国舅在宋金时期就出现于八仙队伍之中,且形象颇为固定。在金代古墓砖雕八仙像中,曹国舅均跻身其间。董明墓曹国舅砖雕形象为:“头挽双鬓,身著蓑衣,披蓑裙,赤臂跣足,满面堆笑,颔蓄长须,是一个笑容可掬的老者。其右臂挎着个篮子,双手持一把笊篱。”65H4M102墓曹国舅砖雕形象为:“散发束箍,袍服束带,面目慈祥,仪表端庄,手持笊篱。”曹国舅在两个砖雕画像中均携带着笊篱这一象征性标志。在元明杂剧中,上述象征性标志始终伴随着曹国舅。《岳阳楼》(水仙子)云:“这一个曹国舅是宋朝的眷属。”《城南柳》(水仙子)云:这个是提笊篱不认椒房。”《铁拐李》(二煞)则谓“张四郎曹国舅神通大”。《南极登仙》、《蟠桃会》、《仙官庆会》中的曹国舅均手持“笊篱”;《神仙会》则谓曹国舅手持“千年竹罩”,也即“笊篱”;《长生会》、《群仙祝寿》还在笊篱之外加上了一个“金牌”或“金符”。最为奇特的是,《八仙庆寿》剧尾:“穿关”列出了曹国舅的所有装扮设计:“双髻陀头、云鹤道袍、不老叶、执袋、杂彩绦、金牌、笊篱。”不过,自元代杂剧《陈季卿悟道竹叶舟》中以何仙姑代替曹国舅,并“拿走”了曹国舅的“笊篱”始,明清的作品中便出现了新的曹国舅扮相。《东游记》中的曹国舅手持玉板,《邯郸记》中的曹国舅则手握象简朝绅,《芥子园画传》中的曹国舅手执拂尘,已经跟当年的形象迥然有别了。
      在永乐宫壁画《八仙过海图》和元代吟咏八仙的散曲中,其中曹国舅也有。无名氏(双调·水仙子)云:“玉堂金马一朝臣,翻作昆仑顶上人。腰间不挂黄金印,闲随着吕洞宾,林泉下养性修真。金牌腰中带,笊篱手内存,更不做国戚皇亲。”此曲将曹国舅的身世、师承、修仙和打扮作了全方位的描述,可以说是对宋元曹国舅形象的总体概括。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对曹国舅经营
        按照八仙故事演变的一般规律,内丹道收编八仙时一般会出现相应的故事,八仙形象的定型也与一定的故事相联系。可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未见宋金时代文献中出现过相关故事的记载。直至元明时期,内丹道营造的曹国舅故事才浮出历史的地表。第一个被记载下来的内丹道曹国舅故事出现在元代苗善时的《纯阳帝君神化妙通纪》中。苗善时在《纯阳帝君神化妙通纪序》中指出:“仆不揣井观管量,于诸经集、唐宋史传,摭收实迹,削去浮华,绩成一百二十化,析为一百二十化。”据此可知,其中的“度曹国舅第十化”当出现在宋代。故事大略云:
曹国舅本传,丞相曹彬之子,曹皇后之弟。美貌绀发,秀丽敏捷,本性安恬,天资纯善,不喜富贵,酷慕清虚。年十二三岁,三教经书,一览精通。自幼出入禁中,上及后妃皆爱敬之。上每与语,惟言清静自然,无为治政。上甚喜,尝锡衣黄袍红条,惟稽首谢而已。一日辞上及后,上问:“何往?”曰:“道人家信意十方,随心四海。”上与后阻挡数次,赐鞍马人从,皆不受。上赐一金牌,刻云:“国舅到处,如朕亲行。”遂三五日忽不知所往,惟持笊篱度日。忽到黄河渡,艄工索渡钱,曰:“我道人家没钱。”艄工毁骂,逐下船。遂于衣中取出金牌与艄工准渡钱。舟中人见上字,皆呼万岁,艄工惊惧。有一篮缕道人坐船中,喝叫:“汝既出家,如何倚势惊欺人?”曹躬身稽首曰:“弟子安敢倚势?”“能弃于水中否?”曹随声将金牌掷向深流,众皆惊拜。道人呼曹上岸,“同我去来。”曹诺,遂随道人上岸,同行数里,在一大树下歇。道人问曹曰:“汝曾识洞宾否?’曹曰:“弟子浊夫,何识仙人?”道人叹曰:“吾是也。特来度汝。”曹再拜,复同往,授以道妙口诀,修证仙果。亦有仙文集传留于世云。
苗善时诗彖云:
物表英才性朴纯,天然气象妙精神。
眼空四海全无欲,心贯三才绝点尘。
帝赐金符微一笑,师傅玉诀乐长春。
源缘慈父征唐德,积一皇后二仙真。
      苗善时的这一故事在永乐宫壁画和有关文人的考辨中得到了继承和反映,但是在有关仙传中却付之阙如。元代永乐宫壁画《纯阳帝君神游显化图》中有“神化度曹国舅”一图,图侧题记内容完全袭自《妙通纪》。明清时代的学术笔记如王世贞《题八仙像后》、《玉芝堂谈荟》,类书如《御定渊鉴类函》,或考辨,或转述,均依据苗善时的《妙通纪》。同是在元代,另一大仙传制作大家赵道一创作《历世真仙体道通鉴》时,就没有收录曹国舅传记,此后的所有仙传均不收苗善时系统的曹国舅传。
       第二个被记载下来的曹国舅得道故事首先见载于明代的有关文献中。明代仙传如《列仙全传》、《仙佛奇踪》(又名《消遥墟经》)记载了另外一则曹国舅得道故事。《仙佛奇踪》云:
       曹国舅,宋太后弟也。因其弟每不法杀人,深以为耻。遂隐迹山岩,精思玄理。野服葛巾,经旬不食。一日,遇钟离、纯阳二仙。问:“闻子修养,所养何物?”对曰:“养道”。曰:“道何在?”舅指天。曰:“天何在?”舅指心。二仙笑谓曰:“心即天,天即道。子亲见本来面目矣。”遂授以还真秘术,引入仙班。
黄斐默清光绪三十年上海慈母堂排印本《集说全真》引《神仙通鉴》说的更为详细一些:
       “曹国舅,系宋仁宗曹皇后之弟也。”曹后有弟,长名景休,不亲世务;次名景植,恃势妄为。帝每为戒饬,不悛。尝不法杀人,至是,包拯案之,伏罪。景休深以为耻,遂隐迹山岩,葛巾野服,矢志修真。一日,钟离、吕二师来问曰:“闻子修养,所养何物?”对曰:“养道。”曰:“道安在?”休指天。曰:“天安在?”休指心。二师笑曰:“心即天,天即道,子亲见本来矣!”遂授以还真秘旨,令其精炼,未几成道。王圻《续通考》卷二四三“曹国舅”条、《历代仙史》“曹国舅”条、《吕祖志·事迹志·补遗》“曹仙得度”条、《八仙出处东游记》“国舅学道登仙”一节、《八仙道得》第97回“荡秋千只在铜钱一眼,救慈母了结尘世孽缘”一回,讲述的都是上述传统的曹仙得道故事。前四本书均依据传统而未作什么变更,后一本书则在遵循传统的基础上敷演民间传说,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虚构。另外,曹国舅的称呼,也存在着差异。例如,《八仙出处东游记》中称曹氏兄弟为曹友、曹二,《八仙得道》中则称曹氏兄弟为曹大、曹二。
       第三个被记载下来的曹国舅故事便是《八仙铁拐李吕纯阳曹国舅宝卷》中的曹国舅得道故事。该宝卷为清代旧抄本,一册,藏上海市图书馆。该宝卷叙汉钟离等七仙在蟠桃会上商议:“我们七人做事难好,未免美中不足,譬如说吃什么酒肆喜宴,只能说七仙桌,有点难听。若能有八个人,无论吃酒发拳可以喊八仙寿了,坐成团团圆圆一桌可称八仙桌了,逢到皇母娘娘庆寿,我们可以八人上寿了。”于是到凡间访求到“敬贤礼士多恭敬”的“大善人”曹国舅,并对他进行多次考验,最后度他加入八仙行列。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纵观这三大度脱故事,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其一,三大故事均反映了内丹道的理念。第一个故事叙曹国舅清心寡欲,视权势富贵如粪土,出家修行,反映的是内丹道弃世修道的人生观。第二个故事所体现的“心即天,天即道”的宗教理念,是内丹道修心炼性以丹道体天道的哲学观。第三个故事反映的是民间宗教的理念,即敦伦常、受魔考和炼内丹等宗教追求,是对内丹道理念的弘扬。其二,这三大故事均反映了内丹道八仙体系的师徒授受关系,但这些故事出现的时代是不一样的。第一个故事是宋代故事,见载于元代,并谓曹皇后只有一个弟弟,符合历史事实,属于最早出现的故事。第二个故事见载于明代,并说曹皇后有两个弟弟,一个好,一个坏,“一好道成真,一作恶丧躯,何性之相远至此!”作恶丧躯者是造成好道成真者弃家修仙的动因。第三个故事见载于清,是清代民间宗教的宣传品,出现最晚。其三,这三个故事所产生的作用和生命力也不一样。第一个故事产生于内丹道氛围最为浓厚的宋金元时期,这个故事所反映的曹国舅形象奠定了曹国舅在八仙队伍中的形象特征。但是,这个故事却在明清时期销声匿迹。第二个故事借助包公斩国舅这样的青天断案故事而得到传播,成了明清曹国舅故事的主要形态。第三个故事纯属民间宗教家的虚构,孤本仅存,影响不大,流传不广。
立地为仙
        在八仙中,唯一与“官”沾上边的是曹国舅。只见他冠袍、玉带、朝靴,持朝玉笏。其得道也是较为容易,据《列仙全传》记载,他是由钟离权、吕洞宾共同度化成仙的:曹国舅在山中修道,遇见了钟离权和吕洞宾,吕洞宾问:“闻子修养,所养何物?”,曹国舅答:“养道”,吕洞宾又问:“道安在?”,曹国舅指了指天。吕洞宾问:“天安在?”,曹国舅又指了指心。钟离权笑着说:“心即天,天即道,你已识这其中的本来面目了。”,两人随即将曹国舅度化为仙。安徽萧县城东南有个黄桑峪,其山林深处有一寺,叫“瑞云寺”,寺旁有“仙人床”、“仙人桥”等,而据《江南通志·仙释》中说,曹国舅就修道与此山中,于宋哲宗四年蝉蜕于萧县玉虚观。
曹国舅弃官的故事
      明代无名氏撰《龙图神断公案》卷七《狮儿巷》载:曹国舅是宋仁宗的大国舅。当时有广东潮阳县秀才袁文正,携妻张氏往京城赴试。二国舅贪恋张氏姿色,假意邀袁氏夫妇入府,绞死袁生,逼张氏为妾,张氏不从,被幽禁于深房。袁生冤魂投诉包公,包公准究。大国舅闻讯,怕事情暴露被包公严办,告诉二国舅,务必置张氏于死地,以绝后患。二国舅将张氏投入井中。太白金星化成一位老人引张氏逃出曹府。张氏途中遇见大国舅,误认为是包公,向前投呈诉冤。大国舅览呈,吃惊非小,以冲道渤罪名,用铁鞭打死了张氏,弃尸僻巷。
张氏苏醒过来,投包公处诉冤。包公问明真情设下计策。
       包公诈称有病,骗大国舅进府探病。大国舅来到之后,包公要张氏当场诉冤,将大国舅长伽囚起。又作假书骗二国舅进府,再要张氏当场诉冤,之后将二国舅打入牢中。
曹皇后和仁宗皇帝亲来劝释,包公不从,并当即将二国舅押赴刑场处决。
仁宗颁诏大赦天下罪犯,包公领诏,只好开长枷释放大国舅。
大国舅获释,死里逃生,有所觉悟,遂入山修行。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曹国舅成仙的故事
      有一天,曹国舅带了几名随从,简装轻骑,到郊外游春。只见远山近水,春光明媚,景色宜人。堤岸上的垂柳,像条条绿线随风飘荡,树林中的小鸟似穿梭般在飞翔争鸣。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溪水潺潺,碧绿澄澈。久居深宫的曹国舅,眼观大自然的旖旎风光,呼吸着这春天的芳香气息,心情格外的舒畅,便任马由缰,尽情饱览春光。
      忽然,从林荫深处飘来一阵阵悲凄的哭声,打破了他宁静的心绪。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悲切,不由得牵动了他的怜悯之心。他骑着马寻声而去,走不多久,便见不远处山坡上,有一老妇人披头散发,趴在一个新坟头上,痛不欲生地放声大哭。他勒住马,让下官前去问个究竟。
少顷,下官转来禀报道:“老妇人是在哭她死去的儿子。”
曹国舅说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尔等当劝慰她莫要过于悲伤。”
下官道:“她的儿子并非病死,乃是被人打死。”
曹国舅惊讶道:“啊!?竟有这等不法之徒,尔等再去询问老妇,是何歹徒如此猖狂?因何将其子打死?”
下官答道:“已经问过了。她说有一狗官来郊外游逛,见她儿媳有几分姿色,便命人来抢。她儿子气愤不过,上前保护,被歹徒打死,儿媳也跳河自尽了!”
曹国舅一听,义愤填膺。立即命下官道:“快将妇人带来,我要问个明白!”
老妇人来到马前,未等曹国舅下马,便哭诉道:“大老爷,你要为民作主啊!”
曹国舅问:“尔可知打死你儿的狂徒是那一个?”
老妇人悲愤地说:“就是那万恶的曹国舅也!”
众人一听都楞住了。下官喝斥道:“你这老妇人信口胡言!谁不知道国舅老爷心地善良,爱民如子,怎会抢你儿媳,打死你儿?”
老妇人更加愤怒了:“原来你们都是官官相卫,我一个贫妇人,还会诬陷好人不成?”
有一下官言道:“马上坐的就是曹国舅大人,我们每日跟随他左右,从未见他作歹。你这不是当面诬陷好人吗?”
老妇人一听,像疯了一般,突地站起来,扑向马前,狂吼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曹国舅!原来你就是夺我儿媳,杀害我儿的恶官,我……我……我与你拼了!”
那匹马猛一吃惊,昂起头放开蹄奔驰了起来。老妇人飞奔追了上去,死死地拽住马尾巴。马狂怒地扬起后蹄,只一蹄便把老妇人踢死在地上。下官们慌忙散开,奔上去拦住惊马,救下曹国舅。曹国舅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地对下官说道; “快……快……快去救老妇人!”
下官说:“老妇人她已死去了!”
“啊!!”曹国舅大吃一惊,心情非常沉重,许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下官劝慰道:“国舅老爷,莫要为一个疯婆子伤心!回宫歇息去吧!”
曹国舅悲伤地叹息道: “唉!身为国舅,如此胡作非为,害死一家无辜百姓,罪孽深重,国法难容!”
众人一听,更加糊涂起来,怎么国舅自己也承认是他害死的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原来曹国舅有个弟弟,一向骄纵不法,凭着他是皇亲国戚,便胡作非为。景休多次劝弟弟改恶从善,均未见效。刚才听了老妇人一席话,曹景休心中早巳明白几分。可惜,尚未容他开口,老妇人就死于马蹄之下了。曹国舅感到痛楚万分,心中甚为愤慨,便策马回宫,决心启奏万岁,捉拿弟弟归案,以正国法。
不料,当他回到宫后,听说早有人将此事启禀万岁,万岁震怒,其弟已畏罪潜逃了。
曹国舅因其弟所做之事深以为耻,遂弃官隐迹山岩,精思元理,求仙学道。
有一天遇到了钟离权和吕洞宾,二人问他: “听说你在修养,你修养的是什么呢?”
曹国舅答:“养道。”
钟、吕二仙又问:“道在哪里呢?”
曹国舅以手指天。
二位又问:“天在何处?”
曹国舅用手指指自己的心口窝。
二位神仙笑着说:“心就是天,天就是道。你亲见了本来面目啦!”便教他以还真秘术,引他入了仙班。
曹国舅是谁的国舅
     曹国舅是北宋宋仁宗的国舅。《宋史》称他为慈圣光献太后(邢台宁晋人)之长弟,故称国舅。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曹国舅的阴阳板
         曹国舅的宝器是八页阴阳板,四页阳的,四页阴的,阴阳相合变化无穷。可是,自从八仙过海之后,他的阴阳板就不灵了,这是为什么呢?
  传说八仙奉了太上老君的旨意,到扶桑国去采集仙草百花,准备炼制灵丹妙药。这天,他们按约定地点从四面八方来到了崂山头,准备过海。这八大仙为首的是汉钟离,他摇着芭蕉扇对诸位说:“我们到扶桑国走水路最近,走水路就要过东海,这东海属于东海龙王的管辖,我们应该先向他打个招呼。哪位愿意辛苦一趟?”众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啃声。沉默了一会,曹国舅站起来说:“我们过海凭着自己的本事,靠的是自己的宝器,又无求于他,何必多此一举呢?”其他几位仙人也符合说:“是啊,咱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何必六指挠痒—多一道!”汉钟离见大家都不愿意去打招呼,就决定过海。
  汉钟离是头,第一个下海,只见他把芭蕉扇往海里轻轻一放,芭蕉扇立即变成了一条小船。他跳上去,飘飘悠悠的在前面先走了。第二个下水的是韩湘子,他把笛子往水里一放立即变成一根大梁,他骑上,也跟着走了。张果老的宝贝是鱼鼓,鱼鼓往水里一放,变得像桶那般粗,他把炉子拴在一棵树上,骑上鱼鼓也走了。吕洞宾接着抽出背上的青龙宝剑在水里一搅,宝剑立即变成了一条青龙,他骑上青龙,也向前游去。铁拐李的宝葫芦是不沉底的,下水不成问题,他一手扶着宝葫芦,一手夹着铁拐也走了。何仙姑的宝器是笊篱,她把笊篱往水里一放,坐在上面飘飘忽忽的就走了。蓝采和提的是花篮,他把花向海里一倒,坐在篮子里也走了。最后剩下的是曹国舅。他自恃自己的阴阳板比别人的宝器优越,所以要大家先走,他最后压阵他不慌不忙地解开阴阳板的穿绳,一页一页往水上扔。八页阴阳板扔在水上,一字儿排开,他走在上面如走平川。
  这时老龙王正在龙宫里坐着打盹,忽觉海水乱晃荡。他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八大仙人在海上行走。老龙王甚感不悦,心想:你八位不在陆上修行,跑到海上来干什么?到海上也不到我这里打个招呼,你们眼里还有我龙王吗!他立即命令快腿蟹和长腿蛸(章鱼):“你们两人快带人到海上拦截,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通行!”
  快腿蟹和长腿蛸领了命令,立即集合兵卒前去拦截。他俩来到八仙面前,见有的坐船,有的骑梁,所乘坐的不是圆的就是方的,没法下手,忽然见飘过来八页小板。快腿蟹说:“有了你从水下钻到他的左边,咱俩拿他四页板回去。”长腿蛸游到曹国舅的左边,看准了他脚下踏着的小板,用长腿一钩,曹国舅身子一晃,差一点摔跤。他赶忙跳到另一块板上,这边的快腿蟹马上又伸过去一双大钳,夹住他刚跳上的板一掀,曹国舅身子又猛一晃,忙又挪到另一块板上,长腿蛸又伸过去长钩......就这样,每挪一块板就要被掀一块。这边夹,那边钩,八页板都叫快腿蟹和长腿蛸弄走了。
  其他七位仙人过了海,汉钟离一点人数,少了一个曹国舅,着急了,心想:还没到扶桑国就丢了人,回去如何向玉帝交代?于是急急忙忙返回去找。找来找去,又回到了八仙墩,一看,曹国舅还在愁眉苦脸的叹着气。汉钟离问他:“国舅,大家都已经过海了,你咋还坐着不动呢?”曹国舅哭丧着脸说:“我哪里坐着不动,一下水就把阴阳板丢了。”“咋丢的?”“我也不知道咋丢的,光觉得脚下掀动,晃得我站不稳,一抬脚板就不见了。”汉钟离一想,心里明白了,说道:“这就叫“礼多人不怪,无理难通行”啊!因为我们事先没有和老龙王打招呼,老龙王怪罪了,给了点颜色看。不要紧,你在这里等着,我倒老龙王那里配个不是,说两句好话,求他把阴阳板还给你。”曹国舅知道自己错了,也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汉钟离到了龙宫,见了东海龙王,先施礼,后认错,说明过海还是奉太上老君之命,去扶桑国采集仙草百花,炼制丹药。因急着过海,没来得及向龙王打招呼,是自己过错,不怨其他仙人......如此这般地赔了不是,又说了许多好话,老龙王才把曹国舅的阴阳板交给了汉钟离。谁知龙王把阴阳板交给汉钟离时,又多了一个心眼,把两页阴板换成了假的,连曹国舅当时也没发觉。所以后来就出现了阴阳不和,阳多阴少。直到如今,人间里还是男多女少。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官二代曹国舅 救弟入八仙

     [导读]曹国舅本名曹景休,出身名门,又是皇亲国戚,应该是辉武扬威,不可一世,但曹国舅的性格却相反。世人对他的评价是:胆小如鼠、爱财如命、寡过自保。
     李元中从开始组建后来被人们称之为八仙的社团起,就报着宁缺勿滥的原则选择人才,所以他的建团之路才显得漫长,仅仅在汉朝招了个钟离权,只是到了唐朝吕洞宾后,社团才开始兴旺起来。
官二代曹国舅
       但最后一位入主八仙社团的人——曹国舅,充满了争议。纵看前七仙,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标识:草根。他们都出身市井,从江湖游医(李)到戏子(蓝),从浪子(吕)到村姑(何),基本上长期置身于社会的最低层,体验过低层百姓经历的酸甜苦辣,这使八仙的社团很快就得到了底层百姓的拥戴。
      而八仙的最后一位,与前者风格迥异,是八仙中的另类。曹国舅本名曹景休,出身名将世家,其祖父是北宋开国名将曹彬,而其姐又是宋仁宗赵受益的皇后。出身名门,又是皇亲国戚,应该是辉武扬威,不可一世,但曹国舅的性格却相反。世人对他的评价是:胆小如鼠、爱财如命、寡过自保。
       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性格,按说当一辈子安乐国舅是不成什么问题的。然而曹国舅还是没能如愿当他的平安国舅。他的命门是他的弟弟。曹国舅从小父母死得早,姐弟三人相依为命长大,曹国舅对自己的弟弟很是护犊,溺爱有加,不知不觉培养出了个花天酒地、无恶不作的败家子。
       一年曹花花看中了进京赶考的一位秀才的妻子,于是打死了秀才,强占秀才妻为妾。知识份子是不好惹的,此秀才虽死,但他的秀才朋友们到处为秀才伸冤枉,案子捅到了开封府包拯的手中。曹国舅得知此事,并没有太义灭亲,护犊之心让他当起了曹花花的帮凶。两兄弟秘谋,必须搞死秀才的妻子,案子才能死无对证。兄弟俩派手下把秀才的妻子投井。结果秀才的妻子命大,竟然没死,跑到包拯那儿揭发了曹国舅兄弟。
       黑包公包拯执法公正严明,龙头铡下不放过每一个犯罪份子。曹皇后出马了,仁宗也来为两个舅子求情。要我全部放过,不可能,打个半价可以商量,首恶曹花花的头必须得砍,曹景休爱弟心切,一时糊涂,情有可原,何况秀才妻未死,只构成杀人未遂,可以从轻发落,来个判几缓几。家财除予以秀才妻刑事赔偿外,其余全部充公。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为兄弟加入八仙
      曹国舅从开封府走出来的时候,失去了他两样最心爱的东西:兄弟和银子。曹国舅感受到了人生的虚无。小心翼翼半辈子,还是落得个空。李钟吕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起了拉曹国舅入社的念头。
      “曹国舅,人品不行,身份和我们更是十万八千里的差别,这种人怎么能和我们一伙呢?”李钟吕三人的提议遭到了其它四仙的反对。
       “同志们啊,现在我们的社团蒸蒸日上,下一步我们要更进一步的联合和团结不同阶层的广大人民群众,才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嘛!”吕洞宾语重心长开导其它四仙。
         “哼,说得好听,这分明就是攀附权贵,再这样搞下去我们的社团就会变味。”张蓝何韩四人的态度依然没有松动。几个人组团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大的争议。
       没有办法,只是投票表决。投票的时候,吕洞宾意味深长的看了何仙姑好一阵。投票结果出来,四比三,何仙姑最后时刻临阵倒戈,站到了李钟吕这边.七仙是很团结的整体,争议的时候归争议,一旦解决,张蓝韩三人还是积极的配合开展起了曹国舅的规劝工作。
      工作的突破口还是曹国舅的弟弟,蓝采和到了曹府,找到曹国舅,问他想不想知道自己弟弟现在在阴间过得啥样。自己在阴府那儿有熟人,可以带曹国舅至阴间探视其弟。曹国舅思弟心切,就和蓝采和去阴府探班。到阴府一看,自己弟弟那个惨哦!在十八层地狱混,天天下油锅当洗澡,眼睛耳朵等零部件也少了很多。看见大哥,曹花花只有两个字:救我!走出阴府,曹国舅肉麻兼心碎,弟弟的呼声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回响。蓝采和看透了曹国舅的心思。:“跟我走吧,加入我们的社团,我们老大在地府里人脉很广,要给你办这个事也不太难。”
     为了弟弟,曹国舅豁出去了,在入伙合同上按下了手印。八仙至此全部满编。
八仙之曹国舅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曹国舅弃官
       曹国舅名佾,字公伯,又传名景休,宋真定灵寿(今属河北)人,大将曹彬之孙,仁宗曹皇后之弟。他为人善良,不图皇亲国戚之荣华富贵,却爱慕淡泊清虚,待人亲切和平。宫内人上至后妃,下至臣仆,对他都非常敬重。
        有一天,曹国舅带了几名随从,简装轻骑,到郊外游春。只见远山近水,春光明媚,景色宜人。堤岸上的垂柳,像条条绿线随风飘荡,树林中的小鸟似穿梭般在飞翔争鸣。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溪水潺潺,碧绿澄澈。久居深宫的曹国舅,眼观大自然的旖旎风光,呼吸着这春天的芳香气息,心情格外的舒畅,便任马由缰,尽情饱览春光。
      忽然,从林荫深处飘来一阵阵悲凄的哭声,打破了他宁静的心绪。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悲切,不由得牵动了他的怜悯之心。他骑着马寻声而去,走不多久,便见不远处山坡上,有一老妇人披头散发,趴在一个新坟头上,痛不欲生地放声大哭。他勒住马,让下官前去问个究竟。
      少顷,下官转来禀报道:“老妇人是在哭她死去的儿子。”
      曹国舅说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尔等当劝慰她莫要过于悲伤。”
      下官道:“她的儿子并非病死,乃是被人打死。”
       曹国舅惊讶道:“啊!?竟有这等不法之徒,尔等再去询问老妇,是何歹徒如此猖狂?因何将其子打死?”
      下官答道:“已经问过了。她说有一狗官来郊外游逛,见她儿媳有几分姿色,便命人来抢。她儿子气愤不过,上前保护,被歹徒打死,儿媳也跳河自尽了!”
     曹国舅一听,义愤填膺。立即命下官道:“快将妇人带来,我要问个明白!”
老妇人来到马前,未等曹国舅下马,便哭诉道:“大老爷,你要为民作主啊!”
曹国舅问:“尔可知打死你儿的狂徒是那一个?”
老妇人悲愤地说:“就是那万恶的曹国舅也!”
众人一听都楞住了。下官喝斥道:“你这老妇人信口胡言!谁不知道国舅老爷心地善良,爱民如子,怎会抢你儿媳,打死你儿?”
老妇人更加愤怒了:“原来你们都是官官相卫,我一个贫妇人,还会诬陷好人不成?”
有一下官言道:“马上坐的就是曹国舅大人,我们每日跟随他左右,从未见他作歹。你这不是当面诬陷好人吗?”
       老妇人一听,像疯了一般,突地站起来,扑向马前,狂吼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曹国舅!原来你就是夺我儿媳,杀害我儿的恶官,我……我……我与你拼了!”
      那匹马猛一吃惊,昂起头放开蹄奔驰了起来。老妇人飞奔追了上去,死死地拽住马尾巴。马狂怒地扬起后蹄,只一蹄便把老妇人踢死在地上。下官们慌忙散开,奔上去拦住惊马,救下曹国舅。曹国舅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地对下官说道; “快……快……快去救老妇人!”
下官说:“老妇人她已死去了!”
“啊!!”曹国舅大吃一惊,心情非常沉重,许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下官劝慰道:“国舅老爷,莫要为一个疯婆子伤心!回宫歇息去吧!”
曹国舅悲伤地叹息道: “唉!身为国舅,如此胡作非为,害死一家无辜百姓,罪孽深重,国法难容!”
众人一听,更加糊涂起来,怎么国舅自己也承认是他害死的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原来曹国舅有个弟弟,一向骄纵不法,凭着他是皇亲国戚,便胡作非为。景休多次劝弟弟改恶从善,均未见效。刚才听了老妇人一席话,曹景休心中早巳明白几分。可惜,尚未容他开口,老妇人就死于马蹄之下了。曹国舅感到痛楚万分,心中甚为愤慨,便策马回宫,决心启奏万岁,捉拿弟弟归案,以正国法。
    不料,当他回到宫后,听说早有人将此事启禀万岁,万岁震怒,其弟已民罪潜逃了。
曹国舅因其弟所做之事深以为耻,遂弃官隐迹山岩,精思元理,求仙学道。
有一天遇见钟离权和吕纯阻,二仙问他: “闻子修养,所养何物?”
曹国舅答曰:“养道。”
钟、吕二仙又问:“道何在?”
曹国舅举手指天。
二仙再问:“天何在?”
曹国舅引手指心。
二仙笑道:“心即天,天即道。子识本来面目矣!”遂授以还真秘术,引入仙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