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明代书法家张弼  

2016-11-02 10:43:38|  分类: 明朝名人雅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1425~1487)字汝弼,家近东海,故号东海,晚称东海翁。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松江)人。明宪宗成化二年进士,久任兵部郎,议论无所顾忌,出为南安(今江西大余)知府,律己爱物,大得民和。长于诗文,草书甚佳,被评为“颠张复出”。尝自言吾书不如诗,诗不如文,著有《东海集》。
       张弼生于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祖上于宋室南渡时由汴迁居华亭,数世均无功名。张弼家住郡城西门外谷阳桥西南。成化二年(1466年)进士,授兵部主事,晋员外郎。因作《假髻篇》讽刺时贵,遭当权者忌恨,被排挤出京,任江西南安知府,治绩颇著。
      南安地当赣粤要冲,亡命者聚山为盗,久为民害。到任后,先后捕灭。大庾岭为客商货物往来通道,当地人民从事运输,赖以为生。后为广东南雄豪霸侵夺,民众失业贫困。张弼请准江西、广东二藩司,予南雄、南安两地民众中分其利。岭路狭隘险峻,难于行走,就将所得商税,雇工拓宽路基,砌道,架桥,长达30里,岭路畅通。荒年,开仓平粜,救济民众;时疫流行,延请名医,为民治病。
       南安府所辖的南康县,民俗好讼,则严惩首恶,杀其刁风;禁诬告,反冤狱。创立“射圃”,亲自教民习武,以备盗寇;建社学,创书院,祀先贤,修郡志,以教化南安士民,习俗为之一变。告归之日,老幼攀辕而送,为建祠塑像。
      据张鼐《先进旧闻》载:“东海张先生守南安时,各郡收兵议赏,武夫悍卒乃惟愿得侯墨妙,而过客往往以是罢诛求焉,岁以笔札佐郡费类此。”从这里的记述看,张弼颇不惜墨,应有大量作品流传才是,然而他的作品存世并不很多。卒于宪宗成化二十三年,年六十三岁,葬于凤凰山之阳。
个人成就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石刻像
         诗文清健。尤工草书,取法张旭、怀素。尝自言:“吾书不如诗,诗不如文。”李东阳笑为“英雄欺人之语。”著有东海文集五卷,《四库总目》和鹤城稿并行于世。《明史·文苑传》称其:“工草书,怪伟跌宕,震撼一世。”、“酒酣兴发,顷刻数十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欹如坠石,瘦如枯藤”,更喜作擘窠大轴,怪伟跌宕,震撼一世,人称“张旭复生”。四方求书者无虚日,甚至海外诸国,都知张东海之名,前来购求墨宝。传世手迹有《草书千字文》、《唐诗七律卷》、《草书登辽阳城诗》等(现藏故宫博物院),又有《七绝》诗轴(现藏上海博物馆)。后人搜集其草书,于明末刻板保存,名《铁汉楼法帖》(现藏松江博物馆)。
        著作有《鹤城》、《天趣》、《面墙》、《清和》、《庆云》诸稿及《东海手稿》,后由其子张弘至辑为《张东海先生集》(9卷)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书法特色
        当时在书坛上已经改变了明初那种工整平稳、圆润婉媚、细劲流畅的“台阁体”规范,追求的是奔放自由的书风。张弼是当时典型的书家代表,书风受怀素狂草放纵的影响极大,作品用笔奇崛,线条流畅,牵丝带笔处挥洒自如,使转生动活泼,气势贯通,变化丰富,反映了张弼草书的典型面貌。张弼是明代前期草书的代表人物。他喜欢作大字草书,史书记载说他酒酣兴发,顷刻能写数十张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世人甚至以为颠张(张旭)复出。董其昌说张弼的草书是学习怀素,实际上他同解缙的狂草关系更为直接。他们代表了明代前期对唐代狂草的一种理解与取用。一方面,他们作为与当时流行的台阁体的对立面,更多地表现了自己的个性,而受到人们的重视;另一方面,他们给明代后期草书直抒性灵以启迪。张弼小字草书流传较少,作品圆熟劲健,结构、章法自然而富有变化。张弼行书结构紧凑生动,较多地使用方笔,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张弼的草书,以唐代张旭、怀素为楷模,亦是明初草书家欲改变元代自赵孟頫以来蕴藉清妍的书风,追求挥洒放纵的延续。他的一些作品,在张旭和怀素的狂草中加入章草笔意,在意念上与早期的宋克、俞和颇为相近。但他的许多作品,却又完全抛弃章草的用笔,在结构上以开合为主,笔意上则求快、求飘。所以祝允明曾说:“张公始者尚近前规,继而幡然飘肆,虽声光海宇,而知音叹骇”,认为张弼作品中的轻浮作态不可取。但张弼求新求变的改革性书风,却成为当时潮流的走向,学他的人很多,甚至海外之国亦购求其迹。其间必然地有了精粗优劣的差别。陈献章评张弼草书:“好到极处,俗到极处。”俗到极处四字,诚然是很大的贬词,但好到极处却又是非常的褒语了。董其昌一代书学宗匠,评张弼的《庆云堂帖》亦多赞美之辞:世多推重其狂草,至祝希哲评书,独推其盛年之笔,当由未见翁之大全耳。今观此刻,众体毕备,若有意无意,或矜庄如礼法之士,或潇洒如餐霞之人。虽与希哲同学醉素,而狂怪怒张则希哲不免,翁无是也。
       关于草书,张弼曾有答客问“(昶)深解书法,或问张汝弼草书,曰:‘好到极处,俗至极处。,问:‘如何则可?’曰:‘写到好处,变到拙处。’”这一段文字对了解张弼的草书艺术及思想应是有所帮助的”。都穆说:“张公草书师宋昌裔,昌裔者名广:“洪武初与宋克(仲温)、宋璲(仲衍)俱以书擅名,人称三宋’。然评者谓昌裔书较之二宋不逮,以其笔联续不断,非古法也。(《寓意编》)。”都穆的褒贬于此可见。贬者主要依据是“笔联续不断,非古出法也。”这一点在当时或许是个问题,并会有不少的支持者,但以我们今天的认识来看,“古法”并非只此一法,大可有别的风格存在。即便取张旭草书来说,亦有“笔联续不断存在,晚明王铎、傅山等连绵大草在今天更是备受欢迎,可见不可偏执于一己之见。
      张弼常常醉书,故酒酣兴发下笔速疾,如骤雨旋风,应手万变,并可见怀素遗意。张弼认为自己的狂草大字最佳,验之他的书法,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这大约和一个醉字不无联系。
       董其昌评张弼时说:“东海在当时以气节重,其书学怀素,名动四夷。自是吴中书家倍出,声价少减。然行狎书尤佳。今见者少耳(《容台集》)。自张弼之后,吴中出了祝允明、王宠、文徵明等一批杰出的书家,张弼“声价少减”自是情理中事。但董其昌对张弼的“行狎书”很有好评,值得注意。行狎书即行书,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藏有张弼的一件行书卷“苏轼太白仙诗卷”,即为一件难得的佳作此卷写的笔酣墨畅,笔势飞动,提按自如,张弼行书水平可见一斑。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代表诗作
【渡江】
扬子江头几问津,风波依旧客愁新。
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
孤枕不胜乡国梦,敝裘犹带帝京尘。
交游落落俱星散,吟对沙鸥一怆神。
【假髻篇】
东家女儿发委地,日日高楼理高髻。
西家女儿发垂肩,买妆假髻亦峨然。
金钗宝钿围珠翠,眼底谁能辩真伪。
天桃窗下来春风,假髻美人先入宫。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老宅
     根据上海市地面文物部门的建议,位于松江老城明代中期松江书派首席书法家张弼的古宅,迁入上海松江方塔园,作为文化展示场所,为方塔公园增添了一个新的游览景点。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据介绍,张弼古宅是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发现的,原位于坍牌楼61弄2号,仅存厅堂一座。据地方志记载推断,应与明代松江著名书法家张弼庆云堂有关,具有较为重要的文物古建筑价值与历史文化底蕴。为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张氏宅的文物价值和社会价值,松江区政府决定按历史原貌搬迁复原张氏宅前厅部分,将其迁建至方塔园进行整体迁移修缮保护。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为何选择方塔园为迁入地?据悉,上海方塔园是一座以观赏历史文物为主的园林,共有国家级、市级、区级文物建筑6处,俗称“上海露天博物馆”。张宅迁入将进一步丰富园内文物建筑,提高公园的历史文物价值地位,使得这座“上海露天博物馆”更具分量,为公园增添一张原汁原味的文化名片。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根据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冯纪忠的设计理念,公园结合张宅迁建要求和区域实际情况,将张宅安置于东北角并做区域整体调整,形成与方塔园风格相统一的一处独立小院。张弼老宅将实行永久保护,建成后用于举办书法展览、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等文化活动,在保护建筑本体的同时,丰富游客的游园内容,普及当地文化.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蝶恋花词轴》纸本草书 148×59.4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轴以草书书写,通篇布局疏密有致,字形大小错落,运笔灵活,气势雄伟。
  释文: 
  钟送黄昏鸡报晓,昏晓相催,世事何时了。万古千秋人自老,春来依旧生芳草。忙处人多闲处少,闲处光阴,能有几个人知道。独上小楼风云杳,天涯一点青山小。 
  此古词,书之。有倒句,以为何如?东海翁
       张弼的书法很有特色。当时在书坛上已经改变了明初那种工整平稳、圆润婉媚、细劲流畅的"台阁体"规范,追求的是奔放自由的书风。张弼是当时典型的书家代表,书风受怀素狂草放纵的影响极大,作品用笔奇崛,线条流畅,牵丝带笔处挥洒自如,使转生动活泼,气势贯通,变化丰富,反映了张弼草书的典型面貌。张弼是明代前期草书的代表人物。他喜欢作大字草书,史书记载说他酒酣兴发,顷刻能写数十张纸,疾如风雨,矫如龙蛇,世人甚至以为颠张(张旭)复出。董其昌说张弼的草书是学习怀素,实际上他同解缙的狂草关系更为直接。他们代表了明代前期对唐代狂草的一种理解与取用。一方面,他们作为与当时流行的台阁体的对立面,更多地表现了自己的个性,而受到人们的重视;另一方面,他们给明代后期草书直抒性灵以启迪。张弼小字草书流传较少,作品圆熟劲健,结构、章法自然而富有变化。张弼行书结构紧凑生动,较多地使用方笔,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张弼的草书,以唐代张旭、怀素为楷模,亦是明初草书家欲改变元代自赵孟頫以来蕴藉清妍的书风,追求挥洒放纵的延续。他的一些作品,在张旭和怀素的狂草中加入章草笔意,在意念上与早期的宋克、俞和颇为相近。但他的许多作品,却又完全抛弃章草的用笔,在结构上以开合为主,笔意上则求快、求飘。所以祝允明曾说:"张公始者尚近前规,继而幡然飘肆,虽声光海宇,而知音叹骇",认为张弼作品中的轻浮作态不可取。但张弼求新求变的改革性书风,却成为当时潮流的走向,学他的人很多,甚至海外之国亦购求其迹。其间必然地有了精粗优劣的差别。陈献章评张弼草书:"好到极处,俗到极处。"俗到极处四字,诚然是很大的贬词,但好到极处却又是非常的褒语了。董其昌一代书学宗匠,评张弼的《庆云堂帖》亦多赞美之辞:世多推重其狂草,至祝希哲评书,独推其盛年之笔,当由未见翁之大全耳。今观此刻,众体毕备,若有意无意,或矜庄如礼法之士,或潇洒如餐霞之人。虽与希哲同学醉素,而狂怪怒张则希哲不免,翁无是也。
         关于草书,张弼曾有答客问"(昶)深解书法,或问张汝弼草书,曰:'好到极处,俗至极处。,问:'如何则可?'曰:'写到好处,变到拙处。'"这一段文字对了解张弼的草书艺术及思想应是有所帮助的"。都穆说:"张公草书师宋昌裔,昌裔者名广:"洪武初与宋克(仲温)、宋璲(仲衍)俱以书擅名,人称三宋'。然评者谓昌裔书较之二宋不逮,以其笔联续不断,非古法也。(《寓意编》)。"都穆的褒贬于此可见。贬者主要依据是"笔联续不断,非古出法也。"这一点在当时或许是个问题,并会有不少的支持者,但以我们今天的认识来看,"古法"并非只此一法,大可有别的风格存在。即便取张旭草书来说,亦有"笔联续不断存在,晚明王铎、傅山等连绵大草在今天更是备受欢迎,可见不可偏执于一己之见。
      张弼常常醉书,故酒酣兴发下笔速疾,如骤雨旋风,应手万变,并可见怀素遗意。张弼认为自己的狂草大字最佳,验之他的书法,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这大约和一个醉字不无联系。
董其昌评张弼时说:"东海在当时以气节重,其书学怀素,名动四夷。自是吴中书家倍出,声价少减。然行狎书尤佳。今见者少耳(《容台集》)。自张弼之后,吴中出了祝允明、王宠、文徵明等一批杰出的书家,张弼"声价少减"自是情理中事。但董其昌对张弼的"行狎书"很有好评,值得注意。行狎书即行书,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藏有张弼的一件行书卷"苏轼太白仙诗卷",即为一件难得的佳作此卷写的笔酣墨畅,笔势飞动,提按自如,张弼行书水平可见一斑。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草书火里冰诗扇》金笺草书 19.2×50.7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火里冰,暑月冻肉也,作一绝。 
惊见堆盐火里冰,祝融回驾避玄冥。世间多少炎凉子,下箸应教醉梦醒。 
款署:东坡云:扇面画寒泉雪竹,令人观之,自有祛暑之意。故予以此火里冰诗书与东白长老,而岂踏破菜园耶。东海居士。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御沟流红词轴》纸本草书 148×69cm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释文:选入深宅,年光如箭,承恩未遇车便羊,随班长在昭阳殿。自拾丹枫,霜痕一片,御沟堤上无人见, 都将一点少年心,西风写入长门怨。御沟流红词乐大军作。东海书。 
附录:张弼草书轴《御沟流红词》(作者:李旭开) 
这里介绍的作品是张弼的草书轴《御沟流红词》,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纸本,纵148厘米,横69厘米。虽然没有年款,但从书写风格、笔墨表现来看,显然系张氏较为成熟时期的作品。
  作品采用五行式草书布局,满满当当,笔势飞动,大小相间,用今天的话说,极具视觉张力,是典型的明代中堂幅式,即供人观赏的书法作品。该轴用笔奇崛古瘦,既有骤雨暴风般的酣畅淋漓,也有逆势涩行的沉着痛快,印证了古人对张弼草书“欹如坠石,瘦如枯藤”的评语。从笔墨间表现出的节奏感来看,此作用硬毫书写,运笔速度并不算快,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奋笔如飞”,“顷刻数十纸”,甚至“满座失声看不及”,只是在情绪波澜起伏中时疾时缓。而且此作在章法上大开大合、穿插避让,打破了行与行之间的界限,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进而营造出疾笔如飞的错觉。
  张弼草书在章法上最具特色,注重一个“满”字。此幅作品从纵向看,不仅字距紧密,笔画之间连属较多,且欹侧相依,大小参差错落,有黄山谷之风。从横向看,左右穿插避让,行距不再明显。如第四行下部的“风”字收敛窄而长,形成让右之势;而“写”字宽博、字形硕大,又与右侧的“见”字并立,从而形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互为穿插关系。从整体上看,张弼又十分注重各种对比关系的运用,如用笔的方与圆、粗与细,行笔的缓与疾、涩与畅,笔势的收与放、顺与逆,用墨的苍与润、轻与重,特别是草法的繁与简,强化了章法的虚实对比。尽管此作总体笔触纤细,锋芒毕露,但细而不弱、尖而不滑,其奥妙即在于各种对比关系的妙用。如第二行下部的“丹”字,单从字形上看,似从张旭《古诗四帖》中来,苍劲朴拙,行笔迟涩半枯,与上、下、左、右诸字的纤细灵动相比,显得十分醒目,但又不显突兀。整体观之,和谐相安,真正体现了“和而不同,违而不犯”。再如,前面提到的“写”字,其字形之大,竟是其他较小字形的近十倍。运用这种极度的反差对比,需要作者具备较高的审美修养和超强的统筹协调能力。运用得当可使草书布局更加宏伟壮阔、气势奔放;反之则成江湖气,俗不可耐。历史上善用此法的书家还有怀素、?山谷、毛泽东等人。据史料记载,张弼曾经有一段意味深长的答客问:有问“何以深解书法”,答曰“好到极处,俗至极处”,又问“如何则可?”答“写到好处,变到拙处”。可见,张弼对反差对比是深有感悟的。
  《明史·文苑传》称张弼“自幼颖拔,善诗文,工草书,怪伟跌宕,震撼一世。自号东海。张东海之名,流播外裔。为诗,信手纵笔,多不属稿,即有所属,以书故,辄为人持去”。张弼曾说“吾平生,书不如诗,诗不如文”,好友李东阳戏之曰:“英雄欺人每如此,不足信也。”张弼作书与张旭有相似之处,常常酒酣兴发,草书笔走龙蛇,世人以为“颠张复生”。看来张弼不仅工草书,颇有时誉,还是一位性情豪爽、常以笔墨抒怀的艺术家。
  张弼生活在明代上半叶,其书法追求不与人同,在“规模宋元”的大环境下独辟蹊径,独爱颠张醉素,以草书抒情性为方向,终于自成一格,赢得时誉,成为明代前期草书的代表人物之一。据明张鼐《宝日堂初集》载:“东海张先生守南安时,各郡收兵议赏,武夫悍卒乃惟愿得侯墨妙,而过客亦往往以是罢诛求焉。”张弼晚年,书名日盛,“四方求书者无虚日,甚至海外诸国,都知张东海之名,前来购求墨宝”。但是从今天来看,张弼的传世作品并不算多。以本文所述草书轴《御沟流红词》为例,即有嘉靖十九年(1540年)延安知府高氏所跋“往予游浙西求观海翁真墨迹,不可得。此则真墨迹焉”。高氏言语间透露出对张弼书法的喜幸之情,而此时距离张弼去世仅53年。
  张弼的草书艺术既开启了明代末年浪漫主义书风之先河,也是明代中期“吴门书派”崛起的铺路石。在他的影响带动下,吴中地区相继涌现出祝允明、王宠、文徵明等一大批杰出书家。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说:“东海在当时以气节重,其书学怀素,名动四裔。自吴中书家后出,声价稍减。”此语正应验了那句俗语“长江后浪推前浪”,张弼公若地下有知,亦当欣然矣。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杜甫曲江二首之一诗轴》纸本草书 149.3×66.9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释文: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东海翁。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学稼草堂记》 纸本行书 28.3×141.5cm 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
  吾居松江之東海上甞論農者天下之至勞而吳農又至勞之甚者而東吳海堧之農則又其勞之尤甚焉葢吳多泥塗而海堧則瘠鹵故耳吾姊之夫俞庚南金自號學稼葢少而讀書吟咏為事長而方有事于耕誠苦心勞形以為學也甞聞其父夢梅先生大年教之讀書少長來從吾曾祖守株先生受易又從吾先考武庫公受毛詩但見其呫嗶弄翰而巳及吾遊庠序往來京師南金方肆力于農畝不止課僮奴而巳也末世靡文人之稱號率多寓言南金之號□據實也弼竊祿素食昧於耕稼今與南金皆老矣敢妄言乎誠知其勞之極至敢易言乎吾甥寰學而有得者又能文之當以此誨鄉里後生之勤不止無逸之書七月之詩所言也則一方之農皆良淳龐之風不墜矣若草堂乃農家之常居不必詳著是為記成化二十年甲辰十一月望賜進士出身中憲大夫南安府知府致仕張弼拜手書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评书卷》纸本草书 26.5×102.5cm 成化辛卯(1471年)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北山堂捐赠) 
释文:宋昌裔书如白云出岫,连绵不绝悠扬卷舒,无不自得。宋仲温书如鹏搏九万,全仗扶摇。沈民则书如瑶 环瑜耳,令人玩弄,不能释手。沈民望书如强弓劲弩尽力挽纵。陈祭酒书如缘壁枯藤,势多屈曲。四月 廿日,溽暑初作。坐望仙楼,偶披此卷,得素楮,遂写书评数段塞白。时成化辛卯岁也。张弼识。
明代书法家张弼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弼《草书元宵七言绝句轴》 98.9×36.4 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
去年南郡赏元宵,歌舞声中度画桥。烂熳新诗谁记得,红梅零落路遥遥。东海翁。
  此草书七绝与南京博物院所藏的一幅内容略有不同,那一件款署醉书,这一件亦为应酬之作,用笔、结构、章法娴熟,信手走笔,疾如骤雨,矫若游龙,一气呵成,堪称佳作。只是应酬之作,难免有精粗之分,诚如陈献章所品:“好到极处,俗到极处。”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