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道教第六代天师张椒  

2016-11-18 09:41:34|  分类: 宗教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教第六代天师张椒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椒,字德馨,张昭成长子,正一派第六代天师。 生活在东晋十六国那纷乱的年代,邂逅了一个翩然若仙的女子,称号洛神左欣然。
      为了得到这个女子,他游荡天涯,周转于四大道宗和四大佛寺之间,一步一步提升至神人之境,最后却阴差阳错的在淝水之战挽救大晋,终成正一道第六代天师。
  《仙监》谓:〝道融长子也,得真人治鬼之法。以真人所授诸阶秘术传度世人。晋帝累徵不起〞 。
  《汉天师世家》则说:尝游鄱湖,月夜有一老翁登舟进曰:闻师家以仙道立教,愿拜下风 而无阶可进。今者不意仙踪远驻近津,获挹光仪,乞示蕴奥,以启昏愚。天师遂告之曰:昔 者得道之士,皆由皈戒而入,然质心於戒,莫若质戒於心,则万法皆空,一真常存。翁闻知 遂起谢而去。後年一百余岁尸解而去。
  元顺帝至正十年(1353年)赠号“清微弘教玄妙真君”。
  在小说《神仙眷侣》中,是为男主角,号谪仙,自号成公兴。
  幼时在龙虎山外的山村长大,实际上是天师张成亲子,性格木讷,向道之心坚定,修有河上丈人张修传下的《河上公道德论》,独创连理指、鸳鸯指、比目指三大指劲,所向披靡。
  他拥有一根萨满教圣女尤流苏赠送的玉笛,他平常喜欢拿玉笛竖吹曲子《凤求凰》排遣心怀,对战之时亦可凭此物力抗别人的法宝。
  为了和正一道另一位冰冷如仙的洛神左欣然修成神仙眷侣,一路见遍了奇异之事,在生死之间徘徊,自己的修为也一步步增长,终于在淝水之战挽救了整个大晋。
  他所收三个弟子:寇谦之、陶渊明、孙恩,俱是后世大名鼎鼎之辈。
龙虎成丹
  张椒一开始因家中贫困,便和发小袁如象一起投身龙虎山,发小有幸成为天师身旁的丹童,他自己却因打伤祭酒高成林,只能做一个普通的鬼卒,
  一日他下洪王湖挑水,遇见岩壁上一个白衣少女练剑,一时惊为天人。之后他偶然迷失路径,来到了旱仙岩,从那里获得了河上丈人张修传下的《河上公道德论》,以及招魂幡,之后勤心修炼。
  他修成异人之后,伙同‘黄巾侠盗’史云升,将之前欺负他而狼狈为奸的‘黄鼠狼’、‘野雉’二人杀掉。
  又是一年天元大会,灵宝、上清二道掌道协同弟子前来龙虎山挑战,那白衣少女也在此列,原来她是上清道掌道许蕙兰入室弟子左欣然。希望获取龙虎山的震山之宝‘巨阙剑’。
  正一道除天师大弟子张超外的各祭酒与二道弟子相搏,终究棋差半招,就要失去巨阙剑。
  危急时刻,张椒挺身而出,连败二道弟子,保却龙虎山颜面,天师张成亲自宣布他晋升为祭酒,拜书痴何灵龟为师。
  他学道方才一日,天师却宣布北方有劫难,派遣三道弟子北上,路上遇到一只成精的鳇鱼,张椒数次相救左欣然,反被对方冷眼相视。
襄阳风范
  一行人来到襄阳城,张椒经襄阳太守朱序诉说,才知天下有十大名剑。
  伪秦魔兵来袭,他晋升灵人之境,与左欣然并肩作战,受困于萨满教‘万家网罗’石越的‘银网’,幸得檀溪寺慧远搭救。
  二人发现化名‘王宣之’的萨满教百变郎君慕容冲乃是奸细,尾随至水镜山庄,探得伪秦密谋,他嘱咐左欣然回去通报,自己则拖延时间,解了襄阳此厄。
  第二次他拜见檀溪寺的上座,天下五大至人的‘东圣’释道安,知晓了‘滔滔河水,灼灼不息。天生神语,文刻碑底。西方寒铁,龙化白帝。九剑合璧,江山辟易’这十六字诫语,并随慧远赴白马寺道恒之约。
  龙虎山‘南仙’张天师领着大部队来至,伪秦一方也来了萨满教大萨满,号为‘北巫’的面具人,以及白马寺上座,号为‘中活佛’的竺法雅,几番征战,襄阳一方不敌,天师张成又中了萨满教‘钉头七箭’,只得撤退。
  张椒和左欣然为躲苻秦追兵,来到神农架,见了好些毒物,暗生情愫。
赫赫长安
  来到长安城,张椒结实苻秦太子苻宏,以及萨满教圣女尤流苏。
  天师大弟子张不超使诡计欺骗左欣然,使其与张椒分道扬镳,并将张椒干将宝剑夺走。
  张椒心伤之下,栖身建章宫,准备完成左欣然的遗愿,刺杀苻秦天王苻坚,因北宫内有禁制而作罢。
在此期间,他收了大弟子寇谦之。
太子苻宏因与曾发出‘杀胡令’的‘武悼天王’冉闵侄女冉桐雨相恋,被其锁在冷室。
  张椒为救二人,答应苻坚随苻秦军队北征,苻坚随赐给他一匹汗血宝马‘铁血’,随行的有圣女尤流苏。
燕赵故园
  军队行在黄河上,却遇到了曾被后赵石虎虐杀的汉家女子所化的‘黄河八鬼’,张椒晋升高人之境,与尤流苏一番力战,将其除之,但自己却被尤流苏下了叮咛虫。
  苻秦军队平完叛后,张椒为了获得天下第九名剑纯钧,与尤流苏及千发魔女‘钟妖儿’来至恒山,遇到石室中的左欣然,一时左右为难。
后与尤流苏及萨满教中人会师洛阳白马寺,一番大战,取得纯钧宝剑,返回长安。
  尤流苏也在此时向他吐露情愫,他却执意不从,惹得萨满教大萨满大怒,将要杀之,尤流苏托太子苻宏将他放回南方。
烟雨江南
  张椒返回龙虎山,收了二弟子陶渊明,得知左欣然要与天师大弟子张不超成婚,虽然揭穿张不超面目,然左欣然也不告而别。
  他牵着铁血来到金陵城,欣赏了鹧雀坊的歌舞,并结识了王献之一众江左才俊。
  宫宴之上,左欣然刺杀晋孝武帝司马曜,是张椒晋升化人,竭力阻止,之后并在太湖论道,使其放下仇恨。
  张椒为报尤流苏之恩,盗取台城中的七星龙渊宝剑,左欣然却将其误伤,之后灵宝道徐灵期练得七神返耀丹,准备助其恢复修为,却阴差阳错使其失忆。
  正一道众人赶到钱塘湖的蝴蝶谷,萨满教众人也随后赶至,左欣然一人与其匹敌,随后却自毁容貌,并丢下莫邪剑。
  张椒恢复记忆之后,打败追兵,也将恩怨情仇看淡,收了三弟子孙恩,与尤流苏北上长安。
西域边关
  张椒为寻左欣然,答应随苻秦军队一起西征,来至白龙堆,遇到受到诅咒楼兰王所化的一片骷髅,力战击灭。
  之后来至于阗国,他在和田城下,一人一马,击败‘西魔’鸠摩罗什座下四神中的‘神谛’昙无成,之后虽在红莲山击杀‘神异’单道开,坐骑铁血也因而身亡。
  终于会师龟兹国库车城,萨满教众人与大乘寺众人赌斗,张椒与突然出现在库车城下的左欣然,化人之境的一番相斗,杀得天昏地暗。
  张不超此时现身,投靠萨满教,并且准备击杀左欣然,张椒于心不忍,使出招魂幡将其击杀,惹来萨满教众人不满,左欣然也飘然而去。
  尤流苏被鸠摩罗什击杀,张椒心伤之下,晋升至人,击败鸠摩罗什,助苻秦平了西域之乱,并取得第十的昆吾剑。
  自己却一路穿越沙漠,险死还生东来,机缘巧合获得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湛卢’宝剑。
辟易江山
  苻坚聚齐天下十大名剑的九把,萨满教大萨满也晋级神人,立刻准备大举南侵。
  张椒先至金陵城,参谒谢安,并且得知左欣然为了击败萨满教大萨满,修炼了正一道终极秘诀《太上忘情诀》。
  他赶到衡山,与左欣然吐露心迹,奈何此诀已成,守护左欣然一月之后,他来到徐州,观赏谢玄领导下的北府兵,其心稍安。
  淝水之战,萨满教大萨满成神人之体,聚九大名剑,威不可挡,连斩正一道、灵宝道、上清道高宿。
  左欣然越众而出,以气御剑,重伤昏迷之下,仍旧不敌面具人。
  危急时刻,张椒赶来,手持湛卢剑,并得灵宝道葛巢甫传授葛洪秘术‘九字真言’,晋升神人,击杀面具人。
  ‘南玄公’谢玄于是领导北府众军,大败苻秦百万联军,并在将军山与‘北霸’慕容垂一番激战,各自退去。
  张椒在龙虎山旱仙岩上,不顾天雷之威,救回左欣然,与其成婚,并接任正一道天师之位,得金陵众友人相贺。
  左欣然诞下一子,取名张回。
  张椒参加慧远的白莲社之后,北上长安,被慕容垂等众困在石室,幸得左欣然不辞辛劳解救,重定天下四大名僧与四大高道。
  诸事完毕,张椒传位张回,自己与左欣然化身神仙眷侣,云游天下。
  然而结尾,却是在旱仙岩,他并没有复活左欣然,于是自己便随其陪葬。
人物形象
         外貌形象
       另一个少年身材瘦削,坐在船尾,用手托着下巴,望着河两岸的景色默而发呆。
  张椒今日穿着一身白色的修身儒袍,再加上眉目间因弱冠之龄而显得俊秀英朗,眨眼间挡在了自己的心上人面前,方才又吹出那么一首哀伤的曲子,诚可谓是媲美江左十贤的风流俊杰。
  他衣袂飘动,状若神仙,看得沿岸的居民震骇不已,再加上圆月当空,长笛啸风,都以为天神飞降,纷纷大呼:“谪仙!谪仙!”
  一人飘然降至,一袭枫红色的长衫,绚丽如残阳,不偏不倚正落在渔舟末端。
  一人脚踩玉笛,乘风而来,他橙色的长袍在云霄中那般耀眼,身形前进间,黑雾一圈圈退开。
生平性格
第六章 放浪形骸醉酒魂
  他也曾和左欣然在屋顶上赏过月亮,也曾和尤流苏在草地上看过星星。
  只不过这些他都不太喜欢,因为这些都已成了过往。
  他宁愿自己就化身成这不老的松树,不必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他在这里躺了足足三日,思绪却飞到了四年前的神农架内。
  那时候左欣然和他生死相依,可到了长安城就成了割袍断义。
  如今忘了,又该如何?
  忘了也好,一切重新开始。
  左欣然注定要和面具人有不可避免的一战,可自己偏偏碍于对尤流苏的承诺,不能亲自出手。
  那么,既然不能代替,好歹得帮点忙。
  他混迹多年,知道最可怕的不是力量,是人心。 
  如果整个大晋从一开始就没有胜利的把握,那么一个人付出再大的努力,也是无用。
  他决定东去金陵。
  这个想法一起,他就有了方向,立刻站了起来,祭出玉笛,飞回了祝融峰。
  神祠依旧挺立在那里,周遭的白玉兰花连同冰雪一起消失无迹。
  南岳夫人像脸上的裂痕已经奇迹般地融合好了,想来应当是左欣然突破时的阴阳二气滋润所致。
  只是左欣然脸上的剑痕依旧没有消失。
  他伸出右手来,缓慢又安详地抚摸在左欣然的有痕右脸上。
  光洁和粗糙并存,神圣与狰狞齐现。
  像摸在自己心上。
  他在梦里也不知无数次有过这样的情况,如今左欣然却已感觉不到了。
  这一刻他体内的阳气丝丝盘绕,和左欣然周身盘绕的阴气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若是别人,直接会被左欣然此刻贯彻九幽的阴气激射出去。 
  只是,是他们。
  多少次荣誉与共,生死相向,奈何造化弄人,天各一方。
  谁说是神仙眷侣,明明是再世梁祝。
  他闭上了眼,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然而他的手终于恋恋不舍地放了下来。
  嘿,情人,有过你,就已足够。
  他取出了残剑湛泸,插在了左欣然面前的岩缝里,而后在左欣然额头上轻轻一吻。
  只轻轻一吻。 
  将所有的祝福和力量都送给了她,而后祭出玉笛,飞身而上,头也不回地向南飞去。
法术绝技
第十八章 伤心剑势伤面目
  左欣然那没有破绽的一剑已直直刺将过来,张椒已来不及躲,甚至来不及挡。
  他的瞳孔里倒映的,尽是那区区一支断箭爆发的惊天威力。
  他闭上了眼。
  闭上眼并不能解救剑势,但却能做出更好的判断。
  听风。
  风也是直的,和凌空剑势一样。
  那是因为这一剑已了无痕迹,裹挟的周围的风尘不得不随着剑路走。 
  他面前立刻就出现了一片清灵世界,像做梦那样隐隐约约,稍可见物。
  迷蒙中也是一把剑。
  那把断箭作成的剑。
  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却化出了万千迷幻剑势。
  第一式依旧是飞仙九式的顶礼三官。
  三个神像就盘坐在没有箭头的箭身上,持动天地人三才法阵。
  也只有左欣然这般至情至性的人,才能练成飞仙九式的起手式。
  三官大帝一出,这迷蒙世界就开始有了光彩。
  青色的天,褐色的地,蓝色的水。
  有光还不够,得有音。
  所以张椒就吹出了第一个音节。
  这是五音中的角音,渺乎轻细,不似音乐,而是生命最单纯的呼唤。
  那代表着这个世界将有活力。
  左欣然第二式紫气漫关也已降下,于是东边就升起了连绵一片的紫色云彩,绚丽的好像黄昏醉人的晚霞。
  老子西出函谷关,紫气浩荡三千里。
  张椒玉笛笛孔里第二个音节‘商’音传出。
  ‘宫’是短音,‘商’是长音,连绵一片,与天际的紫气交相辉映。
  老子既然出关,第三式‘老君参玄’也施展了出来。
  老君趺坐岩石之上,光头慈目,白须垂胸,捧着一卷《道德经》,那是无上法门。
  要参悟无上法门,需要有灵性。
  所以笛孔里传出了第三个音节‘角’音,这也是短音,呜啦一声便不再响动,悟通没悟通全靠你自身悟性。
  三剑三音相交,平分秋色,终于是显现出一点活物了。
  因为第四式‘白衣猎然’不是靠显像体现的,而是来自于娇叱。
  这娇叱清冷中带着一丝伤感,浓的却像一池化不开的哀愁。
  然后就猎猎有风。
  风声响动中,渐渐有白袍显现。
  白袍袍角飞扬如雪,震荡如旗。
  第四下笛音却久久未传出。
  两年前在蓟城下左欣然使出这式‘白衣猎然’,配合‘寒月凄艳’,张椒根本无法拒绝。
  那种诱惑,绝不是钟妖儿色相诱惑所能比拟。
  但今日不一样,今日这声长长的‘徽’音终于是传了出来。
  长的像叹息。
  因为他已明白,自己的死她也许无动于衷,也许落上一滴清泪,但并不能令她好过。
  天象又发生了变化。
  蓝天紫云之中,升起了一团冷月。
  月光柔和,黄的像江州黄澄澄的脐橙。
  但终于开始变蓝,一点一点,像天狗食月那样。
  这代表着她第五式‘寒月凄艳’也已经使出。
  蓝色的瑰丽,蓝色的妖异,蓝色的可怖。
  “嘀——”一声短音,这是三长两短最后的‘羽’音,激烈高昂,与蓝月亮泛下的蓝光交相辉映,转息无迹。
  笛音惊起了一只飞鸿。
  扑棱棱,扑棱棱。
  灰色的翅膀,细长的颈,匆匆瞥了这边一眼,便消逝在天宇中。
  只匆匆一瞥,人灵魂仿似已被锁定,无法挣脱。
  第六式‘惊鸿一面’。
  及后,一道极为细小的白光,若有若无的劈了过来。
  快若闪电,却比闪电还要细小,细小到人肉眼近乎不可见。
  这是第七式‘命有殊悬’。
  你已全神贯注在惊鸿一面上,真的是命有殊悬。
  笛音挣脱着,跳动着,旋转着,徘徊着,终于是传了出来。
  有轻有重,有急有缓,有柔有烈,有阴有阳。
  这两股笛音是一齐发出的,交相在一起像太极一样,缠绵哀怨,叠响回荡。
  更像两只浴火重生中交颈盘舞的凤凰。
  这是五音之外的阴阳二音,不在音谱之内,却切切实实存在。
  它们也是渺乎无迹的,所以两式剑势撞在其上,如泥牛入海,彻底没了威力。
  剑势仍未止。
  这一式再没有什么花俏,而是直直的一柄剑。
  天地间只有这么一柄剑。
  谁也不知道这柄剑是怎么出现的,更无从知道它的轨迹。
  只知道在它刺下的那一刻,人心口的血花也会飙溅出来。
  第八式,天外飞剑。
  笛音却已尽。
  有指劲。
  三道。
  连理指,枝叶相招;鸳鸯指,交相绚烂。比目指,双宿双栖。
  连理枝在天;鸳鸯鸟在潭;比目鱼在海。
  这是对三官大帝的另一种诠释。
  所以任你剑势飘忽在哪里,都无法避过。
  就像无情的左欣然遇上有情的张椒一样无可奈何。
  还有一式。
  终极一式。 
  这一式比前八式加起来都要强大,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到达。
  第九式‘举霞飞仙’。
  白衣招展,霞光万丈。
  之前已消散的白云、紫气、剑波、笛音全部被它召回。
  整个世界如天界仙境。
  没有任何物事能挡。
  即使是瞬息千里的‘咫尺天涯’身法也无法躲过。
  所以这一式直直撞击了过来。
  ‘砰——’整个世界幻境彻底消散。
  他们不知道的,方才误打误撞,正参悟了至人之境所修的阴阳二气,阴阳调和乃生万物,五行循环才得永生不散,这需要莫大的天赋,莫大的机缘,是以才说至人无及。
  只可惜他们心不一,貌合神离,阴阳二气只能相聚,不能融合,幻境也就无法凝成域界。
  将目光放到左欣然断箭刺向张椒的那一刹那。
  此剑依旧无法可挡。
  所以他的笛子戳向自己的心口。
  假戳。
  左欣然的剑也跟着戳去。
  真戳。
  笛子已挪开。
  剑却已戳进。
  笛尖撩动女子面纱。
  剑尖戳破衣衫,刺透皮肤,刺进心口。
  然后两人就同时愕住!
  剑是冷的,冷如九幽。
  心却是热的,热的滚烫。
  那薄如冥雾的面纱已经被笛尖带落,露出了一张粉雕玉琢,令人不可逼视的脸。
  除了面上那一道剑痕。
  这道血痕自右眼角起,划过脸廓,一直通到嘴角,像是在脸上爬了一条蜈蚣,骇的人胆寒。
  这一下那双顾盼流兮的美目,也无法掩盖这剑痕的丑陋。
  张椒万分惊愕。
  除了惊愕还有叹息。
  无论谁看到昔日貌过天仙的佳人如今这般模样,都会叹息。
  更可况是她自己毁伤自己的容貌,只为了偿还对于自己的愧疚?
  他已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尽管鲜血从断箭箭头一丝丝涌出,彻底渗透青矜。
  左欣然看着手里乌光锃亮的断箭,一直绵延到鲜血涌出的源头,古井无波的面色就变了。
  眉上的是半分惊讶,半分哀愁。
  更多的是不可遏止的愤怒。
  她已松开了手,转身就走。 
传承
      张椒是第六代张天师,第五代天师张昭成,第七代天师张回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