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古今中外、政坛人物、影视名星,娱乐达人,将军与士兵,皇后与妓女,各领风骚。

 
 
 

日志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2016-11-15 15:15:07|  分类: 宗教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伯端(公元983年— 1082年),一说(公元984年—1082年),道教南宗初祖,字平叔,号紫阳、紫阳山人,后改名用成(或用诚)。人称“悟真先生”,传为“紫玄真人”,又尊为“紫阳真人”。临海(今属浙江)人。自幼博览群书,学贯古今中外,涉猎诸种方术。曾中进士,后谪戍岭南。于成都遇仙人(一说此仙人即为刘海蟾)授道,后著书立说,传道天下。
      北宋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仙逝,飞升前留有《尸解颂》一首:“四大欲散,浮云已空,一灵妙有,法界通融”。
      张伯端与杏林翠玄真人石泰、道光紫贤真人薛式、泥丸翠虚真人陈楠、琼炫紫虚真人白玉蟾被奉为“全真道南五祖”(“北五祖”为:东华帝君王玄甫、正阳帝君钟离权、纯阳帝君吕洞宾、纯佑帝君刘海蟾、辅极帝君王重阳)。
       张伯端曾为幕僚。据清·仇兆鳌《悟真篇集注》卷首“陆彦孚记”,张平叔“少业进士,坐累谪岭南兵籍”。治平中,曾随龙图公陆诜“师桂林”,并“引置帐下,典机事”。陆诜“移他镇,皆以自随”,最后陆诜“薨于成都”。平叔“转徙秦陇。”《悟真篇·序》有:“至熙宁己酉岁,因随龙图陆公入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
       张伯端曾为府吏数十年,一日忽悟“一家温暖百家怨,半世功名半世愆”,遂看破功名,纵火烧毁案上文书,因之,以“火烧文书”罪发配岭南。
        熙宁二年(公元1069),张伯端在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潜心修炼。曾“三传非人”,而“三遭祸患”。熙宁八年(公元1075),因“患此道人之不信”,遂著《悟真篇》,叙丹药之本末。书成后,学者云集而来,晚年“自成都归于故山”,返回江南传道。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生平经历
        张伯端年轻时聪明好学,他在《悟真篇》序中自云:“仆幼亲善道,涉猎三教经书,以至刑法、书算、医卜、战陈、天文、地理、吉凶生死之术,靡不留心详究。唯金丹一法,阅尽群经及诸家歌诗论契,皆云:‘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朱砂、白金黑锡、坎男离女,能成金液还丹,终不言真铅真汞是何物色’”。说明当时即热衷于道教的学习和研究。及年长,伯端因“肄业辟雍不第”,遂据刀笔,“为府吏”。后因玩佛书有感,顿悟无生。并因火烧文书罪,被流放岭南。张伯端获罪充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对所掌冤屈案件的同情,更主要的是他内心对封建社会的不满。
         张伯端坐累谪岭南兵籍后,由于官场无望,遂在“晚年浪迹云水(今广东乐昌县),访求大道”。治平年间(1064~1067年),适逢余杭陆介夫知桂州,得以“引置帐下,典机要”。熙宁二年(1069年),陆介夫改知成都,张伯端随同前往,在成都天回寺遇异人,“以夙志不回,初成愈格,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陆介夫死后,张伯端失去依托,遂“自成都归于故山”。回临海后,“筑室于山青水绿之中,乃扬罄然而怡怡然,若有所得。客传于市曰:遭贬张平叔归于山矣”。其后,张伯端再次出山,“转秦陇”。并遵陆介夫遗嘱,往荆南(今湖北江陵)得转运使马处厚资助,“择兴安之汉阴山中(今陕西紫阳县紫阳洞)修炼”。最后,张伯端回到临海隐居,往来于灯坛、盖竹、龙顾及天台的桐柏、赤城之间。
       元丰五年(1082年),张伯端在百步(今临海百步)“天炎浴水中”,趺坐而化。所留《尸解颂》云:“四大欲散,浮云已空。一灵妙有,法界圆通”。弟子“用火烧化得舍利千百,大者如芡实,色皆绀碧”。张伯端死后,百步乡里在其羽蜕之地立“紫阳化身处”纪念碑。南宋庆元三年(1197年),台州郡守叶筑改城内黄牛坊桥为“悟真”桥,以示对张伯端的纪念。后又有悟真坊、悟真庙等纪念性的街区和建筑出现。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台州府推官张滂在百步修建紫阳庵,并重修碑石,题曰:“重修紫阳题诗碑记”。清雍正十年(1732年),世宗皇帝敕封张伯端“大慈圆通禅仙紫阳真人”号。并亲撰《道观碑文》,命工部主事刘长源来临海,于其故居璎珞街和羽化地百步,及天台山桐柏宫,各建“紫阳道观”一所,用以祀祠张伯端。
       张伯端的出名,是因为其所著的《悟真篇》。《悟真篇》体现了张伯端炼养思想的总成,是南宗的代表著作。张伯端在书中力主内丹,“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黄金屋,一颗明珠永不离“。主张按照万物化生的法则,反其道而修炼自己的精、气、神。书中还吸取了老子的哲学思想,利用它来说明内丹的修炼方术,并加以深化和发展,使之成为自己内丹学说的理论基础。
        《悟真篇》成书于临海,熙宁三年(1070年),张伯端“丹成返台州,传道授徒”。因丹法“三传非人,三遭祸患”,学者多为“逐名利”。遂萌发著书之意,于熙宁八年(1076年)在临海著成是书,使有缘者能“寻文解义”。有所心得。故陈耆卿《嘉定赤城志》亦载其自成都得“金丹术归,以所得萃成秘诀八十一首,号《悟真篇》”。
张伯端著成《悟真篇》后,再次离开临海,一度寓居于常州红梅阁(今江苏常州市红梅公园东南隅)。在红梅阁,他又成《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三卷和《金丹四百字》一卷。及后,张伯端在陕西的凤州(今陕西凤县)、阶州(今甘肃武都)传道时,因得罪凤州太守而“按以事坐黥窜”,被判流放,解送边塞。至邠州境内,会大雪阻于乡村酒肆,巧遇石泰。石泰见张伯端被解差押送,乃询问其来历,张伯端据实相告。石泰便与解差相商,引伯端前往邠州衙门,经与太守交涉,终于作出了免于流放的判决。张伯端获释后,始忆其师曾云:“异日有与汝解缰脱锁者,当宜授之”语(54)。遂将《悟真篇》及心要倾囊相授于石泰,使之成为嫡系传人。离开石泰后,张伯端“事扶风马默处厚于河东”,并又将《悟真篇》“授之”。
        《悟真篇》一书在《宋史·艺文志》、宋马端临《文献通考》、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清《四库全书》、《古今图书集成》及明清《道藏》中皆有著录。其传世本很多,作注者不乏其人。最早的注本应为南宋叶士表的《悟真篇注》,叶士表,字文叔,临海人。其于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为《悟真篇》作注,元人戴起宗在其《〈悟真篇注〉辨》一文中说:“前乎文叔,未有注《悟真篇》者”。叶士表与张伯端同为临海人,且生活年代不远,故叶士表所注之《悟真篇》,当为张伯端《悟真篇》之旧本。另有最早的注本为薛道光的《悟真篇注》之说,但此注在元至元元年(1335)已为戴起宗否定。戴起宗为此注作疏,阐发未尽之义。复撰《金丹法象》一篇,解释有关金丹术语,并著文辨明所谓薛注,实际上是翁葆光所注,乃是坊家为扩大影响假名于薛。另原题为翁葆光所述的经书还有《紫阳真人悟真直指详说三乘秘要》一卷、《紫阳真人悟真篇拾遗》一卷。此外,宋代为《悟真篇》作注的还有袁公辅、陆子野数家。元代为《悟真篇》作注的有上阳子陈致虚,其文题为《注悟真篇序》,由张士弘编集在《紫阳真人悟真篇三注》一书中。张士弘在书中另有《紫阳真人悟真篇筌蹄》,又书中编首所录薛道光《悟真篇记》一文,为宋人陆彦孚所撰。空玄子戴起宗则作有《悟真篇注疏》和《〈悟真篇注〉辨》。明代作注的有潜虚子陆西星、一壑子彭好古、晦卿李文烛等;作异注的为九映道人甄淑。清代会稽存存子陶素 作有《悟真篇脉望》,朱元育有《悟真篇阐幽》,刘一明有《悟真篇直指》,董德宁有《悟真篇正义》,傅金铨辑有《悟真篇四注》等。
       如今,古老的璎珞街还长在。无论是漫步于此逶迤,思绪有如穿越八百年的时空。《悟真篇》也还长在,它带来了南宗的成功。那伟大的张伯端更应该长在。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思想成就
张伯端的思想可大致划为三个时期,大约可以以他的三本著作为界:
1、《悟真篇》代表早期的出儒入道,倡道教内丹为中心的三教合一思想;
2、《禅宗诗偈》(即《悟真篇后遗》)代表中期思想,出道入禅,以彻了禅宗性学为归宿;
3、《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代表晚期的转变,禅道双融,而正式酿成一种独具特色的内丹学说。
张伯端的内丹学说主张以内丹为修仙途径,而以“性命双修”为其内炼大旨。认为以人体为鼎炉,以精气为药物,以神为火候,通过内炼,使精气凝聚不散,结成金丹。同时,他继承陈抟内丹修炼的系统方法,将炼养分成四个阶段进行,即: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张伯端虽然认为道、儒、释 “教虽分三,道乃归一”,但与全真不同,他主张先修命、后修性,尤其推崇佛教禅宗“明性”境界。《佛祖统记》说他“尝遍参禅门,大有省发”,他自己亦声称“仆得达磨、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万法”。
       张伯端认为:“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要枢,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因此,他将道教炼形气作为修命,以禅宗“明心见性”、“顿悟圆通”释内丹「炼神返虚」之境为修性,主张:“先以神仙命脉诱其修炼,次以诸佛妙用广其神通,终以真如觉性遣其幻妄,而归于究竟空寂之本源”。
      在修行上,张伯端反对形式上的出家离俗,隐避山林。而主张“大隐隐于市”,他似乎也无意建立教团。他本人就不是出家的道士。南宗直至五祖白玉蟾,始开始有云游道士,也组织了南宗自己的教团组织。
        于北宋熙宁八年(公元 1075年)撰写的《悟真篇》,以《阴符经》、《道德经》为两大理论依据,“略仿《参同契》”(清·朱元育的《悟真篇阐幽》),全书宗承传统内丹学说,说明内丹炼养的根本原理就是归根返本,逆炼归元,并描绘内丹修炼的全过程及阐发丹经要点、修炼内丹的方法。《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是书专明金丹之要,与魏伯阳《参同契》,道家并推为正宗”。《道臧精华录》谓:“是书辞旨畅达,义理渊深,乃修丹之金科,为养生之玉律”。
         该书是最重要的炼丹理论及实践著作之一。与之前的道教经典《周易参同契》齐名,同被尊为道教的“丹经之祖”。全书由诗词歌曲等体裁写成。其中七言律诗一十六首,七言绝句六十四首,五言四韵一首;《西江月》词十二首(又一首)和七言绝句五首,以及歌颂诗曲杂言三十多首。有前、后二序。历代都有大量的注疏本,仁智自见。(后世佛教徒谤吕祖参黄龙、张祖参佛书,请点击吕祖参黄龙可见。)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主要作品
         张伯端创作的道家养生功法《悟真篇》,总结北宋之前的道家内丹思想,为丹道集大成之作;
后信奉佛法的雍正将其所撰的《悟真篇》后篇改编编入《御选语录》中。自北宋以来,《悟真篇》历受学者推重。但佛者、近佛者,多加曲解,甚至臆改本文,以致各本真伪并存, 文字颇多出入。
(此书序各本均有同异。宋夏宗禹《讲义》本,翁象川渊明无名子《注解》本,清朱元育《阐幽》本,明陆西星《外史》本,均未收此序;清董元真《正义》本有删节,自注云 “稍节从陶氏本”;《十书》、《注疏》、《三注》、《直指》、等则收全部序文,但亦互有出入。清末刘师培《读道藏记》曰:“张氏自序旧本,仅七律十六、五 言一、绝句六十四,词十二,别无他篇附入,与夏宗禹《讲义》本相同。”书中八十一首诗词,象九九之数,则为纯道教理论。但注家对此序众论纷歧,疑是参半。即以十种版本而论,有五种无此序,包括《道枢》,有一种有大删节。《直指》《三注》《注疏》内容相同,均载参考《传灯录》及 “击竹而悟”之事,《十书》则未录此段。此种不同之处,盖因注者观点不同,近佛者录佛经;近道近儒者删禅语(如董德宁底本等);纯道者则不录;调和者录象征性数句(如十书,似皆以己意增减,皆非原有之句。)至于全删此序,则实际对其真伪怀疑。如翁葆光、陈致虚、陆西星等,因序文内容和《参同契》、《悟真篇》等纯道家义理与道家文化本位立场相违,所以不加采录。朱元育为龙门正宗,对其真伪也似加怀疑,所以《道藏辑要》亦无此序。
        大部分教内人士与学者认为此书序与部分为伪或在宋金元道教虚弱时与其他道教资料一同被修改窜入,如古灵宝经本有极为鲜明的“文化本位立场”。然这些典型材料的绝大部分早在南北朝到元初佛道论战中,尤其是在元代佛教徒挑唆元朝统治者烧毁《道藏》即已被删改殆尽,致使早期灵宝派这一立场和思想长期隐晦不彰,直到敦煌道藏被发现才得已重现。但如果把《悟真篇》改的面目全非譬如修命的部分被改成佛教的,那后世重修道藏的时候一定会发现修改。故把部分换词,如道、仙被换成佛;真人被换成如来;道性被换成佛性、禅性;丹被换成禅等等流传于世。 《嘉泰普灯录》中“吕洞宾参黄龙”“张伯瑞参佛经”故事的编撰具有相当的技术含量:此故事虽寓有“佛高于道”之意,但对此故事情节的虚构却并非完全空穴来风,而是在专门研究了道教内丹学的基础上精心编撰而成,因此对包括一些道教徒在内的读者均具有较大的迷惑性,不少道教徒都信以为真,吕洞宾参黄龙、张伯瑞参佛经竟被流传了下来,以至“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被视作吕洞宾名言而在道教界广为传播,如《道缘汇录》、《吕祖全书》、《西游真诠》等明清道教典籍均载有此事。而被篡改的悟真篇序与杂词则被载人《道藏》。可见其故事的影响力广泛受到当时宗教界的承认,很多道教徒都信以为真,不知察觉而潜移默化的维护传播此说;元代废道 ,道经损失严重 ,粗略统计,共阙794种2500卷,相当于半部明《正统道藏》被烧毁。明代重修《道藏》时,向各地区征集经书 ,编纂者把被修改的部分误以为是三教合一之作而载入道藏,也是情有可原。)
      张紫阳另著有《金丹四百字》、《禅宗诗偈》三十二首、《张紫阳八脉经》、《长生要义》(已佚)等。晚年其弟子王叔邦辑有《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简称《青华秘文》。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人物影响
        张伯端在世时并没有亲自创建学派或教派(一般认为,白玉蟾为南宗实际建立者),但在其身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宗派。
      按张伯端传石泰、石泰传薛道光、薛道光传陈楠、陈楠传白玉蟾。辗转授受至白玉蟾,渐壮大为以《悟真篇》为理论经典的重要内丹流派。称为“金丹南宗”,由于张伯端号“紫阳”,故南宗也称为“紫阳派”,与全真道并列金丹南北宗(后合而为一)。张伯端、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也被尊为“南宗五祖”。
以上南宗嫡派都主张“一己清修”。另据《中国道教史》(任继愈主编):还有自称出于张伯端之传的一派,主张“男女双修”,该派始于两宋间的刘永年,刘曾于绍兴壬申(公元1152年)刊彭晓《周易参同契分章通真义》,刘永年传象川无名子翁葆光及寺簿卢公, 翁葆光撰有《悟真篇注》等,其徒若一子门人某跋《金液还丹印证图》,称刘永年于绍兴戊午“遇悟真得其道”。然绍兴戊午(公元1138年)张伯端已卒五十多年,当为依附之说。《混元列仙图》亦未列双修一系。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籍贯考辨
        清朝时《临海县志》记载:张伯端“……性嗜鱼,在官办事,家送膳至,众以其所嗜鱼戏匿之梁间。……疑其婢所窃,归扑其婢,婢自经死。一日,虫自梁间下;验之,鱼烂虫出也。……乃喟然叹曰:‘积牍盈箱,其中类窃鱼事不知凡几’。因赋诗曰:‘刀笔随身四十年,是非非是万千千。一家温饱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衍。紫绶金章今已矣,芒鞋竹杖经悠然。有人问我蓬莱路,云在青山月在天’。赋毕,纵火将所署案卷悉焚之,因按火烧文书律遣戍”。事实是不是如此所说,让我们穿过时间的隧道,重回到张伯端的生活年代去看一看吧。
         宋临海人陈耆卿(1180~1237年)在其所著的《嘉定赤城志》卷三十五中称:张伯端郡人,字平叔”。大家都知道,宋代时,设府于州,“郡”即州府所在地。临海是台州的所在地,故“郡人”的意味自是不言而喻。而后,言称张伯端为“天台璎珞街人”或“璎珞街人”,还有玉枢子王建章的《历代仙史》及《张真人本末》与清康熙《临海县志》等。按戚学标《台州外书》,璎珞街在临海“府治东北,有宋真人张伯端故宅,即今紫阳楼是也”。陈耆卿本为临海人,其生活年代与张伯端仅相差百余年,有关张伯端生平活动的口碑和史实,他应该是比较清楚的。陈耆卿受学于叶适,文章法度,具有师承。他所著的《嘉定赤城志》为台州总志,以所属临海、黄岩、天台、仙居、宁海五县,条分件系,分十五门。宋世荦赞其志“积十数年参考之功,创千百载遗缺之迹,词旨博赡,笔法精严,称杰构焉”。因此,陈耆卿的记载应该是可靠的,即张伯端为临海人。
       清雍正皇帝在其御书的《道观碑文》中讲得更明白了:“紫阳生于台州,城中有紫阳楼,乃其故居”。尤其重要的是,齐召南在清乾隆三十二年所撰的《重订天台山方外志要》卷七中,清清楚楚的有张伯端“临海人,字平叔”之记载。齐召南(1703~1768年),字次风,号琼台,晚号息园,天台城关人。自幼聪颖,有“神童”之誉。后累官内阁学士、上书房行走、礼部侍郎等职。曾得到乾隆皇帝“不愧是博学鸿词“的赞美。作为一个天台人,早在清乾隆时就以科学的态度,来认识张伯端的籍贯问题,足见其治学的严谨。再则,临海历代《县志》均记载有张伯端及其生平,而天台没有;临海城内有紫阳故居、紫阳道观,天台也没有。这些于陈耆卿的记载相印证,足以证明张伯端为临海人,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轶事典故
       张伯端年轻时聪明好学,《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中云:“张伯端,天台人也。少无所不学,浪迹云水。晚传混元之道而未备,孜孜访问,遍历四方。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陆龙图公诜,镇益都,乃依以游蜀,遂遇刘海蟾,授金液还丹火候之诀。乃改名用成,字平叔,号紫阳。修炼功成,作《悟真篇》行于世。”
尝有一僧,修戒定慧,自以为得最上乘禅旨,能入定出神,数百里间,顷刻辄到。一日,与紫阳相遇,雅志契合。紫阳曰:“禅师今日能与同游远方乎?”僧曰:“可也。”紫阳曰:“唯命是听。”僧曰:“愿同往杨州观琼花。”紫阳曰:“诺。”于是,紫阳与僧处一净室,相对瞑目趺坐,皆出神游。紫阳才至其地,僧已先至。绕花三匝,紫阳曰:“今日与禅师至此,各折一花为记。”僧与紫阳各折一花归。少顷,紫阳与僧欠伸而觉。紫阳云:“禅师琼花何在?”僧袖手皆空。紫阳于手中拈出琼花,与僧笑玩,紫阳曰:“今世人学禅学仙,如吾二人者,亦间见矣。”紫阳遂与僧为莫逆之交。后弟子问紫阳曰:“彼禅师者,与吾师同此神游,何以有折花之异?”紫阳曰:“我金丹大道,性命兼修,是故聚则成形,散则成气,所至之地,真神见形,谓之阳神。彼之所修,欲速见功,不复修命,直修性宗,故所至之地,人见无复形影,谓之阴神。”弟子曰:“唯。”
       紫阳常云:“道家以命宗立教,故祥言命,而略言性。释氏以性宗立教,故祥言性而略言命。性命本不相离,道释本无二致。彼释迦生于西土,亦得金丹之道。性命兼修,是为最上乘法,故号曰金仙。传大士诗云:‘六年雪岭为何因,只为调和气与神。一百刻中为一息,方知大道是全身。’钟离正阳亦云:达摩面壁九年,方超内院;世尊冥心六载,始出凡龙。以此知,释迦性命兼修分晓。其定中出阴神,乃二乘坐禅之法,奈何其神属阴,宅舍难固,不免常用迁徙。一念差误,则透灵别壳异胎,安能成佛?是即我教第五等鬼仙也。其鬼仙者,五仙之下一也,阴中超脱,神像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虽不入轮回,又难返蓬瀛,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夺舍而已。其修持之人,始也不悟大道,而欲于速成,形如槁木,心若死灰,神识内守,一志不散,定中以出阴神,乃清灵之鬼,非纯阳之仙。以其一志,阴灵不散,故曰鬼仙。虽曰仙,其实鬼也。故神仙不取。释迦亦云:‘惟以佛乘得灭度,无有余乘。’又曰:‘世间无有二乘得灭度,惟一佛乘得灭度尔。’释迦之不取二乘,即我教之不取鬼仙也。奈何人之根器、分量不同,所以释氏说‘三乘之法’;道家分‘五等仙’、三千六百旁门法也。钟离真人云:‘妙法三千六百门,学人各执一为根。岂知些子神仙诀,不在三千六百门。’此正释迦所谓‘惟一佛乘得灭度’之意也。”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我们中国道教文化中自宋元以降出现了一批富有开创精神的宗师,后世学者一般把他们归属为东、西、南、北、中五派,五派修炼理念各擅胜场,但又有其共识,而这些共识性的内容,约等于当年养生领域的“科学家共识”,是值得遵循的。
         南宗紫阳真人张伯端主张先命后性的修炼次第,实际上,结合紫阳真人所著的《悟真篇》《玉清金苟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金丹四百字》《张紫阳八脉经》考察,南宗的入手功夫还是性命兼顾的。北宋是至今在大众中有很大名气的王重阳祖师,他开创了全真教,主要先修性(性为理性,为心,为神)后修命(命即生命,修命就是求术),认为修心是最根本的法门,《重阳授丹阳二十四丹诀》中就说:“主者是性,宾者是命。”东派是明代的陆西星,西派宗师开始是学儒的,九次参加考试没考上后改修道,他主张性命双修,也就是修炼要阴阳兼修、形神兼修。西派是清代咸丰年间名气大盛的李西月,他实际上也是主张性命双修,但是先以清静立基,认为修道是身心两忘记、万法皆空,也就是修心(性功)是根基。中派是元代的李道纯,他的修炼思路是修中和,以“中”为心性本体,认为这种“真性”就是尚中的,比如心性方面的“中”就体现在“不思善,不思恶”、“ 喜怒哀乐之未发”、“念头未起处”。
      看起来,内丹五派各有特色,好像有点高下难分。实际上,这些宗师相当于是当时养生学界的“学阀”,各自有学术观点很正常,但既然大家都是学术研究,总会有一些基本共识,这些共识一定是普遍有效的、大众能接受的。总结起来大致是3条:
     第一条,都是在“性命”上做功夫。不是先性后命,就是先命后性,而且就算是双修派、中派也有一个侧重点,比如西派李西月性九命五,心性修炼的论述分九层,更加细致详尽。但从根本上讲,都是性命兼修,既要炼心,又要炼形,这一点是当时的“科学共识”,大家都没有疑义,至今没有疑义,养生就是要修心炼体,舍此别无他法。
       第二条,都是以道为本,融汇儒、释。儒、释、道三家融汇而各有发挥,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宋元以降中国学术的总趋势,这种表现不只是在道门。我们从上面五派宗师的个人简历和学术观点就可以看出这种趋势,比如说陆西星是自幼学习儒学,9次没考取功名,晚年又精研佛理。再比如李西月也是自幼学儒,而且诗词文赋都很好,是因为得了伤血症到峨眉山休养才结了道缘,改为修道,他的观点直接就认为儒、释、道三家可以等量齐观,他说:“行深般若,五蕴皆空,丹熟大还,十年面壁,六十耳顺,七十从心,夫而后性命双了,同登空超之境,而仙、佛、圣皆成也。”
    第三条,都默认一个元命题——生命可以通过修炼返还,都在精(炼精化气)、气(炼气化神)、神(炼神还虚)的大框架下设计。这个框架内丹修炼理论是基础,而这个基础的基础是精气神理论和经络气血理论,这方面道教的设计和中医学的设计在细节上有差别,但总体上是一致的。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张伯端的颠倒法
      张伯端(983年-1083年)字平叔,号紫阳,北宋台州天台(今浙江)人,曾中进士,后谪戍岭南。曾于成都遇仙人授道,
 成为全真派南宗五祖之第一祖,后著书立说,传道天下。他反对 形式上的出家离俗,而主张“大隐隐于市”,他本人就不出家。
     他的《悟真篇》在中国道教史享有盛誉,成为修仙悟道者的宝典。其内容之丰富,汇集了佛道之精华。前后序文和大量的诗篇,字字句句都蕴藏着一个“真”字。其主旨是内丹修炼,而中国丹经名词繁杂,乾、坤、坎、离、铅、贡、青龙、白虎等等,枚不胜举,如果淹没在词海之中,就会晕头转向。寡人初读,有无从下手之感,而深研细悟之后,终于明白了髓中之髓,那就是他在文中反复出现的"颠倒”二字,所以称其为“颠倒法”。
        《悟真篇》诗作,多处有“颠倒”二字:一是“不识玄中颠倒颠,争知火里好栽莲”。莲乃水性植物,却偏偏要在火里栽培,这本来就是颠倒的,而修道者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当然这只是比喻。道之真火来源元神的凝聚,而莲蓬却在精海的阴精之中,那美丽的莲花,就是神精相恋所化育的丹基;二是“不会此中颠倒意,修将管见事高谈”。这要同“日居离位反为女,坎配蟾宫
  是为男”联系起来理解。易经八卦中,日为阳为姹女属离宫,月为阴为长男属坎宫,也就是诗中的蟾宫。吕纯阳《百字铭》中的 “壶中配坎离”,怎么配?就是要坎离颠倒,心肾相交,这就是水火既济。不知此理,修佛修道都是空谈;三是“能于日用颠倒
术,大地尘沙尽成宝”。这是整个诗篇的结尾之句,懂得这个颠倒术,土地生长的植物,主要是人类生存的食物,会成为修炼之
 宝贵因素,反之则成为害人之精。最主要五行之土是化育之宝,没有土为“媒聘”,坎男和离女无配之所,水火颠来倒去也无法
 既济。因人在宇宙之中,宇宙也在人体之中,故五行既在人体之外,也在人体之内。全部诗篇的所有比喻,皆为人体内丹修炼服务。结尾之句,也表明紫阳祖师暗示“颠倒法”,是登真入圣的根本途径。
       怎样颠倒?国之兴亡在于君,君之源泉在于民。党中央要求领导干部深入民众接地气,地气中的精华就会源源不绝上浮,成 为利国利民的宝贵财富。人体修炼同于此理。心之器官是藏神之库,思虑神产生的欲念,是人的行为之本,欲动而气随,人的一生就是这样耗尽精气神而死亡的。释迦摩尼的“降伏其心”,老子的“恒无欲也,以观其妙”,就是要经过人体修炼,从后天返
 回先天。这是最根本的“颠倒法”。降伏了思虑神,元神之君王 就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元神散则为气,聚则为火,凝聚到坤宫之
 空穴,久久寂照,精海中的元精(真种子),就会退尽其阴,如同酿酒的酒精脱离其糟粕,自动上浮,从而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其真,这个“真”字就是丹基,虽为粟米之珠,却与先天祖 炁平等。这是子午周天的颠倒法,至于卯酉周天的青龙白虎怎样颠倒,无需细究。因为青龙之木和离火是一家,白虎之金和坎水也是一家。只要明白诗中的“子生母”三个字,就不难理解水中之金铅和火中之木贡。丹就是铅和贡的化合物,降龙伏虎虽有独 特之玄妙,其法理同于水火既济。倒是阳中含阴,阴中含阳,以土为“媒聘”,才是化合之生机。禅定进入恍惚杳冥之道态,内肾玄阴玄阳的一收一放,在不知不觉中,坎男之“精”、离女之 “血”、青龙之“髓”、白虎之“骨”,会自然而然从人体生身之门进入“土府”,经过元神真火的久久寂照和煎熬,化合成新的生命丹基。可见元神之君王才是“颠倒法”的统帅。内丹修炼, 虽然承袭了外丹烧炼的词汇,其功用却是外丹的无数倍。经过长期的积垒和反复烹炼,按照《悟真篇》的法理去修炼,就会产生圣胎婴儿,由此登真入圣,功德圆满。
     南怀瑾大师说过:“道家出了吕纯阳,等于佛家出了一个六祖。”佛道祖宗不约而同之“无为”,是佛道各宗各派之共性真修实修者,性命双修也。吕纯阳说:“只知性,不知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还丹,万劫英灵难入圣。”这个“病”不是祖宗的本怀,而是传经者的误区。末法时代为什么出现那么多假“活佛”?就是这个“病”之所至。释迦摩尼十二年的苦行僧,那是谁也说不清的。数卷佛经,《金刚经》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经中经。《金刚经》中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开天辟地揭示了人世间的假相,而 对《心经》中的“五蕴皆空”,说这是真正的“法空相”,这难道不是最大的“颠倒法”吗?读经容易忘经难,只有真修实修,通过真正的禅定,才有可能摸到祖宗的脉搏。《心经》中的若干个“无”字,就是禅定的精髓,不仅是忘经的秘诀,而且是性命双修的法宝。从经文到经文的假“活佛”,是无法理解的。
     “无眼耳鼻舌身意”,历代讲经者,总是以“六根”一带而过,从来不到命宫去细悟。仅以“鼻根”为例,谁都知道这是人的呼吸器官,呼接天根,吸接地气,天根地气一断,人体就是尸体。修行者为什么可以无“鼻根”?禅宗辨息相道出了天机。从鼻呼吸的出入有声,到八万四千毛细孔都能出入之息,由气变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胎息,如婴儿在母腹之中。这是通过虚极静笃,元神凝聚,元气回流归根,产生气机发动,开通了浑身气脉的结果。禅宗法门由达摩大师传入中国时,是性命双修,六祖惠能将命宫修炼改密传,而道教经典中又比比皆是。禅宗的祖宗是佛陀,可以肯定佛陀十二年苦行僧,必然是性命双修。佛陀涅槃留下的舍利子,那就是他的真身。而人体中的内丹,是遇水不溺,遇火不焚。 因为它是先天祖炁,天地万物之母,母子相生相同而不相克之故。舍利子就是遇火不焚的金刚不朽之体。由此可见,它和人体的内丹是同一类物质。而《心经》中的“阿薅多罗三藐三菩 提”,无论用什么常人无法理解的玄语来演讲,其本质就是中国丹经中的圣胎婴儿,若无它,其法身从何出?不通此路,自以为到达彼岸的“波罗僧”,必然是假的。寡人之博文,是为奉劝各教派,不要以信教人数的多少争高低,要在一个“真”字上用功
夫,取彼之长,补己之短。张伯端正是获取了“达摩、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而产生了《悟真篇》的。弃假存真必以和为贵,真
 修者,岂乱真哉?
道教“南宗五祖”之悟真紫阳真人张伯端 - 高山兰 - 高山兰 聚焦热点 透视军情 解密名人真相
 
                           西游记中破坏人家“性福”的高人
         如果你是个完完整整的男人,身边有位超级美女陪你三年,却无缘亲近,更谈不上“性福”,会不会发疯呢?《西游记》中有个倒霉的妖怪,辛辛苦苦在“淘宝网”中淘到一个“国宝”,眼睛早就发绿了,只能憋着、忍着、等着,多么痛苦啊。
  他号称“赛太岁”,很有背景和来头。为什么呢?他是佛国“总理”观音菩萨的司机,美名叫坐骑金毛犼。京城的下派的领导,逢官大三级,总理衙门的小厨师,到了地方就是机关事务局的局长。
  赛太岁牛在哪里?将朱紫国的皇后抢来了。但是抢来了一个“花瓶”,只能看,不能碰,一碰手就痛。因为,皇后身上长了肉眼看不见的“刺”。如此,赛太岁只能苦笑摇头,自称“没福”,不是没口舌之福,是没有“性福”。
  原来,这身“肉刺”是一位仙人的杰作。他经过这里时,看到妖怪作孽,便脱下自己身上披的“棕衣”,变成美轮美奂的霓裳彩衣。皇后穿上后,浑身就像长了刺一样,别人摸不得,自摸没所谓,保住了清白,诚为救苦救难的好仙人也!
  这位仙人,便是著名的道士张紫阳。“棕衣苫(音山)体放云烟,足踏芒鞋罕见”,初看张真人的打扮,就是古代的行脚僧、云游的老道士形象。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好似一幅风景画。张真人的穿着,重要的是那棕衣。以前没有人造纤维,出门遮风避雨,除了折伞外,农民更多地使用“蓑衣”,即用草或棕毛织成“雨衣”,身上披着,下面穿着,头上戴着斗笠,就可走遍大江南北。如果家里穷得叮当响,大姑娘还穿着棕衣遮羞呢。
  穿着棕衣的张真人,一看就是行脚天下的,经历风风雨雨,只有一股求道的决心。不过,说起来也有趣,张真人是宋朝人,取经故事发生在唐朝,作为神仙,反正都有移山缩地之术,时光变化之道,一切也就正常了。
  史实上的张紫阳,名头很著,却没有这么潇洒。
  他的名字叫张伯端,字平叔,号紫阳山人,浙江天台人,今临海市。生于宋太宗雍熙元年(公元984年),于宋神宗元丰五年羽化登仙。从小喜欢释儒道三家经书,精通刑法、书算、医术等杂学。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缺乏应试教育的技巧,参加了几次“高考”,没有考上大学,当不了大官。
  后来,为了解决“胃子”问题,只得放下读书人的臭架子,屈就台州府打“临工”,当个刀笔吏之类的,类似宋江的“押司”,机构编制名册中找不到名字和位置的。谁知光阴迅速,一眨眼过了四十年。张老兄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年过花甲的老夫子。
  张老兄有个不良嗜好,喜欢吃鱼,每餐吃饭如果没鱼,真的会食不甘味。
  有一次,有人给他送来一条鱼,有位同事想跟他开玩笑,就将鱼藏在了房梁上。没见到鱼,吃不到鱼,急得老张上蹿下跳,找来婢女痛骂,甚至拿棍子抽了几下,好像是被她偷吃了一样。女孩子性格刚烈,想不开上吊死了。
  过了一段时间,烂鱼从梁上掉了下来,就如“当头棒喝”,彻底把张伯端震醒了!从这件事中,他深深自责,反省自己几十年来的各种荒唐,更加感受到衙门的黑暗和无助。他觉得塞满箱子的各式案卷,类似这条鱼一样的冤孽不知有多少,于是,拿起笔来,写下了一首诗:
  刀笔随身四十年,是是非非万万千。一家温饱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
  紫绶金章今已矣,芒鞋竹杖任悠然。有人问我蓬莱路,云在青山月在天。
  写完后,万般自责的张伯端,在极为盛怒之下,把那些案卷全都烧掉了。这可不得了,严重触犯了大宋刑律,被追究刑事责任,发配岭南充军。
  六十多岁的老者,在晚年遭遇此劫难,应是九死一生,“好收吾骨瘴江边”!
  好在运气不错,由于年纪较大等原因,服刑不久便获释了。张伯端没有回乡,而是在岭南一带开始了云游生活,行走到了桂州即桂林时,遇到了好老乡,当朝龙图阁大学士陆诜(音深)镇守这里。陆学士既欣赏他的才学,也同情其遭遇,让他做幕僚跟随自己。
  有了稳定的生活,张伯端公务之余,求仙访道,研读丹书。后来,随着陆诜的迁任,先后到了陕西延安、甘肃天水等地。宋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陆诜任四川节度使,镇守成都。
  同样,公务之余,他四处出击,访仙问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在刚到成都这一年,他游青城山归来,天色已晚,在郊外天回寺留宿。正是这一晚,他遇到了超级神仙刘海蟾显圣,向他传授了金丹大道。一夜之间,张伯端完成了从假人向真人的飞跃。从此,张伯端改名张用成,号紫阳。
  你知道吗,张伯端得道时几岁了?答案是:八十六岁!
  我们常说,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只要你用功,到了八十岁悟道,跟十八岁悟道的结果是一样的。
  张伯端悟道后,遇到一位也是悟道的和尚,两人非常投缘。张紫阳问他:“禅师,今天我们能一起远游吗?”禅师说:“好啊,我正有此意。”于是,两人相约到扬州观花会,看美丽的琼花。
  两人一起进入静室,相对瞑目静坐,此时灵魂出窍,阳神到了扬州。张紫阳说:“今天我们既然到了,齐天大圣,到此一游,不如折一朵花回去?”禅师说好,各折一枝花回来。两人回神后一看,张紫阳手中有花,和尚则是孙悟空,两手空空。
  这是什么问题?道理很深奥;是真是假?只能由有心人去研究了。反正说,张紫阳的道术高一点。
  到了成都第二年,陆诜病故,张紫阳又开始“芒鞋竹杖任悠然”的云游生活。
  在此过程中,写成了道教史上的重要著作《悟真篇》,并以其为理论经典,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宗派——金丹南宗,又称紫阳派,与全真道并列为金丹南北宗。《悟真篇》与东汉炼丹家魏伯阳的著作《周易参同契》并列,被誉为道家丹道派的基本经典。
  张紫阳的启示:求道的人,都有一股一往无前、百折不挠的勇气和精神,即使遇到重大挫折也不会丝毫退缩。专注于一件事,集毕生精力于一件事,且身体力行,你就会像张紫阳一样,得到上天的垂顾,在某一领域中成就个人的“金丹大道”。道是要流通的,以人为本的,悲天悯世的情怀必不可少,见义勇为必不可少。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